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医学论文 > 临床医学论文 > 临床应用类医学论文 五运六气学说对中医学理论的影响及临床应用

临床应用类医学论文 五运六气学说对中医学理论的影响及临床应用

2018-12-09 13:21:45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 要]目的:本文是探讨运气理论在中医理论和临床应用中的影响。方法:使用五运六气学说治病和养生是相通,都需要了解天时及周期性变化,从而把握五运六气的盛衰, 通过理论联系实际,例如通过对五运六气理论的掌握来推算SARS疫情,通过对运气学说治疗慢性肝病的临床应用及对于中药组方用药的临床影响为例子进行解释。结论:通过五运六气在临床中的有效作用从而得出其的确能产生一定的影响力,明确运气学说在中医学理论中的重要地位,以及对其的利弊关系。同时与中医八纲辩证的传统诊疗方法相结合,即可诊断和预测疾病发生、发展与转归。

  [关键词] 中医学理论;五运六气;临床应用;阴阳五行

  目 录 引 言

  五运六气,简称“运气”,“运”是指金、木、水、火、土五个阶段的相互推移;“气”即是指厥阴风木、少阴君火、少阳相火、太阴湿土、阳明燥金以及太阳寒水六种气候按时序转变。它是一门中国人用来讨论周期性自然变换以及其对疾病影响的学问。其首见于《周礼·医师》。《内经》之说五运六气,以其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彰显于传统学术在哲学上可谓成一家之言,用于现代预测灾祸和医学。五运六气的研究对于中医理论的继承和发扬以及临床应用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运气的概述

  运气理论指导思想为“天人相应”,理论框架是阴阳五行,天干、地支系统是其变化工具,对天地万物、万物与万物,以及人体疾病规律加以全面的观察和归纳。

  1.1 五运六气的产生

  六气的产生来自于阴阳。

  阴阳概念的产生,是以自然界运动变更之现象及法则来讨论人体的生理功用和病理变化,从而阐明人体的机能活动、组织构造及其彼此关系的学说。

  对于阴阳概念,是中国古代人由查看日影和昼夜的长短,感触天然气息的变更而产生的。我们最早了解关于日影及昼夜变化,是从我们的地理课本中,冬至日(12月23日)白天最短,夜晚最长,白天的日影就最长。随后白天变长了,到夏至(6月22日)白天最长,这时候日影最短。通过观察大自然的阴影和转换,不难得出:冬至阴极而一阳生,夏至阳极而一阴生,从全年的气候变化及结合中医基础理论,也不难得出:冬至到夏至的上半年为阳,夏至到冬至的下半年为阴的概念。这也是太极圈的由来。(图1)

  我们现在所学中医教科书认为:阴阳的涵义很简单,是指日光的向背面,是对日月、男女、水火等概念的哲学形象。

  对于“南政”、“北政”的问题,《内经》七篇大论素有争议,即岐伯曰“视岁南北”,南政、北政也表示天地之气的一种变化,这种变化可影响脉象。《内经》中未曾提到南北政该作何区分,后世医家有认为区分方法与天干或者与地支有关。

  《素问悬解》[3]中可以得出,60年运气再无完全相同了,而天地之气以60年为一周便不是一句空话了。

  《素问·阴阳离合论》将阴阳气的运动更替过程形容为开、阖、枢三个阶段图示如下:(图2)

  中医学中阴阳的许多概念可从上图中表现出来。

  开、阖、枢是三阴三阳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概念,是人体阴阳之气上升下降散出入里的重要根据,有关三阴三阳的阐述最早出现在《素问·阴阳离合论》里,以阴阳离合的六种状态阐明三阴三阳形态。

  在中国的中医史上,运气学说曾受到相当程度地重视。许家松、高思华等著名医家都均不断强调:“运气学说乃是中医学基本理论之的基础和渊源”,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1.2 运气学说的基本思想

  一切物质运动变化的基本规律是阴阳五行的运动变化。《素问·天元纪大论》中有述:“五运相袭而皆治之,终期之日,周而复始”的论述,根据这些也可以看得出疾病的发生与五运六气以及气候变化的密切关系。

  五运六气有正常运转的,也有变化着的,有运转太过也有运转太弱以至于没有达到的,有克制之气,也有生化之气,更有升降出入失去正常变化运转的现象失。如果想更深入的研究五运六气就要做到不能仅仅根据时间、季节这些单一的手段来推断这些只是它的一些表象罢了,也不可以仅仅根据天干地支的常用方位来演算,要能因地制宜,要随机应变。《素问·至真要大论》中讲到“谨守病机,各司其属”,守的乃是五运六气的病机。治病和养生有其相通的道理,都需要深入了解,了解气候的变化规律,把握五运六气的司属盛衰。

  运气学说与中医理论之间的关系

  2.1 运气学说寓于中医理论体系之中

  《内经》中的基本理论中的阴阳五行就像金字塔下面的筑基一样,是根本。学习中医理论最基本的是阴阳五行,然而想要了解中医的阴阳五行就要认识大自然和了解大自然,同时阴阳五行是最基本的认识问题解决问题的基本方式和也是对自然对象的分类和概括总结。自《易经》在中国古代起,作为阴阳的本体,来解释自然界一切事物的产生,事物发展的变化和过程衍变的结果,最后把方法、思维方式概括总结为为抽象的古代哲学理论思想。然而人类对自然规律认识的不断完善,如今最原本的阴阳五行框架早已不为所用了。五运六气理论不仅发现了很多自然规律和生命现象,比如气候和生命的规律现象以及不同气候在不同的发展变化中对人体的常见病多发病的影响、以及人和自然的气的变化规律和疾病的病理问题等,这些基本上都是在五运六气的研究过程中认识和概括出来的。五运六气理论经过不断的扩大和改良后,其内容上不仅仅融入了东汉之前的中医治病中的实验经验和方法,也加入了以后的一些医学研究发明,但是五运六气不只是融合,也有在也在这个内容的基本上进行相当大的创新和延伸,譬如金元四大家的发明创造学说甚至温病学说等等都可以说明这个问题。

  2.2 温病学家运用运气学说形成了温病学派

  自从中国进入农业社会,时令对于耕种显得格外重要,六气对于季节气候变化也越来越重要。其中《内经》甚至有提出“四时”和“六气”会产生疾病的论点,论述最多而且系统全面的当属七篇大论中的“五运主病” 和“ 六气为病”两篇。这两篇论述中,不仅准确的概述了病象,更为明清时期温病学派对温病的研究发展提供理论基础,使其奠定了中医当中病因学以及时病疫病之理论基础,足见其对人们生活的影响。

  2.3 运气学说指导四时养生

  在中国古代养生理论中,有众多医家抛出各种养生学说。有主动说,有静养说,也有动静和谐之说,还有讲生命在于激荡者。在遥远的古代,人们对于养生这个问题格外重视,其中要想长寿就要顺从天时避免邪气侵犯人体导致疾病的发生以及应用食物疗法之说。但是五运六气学说的理论观点是在自然界天人合一观点下指引养生之道,它的关键点是遵从五运六气运行规律与人体各脏腑组织的生理状况相适应,才能让运气学说发挥它在养生中的运用。其中还提到了气化和饮食及药物关系,就是在人体对饮食和药物代谢的过程中,但是经常使用的话会产生强烈的依赖性,可能彻底改善人体自身对于饮食和药物吸收作用的机理,所以这个理论观点不仅仅适合于养生,而且也同样指导在临床的用药规范。

  一提起养生,不禁让我想到了现在的电视上、报纸上、收音机里都在讲中医养生节目,说明在当代快节奏的生活方式下,人们越来越注重对于身体的保护,而不是疾病出现了,才到医院里看病,这是一个好的趋势。中医养生越来越得到大家的关注,在不久的将来,中医会被更多的人认识、了解、接受,这是中医值得庆祝的事情,我认为,中医养生与运气学说是紧密联系、不可分割的统一体。中医养生注重四时养生,是有其道理的,人与自然一个整体,这与中国古代讲“天人相应”的思想不谋而合,因此,五运六气是中医养生的重要基础。

  3 五运六气学说对中医临床的影响

  中医基础理论在中医药学术领域中就像金字塔下的筑基一样非常重要,是一个基础,没有这个基础其他的研究就无法进行。但是现在中医的发展非常缓慢,就像经历一个瓶颈期,所以要重新出发,回头发现中医基础理论这个瑰宝,从而使中医能更好的稳步前进。认识中医基础理论研究的深度和广度,将从根源上影响并左右中医临床的诊断和治疗思路及研究思路。

  3.1 四诊应与运气相参

  中医基础理论表面上看起来复杂多变、纵横交错,涉及到的各种学说也比较多,但就其内容上来讲,我国的传统中医文化必然存在着合理和清晰的层次关系,与中医诊断和治疗是相互的连结在一起的。方证病机中的一个重要的辩证要素是五运六气,充分考虑到运气的转换、更迭方能在分析方证病机时做到“勿失气宜”。在临床四诊、辨证当中,中医基础理论贯穿始终,指导着中医诊断及治疗的同时,也将中医基础理论进行了扩展和落实。中医在诊断和治疗中对五运六气、先天后天、精气神、形气神等理论方面都有了清晰的认知,对于中医基础理论有着大方向上的把握,这一点是不容模糊的,这样才能对患者的病症在发病原因、发病的机理以及发病的部位方面尽可能全面的认知及分析,做到对疾病客观全面的诊断。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在行医施药的过程中缺少了运气学说作为实践指导,仅靠四诊获到的临床信息可能是不完整的。

  四诊是中医临床诊断疾病和治疗疾病的基本功,也是诊断的依据,但是四诊合参并不是四诊都要有,有时四诊也要区分主次。四诊各有各的用处,各有各的长处和优势,诊断疾病的时侯四诊可以灵活掌握、随机应变。举例来说吧,对于部分患者通过望诊,观察面色、神色、精神等可得知大致何时何因所患何疾,过去和将来如何转归,或者通过闻诊,嗅体味、大便气味等可得知大致所患何病,这就将四诊做到了灵活运用。不过这种诊疗方式倘若被有意无意的夸大,就可能会被不了解中医的人玄化,进而会被纳入迷信、谣言或伪科学。

  所处的地理位置不同、人体本身的身体条件不同,运气学说在应用方面也要随着发生变化;四季的季节不同、人的性格情志不同,脏腑理论运用也有自己发挥独到的地方。有的问题不同也要采用不同的方法去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对于一个疾病表现出不同的患者所使用的方法也是不同的,中医理论都不是孤立存在的。

  作为一个未进入临床的医学生而言,通过我对于中医学五年的认识,我认为,进入临床,找准疾病发生的原因、定好疾病所发生的部位、同时拟定治疗方法其实是紧密结合、不可分割的。即便将运气理论导致身体发生疾病的情况排除在外,对于四季季节、地理位置、禀赋天性、身体条件、生活环境的变化使发病的情况发生变化,这多种因素也都应考虑在临床诊断疾病之内,在拟定治疗方案时同样不能忽视运气理论的存在,如果治疗疾病的方法运用不合理,伤及内在,加之外界大自然运气的感召,便容易形成误治的的情况。另外不了解一年四季时序运气之变,就是不明白人体自身体质条件的内外之因;疾病发生的原因以及疾病发生的性质不能明确,那么疾病发生的机理一定把握不准确。治病必求于本,如果在治疗疾病的过程中连疾病发生的机理都不能找准确,四诊也就失去了它自身存在以及指导临床的意义。

  分清楚病症的真、假、虚、实,才能说透阴、阳、寒、热、表、里、虚、实。掌握了中医基础理论及运气学说,解释疾病的发生原因、发病机理、脏腑、精液、营卫、气血才能更使辨病及辨证变得客观真实。如壬辰年辨证头痛,病患所处方位不同,地理有别,有发于春季或秋季,可因于情志,可由于居处,可因为旧病或新病,究其病因,作何定论?人形各异,先后天禀赋不同,则头痛的病因病机就应另当别论了:木运太过,脾土受邪,水湿不运,痰湿阻络可致头痛;木运太过,肝木化生失调,肝的阳气向上过于亢胜才引起头痛的发作;初春之际感受寒冷潮湿的邪气可致头痛;阴历四月以后人体一身之气汇聚于至头,三气太阳所主,头痛也有可能是因为旧病复发所导致的;古人有一言,说一因不致病,可见疾病的发生,并不是一个原因导致的,就算时间、地域等都一样引起的头痛,病因也可能各不同,未必都是由于运气之过。

  脉诊诊知某病证因于哪种邪气致病、日后又有什么变证决非易事,但是如果以问诊为主,辅以望、闻、切诊,对患者疾病前因后果、发展转归情况做到心中有数,再依据运气学说的演绎规律,司外揣内,见微知著,知常衡变,切实找到疾病发生的原因、发生的机理、发生的部位、产生的性质,这些问题弄清楚之后,那么用药疗效自然会显而易见,这样一来我们现代人就容易理解古代中医大师为什么说“望而知之谓之神”了,也就容易感受和体会到中医的深奥精髓。不过,达到这种标准的前提就是要对中医基础理论理解到位,从而正确运用四诊从事临床,来避免错误的使用中医基础理论来说明和解释疾病。

  综上所述,我认为,中医的正确认识是学习中医的基本理论的前提下,正确认识的前提是优化和扩大中医的优势。运气学说作为中医学的基础,是中医基础理论学习及临床应用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没有深入的学习了解及应用于临床,就缺少确切有力的继承和发展基础,中医文化的传播和发扬就会更加难以延续。中医临床没有运气学说也就失去了一个根本的基石。

  3.2 中医“病”与四时(运气)的关系

  在中医方面,时间是有属性的,天干标志是强调其所归属的五行属性,六十甲子,年年各不同,十二个月,每个月也都不同,每一个季节的到来都展现出不一样的境况,六十甲子年又为大司天所统,属性具备多重性,但这一特点现代科技无法证实,而现代科技无法证实的事物就不会被认可这也就是运气学说不易得到广泛认同和推广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若放弃了运气学说,则临床医学所要求“诊之先,先立其年……以明其气”的诊断前提也就成了一句难以实现的空话。除了现代科技所能测得的内容之外,生命活动还有以抽象定论的生命活动所显示的内容。这些内容存在多变性,需要有扎实的中医基础理论基本功的条件下,以不变应万变的认识基础,求同存异,在表象、普遍的现象中,找准疾病发生的原因、疾病发生的机理、疾病发生的位置,找到异病同治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后,找到与之相对应的解决办法,就有可能理解到同病异治的内涵。“同病异治”、“ 异病同治”以及古人所言“恶知其原”方有可能被领会。

  除了语言问题是一个不小的障碍,中西医文化没有冲突。中西医文化之间存在的矛盾甚至是冲突等情况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思维方式和对于问题的认识角度问题。由于这个原因,我们在对于中医的学习、传承和发展以及对中医文化的重新认识和深入研究等方面都受到了严重的阻碍。就目前的发展现状而言,五运六气理论在发展和继承上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想要从更多方面来认知生命,处理好思维方式和对问题的认识角度等问题很重要。而在目前中医的培养和弘扬中,我们积极学习有利的方法和思维,将会避免中医培养和教育是复古还是革新两条道路的冲突,不仅有利于中医自身发展,也能改善目前中西医相互之间不能完全理解和互鉴的摩擦。

  现代科技无法得到证明的事物未必就是不存在的事物,相反,可以得到证明的事物也不一定绝对就是可靠的,一切事物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古人以象定论、取象比类、辨证认知世界的能力,需要后世医家在进行深入、系统学习中医文化的同时不断地提高认知力和领悟力,站在更高的角度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切实做到吸收之、发扬之。这才可能使中国传统医学避免退化,不至于使中医临床处于完全西化的尴尬境地。

  3.3 运气学说与组方

  3.3.1 对临床用药规律加以明确

  “苦当是微苦,如杏仁之类,取其通降;温当是温润,非温燥升散之类”、“辛中带润,自不伤津,而且辛润又能行水,燥夹湿者宜之”。站在祖国传统医学的整体上来看,将运气理论划分为药食气味的阴阳五行属性,应该根据不同的气候、不同的地理、不同的人有不一样的体质,脏腑和经络的条件之间的差异,来进行药物的选择,不能一个病开一方,要根据患者病症的不同选用不同的方剂,不能一叶障目,这就是运气学说在组方用药方面的应用。《内经》中明确了临床用药的规律,临床用药的基本规律同样有赖于运气理论的指导。“合人形以法四时五行而治”就是说在临床治疗疾病以及在用药的过程中,应注意到不同的患者有不同的体质、个性差异,简言之就是因人而异。文中所说的“法四时五行而治”,就是把四时阴阳寒暑变化、五行生克制化规律等因素进行综合评估,正确指导临床用药。其中就“法四时”来说,一方面将寒热无犯的规律考虑在内,另一方面还应结合主气与客气、司天与在泉变化来指导用药规律,进行综合确定。

  3.3.2 对不同病症加以辩证施治

  运气学说对于组方用药的影响中,我们首先讲了“法四时五行而治”,就是根据四时阴阳寒暑的变化、五行生克制化规律的发展来正确指导临床用药规律,接下来,我们要了解不同时辰发病时,给组方遣药造成的影响。首先,以中医治疗泄泻为例:“五更泻”,可见脾与肾两脏较之其他脏略显阳气不足,肾脏阳气表现有明显的不足,命门火衰,不能供给自身的运动、变化、发展。此病发生在早上4-6点天微亮之前,人体一身之气在这个时间展现出阴气偏盛,阳气在这个时候并未充足,又称“鸡鸣泄”,以温补肾脏健全脾脏,坚固涩滞止泄泻,用四神丸加以治疗;其次,我们以感冒为例,根据证情,可以将感冒分成三大类,这三大类包括风寒、风热和暑湿兼夹,其中因为风寒邪气的侵袭而引起的感冒,多发生在寒冷的冬季,治疗的方法是用辛散温热的药以达到发散体内寒冷之气而解除邪气,代表方我们用荆防达表汤或荆防败毒散根据具体情况来加以灵活运用;感受风热之气侵袭人体发生的感冒在夏季比之其他季节更多见一些,治疗方法上我们用辛散温凉的药物来解除体表的邪气,代表方是银翘散或葱豉桔梗汤根据具体情况来加以灵活运用;暑热夹杂着湿邪之感冒在长夏发生的情况较多,治疗方发生我们多用清热祛暑祛湿气以达到解散表邪,治疗这类病症的代表方是新加香薷饮根据具体情况来加以灵活运用。通过以上的简单表述,我们不难看出,季节气候的变化、时辰的不同,对我们临床组方遣药有一定的影响,简言之,运气学说影响临床组方用药。

  3.4 运气学说在中医临床中的具体运用

  运用中医的运气学说来指导肝病治疗,最早可见于《黄帝内经》一书。首先,体现在与肝木有关的发病特点:是风邪之气相比其他较胜,肝脏之气较强压制脾脏,人体在这种不正常的情况下容易发生脾脏的不良疾病。我们学习的中医理论当中,讲关于肝的生理特性的时候,说肝脏主升发主动,肝性喜条达而恶抑郁,肝为阴中之阳。肝脏与大自然的春气相通应,故春季养生宜养肝。肝脏发病大多在秋季,金克木,在四运中,金运的时间段在处暑后七日至立冬后四日之间,相当于秋季,表现在人体上是以肝气变化较大、肝病发病较多为特点。另从六气上考虑,秋季大部分时间处于五之气的阳明燥金,金克木,表现在人体上同样也是以肝气变化较大、肝病较多见为特点,从《黄帝内经》到运气学说,它们的理论不约而同。刘玉芝曾对郑州地区,1953-1983年近30年之间的病毒性肝炎发病情况做了详细统计,从中发现肝病在夏秋季节发病率较其他季节高。其次,又从治疗方面,在临床中,我们通过运用运气学说来指导治疗肝病,在四诊相互结合的基础上,详细询问患者出生于何年、当时运气特点、患病时是哪一年、当时的运气情况又是怎么样的作为临床辩证的指标,从而进行辨病辨证,临床上我们收获了不错的疗效,取得了满意的反响。

  3.5 运气学说预测了SARS疫情的发生

  对于SARS疫情的预知性我们可以从以下几点看出:①2000年为六十甲子年中的庚辰年,春夏大面积发生干旱,秋冬出现所谓“水复寒刑”,恰恰符合“刚柔失守”的特征。SARS最早现于广东时是在壬午年,这些现象很符合“三年化疫”的理论。②2003年是癸未年,恰逢太阴司天,二之气是3月21日到5月21日这段时期, SARS在北方大规模流行的高峰时期与运气学说的理论也是基本上一致的。③继SARS发生以后,就有预测说非典将于2003年下半年卷土重来,SARS病毒可能在10℃~20℃时最活跃;相继世界卫生组织有关负责人也表示,SARS疫情随时可能会再次暴发。但是运气学说不这样认为,运气学说认为较为符合SARS滋生条件的时间是2004年初的气候,然而SARS疫病再次大规模暴发流行的可能性也不足挂齿。按照运气学说,“散在发生”的可能性则较大。然而事实并不如人们所想的那样,现实的实际状况与运气学说的理论不约而同的再次相符。④2004年4月安徽、北京二地均出现SARS疫情,按照运气学说进行推算分析后,我们在报告中得出明确结论:目前SARS只是不过是散在发生,对于大规模疫情发生的担心是没有必要的。以上情况的发生,再对照五运六气,对于疫情的预知,情况基本属实。

  4 用科学的态度对待运气理论

  有些人在过去把五运六气仅仅看作是六十干支周期的简单规律循环,仅凭天干地支来推理显然是不科学的,违背了运气学说的思想精神,这种 “五运六气”才是古代某些医家所真正反对的。自然界当中变化着的阴阳五行规律才是《黄帝内经》中五运六气理论主要讨论的内容,这个规律是十分复杂的,举例来说,从六十干支推算,2000年是庚辰年,以此类推,2003年是癸未年,那么2000年,太阳寒水司天,依据运气理论在气候正常情况下 根据运气理论,气温按正常的走势应该低,但实际上气温走势没有低反而偏高了,有人会提出质疑,五运六气理论是否出现问题了呢?答案显然是不是的。这种反常现象,应该如此解释:前一年的六气中阳明燥金并没有完全退去,该年的六气中太阳寒水还没有步入正常的运行轨迹,因此在这一年的上半年气候表现为干燥和炎热同时出现的两个特点。依据阴阳五行的变化规律进行判断,我们可以得出下半年容易出现“水复寒刑”情况的结论,正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在该年的11月份月平均气温出现了近几十年最低的现象。正是由于这一年“刚柔失守”的反常现象,才会发生“三年化疫”的走势,2003年的SARS疫情大规模流行,这样分析,五运六气学说对于气候的预测理论还是比较可观的。

  曾人试图寻找有关五运六气学说的现代气象数据,然而事实上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不可否认,气象数据与五运六气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关联,然则并非一种简单的对应规则。比如,在2003年春季,SARS疫情暴发时,天气寒冷潮湿是人们的普遍感觉,然而气象数据所显示平均气温的走势不低反高,这是因为冷热频繁交替;再如,对于2004年夏天和2005年夏天来讲,二者同样为气候炎热而潮湿,但在2004的夏天,湿热属于正常气候,所以不容易爆发,但是在2005个夏天的炎热潮湿的气候中不属于正常的运气,因而容易爆发。疫情的暴发多是由异常造成的。因此,对疾病的预测、分析异常状态,对60年的正常工作显得更为重要。

  5 结束语

  中医药学术整理、中医理论的继承和发展需要我们对五运六气进行深入研究,然而当前学术界对于运气学说普遍持中立态度,这严重影响了中医传统文化的前景和未来,使得现代中医文化与传统中医文化之间产生了严重的隔阂,无法更好的结合起来以促进中医文化的发展。中医五运六气理论的光彩绽放,需要我们更为科学、更为正确、更为公允的态度,同时,这也是中医理论在现代防病治病和疫情预测中做出应有贡献的过程中所必须重视的领域。因此,科学合理的运用五运六气学说对中医理论进行诠释和发扬,将是中医理论继承和光大的重要任务之一。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