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文化历史论文 > 综合文化论文 > 综合文化类论文 论《诗经》中植物的寓意

综合文化类论文 论《诗经》中植物的寓意

2018-11-26 10:38:23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它记录了很多关于周代的优秀诗歌,在这些诗歌中也涉及到了很多周代及以前的民族风俗,对于现代来说,《诗经》就是上古社会生活中的百科全书。在这部诗歌总集中,含有大量的植物描写,这些植物蕴含着丰富的寓意。对先民们来说,植物之于生活是个不可或缺的存在,人们的衣食住行都依靠着植物而发展,因此,植物可以说是社会生活的反映、寄情达意的信物、婚恋生活的隐喻、女性形象的象征等。

  关键词:诗经 植物 寓意

  引言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在这历史悠久的文化长河中,《诗经》以其非常独特的艺术魅力和文化内涵滋养了一代又一代的文明,在两千多年的中国历史中熠熠生辉。在《诗经》中,关于植物的描写,非常丰富多样,饱含深情。从《诗经》的植物描写中我们可以体察到古人的生活状态和人生百味,也可以体察到他们对社会的感知和审视,对自然环境的崇拜亲近等,古人对植物融进了各种情思,赋予了它们非常丰富的意蕴。植物的自然生长过程、 开花结果、花开花落在古人的眼里与女性的成长过程有一定的相似性,从而古人在植物身上寄寓着生殖崇拜的思想。有些植物的香味被用来形容人的品质高雅,还有一些植物的特性被用来形容人的品格等,本文从《诗经》中植物的寓意这方面去研究,把《诗经》中的植物分成花叶果三个方面来论述它的寓意,揭示《诗经》中植物所蕴含的寓意和思想感情。

  植物的寓意生成因素

  生存索取

  众所周知上古时代的先民的生产生活方式非常落后,因此他们维持生存只能紧紧地依靠着自然环境,先民的的衣、食、住、行都依靠自然环境给予,而自然环境中植物占的比例是最大的,放眼过去看到的基本都是植物,也就是说先民的生存离不开植物,因此,植物对先民来说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人们生活于自然环境中,植物的生长状况直接影响到他们的生存环境。对自然环境的依赖性从而使他们对自然界中的植物产生了敬畏的心理。进入农耕社会后,人们开始摆脱完全依赖自然环境而生活的状况,但采集和种植植物仍然是人们生活物质的重要来源。伴随着人类适应环境和征服自然的能力逐渐增强,植物与人们衣、食、住、行的关系就更加密切了。人们发现纤维较粗的植物可以制成麻布抵御风寒,有些植物除了可以填饱肚子之外,还可以作为药物等等。“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人们自然而然的将熟知的植物形象作为创作原型写到诗歌中。自然给予了先民们生存下去的希望,因此先民们也赋予了延续他们生命的植物的一些丰富的寓意。

  (二)祭祀祈福

  在远古时代,先民的生活比较匮乏,他们的生存索取基本来自于自然环境,因此对给予他们生命的自然环境有种超现实的崇拜,他们认为是神仙创造了这个世界,而这个世界是神仙主导的,世界万物都有它们各自主导者的神灵。因此,祭祀作为人与神沟通的途径,一直以来受到人们的重视并渗透到一系列的生产、生活等活动中,宗教庙堂祭祀已成为这些活动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采蘋》中描绘了西周时期婚嫁女子采蘋采藻,主持祭祀活动的场景,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西周社会男女成婚前的习俗,要通过待嫁女子采蘋采藻,煮蘋煮藻,祭祀祖先等一系列活动之后才可以嫁人,从这种风俗中我们可以看出当时人们对祖先是非常敬重的,同时通过女子不辞劳苦地去采摘蘋和藻的场景,也可以看出古人对劳动的热爱和对神灵的崇拜。在远古时代,许多植物都被人们赋予了灵性,古人敬畏自然、祖先和神灵,因而先民用某些植物来祭祀先祖以祈求祖先的保佑和赐福。用植物作为祭祀物品在一定程度上表现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愿望,实质上是希望能将植物旺盛的生命力传给自己和延续种族生命的一种渴望。

  (三)生殖崇拜

  生存和发展不管在什么时代都是非常重要的 ,因此先民对能够延续他们希望的生产生活资料和种族繁衍这两个方面非常重视 。在先民们看来,在生存的基础之下,生殖繁衍也是非常重要的,它是一个种族发展下去的基础,“生殖崇拜乃是人类一切崇拜中最根本的崇拜 ,这种崇拜具有人类所有宗教意识中最深刻最使人敬畏的自然属性。”[1]陈兴锦的《<诗经>生殖崇拜论》就非常系统地提到了生殖崇拜的重要性。从信仰崇拜方面看,自然界万事万物中唯有植物可以按照春夏秋冬四季更替,依照冬去春来、花落花开进行生命的无限轮回。但是人的生命一生只有一次,相对于植物来说,这是完全不能比较的,这样看来植物的生命力比人类更强大,更具延续性。先民认为植物生命可以无限延续,永葆青春,并且能够年年岁岁硕果累累,不仅是得到了造物主的恩赐,更是得到了大自然的眷顾。因此先民愿意相信植物就是值得敬仰和崇拜的神的形象。赵国华在《生殖崇拜文化论》中说:“花卉等植物纹样为什么会成为女阴的象征呢? 从表象来看,花瓣、叶片、某些果实可状女阴之形;从内涵来说,植物一年一度开花结果,叶片无数,具有无限的繁殖能力。 所以,远古人类将花朵盛开、枝叶茂密、果实丰盈的植物作为女阴的象征,实行崇拜,以祈求自身生殖繁盛、蕃衍不息。 ”因此,从生殖崇拜方面看,植物生长繁盛,寄托着远古人强烈而又真挚的生命意识。先民崇拜植物能够拥有强大的生存能力,更羡慕它们无限的生殖力,所以先民希望能受到自然的眷顾。

  (四)审美意识

  随着自然界的发展和人类社会的日益进步,植物与人的生命活动发生了越来越密切的联系。在《诗经》中对植物的描写体现了先民原始朴素的审美观点,经过作者审美心理的艺术加工,不仅融入了作者对这些植物的特殊情感,而且也给人一种想象的空间,表达他们的审美意识。

  植物能够成为《诗经》中的典型意象,还在于它自然的丰富的形态特征。当人类精神世界日渐丰富的时候,人们的思想从单纯的生产劳动中解放出来,逐渐对单纯的社会生活有了更深层次的追求,不再仅是从实用的角度看待植物,而是与人的精神活动联系起来。植物丰富的自然形态美带给人身心的愉悦,其形态的千变万化,给人以视觉和心灵的享受,有时候对于心中难以表达的情感通过植物变为具体的审美对象,把植物的特点与人类的情感结合起来引起感情的共鸣,在植物中寄托自己的爱憎之情,借助植物的形象含蓄地抒发自己的感情。

  二、《诗经》中植物的寓意

  (一)植物花的寓意

  花的型状赋予植物的寓意

  只要说到花,人们的脑海中出现基本都是五颜六色、光彩艳丽的花朵。可以说花一直是浪漫的象征,美丽的代表。花的美丽不仅是因为它绚丽的外表,而花的内在本质更是进一步加持了花的美丽,使花朵由内而外充满了魅力。美丽的花自然也成为了文人骚客赞誉的对象,因此花进入了文学的领域,在文学中的“花”寓意也是非常丰富多彩的,在《诗经》中就有非常充分的体现。花不仅给我们留下了美丽的外表和高尚的品质,同时它的的型状也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寓意。

  木槿又名面花、朝开暮落花、喇叭花、又称佛叠花、鸡腿蕾、白牡丹、篱障花等,从这些名字中,我们就可以知道木槿花的型状是幅状散开型,花瓣倒卵形,犹如一把火焰,层层叠叠,绵延不断,给人一种灵动的美感,美不胜收。“木槿花于夏秋季开花,朝发暮落,日日不绝,人称有“日新之德”。”同时它也寓意着青春易逝。木槿花的颜色有多种,纷呈五彩缤纷、光彩秀美,煞是好看,花朵迎霞沫日,花枝临风招展,受到历代诗人的赞扬。

  《国风·郑风·有女同车》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国风·郑风·有女同车》中的“舜华”指的就是木槿。在这里诗人将木槿花比作美女来歌咏了。女子“天生丽质,披金戴玉以悦目,风度闲雅,德行溢露以悦心。”[3]男子为女子的美貌而倾心,而把她比作美丽的木槿花。摇曳生姿的女子和雀跃动人的木槿花都具有一种灵动的美,木槿花喇叭的型状如同女子的裙装,色彩明艳,体态轻盈,裙摆摇曳,外在的形可见可触,内在的美却要用心去遇。因此木槿花有着形容女子美丽动人的寓意。木槿花虽然艳丽无双,但是它的花谢得快,早上开花下午就凋谢了,犹如女子的容貌一般,给人一种在不经意间就老去的感觉。因此木槿花有着青春易逝,容颜易老的寓意。

  荷花的花冠硕大且美,高高地立在水面之上,宛如一位在水中亭亭玉立的女子。古名又将花已经开的称作“芙蕖”,花未开的称作“菡萏”。花单株生长,花瓣多数,颜色多为粉红色、红色或白色;花瓣由外而内减小,有时变成雄蕊。且荷花的花瓣的纹样和女性的生殖器官尤为相似,因此古人把荷花比作女性,荷花艳丽的颜色比作女子的美丽容颜,在古诗中荷花大多与女性有联系。除此之外,莲结的果实非常多,这和女子生育孩子有着同样的传承,因此在这里也印证了古人崇拜生殖的现象。《诗经》中以“莲”起兴的诗歌一共有三首:《邺风·简兮》、《郑风·山有扶苏》、《陈风·泽破》。《简兮》是一个女子赞美私爱的舞师的情歌。《山有扶苏》是一位女子与爱人欢会时,向对方唱出的戏谑嘲笑的短歌。《泽破》是一男子追求爱人的恋歌。很明显,以“莲”起兴的三首诗,都与爱情有关。在上古先民的观念中,“莲”与“恋”、“怜”谐音,本来就是爱情的象征。

  花的色泽赋予植物的寓意

  白茅花圆锥花序顶生,紧缩成穗状,穗长约5厘米,基部有白色的丝状柔毛,穗条柔软顺滑,它所具备的非常明显的特点就是白和柔软,远远看过去就像狗的尾巴,非常柔软,因此在我国古代,白茅是洁白和柔顺的象征,而且古人祭祀时常常用白茅来垫托或者包裹祭祀时用的祭品。《召南·野有死麇》中的年轻人就是用白茅来包裹自己捕获的猎物以此来讨好心上人的欢心,表达倾慕和爱意。初生之茅名为“荑”,因其白而柔,所以人见人爱十分讨喜,因此《卫风·硕人》中就用“手如柔荑”来形容美人的纤纤玉手,恰到好处地抓住了美人之手又白又嫩的特点,十分传神。另外荑也是用来表情达意的馈赠之物,古代有赠白茅表示爱意,是婚姻的民俗,比如《邶风·静女》“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女子把象征着柔顺和洁白的白茅送给男子,这正是印证了她心中对爱情的柔顺和内心的纯洁无瑕。

  “白华菅兮,白茅束兮。之子之远,俾我独兮。”(《小雅·白华》) 这里的白华就是菅草,用白茅草来捆它,代替它,从而自己失宠受疏远,使我孤独。《毛诗序》解释说:“《白华》,周人刺幽后也。幽王取申女以为后,又得褒姒而黜申后,故下国化之,以妾为妻,以孽代宗,而王弗能治,周人为之作诗也。”白华在这里正是申后的自况,被视为菅草而受疏远,受冷漠,白华的高贵,玉洁此时全无,心中的忧伤、哀怨、凄凉油然而生,与花的命运紧紧连在一起。此外《毛诗品物图考》有说到:“夏花者为茅,秋花者为菅。”因此虽然菅草也是茅草的一种,但是它与妖娆艳丽的其他花卉所不同的是,野菅草的萋萋白花并不是用来形容女子貌美和讴歌美好爱情的。在这里漫山遍野的野菅花盛开在秋季,和丰收的秋季有所不同,这里的秋天是个悲伤的季节,野菅花开于秋季,在萧瑟中透出对生命的执着与华艳,因此一首绝美的弃妇诗也诞生了。漫山遍野的菅之白花象征着被弃女子的孤寂哀怨和苍白无力,本是花季却无人观赏,人一如秋花,寂寞开无主,透露着主人公的无限感伤。

  《小雅·四月》中写道:“山有嘉卉,侯粟侯梅。废为残贼,莫知其尤。”写出山有繁花,红梅凋谢,我心伤悲之情。在方玉润的《诗经原始》中说此章:“获罪之冤,实为残贼人所挤。‘废’字乃全篇眼目。”因为“废”,哀才接踵而至。梅花盛放之际本是一片繁华茂盛,红红火火,喜气洋洋的景象,凋败之时却再也找不到当初的盛世美景,这里和诗中主人公本是勋戚贵族的后裔,获冤屈之后诗人颠沛流离,遭贬谪,被窜逐,无家可归,贫病交加,仓皇狼狈,犹如丧家之犬相似。满山的梅花凋谢,色泽暗淡无光,一片荒凉凄清之意,和主人公颠沛流离,前途茫然,人生道路坎坷相映衬,此情此景正是主人公遭遇冤屈之后的内心独白。被逐南方,红梅凋谢,意含自己不被重用,逐去远方,自我才能、价值无法实现的怨愤之情,把红梅花落化作自我遭遇不幸,来诉说不满之情。然而红梅的高洁、傲霜斗雪、不畏严寒、积极向上的性格也表达出自己积极向上的品格,提升了自己的品德。

  开春时节,最让人触目难忘的要数桃花了,凡有桃树的地方,必定繁花似锦,红红火火,一片春意,因此古人常常用桃花来象征春天。桃花作为春天的象征意义实际上也为它与女性的关系奠定了基础铺展了道路。春色盎然、生机勃勃的春天,到处都充满了活力,正如年轻的生命般鲜活灵动,桃花色泽美艳亦犹如年轻女子的容貌。春日里盛开的桃花,娇嫩鲜艳,这样的盛态除“夭夭”和“灼灼”以外再无其他言辞可以比拟,这样的独具匠心不仅是说者的智慧,同时也体现出大自然的浑然天成。四季交替草木枯荣历来和人的生命历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春日里“灼灼”盛开的桃花也就寓意着青春、健康、美丽的女子。也因此历来各家对“夭夭”和“灼灼”的注解没有多大的异议,基本上都解释为描写桃花盛开的繁茂之态。所以用桃花来象征待嫁的新娘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待嫁女子那是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时候,她娇艳欲滴,如那枝头的桃花般惹人怜爱。“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一个如同小桃般活泼可爱的少女生着桃花般娇艳的容貌正盛装打扮着做一个待嫁的新娘。其中“灼灼”二字尤为惊艳,由盛开的桃花想到娇媚的新娘这两个字极其炫目多彩,如此生动形象的比喻充分体现出了古人的审美成就。清人姚际恒在《诗经通论》中说:“桃花色最艳,故以喻女子,开千古词赋咏美人之祖”这么高的评论实在不为过。”这里给了桃花喻人的最大赞誉。

  花的香味赋予植物的寓意

  兰花被誉为“花中君子”、“王者之香”。在中国传统四君子梅、兰、竹、菊中,和梅的孤绝、菊的风霜、竹的气节不同,兰花象征着淡然优雅,它的清香更是象征着高洁的品格。那飘逸俊芳、绰约多姿的叶片;高洁淡雅、神韵兼备的花朵;纯正幽远、沁人肺腑的香味自古以来受人喜爱。

  在《郑风·溱洧》中,除了说到芍药之外,还提到了兰,芍药花的清香是美好爱情的象征,而兰花则寄寓了多情女子祈求神灵赐予她们爱情。诗中描写的是古时候中国民间男女相会的传统节日上巳节。在农历三月三,人们随主神官,祭祀神灵——高禖,同时焚香草,庇除灾邪,乞求苦难的日子里能够天降吉祥。这种节日里,因为人们对婚姻生育之神的膜拜,也为青年男女们的心性沟通,互诉衷肠提供了自由的场所。在这一天里青年男女可以随性自由地表达他们的爱意,伴着这种节日而来的是他们对爱情的虔诚,这也为上巳节蒙上了神秘和神圣的色彩,相比起现代的时尚节日更富激情。在古代,当我们的先祖在祭祀神灵,想要把自己心中的愿望让先祖及神灵知道的时候,他们往往要借助自然界中的某些物品,某种气味。在我们知道的焚烧兰草就是祭祀过程的道具之一,在丝竹管弦发出的庙堂之音里,环绕着焚烧兰草发出的虚无缥缈的熏香形成一个犹如梦幻一般,若隐若现的帷幔,,而在这帷幔的背后,藏着我们想象中寄托了希望的实体和空间。兰草的身上,除了它自然清淡久远的幽香之外,还有殊灵暗藏祝福的未知之力,因此在古代也有这样的说法,佩兰而行的人,是受天降吉祥庇护的人,这是兰草身上的神性。在屈原的《离骚》中写到“纫秋兰以为佩”,这里不仅仅是说兰草是一种远观自叹的自然草木,它还说的是要同兰草一样,要有淡泊名利,悠然自得的行世格调和追求。

  芍药花是清香淡雅的,数朵簇拥,呈幅状散开,层层叠叠的花瓣尽显其中,有依依不舍之意,而且古时候芍药花还有另外的名字——“将离”或“可离”,显然有依依惜别之意,所以在离别时刻,古人会选择赠送芍药花来表达将别的难舍难分之情。《郑风·溱洧》这首诗中临别时刻男子赠送女子芍药花,是用芍药花约为信物,另外还有表达相思之情的意味。香兰扑鼻,而勺药动人。相赠相结,不仅在于此情此景,更给人无限想象,将来的景,将来的情。尤其美的是两枝花的俏丽出现:一是兰花,所有的青年男女们都每人手捧一束清香秀丽的兰花草,那个气氛是何等令人神往!二是芍药花,这一对少男少女相识相爱,相谑相赠,情定终生,而古人缔婚姻的重要目的之一也就是传宗接代,《礼记·昏义》:“昏礼者,将合二姓之好。 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 ”诗中出现的“蕑”与“勺药”也都体现了古人的生殖崇拜思想。

  古人认为兰是宜子的香草,《左传·宣公三年》载:“郑文公有贱妾曰燕姞梦天使与己兰……生穆公,名之曰兰。 ” 所以手持兰草,既是借助兰花的香气以“拂除不祥”也是为了求子。 “赠以芍药”表示双方结下约定,朱熹《诗集传》:“于是士与女相与戏谑,且以芍药相赠而结恩情之厚也。 ” 赠送美丽花朵除了以表好感之外,也有着更深含义:“除了可作为灵验的祛除药,有效的疗毒剂之外,它们还可以充当爱情的象征和护身符,同样也能够用于缔结盟誓,确保生育力。 ” 因此赠花草渐成青年男女的爱情习俗。

  (二)植物果实的寓意

  在《诗经》中,男女互赠定情信物,以表爱慕之情,是一种自然、朴实的求爱方式,定情信物多来自大自然,简洁淳朴。瓜果等定情植物既是女子日常茶几生活的一部分,也是生殖崇拜的文化的内涵。古代以子喻德,对果实的珍重则是对延续生命的渴望,女子当时也就以自己的劳动果实作为定情信物。

  果的型状赋予植物的寓意

  《唐风・椒聊》:“椒聊之实,蕃衍盈升。彼其之子,硕大无朋。”椒,色红,结实累累成穗。果实呈圆形,绿豆大小。椒类多子,所以古人常用来象征女人。把身体丰满健康的女子与结子繁盛的花椒树形像地联系起来,表达了多多生子的祝福。而花椒多子多福寓意的源头是《诗经》里的《椒聊》,在当时社会男女新婚的时候,由主持祈福的神汉巫婆,对着一张新人的大床,边散着花椒籽核桃大枣之类的引灵之物,边大声吟唱这《椒聊》之歌,以便让存在于未知空间里掌管生育的鬼神,来引导这一对男女,既身心相悦,又多子多福。然而这首诗的另外一种解释说,这是一个女子大胆的示爱诗,女子向她喜欢的男子暗示她不仅丰满漂亮,而且还能象山椒一样有旺盛的生育能力。花椒长成时,身披大红袍,内含乌金玉,飘逸四时香,这种特质又给予它一种雍容的气质,后世皇后被称为“椒屋”,也就不足为怪了。因此在这里花椒有着生育能力旺盛的寓意。

  西周时期,葫芦已广泛地运用在了社会生活当中,对当时的人们来说,葫芦在生活中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葫芦可作为食物、器皿、舟具和乐器,然而更重要的是,先民们根据传说和原始信仰,在生活中葫芦作为实物已经形成了丰富的实物形态的葫芦文化,在《诗经》中就有所体现。先民们认为:葫芦外形与女人的生殖器(外阴)相似;葫芦外型与怀崽快要临盆分娩的孕妇体型相似;葫芦多籽,易于繁殖;枝蔓铺地或攀援,在所有可食植物中伸展得最长。

  在《大雅·绵》中说到“绵绵瓜瓞,民之初生”意思是大瓜小瓜连绵不断,借此比喻周民族不断发展壮大,子孙连绵不断。在中国的洪水神话中有说到葫芦造人或生人的情节,因此先祖们认为葫芦是人类的祖先,葫芦生长壮大,预示着民族的发展壮大,延绵不断。除了葫芦生人的原始信仰之外,在《诗经》中还反映了葫芦的生殖崇拜观念。《豳风·东山》说到“有敦瓜苦,烝在栗薪。”在古代男女成婚的时候要在新房里备置合卺的“匏爵”和一束柴薪。而男女新婚合卺礼仪所使用的“苦瓜”就是葫芦,古代婚礼中将一个瓠瓜剖成两个瓢,新郎新娘各执一个用来饮酒,这就是合卺礼。除了葫芦瓜多子象征多子多福之外,从外形来看,葫芦和女性的外生殖器官相像,因此在新婚中配备葫芦有着延续香火,传宗接代,阖家团圆的寓意,又因为葫芦和怀孕女子突起的腹部相似,所以先民们就以葫芦作为生殖崇拜道具。

  《诗经·鄘风·墙有茨》中的“茨”是一种植物,现在叫蒺藜。蒺藜果为5个分果瓣组成,呈椭圆形,每果瓣具长短棘刺各1对,背面有短硬毛及瘤状突起,看起来像个流星锤,外表有凶恶之名。《鄘风·墙有茨》里的“茨”,是蒺藜在古老先民的文字里出现过的地方。它说的是皇宫大院,华美裘服和道貌岸然遮盖着的,阳光照不到的阴暗世界里的丑态。这是一首揭露和讽刺卫国统治阶级淫乱无耻的诗,因此蒺藜寓意了宫廷内淫乱无耻等不美好的事物。

  果的品质赋予植物的寓意

  古语有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简单的一句话话就深刻地点出了李子务实,不尚虚声的品格。在《大雅·抑》里,“投我以桃,报之以李”的句式为何能流传千古呢,它又有什么样的深刻涵义?在这首诗中主要是主人公劝谏周平王要谨言慎行,求贤治国。虽然不是所有的付出都得到回报,但是别人如果送我一篮桃子,我必定回人家一筐李子,既然身为周王朝的国君,那就必须要有投桃报李的心态才能使国家兴盛,百姓安稳。直到今天,投桃报李其中包含的真情,丝毫没有变化,是合于人心,合于时间的温暖人心的话。这样的话语里,人与人之间的情谊,真情对等的衔接,表达出一种人人希望拥有的和谐氛围。

  而在《王风·丘中有麻》中:“丘中有李,彼留之子。彼留之子,贻我佩玖。”实际上写的是爱恋深沉的女子,想到在李子树下,和一个男人有过缠绵悱恻的时刻,禁不住身心摇曳,爱念丛生。诗中男子在李树下赠与女子玉佩,也就是用玉佩把爱情的关系确定下来,以玉的坚贞纯洁牢固来表示爱情的永恒,李子在这样一幅画面里,充当的是不老爱情沉默不言的见证者,因此李子也寓意着爱情的坚贞不渝。

  “你赠给我果子,我回赠你美玉”,与“投桃报李”不同,回报的东西价值要比受赠的东西大得多,这体现了一种人类的高尚情感(包括爱情,也包括友情)。这种情感重的是心心相印,是精神上的契合,因而回赠的东西及其价值的高低在此实际上也只具有象征性的意义,表现的是对他人对自己的情意的珍视,所以说“匪报也”。“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其深层语义当是:你虽然送给我的是木瓜,但是你的情意比琼琚还要贵重;我把琼琚回送给你,也非常难表达我心中对你的感激之情。在这里实际上是说,作者胸襟之高朗开阔,已无衡量厚薄轻重之心横亘其间,他想要表达的就是:珍重、理解他人的情意便是最高尚的情意。而在这里木瓜象征着生活中的知遇和爱。

  枸杞是中华民俗文化八大吉祥中植物之一。古人云,所谓'吉者,福善之事;祥者,嘉庆之征'。民俗文化中杞菊延年的吉祥图,画的就是菊花和枸杞。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标志使用了吉祥色中国红。火红的枸杞是吉祥的象征,而在中国,红色象征着激情、喜庆、幸福,红色的文化是一种成功的文化,吉祥的文化,健康的文化。火红的枸杞,火红的文化。枸杞在我国历史久远,《诗经》中《小雅·南山有台》,作品以桑、杨、李和枸杞等树木比兴,颂扬"君子"德高望重,祝福他"万寿无疆",世代平安,子孙兴旺"保艾尔后"。《小雅·湛露》这首诗记叙的是贵族举行宗庙落成典礼时,一位宾客以枸杞、红枣和梧桐等树比兴,颂扬"君子"高贵的身份、显赫的地位、敦厚的美德和英武潇洒的气质。在《诗经·湛露》篇中,诗人将沾满露水珠的晶莹透红的枸杞子与神圣的宗庙祭祀、喝成不醉不归的盛大宴饮联系在一起大唱赞歌,使人感到枸杞子与酒成了红红火火的激情象征,盛大宴饮的礼仪高潮,神圣祭祀的灵魂导引。这说明在西周时代,枸杞子就已走入人们的精神世界与物质世界,表明枸杞在当时就已受到上流社会的青睐,被视为美好与高贵的象征。

  果的效用赋予植物的寓意

  对于人类来说,繁衍后代一直是一个永恒不变的话题,因此自然界中植物超强的繁殖能力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原始人所向往和崇拜的对象。“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生长能力引起了古人的高度重视,他们渴望着自己也能有这样的繁殖能力。在《周南·苤苡》中“苤苡:车前草,药名。在中药学上,车前子被用来治疗孕妇难产或是使女子易于受孕。在周代的宗法社会里,女性人生中最大的责任,就是生子,有子才能获得相应的社会地位。多子的女性在社会上是受到人们夸赞的,而没有生育的女子,则不仅会受到同性的鄙夷与排挤,更是会被自己的夫君辱骂甚至于被驱逐离家,转而不能在整个社会立足,遭到整个家族与社会的背弃,到最后甚至还得遭到神灵——祖宗的谴责。周代即有“七去”之说,而第二去,即为“无子,去!”。即便是地位尊崇的贵族女子,也无法逃脱同样的命运。如果无子,别说尊崇的地位荡然无存,更是连婚姻也是无法长长久久持续下去。中国社会自有婚姻以来,生儿育女就是世俗社会对婚姻寄予的最重要的期许与责任。闻一多在《匡斋尺犊》中指出传说中的禹母吞薏苡而生禹的“薏苡”就是苤苡,而古籍中所说苤苡“宜子”的功能,是因这一故事而产生的一种观念。他以音韵学知识证“苤苡”的本意就是“胚胎”,“先从生物学的观点看出,苤苡既是生命的仁子,那么采苤苡的习俗,便是性本能的演出,而《苤苡》这首诗便是那种本能的呐喊了。”他又说:“结子的欲望,在原始女性,是强烈的非常,强到恐怕不是我们能想象的程度”。因此采摘芣苡寓意着对生殖能力的崇拜和向往。

  (三)植物叶的寓意

  叶的形状赋予植物的寓意

  植物的叶子对于古人来说也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存在,它不仅给古人提供了衣食住方面的便利,它的型状还给人一丰富的想象。在《陈风・泽陂》中“彼泽之陂,有蒲与荷。有美一人,伤如之何?彼泽之陂,有蒲与莲。有美一人,硕大且卷。寤寐无为,中心悁悁。彼泽之陂,有蒲菡萏。有美一人,硕大且俨。寤寐无为,辗转伏枕。”这首诗描写女子思念意中人的情怀。由于看见堤岸边的蒲与荷相伴成长,生发出自己心中的思念。女子以荷花自喻,用荷花的淡雅清丽来比喻自己的端庄大方和美丽优雅,以荷叶的硕大宽厚来比作心中爱慕之人,心中生发出丝丝感慨,爱慕之人什么时候能像荷叶守护荷花一样来守护自己呢?但是总无法实现,尽管伤心落泪,辗转反侧,心中的追求依然可望不可及,就像有池泽相隔一般。荷叶硕大,在此寄寓着男子肌体高大,青春美好的意思。

  叶的色泽赋予植物的寓意

  《诗经》中的植物花草也常被用来象征人的生命,象征青春美好,也象征迟暮与凋零。《卫风·氓》中,“桑之未落,其叶沃若。”这里把桑叶的润泽嫩绿比喻女子婚前的年轻貌美。“桑之落矣,其黄而陨。”把桑叶的枯黄陨落比喻女子容颜衰老。这里不仅仅是女主人公把桑叶比作自己,更是她与其夫君之间爱情的象征。桑叶未曾掉落之前挂满枝头绿叶萋萋,可是到了秋季之后,随着天气的寒冷翠绿的桑叶开始纷纷枯黄从枝头飘落。这里的比兴更是有深刻的含义的,桑叶前后的变化不仅仅是女主人公自己青春流逝的写照,更如同男子在婚前婚后对女主人公的那颗心,那份情。一旦男人没了心,忘了情,那就不管曾经的爱情是有多么的浓烈真挚,在男人心中,都如同枯黄的桑叶般,不值得丝毫的留恋。故而女主人公发出这样痛彻心扉的悲叹“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这里通过运用对植物整体季节性变化的描写,完整的丰富了诗中女性的形象,使得这些意象,能够生动,立体的去表达诗人的情感。

  《萚兮》,是在风吹黄叶舞秋千的季节的某个午后,飘落的枯叶,让人觉着从落叶中看到的生命的流失,而萚就是脱落的木叶,也就是枯黄的叶子,颜色色泽暗黄,没有了新鲜叶子的明亮和光泽。诗人看到枯黄的叶子被风吹落,心中涌发出伤感的情绪,自然界中的万物,都有枯败的时候,而人的生命就更加简短了,岁月流逝不再,繁华光景悄然而逝,他只是想有人与他一起唱歌,让心中的伤感随着歌声流出。“叔兮伯兮”,只不过是想呼唤亲近的人来派遣这飞逝的时间罢了。而枯叶预示着年华已逝,青春易老。

  结语 

  从这些多种多样的植物中我们可以看到《诗经》时代人们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这些形态各异的植物被劳动人民赋予人的情思,成为抒发情感的对象,植物中所蕴含的寓意使植物在现实生活中具有更具体形象的象征。《诗大序》云“情动于衷而形于言” 他们在日积月累的生产劳动中把植物当作情感的载体,将他们喜怒哀乐的心情借植物表达出来,所以《诗经》中这些植物寓意就是远古人民的情感世界。通对这些植物寓意的研究,我们可以了解到上古时期的社会风俗民情,了解到古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弄懂在当时的社会,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同时也清楚认识到先民对美好生活的认识和追求,以及他们的审美观念,也让我们认识到先民的文学造诣。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