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社会科学论文 > 宗教论文 > 宗教类论文修改 论法与宗教

宗教类论文修改 论法与宗教

2018-11-19 11:01:58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孟德斯鸠在其著作《论法的精神》中将法与宗教联系起来进行阐述,提出宗教并不是一无是处的,它的起源的某些方面与法律具有相同性,它在国家治理上是与世俗法律一样必不可缺的,而其特有的维持社会道德秩序与教化作用至关重要。在新的时代,宗教的诸多方面需要法律的限制与规定,虽然它逐渐退出社会权力的圈子,但我们也并不能因此就将其摒弃,完全忽视它在新时代也可以发挥的余热。

  【关键词】:宗教、法、教化、地理环境、新时代

  《论法的精神》相关内容

  (一)法与各国宗教仪规和宗教本身的关系

  作为政治著作家,孟德斯鸠对宗教的审视,“仅仅应着眼于他们能为生活在尘世中的人们带来什么福祉,无论它们来自于天上还是人间”。区别于神学家的孟德斯鸠的想法完全是出于本意中的社会生活,而不是更高的信仰或者宗教理论。随着资产阶级的兴起,在人们中间开始出现了对宗教本身合理性的批判与反思的思潮。孟德斯鸠认为“单一地列举弊端是并不理智的做法”,是否应该信仰宗教应该通过比较信仰与否的害处孰多孰少。

  基督教由于提倡仁爱,便与君主臣民都相互信赖、不相信有独立的个体是万能的宽和政体;反之无法敦化民俗的伊斯兰教适宜于不断杀人、好战而黩武的专制政体;我们应该顺应不是由征服者带来的宗教,而是接受本地的、适宜于当地而产生的基督教。同时,由于基督教在宗教改革之后划分为新教和天主教,从而它们的受众出现了不同,也就适用于不同的宽和政体——君主政体与共和政体。同时孟德斯鸠也对佩尔先生对于基督教真正教义的误解进行了阐述与解释。

  宗教法顾名思义是由宗教衍生出来的,给与人们的劝导和戒律,但作为宗教一定要把握好与道德、法律的关系:更多的进行劝导,通过法律的形式让民众去遵守;同时要保持道德法规与宗教法规的一致性,保持与法律态度的根本性同行;最高境界的宗教是与世俗法律法规的完美结合、在法律触角不可及的地带提供可行途径,甚至在法律、政权的效力发生危机时维持国家的正常运转与社会的安定。

  关于教义的问题,孟德斯鸠认为:“叫人憎恶无关紧要的事物的宗教是危险的”,在他的眼中宗教是具有乡土特征性的,异地宗教传入时无论是宗教本身还是当地的执政者都要考虑诸多因素。

  、法与各国宗教的建立及其对外机构的关系

  信奉神明的、礼拜仪式繁复的、崇尚纯洁的、有着华丽外表的宗教更容易吸引信众。而宗教必不可少的庙宇、神职人员、修道院应该具有严格的职能,其财产应该受到法律的限制——“宗教不应以供献为由向民众索取国家留给他们的生活必需品” ——这与墨家宣扬的“节制”不谋而合。

  宗教与政治一旦联系起来就不能不提起宗教领袖。一个合格的宗教领袖应该与国家的运转分离开——这并不是说宗教领袖就应该脱尘于世外。国家对宗教之间的纷争应当怀着包容的精神予以协调与调停;但也不要轻易尝试一个根深蒂固的宗教,代价是不能随意付出的。宗教事务中要尽量避免刑罚的使用,其根本原因是宗教的职能是给人心灵上的慰藉而不是摧残人的肉体 。

  二、孟德斯鸠的观点以及笔者看法

  (二)、重视宗教的作用

  对于兴起而呈蓬勃之势的大批无神论者极力批判宗教抱有慎重的态度,他认为只有在权衡之下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同时他指出,在宗教的真正教义被践行的时候,宗教甚至可以与法律完美融合从而达到治国理政的目的:此时两股力量相互修正与平衡,教导和提供对人们的戒律。

  孟德斯鸠对宗教能够发挥的积极作用进行了详尽的阐述。的确,宗教信仰是群体性共同的价值信仰,在法律法规未成熟的时候宗教可以维护社会道德秩序,它与法律有着某些共同性要素与价值:“任何社会,即便是最文明的社会,也有对超验价值的信仰,也有信奉终极目的和关于神圣事物的共同观念;同样,即便是在最原始的社会,也会有社会秩序的组织与程序,有分配权利义务的既定方式和关于正义的共同观念。社会生活的这两方面处于对立之中:宗教之预言的和神秘的一面与法律之组织的合理的一面正相矛盾。但它们又相互依存,互为条件。任何一种法律制度都与宗教共享某种要素———仪式,传统,权威和普遍性。人们的法律情感赖此得以培养和外化,否则,法律将退化为僵死的教条。同样,任何一种宗教内部也都具有法律的要素,没有这些,它就会退化为私人的狂信。”这一点在宗教法上也能得以体现。

  的确,从回溯西方的历史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出,宗教与法律总是如毛线一般牵扯不清。从公元4世纪的罗马帝国到1917年,教会法都在欧洲普遍推行;最先懂得法律制度的是欧洲人懂,这是从教会及其法律,特别是宗教改革后的新教的丰硕成果;对应地,法律对宗教也促进了宗教戒律的法律化。回顾我国,佛教、道教等宗教对无论是盛世还是乱世的社会稳定、民众的相安无事作用突出。在过去的时代,它与世俗法律共同维持了社会的稳定与发展。

  总之,宗教顺应时代潮流的而生,有教人向善的一面。在它的影响下,上至统治者、下至平民百姓都服从着相同的道德法规,在法律失落时它站起来抵挡风雨,在法律强盛时它抚慰人们的心灵。

  、宗教的异地传播

  孟德斯鸠坚持他一贯的地理环境决定论,这种理论在宗教的异地传播中似乎能很好的适用。的确,宗教是具有地区性特征的,某地区不宜食用的某些食物在异地宗教中可能是必备的(猪的食用),如果一个宗教要想在某个地区扎根,就要做好被改造、同化的准备:他要适应当地的地理地质、气候环境,更要适应居民的生活习俗等等,如果一个宗教没办法在某个地区扎根,不能直接说这个宗教没有包容性,是因为这个宗教与这个地区不能很好的相容。

  (四)、宗教的未来——信仰自由?

  在世俗法律,也可以说是世俗政权尚未完善成熟之时享有权威地位,在近代发展开展后,孟德斯鸠对宗教的必要机构进行了对其限制——尤其是财产方面——这也是人们最本质的追求所在明确指出要有外部监督,要有法律限制。林林总总的规章制度也体现了宗教在社会权力方面的衰弱的总体趋势。

  作为一个顺应社会潮流的产物,它也有着根本的局限性:“一切宗教都不过是支配着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们头脑中的幻想的反映,在这种反映中,人间的力量采取了超人间力量的形式”在奉行社会主义无神论的我们国家,宗教与权力是一个重要话题。宗教的产生来源于生产水平不发达,专制主义高度发展的过去。随着封建时代的过去,新中国的建设,我们的确保护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也倡导宗教对社会教化起到的积极作用,我国在这一方面采取了“宗政分离、宗教与教育分开”的做法。“藏独”等本质上是分裂国家的行为,不属于宗教信仰自由的范畴内,所以要坚决制止。

  现在有些人往往宗教邪教分不清楚,对宗教也由此产生一些偏见。现代的邪教产生于新中国建设期间党风、政风不正,贪污腐败等一些漠视人民利益行为的成风气化趋势下,在某些人群无法达到合理诉求,生活不如意时,往往是邪教趁虚而入之时。在政府的出手打压与其他社会组织填补政府在某些方面的空缺后,邪教自然会被赶出历史舞台。

  结语

  宗教起源于社会发展的前期,在法律发展一段时间之后我们才发现宗教在某些方面的积极作用。孟德斯鸠在客观对待无神论者的行为的同时,对宗教也进行了评判。宗教,至少在古代,是与世俗法律相辅相成,共同教化民众,治理国家。虽然他已经逐渐退出社会权力之外,但我们仍然要保留它的教化作用。我们尊重信仰自由,这也是孟德斯鸠想要告诫我们的:包容、求同发展的力量。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