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医学论文 > 内科学论文 > 心血管内科论文 青海地区藏、汉族H型高血压患者CIMT、FMD、血浆Hcy临床分析

心血管内科论文 青海地区藏、汉族H型高血压患者CIMT、FMD、血浆Hcy临床分析

2018-12-18 14:31:45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

  目的:探讨青海地区藏、汉族H型高血压患者颈动脉内中膜厚度(CIMT)、血管内皮功能(FMD)、血浆同型半胱氨酸(Hcy)间的相互关系,通过比较所采集的藏、汉族H型高血压患者CIMT、FMD和Hcy水平,用统计学方法来比较相对应指标之间是否具有差异性及其相关性。

  方法:收集高血压病人共计131人,汉族85人,藏族46人。所入选病例均行颈动脉超声检查,测定CIMT值即在颈总动脉分叉处近端lcm测量CIMT值3次的平均值作为最终记录值。采用高分辨力超声检测血管内皮功能的方法,检测FMD。测定血浆Hcy水平时采用循环酶的方法(由同一人检测)。

  结果:(1)本次收集各组病例的年龄、病史、BPM、DPM、TC、TG、LDL、HDL均无统计学差异。(2)藏、汉族不同型高血压比较,CIMT均无显著性差异;汉族不同型高血压患者比较,血浆Hcy水平、FMD有显著性差异;藏族不同型高血压比较,血浆Hcy有显著性差异,与FMD 无统计学差异。(3)病史、CIMT、FMD、血浆Hcy藏、汉族同型高血压中无显著性差异。(4)汉族非H型高血压患者CIMT、FMD 、血浆Hcy与可能相关因素无相关;(5)藏、汉族H型高血压CIMT跟年龄、血浆Hcy呈正相关;与FMD呈负相关;与病史无相关;FMD与血浆Hcy、CIMT呈负相关,与病史均无相关,汉族H型高血压FMD 和年龄呈负相关;血浆Hcy与FMD呈负相关,与CIMT呈正相关,与年龄无相关;(6)藏族非H型高血压患者CIMT和病史、FMD、血浆Hcy相关,与其它指标均无相关。

  结论:(1)高Hcy血症是青海地区藏汉民族H型高血压的危险因素;(2)青海地区藏汉族H型高血压患者间CMT、FMD、血浆Hcy未见民族不同;(3)藏、汉族H型高血压患者血浆Hcy和FMD、CIMT均有关系,FMD相关因素有所不同。

  关键词:高血压,颈动脉内中膜厚度,血管内皮功能,血浆同型半胱氨酸

  第一章 引言

  目前原发性高血压(Essential hypertension,EH)已成为大家有目共睹的威胁人类身体健康的慢性疾病,同时也可以导致全身多种脏器损伤。目前我国EH己经超过了2亿人,约相当于世界此类疾病的1/5,高血压前期的患者也将近3.8亿人,顺其自然的成为我们国家致死率和致残率首位的疾病,严重影响着病人生活各方面的品质,甚至形成对家庭以及社会的不良后果。

  在我国中老年人中,大概有25%患有高血压,其中又有几乎50%的高血压患者合并有动脉粥样硬化(Atherosclerosis,AS)。1969年McCully 提出血浆同型半胱氨酸(homocysteine,Hcy)可能与AS有一定的关系,但是它的发病机制却很复杂。血浆Hcy可以引起内皮细胞受损,血管平滑肌细胞增殖,脂质过氧化和血液凝固性增高等,其与EH的发生、发展有密切关系。血管内皮作为人体内居于首位的内分泌和旁分泌器官,在体内起着重要的生理作用。高血压与血管内皮功能(Flow-mediated dilation,FMD)不全之间关系密切,因此FMD的好坏对高血压的预后有一定的预测价值。

  既往研究资料表明高血压是AS发生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危险成分,反过来讲,AS促使血管进一步狭窄紧接着继续引起血压升高。两者互相影响,加重各自的演变进程。颈动脉是AS最常累及的部位之一,而且是全身动脉粥样硬化的重要窗口。全身动脉粥样硬化的情况可由颈动脉粥样硬化(Carotid arteriosclerosis,CAS)的轻重直接反映[6]。高血压与AS之间能够相互影响,形成恶性循环,导致严重后果,这也使怎样能更加积极有效的防治高血压患者中AS的发生成为了世界范围的重点研究课题。目前已经认为高血压是AS高度相关的风险因素,并且关系非常密切。有资料明确提出CAS可以作为高血压病发生心血管风险分级的指标。彩色多普勒超声测量颈动脉内中膜厚度(carotid intima-media thickness,CIMT)可以为早期评估CAS提供理论支持。

  FMD不全跟高血压之间的关系目前尚不明确。在高血压患者动脉内注入一氧化氮合酶抑制剂可以引起血管收缩,且程度与正常人比较,是降低的,从这个结果可以推断出高血压患者的NO分泌是相对减少的。血压骤升时可引起FMD损伤,而研究表明有效地降压治疗能够使受损的FMD有所改善 。不管怎样,两者之间的相互影响是真实存在的。FMD目前用的较多的检查方法是采用高分辨力超声检测,测出血流介导的血管舒张功能,目前因其多种优点成为血管内皮功能测定的首要选择的方法,可早期监测内皮功能的变化 。

  Hcy是蛋氨酸和半胱氨酸代谢过程中产生的。近年来,经过大量的流调结果

  和临床病例的分析,可以认为Hcy是AS性心血管病的独立风险因子。研究证明高Hcy与CAS也有着紧密的联系。无独有偶,2011年美国心脏协会/美国脑卒中协会也明确将高Hcy作为脑卒中一级预防中潜在的可控制的风险因子。根据霍勇教授对我国六个城市流行病调查显示高血压人群中合并高Hcy血症的患者高达75%,这就更要引起重视,积极防治,防患未然。

  1990年开展的全国人口普查表明,藏族占青海全省人数的20.47%。在目前接诊的病人中,藏族高血压患者的比例在日益增加。因此,研究藏族高血压患者的发病及预后的相关因素是很有必要的,但是目前,对于藏族高血压患者研究资料相对较少,对于藏、汉族高血压患者CIMT、FMD与Hcy水平间是否具有差异性研究更少。本次研究旨在探讨藏族、汉族H型高血压患者间CIMT、FMD及Hcy水平间相关性,以及各指标在藏、汉族H型高血压中是否具有差异性,这样就有可能在汉族高血压患者相关研究的数据基础上,为藏族高血压患者的防治更多的提供一些理论基础。

  第二章 对象与方法

  2.1 研究对象

  采集2015年11月至2017年2月于青海大学附属医院心内科住院的EH病人(均为3级高血压),汉族高血压患者85例,男42人,女43人,平均年龄为54.27±9.74岁,藏族高血压患者46例,其中男27人,女19人,平均年龄52.75±12.11 岁。

  2.1.1入选标准

  高血压患者均符合2010年《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中高血压诊断标准(本次研究只选用3级高血压)。高血压分级:1级(收缩压140-159mmHg或舒张压90-99mmHg),2级(收缩压160-179mmHg或舒张压100-109mmHg), 3级(收缩压≥180mmHg或舒张压≥110mmHg)。

  2.1.2排除标准

  ①继发性高血压患者;②糖尿病、急性冠脉综合征、脑卒中病史;③严重肺、心、肝、肾及凝血异常者;④各种慢性炎症、免疫系统疾病、肿瘤等患者;⑤近2周口服叶酸、维生素B12, B6等药物的患者;⑥甲状腺功能异常者;⑦影响Hcy代谢的特殊生理状况:孕妇。

  2.1.3 分组

  根据民族分为藏、汉族组,每个民族又分为H型与非H型高血压组。本次研究经过排除最终收集汉族H型与非H型高血压分别为59人、26人,藏族H型与非H高血压分别32人、14人。

  2.2 研究方法

  2.2.1 一般资料的收集

  全部入选病例均登记姓名,性别,年龄、民族,既往史,测量血压等指标。

  2.2.2 颈动脉内膜中层厚度(CIMT)测定

  采用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查双侧CIMT。此数据的获得均由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超声科经验丰富的同一医师完成。记录检测数值,求3次测量值得平均值作为结果,以mm为单位。

  2.2.3 FMD

  2.2.4 血浆Hcy的测定

  2.2.5 其它资料测定

  2.3 统计学方法

  选择SPSS21.0统计软件处理收集的资料,计量资料用( )表示,显著性检验采用方差分析或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x2检验;采用Pearson相关分析。P<0. 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第三章 结果

  3.1 一般资料比较

  对收集的病例一般资料进行分析,表明各组间上述指标均无显著性差异(P<0.05)。各组性别经分析无显著性不同(P<0.05)。见表1。

  表1 一般资料比较( )

  指标 汉族高血压 藏族高血压

  非H型 H型 非H型 H型 F P

  年龄(岁) 55.24±10.35 55.24±10.35 51.43±12.76 52.88±11.13 1.51 0.22

  病史(年) 5.81±6.25 6.15±6.83 5.43±4.74 4.44±5.36 2.39 0.15

  BPM(mmHg) 128.25±10.04 130.45±13.24 128.14±12.36 131.76±11.65 0.79 0.27

  DPM(mmHg) 82.34±6.75 90.66±4.12 89.25±7.14 91.23±5.62 0.85 0.25

  TC(mmol/L) 4.62±1.24 4.79±0.98 4.60±1.64 4.26±1.24 1.22 0.31

  TG(mmol/L) 1.87±0.85 2.3±1.50 1.84±1.31 1.84±1.87 0.42 0.74

  LDL(mmol/L) 1.00±0.23 1.72±5.07 1.04±0.28 1.01±0.35 1.15 0.33

  HDL(mmol/L) 2.82±0.99 2.82±0.95 3.05±0.90 2.57±0.90 0.08 0.97

  3.2 各组间血浆Hcy、FMD、CIMT比较分析

  3.2.1 汉族不同型高血压患者CIMT比较

  汉族不同型高血压患者CIMT无显著性差异(P>0.05);血浆Hcy水平、FMD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2汉族不同型高血压比较( )

  组别 n(人) CIMT(mm) FMD(%) Hcy(umol/L)

  汉族非H型高血压 26 0.86±0.16 9.69±3.86 8.38±0.99

  汉族H型高血压 59 0.92±0.23 7.20±2.87 15.41±4.22

  F 0.00 0.01 0.00

  P 0.15 0.01 0.00

  3.2.2 藏族不同型高血压组比较

  藏族不同型高血压组比较CIMT、FMD无显著性差异(P>0.05);血浆Hcy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见表3。

  表3藏族不同型高血压比较( )

  组别 n(人) CIMT(mm) FMD(%) Hcy(umol/L)

  藏族非H型高血压 14 0.95±0.11 7.45±1.64 9.19±0.61

  藏族H型高血压 32 0.87±0.16 6.87±3.42 18.21±8.50

  F 0.15 0.07 0.01

  P 0.74 0.38 0.00

  3.2.3 藏、汉族非H型高血压组比较

  藏、汉族非H型高血压组相比CIMT、FMD、血浆Hcy无显著性差异(P>0.05)。见表4。

  表4藏、汉族非H型高血压比较( )

  组别 n(人) CIMT(mm) FMD(%) Hcy(umol/L)

  藏族非H型高血压 14 0.95±0.11 7.45±1.64 9.19±0.61

  汉族非H型高血压 26 0.86±0.16 9.69±3.86 8.38±0.99

  F 0.42 0.21 0.20

  P 0.06 0.56 0.06

  3.2.4 藏、汉族H型高血压组比较

  藏、汉族H型高血压组相比CIMT、FMD、血浆Hcy无显著性差异(P>0.05);见表5。

  表5藏、汉族H型高血压比较( )

  组别 n(人) CIMT(mm) FMD(%) Hcy(umol/L)

  藏族H型高血压 32 0.87±0.16 6.87±3.42 18.21±8.50

  汉族H型高血压 59 0.92±0.23 7.20±2.87 15.41±4.22

  F 0.00 0.54 0.02

  P 0.27 0.62 0.09

  3.3 Pearson相关分析

  3.3.1 CIMT与相关因素分析

  CIMT与年龄、病史、血浆Hcy、FMD做相关分析,结果:(1)汉族非H型高血压患者CIMT和年龄、病史、血浆Hcy、FMD不相关(P>0.05);(2)藏、汉族H型高血压CIMT跟年龄、血浆Hcy呈正相关(P<0.05);跟FMD呈负相关(P<0.05);与病史无相关(P>0.05);(3)藏族非H型高血压患者CIMT跟病史呈正相关,跟其它因素不相关。见表6、表7。

  表6 CIMT与相关因素分析

  项目

  汉族非H型高血压 汉族H型高血压

  藏族非H型高血压

  藏族H型高血压

  r P r P r P r P

  年龄 0.34 0.10 0.46 0.00 0.62 0.01 0.57 0.00

  病史 0.16 0.45 0.12 0.36 0.51 0.06 0.22 0.23

  Hcy 0.32 0.11 0.42 0.00 0.41 0.14 0.55 0.00

  FMD 0.10 0.62 -0.51 0.00 -0.08 0.79 -0.66 0.00

  表7 CIMT与相关因素散点图

  3.3.2 FMD与相关因素分析

  FMD与年龄、病史、血浆Hcy、CIMT做相关分析,结果:(1)汉族非H型高血压FMD与上述因素无相关(P>0.05);(2)汉族H型高血压FMD跟年龄、血浆Hcy、CIMT呈负相关(P<0.05),跟病史无关(P>0.05);(3)藏族非H型高血压FMD跟血浆Hcy呈负相关(P<0.05),跟其它指标无关(P>0.05);(4)藏族H型高血压FMD跟血浆Hcy、CIMT(P<0.05)呈负相关,跟年龄、病史无关(P>0.05)。见表8、表9。

  表8 FMD与相关因素分析

  项目 汉族非H型高血压 汉族H型高血压

  藏族非H型高血压 藏族H型高血压

  r P r P r P r P

  年龄 -0.07 0.75 -0.43 0.01 -0.08 0.78 -0.25 0.60

  病史 -0.31 0.13 -0.18 0.32 0.41 0.15 -0.01 0.95

  Hcy 0.07 0.75 -0.40 0.02 -0.54 0.04 -0.32 0.01

  CIMT 0.10 0.62 -0.66 0.00 -0.08 0.79 -0.51 0.00

  表9 FMD与相关因素散点图

  3.3.3 血浆Hcy与相关因素分析

  血浆Hcy与年龄、病史、FMD、CIMT行相关分析,结果:(1)汉族非H型高血压血浆Hcy与年龄、病史、FMD、CIMT无相关(P>0.05)。(2)藏、汉族H型高血压血浆Hcy跟FMD呈负相关(P<0.05),与CIMT呈正相关(P<0.05),与年龄无相关(P>0.05);(3)藏族非H型高血压血浆Hcy跟FMD呈负相关(P<0.05),跟其它因素无关(P>0.05)。见表10、表11。

  表10 血浆Hcy与相关因素分析

  项目 汉族非H型高血压 汉族H型高血压

  藏族非H型高血压

  藏族H型高血压

  r P r P r P r P

  年龄 0.36 0.08 -0.12 0.51 0.16 0.58 -0.02 0.86

  病史 0.08 0.69 0.09 0.64 -0.14 0.63 -0.11 0.40

  FMD 0.07 0.75 -0.40 0.02 -0.54 0.04 -0.32 0.01

  CIMT 0.32 0.11 0.55 0.00 0.41 0.14 0.42 0.00

  表11 Hcy与相关因素散点图

  第四章 讨论

  高血压目前已受到大家的普遍关注,一方面是由于这种疾病日益增长的患病人数,另一方面是这种疾病对人造成的严重危害。而H型高血压是伴有血浆Hcy≥10umol/L的EH。2016年3月,我国《H型高血压诊断与治疗专家共识》[17]发表,足以看出我国医学界此型高血压重视程度,随后从病因、诊断等方面进行了详细的阐述,确定了H型高血压的概念,同时也把这种高血压类型推上了医学研究的新舞台。但目前对于汉族高血压患者各方面的研究远多于我国其它少数民族,其中藏族高血压患者研究也相对较少,尤其是H型高血压更少。据相关调查资料表明,男、女性高血压患病率最高的民族均为藏族,而且跟1991年相比患病率无论男女均升高[18]。因此研究藏族H型高血压的相关因素,有着重要意义。

  高血压疾病可以导致血管的压力升高,从而引起血管壁负担加重,进而导致动脉血管纤维组织增生,促使血管弹性减弱,加之AS脂质类聚集并黏附于血管壁,加重了动脉血管壁增厚和管腔狭窄程度,血管腔的有效半径越小,血液通过时阻力便会越大,更进一步升高了血管的压力。因此,高血压与AS的关系可以简单的说是互为因果。因此,高血压可以认为既能使AS发生,也能使其进程提前出现不良影响。血管IMT增厚是CAS发生的早期病理表现[20]。CAS可以作为预测心脑血管事件发生的一个独立风险因子。本次病例分析结果示在各组病例中,除藏、汉族非H型高血压外,CIMT在藏、汉族中与年龄、血浆Hcy、FMD具有相关关系,即CIMT随着年龄增加、血浆Hcy水平提高以及FMD功能的降低,其厚度甚至AS程度会加重,但与病史无相关性。可见CIMT并不是孤立的,而是与其他危险因素之间存在着紧密联系的。顺其自然的可作为高血压患者早期预防心血管事件的诊断方法之一。结果示与病史无相关性,考虑一方面可能与样本数量有关,另一方面考虑高血压患者在服用降压及其它药物的同时,影响了病史与CIMT相关的结果。本次病例分析结果中,汉族与藏族同类型高血压患者CIMT水平比较,无统计学差异,未见民族差异性。此项结果仍有待于收取大量样本,进一步分析求证。

  内皮细胞是由覆盖在血管腔表面的单层扁平细胞组成的,能使全身血液循环正常运行。近来研究发现,正常血管内皮具有半透膜性质,可以选择性的通过一些物质,而且还是体内最大的分泌器官,通过膜受体途径,参与调节血管的功能。目前对于血管内皮功能的检测方法中,采用血流介导的血管舒张功能方法无

  创、简便、易行,便于动态监测FMD。本次分析中表明汉族不同型高血压组有明显不同,可以猜测FMD水平与血浆Hcy水平有着一定的相关性,文章中的相关因素分析结果也证明了这一观点,与已有的研究资料结果相符。

  血浆Hcy水平是区分是否是H型的一个唯一标准,但还要排除一些影响Hcy代谢的疾病以及一个人生经历过程中特殊的阶段妊娠。本次病例收集时均严格按照上述标准入选。目前较多研究表明高Hcy对人体的影响主要以下3方面:(1)损伤FMD,从血管调节功能、白细胞黏附、凝血、纤溶及抗血小板聚集的功能等多方面影响内皮细胞,从而影响高血压进程中的阶段。研究表明,FMD是区别于其他预测心血管疾病因素预后的独立危险因素。(2)Hcy还能促进平滑肌细胞迅速增殖,导致管壁增厚,从而影响血管的舒张功能。(3)高Hcy可促进钙离子内流和释放,进而促进平滑肌细胞的增殖。血管平滑肌细胞增殖使血管内皮胶原蓄积,同时使血管的微纤维缺失或聚集紊乱,导致弹性蛋白与胶原蛋白比值下降,血管壁弹性降低,引起体循环阻力增加,导致血压升高。而血管平滑肌增殖是AS发生的重要前提条件。高血压患者AS在临床中比较容易检测的部位即CIMT,通过动态监测CIMT,有利于早期实行对冠状动脉以及其它易受累动脉的检测,对于改善高血压患者预后有一定的作用。因此早期监测血浆Hcy水平,有益于高血压的早期分型及有效合理的诊治。目前我国有大量研究表明,对于H型高血压的患者,在服用含有叶酸的降压药物后的整体预后效果优于单纯服用不含叶酸的降压药物的患者。这就更加告诉我们,只要我们能研究清楚高血压的发病机制以及与一些发病的危险相关因素,将有利于未来高血压的精准治疗。

  在这次病例分析中,还将高血压患者的CIMT、FMD、血浆Hcy的相关性作了Pearson相关分析。结果表明在藏、汉族H型高血压患者中,CIMT跟FMD呈负相关,跟年龄及血浆Hcy呈正相关。可以推测CIMT的相关因素在藏、汉族H型高血压患者中,无明显民族不同,是一致的。这项结果为藏族H型高血压患者早期监测及治疗提供了依据。在此次病例分析中,还分析了FMD及血浆Hcy的相关因素,但此结果在不同的分组中结果不尽相同。比如FMD在藏族H型高血压中跟年龄呈负相关,而汉族同型高血压中却无相关。此项结果的不同可能跟选取的病例有关,扩大样本含量可能能得出一致的结果。之前的研究表明,年龄与血管内皮功能呈负相关,但专门研究藏族高血压患者内皮功能的影响因素目前尚没有。在血浆Hcy相关因素分析中,藏、汉族H型高血压患者中血浆Hcy均与CIMT呈正相关,跟FMD呈负相关,这一结果更加验证了在H型高血压患者中,三者之间存在的联系,这就提醒我们在H型高血压的预防和治疗过程中,应该将三者有效的结合起来,作为一个整体联系起来,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

  脚。

  有研究表明,西宁地区健康人群40例汉族,40例藏族的血浆Hcy水平进行调查,结果表明藏汉族血浆Hcy水平无统计学差异。本次病例分析了藏汉族同类型高血压患者间血浆Hcy水平无统计学差异,因此血浆Hcy在藏汉族同类型高血压中无民族差异。2010年就有新疆维、汉族高血压患者间血浆Hcy调查,结果示无民族差异性。但之前有研究表明不同民族和种族血浆Hcy代谢存在差异性。因此,血浆Hcy水平在不同民族间是否存在差异,还需进一步对各民族高血压血浆Hcy进行大量研究探讨,得出可信的结果。另外,在本次收集病例过程中,对于藏族非H型高血压患者未能收到所需样本量,猜测原因可能有以下3个方面:(1)藏族人可能对于叶酸缺乏的重要性知晓率比较低,因此在生活中不会刻意补充叶酸,导致血浆Hcy水平升高,有研究表明,青海地区叶酸缺乏率高,对于西宁市居民叶酸知识的另一项调查表明,其中包括汉族、藏族、回族等,结果提示叶酸知晓率较低,性别、学历、居住地区和婚状况都是居民叶酸认知水平的影响因素。(2)血浆Hcy水平与多种因素有关,在收集病例过程中有小于10umol/L的患者,但是多伴有本次排除标准的病例,只能排除。(3)收集的病例中所需要的血浆Hcy的检测需控制在同一人操作,也增大了病例收集难度。

  总之,H型高血压应该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通过本次研究再次表明高Hcy不仅能损害血管内皮细胞影响血管内皮功能,而且还能促进CAS,最终归宿均是升高血压,引发心血管等疾病的发生,严重威胁患者的生命健康。本次研究对象中的相关指标在藏汉族间未见民族差异,此结果还需经过大量的研究证明。因此,对于H型高血压在我国各民族间是否应该统一标准以血浆Hcy≥10umol/L,还有待于对不同民族健康人群的血浆Hcy水平进行进一步的调查,但不管怎样,无论是哪个民族,一旦诊断为H型高血压,均应在排除相关用药禁忌后及时补充叶酸,改善H型高血压患者的预后。

  第五章 结论

  1.高Hcy血症可能是青海地区藏汉民族原发性高血压的危险因素;

  2.青海地区藏汉族H型高血压患者间CIMT、FMD、血浆Hcy未见民族不同;

  3.藏、汉族H型高血压患者血浆Hcy与FMD、CIMT均有关系,FMD相关因素有所不同。

  综述

  高血压发病机制研究进展

  摘要:高血压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同时它的危害也是不可小觑的心血管疾病之一,是许多疾病的病因和高危因素,能够损害人体心脏、大脑、肾脏等多种脏器的结构和功能,最终引起机体单个器官的衰竭或者严重时因多个脏器衰竭危及生命。因此,对于此病的防治严峻性不容置疑。本文旨在通过综述目前发现的高血压的发病机制,增加对高血压疾病的认识,为高血压的早期预防,及时诊治及临床治疗提供有价值的参考意见。

  关键词:高血压 发病机制

  高血压的患病率和发病率会随着国家的不同、地域的差异以及种族的不同而有所浮动,有研究表明,高血压的患病、发病率及血压升高程度与年龄有着正相关的关系。我国既往开展的3次较大规模的成人血压普查表明高血压的患病率从1959年的5.11%上升至1991年的11.88% ,这一结果能够说明整体来说是呈上升趋势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曾经发布的一则消息, 据有关资料推测中国成人高血压的患病人数截至2010年约3.3亿,而且可能有45万人因此病危及生命。高血压严重影响患者日常生活,严重时甚至影响家庭。因此,本综述的目的是对高血压近期比较关注的几个发病机制进行总结,期望在高血压的早期预防、临床方面等提供一些新思路、新方法。

  高血压的发病机制相对来说比较复杂,目前它的发病机制中,普遍受到了解的有交感神经系统亢进、肾性水钠潴留、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激活、细胞膜离子转运异常等。目前国内外对高血压的发病机制进行了一些新的探索,并且已经发表在各种期刊,下面就这些机制作简要的介绍。

  1、免疫机制

  研究表明,免疫细胞浸润为标志的血管炎症反应在高血压的不同阶段均发挥着作用。有研究认为高血压是一种慢性低级别炎症反应(chronic low grade inflammation,而且常伴随着免疫功能异常。高血压的发生发展的病理过程与固有免疫和适应性免疫密切相关,免疫调节异常可促进高血压的发生与发展,对其靶器官的损害也有促进作用。许多研究表明适应性免疫反应中对高血压疾病有明显作用的是T淋巴细胞。T细胞的炎症成分是高血压的发展所需要的,高压刺激又能促进血管周围脂肪和肾脏中活化T细胞的堆积,这些均可以影响高血压。其中与高血压疾病相关的T细胞包括辅助性T细胞(helper T cell , Th细胞)及Th1/Th2、Th17细胞、免疫调节T细胞(regulatory T cell,Treg )以及细胞因子等。固有免疫系统是外界侵犯人体时首先经过的考验。其重要组成部分包括屏障结构、固有免疫细胞、固有免疫分子。有研究表明,固有免疫在高血压的发病中演绎着关键的角色。

  2、基因多态性

  高血压是一种多基因性遗传疾病,与环境和遗传因素均有联系,其中遗传因素的改变可导致约50%-60%的血压水平变异[7]。近年来,基因检测突飞猛进,技术日新月异,基因诊断疾病发展的同时,也促进了人类对于高血压遗基因诊断探索。MicroRNA 是一类非编码的单链RNA,它可以与特定基因mRNA的3’端非翻译区(untranslated regions, UTRs)结合从转录后水平调节基因的表达。最近研究发现一个由人类巨细胞病毒(human cytomegalovirus, HCMV)编码的miRNA ( HCMV –miR-UL112)与高血压发病风险相关,HCMV-miR-UL112与干扰素调节因子-1的3’端UTR区结合,从而参与该蛋白的合成的抑制,最终下调血管紧张素II受体2 (angiotensin II receptor 2,AT2)的表达,引起血压升高。随后,其它的与血压调节相关的miRNA也陆续被发现。而最近的动物实验研究发现ACE的甲基化和组蛋白修饰也跟血压水平的变化相关。因此,基因技术的不断进步必然会为高血压在基因方面的机制开拓出更广阔的天地。

  3、血浆同型半胱氨酸

  目前已有大量临床及流调资料证明,高同型半胱氨酸(hyperhomocysteine, HHcy)同时是动脉粥样硬化和心血管病的独立危险因素。H型高血压通常指伴有Hcy水平≥10ummol/l的原发性高血压。有报道显示,中国成人高血压类型中约有75%的人是H型 。因此,这种发病机制更加需要我们的深入探讨及研究。

  3.1HHcy导致血管内皮细胞功能障碍

  这方面的影响主要是从血管调节功能、白细胞黏附、凝血、纤溶及抗血小板聚集的功能等造成内皮细胞损伤,从而影响高血压进程中的阶段。有资料证明,内皮功能是预测心血管疾病预后的独立危险因素 。

  3.2HHcy促进血管平滑肌细胞增殖

  血管平滑肌增殖是动脉粥样硬化的重要前提,而后者的严重程度又会反作用于高血压。Hcy能促进平滑肌细胞迅速增殖,结果必然引起管壁增厚,最终影响血管的舒张功能。另外,HHcy可促进钙离子的内流和释放,也能达到促进平滑肌细胞增殖的效果。血管平滑肌细胞增殖使血管内皮胶原蓄积,同时使血管的微纤维缺失或聚集紊乱,导致弹性蛋白与胶原蛋白比值下降,使其弹性降低,增加了体循环的阻力,导致机体的血压升高。

  3.3 HHcy增加动脉僵硬度

  大动脉弹性减退主要影响的是收缩压,通过减低收缩压的方式加大了脉压差。血中Hcy浓度升高促进弹力纤维降解与胶原纤维的合成,使大动脉弹性减弱,使其僵硬度增加,如果血管本来就有病变,这无疑是雪上加霜。有研究表明,将年龄、平均血压等因素经过统计学处理后,Hcy水平与颈、股动脉脉波速率呈正相关。

  4、微血管病变

  微血管病变的作用也不容小觑。心血管疾病要对靶器官造成损伤的话,其基础是引起小动脉、微动脉和毛细血管的结构与功能改变,总外周阻力的70%归结于微循环,这一点也使微循环能够有资格成为高血压的重要的发病机制。微循环在高血压的病理生理机制中都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有研究资料也已表明高血压患者跟微循环障碍往往同时存在。血压的升高以外周阻力增加为基础,主要定位在直径150~300um的小动脉和10~150um的细动脉。微血管重构是高血压发病的中心环节,量变可以引起质变,即阻力血管结构改变到一定程度时便会引起循环阻力升高。高血压还可以反作用于血管,引起血管重塑和稀疏。重塑是指使血管得管腔直径减小,最终引起结构改变;血管稀疏,即血管空间密度降低。

  综上所述,高血压的发病机制与多种因素相关,相信随着更进一步的研究,人们会更加清楚高血压的发病机制,甚至是做到治本,防患于未然,为以后早期预防、早期诊断、治疗以及预后提供更多的科学依据。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