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文化历史论文 > 综合文化论文 > 信仰文化类论文 浅谈《布洛陀经诗》的壮族民间信仰文化

信仰文化类论文 浅谈《布洛陀经诗》的壮族民间信仰文化

2018-12-07 09:58:28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布洛陀经诗》是壮族的一部宗教经典,它包含了丰富的信仰文化,不仅贯穿着自然崇拜、祖先崇拜等原始的宗教信仰,而且还反映出浓厚的巫觋信仰文化,后来因为儒、佛、道三教传入壮族地区,受其影响,发展到信仰多神。《布洛陀经诗》还借用故事来劝诫世人的伦理道德观念。

  关键词:《布洛陀经诗》;壮族;宗教;巫信仰;道德规范

  《布洛陀经诗》作为壮族巫教的经书,一直在壮族民间广泛流行,它记载了壮族人民由远古的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转变,经历了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而绵延至今的过程。“布洛陀”壮语称为“pau⁵lo⁴to⁶”,它的意思是全知、全能的聪慧老人。

  《布洛陀经诗》除了开头篇序歌之外,还包括造天地、造人、造万物、造土官皇帝、造文字历书、伦理道德、祈祷还愿等七个部分,它涉及了壮族先民的伦理、生产、生活、宗教、思想、风俗等广泛内容,再现了壮民族认识世界和创造世界的历史,主要叙述并唱诵壮族始祖布洛陀创造天地万物,教会壮族先民祈福还愿,并为其制定伦理道德,追求安乐长寿的幸福生活的伟大功绩。《经诗》的原抄本全部是用古壮字书写,在长期地传承过程中被人们加工改造,用文字固定下来的经文,保留了许多古代壮族的文字和宗教语言。

  《经诗》中包含了丰富的壮族民间宗教信仰,其主要是信仰原始宗教,它包括自然崇拜、祖先崇拜、多神崇拜以及巫信仰等特征。这些信仰犹如一种无形的道德标准,制约着壮民族的日常生活,显示出壮族先民以神谕人的道德教化方式。

  原始崇拜

  当壮族社会进入到氏族社会后,壮族先民在生产实践的过程中,不断地与自然界接触,渐渐地认识到经济生活与自然现象之间的联系,而他们对于许多的自然现象的变化却迷惑不解,从而对其抱有某种希望,并强烈渴求去控制它们。他们的思维由于受到当时的社会生产力水平极其低下的情况所影响,才会对一些自然界的事物和自然现象做出扭曲的反映,并将它们加以神化。壮族先民在“灵魂不死”和“万物有灵”观念影响下,把支配自己生产生活的自然现象加以人格化,变成了神灵,形成有神论的观念,并从自然崇拜逐渐发展到图腾崇拜、祖先崇拜。

  自然崇拜

  自然崇拜在原始社会时期是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它是壮族先民原始的宗教崇拜之一。在社会生产力低下的古代壮族先民,思维能力也较为低下,他们对日月星辰、风雨雷电等自然现象的变化感到非常困惑。例如有些自然现象给他们带来益处,但有些却给他们带来祸害甚至是死亡,虽然他们也想尽办法去克服这些灾难,但是由于生产力水平受限,克服的效果却微乎其微,所以他们只能依赖自然而生活,在他们看来在这些自然现象的背后都有某种神秘力量在支配着,而且这种力量超越于人类社会之上,主宰着所有的自然现象。壮族先民将自然界的许多现象,例如日月星辰、岩石、山河、土地等都加以神化,对它们加以膜拜。自然崇拜在《经诗》中占有重要的地位,雷、火、石等在《经诗》中被壮人想象为神灵,并对之敬畏。

  1、雷神崇拜

  在壮族人的观念中,雷王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他能让人间风调雨顺,也能让人间苦受水灾和旱灾,因此,人们对雷王极为恐惧和崇敬,于是就产生了对雷王的崇拜的传统习俗。雷神崇拜观念的产生可追溯到遥远的原始时代,当时的壮族先民多居住在多雨地区,每当下雨前和下雨时,人们都会看到闪电听到雷鸣并有狂风暴雨相伴,造成房屋倒塌、人畜伤亡。由于当时的壮族社会生产力发展极端低下,壮族先民对其现象不能给予合理的解释,所以便把对雷电的错误认识和屈服于其威力的心理状态人格化,认为是雷神主宰着这一切,便对它怀有敬畏之心,所以才产生了对雷神崇拜的观念。

  《经诗》首先体现出来的自然崇拜信仰是雷神崇拜。《经诗》中叙述,天、地和水三界之一的天,归雷王掌管。第三篇《造万物·造房屋园子鱼网经》中讲到当混沌初开、天下初成时,有这样一段唱词:“雷公在天上造水,雷公造风又造云,造出青云和黑云,造出团团黑雾,造出闪电和雷鸣。雷公在天上造水,造成漫天大雨,降大雨才有水里蛟龙,才有地上溪流和涧水。”雷公在天上造风、造水、造云,所以壮族先民才会如此惧怕它,并视它为神灵。

  2、火神崇拜

  火是人类赖以生存和生活的重要能源,从起初害怕火、学会使用火、到人工生火,经历了一个极为漫长的历史阶段。壮族先民还没有学会人工生火前,对火的性能及其对生活的关系,于是壮族先民便对火神产生崇拜。火犹如一只伸出红色的火舌的怪物,可以瞬间烧毁许多东西,从而使得人们非常惧怕它;同时,火也能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好处,如煮食和取暖等,使得人们又对其仰慕。

  第三篇《造万物·造火经》中,有关于布洛陀和么渌甲教会人们造火的描述:“古代还没有创造火,先世还没有发明火。人像乌鸦一样吃生肉,人像水獭一样吃生鱼,人像猴子一样吃谷子,人像老虎一样吃滴血的肉,......去问布洛陀,去问麼渌甲,布洛陀就讲,么渌甲就说,造火有什么困难,会造很容易。你们在艾草根下造火,在无花果树下造火。你把木头割成节,你把木头砍成段。两人造火忙不停,两人造火放艾花。”火给壮族先民带来了温暖和光明,使他们摆脱了吃生鱼和吃生肉的饮食习惯。但火可以为人类造福,也可以给人类带来灾难,火烧毁房子、烧死人等这些现象在当时都不被人们所理解,而认为是上苍所为。于是,就产生了对火的崇拜。如第三篇《造火经》中叙述布洛陀教会人们制造火之后,它给人们的生产生活带来益处的同时,却又因为人们用火不慎,烧裂了大坛和小坛,破裂的坛片变成了各类妖怪,且这些妖怪能使兄弟之间、父子之间、夫妻之间的感情破裂。

  石神崇拜

  壮族祖辈一直生活在崇山峻岭之中,他们在长期地生产实践中,发明并使用了石器。在当时,石头成为壮族先民在生产劳动中所使用的生产工具和武器的重要原料,而且在生产生活中有着重要的作用,使壮族先民对它产生了依赖性。但是,在生产力发展水平极为低下的壮族社会,先民们如果想要找到一块好的石头,往往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有的石头很难打制成为武器和工具,但有的石头却很容易打制。人们对这种现象感到很茫然,便把石头当作灵物,加以人格化,并将它看作是神灵的化身,对它进行膜拜。壮族先民感谢石头对他们的帮助,视它为神灵,于是就产生了对石的崇拜。

  第一篇《造天地》中说到世界初始时:“天与地混合在一起,不分白天黑夜,连成一块矗立的大石头,连成一块侧卧的大磐石”,在壮族先民认为,远古时的天、地重叠在一起,结成一块不能分开的坚硬的岩石。那时的世界没有风雨雷电这些自然现象,也没有人类生活着。后来一声巨响,岩石突然裂开了,上面的一片上升成为天;下面的一片下落成为大地,这体现出壮族先民的世界本原的“石本原说”世界观。在第二篇《造人》中这样记载:“天下处处被水淹,只剩下伏羲两兄妹。兄妹两人结夫妻,他俩商量结夫妇,夫妻同居三年整,夫妻同床满四年。妻子怀了孕,怀孕整整九个月,生下儿子象磨刀石,怪儿降生在半夜。伏羲夫妻好惊奇,为何生儿不象人,为何生儿变成磨刀石,拿起怪儿放后院,将它放到篱笆脚边。”后来,因为这块磨刀石变成新的人类,才使得人类得以重新繁衍。由此不难发现,生殖崇拜是壮族石崇拜文化的重要内容,石崇拜文化的基础是壮族先民对石生殖力的崇拜。

  (二)图腾崇拜

  图腾崇拜是自然崇拜和祖先崇拜结合的产物,其特点是原始人类相信自己的氏族或者部落里的成员与所崇拜的图腾物之间有着一种超自然的血缘关系,由此演化出来的图腾物成为氏族或部落的标志,以及对它的祭祀活动等形式和想象。壮族先民以图腾观念作为意识形态,通过民间传说、特异风俗、传统观念等各方面表现出来。

  在覃承勤老先生搜集整理的《布洛陀》抄本中的第三章《石蛋歌》,其唱述的是在洪荒时代,宇宙中只存在黄、白、黑三股气体,它们在流动中渐渐地混合起来,最后凝结成一个坚硬无比的石蛋,里面有三个蛋黄,其分别幻化成雷王、龙王和布洛陀三个兄弟,这三兄弟在成形之后便在石蛋里遨游太空。抄本还具体表明了这是一个鸟图腾氏族所创造的神话,而这个民族就是古越族,是壮族的祖先,古越人以鸟为图腾。所以,雷王、龙王和布洛陀起初都是属于鸟类。直到现在,雷王在壮族人的心目中仍然还是一只鸟,它拥有一对犹如灯笼般的眼睛,眨眼睛时会闪着绿色的光,并长着翅膀,可以在天空中自由翱翔。

  布洛陀也是一只鸟,它如雷王一样也可以飞翔。直到现在,壮族人还把布洛陀称为“鸟的首领”即鸟氏族的领头人。从鸟图腾衍化而来的布洛陀,是壮民族创世主和造物英雄。《布洛陀经诗》用大量的篇幅来唱述他造天地、造人类、造万物的伟大功绩;也写他为壮族找寻水源、挖火种、栽水稻、建房屋、造衣服等。总而言之,他解决了壮族民间的衣食住的难题,裁判人世间的是非曲直,并且乐善好施,使人间安居乐业。在他死了之后,其胡须化为水源。“布洛陀好心,胡子留山梁,大绺成瀑布,小绺成山泉。从此深山里,处处有清泉。从此壮乡里,处处有人烟。”同样,由鸟图腾衍变而来的布洛陀的配偶神么渌甲,成为壮族先民的始母和保护神,当人们遇到困难,或者是发生了什么灾祸,都会去请布洛陀、去问么渌甲,如果按照他们的旨意行事,就可以逢凶化吉。所以在《经诗》中,无论是哪一段经文,都会唱述:“不知怎么做,不知如何办,去问布洛陀,去问么渌甲,布洛陀就说,么渌甲就讲。”这几句经文。

  雷王、龙王和布洛陀都是从同一个石蛋里生出来的,都属于鸟图腾。在第三篇《造万物·赎鱼魂经》里唱到:“王回来操办祈祷,来给鱼床念咒,来为鱼栅诵经,把蛟龙送回江河,把龙王送下大海,祈祷要三牲去供,祈祷要五牲去祭,把绿鳍莫六鱼的魂招回来,把黄鳍青竹鱼的魂招回来,把红鳍斑鱼的魂招回来,这样做满周稻谷才丰收。”在经诗中,蛟龙被当做保护神来祭祀,很大的原因可能是渔猎与农耕并重时候的产物。

  布洛陀经诗》除了鸟图腾被赞颂之外,马、牛和羊等图腾也都被赞颂。经诗中唱述了大地上的稻谷绝种后,是“马游过河驮回谷种,水牛游过海背回谷种”。这种再造谷种的功劳,壮族先民是绝对不会遗忘的,所以崇拜这些图腾对他们来说是必要的。此外,《布洛陀经诗》里还赞颂了榕树、竹子和樟树等,因为这些植物曾经也都是壮族先民们的图腾。

  (三)祖先崇拜

  祖先崇拜是由鬼神崇拜和图腾崇拜发展而来的。处于原始社会的壮族先民必须依赖氏族集体才能得以生存,并且在氏族部落制度之下,一些酋长或者是部落领袖及氏族头人被壮族先民尊崇为祖先神来祭祀。他们认为,这些祖先神,死后可以保护氏族或部落。后来,随着父系氏族社会的解体和父系个体家庭的建立,壮族在信仰方面就由对氏族领袖的崇拜发展到自家祖先的崇拜。壮族的祖先崇拜,蕴含着壮民族古老的历史文化,对壮族的社会生产产生着深远的影响。

  壮族的创世始祖“布洛陀和么渌甲”,在《经诗》里是表现最突出的祖先崇拜观念,他们在壮族人心目中的地位具有无上权威。开头篇《序歌》中唱到:“敬请布洛陀,恳请么渌甲,你们是神仙和圣王,恭请高坐正中央,古时你们最先来到人间,最早创造天地和人间,人间永远不会忘记,今后还盼你们来相助,来为东家作主桩。”壮族先民们不管发生了怎样的灾祸,都会去请布洛陀,去问么渌甲,且诗中大多都是弘扬、唱诵布洛陀的丰功伟绩。《经诗》里唱述布洛陀不仅能造人、造万物,而且还能“造出土司管江山,造出皇帝管国家”。《经诗》中唱述的始祖形象,带有早期氏族首领的特征,壮族先民把智慧、力量和勇气集于他一身,以实现壮族先民在精神上、感情上的寄托。

  《经诗》中除了体现出对氏族部落共同崇拜的祖先之外,还产生了个体家庭的祖先神,其主要是祭祀对自己家族有贡献的远祖或者是血缘关系密切的祖先。

  (四)其他神祗崇拜

  多神崇拜是壮族民间信仰的突出特点之一。《经诗》中不仅多处提到“天仙”、“仙人”等道教神灵;还说到了汉族的英雄任务,如伏羲兄妹、盘古、巢氏王等。这些外来宗教思想与壮族的原始宗教相融合,构成了壮族的多神信仰特征。但《经诗》整体上还是以壮族本土的宗教信仰,即布洛陀的主神信仰为主。

  壮族的多神崇拜是由于壮民族最初信奉万物有灵的观念,壮族先民从影响生活的各种自然现象和自然力中幻想出许许多多的神灵。如宋兆麟先生所说:“人类对自然物有两重性:一方面有斗争的能力,通过采集、渔猎、取暖以图生存;另一方面人类对凶恶的自然力无法抵御,又不能解释,往往通过假想、幻想和祈求等方式来获得自然的恩赐。”

  巫信仰

  巫文化最初的表现方式主要是巫术,主要是利用虚构的超自然力量来控制事物或环境,使某种愿望得以实现而采取的一系列神秘的活动为其特征。壮族先民信仰巫觋,他们由灵魂观念而产生了对鬼神的崇敬与畏惧,人们向保佑自己的好的鬼神祈求并念祝词,而对于邪恶的鬼神则是咒骂和威吓,企图通过语言的力量,与神灵交流。于是就产生了这种沟通人与神之间的使者,即掌握咒语和祈祷词的巫师。巫师一职一般都是由部落酋长来担任,他是占卜和祭神的主持者。壮族先民认为只有巫师才可以跟神灵进行沟通交流,因此他们是神的代言人,他们的话就是神的旨意。

  《布洛陀经诗》是巫师在从事宗教活动的时后所喃诵的经诗,是巫教的经文。巫教渗透到壮民族的生产活动、人生礼仪、架桥建房、求财、求子、伤病等各方面。《经诗》中表现出巫师的主要活动有赎魂、占卜、祈祷、咒语等四个方面。

  赎魂

  赎魂也叫招魂,是巫事常见的仪式之一。第三篇《造万物》中有专为谷、牛、猪、鸡鸭、鱼而唱的五节赎魂经文。壮族先民认为不仅仅只有人才有灵魂,家禽如牛、猪、鸡、鸭,还有稻谷等都有着与人一样的灵魂。所以,每当家禽牲畜遭遇瘟灾疾病,繁衍不旺时,都会被认为是它们的灵魂失散;稻谷不丰产或者有害虫疾病等也会被认为是谷魂被惊走。诸如此类的灾祸都要请来巫师念诵赎魂经,将其灵魂招回来,这样做家畜才能兴旺、五谷才能丰登。如第三篇《造万物·赎谷魂经》中唱到:“王搭起扎花的神龛,王安起赎谷魂的鬼位,把谷魂招回地里,王的旱谷重新生长,王的稻谷又长得饱满,王的仓里有存粮,王的余粮吃不完,从此吃鱼不再吃头,从此吃粮不再看仓。王的天下得平安,天下风衣又足食,王的天下兴旺像红火,王的天下好如初。”

  赎魂经会先叙述被赎魂物的最初来源,后会叙述这些灵魂失散的原因及其严重性,最后才会唱诵赎魂咒语对被赎魂物进行赎魂。人们认为,咒语具有某种魔力,能使失散的灵魂重新聚集。无论是哪种赎魂方式,都体现出壮族先民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巫师唱诵赎魂经也唱出了壮族人民的渴望。

  占卜

  在现实生活中,人们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但是却希望能平平安安、趋利避害,渴望对生活能有一个基本的把握。于是,就产生了占卜这种古老的信仰习俗,是巫师为人们消灾解难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壮族的占卜在丧葬、驱鬼、祭神等礼仪中被壮族先民所使用。

  《经诗》中体现出占卜的方面有很多,如最后一篇《祈祷还愿》中讲述,如果人们要从事如造田、葬坟等活动之前都要问鸡卜,如若是问得不吉祥的鸡卜卦兆,就要祈祷神灵来禳解,扭转自己不利的局面,使其达成自己的愿望;如果一意孤行的话,必将会以失败告终。如“王山上去葬坟(二次葬),葬坟问得不吉祥的鸡卜卦兆。王就做祈祷请神灵来解鸡卜凶兆,人就又生男孩。牛又生种牛事事行得通。”

  其实,壮族迷信鸡卜由来已久,如《史记》卷十二《孝武帝本纪》:“是时既灭南越,越人勇之乃言:‘越人信鬼,而其祠皆见鬼,数有效。……’乃令越巫立越祠,安台无坛,亦祠天神上帝百鬼,而以鸡卜。上信之,越祠鸡卜始用焉”。明人邝露《赤雅》也说:“汉元封二年,平越得越巫,适有祠祷之事,令祠上帝,祭百鬼,用鸡卜。”

  3、祈祷

  在原始社会后期,壮族先民对许多的自然现象都感到迷惑不解,认为现实世界中存在着某种超自然力量并支配着现实。壮族先民认为,神灵会平等对待每一个人,但是如果谁犯了禁忌或者是触犯神灵,谁就会被神灵惩罚;谁敬奉神灵,虔诚地对待神灵,则就会得到神灵的恩赐,于是才会产生祈祷。

  《经诗》反映出壮族先民要学会祈祷还愿,这样才能消灾解难、延寿祈福。它把所有的不如人们意愿的事情都看作是人们没有创造祈祷所引起的,所以原野之中才不长出青草才,山坡之上的树木才会长不高。因此,当人们遇到不如意的事或者意外,就会转向神灵并向其去祈祷,希望能够转危为安。《经诗》里说,布洛陀能掌管人们的命运和凶吉祸福,只要向布洛陀,并且敬请他,他便会替人们消去殃祸,所以说:“请布洛陀来祈祷,请布洛陀来修言消灾;哪家不生男育女,请布洛陀来就儿女满堂;哪家贫苦缺钱财,请布洛陀来就财源滚滚;哪家多灾祸病痛,请布洛陀来就病除灾消。”

  《经诗》中讲到需要祈祷的现象种类很多,这都是与壮族民间禁忌相关联的。如别人把骷髅带进屋、孕妇走进神台等这些都是壮族民间避讳的不洁与灾邪,也是壮族人对自然现象的不理解所产生的错误的观念。

  咒语

  咒语是古代巫师祭神时的祝词,念咒语是为了消解灾殃与冤仇。如第三篇《造万物·寻水经》中壮族先民为了解脱自己被别人诬陷的冤情,有这样一段咒语:“我若偷了你的棉纱,我的脸就蓝的象蓝靛,我的手就黑得象乌鸦,我的眼就凸出变瞎。你若还枉害我,你死了尸首就流黄水,你死了尸首就流臭水,你会变得能吃不能动,你会变得能动不能起床。”还有女儿不孝顺父母时便会受到父母这样诅咒:“这种女儿别想兴旺,让她变成老姑娘,让她变成老寡妇,女儿生女就死去,女儿种菜无收获,女儿种稻无收成,挣不到钱财。女儿不孝敬父母,诅咒在她身上应验,冤怪缠在她身边”。

  壮族民间信仰活动显现出浓厚的巫文化色彩。总之,巫信仰是让巫师通过一定的巫辞和巫法,以达到消灾免祸、平安吉祥的目的。

  以神谕人的社会教化准则

  《布洛陀经诗》在教导人们祈祷还愿、消灾祛邪的同时,还表达了壮族先民用道德规范劝世谕人的思想,它用宗教的手段来强化道德观念,在内容上表明了壮族自古以来就具有尊老爱幼、团结互助的美好的道德风尚,充分体现出壮民族悠久的伦理道德传统,是一个重伦理、讲道德的民族,体现了以神谕人的教化准则。

  家庭伦理规范

  第六篇《伦理道德》中唱述的是家庭内部的伦理道德风尚,体现出壮族的伦理道德倾向。

  尊老重孝

  《经诗》中的尊老重孝是最为突出的伦理观内容,这也是壮族民间普遍盛行的习俗。壮族是一个敬老、尊老的民族。在壮乡,老人是智慧的象征,《经诗》中无时无刻都在提醒做儿女和做晚辈的要尊重老人,不能对老人使用粗言污语。而且在家庭内部也特别提倡孝敬,强调晚辈对长辈的尊敬、孝顺。在第六篇《伦理道德·解父子冤经》中唱述了儿子是一个很爱玩又很懒的人,他经常辱骂父亲,其父亲死后,他就灾祸不断,且还受到了断子绝孙的报应。后来这个儿子杀猪祭祭他父母的亡灵,表示悔改之心后,才过上了好日子。《经诗》中对于不敬养父母的女儿和儿媳也进行了严厉的谴责,这些都体现出壮族先民普遍的对于老人要重视孝的伦理道德观念。

  2、重妇道,轻女权。

  人类最早是从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过渡的,壮族先民曾经也历经过妇女在物质生产和日常生活中占主导地位的母权社会阶段,但在新石器晚期,壮族开始步入父系社会,女性地位从此跌落,演变成为男性享有继承家庭财产和决定其他事物的权力。在进入父系社会后的壮族社会,出嫁后的女儿便不再允许再保持自己在娘家的所有的权利,但在第六篇《伦理道德·解母女冤经》讲,出嫁后的女儿在娘家要勤劳,并且要经常回来探望双亲,父母辛苦养育女儿,女儿理所应当从感情和物质上对父母给予回报和补偿,这样才会使自己的后代添福添寿。

  《布洛陀经诗》在传承过程中,对教育后代子孙,解决家庭成员之间的纷争,调整长幼之序等都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社会道德规范

  《经诗》包括的社会道德规范范围很广,列举了许多不合伦理道德的现象,如偷盗、斗争、损害他人利益、言语不等都是不合伦理道德的行为,这些行为可以使人结下冤仇,带来灾难,并是被大众所禁止的,受到公众惩罚和谴责,这些社会道德在无形之间束缚和制约着人们的言行,维持着社会秩序。

  《经诗》还展现了壮族先民对群体利益的重视,第三篇《造火经》讲述了人类初识造火时,造出的第一颗火星被萤火虫拿去了,第二颗火星冒出后又被草蜈蚣驮去。人们非常痛恨这种自私自利的行为,从此不再允许它们进村,直至它们变成了野地游魂。经文的叙述反映出人们严厉谴责这种只考虑自身不考虑他人的行为,教导人们要引以为戒。《经诗》批评不顾集体利益的行为,而提倡为群众利益献身的精神。如造园子的上梁王、造房屋的山屋王等,他们不惧怕艰难地创造万物,正是这些具有优秀品质的神谱写了壮族的历史。

  《经诗》用宗教禁忌和神灵惩戒的方式来协调人伦规范,用前人的故事来劝世谕人,并强调若是违反人伦道德就会受到神灵的惩罚,从而使得人们不得不自觉地去遵从。诗中朴素的道德原则和直观的道德教育方式伴随着宗教的传播也影响着每一个壮族人,使得整个壮民族具有统一的认知系统和行为导向,它对于加强民族团结,维系民族生存,促进民族进步和发展等都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四、结语

  《布洛陀经诗》是壮族巫教的经典,它主要是赞颂祖神布洛陀为壮民族所做的一切的伟大功绩。虽然后因受到儒、道、佛传入的影响,《经诗》的内容已不完全是原来的信仰,但其仍是以壮族的原始信仰为主;且它并不是单纯的巫师用来祈祷禳赎的念词和唱本,还包含了许多伦理道德教条,揭示了古代壮族人民的伦理道德观念。《布洛陀经诗》中的信仰文化在壮族历史上起着不可忽视的积极作用,成为壮民族生存和发展的内在凝聚力,正是这种凝聚力让壮族在历史长河中不至于被湮灭,同时又能与其他民族和睦相处。但其信仰中的负面因素如迷信色彩,是《经诗》中应该抛弃的糟粕部分。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