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社会科学论文 > 宗教论文 > 宗教论文修改意见 “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宗教风险——以巴基斯坦为例

宗教论文修改意见 “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宗教风险——以巴基斯坦为例

2018-11-21 10:31:26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内容摘要]:“一带一路”倡议所涉国家大多有着悠久的宗教历史传统和浓厚的宗教信仰氛围,当我们评估那些可能影响项目顺利实施的各类风险时,宗教风险不应受到忽视。宗教风险大致可以分为“认识型”和“发生型”两类,本文以讨论“发生型宗教风险”为主,该类风险主要强调宗教(至少在名义上)成为引发暴力和冲突的力量。以“一带一路”倡议里重要的节点国家巴基斯坦为例,宗教纷争、教派冲突、极端主义是三种主要的“发生型”宗教风险,它们会让“一带一路”项目的政治环境恶化,并会带来经济损失和安全危机等问题,值得警惕。

  [关键词]:一带一路;宗教风险;巴基斯坦

  巴基斯坦是我国倡导“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是一个不可替代的战略定位。本文认为,建设中国—巴基斯坦“经济走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以宗教风险为代表的诸多风险都将影响建设“经济走廊”的过程。巴基斯坦作为典型的伊斯兰国家,也存在着诸多的暴力风险因素。如果我们不了解国家的宗教关系、宗教政策和宗教国家之间的关系,并采取相应的预防及治理措施,否则我国倡导的“一带一路”政策及努力都将化为泡影。

  一、巴基斯坦宗教风险

  宗教风险可分为“发生型”及“认识型”两种类型。“发生型”宗教风险指的已经发生了的宗教矛盾和困难,宗教矛盾及困难进而导致了的冲突和暴力。“认识型”宗教风险指的是存在的宗教人士歧视等不当行为。

  巴基斯坦作为一个伊斯兰主流国家,95%以上的公民是伊斯兰主义者。逊尼派、什叶派和他们自己的部落都存在。巴基斯坦由逊尼派领导。巴基斯坦的宗教和宗教很复杂。自1956年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成立以来,巴基斯坦一直存在严重分歧,一直在为该国是否应该发展成为一个伊斯兰或世俗的现代国家而战。现在人们普遍认为巴基斯坦是一个相对“温和”的伊斯兰国家。虽然伊斯兰教在其国家的政治生活中没有突出的地位,但巴基斯坦并不是宗教神权政治,伊斯兰教和宗教人士没有完全控制政治生活。然而,宗教领袖和宗教政党在巴基斯坦拥有相当大的权力。政治家们也擅长政治动员,宗教身份、宗教信仰和宗教语言。巴基斯坦的派系斗争是激烈的,有时甚至会影响到政治舞台。穆斯林的宗教信仰非常虔诚,他们的宗教信仰非常强烈,有时会引发政治动荡和暴力。对这些情况的了解不足会导致“认知类型的宗教风险”。

  二、宗教风险对“一带一路”建设造成的危害

  “一带一路”项目由经济项目和经济活动主导。在宏观经济层面,地区和国家的动荡会加剧一定的政治风险,增加中国海外利益的脆弱性。在微观层面,东道国的稳定涉及人员安全、财产保护等具体问题。由于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大多充满了涉及宗教、国家和大国利益的各种冲突和冲突,因此不容易保障派出人员的生命、财产、设备和设施的安全。2007年7月10日,巴基斯坦发生极为恶劣的袭击事件,造成3名中国公民死亡。这次袭击所犯下的暴行完全是因为个人财产原因因起。这次袭击者的行为只关心冷血的杀戮,后来被认为是伊斯兰堡的“红色清真寺”。在巴基斯坦西北边境附近的宗教和宗教极端组织。对于本文所讨论的宗教风险,危险往往是由于它的溢出效应。换句话说,宗教风险的危险并不局限于宗教领域,而是对“一带一路”建设的多重政治、安全和经济风险。与此同时,宗教风险比国家发生的跨境威胁更为严重。

  (一)宗教风险恶化政治环境

  宗教国家的政治风险发生往往来源于宗教风险,是指宗教风险会导致东道国政府的变化、管理不当、政策调整、政治风险甚至战争风险的风险。巴基斯坦的宗教风险非常重要,因为他们经常与巴基斯坦的宗教党派分不开,而且会影响巴基斯坦的政治局势。例如,在9·11事件之后,穆沙拉夫政府宣布,巴基斯坦将与美国合作,共同打击奥萨马·本·拉登,并在其领空和一些军事基地公开基地组织。这一举动遭到了巴基斯坦现代伊斯兰宗教团体的强烈反对,他们组织了各种抗议活动,并举行大规模示威活动,试图让穆沙拉夫下台,并导致巴基斯坦政治局势的暴力动荡。显然,像这样的政治危机会给“一带一路”沿线各项目的实施造成严重困难。

  更严重的是,巴基斯坦的宗教风险不仅影响了国内的政治环境,而且也给周边国家和地区带来了各种辐射和溢出效应问题。这些周边国家和地区完全符合“一带一路”所覆盖的地区,阻碍了“一带一路”的顺利发展。例如,尽管中亚国家在地理上与巴基斯坦没有关系,但伊斯兰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在巴基斯坦的传播仍然对这些国家产生了辐射影响。中亚的恐怖主义有强烈的宗教色彩。这些恐怖势力试图建立一个神权政体,形成“伊斯兰解放党”和“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等恐怖组织,引发政治危机和安全威胁。

  (二)宗教风险引发安全危机

  虽然我国“一带一路”沿线有许多优势,但恐怖势力的扩散仍然是沿线国家安全面临的最突出的威胁。安全危机主要是由恐怖活动造成的,2014年,商务部网站引用美国国务院发布的2013年国家恐怖主义报告,提醒中国公民,巴基斯坦仍然是一个高风险的恐怖主义国家。截至2013年12月,在巴基斯坦中部,2013年有1500人死于恐怖主义活动,其中包括1025名平民和475名安全人员。截至2015年12月,巴基斯坦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达20,812人,安全部队达到6,364人。

  巴基斯坦是恐怖主义的主要策源地。极端宗教团体,通过他们建立的宗教学校和训练营,在中亚、南亚和中东地区灌输穆斯林青年的极端思想和军事技能,造成严重的恐怖。由于这些地区的恐怖主义问题经常与其他种族、种族、宗教和领土争端相互交织和相互依存,这些导致国家的边界面临着严重的安全危机。

  (三)宗教风险加重经济损失

  从2015年开始,我国倡导的诸多“一带一路”项目正在建设中。为了保证我国倡导的项目能够顺利进展和并最终完成,保证基础设施是的顺利开展极为重要的方式。然而,医院、水和电力供应系统、能源设施和公共交通系统经常是极端分子袭击的目标,因为他们的涌入和暴力。在一些伊斯兰国家,反对和反对全球化的力量是伟大的,因为原教旨主义的复兴。他们不仅捍卫伊斯兰教义,而且抵制和反对西方列强的全球化和他们的经济基础设施作为他们的主要目标。仅在巴基斯坦一个国家,从2005年到2014年,就有220多起针对石油和天然气管道的袭击。虽然这些基础设施攻击并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但它们的持续发展很容易影响“一带一路”项目的进展,并破坏“一带一路”倡议的进展。此外,许多“一带一路”倡议本身是值得注意的,因为它们面临着宗教冲突和冲突的高风险。例如,计划中的CMB经济走廊或克什米尔和CMB之间的管道正面临被破坏的危险。此外,“一带一路”项目的建设和实施并不是一个涉及建筑、建筑材料采购、人员等方面的封闭系统,与当地社区密切联系。因此,宗教风险引发的安全危机不可避免地发生,但避免了重大风险。

  此外,宗教风险,如宗派冲突造成的恐怖主义风险,将对经济活动产生直接影响,因为人们愿意从事商业活动,他们的经济和贸易关系往往直接与环境安全有关。这种不满意的安全风险降低了本地投资和外国投资者投资的长期意愿。历史上,恐怖主义的发展与中巴两国双边贸易的发展有着一定的关系。当恐怖主义活动频繁的时候,贸易活动受到压制和削弱。然而,当恐怖主义活动较为温和时,双边贸易相对较小。例如,2009年是巴基斯坦恐怖主义历史上最糟糕的一年,每年有11704人死亡。同年,双边贸易额仅为67.8亿美元,同比下降2.9%。

  (四)宗教风险回流安全威胁

  “一带一路”建设对我国西部地区的发展有着较大的推动作用。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西部地区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具有独特的优势。然而,新疆、甘肃、宁夏、青海、陕西等西部地区的穆斯林人口最为集中。这些地区距离巴基斯坦很近,为“三股势力”的渗透创造了条件。例如,在我国,新疆的叶城、和田等地区受到“三股势力”的影响最为严重,而在叶城和瓦达的“东突”势力也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因此,在这些地区,伊斯兰武装分子、塔利班恐怖组织和宗教极端分子之间的相互渗透导致了跨境犯罪活动。

  研究表明,巴基斯坦某些地区的亲独立倾向已蔓延到我国西部。因此,这些地区的宗教极端主义势力和国家分裂意识得到加强,影响到我们边境地区的稳定和繁荣,并在我国和该地区日益恶化的安全局势之间建立了一个边界。此外,巴基斯坦极端分子通过宗教学校培养了中国西北地区的极端分子,这些极端分子的回归已经成为严重的安全风险。例如,喀喇昆仑公路是中巴两国交往的“动脉”。每年有成千上万的人通过这个交通枢纽。这些人大多数是从事正常经济、贸易和文化交流活动的合法居民。然而,许多犯罪分子仍将其用于恐怖主义、走私和贩毒等犯罪活动的双向循环。

  三、结语

  从地理上讲,“一带一路”的安全与顺利建设应以“一带一路”的有效互动为基础。由于地理优势,巴基斯坦将“一个地区”与“一条路”联系起来。“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是“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战略枢纽,是建设“中巴经济走廊”的重要节点和支点。然而,巴基斯坦没有和平。宗教冲突、宗教冲突和极端主义是影响“一带一路”顺利发展的主要问题。“如果这些缺点或缺点得到满足,这些风险、恐怖主义和与当地居民的冲突所造成的政治不稳定和经济损失,很可能会给我们国家造成巨大损失。”此外,近年来,中国的经济和贸易活动,特别是“一带一路”战略。两国经济文化交流日益频繁。宗教极端分子、分裂分子和恐怖分子也进入了这台机器。这种“东方烦恼”的趋势也需要我们保持警惕。

  巴基斯坦不是一个例子。事实上,在分析和评估沿线国家的现实情况时,他们必须认识到,这些国家都是有着悠久的宗教和文化信仰和强烈的宗教信仰的国家。佛教和伊斯兰教是东南亚非华人的主要信仰。中亚国家基本上保持着伊斯兰传统。由于历史因素和西方文化的影响,一些国家也保留了一些基督教的宗教信仰。每个国家在国家和宗教之间有着复杂的关系。有些国家因宗教和宗教而团结在一起。一些国家把宗教视为一种国教。对其他人来说,另一种宗教信仰是大多数人的信仰。尽管有不同的条件,但这些国家长期存在的宗教因素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自古丝绸之路以来,宗教为各国人民的友好交往和文化繁荣作出了杰出贡献。今天,它仍然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意义。它延续了各国人民交往的传统,凝聚了全国人民的友谊和感情。资源。然而,不可否认的是,除了宗教因素的积极能量外,还有消极的能量,它也是争端、动乱、冲突和流血的根本原因。

  当然,我们强调“宗教风险”而不是“宗教威胁”意味着它仍然处于未计划和未完成的状态——这意味着我们很可能控制和消除宗教风险。例如,我们可以通过发展和提高对宗教风险的认识和意识来加强对风险的控制。我们在巴基斯坦的所有项目和建设项目都不应与当地巴基斯坦社会的宗教文化、习俗、社会习俗和实践相分离。因此,有必要加强对宗教风险意识的培训和宣传,并培训驻扎在巴基斯坦的有关人员,以便他们对当地宗教和宗教生活的所有方面有基本的了解。在他们被送出去之后,他们也应该更融入当地社区,赢得当地人的信任。随着“一带一路”的不断推进和深化,越来越多的组织和人员将参与到我们的国家中来。如果像巴基斯坦这样的国家长期以来都意识到宗教的风险,他们应该学习、理解、重视传统和文化传统,而不是他们自己的传统和文化传统,避免宗教和种族冲突,避免与当地人发生冲突。作为另一种可能的宗教风险,沿线国家之间应该有密切的国际合作。在巴基斯坦,对于有影响力的伊斯兰宗教力量,我们可以充分利用巴基斯坦的国内资源,特别是巴基斯坦政府在控制宗教风险方面的影响力。例如,2000年6月,巴基斯坦政府迫使巴基斯坦伊斯兰理事会向巴基斯坦境内的所有中国宗教领袖宣布,宗教党派将适当处理中巴两国的全面友好关系,妥善处理与阿富汗塔利班政权之间的关系。

  由此,本文认为,我国倡导的“一带一路”的政策不仅在促进沿边国家经济发展方面能够起到较大的推动作用,而且在图案家沿边国家友谊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因此,本文认为了顺利推动“一带一路”的发展,如何化解宗教风险,充分利用宗教的正能量,同时有效抑制及化解宗教中的风险,这将是“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需要长期注意的问题。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