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医学论文 > 儿科学论文 > 儿科医学论文 实习护生从事儿科护理意愿及其影响因素的调查分析

儿科医学论文 实习护生从事儿科护理意愿及其影响因素的调查分析

2018-12-15 14:49:19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 目的: 调查实习护生从事儿科护理的意愿,并分析其影响因素及相应的应对措施。方法: 采取简单随机抽样的方法,抽取武汉同济医院的190名学生作为研究对象,采用“实习护生儿科就业意愿调查表”进行调查。结果: 调查的190名实习护生中有42人(22.1%)愿意毕业后从事儿科护理工作。实习护生不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主要原因是工作压力大、福利待遇差、技术水平要求高及工作风险高。结论:实习护生毕业后从事儿科护理的意愿较低,通过加强护生就业引导,改善儿科护理人员经济待遇,提高其社会地位,加强儿科护理实践教学,从而提高护生从事儿科护理意愿。

  关键词 实习护生;儿科护理;就业意愿;影响因素

  绪 论

  1.1 研究的背景

  近年来,随着现代医学模式的转变,卫生体制的改革和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的思想观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自我保护意识不断增强,因此对护理质量和护理要求也提出了更高的标准[1],尤其在儿科临床护理工作中。目前国内大多数孩子都是独生子女[2],孩子生病后,护理人员始终都在“4 - 2 - 1”工程的严密监督下进行各种护理操作[3],护理纠纷时常发生; 同时,一部分家长的期望值过高,他们往往一时难以接受突发的病情变化及不良预后;同时,儿科患者周转快, 护理工作任务重、压力大,工作风险高,福利待遇差,技术水平要求高,社会认同度低,因此,很多实习护生毕业后不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使得儿科护理人员严重短缺,同时也增加了护理毕业生的就业压力。

                                      儿科医学论文

  1.2 研究的目的及意义

  本研究的目的是调查实习护生从事儿科护理的意愿及其影响因素,为儿科护理人才短缺的现状提供参考信息,为护生就业指导和儿科带教老师的教学改革提供依据,以利于提高护生儿科就业的意愿,促进儿科护理事业的发展。

  1.3 国内外研究的现状

  儿科护理一直是国内外护理研究的热点话题,也是我国护理中较为薄弱的环节。我国不仅儿科护理人员短缺,而且在学科发展上也与发达国家有着较大差距。从1999年开始,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就将儿科护患比调整为1∶4;从2000年开始,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州就要求病区的护患比为1∶4,直到2004年他们将模式调整为5 - 20模式,其最大特征是病区护士的数量是根据患者病情的严重程度和护士的等级决定的,这样就允许护士配置水平增加和根据患者病情严重程度对病区护士的数量进行调整,把护士人力配置的决定权重新交给病区管理者[4]。而目前我国护理人员主要是根据病床和护士的比例进行配置。2011 年12 月,由卫生部颁发的《中国护理事业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指出:从2011年到2015 年,三级综合医院、三级儿童专科医院护士总数与床位数之比不低于0.8∶1。但万兴丽等人在2013年的调查结果显示成都市儿科的平均床护比为1∶0.61,儿科普通病房床护比为1∶0.45,其中三级医院儿科普通病房床护比为1∶0.40,可见我国儿科护理人员绝对或相对不足[5]。

  材料和方法

  2.1 研究对象

  从2016年1月到2016年2月采取简单随机抽样的方法,选取武汉同济医院的190名实习护生作为研究对象。被调查者年龄在18—24岁之间,其中常住地在城镇的90人,常住地在农村的100人;男性14名,女性176名;本科117人,专科73人。

  2.2 研究方法

  2.2.1 研究工具

  参考“大学生就业观念和求职意向的调查表”,结合护理专业的特点,自行设计本研究的调查问卷,形成“实习护生儿科就业意愿调查表”,在正式调查前开展预调查,经测量本调查表具有较好的信度和效度,其Cronbach's α=0.971,效度系数为0.82。此调查表包括三个方面:护生的基本情况、职业选择、对儿科护理工作的看法及选择。护生的基本情况包括:性别、年龄、学历、常住地、是否为独生子女、家庭的经济情况、护理专业是否为第一志愿、是否有与儿童相处的经历、与儿童的关系、就读护理专业最主要的原因及对护理专业的喜欢程度等。护生的职业选择包括:择业方向;择业时的地域选择、择业时的单位选择;父母及亲友对护生从事护理工作的支持程度等。护生对儿科护理工作的看法及选择包括:对儿科护理工作认识的主要来源;认为自己能否胜任儿科护理工作;对目前中国儿科护理工作开展情况的认识;对中国儿科护理工作发展前景的认识;是否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原因;不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原因等。

  2.2.2 调查方法

  集中发放问卷,向他们说明本次调查的目的、要求和意义。调查问卷采用不记名的调查方式,调查问卷由被调查者自行、独立完成。共发放问卷200份,回收有效问卷190份,有效问卷回收率为95.0%。

  2.2.3 统计学分析的方法

  运用SPSS18.0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计数资料用X2检验,等级资料用Ma n n-W h it n e y U秩和检验,以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 果

  3.1调查对象基本情况

  采用简单随机抽样的方法,在武汉同济医院的实习护生中随机抽取200人发放问卷,有效问卷190份,有效回收率为95.0%。调查的190名护生中,42人(22.1%)愿意毕业后从事儿科护理工作,其中常住地在城镇的90人;常住地在农村的100人;男性14名,女性176名;本科117人,专科73人。调查对象基本情况见表3-1。

  常住地、学历、护理是否为第一志愿及与儿童的关系情况与护生是否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具有相关性。常住地在城镇的护生中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学生所占比例(28.6%)低于不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学生中常住地在城镇的护生比例(52.7%),差别有统计学意义(X2=7.642,P=0.006)。而常住地在农村的护生中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学生所占比例(71.4%)高于不愿意的学生(47.3%),差别有统计学意义(X2=7.642,P=0.006)。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学生中专科护生占59.5%,高于不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学生中专科护生比例32.4%,差别有统计学意义(X2=10.149,P=0.001)。而不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学生中本科护生占40.5%,低于不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学生中本科护生比例67.6%,差别有统计学意义(X2=10.149,P=0.001)。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学生中,第一志愿为护理专业的学生所占比例高,为66.7%,不愿意的学生中占45.3%,差别有统计学意义(X2=5.991,P=0.014)。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学生中,与儿童关系好的护理专业的学生所占比例更高,为66.7%,不愿意的学生中占39.2%,差别有统计学意义(Z=-3.149,P=0.002)。性别、独生子女与否、家庭经济情况及是否与儿童相处过与儿科护理就业意愿无关。结果见表3-2。

  表3-2 不同特征护生从事儿科护理意愿的比较 人(%)

  项目 人数 愿意 (%) 不愿意(%) X2/Z P

  性别

  女 176 38(90.5) 138(93.2) 0.367 0.545

  男 14 4(9. 5) 10 (6. 8)

  常住地

  城镇 90 12(28.6) 78(52.7) 7.642 0.006

  农村 100 30(71.4) 70(47.3)

  学历

  专科 73 25(59.5) 48(32.4) 10.149 0.001

  本科 117 17(40.5) 100(67.6)

  独生子女

  是 48 12(28.6) 36(24.3) 0.313 0.576

  否 142 30(71.4) 112(75.7)

  家庭收入

  好 19 3 (7.2) 16(10.8)

  一般 159 35(83.3) 124(83.8) -1.099 0.272

  差 12 4(9.5 ) 8 (5.4)

  护理专业为第一志愿

  是95 28(66.7) 67(45.3) 5.991 0.014

  否 95 14(33.3) 81(54.7)

  照顾过儿童

  是 145 34(80.9) 111 (75) 0.641 0.423

  否 45 8(19.1) 37(25)

  与儿童关系

  好 86 28(66.7)58(39.2) -3.149 0.002

  一般 104 14(33.3)90(60.8)

  3.2 职业选择与护生从事儿科护理意愿的关系

  择业方向与实习护生儿科就业的意愿具有相关性,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护生中有50%的学生打算长期从事护理工作,其余有改行倾向或考研的学生共占50%。而不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护生中,有28.4%的学生打算长期从事护理工作,其余有改行倾向或考研的学生共占71.6%,差别有统计学意义(X2=11.273,P=0.024)。就读护理专业最主要的原因与实习护生从事儿科护理的意愿无相关性(X2=7.266,P>0.05);择业时的地域选择与护生儿科就业的意愿无相关性(X2=6.857,P>0.05),择业时的单位选择与护生儿科就业的意愿无相关性(X2=0.669,P>0.05);。

  3.3 对儿科护理工作的认识与护生从事儿科护理意愿的关系

  调查对象对儿科护理工作的认识及来源,以通过学校相关课程及临床带教老师为主,分别占39.4%和35.3%。其次是亲身经历,占14.7%,结果见表3-4。

  表3-4 对儿科护理工作认识的主要来源

  项目 人数 百分率(%)

  学校相关课程 75 39.4

  临床带教老师 67 35.3

  讲座培训 4 2.1

  网络和媒体 6 3.2

  亲生经历 28 14.7

  同学之间的相互交流10 5.3

  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学生,42.8%的护生认为自己可以胜任儿科护理工作,52.4%的护生认为自己勉强可以胜任儿科护理工作;不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护生中,仅仅有10.8%的护生认为自己可以胜任儿科护理工作,认为自己勉强可以胜任儿科护理工作的护生占38.5%,而认为自己不能胜任儿科护理工作的护生占33.1%,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护生认为自己更能胜任儿科护理工作,差别有统计学意义(X2=37.834,P=0.000),结果见表3-5。

  表3-5 能否胜任儿科护理工作与儿科护理就业意愿的关系 人(%)

  项目 愿意(%) 不愿意(%) X2 P

  能否胜任儿科护理工作

  可以胜任 18(42.8) 16(10.8)

  勉强可以 22(52.4) 57(38.5) 37.834 0.000

  不可以胜任 0 ( 0 ) 49(33.1)

  不清楚 2 (4 .8) 26(17.6)

  经秩和检验,护生对目前我国儿科护理工作的开展情况的认识程度与护生从事儿科护理的意愿具有相关性,差别有统计学意义(Z=-3.479,P=0.001 )。护生对我国儿科护理发展前景的认识程度与护生从事儿科护理的意愿具有相关性,差别有统计学意义(Z=-3.812,P=0.000 ),结果见表3-6。

  表3-6 对儿科护理的现状及发展前景的认识与儿科就业意愿的关系 人(%)

  项目 愿意(%) 不愿意(%) Z P

  认为我国儿科护理工作

  开展的现状

  很好 6 (14.3) 2 (1. 4)

  好 16(38.1) 32(21.5)

  一般 12(28.6) 66(44.6) -3.479 0.001

  差 6 (14.3) 30(20.3)

  很差 2 (4. 8) 18(12.2)

  认为我国儿科护理

  发展前景

  很好 18(42.9) 20(13.5)

  好 14(33.3) 61(41.2)

  一般 8 (19.0) 38(25.7) -3.821 0.000

  差 1 (2. 4) 19(12.8)

  很差 1 (2. 4) 10 (6. 8)

  3.4 家庭情况与护生从事儿科护理意愿的关系

  经秩和检验,父母及其他亲友对从事护理工作的支持程度与护生从事儿科护理的意愿均无相关性(P>0.05),结果见表3-7。

  表3-7 家庭情况与儿科护理就业意愿的关系 人(%)

  项目 愿意(%) 不愿意(%) Z P

  父亲对从事护理的支持程度

  很小 0( 0 ) 0( 0 )

  小 0( 0 ) 6(4. 1)

  一般 22(52.4) 64(43.2) -0.082 0.935

  大 8(19.0) 38(25.7)

  很大 12(28.6) 40(27.0)

  母亲对从事护理的支持程度

  很小 2 (4.8) 2(1. 4)

  小 0 ( 0 ) 4(2. 7)

  一般 12(28.6) 56(37.8) -0.838 0.402

  大 14(33.3) 42(28.4)

  很大 14(33.3) 44(29.7)

  其他亲友对从事护理的支持程度

  很小 2 (4.8) 10(6. 8)

  小 2( 4.8) 10(6. 8)

  一般 21(50.0) 78(52.7) -0.403 0.687

  大 15(35.7) 27(18.2)

  很大 2 (4.8) 23(15.5)

  3.5 是否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原因

  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原因依次是:喜欢小孩(52.4%),就业压力大、儿科好就业(40.5%),热爱儿科护理工作(33.3%),儿科发展前景好(23.8%),福利待遇好(16.7%),容易晋升(11.9%),社会认同度高(7.1%)。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喜欢小孩,就业压力大、儿科好就业,热爱儿科护理工作。结果见表3-8。

  表3-8 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主要原因 (n=42)

  项目 人数 百分率(%)

  热爱儿科护理工作 14 33.3

  福利待遇好 7 16.7

  发展前景好 10 23.8

  容易晋升 5 11.9

  喜欢小孩 22 52.4

  社会认同度高 3 7.1

  就业压力大,儿科好就业 17 40.5

  其他 6 14.3

  不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原因依次是:工作压力大(47.2%),工作风险高(35.8%),福利待遇差(33.8%),技术水平要求高(33.8%),工作环境差,如环境嘈杂(20.9%),工作量大,繁琐 (12.1%),社会认同度低 (8.1%),晋升困难(3.4%),缺乏发展空间(2.7%)。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儿科工作压力大,工作风险高,福利待遇差,技术水平要求高。结果见表3-9。

  表3-9 不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主要原因 (n=148)

  项目 人数 百分率(%)

  工作压力大 70 47.2

  福利待遇差 50 33.8

  工作环境差,如环境嘈杂 31 20.9

  社会认同度低 12 8.1

  缺乏发展空间 4 2.7

  工作量大,繁琐 18 12.1

  技术水平要求高 50 33.8

  工作风险高 53 35.8

  晋升困难 5 3.4

  其他 3 2.0

  讨 论

  4.1 护生从事儿科护理意愿的分析

  调查结果表明,190名实习护生中仅有22.1%的实习护生毕业后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其中专科护生、常住地在农村的护生更愿意毕业后从事儿科护理工作(P<0.05),该结果与朱江、袁小玲报道的33.81%实习护生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较为接近[6]。这说明实习护生从事儿科护理的意愿整体较低。在我国儿科护士短缺的现状下,这种趋势也与社会对儿科护理人才的实际需求相冲突。

  4.2 护生职业认同感与护生从事儿科护理意愿的关系分析

  4.2.1 择业方向与护生从事儿科护理意愿的关系分析

  护生的职业认同感指护生在学习的过程中对护理工作的角色承认、接受程度的状态[7],在一定程度上,择业方向可以反映出护生对护理工作的一种主观认同感。此次调查发现,与不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护生相比,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护生中,打算长期从事护理工作的比例更高,而有改行倾向及考研的护生所占的比例较低,说明愿意长期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护生对儿科护理工作的主观认同感更高。因此,使护生对护理工作产生职业认同感,把护理工作作为择业的方向,以积极乐观的心态面对护理工作,应该可以提高实习护生从事儿科护理的意愿。

  学校教育对护生职业认同感的形成及发展会产生巨大的影响[8]。本次调查结果显示护生了解儿科相关知识的主要来源是通过学校的相关课程,因此学校的专业教师应着重培养护生良好的择业心态和职业认同感,从而提高护生从事儿科护理的意愿。张春梅,陈晶,朱慧芬的调查发现,36.2%的护士认为实习阶段是职业认同感发展的重要时期[9],此次调查中,35.3%的护生对儿科护理工作认识的主要来源是通过临床带教老师,因此在护生实习过程中临床带教老师要对护生进行正确引导,让他们渐渐感悟到生命的珍贵,产生职业责任感,不断提高职业认同感[10]。因此,有关部门应更加重视医学院校儿科护理相关课程体系的构建以及儿科实习实践工作的开展。

  4.2.2 与儿童的关系与护生从事儿科护理意愿的关系分析

  本次调查发现,与儿童关系好的护生更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可能与他们能够和儿童和睦相处,更愿意照顾儿童,可以体会到儿童及其家属的弱势和需求,因此能够激发其照顾、关爱儿童的爱心与责任心,并在照顾的过程中增加了自己胜任儿科护理工作的信心,体会到了自己的价值,增加了职业认同感有关。由此可见,亲身实践在护生职业认同感的形成过程中产生了巨大的作用。

  4.2.3 第一志愿是否选择护理专业与护生从事儿科护理意愿的关系分析

  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的护生中,第一志愿为护理专业的护生比例高于不愿意的护生比例,表明第一志愿为护理专业的学生在职业选择上对儿科护理工作更感兴趣。因为第一志愿为护理的学生,大多数认定自己将来会从事护理工作,因此,她们可能更容易接受儿科护理工作,对护理产生兴趣,进而在校期间可以积极的学习相关课程及毕业后更易从事护理工作。但值得注意的是, 毕业后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护生中, 有一部分护生的第一志愿并不是护理专业, 这可能与护生就业观念的逐渐成熟或者学校教育有关。

  4.2.4 护生对儿科护理前景的认知与从事儿科护理意愿的关系分析

  调查发现,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护生更看好中国儿科护理的发展前景,有些护生认为儿科护理是有前途的事业,发展前景广阔,这可能是实习护生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主要原因。但调查同样也发现,虽然有近59.5%护生对我国儿科护理发展前景持乐观态度,但其中仅仅28.3%护生选择从事儿科护理工作。这说明虽然护生对我国儿科护理发展的前景的认识方向正确,但是他们并没有忽略我国儿科护理人力资源管理体系不完善的现状,说明护生在就业时还是比较客观的。因此有关部门应不断地完善薪酬福利、学习培训、晋升、绩效考核等一系列护理人力资源管理体系,为护理人员提供更加切身的利益,相信应该会提高儿科护理工作对实习护生的吸引力。

  4.3 护生自身情况与从事儿科护理意愿的关系分析

  4.3.1 学历与护生从事儿科护理意愿的关系分析

  本次调查结果显示专科护生更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每个人都有找到一个理想、满意工作的完美心理[11],可能因为本科护生觉得自己在就业上较专科护生占优势,导致本科护生就业期望值更高[12],而专科护生就业信心较低,自己满意的医院难迸,又不想去基层医疗单位工作,因此专科护生从事儿科护理的意愿相对较高。也可能因为本科护生尚未意识到护士岗位已相对饱和和就业压力的严峻性,因此,提倡加强对本科护生的职业生涯规划方面的讲座、培训,使其认清就业形势,从而明确自己儿科护理的就业意愿。也可能因为部分本科护生因为高考时未达到其他专业分数线而被调剂到护理专业,本身对于护理专业并不感兴趣,因此希望在毕业时,通过考研等方式转行。

  4.3.2 常住地与护生从事儿科护理意愿的关系分析

  本次调查结果显示常住地在农村的护生更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原因可能是常住地在农村的护生更想提早经济独立,减轻家庭经济负担;也可能因为常住地在农村的护生比常住地在城镇的护生更有吃苦耐劳的精神,更愿意担当照顾儿童相对繁重的护理工作。因此,教师应加强护生的职业态度和专业思想教育,培养其吃苦耐劳的精神,增强其从事儿科护理事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13]。

  4.3.3 护生对自身能力的评估与从事儿科护理意愿的关系分析

  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护生中认为自己可以胜任儿科护理工作的比例更高,认为自己不能胜任儿科护理工作的比例更低,说明认为自己可以胜任儿科护理工作的护生儿科就业的意愿更高,并且说明他们对从事儿科护理工作应该具备的基本能力更有信心。护生的能力水平是其择业的的资本,同时也是确定择业方向的前提[14],所以护生所具有的能力水平必定会影响其从事儿科护理的意愿。由于儿科护理对象的特殊性,儿科护士不仅需要有丰富的专科知识和高超的操作技能,还要有很强的交流沟通能力,病情观察能力及较强的抗压能力。面对儿科护理工作对能力水平的高要求,一些护生由于缺乏相应的知识储备,对自己信心不足,担心自己不能胜任儿科护理工作,从而影响其从事儿科护理的意愿。说明护生明白掌握丰富的理论知识,积累一定的临床经验是胜任儿科护理工作的前提。因此要求护生要不断的通过理论与实践的学习提高自身素质,积累就业的资本,增强其职业竞争力,减轻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压力,从而提高护生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意愿。

  4.4 护生不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原因分析

  本次调查结果显示,有148(77.9%)名护生不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护生不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最重要的原因是工作压力大,由于儿科患儿的用药剂量与成人不同,一般按照他们的体重计算用药剂量,且在配药的过程中需要护理人员反复的核查;儿科疾病往往起病急,来势凶,病情变化快而复杂,因此在病情观察方面也对护士有了更高的要求。目前,国内大多数孩子为独生子女,孩子生病后家属过分担心、焦虑,他们对护理质量和护理要求有更高的标准,这无形之中也增加了护理人员的压力。因此老师应该着重培养护生儿科疾病相关知识及相应护理操作技能,同时也要培养他们的交流沟通能力,使护生在临床实习的过程中通过理论与实践的学习不断提高自身素质,减轻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压力,从而增加护生从事儿科护理的意愿。

  护生不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第二方面的原因是工作风险高,由于儿科护理对象的特殊性,儿科护理工作的风险相对较高[15],而护理风险主要体现在护理缺陷、事故及纠纷的发生率上。护士的素质、能力水平与护理缺陷、事故及纠纷的发生具有直接关系[16]。方琴,胡春莲的调查表明,人员培训可以逐渐提高护理人员的综合素质和护理人员的风险防范意识,从而提高护理质量。护士只有具备了扎实的理论知识和操作技能,高度的责任感,敏锐的观察力、判断力和快速的应变能力,才能确保护理的安全性。完善相关规章制度,制定工作标准和流程,建立三级质量控制体系可以有效地降低护理缺陷、事故及护理纠纷的发生率。

  护生不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第三方面的原因是福利待遇差。护生在择业时普遍考虑经济因素[17],对月薪的的期望值定位较高,而儿科的薪酬待遇相对较低。因此我国有关部门需要进一步的加强对儿科护理工作的政策支持,资金投入,提高儿科护理人员的薪酬待遇,从而提高护生从事儿科护理的意愿。

  护生不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第四方面的的原因是技术水平要求高;工作环境差;工作量大、繁琐 。由于儿童的血管细而小、易渗透,再加上儿童生性活泼好动,自控能力差,在治疗和护理的过程中,他们往往不配合,故在进行穿刺等操作时,成功率往往不高,因此要求儿科护理人员有更高的操作水平[18]。由于儿科患儿生活自理能力相对较差,所以儿科生活护理相对较多,给护生留下了在儿科工作辛苦的印象。因此,老师应重视引导护生对儿科护理的现况作客观的评价,加强护生职业道德教育,增强他们对儿科护理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同时也要着重培养他们的理论知识及相应的护理操作技能,使护生在临床实习的过程中可以更好的适应,不断增强他们的信心,从而提高护生从事儿科护理的意愿。

  影响护生从事儿科护理意愿的原因也包括社会认同度低,晋升困难,缺乏发展空间,所以要想吸引护生从事儿科护理工作,在提高儿科护理人员薪酬待遇、社会地位的同时,如果能完善聘任、晋升等一系列护理人力资源管理体系,为护理人员提供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应该会使儿科护理人员短缺的现状得到改善。

  结 论

  1.本次调查结果表明,实习护生从事儿科护理的意愿整体较低,护生不愿意从事儿科护理工作的原因依次为:工作压力大,工作风险高,福利待遇差,技术水平要求高,工作环境差,工作量大、繁琐,社会认同度低,晋升困难,缺乏发展空间。性别、独生子女与否、家庭经济情况,就读护理专业最主要的原因,择业时的地域选择及单位选择与护生儿科就业的意愿无相关性(P>0.05)。父母及其他亲友对护生从事护理工作的支持程度与护生从事儿科护理的意愿无相关性(P>0.05),说明护生儿科就业意愿的主要影响者是自己。学历,常住地,护理是否为第一志愿,与儿童的关系,护生的职业选择,对自身能力的评估,对儿科护理的认知均与护生从事儿科护理的意愿有关(P<0.05)。从上述的讨论分析可知,护生的职业选择,对自身能力的评估,对儿科护理的认知均与护理学校教育有关。与其他措施相比,从学校教育的角度对护生儿科就业意愿进行干预的可操作性强,更容易在短时间内发挥作用,因为学校教育实施的对象是特定的群体,他们的依从性及可塑性都较好。由此可见,学校教育对护生儿科就业意愿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