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社会科学论文 > 宗教论文 > 宗教文化类论文 浅析《穆斯林的葬礼》中的回族文化

宗教文化类论文 浅析《穆斯林的葬礼》中的回族文化

2018-12-06 09:53:51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本文主要是通过霍达的作品《穆斯林的葬礼》,对小说中穆斯林的宗教、饮食、婚丧习俗进行分析,来探索小说中的回族文化。

  关键词:穆斯林,回族,宗教,婚丧习俗,文化

  1.引言:

  作家霍达的长篇小说《穆斯林的葬礼》是她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她用自己穆斯林的身份写下了这部充满着神秘宗教气息的小说。作品描写了一个回族家庭三代人的情感和命运,以回族人最常佩戴的“玉”为引导线,为我们谱写了一部穆斯林独有的史诗,充分地展现了回族的宗教信仰和文化生活,本文就以此展开探究,分析回族人民的文化。

  2.宗教文化

  2.1信仰——伊斯兰教

  回回民族所信奉的宗教是伊斯兰教,这些信仰伊斯兰的人们被叫做“穆斯林”(指的是顺从真主的人)。起初的中国是没有回族的,这个后来才形成的民族是由中东地区的阿拉伯人在公元7世纪左右来到中国行商后逐步演变而来的。与基督教的《圣经》有着同样高地位的《古兰经》,是穆斯林们崇尚的经典,几乎每个穆斯林或多或少的都会读一些《古兰经》,小说中多次提到它,当一个朝圣者吐罗耶定路过玉器梁家时,梁亦清请老者讲解《古兰经》,听完后他才明白了“瓦尔兹”(教义)。在过节日、办丧事、结婚时,主家都会请清真寺里的阿訇(执掌清真寺教务工作者)来诵读《古兰》真经,祈求平安与幸福。伊斯兰教信仰的核心是:“认主独一,回族称之为‘清真言’(内容: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

  穆斯林们除了遵循《古兰经》外,“圣训”也是尤为重要的,圣训是圣人穆罕默德的语录及事例。小说第十五章《玉别》中写道,韩子奇记起吐罗耶定巴巴的教导“《圣训》规定的念、拜、课、斋、朝这‘五功’是每一个穆斯林必尽的基本义务。”

  (1)拜,就是做礼拜,回族叫做“乃玛兹”,与基督教的周礼拜不同,穆斯林的礼拜是一日五次,而做礼拜的目的也是为了赞主——安拉,向安拉禀明自己的忠诚之心,同时也在向安拉祈祷自己的心愿能够成真,但多数情况下阿訇(清真寺的主事者)会教导自己的同胞们,礼拜不要带有任何的功利性,要用虔诚的心去朝拜。男女的礼拜地点各不相同,男子要去附近的清真寺里由阿訇带领着集中礼拜,而女子则要在家中安静的环境下独自礼拜,但他们礼拜时面对的方向都是相同的——朝向阿拉伯的圣地麦加。穆斯林的礼拜要求非常严格,不是随意去挑时间坐在无人的地方朝拜,而是在规定的时间段里沐浴更衣后方可。这规定的时间也就是一日中的五个点,分别是清晨日出前的拜,被称作“榜答”;晌午过后的拜,叫“撇什尼”,中国西北部地区大概在下午2点左右;太阳落山之前的拜叫作“底盖勒”;而日落后黄昏的拜则是“沙目”;一日之中最后的礼拜在天空完全漆黑后,叫作“火伏滩”。礼拜前要先洗浴,这个洗浴不是单纯意义上的洗洗澡,而是要求穆斯林根据教义来按顺序清洗自己的身体,五次礼拜前都要进行。礼拜时穿着要讲究洁净与避体,长袖长衫是最起码的,女性还不得露出一丝的头发,需要用盖头或者纱巾包裹住自己的头部,男性要带上顶帽或者缠布。

  小说中多次提到礼拜,第一次是吐罗耶定在梁亦清家时为做礼拜准备了“大净”洗浴(大净,礼拜前洗浴方式的一种)。后来几次都是写梁君璧在家做礼拜,祷告真主让女儿新月渡过难关,让家人平平安安。作者花大篇幅去描写礼拜,就是在向读者展示小说中人物的虔诚形象和穆斯林日常的文化生活。

  (2)斋,就是封斋、斋戒,穆斯林们在每年的十二个月中会抽取一个月来闭斋,禁止食色和贪欲,这个月是按照伊斯兰教历定的,伊历第九个月便是斋月,回族们称它为“莱麦丹”月,斋戒就是在考验每个封斋人的品质和意志。伊斯兰教规规定,男性满12岁,女性满9岁就必须在每年的莱麦丹月里履行斋戒功课。但封斋不是不吃饭,而是按照特定的时间进餐,每天在日出之前吃饭,当太阳升起或者清真寺开始响起榜答的赞歌时,就要开始闭斋,不吃不饮任何食物,并且禁止性欲和胡言乱语等行为,直到日落之后才可以开斋享用美食。也并不是要求每一个穆斯林都必须斋戒,像怀孕、哺乳期、生理期的妇女以及一些病重、残疾人士可以不封斋。斋月对于回族来说,是这一整年中最神圣最吉庆的月份,因为穆斯林们认为,这个月是真主安拉颁绛《古兰经》的月份,所以很受伊斯兰教的重视。小说中最忠实的伊斯兰信徒韩太太(梁君璧)自始至终就从来没有间断过她的斋戒,即使家里出了很大的事故,她也始终如一,很虔心的完成穆斯林的斋功。小说里还插入了盖德尔的故事,把斋月结束以后回民的全新生活做了细致的描写,这让我们了解了伊斯兰文化中存在的宗教观,同时也让广大读者看到了斋戒对于人的身心健康的帮助及意志力的磨练。

  (3)朝,就是朝圣(朝觐),指的是穆斯林在教历的12月8 - 10日,前往圣地麦加(沙特阿拉伯)去朝拜,履行一个穆斯林该履行的义务,也等于在完成真主派给自己的功课,每一个身体健康,并且有经济实力的穆斯林都应该去麦加朝圣,无论男女,都是有义务并且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争取一次前往圣地朝拜的机会,时间大概在一个月左右。作品第一章《玉魔》中,提到吐罗耶定巴巴正准备前往麦加朝觐,当他遇到梁亦清并表明自己要去克尔白时,梁很吃惊,因为克尔白在圣地麦加的中心,是神圣的天房,穆斯林每日的朝拜都是面向它的,而它离北京实在太遥远了,梁亦清根本无法想象徒步去麦加是怎样的艰辛,但每个信仰伊斯兰的人内心深处总会有一个迫切的心愿,就是能在有生之年去趟麦加,所以他由衷的敬佩和羡慕吐罗耶定巴巴,这还让他的后辈韩子奇在前往英国的路上忍不住感叹穆罕默德和伊斯兰教的伟大,为此韩子奇给儿子取的经名意在赞颂麦加的圣泉。

  朝觐对于伊斯兰信徒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生礼仪,有能力者皆要奉行。小说中的玉器梁将后半生的心血都花费在了《郑和航海图》大玉雕上,就是因为郑和是个回回,是和他有着同样信仰的回回,还是个朝过圣的穆斯林,郑和被穆斯林同胞们亲切地称作“马哈吉”,所以梁亦清才会如此努力如此拼命地去雕刻这个大工程。小说在人物的宗教心理描写方面,将其最崇高的民族信仰精神传达给读者朋友们,令更多的人去了解去思考伊斯兰的宗教内涵,同时也让这部民族文化作品充分发挥了它的价值,将其民族神圣感由纸张传达到每一位穆斯林的心中。

  2.2语言及取名文化

  高中政治书中就少数民族语言进行过解释,“回族是唯一一个没有自己语言的少数民族”,虽然回族说的是普通话,但在生活中还会用到大量的阿拉伯词语和句子。比如穆斯林之间打招呼就从来不会说“你好”,而是用阿语问候“安塞俩目尔来坤”(译:求真主赐予您安宁!),“吾尔来坤塞俩目”(求真主也赐予您安宁!)。《穆葬》中提到“这是穆斯林见面时的相互祝福,表示具有共同的血统和信仰,这是全世界穆斯林的共同语言。”

  还有一些常用词语,作品中都有涉及,比如:朵斯提(朋友、同胞)、耶梯目(孤儿)、瓦尔兹(教义)、乜贴(施舍)、乌苏里(大净)、讨白(忏悔)、无常(逝世)、口唤(同意、认可)、都阿(祈祷)、主麻(星期五)、古那享(罪过)、卡斐尔(不信仰伊斯兰教的人)等等。作品第一章中,吐罗耶定看到到梁亦清家的门上贴着经字堵阿时,他便敲门用穆斯林的语言问候了梁,都互相称对方为朵斯提,韩子奇初到玉器梁家时,梁亦清才知道他是一个耶梯目。韩子奇的女儿新月和自己的汉族班主任楚老师相爱后,受到了母亲的指责,“韩太太面色不悦,‘我们穆斯林不能跟卡斐尔做亲!’。”

  这些穆斯林独特的词语使这部小说的民族性更加浓郁,让广大的穆斯林同胞产生同样的共鸣感。

  一个人的姓名不仅仅是区分他身份的标志,而且还有其独特的意义,中国的回族将伊斯兰文化的特殊含意运用到自己的姓名中,希望自己的名字能如同它所表示的意思一样,为自己带来平安吉祥。虽然中国有上下五千年的历史,而且还在不断的进步和演变中,回族的姓名构成也会随之改变,但是其姓名中的民族意味是无法改变的。回族的经名来自于《古兰经》,是由阿訇为其选取的名字。在婴儿出生的一周内,家里的男性会去清真寺请阿訇为婴儿办一个简单而重要的取名仪式,将婴儿抱到门槛边,阿訇站在门外诵念礼词,完后在婴儿的耳朵边小声地说出已经取好的经名,并且像魔术师一样轻轻地吹一下,表示这个就是你今后所用的穆斯林名字,也被称作“吹邦克”,有了这个仪式,孩子才算是真正归属于伊斯兰教。如果其他的非穆斯林想要入教,也要举行与这相似的仪式。作品中提到“梁亦清的经名为‘阿卜杜勒’,是真主身边的仆人之名,有虔诚信仰真主之意。”

  梁的徒弟韩子奇的经名叫做“易卜拉欣”,这个名字来自穆斯林的一位圣人,韩天星的经名则叫做“赞穆赞穆”,这些经名都是通过“吹邦克”的仪式取的,经名常用于神圣的宗教场合。作品中很详尽的解释了回族的经名文化,将宗教文化诠释在了该民族的民族独特性和民族性的称谓上。作品中有一个人没有经名,那就是韩子奇的女儿韩新月,其实“新月”也在一定意义上代表着伊斯兰教,十字架是基督教的标志,而伊斯兰教也有它独特的标志,那便是新月,因为在穆罕默德先知看来,新月是一种新生的代表。从清真寺的建筑上就可以看到新月标志,很多穆斯林还会佩戴新月样的首饰,因此,“韩新月”的名字也在一定程度上显现着穆斯林文化。

  3.饮食文化

  回族在饮食方面极其讲究,有很多的饮食禁忌,但也不影响他们对于美食的热衷。回族人在选择吃什么时,还得遵从伊斯兰教义,吃宰牲过的牛羊家禽,不吃死物和血液,最主要的是对于猪肉的禁食,至于为何不吃猪肉笔者不做深入探讨。或许大家会觉得作为一个回回很可怜,吃什么都有限制,但真正的穆斯林却不屑于这种看法,他们的食物不仅健康鲜美而且这些禁忌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回族避过了很多疾病。

  现在的回族都只吃带有“清真”字样的食物,“清真”是在遵循《古兰经》的规定下,创造出的特色回族饮食。穆斯林在外就餐时,只能吃清真饭食,没有清真标志的是非穆斯林做的餐饮,里面或许会有穆斯林的禁忌食物,所以在当今的大学食堂里,应该至少会有一个清真窗口,以供穆斯林学生就餐。

  作品中提到清真一词是在第六章《月明》中,作者对北京大学的食堂进行了一次描写。“偌大的燕园,到处是学生食堂和教工食堂,而‘清真’食堂却只有一个,藏在勺园之南。食堂门口小路好像从来就没有修理过,是穆斯林们自己踩出来的。”

  不难看出作者对北大校方给穆斯林学生提供饭食的地方很不满意,同时也为少数民族学生鸣不平。第二次是陈淑彦为了感谢韩子奇和韩太太对自己的帮助,特意为他们买了一份清真糕点。第三次是韩太太误把楚雁潮送来的纸盒当做给新月的生日蛋糕,说若不是清真的东西,就请拿回去。清真食品在中国还没有一个全面的解释,但是它的内涵是很明确的——要遵从伊斯兰教义教规。清真食品中,油香、盖碗茶深受穆斯林人民的喜爱,这不仅仅体现了它的物质形态,制作方法也将回族的价值观暗含其中,所以回族的饮食文化是与其日常的生活习惯密不可分的行为方式。

  4.婚嫁文化

  回族对婚姻的态度也是深深的受到了伊斯兰教的影响。伊斯兰教是鼓励婚姻的,因为他们认为婚姻是构成整个家族和繁衍生息的基础,所以穆斯林中就不存在出家的僧人和尼姑。《古兰经》也提倡和鼓励人们结婚,成年男女出于天性结婚是正当的需求,应该给予支持,穆圣认为婚姻能够纯化风俗、减少犯罪率,合法合规的婚姻也是每个成年的穆斯林男女应当完成的宗教义务。在婚嫁习俗上,穆斯林要求必须和共同信仰伊斯兰教的人结婚,回族也只能在族内通婚或者嫁娶穆斯林男女,这个规定也是出自于《古兰经》。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教规,就是为了抵制异族文化的渗透,让伊斯兰血统更加纯正化,确保婚姻在宗教上能够更加纯洁无杂质。

  作品中的年轻主人公韩新月爱上了自己的汉族老师楚雁潮,这个显然是不符合伊斯兰教规的,所以他们之间的爱恋受到了传统回族女性——其母亲韩太太的阻挠,韩太太总说楚老师是卡斐尔,跟自己的女儿隔着教门,反对他们结婚甚至相爱。韩太太并不是想和女儿过不去,而是她将伊斯兰教义放在一个很重要的地位上,这也是宗教信仰民俗的规范功能所起的作用,就如同钟敬文先生所说:“民俗却像一只看不见的手,无形中支配着人们的所有行为。从社会交际到精神信仰,人们都在不自觉地遵从着民俗的指令。”

  这种根深蒂固的理念最终直接导致了韩楚爱情的悲剧,也使韩新月在绝望悲痛中走完了生命的最后一程。直到现在,回族依然在实行族内通婚,或者是嫁娶穆斯林男女。

  《穆斯林的葬礼》在婚姻部分的叙述,主要体现是在韩子奇和他的儿子韩天星的婚礼仪式上,这两代人的婚礼都遵从伊斯兰教规,但在举办程度上却是大不相同。韩子奇娶梁君璧的时候正是困难时期,所以他们的婚礼极其简陋,到了他们的下一代结婚,夫妻俩可不想再继续简单下去,就为其子天星准备了一场体面、隆重的回族式婚礼。第七章《玉王》开篇处,作者便开始解释穆斯林订婚仪式“男女婚嫁,不是自由恋爱、私定终身就可以了事儿的,任何一方有意,先要请‘古瓦西(媒人)去保亲,往返几个回合,双方都觉得满意,给了媒人酬谢,才能准备订婚。”

  当今的穆斯林男女结婚时,也同样需要媒人去说亲,然后男方家庭主动去女方家送聘礼(包括三金首饰和衣服、各种常用礼品),经过女方家同意后才算订婚成功。订完婚后大概几天就可以准备结婚,时间也不会推延太久。

  小说中还特别介绍了下传统的隆重的穆斯林婚礼,要求女方准备十二台嫁妆,男方要准备丰盛的“回菜”,放在礼盒里,给女方送去,等花轿一出门,女方的亲友就可以享用这美味的“回菜”了。新娘子是由婆婆亲自迎娶的,而后还要等阿訇写婚书,写完后,宾客们才可以开始欢庆,直到午夜婚礼结束。做了对比后的韩梁婚礼显得很单薄,但是他们也在神圣的清真寺里请阿訇当了证婚人并且主持了婚礼,按照教规是合理合法的婚姻。韩天星和陈淑彦的婚礼是在韩太太的操办下,按照穆斯林教义举行的最隆重的婚礼仪式。这两代人婚礼形式虽不同,却反应出了同样一种理念,那便是宗教信仰,穆斯林的婚礼更注重的是得到亲友的祝福,获取真主的肯定,是一场实实在在的宗教性仪式。总之,这两场婚姻都体现了穆斯林的凝聚力和高度的民族认同感。

  5.丧葬文化

  每一个民族都有其独特的葬礼仪式,回族的丧葬文化也受到了伊斯兰教的影响。因为“丧葬是宗教的产物,丧葬的演变、发展,往往都与宗教有直接的关系。”

  穆斯林的葬礼一般奉行土葬、薄葬、速葬的形式。因为在他们看来,真主用土创造了人类的祖先,而他的后代均来自于这黄土,最终也将归复于黄土,入土以为安,所以中国的穆斯林会因地制宜,找到合适的洞穴来安葬亲人或者朋友。薄葬则体现出了穆斯林的节约质朴,穆斯林不喜欢铺张浪费,他们的葬礼上没有华贵的寿衣和精致的棺木,更没有纸花、纸钱和吹奏的乐队,一心只愿归顺真主,所以不需要外物来装饰自己。 这种简易的习俗是值得提倡的,“穆斯林的薄葬,并不是像守财奴一样,为了节省一点钱财才如此俭朴,实际是为了把有限的钱财用到最需要的地方去。”速葬指的是亡人的尸体不得逗留超过三天,三天内必须要入土下葬。

  笔者作为一个回族,也参加过穆斯林的葬礼,目睹了整个葬礼仪式的过程。在亡人临终前,他的家人要在他耳边不断的向他提念清真言(俩以俩黑,应兰拉乎,穆罕麦德,莱苏论拉黑),就是为了他能带着信仰和亲人的祝愿安详地去归顺真主安拉。咽气后家人要为亡人阖上双眼,扣合住下颌,把亡人抬到尸床(穆斯林的尸床就是一块木板)上,头顶向北面,脚朝向南面,面对着圣地克尔白所在的西方,然后捋顺他的四肢,让他靠右侧躺着,家人还要为亡人用洁净的清水洗周身,“净洗完后用净布将水轻轻拭干,并在亡人七窍涂抹麝香,以除味防虫。”

  再用克番(白布)包裹好亡人,这个时候亲戚朋友就会来奔丧,来看一看亡人的遗容,并向家属表示诚挚的哀悼,而后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亡人的遗体抬到坟葬地点,这个抬遗体的人不是花钱请的,他们都是回族男青年,谁家有葬礼,穆斯林小伙子们就会不约而同的去为那家抬遗体,他们会边抬边念《古兰经》。土葬前还需要一个人来试试坑,看看遗体能不能被放进去或者放进去合不合适,这个“试坑”仪式也是很重要的,必须是由自己的儿子或者孙子来完成。《穆葬》中的梁亦清并没有儿子,他无常(去世)后就由如同儿子一般亲的徒弟韩子奇为其试坑。试完坑后,亡人的遗体会被安稳的放在坟坑中,最后一部就是下葬,把黄土洒向亡人,让他平安入土。西北地区,又多了一项工程,人们会在洒向尸体的黄土上面盖满平整的石头,以确保亡人之墓不会被大风侵蚀。

  小说中写到了两场葬礼,第一个是玉器梁简单而又肃穆的葬礼,第二个是“韩新月的葬礼,隆重庄严,是小说情节发展的高潮,也是韩新月短暂而有意义的一生的总结,也是作者感情的大爆发。”

  伊斯兰教同样也信仰后世,《古兰经》中说道:“今世生活, 只是游戏、娱乐、点缀、矜夸,以财产和子孙的富庶相争胜;譬如时雨,使田苗滋长,农夫见了非常高兴,嗣后,田苗枯槁,你看它变成黄色的,继而零落。在后世,有严厉的刑罚,也有从真主发出的赦宥的喜悦。”

  这也就是说今生短暂,所有的荣华富贵都会转瞬即逝,后世才是穆斯林们的真正归宿。

  6.结语

  上述通过对《穆葬》中回族文化的分析,不难看出回族深受伊斯兰文化的影响,无论是生活理念还是婚丧习俗,处处都透露着对信仰的敬畏。霍达的这部作品,是一首民族的赞歌,它承载了回族的纯净灵魂和回族对于宗教的坚定信仰,同时它也见证了一个民族巨人般的成长,“这是一部回回民族的历史诗的巨著,从历史深层走出来的大写的‘人’,自始至终牵动读者心弦。”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