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社会科学论文 > 宗教论文 > 宗教历史藏汉木刻版画对比研究论文

宗教历史藏汉木刻版画对比研究论文

2018-12-11 11:51:47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 要

  木刻版画起源于中国,要真正了解中国木刻版画,就要了解不同民族的版画历史,通过对比不同民族同时期的政治、历史、宗教,更加深刻详细的了解中国木刻版画的发展渊源,以及传统木刻版画在当代木刻版画中的体现。藏族木刻版画与汉族木刻版画可以说是中国木刻版画艺术的典型代表,它们之间既有区别又有联系。至今为止,发现最早的木刻版画源自唐朝,本文主要从唐朝开始将藏汉木刻版画进行对比分析,而且它们都经历了从唐代到清代的萌芽、发展、成熟的过程,也都逐步从“传统的复制性版画”到现在的“创造性木刻版画”,但由于它们民族不同,信仰不同,所经历的政治文化不同,造就了两种完全不同风格的木刻版画艺术。因此,进行藏汉木刻版画研究,有利于促进中国木刻版画的发展及民族文化之间的交流。

  近现代以来,对于藏族木刻版画研究或汉族木刻版画研究,已有学者涉及,但将两者进行系统对比的较为零星。本文是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试图从背景、类别、艺术价值这三大块进行对比分析,以此清晰的展现藏汉木刻版画的发展渊源及当代藏汉木刻版画的现状。

  全文分为三个部分,即论述、正文、结语。正文部分分三章进行。

  第一章,从政治、历史、宗教三方面进行分析比较。比较分析藏汉两民族了从7世纪至20世纪的政治状况、美术史的发展状况以及以宗教为题材的木刻版画作品状况。

  第二章,从藏汉木刻版画类别进行分析比较。藏族木刻版画分为传统木刻复制版画与现代创作木刻版画;汉族木刻版画分为黑白木刻、套色木刻、木口木刻。

  第三章,从艺术价值进行分析比较。即物质材料、技法、艺术市场三大块进行比较。

  关键词:木刻版画,政治,历史,宗教,市场价值

  绪 论

  由于是唐卡专业,就喜欢搜集西藏佛像的线稿,有缘看到了《西藏纳唐寺版画遗珍》这本书,这也算是我对西藏木刻版画最初的了解与认识,加上自己曾经有三年的版画基础,就对西藏版画产生浓厚的兴趣,后来又找了一些相关的图片资料与文献,深深的爱上了藏族版画,更加好奇藏族木刻版画是如何做到那样的机理跟韵味,发现这和自己以前接触的木刻版画语言有很多不同,无论技法、材质、颜料等都有很大不同,所以带着浓厚的好奇心跟兴趣,最终将藏汉木刻版画对比研究作为自己的论文研究内容。中国是木刻版画的发源国,纸张的出现,以及毛笔、墨的广泛应用,版的技术达到成熟,中国木刻版画技术才得以产生与发展。但关于版画的理论研究却在20世纪40年代才开始,故进行版画理论的研究是非常有意义的。

  关于藏汉木刻版画的研究,汉族木刻版画,国内外的学者已有很多优秀的研究成果;藏族木刻版画,有学者在书中略提,研究成果少之又少,而且没有院校开设藏族木刻版画课程,导致很少有人了解或者知道藏族木刻版画。之前虽说有学者研究过西藏祥巴,但将藏汉木刻版画进行系统对比研究的较为零星。藏族木刻版画有独特的艺术形式,尤其在客观版画语言上。当然,汉族木刻版画也有其独特的优势与多样性,藏汉木刻版画应该相互吸收其精华来更深入的探索木刻版画语言。本文尝试通过对比藏汉木刻版画背景、内容以及艺术风格等,让大家对藏汉木刻版画的认知更加清晰,同时也希望通过该研究,能够促使两个民族木刻版画的共同发展,为中国木刻版画研究做一点小小的努力。

  第一章 背景分析

  1.1 政治方面

  1.11 7世纪——10世纪

  松赞干布时期,建立了统一的吐蕃奴隶制地方政权,但并未建立强大的王权集中,于是结合吐蕃当时政治形势,与唐朝联谊。并仿照唐朝的官制,设立了从中央到地方的一系列体制,及按照唐朝的府兵制度与自身特点,制定军事制度,再以佛教为准则制定法律来规范人民行为,进一步集中加强了王权。公元8世纪,赤德祖赞与赤松德赞执政期间是吐蕃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时期,主要表现为军事体制消弱,集权加强。赤德祖赞幼年继位,政治动荡不安,在位期间平定多次内乱,与唐朝发生多次战争,战败后求和唐朝,为防止唐朝进攻吐蕃,三次派使臣到长安请求和亲。710年,金城公主作为唐与吐蕃关系的政治纽带嫁人吐蕃。期间改革了官制,将实权分管给自己的心腹与贵族;整顿财政,为人民减轻了赋税负担;强化军制,扩大服兵役数量。赤松德赞时期,唐朝正值安史之乱。763年,攻破唐朝首都长安,切断唐朝本土与西域联系,792年,吐蕃占领西域,成为当时不可小觑的强大帝国。期间修建了桑耶寺,攻打天竺获得大量佛经、佛像、高僧,并将天竺派别的佛教定为国教,大力推崇佛教,制定“三户养僧制”。

  赤祖德赞时期,佛教达到鼎盛,制定僧相制度,让僧人与贵族共同执政,并为保证僧人地位与限制大臣权利制定一系列法律,将“三户养僧制”改成“七户养僧制”,僧人享有不服兵役、不纳税特权,引起大臣与人民的强烈不满,社会内部矛盾加剧,导致人民对僧人的憎恨,佛教陷入空前危机。随后朗达玛继位,开始灭佛,实质上也是为了确保自己的王权地位而采用的极端做法。8世纪50年代,朗达玛被僧人刺杀,政权被一份为二,政权内部开始王位争夺,后期平民进行起义,吐蕃王朝随之瓦解。

  隋末唐初,政治动荡不安,农民起义与战争不断,李渊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建立唐朝,政治体制沿袭了隋朝制度又进行改革,概括为三省六部二十四司,军事制度采用府兵制。626年,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李渊让位李世民。李世民以隋朝衰亡为鉴,崇尚节约,广纳人才,不问出处,提高谏官地位,官臣从谏如流,严查贪污腐败,整治政治风气,设置科举制代替门第,给广大庶民提供机会,设弘文馆进一步储备人才,设立政事堂来相互牵制三省政权,这些政治制度,使百姓安居乐业,开创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贞观之治。贞观15年,文成公主嫁于松赞干布,唐与吐蕃建立政治联谊,经常会盟,相互学习。649年,李世民逝世,其子李治称帝,并迎娶父亲前妻武才人,于655年立武氏为皇后。唐高宗因患头疾,武则天开始代理朝政,因有过人的胆识与学问,成为我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废唐改周,迁都洛阳。当政期间,崇尚佛教,严用酷刑,掌控军队力量,进一步发展科举制,举行殿试,开创武举、自举、试官等制度,给寒门子弟提供发展平台。李显为武则天第三子,两次被立为皇帝,武太后废中宗可以说是即玄武门之变后又一次政变。唐中宗复位之后,发动政变,恢复国号为唐,吸取被废教训,为巩固自己政权,与武氏政治联姻。无论武周时期还是唐中宗时期,都与吐蕃多次发生战争,为了国泰明安,只得将养女金城公主嫁与赤德祖赞求和,再次与吐蕃政治联谊,平息西部战争。

  唐中宗被杀之后,太平公主与李隆基扶持李旦继位,睿宗是极其无能之人,执政期间,李隆基为太子,武则天爱女太平公主干政、专权,太平公主也是极具政治实力与胆识之人,与李隆基之间极大的利害冲突,后来李隆基消灭了太平公主政党,坐上帝位。执政核心就是建立巩固封建秩序,巩固皇权,改变武周以来的刑法治国,采用“政先仁义”的政策。遏制近亲发展政治军事实力,杜绝买卖官制、修建佛教寺院,减少战乱,改革税收制度减轻人民负担,崇尚节约,大力发展经济,成为唐朝历代君王执政最长的帝王,开创了开元盛世。但后期由于他是一位崇尚美色的昏君,不理朝政,为杨贵妃挥霍大量的国家财力、人力、物力,朝政腐败,还是一位自我神话的唯心主义论者,对社会产生了恶劣影响,加剧社会矛盾。755年,安禄山、史思明政治叛变,安史之乱爆发,实为内部阶级矛盾的爆发,唐代自此成为藩镇割据的局面,更是造成是唐朝由盛变衰的重要原因。到唐武宗时期,巩固了中央集权,沉重打击藩镇势力,平定刘镇叛乱,大力灭佛,发展经济,唐朝一度出现中兴局面,即“会昌中兴“。唐朝最后一位皇帝唐昭宣帝,执政三年,并未实权,权利被大臣朱全忠掌控,其叛变后夺得帝位,建国号梁,标志着唐朝灭亡。

  1.12 10世纪——13世纪

  从吐蕃王朝崩溃到13世纪中叶为西藏的分治时期。这时期西藏政治处于一个形成期,势力分散各地,没有集中统治,但有利于经济文化发展,庄严经济建立,佛教也再度复兴,宁玛派、萨迦派、噶举派、噶当派等在这一时期出现,封建体制日益完善。

  宋朝于960年宋太祖赵匡胤建立,历时三百多年。建国初期,宋太祖为避免唐朝的藩镇割据与宦官干政的现象,采用崇尚文化抑制武学的政策,军权归中央掌管,采取募兵制与调将指挥制相结合的政法。真宗奉行的是太宗时期政治,没有改革,后为解决边界战争,亲自出战,并签订合约“澶渊之盟”。宋朝在仁宗时期达到盛世,执政早期,李太后干政,直至李氏去世,才恢复执政大权,执政后解决内部叛乱与外来战争,国家繁荣昌盛,还发布了中国最早的纸币。宋神宗时期改革官僚体制,统一了官员工资,实行王安石变法以失败告终,但神宗还是坚持新政,为南宋的官僚体制鉴定了基础。宋微宗执政时期推崇新法,收复了自唐以来落入吐蕃的青唐地区,由于听信奸臣谗言,政治极其失败。1126年发生靖康之变,宋微宗、宋钦宗父子被俘,北宋灭亡。南宋于1127年宋微宗第九子康王赵构建立,是中国历史上经济发达、对外开放、科技发展迅速的一个朝代。但在南宋末期,由于无法承受游牧名族的打击,逐渐衰亡。

  1.13 13世纪——20世纪初

  13世纪中期,西藏与元朝正式成为政治隶属关系,此后,明朝、清朝与历届中央政府,都将西藏作为地方行政区域。西藏在中央政府领导下,经历了萨迦时期、帕木竹巴时期、甘丹颇章时期。

  萨迦时期,元朝政府期间任命八思巴为帝师,掌管西藏政权,划分俗人民户与寺属民户为十三万户,标志其建立了西藏地方行政管理体制及确定西藏地方向元朝中央纳贡、赋税、服兵役的义务。期间历经两次前后藏之争。第一次在元朝政府的支持下,萨迦派获得胜利,夺取大量的帕竹之地。第二次战争发生于元朝末年,这时期元朝内部政治混乱,对西藏管理力不从心,加上之前对萨迦派的过度崇尚已造成藏区其他派别不满,前藏帕竹再次与萨迦发展战争并取得胜利,建立帕木竹巴政权。

  帕木竹巴时期,明朝中央任命帕竹为第悉执政,实施溪卡庄严制度,推崇各个教派平等发展,格鲁派也在这一时期形成,打破萨迦时期独宠一个教派的局势。但从帕木竹巴中期开始,内乱不断,政权不稳定,后藏地区被仁蚌巴家族统治,帕竹政权的郎氏家族通过与仁蚌巴家族世代政治联谊来共同统治西藏,但由于朗氏家族内乱不断,仁蚌巴家族也不断参入,导致帕木竹巴政权在内斗中消亡。

  甘丹颇章时期,即五世达赖时期,前藏拉萨成为西藏政治中心,并在后藏设立班禅拉章,与班禅以师徒方式建立了前后藏相互协助的格鲁派政权。五世达赖朝见了顺治皇帝并受封,进一步巩固了甘丹颇章政权,同时加强了中央对西藏地方的管制。并且进行一系列的政治体制改革,政权内部进行蒙藏联盟及内部施政建立第巴制度,制定《十三法典》,军政由中央任命和硕特汗掌管。清中期派驻藏大臣代替和硕特汗政权,这一时期所确立的制度,加强了中央与西藏地方的关系。

  元朝,蒙古族忽必烈建立,管制汉、藏等多个民族,颁布《大元通制》法律。期间重用汉臣,保留宋朝行政机构和官员,实施汉族法制建立政治制度,对藏族实施政教合一来加强地方管制。元朝中期,由于元成宗驾崩引发夺位之争,导致经济通货膨胀,政治呈现复杂化动态,面对此番情况,武宗修进行政治改革,恢复尚书省,解决当时的政治风险。元朝自灭宋以来,常年战争不断,加上过度崇尚佛教,导致国库空虚,采取提高人民赋税来增添国库,给人民增加了沉重负担,后期农民起义不断,最终灭亡。

  明清为中国历史上最后两个王朝,封建君主制达到登峰造极。明朝为汉族建立的最后一代王朝,期间朱元璋废除宰相,独揽大权,后设内阁,由于皇权限制,封建君主专制逐渐衰落,导致明朝灭亡。清朝为满族建立的封建王朝,康熙年间曾达到鼎盛时期,但清朝政府闭关锁国,销毁古迹,遏制汉族发展,控制资本主义增长。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我国进入近现代,清政府签订大量丧权辱国条约,使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化国家。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清朝彻底瓦解,结束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专制,中国进入共和时期。

  1.2 历史方面

  1.21 雏形期

  吐蕃时期,藏族文字创立,佛教传入吐蕃,与汉族交流频繁,文成公主与金城公主进藏时带来了汉族大量的佛经、佛像、艺术作品等,为藏区本土艺术注入新鲜的血液。这一时期建筑艺术全面发展,布达拉宫的建立,大昭寺、桑耶寺等佛教寺院初兴。随着佛教的发展,佛塔、佛造像、面具艺术等也开始兴起,并出现唐卡艺术雏形,木雕、篆刻、书法、经书装帧也都开始日趋完善。本土艺术在于外来艺术的融合中逐渐展现出自己的独特风格,并出现大批优秀的书法家、雕塑家、画家。此时汉地唐朝也处于我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时期,经济高度发展,科技进步,园林艺术逐步精湛,佛教寺庙建筑达到四万多所,石窟艺术也达到极盛,主要有敦煌石窟、龙门石窟等。由于石碑、印章技术逐步完善 ,纸墨工具的齐全,雕版印刷术的发明,造就唐朝出现了最早的木刻版画,即公元868年的《金刚经扉页》。文学高度发展,唐诗成就非凡;书法全面发展,楷书达到鼎盛;水墨画初具锋芒,出现泼墨、白描、皴擦等技法;画论增加,其代表为张彦远《历代名画记》。

  分治时期,藏区社会呈现多元化发展,相继出现古格文化、雅隆文化、亚泽文化等,以及在西夏王朝出现了最早的藏传佛教艺术风格的版画。11世纪后半叶佛教复兴,萨迦派、宁玛派、噶当派、噶举派等相继出现,一大批寺庙建立,其主要建筑代表有古格王朝、扎塘寺、夏鲁寺、艾旺寺,这时期的雕塑与寺院艺术呈现出相同的绘画风格,西部阿里形成克什米尔风格,卫藏地区呈现中亚风格。唐卡绘画开始初兴,不仅数量增加,而且出现版印唐卡、丝绣唐卡等,表现内容不仅有佛像还有人物肖像,以及藏区本土的壁画、曼茶罗艺术也都开始日趋完善。噶举派的创立,进一步发展了“风马旗”艺术,首次将“风马旗”印制在经幡上,其属于民间木刻的主要形式,印制方法与经书、佛像印制方法类似。同时期的汉地绘画呈现出民间画工、皇家画院、文人画三足鼎立的局面,纸币也开始出现。人物画题材多变,不仅有佛教题材、道释题材、风俗题材、历史画、肖像题材等,既有表现单个人物,又有城市或者乡村生活的大场面;山水画出现南北两派画风,北宋时期构图为全景式构图,到南宋改为边角式构图;花鸟画以“黄家富贵”与“徐熙野逸”为代表;文人画出现,以苏轼为代表;书法实为现代书法的开山祖,以苏、黄、米、蔡为代表,绘画与书法已成一体。而且在日本清凉寺发现的版画表明,北宋时期的版画已经开始以一张张独立的版画形式出现,毕昇发明的活字印刷术对这时期的版画发展有很大的推进作用。《四美人图》的发现也证明版画题材开始转变,以及《佛国禅师文殊指南国赞》为我国连环画的雏形。

  1.22 发展期

  萨迦时期,八思巴派蔡巴·噶德贡布7次入中原,将汉地的雕版印刷术、造纸术、佛造像引入藏区,木刻版画开始在藏区兴起。美术流派(久吴岗巴画派)开始出现,佛塔造型也开始演变。壁画也不仅仅局限于宗教题材,开始描绘现实生活;唐卡种类繁多,出现黑唐、红唐、金唐、传记唐卡等;书法出现多种字体,每种所对应的功能不同;插图装帧、经书封盖装帧开始出现。这时期内地山水画多为文人画,诗书画印相结合,以元四家为代表;花鸟画多为四君子题材;书法从尚意改为尚古,出现插图平话小说;产生最早的多色版画,即朱砂、墨两色套印的扉页画《金刚经注》以及水印两版套色版画《东方朔盗桃图》、以及具有藏传佛教题材的管主巴印制的《碛砂藏》。

  1.23 成熟期

  帕竹时期,美术流派纷争,继久吴岗巴画派之后,相继出现了勉唐派、钦孜派、嘎玛噶赤画派。这一时期格鲁派寺庙达到鼎盛,主要包括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扎什伦布寺等,寺庙内佛造像趋向写实。藏族木刻版画也高度发展,集书、绘、雕、印于一体,《甘珠尔》、《八千颂》为这时期木刻版画代表作;壁画开始注重细节刻画尤为重视面部特征。甘丹颇章时期为西藏美术的定型期,从寺院绘画回归到民间绘画,民族性与宗教性相互融合,出现园林式建筑(罗布林卡),佛塔 呈雄伟、富丽堂皇的风格,纳塘寺印经院、德格印经院相继建立,成为藏区版画的主要表现来源。佛造像以泥塑、铜塑为主,题材有历史人物、藏族佛像、汉族佛像;壁画题材增加,唐卡出现巨幅唐卡与微型唐卡;书法中花体字出现;艺术思想空前活跃,出现大量的艺术典籍;民间画师增多,治印艺术广泛应用。

  明清时期,统治者对人民思想控制严重,宫廷画与人文画都被压制,但美术流派相继发展,主要有浙派、吴门派、松江派等。肖像画受到西方油画的影响,产生新的表现形式;山水画以摹古为主;建筑呈现新的特点,分实用性建筑、观赏性建筑、象征性建筑三类,其代表为北京故宫;园林艺术形成北方皇家园林(圆明园)与江南私人园林(苏州园林)两种不同的艺术风格。明代绘画虽日渐衰落,但版画逐渐发展,表现内容丰富,技术也逐渐完美,出现一版多色版画,即《程氏墨苑》《花史》,版画也被广泛运用到书籍插图。清代套色版画,代表作为1626年《萝轩变古笺谱》、胡正言水印套色版画《十竹斋书画谱》,出现饾版、拱花、分解、主版技法。版画技术的发展带动了木板年画的发展,出现四大木板年画基地,标志版画已经被广泛运用到人们生活当中。

  1.3 宗教方面

  宗教方面主要从每个时期的佛教版画作品进行阐述,。通过分析这些佛教版画作品,来了解藏汉传统木刻版画发展脉络与趋势。

  《金刚经》为古印度大乘佛教典籍,其信仰贯穿于唐朝每个时期。懿宗时期《金刚般波罗蜜经》卷末写着“咸通九年四月十五日介为双亲敬造普施”,为至今为止发现最早的木刻插图书籍。扉页画《释迦说法图》是目前有确切时间的最早木刻版画,描绘的是佛在舍卫国袛树给孤独园为长老须菩提说法场面(图1-1)。长约24.7厘米、宽约29.4厘米,画面构图释迦牟尼盘坐于画面中央,两旁为弟子、菩萨、金刚、狮子。须菩提合掌顶礼,气氛隆重。技法上运用的是阳刻线条,印刷工艺也没有任何破绽,这也说明在这之前版画就已经开始制作。《金刚经》在唐代的功能主要是为帮助统治者巩固王权,祈福消灾、修度功德、减免罪行、神户庇佑、延长寿命等。

  (图1-1):唐朝《释迦说法图》,木刻版画,公元868年,大英博物馆藏,图片来源于杜松儒等著《世界版画史》第17页。

  文殊师利菩萨即文殊菩萨,在大乘佛教中位于上首,山西五台山为其道场,五代时期出现新文殊样,由侧面变成正面像,以独尊出现。《大圣文殊师利菩萨普劝受养供持笺》,独幅雕版佛像版画,五代刻本,长约28厘米,宽约19厘米,作品分两部分,上部分为版画,下部分为文字,作品右边写着“大圣文殊师利菩萨”,左边写着“菩劝志心供养受持”(图1-2)。图中菩萨半结痂式于雄狮上,手持法器,戴缨络冠,乘云而落,右侧供养童子合掌礼拜,左测训狮人身穿膝衣,脚着靴子,画面极为饱满。表明中国古代佛像版画,以两种形式存在的:一是用作书籍的插图,二是独立的佛像版画作品。

  (图1-2):元代《大圣文殊师利菩萨普劝 (图1-3):北宋《弥勒菩萨坐像》,木受养供持笺》,木刻版画,公元10世纪, 刻版画,公元10世纪,日本清凉藏,源自360图片 高文进画,僧知礼刻,图片源自杜松儒等著《世界版画史》第18页

  日本在1954年对清凉寺的释迦如来佛像进行维修时发现了四幅北宋期间的精美版画:《弥勒菩萨坐像》、《普贤菩萨骑象像》、《文殊菩萨骑狮像》、《灵山变相图》,这四幅版画与之前佛教题材的版画意义不同,它以独立版画作品的形式出现,且画幅较大。其中《弥勒菩萨坐像》右上方刻“待诏高文进画”,左上方刻“越州僧知礼雕”,并也明确表明了时间与用途。画面宽28.5厘米,高54厘米,弥勒菩萨盘坐莲花宝座位于画面中央,文殊菩萨与普贤菩萨位于两侧(图1-3)。这时期的版画作品趋近完美,线条流畅精细,印刻阳刻并用,开始注重细节与画面构图,技术与观念都开始提升,表明已经成为当时盛行的绘画形式流传于民间。

  辽代的《南无释迦牟尼佛像》为我国目前发现的印染版画,共3幅,同版印刷,印刷方法为绑印法,是丝网版画的漏印相似。画质地为绢本,高65.8,宽62厘米,红、黄、紫等多色染织佛像画,构图采用中心式构图,画面效果讲究对称,释迦牟尼位于画面中央,弟子位于两侧,画面左右两侧还标有”南无释迦牟尼佛”(图1-4)。

  (图1-4):辽代《南无释迦牟尼佛》,印染版画,(960-1115年间),山西省雁北文物管理委员会藏,图片源自杜松儒等著《世界版画史》第74页

  西夏是连接元代与藏区的重要通道,西夏的版画艺术风格直接影响了元代藏传佛教的版画作品。西夏1141年《圣观自在大悲心总持功能依经录》为目前发现最早的具有藏传佛教艺术风格的版画作品。作品构图分为两部分,左侧为顶髻尊胜佛母,造型为三面八臂,右侧四个人物,均为四分之三侧面坐式(图1-6)。从元代开始,中央在藏传佛教的基础上形成了宫廷藏传佛教 ,管主八于1302-1306年间雕印了大量的大藏经与佛图,印制了《碛砂藏》 大藏经保留到今的8种木刻插图版画与《大藏经》插图,《碛砂藏》大藏经天一版画,描绘的是释迦牟尼说法图,释迦牟尼靠近右侧,四分之三造像,两侧为弟子、护法、菩萨、诸天(图1-5)。

  (图1-5):元代《碛砂藏》大藏经天一版画,木刻版画,(1302-1306期间),图片源自熊文彬与2003年2月在中国藏学发表的“版画看西夏佛教艺术对元代内地藏传佛教艺术的影响”中图五,即79页。

  (图1-6):西夏《圣观自在大悲心总持功能依经录》,木刻版画,1141年,图片源自熊文彬与2003年2月在中国藏学发表的“版画看西夏佛教艺术对元代内地藏传佛教艺术的影响”中图一,即70页。

  1431年《诸佛菩萨妙相名号经咒》为明代藏汉木刻版画交流的重要书籍刻本,共有132幅黑白木刻版画作品,藏传佛教版画作品121幅,即《诸佛世尊妙相番相名号》63幅版画、《三十五佛名经》36幅版画、《圣救度佛母二十一种赞经》22幅版画;汉传佛教版画作品11幅,即《大教王经》5幅版画、《金刚般若波罗蜜心经》4幅版画、《佛说阿弥陀经》与《妙法莲花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诸佛世尊妙相番相名号》中《大宝法王》表现西藏嘎玛噶举派黑帽系五世活佛,其余版画题材为藏传、汉传佛教菩萨。题材包括:文殊菩萨、释迦牟尼与弟子、四臂观音、燃灯佛、药师佛等,画面尺寸分两种,一种为20×14,另一种13×10,这些木刻作品相互交融表现出不同的版画艺术风格:藏式风格版画、汉式风格版画。藏式风格版画构图基本一致,如《中央毗卢遮那如来》与《紫磨金色母》,相比之前藏式风格版画构图有所不同,释迦牟尼佛开始与两弟子同时出现画面,文殊菩萨、四臂观音等以独尊方式出现,主尊佛像的度量金更加考究,佛与菩萨大多数为结痂式做于马蹄形大背光或宝座上,宝座造型为莲花座,包括覆瓣莲瓣与双重覆瓣莲瓣,菩萨配饰、背光等都趋于简化并伴有浓郁的尼泊尔风格。汉式风格版画构图会讲究近大远小关系及左、中、右构图,题材大多说为一佛两菩萨、水月观音、天王、罗汉等题材,衣服风格与装饰图案也是典型的汉式风格,风景中会出现宫殿、阁楼、亭台、牌匾、须弥座等,吉祥云纹、山石、竹子、莲花造型也是独特的汉风。

  中国古代佛教版画往往与大藏经有密切关系,从明代开始雕印整部藏文《大藏经》,清朝藏区建立了德格印经院与纳塘寺印经院、布达拉宫印经院等,印制了多种版本的大藏经,起初佛教版画大多数为佛经插图,随着佛经插图的发展,印经院开始印制佛教版画,下面以纳塘寺印经院版画进行说明,现存的德格印经院木刻版画作品较多,文革时期纳塘寺版画多数被毁导致纳塘寺版画作品很少。1956年民族出版社出版《释迦牟尼佛像集》时标明了一张纳塘寺版画,图中释迦牟尼结痂式做于莲花宝座上,两侧站着两大弟子,左上方为因竭陀尊者,右上方为尼古拉尊者,正上方为无量寿佛,画面下方绘有藏王与人群。意大利藏学家杜齐1949年出版《西藏画卷》第二卷,书中发表了纳塘寺版画33幅并进行了详细说明,里面有《释迦牟尼源流》、《宗喀巴大师画传》、《达摩多罗与天王》。故宫博物院王家鹏在“西藏纳塘寺版画遗珍考”一文中表明新发现的51幅西藏纳塘寺版画,即《释伽牟尼源流》30幅(90×57)、《宗喀巴画传》15幅(68.5×46)、《罗汉天王》6幅(62×44.5)。通过对比发现,这时期释迦牟尼佛造型不同,右手自然放置右腿前方或施说印发,且画幅较大,中心式构图,人物众多,故事内容丰富,技法上多采用阳刻,运用兰叶描、铁线描等刻画人物形态,线条流畅如行云流水一般,讲多种场景融合到一个画面,表明了当时藏区艺术家的高超技巧(图1-7、1-8)。这些版画的用途主要是作为唐卡的底本,为康卡的绘制节约时间或作为信徒供奉礼拜诵念(图1-9、1-10)。

  (图1-7):清代《释迦牟尼源流图》,木刻 (图1-8):清代《释伽牟尼源流之二十》,版画,图片源自汉藏佛教美术研究书中王家 木刻版画,图片源自汉藏美术研究书中鹏论文西藏纳塘寺版画遗珍考中图三 王家鹏论文西藏纳塘寺版画遗珍考图6

  (图1-9):清代《宗喀巴大师源流之十一》, (图1-10):故宫《宗喀巴源流》唐卡,木刻版画,图片源自汉藏佛教美术研究书中 图片源自汉藏美术研究书中王家鹏论文王家鹏论文西藏纳塘寺版画遗珍考中图三 西藏纳塘寺版画遗珍考中图14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