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自然科学论文 > 地理学论文 > 地理空间学论文 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结构及地理空间分布特征研究

地理空间学论文 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结构及地理空间分布特征研究

2018-12-12 09:50:58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一、引言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定义:非物质文化遗产(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指被各群体、团体、有时是个人,视为其文化遗产的各种实践、表演、表现形式、知识体系和技能及其有关的工具、实物、工艺品和文化场所。非物质文化遗产是特定社会发展历史的产物,更多的和某一群体、团体的生产、生活相互联系,而非物质文化遗产所依赖的这种生产、生活由于地域、地理条件的不同而有所差异。

  学者们基于概念、价值属性、类型特征等基本认知,从保护和利用两个角度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展开研究,在保护中利用,在利用中保护是其研究的基本出发点。国内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主要围绕四个方面:第一方面,具体分析区域性非遗的保护与传承,主要侧重于具体民族、区域、地方、技艺等保护与传承研究,如2012年体育科学中白晋湘发表的《少数民族聚居区传统体育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社会建构研究—以湘西大兴寨苗族抢狮习俗为例》。第二方面,研究新方法、总结新知识融入到非遗保护与传承中,如湖南湘潭大学体育教学部的王卓2013年7月20日在上海体育学院学报中发布的《公益诉讼: 传统体育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律保护的新思路》一文,把公益诉讼融入到传统体育的法律保护中,有助于维护正宗的传统体育不被外来文化的侵害,也保护了传承人的利益和积极性。第三方面,积累保护与传承的成功经验,对出现的问题进行总结反思,如郭禾2011年在中国人民大学学报发表的《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私权保护模式的质疑》一文,作者对非遗的私权保护模式产生质疑,利用形而上学的哲学观和法学逻辑提出新观点。第四方面,保护方法的探究,政府的保护、民众自主发起的保护、旅游发展与非遗的融合等研究,如梁保尔、马波2008年4月发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旅游资源研究—概念、分类、保护、利用》。

  重庆市在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方面的研究发展十分积极,到目前为止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申遗项目是在2005年正式开始实施的,至2015年年底已经成功申报了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重庆在2012年12月1日正式实施《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条例》,重庆市文化委员会在全市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发掘了川江号子、傩戏、龙舞、漆器、蜀绣等一批具有珍贵历史文化价值又濒临失传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总共总结了10种类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分别为传统技艺、传统音乐、民间文学、传统舞蹈、传统美术、传统戏剧、曲艺、传统医药、传统体育、民俗类。根据《非物质文化遗产条例》设定的市级非遗项目、项目保护单位、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等规定,重庆市文化委员会成立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库,完善了项目评审机制,加强对国家、市、区县三级代表性项目的申报、评审,形成三级保护名录体系。

  重庆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现在面临的问题:一是部分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挖掘不够充分,大多数地方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研究投入是不够的,并且没有发掘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真正内涵;二是重庆市高等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数量极少,重庆部分区县在前期对于非遗的挖掘还是热情高涨,十分积极,但是在后期的研究和分析并没有对非遗进行深层次的剖析;三是由于资金投入不足,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在传承的过程中出现断层,有的项目甚至已经失传。本文对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等级结构、类型结构和空间结构特点等进行分析研究,主要是为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更深层次的挖掘、等级晋升和合理保护利用提供参考。

  数据来源与研究方法

  1、 数据来源

  本文的数据主要来源于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网、重庆市文化委员会、重庆市文化艺术信息网、世界非遗网、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网、中国政府网、重庆市人民政府政务门户网、重庆市地理信息网、中国知网、重庆文理学院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等文化类网站。

  2、研究方法

  为了对不同类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集中程度进行分析,本文为了利于研究,将对不同类型和不同等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赋值,利用区位熵便于分析的优势对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空间分布特征进行量化分析。具体的计算公式为:

  式子中:x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类型;y为地区样本;为y地区x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区位熵;为y地区x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得分值;为y地区的各种类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得分值;为全市x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得分值;为全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得分值。

  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等级、类型结构分析

  非物质文化遗产等级结构特征

  按照国务院2005年发布的18号文件《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可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申报是有一定的标准和流程的。按照中国行政区域划分,这里将非物质文化遗产划分为5个级别,包括国际级、国家级、省级、市级与县级名录;省级又分扩展目录和正式目录。扩展名录是某个项目在第1批或者第2批已经申报成功为国家级非遗名录中的项目,但是是以A地为申报保护单位的,在第3批名录申报时,B地同样申报,只能以扩展保护单位的形式将B地申报的项目作为扩展名录项目。比如剪纸项目很多地区都有的,有的保护单位就是扩展进来的。重庆市无国际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并且重庆为直辖市,市级与省级是相对应的,本文只对国家级、市级和区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分进行讨论分析。

  截止2015年12月,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共2284项,其中国家级代表名录44项,比重为1.93%;市级代表名录388项,比重为16.99%;区县级代表名录1852项,比重为81.09%,重庆市市级及以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占比仅为18.92%,数量太少。重庆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等级分布呈现“金字塔”结构。

  表1 各省市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数量统计表

  省市数量/项比例/%省市数量/项比例/%省市数量/项比例/%湖北省1736.88海南省281.11江西省702.78山东省1736.88山西省1335.29浙江省672.66辽宁省672.66四川省1395.52广东省1114.41黑龙江省331.31陕西省783.10云南省1014.01吉林省371.47贵州省1124.45福建省1244.93甘肃省612.42安徽省883.50内蒙古自治区572.27青海省732.90重庆市441.75西藏自治区572.27河南省732.90北京市501.99新疆维吾尔自治区652.58江苏省1275.05上海市331.31宁夏回族自治区180.72河北省1485.88天津市220.87澳门特别行政区80.32湖南省843.34广西壮族自治区522.07香港特别行政区100.40台湾省-- 全国目前4个直辖市、23个省、5个自治区、2个特别行政区,即有34个省级行政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平均值为2.94%,重庆市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仅占全国总量的1.75%,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重庆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等级结构存在严重的不平衡状态,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数量极少,县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数量极多,县级数量是国家级数量的40倍多。等级与非遗的数量呈负相关,即随着级别的提高其数量减少,这种趋势有利于低一级的项目成功向高一级的项目晋升,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重庆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等级结构会呈现出随级别的提高其数量减少的趋势。

  非物质文化遗产类型结构特征

  重庆市总共有10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平均值为10%。重庆市所有等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类别来看:“数量最多的是传统手工技艺项目,占总数量的28.24%,其次为传统音乐,占总数量的18.3%,民俗、传统舞蹈分别占总量的13%、10.25%。民间文学、传统美术、传统体育、曲艺、传统戏剧和医药数量少,分别占总量的8.54%、5.65%、4.60%、4.07%、3.37%和2.98%,其中这6项数量占重庆市总数量的29.21%,与传统技艺的数量不相上下,还不到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总量的三分之一。(见表2)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类型结构的特点是:以传统手工技艺和传统音乐项目为主,民俗、传统舞蹈项目为次,数量较少的是民间文学、传统美术、传统体育、曲艺、传统戏剧和医药6大类型。

  表2 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类型数量统计表

  类型国家级/项市级/项市级及以上合计/项市级及以上比例/%县级/项县级比例/%合计/项比例/%民间文学218204.631759.451958.54传统音乐18759321.5332517.5541818.30传统舞蹈3414410.1919010.2623410.25传统戏剧223255.79522.81773.37曲艺613194.40744.00934.07传统体育019194.40864.641054.60传统美术232347.87955.131295.65传统技艺812112929.8651627.8664528.24传统医药213153.47532.86682.98民俗133347.8726314.2029713.00合计/项44388432100.001852100.002284100.00

  按照表现形式来划分重庆市的市级及以上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技艺和传统音乐类非遗,分别有 129项、93项,占比为29.86%、21.53%;其次为传统舞蹈类项目占比为10.19%;传统美术、民俗、传统戏剧、民间文学、传统体育、传统医药和曲艺类项目较少,占比分别为7.87%、7.87%、5.79%、4.63%、4.40%、3.47%、4.40%(见图1)。

  图1市级及以上非物质文化遗产类型数量占比 图2 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数量占比

  重庆市的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按表现形式划分,传统技艺类非遗项目数量最多,占比为27.86%;其次为传统音乐、民俗、传统舞蹈类项目,占比为17.55%、14.20%、10.26%;民间文学、传统美术、传统体育、曲艺和传统戏剧、传统医药类项目较少,占比分布为9.45%、5.13%、4.64%、4.00%、2.81%、2.86%。(见图2)。

  由以上分析可知,当前重庆市市级及以上与县级文化遗产类型结构类似,无论高等级还是低等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数量差异都很大,挖掘和保护的难易程度都是相当的,我们可以对高等级与低等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采用相同的方法和思路进行研究和探讨。非遗类型具有以传统技艺和传统类音乐为主,传统舞蹈、民俗类项目为次,民间文学、传统美术、传统体育、传统戏剧、传统医药和曲艺类项目挖掘数量极少的结构特点。

  传统手工技艺是一种装饰美化生活用品、生活环境、生产工具的艺术,它在人们衣食住行和劳动生产活动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因此传统技艺的在数量是占优势的原因是和其他的项目比起来,人们能从传统技艺中获取较大的利益,而且它也能很快的在人们的生活中流行起来。旧时代的人们是没有现在的电视机和互联网的,民众最喜欢而且所花费的成本最低的娱乐项目便是音乐,因此传统音乐在数量上有一定的优势。民俗就是一种在人们生活中流行的习俗和风尚,每个地方的人民都会有自己的生活习俗,它是一种无形的、没有教条约束精神结晶,人们需要它,它也因人类聚居而产生。而民间文学、传统医药和曲艺类等项目都需要人们有一定的文化积累和艺术涵养,他对传承人的要求是什么的高的,然而有文化艺术涵养的人又是极少数,因此这几类项目的数量较少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但是项目本身的要求高只是一方面的原因,另外有可能是因为人们对于这几类项目的挖掘不够透彻,造成它们在数量上不及另外几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甚至是稀少。

  四、重庆非物质文化遗产空间分布特征分析

  1、重庆各区县非遗数量特征分析

  重庆市现有23个市辖区、11个县、4个自治县。该38个区县有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类型、数量分布不平衡(见表3)。38区县占比平均值应该是2.63%,大概分成5.26以上的、2.63-5.26、1.32-2.63、小于1.32。按这个标准把重庆38区县分成4个类进行归类分析。忠县、石柱土家族自治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数量占比均大于5.26%;北碚区、万州区、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梁平县、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奉节县、云阳县、江津区、渝中区、巫山县和丰都县等地占比位于2.63%-5.26%区间;其次是包含在1.32%-2.63%区间的涪陵区、黔江区、巴南区、荣昌区、九龙坡区、合川区、垫江县、铜梁区、大渡口区、大足区、璧山区、秀山、綦江区、南川区、城口县、武隆县、开县、渝北区、江北区、长寿区等地;余下的就是小于1.32%的永川区、潼南区、南岸区、巫溪县4个地区。

  表3 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区县数量统计表

  地区面积/万km2数量占比/%密度项/万km-2地区面积/万km2数量占比/%密度项/万km-2渝中区0.0024592.8626818.18江津区0.3216592.86184.38渝北区0.1452301.451357.47涪陵区0.2941542.62183.3江北区0.0221301.451357.47綦江区0.2747401.94145.67南岸区0.0265170.82620.44大足区0.1434442.09487.29九龙坡0.0432482.331111.11长寿区0.1421291.41204.95大渡口0.0103442.134271.84合川区0.2343472.28199.49巴南区0.1825522.52284.93永川区0.1579251.21158.63北碚区0.07551075.191417.22南川区0.2589381.84146.04沙坪坝0.0396---璧山区0.0925432.08471.49铜梁区0.1342472.28350.22潼南区0.1341221.07138.8荣昌区0.1077492.38454.12万州区0.34531034.99297.95黔江区0.2397542.62225.28巫山县0.2955572.76192.7城口县0.3289361.75109.56巫溪县0.401550.2412.41云阳县0.3634602.91165.11丰都县0.2899572.76196.82奉节县0.4087602.91146.81垫江县0.1517472.28309.62武隆县0.2872341.65118.38梁平县0.1888974.7513.23开县0.3964331.683.35忠县0.21871436.93654.76石柱0.30131446.98477.93彭水0.3903733.54187.04秀山0.245411.99167.35酉阳0.51731014.9195.24忠县、石柱土家族自治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数量极大,分别占全市的6.93%和6.98%,都是在平均值的两倍以上。巫溪的数量极少,仅占全市的0.24%,最大数与最小数之间的差距达30倍之多。国家为保护好“世界上最大的江中盆景”——江中石宝寨这一世界级珍贵文物,投资了大量的人力财力,忠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也因此而得到重视。巫溪县位于重庆市东北部,处大巴山东段南麓,是典型的山区农业县;巫溪在交通和经济发展方面十分的不发达,也不是旅游发展地区,因此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投入方面相对来说就会特别少。

  重庆各区县非遗密度特征分析

  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平均密度值为249.77项/万km-2,约250项/万km-2。从区域的角度分析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密度,不同区域的密度存在很大差异;根据各区县得出的密度,以平均数为基础,用平均值的倍数划分界限将密度分为5个层次,分成1-250;251-500,501-750;751-1000,1000以上。

  表4 等级密度空间数量分布表

  密度等级区县数量占比/%1-250巫溪县、开县、城口县、武隆县、潼南区、綦江区、南川区、奉节县、永川区、云阳县、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涪陵区、江津区、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巫山县、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丰都县、合川区、长寿区和黔江区92544.86251-500巴南区、万州区、垫江县、铜梁区、荣昌区、璧山区、石柱土家族自治县和大足区52925.6501-750梁平县、南岸区和忠县25712.45751-1000--->1000九龙坡区、渝北区、江北区、北碚区、大渡口区和渝中区31815.41

  密度在1000以上的主要分布在九龙坡、渝北区等6个区,主要在主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总量占全市的15.41%;其次是梁平县、南岸区、忠县3个区,其非遗总量占全市的12.45%;巴南区等8个区县非物质文化遗产总量占比为25.6%;剩下的20个区县,巫溪、开县城口等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总量占比为44.86%。

  图3 重庆市各区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密度分布

  重庆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密度分布差异特别大,例如渝中区的非遗密度为26818.18项/万km-2,是平均密度的107倍,而密度最小的巫溪县仅有12.41项/万km-2,平均密度值是其20倍。造成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区域分布不均的原因较多,社会经济、自然地理都会对非遗的分布有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密度极大的地区主要是九龙坡、江北区、渝北、北碚区、大渡口区和渝中地区,属于重庆市“一圈两翼”发展战略的核心地区,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有着丰厚的文化基础,且接受外来文化的能力强,因此区域内项目最多,也最为集中。

  密度较大的地区主要分布在梁平县和忠县一带,这部分地区属于重庆市“一圈两翼”的渝东北翼,生态涵养发展区,也是三峡库区,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发展上借助了国家对三峡库区十分重视的优势,渝东北的文化资源十分丰富,但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发掘和发展还没有得到大的突破。

  荣昌区、大足区等地区属于重庆一小时经济圈内,在重庆的综合实力较强。自然资源较丰富但人均占有量相对较少,经济发展基础条件较好。其经济发达程度略低于重庆市主城区,但又高于重庆平均水平,在重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格局中处于“第二梯队”的地位,属于发达的重庆大都市区,因此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较为注重。

  3、重庆市各区县区位商分析

  以重庆市38 个区县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中观研究对象。由于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数据量大,数据难以统计,从上文非物质文化遗产类型结构特征分析总结得到当前重庆市市级及以上与县级文化遗产类型结构类似。因此本文取重庆市市级及以上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样本,对不同等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赋值: 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为 1,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赋值为 2,根据区位熵公式得到重庆市 10 种不同类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区位熵(如表4)。

  表4 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区位熵

  类型民间

  文学传统音乐传统舞蹈传统戏剧曲艺传统体育传统美术传统技艺民俗传统医药类型民间

  文学传统音乐传统舞蹈传统戏剧曲艺传统体育传统美术传统技艺民俗传统医药渝中区0.650.45-1.735.42-1.631.080.54.33秀山-1.260.764.85---0.384.2-江北区3.64-----6.830.76--酉阳2.141.231.782.85-1.34-0.450.82-沙坪坝----------彭水-1.831.9----0.710.881.9南岸区2.28-----2.841.421.753.79荣昌区--0.58-2.331.750.882.331.08-九龙坡4.55-1.93.03--1.420.471.75-大足区3.031.051.9--1.90.950.63--大渡口-0.7----3.791.26-5.06璧山区-1.391.26----1.9--渝北区-1.79-3.47-3.25-1.08--铜梁区-0.64.33----0.542-巴南区1.661.90.692.212.762.071.03--潼南区--7.58-------北碚区1.30.31.08--1.634.880.81--綦江区-3.230.765.9--1.631.684.2-永川区-------3.79--万州区-0.281.52-6.076.071.520.51--长寿区-1.79--4.33-1.631.08--开县2.28-1.9----2.37--涪陵区-1.57-----1.42-7.58梁平县-1.260.382.43-1.142.280.950.7-江津区--0.58--5.25-0.885.382.33垫江县-1.39----3.791.26--合川区2.020.930.84--0-1.691.56-忠县2.61.21.08---1.631.08--南川区-2.792.53-------丰都县2.020.460.84----1.264.67-城口县-1.051.9----1.9--奉节县-0.460.84-3.37--2.11-3.37黔江区1.41.93--1.75-0.881.082.33巫山县2.283.14-3.03------武隆县-1.570.95----1.9--巫溪县4.551.05----2.840.95--石柱2.81.291.75----0.582.15-云阳县-2.091.93.03---0.47--

  研究发现传统音乐、传统舞蹈、传统技艺和戏剧类型区位熵值各个区县间差异不显著,即上述 4 种类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空间上的分布呈现出相对均衡的布局,反映出重庆市各地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的差异形成了各具特色的统音乐、传统舞蹈、传统技艺和戏剧类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医药、曲艺、传统体育、民间文学、传统美术和民俗类型的区位熵差异十分显著,在空间上的分布呈现出集中的态势。

  图4 传统美术集聚化差异格局 图5 传统体育集聚化差异格局

  图6 传统医药集聚化差异格局 图7 民间文学集聚化差异格局

  图8 民俗集聚化差异格局 图9 曲艺区集聚化差异格局

  传统美术的分布呈现带状形式,分析发现此带状形式和长江的流势基本吻合(图4),传统美术往往是与诗文结合且钟情于山水,突出中国传统美术的独特意境。传统体育的分布则呈现出三点式(图5),传统体育主要分布在万州区和江津区,旧时代的传统体育主要是武术和杂技等对人的身体有一定要求的活动,它需要特定的传承人。传统体育在一个地区普遍流行,那说明这个地区的人一定非常热衷于体育锻炼,它受到广大民众喜爱,有着许多忠实的粉丝;传统医药高度集中在涪陵区(图6);民间文学的分布较为广泛,并且成片儿分布(图7),民间文学是口头传说的语辞艺术是较易创作和流传的,但又受到需要有文化和丰富经验的歌唱者、说故事者的局限;民俗类非物质文化高度集中在江津区和丰都县,并且以这两个地区为中心辐射到周边地区形成两条带状形式的分布,民俗类分布较广,民俗是一种民间文化,是民间流行的风尚和习俗,它和人们的生活是息息相关的,正所谓一方一俗,它是来源于民众又给予人民力量,人置身其间却不为其所累(图8);曲艺分布的地区极少,高度集中在万州区(图9),传统医药和曲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区位熵值小、数量少,传统医药和曲艺对传承人的要求是很高的,没有一定的文化基础和艺术涵养的人是很难理解和传承到他们的精华和灵魂,因此传统医药和曲艺分布的地区少也是容易理解的。

  重庆市非遗沿江空间分布

  从上游至下游长江流经的区县分别有江津、巴南区、大渡口区、重庆主城区、长寿区、涪陵区、丰都、忠县、万州、云阳、奉节和巫山。嘉陵江流经合川、北碚区,于渝北区汇入长江。乌江流经涪陵、武隆、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沿河土家族自治县、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等。

  长江沿岸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总数为20项,占比为45.45%;市级非遗数量为169项,占比为43.56%;县级非遗数量为728,占比为44.64%;长江沿岸的非遗总数为917项,占比为44.45%。嘉陵江沿岸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总数为1项,占比为2.27%;市级非遗数量为38项,占比为9.79%;县级非遗数量为209,占比为12.81%;嘉陵江沿岸的非遗总数为248项,占比为12.02%。乌江沿岸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总数为6项,占比为13.64%;市级非遗数量为61项,占比为15.72%;县级非遗数量为262,占比为16.06%;乌江沿岸的非遗总数为329项,占比为15.95%。(见表6)

  表6 重庆市沿江非物质文化遗产统计表

  流域国家级市级县级总数数量/项占比/%数量/项占比/%数量/项占比/%数量/项占比/%长江2045.4516943.5672844.6491744.45嘉陵江12.27389.7920912.8124812.02乌江613.646115.7226216.0632915.95合计2761.3626869.07119973.51149472.42统计分析得出长江沿岸分布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比嘉陵江和乌江沿岸分布的数量总和都要多。长江是中国文化的发源地,旧社会相隔很远的两个地区的联系基本都是依靠水运,水可以说是生命之源,因此长江河流沿岸分布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数量较多。文化往往是依据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产生,人又是依靠地理环境而生,非物质文化遗产与自然环境之间的关系是密不可分的,也因为不同的人群而产生变化。嘉陵江和乌江等河流是长江的分支,乌江流域居住有汉、彝、苗、布依、回等少数民族,少数民族汇聚的地方,文化丰富多彩,较少受到外来文化的入侵,文化保存较为完整。

  四、结论

  1、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等级结构具有区县级的数量多,市级、国家级非遗项目相比较少,即高等级与低等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数量差异大的特征,这对将来非遗项目的级别提升会产生一定影响。

  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种类齐全,以传统技艺和传统类音乐为主为主,传统舞蹈、民俗类项目为次,民间文学、传统美术、传统体育、传统戏剧、传统医药和曲艺类项目稀缺的结构特点。

  3、集中分布于长江两岸,长江流域是孕育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主要地理要素。地理环境决定着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而河流两岸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又与重庆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密切相关。这样就导致了重庆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聚集在长江的两岸,并且它的风格、内容、传承等都与长江密切关联。

  五、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发展

  1、低等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向高等级转化

  重庆市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挖掘方面是紧跟着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挖掘的步伐的。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缺的不是量而是质,想要完成低等级向高等级非物质文化的转化就必须注重这个质的突破。在非遗的发掘中不能忽视其内涵,要注重实质意义。深度剖析低等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纵向和横向的发掘其意义和价值。

  2、充分挖掘稀缺项目

  民间文学、传统美术、传统体育、传统戏剧、传统医药和曲艺类项目稀缺,现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资金投入少,再加上传统医药和曲艺类等项目的从艺难度本来就比较大,这样就让非遗的挖掘困难重重。光靠一部分非遗专家的研究是不够的,一是需要提高民众自觉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积极性,让民众参与到这当中来;二是可以将非物质文化遗产和教学结合起来,让学生对于非物质文化更加的了解,增加学生们对非遗文化的兴趣。

  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旅游发展相结合

  旅游开发提供了资金保障,经费短缺、投入不足是当前重庆市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面临的主要困难。目前经费主要来自政府,可以通过科学的旅游开发,挖掘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化内涵,提供满足旅游者需求的旅游产品,利用旅游产业化的市场优势,获得经济收益,有效地解决保护经费短缺的问题。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