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文化历史论文 > 综合考古论文 > 最新考古学论文 百色地区新石器时代石砧考古学研究

最新考古学论文 百色地区新石器时代石砧考古学研究

2018-12-17 16:49:05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石砧是广西地区新石器时代石器中一种特殊的器类,迄今为止在广西很多遗址都有发现,然而百色地区出土的石砧最具代表性。本文对百色地区出土的石砧进行类型学和年代学研究,并与广西周边出土石砧进行对比研究,得出石砧的时空分布范围。并对石砧的选材和功能进行探讨。

  关键词:百色;新石器时代;石砧;功能

  处于长江流域与东南亚地区沟通枢纽的广西,史前遗址丰富。早在八十万年前,这块土地上便有人类活动。石器是史前人类用于生产生活的重要工具,广西史前遗址均有大量出土,其中有一种石砧石器,这种石器有些单面有凹坑,有些双面都有凹坑。凹坑的数量有些一面仅有一个,有些一面有两个甚至数个,且凹坑的形状多种多样,有圆窝状、橄榄形状等,非常特殊。从现有的广西考古资料看,石砧主要出土于百色地区的革新桥遗址。革新桥遗址发现的石砧无论是类型还是数量都具有代表性。鉴于目前对于石砧石器的研究文章不多,多见于报告对其的简单描述。本文欲通过对百色地区新石器时代遗址出土石砧进行分析,并结合相关资料对其功能进行探讨。

  百色地区出土石砧考古遗址

  百色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西部的右江流域上游,史前遗址丰富。迄今为止,在百色地区发现石砧的遗址通常都处于河流两岸的台地,遗址的的主要文化内涵都是石器制造场,主要有革新桥遗址和百达遗址。

  革新桥遗址:革新桥遗址是桂西地区具有代表性的遗址,该遗址是目前华南地区发现石砧最多的遗址。遗址位于百色市百色镇右江流域。2002年开始,广西自治区文物工作队发掘了该遗址,共揭露面积1625平方米。遗址以发现大型石器制造场入选了2002年的“十大考古新发现”。另外还发现了2座墓葬,以及数量可观的动植物遗存。石制品兼有打制和磨制,器类丰富,石砧数量为605件,年代为新石器时代晚期。

  百达遗址:百达遗址位于百色市阳圩镇六丰村百达屯西侧。2004年,为配合百色水利工程建设,广西文物工作队等对遗址进行了发掘,发掘面积约1万平方米。遗址跨越旧、新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遗存包括石器制造场、柱洞群、墓葬、用火等遗迹。遗物有石器、陶器和骨器。石器以打制石器为主,器型丰富。报告称发现数量可观的石砧,具体数量未知。遗址年代距今9000—7000年,为新石器时代中期。

  广西地区新石器时代出土石砧遗址/遗存一览表

  出土遗址

  庙岩遗址

  甑皮岩遗址白莲洞遗址三期

  兰家村遗址

  秋江遗址早期

  江口遗址

  上江口遗址

  大塘城遗址

  长冲根遗址敢造遗址第四期

  革新桥遗址

  百达遗址北大岭遗址一期

  独料遗址

  马兰咀山、亚菩山、杯较山遗址石砧数量

  10件

  17件

  2件

  不明

  3件

  1件

  不明

  不明

  不明

  不明605件

  不明

  不明

  1件

  14件

  时代新石器时代早期新石器时代早中晚

  三期新石器时代早期新石器时代晚期新石器时代中期新石器时代中期新石器时代中、晚期新石器时代中期新石器时代晚期新石器时代末期新石器时代晚期新石器时代中期新石器时代中期新石器时代晚期

  新石器时代晚期

  出土石砧遗址的时空范围

  从目前已知的考古学材料看,广西地区出土的石砧主要集中于百色地区的革新桥遗址,而广西大部分地区都有分布,年代也从新石器时代早期跨越到新石器时代晚末期。目前,属新石器时代早期的石砧有桂林庙岩遗址和甑皮岩遗址一期、第二期和第三期,以及柳州白莲洞遗址;属于新石器时代中期的有甑皮岩遗址[6]第四期、第五期文化遗存、桂南地区的秋江遗址、江口遗址以及上江口遗址第一期文化遗存、桂东地区的大塘城遗址、桂西地区的百达遗址、北大岭遗址第一期;属于新时期时代晚期的桂北地区甑皮岩遗址、桂南地区上江口遗址第二期文化遗存、桂东地区的长冲根遗址、桂西地区的革新桥遗址以及环北部湾地区的独料遗址和马兰咀山、亚菩山、杯较山遗址。属于新石器时代末期的仅有桂西的敢造遗址第四期。除了广西地区,广西周边出土石砧的遗址有广东的西江流域、北江流域、珠三角地区以及环北部湾沿海地区;湖南地区的沅江流域;贵州的北盘江、南盘江、红水河流域。广东石砧出土集中于西江流域的独石仔遗址及黄岩洞遗址、北江流域的牛栏洞遗址、珠三角地区的咸头岭遗址、深湾F层、沙头角中下文化层、宝境湾遗址,年代也跨越了整个新石器时代;湖南地区石砧出土于高庙文化遗存,年代为新石器时代中期;贵州发现石砧的遗址主要有孔明坟遗址、沙坝遗址、老江底遗址、羊里遗址,年代大抵在新石器时代晚期。

  通过对广西地区出土石砧的遗址范围进行观察,广西境内漓江流域、柳江流域、郁江流域、黔浔江流域、环北部湾地区以及左、右江、红水河流域都有石砧出土。但主要集中于桂西地区的右江流域的革新桥遗址。

  新石器时代石砧的制作工艺

  迄今为止,广西地区各大区域都有石砧出土,但是除革新桥遗址有详细资料可供参考外,其余各大遗址都是零星发现,且发掘报告并未有详细描述,因此不能通过类型学研究石砧的年代。通过对革新桥石砧类型进行梳理,石砧类型主要有坑疤石砧、窝痕石砧、坑疤-窝痕石砧(图一)。坑疤石砧凹坑较浅、细小,形状不甚规则;窝痕石砧凹坑深、形状规整,有圆形、椭圆形、橄榄形;坑疤-窝痕石砧具有前两种类型石砧的凹坑。从目前已发表的资料来看,石砧制造原料主要有砾石、岩块两种。这些岩块或砾石无需加工,革新桥先民就将其直接使用。岩块制作的石砧一般器型较大,有的甚至重达40公斤,而利用砾石制作的石砧一般器型较小。

  坑疤石砧 窝痕石砧

  图一 革新桥遗址石砧种类

  石砧功能探讨

  从已知的考古学材料看,石砧在广西地区所在的华南有着广泛分布。以革新桥遗址所出石砧数量最多,最具代表性。目前学界对石砧的功能有以下三种看法。

  石器加工工具

  革新桥遗址出土石砧的原料来源分为岩块和砾石,其中岩块石砧一般器型较大,而砾石石砧器型较小。推测两种不同原料的石砧当具有不同功能。从石砧的使用痕迹推测,大型石砧上较多的因砸击而留下的大而深的疤痕是加工粗坯留下的。有的大型石砧还有明显的磨面,推测是打制粗坯后在这类石器上进行磨制加工,此时的石砧兼做砾石使用。由此可知,石砧既可以用来做为打制石器的工具,也可以用来作为磨制石器的工具。而砾石石砧尺寸较小,表面以点状的坑疤为主,通常认为这种石砧用于石器的精细加工。

  水稻加工工具

  一般认为石砧和研磨器、研磨盘等是加工植物类的工具,其用途有可能是用来碾碎水稻的稻壳,然这种说法似乎有些欠妥。首先,革新桥遗址石砧数量众多,然并未发现水稻遗存;其次,石砧上的坑疤或者窝痕凹坑,据笔者观察,存在体积偏小数量偏多的问题,这显然不是为了加工稻米所致。理论上讲,加工稻米的凹坑应该是大而深的。无论如何,目前对于石砧的功能还仅仅只是探讨阶段,至于具体的用途有待于今后科技考古的开展。

  坚果加工工具

  从目前已知的考古学资料看,中国石砧石器主要分布在我国华南地区。相比于对打制石器的砍砸器、刮削器,磨制石器的斧、锛、凿等,石砧石器在我国的研究尚不深入。国外文献将石砧称为Pitted Stone/Stone with pits和Anvil Stone,直译过来便是有坑石器和石砧。在国外很多地区的史前遗址也都有石砧出土,对于石砧的实验研究外国学者做过大量的工作,据研究,处理脉石英石器、砸击坚果以及研磨坚果都会产生这样的凹坑。然而目前为止,广西地区还未发现有砸击的脉石英石器。另据刘莉等对与革新桥遗址同时期的内蒙古乌兰察布石虎山遗址出土的石砧做的微痕与残留物分析,确定石砧功能主要是处理植物。从甑皮沿岩遗址出土的山核桃、庙岩遗址的核桃皮、革新桥遗址的橄榄、乌榄和余甘子,似乎也可以作为佐证。革新桥遗址部分石砧的凹坑就是橄榄形的,联系革新桥遗址出土数量众多的橄榄遗存,推测石砧具有敲砸橄榄取食果仁的功能应该是准确的。直到现在,在岭南地区依然流行着取食橄榄仁的习惯。

  通过上述分析,笔者初步认为石砧很可能是一种多用途的石器。例如,砾石石砧、岩块石砧,这两种不同原材料制作的石砧,在体积上差别也甚大,功能也不应相同。就目前已知的考古学资料看,石砧当有石器加工工具和砸击加工坚果的功能。有趣的是,革新桥遗址在出土605件石砧的同时,还出土了207件研磨器,同时出土数量如此多的石砧和研磨器,从公开的资料来看,尚属首次。以往学者认为研磨器作为一种植物加工工具,而石砧也有可能是砸击坚果的工具。那么,石砧与研磨器之间是否具有某种联系,也未可知。

  结语

  石砧作为一种特殊的石器,在华南地区有着广泛的分布。目前学界对于石砧的研究尚处于初步阶段,对于石砧功能也仅仅处于探讨阶段。有学者认为其是石器加工工具,有学者认为其是坚果加工工具,无论哪种说法可信,石砧作为一种多功能实用器应是毋庸置疑的。石砧功能之所以有如此大的争议在于缺乏对石砧做直接的微痕分析以及残留物分析。因此,对石砧的微痕和残留物分析将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课题。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