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文化历史论文 > 综合考古论文 > 考古类论文 关于小双桥遗址性质问题与陈隆文先生探讨

考古类论文 关于小双桥遗址性质问题与陈隆文先生探讨

2018-11-30 08:54:01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陈隆文先生所写的《小双桥遗址与商代庇都地望新论》一文中,指出小双桥遗址是商代前期祖乙所居的庇都都城遗址,并非是商代仲丁所迁敖都。本文在总结前人考古发掘资料和研究资料的基础上,就《小双桥遗址与商代庇都地望新论》一文中关于小双桥遗址的性质问题提出质疑,并且在认同郑州商城为毫都的基础上,从小双桥遗址的遗址地理位置、时间范围、规模大小以及与郑州商城的关系等多个方面论证,认为小双桥遗址应该是商代前期郑州商城时期的离宫别馆。

  关键词:小双桥遗址 郑州商城 庇都 隞都 离宫别馆

  近来有幸读到陈隆文先生所写的《小双桥遗址与商代庇都地望新论》一文(以下简称陈文),陈先生试图从考古资料和文献资料两方面来阐述位于郑州西北的小双桥商代遗址具有都城性质,并且认为其地理位置与文献记载中庇都地望是相符合的。笔者拜读之后,对陈文中的观点和论据产生几点质疑,在此提出,与陈先生商议和探讨。

  一 、关于小双桥遗址是否为都邑的问题

  小双桥遗址的地理位置位于河南省郑州市西北郊20公里处的石佛乡小双桥村西南部和岳冈与于庄村之间,三个村庄之间是一片河旁台地,小双桥正好位于这块河旁台地之上,遗址北部为索须河。20世纪90年代初,河南省文物考古所对小双桥遗址进行了考古勘探与发掘,发现有大量重要的遗迹和遗物,为商代早期的考古学研究提供大量实物资料。发现的重要遗迹有宫殿建筑基址、道路、灰坑、壕沟夯筑基址以及石柱础等,出土遗物有蚌器、海贝、金箔、卜骨、朱书文字、大型青铜建筑构件、青铜容器、玉石器、骨角器、原始瓷器等。小双桥遗址因其独特而重要地理位置以及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很快受到学术界的重视,首先以陈旭先生的仲丁敖都说为起点,展开了一系列对于小双桥遗址性质的讨论。

  那么小双桥遗址是否可以称得上是都邑性质呢?陈隆文先生明确指出小双桥遗址是具有都邑性质的,但《陈文》列出的论据前后矛盾,得出的结论很难让人信服。《陈文》认为“小双桥不是单纯的祭祀场所”“小双桥作为离宫别馆的可能性也不大”进而赞同“赞同陈旭先生的小双桥应为都邑的观点”且认为“小双桥遗址具有作为古代国家都邑的政治象征的大量宗庙遗迹”。本文从以上几个方面来进行具体论述。

  首先,陈先生认为,从小双桥遗址出土的考古资料来看,该遗址不应看成单纯的祭祀场所,这一点本文持赞同意见的。毕竟,相对完整并且集中的一处祭祀遗存“Ⅳ区祭祀场”也只有1500平方米,显然太小。然而,《陈文》举出的论据却并不能让人信服。《陈文》从发掘中发现大量的红烧土堆积、灰烬、铜器残片等方面,认为附近应该存在冶铜作坊遗址。依据小双桥遗址出土有完整的大型青铜建筑构件和青铜容器残片,把冶铜作坊和青铜器装饰品联系起来,认为小双桥是与都邑连在一起的王都,此结论让人费解。首先,根据考古调查和发掘资料来看,小双桥遗址并没有发现铸铜作坊。所发现的青铜建筑构件虽然十分重要,从其风格特征来看,应属二里冈上层时期的较晚时期——白家庄期,然而此时距离小双桥20公里外的郑州商城却处于繁盛时期,并且城内发现有大量的铸铜作坊和青铜器。再者,即使小双桥发现有青铜作坊,没有大规模的宫殿宗庙建筑基址、城墙壕沟等大型防御设施,也不能构成王都。本文认为,小双桥是郑州商城二里冈上层晚段的离宫别馆,这些青铜建筑构件正是此时运到小双桥,用于商王的离宫别馆的建造的。小双桥零星分布的八处夯土基址的规模较小,和离宫别馆性质相符。

  其次,《陈文》认为小双桥是离宫别馆的可能性也不大,未列出实质性的证据。只是举出了大量小双桥的祭祀遗存的例子来论述,让人读后觉得有些答非所问,反而觉得小双桥是一处祭祀场所,然而这正好和陈先生的上一个观点相互矛盾。例如,陈先生认为小双桥不是单纯的祭祀场所,然而在论述小双桥不是离宫别馆时却说“ 有如此众多的祭祀坑和动物骨头, 说明小双桥遗址的性质, 并非仅属单纯的离官别馆,应与祭祀、宗庙、王都遗址有密切关系”“象这样众多的祭祀坑并用大量黄牛作祭祀的现象在商代考古中实属罕见。祭祀是商王朝政治活动的大事之一。小双桥遗址有大量祭祀遗存的发现, 反映出该遗址是商王朝举行国家大事的活动场所。” 陈隆文:《小双桥遗址与商代庇都地望新论》,《江汉论坛》2007年第11期。

  同一篇文章,论述前后矛盾,结论令人怀疑。

  再次,陈先生赞同陈旭先生的小双桥应为都邑的观点,认为以小双桥遗址为中心地带的郑州市西北邙山,其周围居民点分布密集,然后根据这些居民点的分布与布局状况推断出, 小双桥商代遗址应为都邑无疑。我们认为人口密集之所必然经济发达,有大量的手工作坊和房屋等基础设施建设。然而发掘资料显示,“小双桥遗址中心区仅发现三处房址。例如Ⅳ区F1位于遗址的北部,被严重破坏,遗址平面为长方形。东西残长6米,南北残宽3米。”

  房址数量发现如此之少,也说明小双桥遗址的居民分布点并不像陈先生说的那么多,这和商代王都性质不符。

  最后,陈先生认为古代国家都邑的政治象征的重要标志应是宗庙遗址,小双桥具有作为古代都邑的政治象征的大量宗庙遗迹。《陈文》举出了几处夯土高台建筑的例子,以此来说明小双桥遗址高台建筑与宗庙建筑是有密切关系的。因为商人祖先是居于高台的,并进一步推断周勃墓实际上是一庙祭祀祖先所用的高台基址。然而发掘者认为”周勃墓应与小双桥遗址年代相近,长方形夯土台基正相当于建筑的基础,夯层、夯窝及夯土中包含物年代与此相吻合,土冢顶部的烧土正是高台建筑废弃后被火焚烧的产物, 倒塌的墙体形成了烧土中的夯土块和木骨泥墙的墙皮,未发现建筑材料的现象也正好符合商代宫殿建筑顶部覆盖柴草的实际情况……也就是说,这个夯土台基很可能是商王或高等级贵族为进行宗教礼仪活动而专门营建的祭坛。”

  本文认为,作为王都的宗庙遗址通常是建立在宫殿区内,而不是在高台上。比如洹北商城一号宫殿基址便是如此。这里的高台建筑只是一个祭坛,并不是为祭祖而建的宗庙遗址,按照其规模而言,也构不成宗庙。

  关于小双桥遗址是否为隞都的问题

  关于小双桥的地望问题,陈先生认为,小双桥遗址的地望与庇都地望相符合。但是笔者拜读之后发现陈文中的论据不够充足,仅仅运用了一些文献资料就匆匆下结论,未免有些太过武断了。

  陈先生在论述小双桥是庇都时,首先从文献方面否定了小双桥是隞都的可能性,本文对此是持肯定态度的。陈先生认为,郦道元所著的《水经注》比《括地志》、《荥泽县志》早,因而觉得比较可信,根据《水经注》记载,隞都是位于敖山之上, 并且认为,文献记载仲丁所迁的隞都城, 已被黄河蚀掉不复存在了。可是商代早期的小双桥遗址, 却并不在敖山, 而是在敖山的东南, 远离敖山 ,因此小双桥不会是敖都。《陈文》在此处的表述并不够严谨,只是片面的取用历史资料,视大量的学术观点学术资料与不顾,并因此推断得出隞都城被水冲不见的错误结论。

  关于仲丁迁隞,文献方面有大量记载。譬如《史记·殷本纪》曰: “帝仲丁迁于隞。”《古本竹书纪年》也有记载: “仲丁即位,元年自亳迁嚣。 ” 隞,嚣在古代音韵上是相通的。关于隞都的地望,文献记载有很多,今人认识也不同。第一种观点认为隞都位于敖山(敖仓),也就是陈文中采用的观点。此说认为隞都在河南省郑州市西北郊黄河岸边的敖山之上。根据《水经注·济水注》记载,济水向东流经过敖山的北部。秦代的时候曾经在这里设立粮仓,所以敖山也被称为敖仓城。

  先生都赞同这种观点。第二种观点是郑州商城说,认为古荥泽西南十七里很可能是东南之误。第三种观点是河北说。《帝王世纪》中认为仲丁自毫迁往的嚣地,正好位于河北地区。“第四种观点是小双桥说,以陈旭先生为代表,根据小双桥遗址的规模,时代,内涵等方面,认为小双桥遗址为隞都所在地。关于隞都的记载,有如此多的观点,陈文却片面的只取敖仓说,并主观臆断地认为敖仓被黄河所冲不复存在了未免有些极端或者片面,没有实事求是。

  本文认为,无论从地望、规模,内涵、时代等方面来讲小双桥都不会是隞都所在地。

  首先,从地理位置来看,小双桥遗址与文献记载傲都的具体位置不符。傲都的具体位置,文献记载中主要有两种说法。第一种观点认为在“敖山上”,《水经注》中是有相关记载的。“敖山”有人觉得是黄河南岸的邙山,也有人认为在黄河游览区附近。而小双桥遗址距离黄河游览区相差太远,不太可能。第二种观点是在“荣泽县西”或“西南”数里之地。如:《太平寰宇记》卷九郑州荣泽县条云:“敖仓城在县西十五里 。” 清乾隆《荣泽县志》卷二载:“赦山在县西南即敖地,仲丁迁都于此。”荣泽,就是现在的郑州郊区古荥镇。因此敖地在“荣泽县西”或“西南”数公里,就是距今古荥西或西南数公里。而小双桥遗址却位于古荣镇东南数公里之外,这与文献所记载的敖地的具体位置完全不同。

  其次,从小双桥遗址的使用年代和郑州商城的使用年代有很长一段时间内是相同的,这和文献记载商毫都和商隞都迁都的先后顺序相互矛盾。迄今为止,,尽管关于郑州商城的始建年代尚有争议,但是根据发掘资料,其在二里冈上层时期达到繁荣、在二里冈上层的偏晚阶段已经被废弃掉了这种观点是得到学术界共同认可的。根据小双桥遗址考古发掘材料显示,所发现的夯土建筑基址残迹和石质柱础以及灰坑壕沟等遗迹,都属于“二里冈上层时期”.此外,还出土了年代为二里冈上层时期的盆、豆、罄、缸等器物。最值得注意的是,还发现了二里冈上层时期风格的大型青铜建筑筑件。由此看来,尽管小双桥遗址的使用年代,其上限还不太清楚,可是其繁荣期也应该是二里冈上层时期。那么我们很容易就可以得出结论,郑州商城的繁荣期与小双桥遗址的繁荣期是相同的。若依郑州商城和小双桥遗址分别是毫都和隞都,那么郑州商城遗址的年代应该早于郑州商城,然而考古材料却表明郑州商城和小双桥的使用年代相同,显然这与历史事实不符。

  再次,从规模上来讲,小双桥遗址面积与都邑不符合 。根据小双桥遗址的调查发掘资料,河南省文物研究所郑州工作站1990年以小双桥遗址西部的“周勃墓”为中心进行调查,遗址的面积十五万平方米。1995年省考古研究所又一次对遗址及周围地区进行了调查,遗址的实际范围应为长一千八百米,宽八百米,总面积一百五十万平方米。1997年省文物考古所对其进行了第3次大面积的调查工作,遗址宽一千米, 长二千米以内,遗址总面积在一百五十万到二百万平方米。如果小双桥面积150万平方米的话,与郑州商城的25平方公里以及安阳殷墟的30平方公里以上相比较,假如郑州商城是毫都,小双桥遗址为隞都,同为商朝都城,规模相差如此之大,实在无法让人信服。

  最后,郑州商城与小双桥遗址两者迁都距离太近,与常规迁都距离不符。相对于商朝的其他几次迁都,每次距离都在100公里以上。例如,河亶甲迁相,二者相距210公里,祖乙迁邢,相距130公里,南庚迁奄,相距220公里,盘庚迁殷,相距300公里。由此看来商朝的其他几次迁都距离都比较远。假如说在同一时代,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在距离都城(郑州商城)西北只有20公里里的地方另设新都,都是不可能的,也是完全没必要的。至于由于军事目的、政治因素导致的迁都,旧新都之间的距离更不可能如此之近了。虽然没有一个固定的标准,然而20公里的迁都距离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三 、关于小双桥是否为庇都的问题

  《陈文》认为,小双桥遗址和商代庇都地望相符合,通过文献资料和考古发现相结合,直接否定了庇都地望山东说的观点。并且认为邲、比、庇三字古音都是在质部,从音韵学方面来讲是可以相通假的。现在的郑州小双桥遗址, 正在古时邲地。接着从文献记载和历史地理志方面论述古邲地跟黄河关系密切,其地望和小双桥遗址相符合。

  根据文献记载,祖乙迁都地名的名称有邢、耿、庇三种说法。《史记殷本纪》认为“迁于邢”但是《书序》曰“迁于耿”,根据《竹书纪年》记载“居庇”。邢之地望,主要有两种说法,第一种是邢台说,《括地志》记载:“邢国故城在邢州外城内西南角。”《汉书地理志》襄国县条下班固自注曰“故邢国。”左传曰“邢国,在广平襄国县。”即邢国位于今河北邢台市。第二种观点是河南武陟温县说。《说文解字》中认为邢是周公子的封地,比较靠近河内怀。段玉裁认为现在的河南怀庆府武陟县距离西南十一里有故怀城。”王国维认为存在怀地邢丘,其地点在现在的河南省温县,“祖乙所迁,当即此地”。耿的地望,主要有山西河津说和山东定陶说。庇之地望,主要有三种观点,一种是山东费县说,另一种是山东泗水说,以及朝歌以北说。许多学术界的人都认为,耿、邢、庇是同一地方,并且庇、邢、耿三字古时相通,丁山先生对此有考证。然而对上述邢(庇、耿)之地望,大多数学者同意邢台说。并且根据考古调查、发掘资料来看,邢台已发现商周遗址二百余处,而且以邢台市及其周围地区最为集中,文化遗迹和遗物也最为丰富。市西的曹演庄遗址唐文明:《 邢台曹演庄遗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58年地4期。

  面积大,发现有大量陶器、铜礼器、骨器以及兵器等,其早期地层应为商代前期晚段,和祖乙迁邢的基本年代符合。因此,无论哪种说法,祖乙所迁之庇都的地望都和小双桥不相符合。

  四、小双桥遗址应是郑州商城时期的一处离宫别馆

  关于小双桥遗址的性质,本文认为,从遗址的规模大小、文化内涵特征、地理环境以及与郑州商城的关系等方面来看, 小双桥应该是郑州商城同时期的一处离宫别馆。

  首先,从规模上来讲,小双桥遗址总面积150万平方米,远远小于郑州商城和殷墟的都城规模,但是作为离宫别馆就相当合适了。离宫别馆不同于国家都城,其为专供商王游玩和狩猎的场所,因此不会有大量的普通臣民在这里生活。然而都城是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居住着大量的普通居民。离宫别馆的宫殿建筑规模较小,数量少,无大型防御设施。都城遗址在规模上显得十分宏伟壮大,有着像殷墟一般的有明确功能分区的宫殿建筑群,并且城墙和其他防御设施等都十分齐全。小双桥和郑州商城、偃师商城一样发现有宫殿建筑遗存,但是根据发掘资料显示,小双桥遗址仅发现小范围的夯土建筑基址,并且这些建筑基址大多夯筑的不够结实,像Ⅳ区的一号宫殿基址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郑州小双桥1990-2000年考古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2000年。

  多次废弃又多次营建,这样一个长50米以上的基址称之为大型宫殿基址似乎并不太妥。并且,小双桥也没无城墙等大型防御设施,只有少量的夯土建筑基址和与王室活动有关的少量青铜建筑构件,如果将其当作一处暂时居住的离宫别馆,应该就更加合适了。

  其次,从郑州商城与小双桥的关系来看,两者关系密切,小双桥是都城之外的一处王室娱乐狩猎之地。郑州商城位于小双桥商代遗址东南,两者相距只有二十多公里。因此, 在确定小双桥商代遗址的性质时就应该更加全面考虑其与郑州商城的关系。只有这样 ,才能得出符合实际情况的结论。在相对年代方面 , 郑州商城的始建年代虽然还存在不同的看法, 但是对于其繁荣于二里冈上层一期, 衰落或废弃于二里冈上层二期的看法则已被学术界所公认。不难发现 ,郑州商城与小双桥遗址在相对年代上存在着相同时期 ,即二里冈上层一期偏晚至二里冈上层二期偏早阶段。兴废关系方面 ,二里冈上层一期之时,郑州商城正处在繁荣的都邑时期,而小双桥商代遗址在这一时期晚段仅仅有少量的祭祀坑灰坑和少量几座夯土台基 ,正好和离宫别馆的性质吻合。到二里冈上层二期 ,郑州商城的城墙被商代墓葬、壕沟等遗存所叠压或打破 ,城内手工作坊和宫殿建筑大都被破坏或废弃。同时,小双桥商代遗址也是祭祀坑、壕沟打破夯土建筑基址,失去居住条件 。因此,小双桥商代遗址和郑州商城在时间上相互一致,两者同时衰落也更加说明小双桥是郑州商城的一部分,很可能就是郑州商城繁荣时期的离宫别馆。

  再次,小双桥有着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是一处商王理想的游玩和狩猎的场所。根据卜辞记载,商王时常外出在自己专门的狩猎区打猎、游玩。据说商王朝后期的田猎区,处在太行山沁水与黄河之间,并以河南沁阳为中心。沁阳距殷墟有百里之遥。因此为了商王的便利,肯定会在田猎区设立离宫别馆。由此推断,商朝前期很可能也建有田猎区。而小双桥遗址一带,自然环境优美,附近有邙山横亘,濒临索须河和古济水,不仅能够狩猎,而且可以垂钓,是一个理想的游玩狩猎之所。并且根据考古资料显示,小双桥遗址发现有大量的动物遗骨,这很可能就是商王狩猎时留下的。

  综上所述,小双桥遗址无论从大型宫殿基址的规模大小,与郑州商城的关系方面看,都不太可能是都城地望所在。不管从文化内涵,自然条件以及与郑州商城的距离分析,小双桥很可能就是郑州商城之外的离宫别馆。

  五、小结

  阅读陈文,我们能够学到一些知识,然而通过对陈文认真分析,我们发现陈文中主要有以下几种错误。首先是对小双桥遗址最新的发掘和研究资料不够了解,不能够实事求是地看问题,以至于片面地取用学术界的研究观点,进而主管臆断地下结论。例如小双桥遗址从规模上来讲,无论和郑州商城还是殷墟这种都城性质的遗址相比较都相差悬殊,然而陈文中却由小双桥发现的少量的青铜建筑构件和青铜器残片推断这里是和都邑连在一起的;通过片面的理解文献记载的隞都,就得出隞都已经被水冲刷不存在的结论。其次,陈文论证不够严谨,没有正确的运用基础材料。例如论证小双桥不是祭祀场所时用一些小双桥有青铜器的材料,论证小双桥不是离宫别馆时却又运用了大量小双桥祭祀遗存的材料,答非所问而且前后矛盾。再次,由于对 考古资料掌握不足,陈先生在论证小双桥是庇都时,只是运用了大量的文献资料和地理志的相关资料,运用最新的考古资料较少,因而得出的结论也并无实物资料的证实。

  任何理论观点都需要大量实物证据的支撑,任何学术理论的发展都离不开学术界不同观点之间的交流和探讨。通过对小双桥遗址的规模,文化遗存的内涵,与郑州商城的相对早晚关系对比以及文献资料等方面的研究,我们不难发现,小双桥遗址郑州商城同时期的一处商代前期商王狩猎游玩的离宫别馆,而非是陈先生所言之庇都地望。庇都地望目前既无考古资料的发现,也无明确可信的相关文献资料,因此小双桥遗址为商代庇都的观点目前并不可取。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