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医学论文 > 预防医学论文 > 预防医学论文 大学生健康素养影响因素的调查研究

预防医学论文 大学生健康素养影响因素的调查研究

2018-11-28 14:50:13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

  目的 探讨健康的生活质量对健康素养的影响。方法 采取简单随机抽样的方法,从南京医科大学、南京理工大学、南京师范大学三所本科院校中抽取共600名大学在校本科生作为调查对象进行健康素养调查。调查内容包括:个人的基本信息、有关健康素养方面的理论知识的了解情况、个人健康知识需求与获取途径。结果 约22.6%的大学生具备健康素养。基于人口学的特征,我们可以看出大学生健康素养的基本状况为:女生略微高于男生,医学类的学生高于文科类的学生,文科类的学生又比理工类的学生高。大三及以上的学生高于大一、大二的学生。选修过与健康有关选修课的学生普遍高于没选修过与健康相关选修课的学生。专业、性别以及年级是影响南京市大学生健康素养的关键因素(P<0.05 )。结论 重点对男生、非医学类学生、低年级学生进行有关健康素养的教育。同时采取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相结合的教育方式,定期监测大学生的健康素养水平,并在一定情况下进行干预。以让大学生群体的素养水平得到明显的提高。

  关键词:健康素养、大学生、目前状况、影响的因素

  1、引言

  随着健康知识的研究和政策措施的不断出现,健康素养变得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然而根据国内的相关调查,健康素养水平的现状并不乐观。中国第一次国家健康素养调查结果显示,15~25 岁年龄组人群中具备健康素养的只有总人群的6.3%,低于全国平均水平6.48%。大学生是一群高智商、高素质的人群,是国家未来的希望与寄托,他们的健康素养水平一直以来是国家和政府关注的重点。高健康素养可以提高大学生自我健康管理能力,引领大学生进行科学的学习和生活实践,并在实践的过程中培养健康意识、获得健康知识和健康技能,促进大学生拥有健康的行为和日常生活方式,而且在生活中,健康教育与健康促进是防治疾病最基本、有效和节省的方法。本文对与健康有关的问题进行了调查和研究,希望对提高大学生的健康素养水平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

  2、调查对象与内容

  2.1调查对象

  从南京理工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和南京医科大学在校大学生中随机抽取600名学生为本次调查的对象,调查对象的范围包括了高、低年级的文科类、理工类和医药类三大类专业的学生。

  2.2调查内容

  调查内容包括个人基本情况(性别、年龄、专业、年级、生源地、月生活费、父母文化程度、是否选修过健康选修课等)、有关健康素养方面的理论知识了解情况、个人健康知识需求与获取途径。

  我们参考了卫生部制订的《2009年中国公民健康素养调查问卷》并结合大学生的特点设计出《南京市大学生健康素养调查问卷》,对个人基本情况以及健康素养相关内容两个模块进行了一定程度的修改,并增加了大学生健康知识需求及获取途径方面的内容。该问卷的Cronbach’s α=0.848。

  2.2.1健康素养问卷评分标准

  单项题选择答案正确得1分,多选题选择正确选项达 60%以上得1分。调查对象所有问题回答正确率80%以上则视为具有健康素养。

  2.2.2调查方法

  所有调查对象使用统一的问卷,对被调查者进行必要的说明,在学校内部随机发放问卷,采用无记名方式进行填写,问卷进行当场回收保存。

  2.3质量控制

  正式调查前进行小规模预调查,合理安排调查时间,调整完善调查表,以保证此次调查的可行性。问卷采用匿名方式填写,确保调查问卷的真实性。调查员逐一回收问卷,并进行当场检查,看是否存在漏项和错误等问题,及时纠正,以保证问卷数据的完整性和可靠性。在数据录入完成之后,采用逻辑查错的方法,对数据再次进行核查,以保证录入数据的准确性。

  2.4统计学方法

  利用Microsoft Excel 2007进行数据库编制,录入调查结果,利用SPSS软件进行组间方差分析、t检验、简单相关分析以及线性回归分析。

  结果

  3.1大学生健康素养基本情况

  3.1.1问卷发放及回收情况

  发放问卷共计600份,回收问卷共计549份,剔除无效问卷之后有效问卷共计500份,回收率91.5%,有效率83.3%。见表1

  表1 问卷回收情况

  学校实发问卷回收问卷有效问卷回收率%有效率%南京医科大学200180 16990.0084.50南京师范大学20018718393.5091.50南京理工大学20018214891.0074.003.2调查样本特征

  本次调查的对象中,共有男生233人,占46.60%,女生267人,占53.40%;年龄为19.6±4.67岁;文/艺术专业共183人(36.60%),理工类专业共148人(29.60%),医药类专业共169人(33.80%);低年级(一、二年级)学生260人,占52%,高年级(三年级及以上)学生240人,占48%;被调查对象中,月生活费为1000元及以下的学生共288人,占57.60%,月生活费为1000元以上的人数共212人,占42.40%;生源地为农村的有268人(53.60%),生源地为乡镇的有125人(25.0%),生源地为城市的有107人(21.40%),另外还有父亲、母亲的文化程度以及是否选修过选修课的基本情况。500名调查者中具有健康素养的样本量为113人,占22.6%。人口学特征详见表2

  表2 样本基本资料统计

  基本资料分类选项频数百分比性别男2330.466女2670.534专业文/艺术类1830.366理工类1480.296医药类1690.338年级低年级(大一、大二)2600.520高年级(大三及以上)2400.480月生活费1000元以下2880.5761000元以上2120.424生源地农村2680.536乡镇1250.250城市1070.214父亲文化程度大专/本科及以上770.154高中/中专/职高1390.278初中2020.404小学及以下820.164母亲文化程度大专/本科及以上590.118高中/中专/职高1050.210初中1560.312小学及以下1800.360是否选修过健康选修课是2920.584否2080.4163.3基本信息与健康素养的关系

  3.3.1 性别、是否选修过健康课程、年级和生活费高低与健康素养之间的关联状况

  采用t检验分析结果显示性别、是否选修过健康课程、年级高低和生活费生活费与健康素养得分间的关联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女生的健康素养水平比男生高,选修过健康课程的学生比没有选修过相关课程的学生高,高年级学生的健康素养水平也高于低年级,生活费高的学生高于低生活费的学生的健康素养水平。见表3

  表3 性别、是否选修健康课程与健康素养得分情况分析

  n样本均数标准差tp性别男23316.771.831-2.2330.032女26716.971.757是否选修过健康选修课否

  是20816.691.663-1.9660.04829217.001.871年级

  低年级(大一、大二)

  高年级(大三及以上)

  生活费26016.391.8492.5450.04924016.941.628 1000元及以下28816.971.8592.8840.0371000元以上21216.761.6133.3.2健康素养与专业、年龄、户口所在地以及父母双方受到的教育程度之间的关系

  通过方差分析数据,我们可以看出健康素养与专业、年级、生活费、户口所在地以及父母双方受到的教育程度之间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其中,医学专业学生的健康素养水平相对于其他两个专业较高;来自于城市的学生的健康素养水平也高于乡镇、农村的学生;在父母受教育程度方面,父母受教育程度越高,学生自身的健康素养水平越高。详情见表4

  表4 专业、年级、生源地等与健康素养得分情况分析

  n均值标准差Fp专业11.004<0.001 理工14816.541.827文18316.671.751医药学16917.381.701生源地3.0330.027城市10716.651.505农村26816.931.861乡镇12516.951.766父亲教育程度3.1350.023初中20217.041.844大专/本科及以上7716.661.910高中/职高/中专13916.871.793小学及以下8216.671.516母亲教育程度2.5510.043初中15617.081.961大专/本科及以上5916.731.928高中/职高/中专10516.781.754小学及以下18016.791.605

  3.3.3 年龄与健康素养水平间的相关性分析

  采用简单相关分析来判断年龄与健康素养之间的相关性,结果显示年龄与健康素养之间的Pearson相关指数r是-0.440,P>0.05,相关系数假设检验结果表明无统计学意义。

  3.3.4 多元回归分析

  以健康素养得分为因变量,专业、年级、性别等变量为自变量,进行多元回归分析。将专业、年级、性别、月生活费、来自、父/母亲文化程度、是否选修过健康课程赋值。赋值情况见表5

  表5 多因素分析变量赋值情况

  变量赋值方法专业哑变量:专业1、专业2,以文/艺术类作为参照,专业1:理工类=1/非理工类=0;专业2:医药类=1/非医药类=0年级高年级=1,低年级=0性别女=1,男=0月生活费1000元以上=1,1000元及以下=0来自哑变量:来自1、来自2,以农村为参照,来自1:乡镇=1/非乡镇=0;来自2:城市=1/非城市=0父/母文化程度大专/本科及以上=1,高中/职高/中专=2,初中 =3,小学及以下=4是否选修过健康课程是=1,否=0 逐步回归方程的参数估计及假设检验结果显示:生源地为城市、性别为女性、高年级、医学专业、选修过健康课程、生活费富裕、父母文化程度高会促使健康素养水平提高。详见表6

  表6 逐步回归方程的参数估计及假设检验

  模型非标准化系数标准系数tSig.BStd.ErrorBeta(常量)14.8630.58825.271<0.001专业0.7750.2280.3172.651<0.001来自-0.3960.191-0.100-3.225<0.001性别0.4400.1900.1122.3170.021年级0.9810.5020.2732.3600.019生活费0.3120.3820.0862.8850.004父亲教育-0.4440.221-0.232-2.1490.032母亲教育-0.3050.214-0.173-3.552<0.001是否选修过健康选修课1.2000.1840.3162.5710.001

  讨论

  4.1大学生健康素养现状

  调查问卷结果分析可得约22.6%的大学生具备健康素养,性别、专业、年级、生源地的不同、生活费的高低、父母文化程度的差异以及是否选修过健康课程是影响大学生健康素养水平的因素,大学生年龄这一因素对健康素养影响不明显。这些类别中,女生、医药类、高年级且选修过健康课程的大学生的健康素养要高一点。

  4.2性别因素

  通过对不同性别进行t检验分析,可以发现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就健康素养水平得分,男生是低于女生的,这与徐日泉、王伟国[8]等研究结果类似。现实生活中女生在健康方面会基于一些原因而关注一些健康知识,对自己的身体健康做一些管理。例如女生生理期的时候会有一些健康问题需要面对,对食品安全问题会相比较于男生更为注意,女生对体重的增加减少会比较在意,那么就会主动地吸收一些对体重有益的食物,所以在营养科学方面,或多或少会了解到一部分。

  4.3专业、是否选修健康课程的因素

  由之前的数据可以看出专业还有是否选修过健康相关课程对大学生健康素养有很大的影响。相比较于文、理科专业,医学类大学生以及选修过健康相关课程的健康素养会很明显地高,这与王莹莹[9]等的研究结果一致。很明确,医学生在学校接触的知识大部分都是有关与健康方面的,所以理所应当的该类大学生的健康知识与理念会高于其他专业,并且由于平时知识的积累,他们的健康意识也会相应地提高,同时由于接触的医学方面的知识比较多,对相关疾病的预防保健措施以及健康技能会有所实践。选修过健康相关课程的大学生也会通过课程对健康知识有所了解,相应地也会在生活中有所实践。而非医学专业、未选修过健康课程的大学生则会因为平时对健康知识接触不多,导致素养低下。

  4.4年级因素

  研究结果显示,年级差异对健康素养水平有影响,同时用t检验方法可以证实。这一结果与李萍、田旭等研究结果相似。二年级、三年级在健康知识得分和总得分都比一年级的大学生高,大一的学生都是刚刚经历高考,他们起早贪黑的备战高考,导致睡眠时间不足等因素影响了健康素养水平。进入大学后,学校以及相关部门会对刚入学的大学生开展有关的健康素养的教育课程,对大学生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以及健康的生活方式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三年级的大学生在健康生活方式与行为得分上反而比二年级得分低,可能是临近毕业,三年级的大学生需要面临就业和考研的选择,压力增大、当事人的睡眠质量降低、锻炼减少等方面便影响了健康素养的水平。

  4.5生活费因素

  数据结果显示,生活费支出的差异对大学生健康素养得分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该研究结果与华娇[13]等研究结果一致,表明大学生健康素养受到经济因素的影响。而大学生的生活费则与其家庭环境密切相关,如果大学生的家庭收入不高,那么他们的生活费自然也就比较低,便会导致大学生对自己健康管理的意识减弱,同时为了节省生活费,对平时三餐的要求就会相应地降低,这就可能会导致身体所需营养摄取不足;由于生活费不充裕,会有学生做兼职赚取生活费的情况,这就有可能会导致自己睡眠不足等不良的生活行为,使健康素养水平降低,影响本身的健康

  4.6生源地因素

  生源地的差异与大学生健康素养得分之间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其中以城市为生源地的大学生与以农村为生源地的大学生的健康素养的差别最大,这可能与大学生的生活环境有关。由于在城市里,公民的生活条件相对较高,健康锻炼的基础设施多,相关卫生部门经常组织宣传活动,所以他们接触到的健康知识理念、健康技能教育就会相对较多,而这些情况在农村可能就会比较少见。

  4.7父母文化程度因素

  父母受教育水平与子女健康素养水平密切相关李永红[14]等研究也表明,父母的文化程度和家庭环境对子女的健康知识、技能、行为都有一定的影响。通过调查结果我们可以看出,文化水平为本科及以上的父母,他们的子女在健康素养的得分也是最高的。可看出,父母的文化程度可对大学生健康素养产生某些影响。这说明如果父母有较高的文化水平可能就会有较高的健康知识理念、良好健康生活行为、较完善的健康技能,对子女起到耳濡目染的作用,影响和促进子女对健康素养重要性的了解,培养出较好的生活习惯和行为。

  4.8建议

  4.8.1加强学校健康教育

  学校是进行大学生健康教育和促进健康的理想场所,通过学校健康教育可以使学生掌握系统全面的健康知识和理念,养成健康的生活方式和行为,掌握基本的健康技能,从而有效的提高大学生群体的健康素养水平。健康教育课是世界各国家学校健康教育信息传播的主要方法,学校以及相关部门可以通过开设健康教育课、举行辩论赛等可以激发学生兴趣的活动,提高学生的健康知识、行为和技能。学生会等以学生为主导的团体也可以在教学楼等学生聚集的地方投放健康标语之类的,最终达到促进大学生健康素养水平的目的。

  4.8.2运用传统的传播媒介进行健康教育

  现如今是一个信息化的社会,人们可以通过各种媒介得到与健康相关的信息,且随着健康教育的工作开展日益频繁,健康教育与各种传播媒介的联合己成必然的走势,而且能够使健康教育工作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国外在有关健康教育方式的数据显示,多媒体健康教育是一个事半功倍的教学方法,可增加健康素养水平较低者对健康素养知识的关注,与此同时,我国陈晖等研究数据显示,16.4%-51.8%的大学生从互联网获取健康素养信息、电视(15.4%~75.3%)、书籍杂志(13.4%~71.4%),学校健康教育课(11.2%~59.5%)、健康讲座(17.4%~36.8%),其中电脑和电视是大学生获取健康素养信息的主要途径之一有关大学应充分发挥大众媒体的优势,在学校官网上宣传有关健康的常识,分析大学生在现阶段可能会遇到健康问题给出能够被接受的健康解决方法;老师可以在教学过程中穿插健康教育宣传片;校园广播也可以在播音内容里插入健康小卫士专栏等等。通过这些传播方式大大的拓展了大学生对健康相关知识的获取途径,让他们在获取之后不断提高健康基本技能,改善不健康的行为及生活方式。

  4.8.3定期监测

  学校需要监测大学生的健康素养水平,了解大学生健康素养现阶段的水平并且需要公布大体的监测结果,并且要将个人结果反馈给本人,反馈信息中要包括存在的问题和薄弱环节,实施有效的干预工作。。

  5、结论

  通过我们对南京几所大学的在校大学生健康素养的现况调查,经过数据研究分析得到结论如下:

  5.1健康素养整体水平在大学生行列确实是偏低的,其中相较于健康知识与理念得分、健康机能得分,健康生活方式与行为得分着实偏低。

  5.2相对于理工科和师范专业,医学类专业的大学生健康素养较高,并且有性别、年级、专业是主要影响大学生健康素养的因素。

  5.3从增加学校健康教育课程、积极利用学校大众传播媒介设施对大学生进行健康教育、对在校大学生健康素养定期监测等方面对大学生健康素养水平进行干预促进。

  6、研究不足

  由于人力和物力限制,与其他进行该类健康素养水平调查的研究相比,本研究的样本量相对较小,难以全面、准确地反映南京市大学生的总体健康素养水平及其存在问题。并且由于调查途径单一,采用的抽样方法是整群随机抽样,主要在学生上大课、自习的时候进行问卷调查,导致调查样本的分布不够科学。为了使样本分布较均匀,调查者中期根据已有样本量特征对后面的调查对象进行有针对性的发放问卷,导致研究结果不是十分准确。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