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文化历史论文 > 综合考古论文 > 史前考古学论文 冀中南地区史前考古学文化研究

史前考古学论文 冀中南地区史前考古学文化研究

2018-12-18 17:02:18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冀中南地区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内涵十分丰富,由于地处中原与北方文化走廊地带,其考古学文化具有一定的复杂性。文章将对冀中南地区的南庄头类型、磁山文化、北福地文化、后岗一期文化、大司空文化、龙山时期文化的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研究现状进行简单梳理,并对冀中与冀南地区文化进行对比,从而使其零散的考古学文化有一个清晰的脉络和了解。

  关键词:冀中南;史前考古学;联系

  目 录

  本文所要论述的冀中南地区是指考古发现较为集中、文化面貌较为清晰的京津之南地区,主要包括石家庄市、沧州市、保定市、邢台市、衡水市及邯郸六市全部及廊坊市一部。论文回顾和总结了冀中南地区考古学的简史与研究状况。在广泛查找资料的基础之上,选取经过正式发掘且出土物丰富的遗址作为主要研究内容,以直接或间接地层关系为依据,通过对典型遗址中典型器物的形式划分来考察其形态变化并进行文化分期研究。论文将黄河中游地区的冀中南地区新石器时代文化发展的序列南庄头类型、磁山文化、北福地文化、后岗一期文化、大司空文化、龙山时期文化进行总结和研究,并通过分析冀中和冀南地区的史前时代遗存的文化性质及相互关系的问题,指出该区文化遗存有着鲜明的地方特色文化,并在其发展中沿袭本地的大统一小差异格局,使这种局面在晚期有着更加突出并深远的影响。

  一、冀中南地区的概述

  冀中南地区的范围

  冀中南地区是我国新石器时代一个相对独立并且具有相互联系的文化区域,该区域是位于河北省的京津之南,华北的平原腹地,北靠小燕山,西依太行山,南滨黄河,东临渤海,包括石家庄市、沧州市、保定市、邢台市、衡水市及邯郸六市全部及廊坊市一部。冀中南地区是南北狭长的条形地带,遗址集中分布在低山河谷地带和山前冲积平原地区,东部平原地区发现的遗址很少。这一地区虽处于山东、中原东西两个文化区的夹缝地带,文化面貌兼具东西方、南北方因素, 但更主要的是表现出浓厚 的自身色彩。在相当长的时期里, 由于该区域的文化深受西方文化的影响, 故而被纳人同一文化系统,如仰韶时代的遗存被称为仰韶文化的若干地方类型。随着考古发现的进展,人们对这一区域考古学文化的独特性质愈来愈有了一个清楚的认识。新石器时代最早阶段的遗存,就现今仅仅发现徐水南庄头遗址一处, 较晚阶段的磁山文化是一支公认的独特文化。仰韶时代的后冈一期文化、大司空文化与典型仰韶文化区别较大。龙山时代的文化遗存与豫北、豫东地区的龙山遗存较为相似, 但也是可以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文化区域,而与山东、豫西晋中南区域相区别。

  冀中南地区的自然环境

  该区在中国自然区域划分中属于东部季风大区一华北湿润半湿润暖温带地区一华北平原半旱生落叶阔叶林区一海河流城亚区。

  从地质构造来看,太行山东麓属中朝准地台中的次一级大地构造单元—华北凹陷带,历经中中生代的燕山运动,该地区的基本轮廓已经成型,其中分布着一系列的方向隆起、凹陷组成的多字形构造。吴忱等学者根据松散物质岩石性质将其分为三大地带区:燕山、太行山山前洪积扇,滨海三角洲平原,中部冲积扇的冲积湖积泛滥平原。地势由西向东逐渐降低,大多数部分的地区海拔是低于100米,滨海地区更低,地面坡降亦是如此。

  气候方面,此区属于曖温带半湿润季风性气候,由于纬度、季风、海陆分布等因素内部微气候略有差异。多年平均气温10-14°C,气温年较差变化于27-32°C。冬夏昼夜温差较大。全年盛行南和西南风。无霜期在170-205天。年均降水量大多在550-650mm年均蒸发量1600-2200mm,干燥度1.0-1.5,为半湿润或较湿润地区;降水量多集中于夏季,易发生旱涝灾害。

  冀中南平原大部分小于50mm,东及沿海平原50-100mm。

  河流水量季节性变化较大,多集中于夏季,冬季为枯水期期东部平原地区还分布着洼地湖白洋淀、文安洼等湖泊。土壤类型自西向东依次为褐土、草甸褐土、褐土化潮土、潮土、盐化潮土、盐土和沼泽土等,农业区的耕作土主要是潮土。由于长期耕作,在耕作层的土已成轻壤土,沙质适中,细土层比较深厚,更利于深耕和作物根系的延伸展,但也易发生旱涝、盐碱化。基本地带性植被被称为落叶阔叶林,主要建群植物为多种栎树,太行山以东种类尤多。平原农区多在田间种植零散的林木,或成带状的的田间防护林。按照《中国自然地理・动物地理》的动物地理区划,地区主要为温带森林-森林草原、农田动物群。东北型的广布成分组成动物区系,南北方喜湿动物在季风区内相互渗透,蒙新区动物亦与季风区的相混杂,表现出强烈的生态交界地带特征。鸟类区系较为复杂(候鸟、旅鸟较多)。淡水海水角类、贝类等水生生物资源较为丰富。

  二、关于冀中南地区的分期和年代

  (一)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的分期

  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可分早晚两大阶段。早期阶段是在约公元前10000年—前5000年,目前仅发现徐水南庄头遗址。晚期阶段约公元前6400年—前5400年。发现有磁山文化,代表遗址有武安磁山、容城上坡等。徐水南庄头遗址是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存的代表。该遗址是中国北方地区第一次发现年代最早、地层清楚的有陶新石器遗存,据测定, 年代约距今1万余年。 重要收获是发现了用火遗迹和40多片陶片。用火遗迹是一条自然小沟和附近的红烧土面,上面分布着烧过的树干、木炭、破碎的动物骨骼、石块和陶片等。陶片主要是夹砂陶为主,火候低,颜色不纯,褐色或灰色;器表纹饰有刻划纹和绳子,其他为素面;可辨器形有罐。对南庄头遗址的发现,为研究新石器早期人类的生存方式、陶器起源与生态环境都具有重要意义。

  1、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早段阶段

  徐水南庄头遗址是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早期阶段的代表。它位于保定市徐水县高林村乡南庄头村东北约5公里处,这是北方地区首次发现地层清楚、年代最早的有陶新石器遗存,年代经测定为公元前8000年以前。

  河北境内曾经是第四纪末次冰川活动区,今房山周口店、保定白洋淀、沧州都已发现了冰川遗留,它们分别属于冰川区、冰湖区和冰水区。而徐水南庄头恰好处于周口店冰川区和白洋淀冰湖区之间,显然和冰川活动有着一定联系。南庄头的孢粉分析表明,这里的土壤是贫瘠的,也是富含有机质;气候既干凉,也有温和湿润的时候。这样的气候环境适宜万物的生长,也为新石器时代早期原始农业的出现提供了条件。

  遗迹发现有草木灰堆积与灰沟。出土遗物有骨角器、石磨棒、石磨盐、陶器残片和大量动物遗骨等。陶器以夹砂陶为主,颜色不纯,褐色或灰色,质地疏松,火侯较低。器表除素面外,纹饰有刻划纹、附加堆纹和绳纹等。可以辨别器形有微有折沿或者直口的罐类。

  南庄头遗址年代比较早,其文化内涵对研究新石器时代早期人类的生存方式、陶器起源和当时的生态环境都具有比较重要的意义。发明用火之后的又一个里程碑是陶器的出现,也是区分新、旧石器时代的重要标志。陶器的产生是因为人类需要炊煮谷物类食物。故也是原始农业与定居生活到来的象征。 在南庄头遗址中所出土的陶片大部分不能复原,数量也很少。胎质都为夹砂深灰陶与夹砂红陶,还含云母、蚌亮末等。深灰色的胎壁较厚,火候较低陶质松,多含砂,内部和外部皆呈深灰色,甑皮岩遗址第二层采集的同类片与其相近,器形为方唇、敛口罐类;红褐陶者内含云母与砂粒,胎壁是比较薄,火候与前者相比较高,器形有圆唇和直口罐、钵类。器表大多数为素面,有的为施附加堆纹。总的来看,南庄头陶片口沿多属罐、钵类,形制比较单纯,和湖南彭头山类型陶器类别较接近。但就时间来说,是迄今为止我国已发现的最早陶器资料,具有重的学术价值。

  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晚期阶段

  晚期阶段约公元前6400年—前5400年。发现有磁山文化,代表遗址有武安磁山、容城上坡等。磁山文化是黄河下游地 区公元前6000年左右的代表性文化之一。以深井式的直壁竖穴状深穴和石器、陶器组合堆积是最具特色。冀中地区以容城上坡遗址为代表的遗存,其陶器群与磁山遗址一样,也是以盂和支脚为典型器形,但在器形细部及器物组合上存在差异而且不见流行于磁山遗址的有足石磨盘等器形,此或许是一种地域性差别。

  (1)磁山文化

  磁山类型的遗址从所处地理位置来看主要分布在太行山山前丘陵与东部平原的交界地带,多位于河边台地上,因地势较周围高,所以常称为“岗”,这些遗址所在区域应该是河流洪水时期泥沙堆积形成的。主要陶器为陶盂、陶支脚、三足钵、小口壶、罐类等。从用途来看涵盖了食物加工工具、生产加工工具、炊煮器、饮食器等。

  1 2 3

  4 5 6

  图一:磁山文化陶器装饰

  1、横人字纹 2、编织纹 3、绳纹 4、短斜线纹 5、平行斜线组纹 6、戳印人面纹

  磁山类型中,陶器是主要的遗物种类,夹砂陶为主,早期比例较大,晚期就有减少的趋势;泥质陶较少,晚期才开始增多。陶色多褐陶、红陶,少量灰陶。器表装饰以素面为主,早期仅占50%以上,而晚期则达到了80%以上;绳纹、篦点纹、堆纹等为主要纹饰,器底常常饰编织纹。陶器群中的主器形是陶盂和陶支脚,早期二者所占比例达到50%以上,只是到了晚期略有减小,但一直都占有主导地位。直口罐、侈口罐、三足钵、圈足罐、小口壶等数量较少,占有一定的比例,后三者几乎主要见于晚期阶段。

  上坡遗址位于容城县城东南上坡村村南的高土岗上,面积约3万平米,地处华北平原北部南距白洋淀水域仅12公里。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存主要位于第四文化层(最下层)因此被称为上坡一期遗存。发现了灰坑13个,出土了大量的陶器、石器等遗物,与北福地一期相仿。

  陶器大部分为夹云母陶,没有发现泥质陶。陶色主要是红褐色,有少量的黑色和灰黑陶器。陶色一般不纯,器形只发现陶直腹盆和支脚两种,未发现其他器形,直腹盆的口沿下有施有纹饰,腹部为素面,纹饰为刻画和压印。

  图二:磁山文化分期与器物型式对应表

  磁山文化器物早期,陶器主要是以夹砂、夹云母褐陶系,但颜色并不单纯,常有斑块,泥质陶又很少。陶器制法以手制为主,用泥圈套接和手捏制成,陶器内壁往往凹凸不平,有的可见盘筑痕迹。火候较高,大约在900℃,但从陶器表面颜色斑驳可知当时的烧制技术还有一定的原始性。器表装饰上,素面为主,磁山遗址早期达到了50%以上。有绳纹、压划纹、编织纹、戳刺点纹、附加堆纹等纹饰,以前两种纹饰为主。器形主要是以平底器,也有圈足器,少有带足器和圜底器。主要器类有陶盂、支脚、直口罐、侈口罐、钵、盘、筒形罐、圈足杯等,还有一批器形较小的手制小陶器(杯、孟、支脚、带足器等)。陶盂多直口或微敛,有少量斜直口,袋形侈口盂是其特色。支脚顶部头端前伸较短,下垂不太明显。石器磨制较多,但打制、打兼制也有不少。

  晚期,陶器以夹砂、夹云母陶为主,陶色均是红褐色,还有黑、灰、黄褐色等;泥质陶数量有所增加。制法和火候同早期也比较相近,但从泥质陶增多的情况看陶器的烧制技术有一定程度的提高,在主动选土、筛土制器的意识有所加强。素面还是占绝大多数(磁山80%),比例上略有增加。纹饰类型除早期已有的外,还有极少的篮纹、方格纹等出现,绳纹、压划纹依然占主导。器形上,圈足器、带足器有増多的趋势,主要是圈足罐、三足钵数量增加的缘故,平底器比例依然很大。器类上,侈口袋形盂消失,除直口、斜直口盂外,敛口盂增多(磁山);内斜直壁的陶孟数量较大。陶支脚顶面主要多为长条形为主,圆角三角形者仍然存在;此外还有兽头状的陶支脚出现,种类多样化。直口罐在这这一阶段无迹可寻,侈口罐大盛。圈足罐是新出现的器形,当是早期圈足杯演化而来。在石器中,磨制石器比例有所增加,打制和打磨兼制也有不少。斧、铲的数量仍然最盛,多圆弧刃刀,也出现了近平刃者。磨盘、磨棒数量增加,当与“组合物”遗迹的存在有关。骨器中以锥、笄、镞为多,还有凿、刀、针、梭等器类。牙蚌器减少。

  前仰韶时代

  前仰韶时代文化约公元前5500年一前4800年。是晚于磁山文化的考古学文化,主要为北福地文化,其与周边的北辛文化和赵宝沟文化的年代大体相当,且与北京房山镇江营一期遗存属同一支文化。代表遗址有易县北福地、徐水文村、正定南杨庄等;陶器以夹砂红褐陶釜和支脚最具特色。不论在地层关系上,或是在器物演化轨迹上,都反映出北福地文化是后冈一期文化的直接前身。后冈一期文化虽长期以来作为仰韶文化的一个地方类型,但实际上在构成文化内涵的典型要素方面,两者存在差异,

  1、北福地文化

  北福地遗址是在易县,其位于河北省中西部,东北距北京约120公里,南距保定约50公里,西邻涞源,东北邻涞水,东南邻定兴,南邻徐水和满城等县。北福地文化的遗址目前发现的较少,主要有:房山镇江营,易县北福地,涞水炭山,徐水文村,安新梁庄,正定南杨庄,任县卧龙岗,永年石北口,磁县下潘汪,界段营,武安西万年等。其分布范围大致北起拒马河,南到漳河流域,在太行山由东麓南北狭长的山前地区。

  1 5 9

  2 6 10

  3 4 7 8 11

  12 13 14

  图三:北福地文化的陶器

  1、2 釜 ,3 支脚,4 瓶,5—7小口双耳壶,8 罐,9—11钵,12—14 盆

  (1、10镇江营,2、11—14文村,3—6,9北福地,7炭山,8下潘汪)

  北福地文化的陶器特征,在早晚有较大的变化。根据陶器的之间关系及特征,将北福地文化的陶器群分为三组。第一组有房山镇江营H39、易县北福地甲类遗存的H16、徐水文村遗址的部分遗存等。这一组陶器为主要的是以夹砂夹云母的红褐陶,大约占80%以上。然后是泥质陶,口沿红色下腹灰色的红顶钵类是其主要。陶器表面主要是是素面,只有个别器表有刮抹痕迹。器形有夹砂夹云母红褐陶釜、红顶钵、陶支脚、小口双耳壶、盆等。釜为折沿深腹、圜底、居多的是素面,有些釜表面颜色不均匀,少量的表面有刮痕。陶支脚顶面呈斜坡式,以便于撑持釜用。当时主要的炊器是釜和支脚相配,其中釜约占总陶器数的三分之二左右,这正是北福地二期文化的最突出特点。红顶钵敞口、圜底、浅腹。小口双耳壶为夹砂红陶,溜肩,腹部装饰双竖耳、平底、素面、少量的表面有刮痕。盆为厚方唇,深腹,平底。第一组陶器可以看出比较多的原始性,如泥质陶很少,夹砂陶陶质松软,器表色调不均匀,器形种类单一等。

  第二组包括易县北福地甲类遗存的H18、F1,涞水炭山H1,徐水文村遗址部分遗存,正定南杨庄遗址第一期偏早段,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河北永年石北口遗址发掘简报》,《文物春秋》1989年3期。

  永年石北口早期偏早段遗存。第二组的陶器主要的是以夹砂夹云母的褐陶,然后是泥质灰陶和红陶,泥质陶的比例有所上升。器表除素面外,釜的表面多呈现细线状刷抹痕,个别的在口沿下饰指甲纹。器形仍以釜为主,颜色多是黑褐色,夹砂夹云母,腹部与第一组相比较浅,圜底。红顶钵仍是大量的存在,口部趋直,腹部趋深,圜底或带很薄的假圈足。新出现一种敛口平唇长颈瓶,鼓腹平底。小口双耳壶由溜肩向圆肩变化,双耳由腹部上移到肩部,陶质也由夹砂陶变为泥质红陶。盆为厚唇,弧腹,平底,有的唇下有一周凹弦纹或是沿下有一周凸棱,个别的为红顶盆。第二组陶器总体上与第一组相比有不少进步:除线状刷抹纹外,如器表纹饰比例增加,还出现了指甲纹、弦纹等;陶质上,泥质陶比例提高了;器类上有变化了,出现了细颈瓶等器形。

  第三组有磁县下潘汪Y1、界段营H50,任县臥龙岗H1,永年石北口早期偏晚段和正定南杨庄早期偏晚段,武安西万年早期遗存等。第三组陶器与第一、二组陶器相比差距较大。陶器为主的是泥质灰陶和红陶,其次是夹砂红褐陶。器表为主的还是素面,但其它纹饰种类多样:有弦纹、线纹、指甲纹、划纹和剔刺纹等,但数量都较少。器形种类比例上也有很大突破,器形以大量的红顶体为主,其次有折沿弦纹罐、小口双耳壶、细颈瓶、小口球形壸、灶等,而釜则很少见。形制特征上发生很多变化、红顶钵口部多为敛口,腹较深,小平底。有不少的敛口平底钵。釜也变为小平底。

  (三)仰韶时代

  仰韶时代文化约公元前4800年一前3000年。冀中南地区为后冈一期文化,代表遗址有正定南杨庄、磁县界段营与下潘汪、永年石北口、容城午方等。遗迹发现有灰坑,出土遗物有石器、骨器和陶器。陶器主要为泥质红陶和灰陶,其次为夹砂褐陶。器表以素面为主。器形主要有钵、盆、壶、罐、鼎等。

  1、后冈一期文化

  后冈一期文化的陶器主要以泥质红陶,根据其后岗遗址几个灰坑的统计,其所占总陶器的比例在70-80%左右,然后是夹砂红陶和灰陶。器表绝大部分是素面,另有少部分划纹、弦纹、彩陶等。器形主要以各式的钵,其为敛口或直口,圜底或者是小平底,多数为红顶钵。彩陶也多是钵类,为主的是红彩,带状纹的彩纹,多组竖线纹、平行线组成的网纹、斜三角纹等,这一类彩纹饰于钵口沿下一周,形成一条彩纹带。鼎和罐是仅次于钵的陶器,其次还有盆、壶、细颈瓶、缸等。鼎为夹砂陶,折沿圜底 三高足,若去掉三足就相似于北福地文化中的釜。罐为折沿、鼓腹、平底、肩部饰弦纹。盆为宽平沿。瓶为小口,细长颈,鼓腹、平底。

  1 4 7

  2 5 8

  6 9

  图四:后岗一期文化陶器

  1 缸,2 壶,3 瓶 ,4 罐,5、6 彩陶钵,7、8 红顶钵,9 鼎

  南杨庄遗址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正定县南杨庄村西北约200米一处隆起的土冈上,是太行山东麓的山前平原地带。第二期文化遗存就是后冈一期文化。在从南杨庄分期序列来看,后冈一期文化流行鼎,腹部形制、红顶钵和小口壶。但在后冈一期文化中,灶和支脚的消失,泥质陶器成为主流。分布范围北至燕山南麓,南到漳河流域,在太行山东麓地区广泛分布。

  容城午方遗址,还有容城东牛,上坡、沟西、南庄、清苑东臧村、大望亭,徐水瀑河等遗址。遗迹中发现有灰坑。出土遗物有陶器、石器和骨器。陶器主要是夹砂红褐陶和泥质红陶,也少量泥质灰陶。器表以素面和磨光为主。纹饰有刮条纹与细绳纹等。还存在少数的彩陶,主要在泥质红陶或灰陶的钵类器形上,以红彩为主,图案带有条带纹、网纹、三角形纹和斜条纹等器形主要为平底器,有罐、盆、钵、碗、壶等,些罐和盆上盛行舌状或柱状器耳,另外还发現大量陶环。

  2、大司空文化

  下潘汪遗址在下潘汪村东南0.75公里,处在漳河北岸的第一台地上,东距岳城镇约2.5公里。遗址的北部,岗坡起伏,沟壑纵横;东部为一望无际的农田;西边和南边被民有渠所环绕。在发掘区西南部的最底层有大部分的仰韶文化,其下层为生土,文化层又薄又少,土色红褐、质坚,一般都夹有石英和细小的砂粒。它们大部分压在西周层下,只有少数为龙山文化层所压。坑内填土红褐色,较深的地方常夹有红砂层、灰土层。遗物有陶器、骨器、石器和自然遗物等几类。陶器主要特征是彩陶,且数量比较多。

  磁县的下潘汪Y1、界段营HSO,任县卧龙岗H1,永年石北口早期偏晚阶段和正定南杨庄第一期偏晚阶段,武安西万年二区的早期遗存等。陶器主要是泥质红陶和灰陶,然后是夹砂红褐陶。器表主要是素面,纹饰种类多样,有弦纹、线纹、划纹、指甲纹和剔刺纹等,只是数量都很少。器形种类比例上也有很大变化,以大量的红顶钵为主要器形,其次有折沿弦纹罐、小口双耳壶、细颈瓶、小口球形壶、灶等,而釜则少见。在形制特征上也有不少变化,红顶钵口部多为敛口,腹较深,小平底。也有不少的敛口平底钵。釜也变化为小平底。

  (四)龙山时代

  龙山时代文化约公元前3000年—前2000年。冀中南地区,代表遗址有邯郸涧沟与龟台、任邱哑叭庄、磁县下潘汪等。龙山文化遗存陶器以平底的罐、瓮、盆为主,和以鼎、鬻为主的山东地区龙山遗存,早期文化遗存目前发现的很少,主要有徐水瀑河等遗止遗迹发现有灰坑。收集的遗物有夹砂红褐陶罐,盆和泥质褐陶钵等。

  龙山时代文化早期遗存主要是永年台口遗址一期遗存为代表,陶器主要是灰陶,器表素面磨光,纹饰篮纹最多,还有绳纹,器形主要有罐、盆、瓮、钵等,还有少量彩陶。晚期遗址发现的较多,以任邱哑叭庄遗址为代表其次还有容城河西,安新申明亭、涞城等遗址,遗迹发现有灰坑,出土的遗物有陶器、石器、蚌器和骨器.陶器主要是泥质和夹砂灰陶或灰褐陶,然后是泥质黑陶。器表大部分有纹饰,且以绳纹最多,然后为篮纹和方格纹。器形主要是各式的瓮、罐类平底器,有大小口瓮、深腹罐、子口缸、圈足盘、平底盆、大器盖、甑和鬲等,流行鸡冠耳和横耳。

  下潘汪遗址的龙山文化遗存是冀中南地区一个重要发掘地点。陶器主要为灰陶,然后黑陶,最后较少的为红陶。还有少量的涂朱陶片和蛋壳陶。绝大部分为素面或是表皮磨光陶,其他是绳纹和篮纹,方格纹最少。制法以轮制为主,也用手制和模制。炊器有甑、斝、甗、鼎,没有鬲。

  三、冀中南地区史前时代诸文化因素的关系

  在上述四个时期的考古学文化遗存,说明了冀中南地区史前文化发展的四个阶段。这个编年体系大体是连续的,它是研究这一地区史前文化的年代标尺。也能够与地质编年相对比,旧石器时代晚期相等于晚更新世;新石器时代早期相等于早全新世;新石器时代中期的仰韶文化及晚期的龙山文化时期都归属中全新世,其中的前仰韶文化时代及仰韶文化晚期时代分别大致相当于中全新世的二次冷期,仰韶文化早期和中期相应的中全新世的鼎盛时期。仰韶末期到龙山早期为全新冷期之后的一段温暖湿润期。龙山文化时代是为中全新世的稍晚时段。

  (一)冀中与冀南文化关系

  1、南庄头文化和磁山文化

  南庄头文化在束颈口沿残片与磁山文化早期的袋形盂其形制相同,颈部饰堆纹、腹部饰绳纹的手法也是大致相同的。值得我们所研究和关注的是的是南庄头文化中口沿残片的唇部多为方唇,沿下饰两道或者是一道短线剔划纹;北福地的陶盂也为方唇,口沿下饰一道或两道(横人字纹)斜线压印刻划纹的风格与其异曲同工。如若将磁山文化中带绳纹的陶孟与北福地遗址带斜线纹的陶盂结合起来,那么它们的组合体与南庄头的相似度极高。此外南庄头的骨锥骨笄、骨镞等与磁山文化同类器也是十分相像。综上所述,我们能说说南庄头一类新石器早期遗存与磁山文化可能在血缘上存在着纽带关系,而南庄头遗址又位于冀中地区,是处于磁山类型与北福地类型的中间地域,所以南庄头与磁山文化的关系更为紧密些。

  2 3

  图五:南庄头与磁山文化陶器比较图

  1、南庄头Z1:7 2、南庄头Z1:3 3、磁山H465:1

  磁山文化和北福地文化

  磁山文化和北福地文化在陶器上,陶质陶色上比较相似,主要是夹砂褐陶、红褐陶,泥质陶比较少;但在北福地文化夹砂陶多掺杂碎云母,可能与地区的陶土有关。在装饰方面,两者为主的都是素面,但主体纹饰还是存有不一样,磁山多绳纹、编织纹和蓖纹,但北福地则为主的是压划几何纹,彼此不见或少见对方主体纹饰。陶盂和陶支脚是磁山文化的主体陶器,但在其他部分中部和南部也是有差异的。首先纹饰上,磁山的陶盂和支脚多饰堆纹、绳纹,而北福地则多饰压划斜线纹。然后,形制上也是有差别,磁山的陶盂多较高,而北福地的稍偏低,总体上给人的感觉不同;还有前者有一种袋形陶盂、卷沿、束颈、袋形腹,不见于北福地。在南部地区陶支脚顶面多呈圆角三角形和扁条形,而在中部地区则多圆角三角形和长方形,罕见窄条形者。骨角器方面,中部很少,而南部较多,可能与保存环境有关。从对比中可知,磁山文化和北福地文化的异同。

  上坡一期大致与北福地二、三段和磁山二、三段年代相当,总的看来三段的遗存相对较多。此外,上坡一期中的陶盂还出现了新的形制,即平沿出唇者,腹鼓弧,沿下部分十分相似敛口陶盂,很有可能是在敛口盂基础上产生的。陶支脚的形制与磁山、北福地者基本相似,但顶面形状更加丰富,多在顶面两侧靠下加饰泥突,整个形状像一个兽头;其实在北福地也有顶面呈矩形者,只不过没有泥突;磁山遗址原第二文化层曾出土与上坡兽头状陶支脚类似的形制器类,倒靴支脚顶面呈圆角等腰三角形,顶面两侧靠下、近后端(靴跟)饰两泥突,与上坡的十分相似;可能上坡的曾头形制陶支脚很有可能是北福地和磁山两地陶支脚诸因素相结合的产物。上述可得,上坡遗址一期遗存大致可以分为两组:第一组,是与磁山、北福地最晚阶段相似的遗存;第二组,是后二者没有的些因素,应该较晚,繁的纹饰和较复杂的形制也提供了相应的佐证。

  3、北福地文化和后冈一期文化的关系

  后岗一期文化的陶器特征,它与北福地文化的陶器有着很大的相似性。后冈一期文化以釜形鼎、红顶钵、罐、瓶、盆等为主要器形,而北福地文化以釜、支脚、红顶钵、瓶、盆等为主要陶器。从北福地文化发展到后岗一期文化,陶质上主要的陶器发生变化,由原来的夹砂夹云母陶发展到泥质陶;炊器上也发生了变化,由釜和支脚配合演变到釜形三足鼎;红顶钵由敞口浅腹逐渐变化成敛口或着直口深腹;彩陶由无到有等等。因此,不论从地层关系上,还是从陶器演变轨迹上,都证明北福地文化是后岗一期文化的直接来源。特别是釜和钵这两种器形,发展脉胳清晰,演变轨迹明了,这两种主要典型陶器将两支文化联结起来,使它们成为一个有机联系的釜(鼎)钵文化系统。但是,北福地文化和后岗一期文化毕竟是两支文化,也可以说是一个文化系统内的两大阶段,它们之间的根本差异就是鼎和彩陶,即北福地文化有釜,但无釜形鼎,也无彩陶。后冈一期文化中的釜形鼎和彩陶钵,是北福地文化釜和钵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北福地文化对后冈文化影响深远。

  4、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的关系

  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后段即龙山时代较重要的收获有:龙山早段或早期龙山阶段,在试掘的武安东万年遗址中,发现了很可能是仰韶文化大司空村类型和冀南地区的龙山文化之间的过渡文化;任丘哑叭庄遗址的发掘,发现了与龙山文化,又有着鲜明的自身特征”的遗存,发掘者将其暂名为“龙山时代哑叭庄类型”。

  可以从器形来看,我们把下潘汪H129、y1的陶器与界段营、后岗遗址作比较,确定了后岗类型的部分基本器物。现在,再把它跟磁山早期新石器遗址的陶器进行对比,则可以找到两者之间某些相似的因素,甚至可以说磁山有的陶器可能就是仰韶文化后岗类型中相应陶器的雏形,如后冈类型的钵形鼎、小口双耳罐、浅腹钵等等。另外,下潘汪、后冈等地出士的盆、钵、碗,多数作圆弧腹形式,几种罐的的口沿绝大部分为短唇微外侈,这些制作风格也都比较接近于磁山。若以大司空村类型与磁山比较。给人的感觉却是判然有别,几乎难于找到相近的因素。大司空村类型的盆、钵、碗作折腹或曲腹,相当一部分罐、盆的沿唇显著变宽,似表现了制陶技术进步的迹象。有的陶器则可以在豫西仰韶晚期阶段中找到近近的器形,如界段营的一部分罐、碗、钵等,都与涧沟仰韶部晚期的陶器比较接近。可以想到仰韶文化对龙山文化的影响,前者为后者的产生提供一定的条件,后者在前者的基础上又继承与发展。

  在通过上面的分析讨论,我们清楚的认识到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与前仰韶时代文化、仰韶时代文化和龙山时代文化是各自为立的四支考古学文化,虽然它们处在不同的时期,又独自拥有各自范围,但是彼此之间还是有许多的相似和继承的地方的,这说明处于史前时期的人们的交流欲望和交流地域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大。 在考古学文化层面上,四支考古学文化各自有独一无二的陶器群,这大概是北方地区时代的一种整体性的社会特征。它们彼此阶段主要还是以陶器为划分依据的。当然在其他方面,比如石器、房址、灰坑等,四种考古学文化还有着这样那样的不同,但分析陶器群还是辨别它们最为有效、明显的途径。

  为何会产生这种时期的文化上的差异呢?有学者作了分析,认为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自然环境、共同的文化传统和人文环境。

  文化实际上是对于环境的一种适应,在史前社会的较早阶段,人们对于自然的认识是不清晰,或者可以说是模糊的,对于环境现状及其变化也是没有办法改变。只能去被动地去接受。但是人类的这种接受方式是不同于动物的,它是一种选择性的适应。

  可以说北方地区四种考古学文化皆是对于自己所处环境的能动的选择性的适应,他们定居栖息的原则就是趋利避害。共同的文化传统也是导致考古学文化形成、并富有特点的一个重要因素。同一时期各考古学文化极富特点的器物的形成与各自的风俗习惯、文化传统是有一定关系的,或许可以说这些物质的遗存代表了某一族类的内部的认同和共识,非此族类者必然有着不同的文化认同和风俗习惯,也就有着与之相异的物质遗存。并非所有的族类的文化面貌都是不同,有些之间文化的相像程度还是很高的,不然考古学家在解释史前人类行为和社会也就不会运用人类学方面的种种材料了。不过正像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一般,世上也没有哪两种文化文化是百分之百完全相同的。

  上述四种考古学文化有着一些相似性,但是总体面貌上是很不同的,这种不同应当是与各自的族属认同、风俗习惯是相关的。文化传统、风俗习惯是可以传承的,也是可以改变的。地区的人们仍然是这样。磁山文化的平底陶盂,在更早的南庄头等遗址发现了雏型,鉴于它们地域上重合、邻近或是时间上有早晚之别,这种相似很可能是同一族人的传统的承继。

  上面文字是在考古学文化的角度来看冀中南地区史前四种文化的不同和相同之处的。事实上我们还可以换另一种视角来看待。众所周周知,考古学文化是分层的,向下可以剖分成类型,向上则可以相互组成文化区,有的人也称文化圈。总而言之,冀中南史前文化在中国北方地区新石器早期的文化格局中处于一个夹缝地带。强势集团将其作为一个地理缓冲区,对其进行了文化上的滲透,使其文化面面貌表现出一定的多样性,但冀中南地区史前文化的性质并未因此改变,其自身的土著性仍然是主要的。客观上其在各集团之间扮演了文化中介的作用,对于各文化间的交流起到了促进作用。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