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文化历史论文 > 综合考古论文 > 考古学类论文 马家窑文化考古学史研究

考古学类论文 马家窑文化考古学史研究

2018-12-03 17:55:21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近五十年来,马家窑文化在考古调查和研究方面取得了一系列成就。纵观研究历程,可将马家窑文化考古分为三个主要阶段,即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为发端期,这一阶段主要是发现和调查采集时期;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末是发展期,这一时期以对马家窑文化遗址的发掘;八十年代至今为繁荣及后续发展期,这一阶段成绩显著。

  关键词:马家窑文化;考古研究历程;热点和价值

  马家窑文化的研究历程是考古学史研究中的一个重要问题,也是考古学研究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对这个问题的深入研究具有极其重要的学术价值。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及考古学研究取得了进一步的发展后,对马家窑文化的调查与研究也愈加重视。以下从起源、研究历程、价值加以介绍,尤其重点介绍研究历程。

  一、马家窑文化的起源

  马家窑文化起源于距今5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主要分布于中国境内甘肃青海地区的一种地方性新文化。因1923年被瑞典学者安特生首发现于黄河上游的临洮县以南十公里的洮河西岸马家窑村而得名。

  马家窑文化大多数分布在甘肃地区的中南部,中心在陇西的黄土高原,起于东部的渭河上游、向西沿河西走廊和青海省东北部,下至北部的宁夏自治区,向南到达四川省北部地区。马家窑类型主要位于甘肃的中南部、青海的东北部、宁夏的泾、渭水上游以及西汉水的白龙江流域和清水河流域等。经过三千多年的发展,可大致划分石岭下、马家窑、半山、马厂四种类型。

  马家窑文明的村落遗迹大部分位于水多土肥的黄河及其两岸的台地上。房屋遗迹有方形和圆形两大类型,它们多以半地穴式构造为主。其中,方形房屋面积较大,一般在10m2到50m2左右。大多以平地为主的是圆形房屋,人走进门就可以看见一火塘,为保持立地最中心有一支柱支撑着整个房屋。而房屋以圆锥形状、分间状的不常见,但在东乡林家以及永登蒋家坪地区却有分布。

  马家窑文化的墓葬,现挖掘已超出2000座,墓地和住地相邻是最为常见的景象,受当时人们欢迎的是公共墓地,它的摆列不规则,少数为西或西北方向。过后风行土坑墓,有长的、方的和圆的等。因为期间和地域差别墓式也随之变动,好比仰身直肢、侧身屈肢和二次葬。墓葬内有用于消费的工具、生存的器具和装饰品等各类随葬品,小部分随葬食粮和猪、狗、羊等牲畜。男女墓地的随葬品各不一样,男性墓地的多为石斧、石锛和石凿等生产农具,女性则为手工纺轮和日用的陶器罐,显而易见男女间的分工各不相同。随葬品有数量和品量上的不同,时间上越往后差别越显著,有的随葬品达80、90件以上,有的则什么都没。

  马家窑文化制陶业进步神速,做工更加精细。其造型特点是器型优美,最大直径处靠近陶器的肩部,其颈部较细,并多有一个反口。马家窑类型的陶器最为代表性的多用泥条一条一条盘筑而成形型,陶器色泽以橙黄色最美,器表经人工打磨非常细腻且有质感。马家窑文化彩陶随早晚时间的不同用色不同,早期为纯黑彩;中期以纯黑彩和黑、红二彩混合为主;晚期并用黑、红二彩。且其彩陶工艺开始使用慢轮修胚,采用转轮方便绘制多种纹饰,如同心圆纹、弦线纹、平行线纹饰。大量彩陶的生产,表明专门的制陶工匠师形成,制陶专业化的社会分工出现。马家窑特色在于彩陶的发达,在迄今发掘的所有彩陶文化中,马家窑文化彩陶占很高的比重,而且它拥有独特内彩和精美图案。从二十世纪世纪五十年代末开始,考古学家们利用新出土的材料去研究马家窑文化彩陶,这一举动备受学术界瞩目,从而成为史前文化研究中的亮点。

  二、马家窑文化的考古学研究历程

  马家窑文化的发现历史至今已有六十年了。解放前,老一辈考古学家夏鼐、斐文中、苏秉琦、黄文弼、郑振铎等,在恶劣的环境中,开始初步发掘工作。经过五十多年,马家窑文化考古发掘和研究调查取得了好的成绩。纵观其考古发展历程,大致分为三个时段:首先是发端期,时间划到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接下来是发展期,时间为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末;最后为繁荣及后续发展期,时间为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至今。主要划分依据从考古发掘于耕种层、平田整地层、历史层和文化层的土层断面先到后顺序展开,最为关键的是根据有关地层叠压关系、器物排队和碳-14年代测定结果划分的。

  (一)发端期,即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这一时期是马家窑发现和调查的草创阶段,也是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考古事业刚刚兴起的首要阶段,同时也是马家窑文化普查工作的开展期。甘肃省的考古工作主要是针对之前发掘的遗址和墓葬进行整理和清算,避免损坏和遗失。1923年,当时任北洋政府地质矿产顾问的安特生为寻找中国更早的文化,沿着黄河而上,终于落于临洮县马家窑村,在那发现了一种新文化,将其定名为马家窑文化。

  1956年至1958年,甘肃省文管会发动人力先后到渭水、西汉水、大夏河和洮河等流域以及兰州附近开展文物普查。同时, 黄河水库考古队甘肃分队由国家组织去刘家峡、八盘峡、盐锅峡等地开展考古活动。之后,1956年发表《刘家峡地区的考古调查》、1965年发表报告为《黄河上游盐锅峡与八盘峡考古调查记》。在1956年的时候考古学家安志敏去山丹四坝滩进行勘察,调查到四坝遗址中有甲、乙、丙三组类型文化遗存,属于马家窑文化的是甲类遗存,由此便将马家窑文化遗址的分布范围向西延伸到了河西走廊。所以说五十年代的工作主要是基本搞清了不同文化在甘肃境内的分布情况。到1960年,甘肃省博物馆告知马家窑文化遗址有157处。同时发现,马家窑文化主要分布在大夏河、洮河、庄浪河以及兰州附近黄河沿岸。在东部部分地区的仰韶文化遗址中发现混有轻微马家窑文化混杂成分,且勘察到西部地区的仰韶文化遗址中马家窑文化成分增加,随之纯正的马家窑文化出现。这说明,仰韶文化与马家窑文化是两个独立的文化系统。

  另外,在天水、渭源、临洮和永靖等遗址的调查中初步搞清了仰韶文化、马家窑、齐家文化的相对分布年代。在天水西山坪中,发现有一部分齐家文化的灰层迭压在仰韶文化的灰层之上。很少仰韶文化的尖底瓶被发现与齐家文化的墓葬填土中。由此推断计算出齐家文化一定晚于仰韶文化;在渭源寺坪遗址中,也有齐家文化迭压在仰韶文化之上,二者是相互共存的;在临洮瓦家坪遗址中,探查到地层迭压关系依次从前到后为仰韶文化、马家窑文化、齐家文化;在永靖刘未庄有纯粹的齐家文化的白灰面迭压在马家窑文化和齐家文化相互杂混地层面上的。这些发现,告知我们运用地层叠压关系去印证文化之间早晚是一种重要的方法,更不应该把几个文化之间的关系简单的分割开来探究。

  总的来说,五十年代的工作,多限于面上的调查采集整理和相关报告的发表,再有就是根据地层叠压关系划分各文化相对年代。但较为正式的科学发掘还没有开始。

  (二)发展期,即二十世纪六十至七十年代末。这阶段甘肃地区的考古工作正式发起,现今出土的马家窑文化遗址有:1.1960年的临夏马家湾遗址,清理窑穴具体是5个,出土的生产生活工具达33件。2.1962年的武山石岭下遗址,发现一层更接近于庙底沟类型文化遗存的文化面貌。1976年首次提出“石岭下类型”文化。据此深入探究石下岭类型文化既具有仰韶文化庙地沟类型特征,又具有马家窑文化特征,因此被看作是仰韶文化发展为马家窑文化的过渡型。3.1963年的兰州青岗岔遗址,收获一座半山类型的房子,房屋平面为长方形,门朝东,室内有灶,房屋附近有储存物品的窖穴和陶窖。1966年的兰州王保保城址,清理出一座马家窑类型墓葬。由以上两处遗址发现马家窑和半山都有住地和葬地。4.1974至1975年,发掘永登蒋家坪遗址,期间发现土铜刀一件和马厂类型的灰层与马家窑类型地层迭压关系,又一次证明了二者的相对年代,并提出蒋家坪下层代表马家窑类型的早期阶段。5.1975年的景泰张家台遗址,收获22座半山类型墓葬,其中有11座是石棺墓,这是西北新石器时代墓葬中实属罕见,价值高。6.1977年秋发掘的兰州土谷台遗址,共清理墓葬84座,出土各类器物与装饰品1615件。兰州市文化馆就其墓葬形制、葬俗和器形做了详细对比研究。7.1977到1978年,东乡林家遗址被发掘,面积3000平方米左右,清理房屋遗迹27处、制作陶器的窑址3处、灰坑有98个,出土各种文化遗物3000余件。现有铜刀一把和铜渣三块。经鉴定属于青铜,这是在马家窑文化遗址中第二次发现青铜器,第一次是在永登蒋家坪遗址中。

  以上陈述,除甘肃地区发掘的马家窑文化遗址外,其它还有兰州白道沟坪、焦家庄(沙井驿)、临洮寺洼山、广通自治县的半山遗址、青海民和的马厂塬遗址等。

  总之,在这一时期,对马家窑文化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不同地区不同类型墓葬遗址的发掘和遗址中实物资料及每一处遗址中区别于其他遗址的特殊之处的对比,另外根据墓葬地层叠压关系推出不同类型相对年代的先后顺序。

  繁荣期即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这一阶段中国马家窑的考古研究主要是以后续各组织的成立、宣传和鉴赏研究为主。重要成就有以下:2003年经省临洮县委,省政府批准,将临洮县马家窑文化研究会晋升为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2004年举办了“马家窑文化发现命名80周年纪念活动”,并成立了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彩陶博物馆。2005年12月举办“2005中国彩陶马家窑文化研讨会”。2006年,中央电视台播出了专题片《神秘的中国陶艺》,为全国各地的马家窑文化的人主要关心的问题。2007年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鉴藏委员会纳入。2009年9月,中共临洮县、临洮县人民政府和马家窑共同研究主办的首届“中国马家窑文化研讨会”,共同推动进一步的研究马家窑文化和沟通。2010年将马家窑遗址列入国家文物局“十二五”文物保护项目库。并在2012年正式获国家文物局立项。2014年,国内外专家学者齐聚甘肃临洮,在“2014中国·临洮马家窑文化国际学术论坛暨马家窑遗址发现九十周年纪念大会”上,就马家窑文化探究和文化遗产保护等内容进行了交流和学术研讨。之后,小到甘肃大到中国以及全人类对马家窑文化研究诸多方面进一步提升,促进马家窑文化考古研究的全面深化。

  马家窑文化考古学研究的热点问题及其价值

  (一)热点问题

  1.文化性质。早在1972年之前,考古学家安志敏就提出马家窑文化是从仰韶文化中衍生出来的一种新石器时代的地域性遗存,它因为自己本身的一些不同之处,可单独命名,称马家窑文化。从马家窑文化中可能演绎出来的半山和马厂文化,它们之间因为存在文化面貌上的差异,因此,半山马厂可暂称为类型。1981年,谢端琚不断地通过对庙底沟、石岭下、马家窑文化的地域分布分析和文化特征的研究,总结出石岭下类型继承于庙底沟类型,而且孕育产生了马家窑类型。另外,与之相关人员他们提出马家窑文化、半山、马厂三个类型的文化,可能是中原的仰韶文化在甘青一带的继续与发展,它们一起形成独有的仰韶文化。详细论述可以参见《甘肃省文物考古工作三十年》以及1982年的报告《略论甘肃仰韶文化的类属和社会性质》。

  2.马家窑文化的渊源。就这个问题过去有学者提出:它是从中亚、西亚等地,经美丽的新疆、甘肃长长的河西走廊传到中原地区的。到现在,经过许多的考古挖掘和详细研究可以肯定,包括整个仰韶文化在内的彩陶,都是独立发展与黄河流域形成的,马家窑文化则是继承仰韶文化之后慢慢向西延伸的。谢端琚按照大地湾收集的新材料,对马家窑文化的渊源提出了新一层的看法,详见1986年8月文物出版社发表的《马家窑文化渊源试探》。无疑,有关专家说其彩陶的源头是中原仰韶文化,并受它其影响,但它并不是都只受中原仰韶文化的影响。追究其源头还是在甘肃的地区,且很大一部分是源于渭河上游及其支流葫芦河等流域。准确的说马家窑文化能在中国彩陶艺术的巅峰站住脚,很大多原因是史前不同系统的多方文化因素的合力作用的结果。

  3.马家窑文化的研究去向。甘肃省马家窑文化研究会会长,王志安先生说,我们可以把马家窑文化作为一个世界品牌推出,向世界传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更要向全世界正式介绍正在崛起中的伟大中国。之后,会举行主题为“羌与马家窑”的全国性马家窑文化研讨大会,与此希望把马家窑文化的研究活动推向高端,成为组织性的世界性的研究课题。近来,一些资料显示,发现在美国印第安人居住过的地方有中国的甲骨文,这与我们对印第安人是中国古羌人的研究引向更深入,让马家窑研究活动为中华民族的伟大事业服务。再者,将在马家窑文化博物馆产业链的推广中提升研究会的学术层次与水平,将钻研珍藏和展示相结合,把研究成绩转化为经济成绩,把文化劣势转化为经济优势。

  (二)马家窑文化价值表现的三个方面。

  1.文化价值。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时代的缩影。马家窑文化彩陶是新时期时期华夏文明中的闪光点。它用毛笔绘制、以浅条为基础、用黑色作基调,创造多种绘画表现新形式,奠定了中国画发展的历史根本与更本方式。彩陶不仅是中国华夏文明的根,绘画的源,它还是恢宏史前“中国画”,它使史前文化走向顶峰。

  2.观赏价值。马家窑文明,产生在悠远的史前时代。它的图案题材丰硕,斑纹与构思精美灵妙,是史前任何一种远古文明所比不上的,它秀出古朴大器的艺术风格。它绘出神奇的植物图纹,展示出恢弘的歌舞,优美的形状,动感的姿态,构画生生不息的活力。引领彩陶艺术的走向高峰。而它的观赏价值更是任何古代艺术都不能替代的。越是久远越具有更高的价值。

  收藏价值。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彩陶虽然说不上都具有历史价值。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古人造就的彩陶都有它们的存在价值。历经几千年遗存下来也是值得我们去探究它的生存价值。在多数人眼里马家窑彩陶文化拥有其它远古陶无法相比的价值,尤其是它的内在潜力所存在的价值。社会的发展和人民生存程度的进步,共同带动了文化的发展。再有马家窑文化古陶是新时期时代晚期的,且占整个陶系的20%~50%,这让马家窑文化古彩陶的价值愈加抢眼,致使收藏队伍不断扩充,更多的人参与其中。

  四、马家窑文化考古学研究评述

  1949年,著名考古学家夏鼐提出“马家窑文化”的命名,奠定了马家窑文化在中国远古文化中的优越地位。之后,近五十年代的发掘与研究使马家窑文化在考古学上确定了自己的地位,但对马家窑文化在艺术、社会学等领域的独特内涵,长期以来很少有人专门研究,也没有一个专门研究机构。针对这种情况,一些机构纷纷成立,并开展有计划有目有规模的工作。

  在马家窑彩陶文化研究方面,首先,我们需要加强掌握基础信息,对每一件孤品进行登记,包括出土地、大概时代、文化类型、陶质、器型、纹饰、纹饰解读的详录,为研究者提供方便。然后,做对比性归类,发现内在规律,看反映什么。研究时要与当地的地理条件、自然资源、气候要素等紧密结合,进行与相邻地域其它文化作对比研究。最后,在研究中要避免犯常识性错误,在解读各类纹饰的含义时要有理有据的去论证,坚持科学严谨的学风,不能随意性发挥,以免误导他人。

  再者,我们要保护马家窑文化底蕴,让文化遗产融入当代生活,使人们能够增加他们的对话知识,历史文化,丰富心灵的智慧。而且文化遗产的保存可以是一个国家固有的历史记忆与城市文化结构,从而建立了不可替代的文化自信。

  此外,马家窑文化彩陶地位,在中国的历史上举足轻重。因为彩陶代表着中国渊源流长的历史文化,接触彩陶人们可以从中了解到中国原始社会到现代社会的变化与变迁。马家窑文化彩陶为我们阐释了最早的文字寓意、宗教崇拜、美学鉴赏、冶炼技术等诸多文明的雏形。彩陶艺术体现着原始及远古文化魅力。

  五、结语

  本文的探讨主要是基于现已掌握的材料,提出三大分期。进而,从马家窑文化各阶段发展的时代特点和社会研究现状上,结合性质,渊源和去向进一步研究,确切其价值和意义,及在今后的研究中需注意的问题。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