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文化历史论文 > 综合考古论文 > 考古遗址保护论文 万寿岩遗址的保护与利用研究--以万寿岩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为

考古遗址保护论文 万寿岩遗址的保护与利用研究--以万寿岩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为

2018-12-19 11:31:37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在全社会的共同支持下正有序推进,本文将以万寿岩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为例,从万寿岩考古遗址公园建设背景、目标与布局现状入手,分析遗址保护现状与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困境,进而对考古遗址公园未来建设路径进行了思考和探索。

  关键词:遗址;考古遗址公园;保护;利用

  “大遗址保护”是近年来国家在文物保护项目中一个新的概念,考古遗址公园作为大遗址保护的重要方式对于实现保护好、利用好大遗址意义重大。考古遗址公园是基于考古遗址本体及其环境的保护与展示,融合了教育、科研、游览、休闲等多项功能的公共文化空间和遗址类文化景观,是对考古类文化遗址资源的一种保护、展示与利用方式。目前我国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已经进入快速发展期,给考古遗址的利用带来了巨大的机遇,但同时也给遗址保护带来了挑战。

  一、万寿岩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的背景

  万寿岩遗址位于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区岩前镇岩前村西北(图1),是一个由石炭纪船山组厚层石灰岩组成的孤立山体,石灰岩质地纯净,溶蚀性强,发育有多层洞穴(图2)。目前已查明埋藏有化石等遗存的洞穴共7个,从北向南再向东依高程分布为岩侧小洞、船帆洞、龙井洞、灵峰洞、碧云洞、通天岩洞、一线天洞。经考古调查各洞的大致情况见万寿岩洞穴遗址一览表(表1)。遗址于1999年9月至2000年1月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其发掘面积约400平方米,出土了800余件石制品(图3)和少量骨角器(图4)及一批哺乳动物化石(图5),时代约为距今18.5万年至1万年。

  万寿岩遗址具有以下重要意义和科研价值:

  (一)万寿岩遗址是目前华东地区发现最早、最具代表性的洞穴类型旧石器时代早期遗址之一,把福建有人类活动的历史提前了十几万年。遗址时间跨度大,多个洞穴类型遗址集万寿岩于一山,在福建乃至整个东南沿海地区目前尚属罕见。

  (三)船帆洞下文化层底部揭露出的大面积人工石铺地面(图6)在我国实属首次,其发现举世罕见。这一重大发现为研究早期古人类适应改造生活环境的能力,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同时对末次冰期古人类生存地域和文化演进研究也有着极其重大的意义。

  (四)四个不同时代文化遗物及与其伴生的哺乳动物化石组合,前后跨越了18万年之久,为我省第四纪底层划分和古气候、古环境提供重要依据。

  (五)石制品的某些制作方法,如锐棱砸击法,为闽台史前文化渊源提供了新的证据,有利于较明确地解释大陆史前文化迁入台湾的路线。

  万寿岩遗址于2001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同年,被国家文物局评为“200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006年、2013年、2016年分别被列入“十一五”全国百项大遗址之一、大遗址保护“十二五”专项规划项目之一、全国大遗址保护“十三五”专项规划。

  近年来,万寿岩遗址的保护受到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先后进行了三次考古发掘和四期保护工程,建成了福建省唯一的旧石器时代遗址博物馆(图7、图8)。2002年2月,三明市政府印发了《三明市万寿岩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址保护管理规定》,同年8月,批准成立了遗址保护专门机构——三明市万寿岩遗址文物保护管理所。2004年,福建省人民政府公布实施了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的《福建省三明万寿岩旧石器时代遗址总体保护规划》。2011年开始对万寿岩遗址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进行可行性研究论证,2013年初启动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编制,2013年5月,规划方案通过国家文物局论证,同年12月,万寿岩遗址入选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单。

  二、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目标与布局

  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规划以5A级旅游景区为目标定位,紧密结合三元区岩前小城镇规划建设和周边旅游景区配套建设,以本体核心区和周边延伸区两大板块为主要内容,将其打造成为考古挖掘的展示园、民俗文化的集散地、旅游开发的新亮点、生态文明的体验区,使之成为中国东南地区独树一帜的旧石器人类活动遗迹以及早期人类演化历史的展示、教育、研究基地和文化遗产保护的宣传平台,成为海峡两岸关于旧石器文化考古和研究的学术文化交流基地。

  万寿岩考古遗址公园规划核心范围约81.5 公顷,整体工作范围约380 公顷(图9),按照遗址展示区、管理服务区、相关资源展示区、预留区四个区域来建设(图10),建设年限为2014年至2019年,投资估算为3.79亿元。主要建设项目有:保护设施建设、考古研究、展示利用、环境整治、道路改建、绿植景观、基础设施建设等。万寿岩考古遗址公园景观强调万寿岩在环境中的主导地位,形成“一轴一环四区”的整体格局。(图11)“一轴”:渔塘溪——门区——博物馆——万寿岩山体,“一环”:吕厝村——厂址改造的文化交流教育基地——五级放生池遗址——洞穴遗址,形成不同时代、不同文化线索的环形空间布局。该项目将充分揭示考古遗址的文物价值,建立起考古遗址、生态环境的整体保护体系,提升考古遗址的研究价值和社会影响力。

  三、万寿岩遗址保护现状与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困境

  (一)遗址保护现状

  1、遗址保存现状。船帆洞、龙井洞、灵峰洞、碧云洞保存状况较好,开山采矿活动的及时停止也有效保护了遗址所依托的山水格局。其中船帆洞、灵峰洞已进行了初步发掘,从已揭露的情况看,船帆洞地面东部的北段被宋代扰坑破坏严重,而东部的南段则保存了原来曲折不平的地面轮廓,未受到后期人为或自然力的破坏。从已完成考古工作情况看,现场揭露展示的遗址范围小,遗址的可读性和可识别性较差。

  2、周边历史文化遗迹现状。遗址仍较好地保留了一些历史环境要素,在万寿岩西侧与南侧有两处商代文化遗址,在岩前河谷盆地的耕土层下约1.8米-2米深处掩盖着有淳化寺建筑遗址(图12),在万寿岩山体东南侧有宋代碧云寺建筑遗址和利用天然泉水修筑的宋代涌泉,涌泉顺坡而下,修筑有五级放生池(图13),五级台坪围塘的塘基仍清晰可见。遗址以南的吕厝村还保存传统村落的聚落形态和民居建筑(图14)。

  3、遗址周边环境现状(图15)。园区内约有农田230亩,山地300亩,农田以种植蔬菜水稻为主,山地以果树及次生杉树为主。园区内植被覆盖率较高,万寿岩山体基本为原生植被,灌木与草本植物互生,万寿岩山体周围地区由于人为破坏,原生植被较少,大多为次生经济林。位于吕厝龙脉山靠近村落一侧,当地居民为保护风水而幸存有部分原生林围绕村落生长。已完成园区内道路建设及道路两侧景观绿化改造工程、渔塘溪左岸防洪提工程、遗址本体环境整治一期工程等,完成园区道路两侧房屋拆迁工作,拆除遗址周边原有的水泥厂、石灰窑,石料库等,生态环境逐步恢复。

  4、保护管理及措施现状。成立了遗址专门管理机构——万寿岩遗址文物保护管理所,具体负责遗址的保护、管理和开发利用工作。成立市社会事业重大项目工作组,专门负责对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各项工作的统筹协调。已实施万寿岩遗址暨万寿岩遗址博物馆安全技术防范工程,遗址及遗址博物馆安全保障总体格局初步形成。

  5、展示与开发利用现状。万寿岩遗址博物馆于2006年建成开放,2014年对遗址博物馆进行了提升改造,通过实物展示、场景再现、互动交流的形式,运用高科技等多种手段对遗址先民的生存环境、生活风貌及其文化内涵进行展现。但未对遗址风貌、陈列出土文物等文化产业项目进行开发展示。

  (二)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困境

  1、工程项目申报及实施进展缓慢。由于万寿岩遗址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且列入“十三五”大遗址名录,在遗址核心区的勘察设计上必须交由文物类勘察设计甲级资质单位完成,同时又涉及审批通过率的问题,全国可选的勘察设计单位较少,给项目实施申报带来一定困难。涉及文物本体的项目必须经国家文物局审批,从项目立项、方案批复、预算审查到资金下达,时间周期较长,需要做大量的前期工作,给项目按计划实施带来不确定,在工程进度的保证上存在不可控性。

  2、融资模式单一。万寿岩考古遗址公园项目投资估算为3.79亿元。目前,项目资金来源主要分为两大块:一是国家文物保护专项资金;二是地方配套建设资金。近些年万寿岩考古遗址公园通过申报,获得了大遗址保护专项资金补助,但下拨的文物保护经费,只能用于文物本体保护。万寿岩考古遗址公园项目基础设施建设、征地拆迁等应由地方政府配套投入,万寿岩考古遗址公园虽被列入省重点项目和省文化产业十大重点项目,但由于项目建设资金需求大,再加上考古遗址公园所在地方政府财政比较紧张,建设资金存在较大缺口,社会资金的筹措工作相对滞后,大大影响了万寿岩考古遗址公园项目的建设进度。

  3、专业队伍有待加强。建设考古遗址公园,首要的功能就是实现文化遗址的保护,在保护的基础上发挥遗址的社会文化服务功能,它与一般的文物保护工作和工程建设工作相比,涉及到考古学、人类学、历史学、文物学、博物馆学、地质学、建筑学、生态学、规划学、旅游学等诸多方面学科,同时涉及工程类别也很多,有文物保护工程、交通工程、岩土工程、给排水工程、景观工程、民用建筑、古建筑等,目前万寿岩遗址文物保护管理所在编专业技术人员仅3名,中级职称1名,余下均为初级职称,专业人员极度缺乏,导致对遗址公园建设的一些技术环节、专业领域难以完全把控,给项目实施带来很大的困难。

  4、文化内涵研究不够深入。目前关于万寿岩遗址的相关学术研究,可搜索到的只有已出版的《福建三明万寿岩旧石器时代遗址1999-2000、2004年考古发掘报告》和7篇学术论文,通过三次抢救性考古发掘,大遗址所呈现的历史文化内涵无法得到充分展示和阐释。遗址及周边地区仍具有较大的考古潜力,万寿岩孤山蕴藏和暴露的洞穴有十几个,除灵峰洞、船帆洞及3号支洞、船帆洞东外岩棚地段已进行发掘外,其余洞穴如龙井洞、碧云洞及山前阶地等地考古工作仍未展开,有着较大前景,文化内涵有待进一步挖掘。

  四、万寿岩考古遗址公园未来建设路径思考

  (一)拓宽遗址展示利用形式

  万寿岩考古遗址公园以展示遗址信息、展示考古工作为主要内容,展示手段总体分为观览性展示和体验性展示两大类。要将考古遗址公园作为考古学者和公众相结合的一个平台,考古学者在“深入”研究的基础上,“浅出”地向公众传达信息,通过公众参观遗址现场和观赏出土文物感知和探索旧石器文化遗迹,结合考古研究成果,模拟古生态环境和人类生活场景,体验石器的砸制过程,追溯早期人类生产和生活状态,通过对旧石器遗址及环境、闽西北传统农耕生活和聚落环境、现代工业遗产不用文化形态的展示,让人们时空穿越,丰富考古遗址公园展示空间。管理单位要将开展公众考古列入日常工作,促进考古工作成果社会化,可在今后工作中结合龙井洞考古工作对龙井洞做一个考古发掘现场展示,对公众开放考古工作过程,让公众支持和参与大遗址考古和保护工作,使考古工作在服务公众的过程中进一步实现自身的社会价值。

  (二)加强专业人才队伍建设

  完善的机构组织,专业、精干的工作队伍是推进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的重要基础。万寿岩遗址文物保护管理所仅为正科级单位,编制数4人,显然无法完成承担建设重任。在人才队伍建设方面,需要做以下几方面努力。一是进一步争取地方政府的支持,参照其他遗址公园建设模式,将现有的“三明市万寿岩遗址文物保护管理所”扩充为“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管理处”,提高管理单位级别,增加人员编制。二是通过内部调动、人才引进、公开招考等方式,调录一批文物保护、考古、博物馆、工程、旅游等多学科专业人才,统筹负责万寿岩考古遗址公园的日常保护、管理、研究、运营等工作,强化人才队伍质量。三是依托万寿岩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制定培养计划,在实践中培养一批骨干力量。协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万寿岩遗址设立“万寿岩遗址考古工作站”,协助万寿岩遗址的考古工作。

  (三)深入挖掘遗址文化内涵

  万寿岩遗址考古工作贯穿于遗址公园建设与运营始终,考古勘察、发掘工作作为遗址公园建设、展示的前提。计划通过5-10年时间完成对万寿岩遗址建设控制地带范围内的考古调查,以确定该遗址文化遗存的分布范围和分布状况,建立一个相对完备的考古调查资料数据库和考古地理信息系统,并形成考古调查报告。对万寿岩遗址前期已经发现的旧石器文化材料及其环境背景信息,以及至今三明地区已经发现的具有洞穴、红土台地和阶地等类型的十余处旧石器时代遗址或地点,在已知资料综合研究和适当时间补充调查分析基础上,对不同时期、不同类型遗址的分布规律和埋藏学方面亟待进行深入研究。与此同时,在配合遗址保护工作过程中,要强化课题意识,积极开展考古学、历史学、历史地理学、植物学、动物学、建筑史、园林学、环境学等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多学科结合与综合研究,推进相关问题探索,促进学科发展。

  (四)做好项目包装策划推广

  建议从文物保护、考古研究、城市建设、旅游开发等多维度,立足考古遗址公园的核心保护区,在遗址保护展示手段、内容和宣传推介上下大功夫,策划项目、包装项目、生产项目,拓宽融资渠道,争取更多地社会资本投入,共同打造兼顾科研、教育、游览、休闲等多功能的城市公共文化空间。以遗址实体(包括遗址出土的文物)为本体,提取可利用元素进行文化再创造,根据观众的购物欲望设计、开发能够创造附加值的文化创意产品,如遗址(出土文物)仿制品、遗址相关科普书籍、旅游纪念品等,活化万寿岩文化遗产。

  大遗址保护与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工作任重而道远。万寿岩遗址的考古发掘与文物保护工作在今后的若干年将不断地、有序化地进行。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内环境整治工程、遗址本体保护和地址灾害治理工程、遗址展示利用工程、遗址山顶平台改造工程、遗址公园安防工程、绿化工程、基础设施工程等系列工程正在稳步推进。遗址文化展示以遗址展示为基础,以考古遗址的文化内涵为对象,目标的实现要建立在对考古遗址承载的历史文化深入研究基础之上,是对相关史前文化、科技、艺术的梳理,既需要文献和实物资料的支持,更需要社会不同行业的相互合作。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