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医学论文 > 药学论文 > 中医药学论文 南阳产艾叶与蕲春野生品种艾叶止血作用比较

中医药学论文 南阳产艾叶与蕲春野生品种艾叶止血作用比较

2018-12-07 11:35:25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 要]目的:对比南阳产艾叶挥发油与蕲春野生品种艾叶挥发油对小鼠的止血作用。方法:采用剪尾法、眼内眦取血法、摘眼球模型观察南阳产艾叶水提物与蕲春野生艾叶水提物的止血作用。实验动物分为五组即:桐柏艾叶组、西峡艾叶组、蕲春野生艾叶组、阳性对照组、生理盐水组。实验小鼠每天上午灌胃一次,连续一周。于最后一天天给药后的1小时进行凝血实验。结果:西峡组和桐柏组在摘眼球方面效果好,蕲春野生艾叶在眼内眦凝血方面效果好。结论:蕲春艾叶在止血方面效果较好,接近传统的止血药云南白药,综上所述,在蕲艾产量不足和药效下降的情况下,桐柏艾叶和西峡艾叶都有有开发的价值.

  [关键词]艾叶;水提物;止血;不同产地

  1 引言

  1.1 概述

  艾叶,为菊科植物艾的干燥叶。又名艾蒿,部分地区称之为医草。其味辛、口尝有轻微的苦味,性温,有小毒,归肝、脾、肾经。能温煦全身经络而止血,安胎补气,驱除体能湿气,也可用于镇咳化痰平喘,并且有抑制变态反应,灭菌,消炎,增强心肌正性肌力,镇静等作用,常用于治疗虚寒引起的出血、崩漏以及肝肾虚寒或寒邪所致的妇科疾病。内服煎汤3~15g;外用适量,煎汤外洗,也可以捣成绒,制成艾条、艾柱,以热气熏烤体表穴位。治疗妇科疾病和止血宜炒炭使用,其余则用生品即可。注意阴虚血热者要谨慎使用。

  目前艾叶大量应用于食品、保健品、印染和药品的领域。艾叶泡茶,煎汤服用可增强人体免疫系统的功能;将艾叶制成柱状,用火点燃,按照针灸之法灸炽学位,驱除体内寒气,能通经活络;部分省份也有将艾叶制成枕头、香囊的做法,能起到安眠助睡解乏的作用。艾叶以湖北蕲州产的为上等品,史称“蕲艾”,夏季未开花时采摘,去除杂质,烘干或晒干。生用或炒炭用。

  1.2 艾叶性状

  本品为多年生草本植物,叶片经晒干加工后入药,多皱缩,不完整。完整的叶片展平后形状为长椭圆形,带有较短的叶柄,羽状复叶,叶裂超过叶片的二分之一,叶片边缘有不规则的粗锯齿状物;完整的叶片为暗绿色,上表面分布有稀疏的柔毛;下表面灰白色。有羽毛装的手感,有浓烈的香味,味苦。以颜色青绿、下表面灰白色、绒毛多、叶片厚实、质地柔软而坚韧、气香浓郁者为上等品。

  1.3 艾叶自然分布

  艾叶分布广泛,除青海,西藏,漠河等自然环境恶劣的地区外,全国大部分地区均有种植,市场上的艾叶大多数来源于山东,安徽,湖北等省。艾叶生长于维度和海拔较低的地域,主要分布于长江和黄河流域的平原地带。除了中国外,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分布也比较广泛,特别是受到中国中医药文化影响的国家,如韩国,朝鲜,日本等。

  1.4艾叶化学成分

  艾叶的用药历史悠久,时至今日艾叶也大量的出现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有关于艾叶化学成分的研究也比较全面。已有的研究表明艾叶水体物中含有挥发油、黄酮类化合物、三萜类化合物、甾醇、微量元素及鞣质等。艾叶挥发油主要包括单萜类化合物、单萜类衍生物、倍半萜类化合物及其衍生物,其中仅单萜类衍生物就有30多种,是艾叶挥发油的主要物质,主要包括桉叶脑,松油醇,柠檬烯,龙脑等;黄酮类既有黄酮又有黄酮醇类化合物,并主要以游离黄酮为主,包括异泽兰黄素,槲皮素,芹菜素等;三萜类化合物包括α-香树脂醇(amyrin)等。艾叶挥发油中含有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如钠(Na)、镁(Mg)、钙(Ca)等。

  1.5 艾叶药理作用

  由于艾叶挥发油是艾叶发挥效果的主要成分,且其中化学物质较多,所以艾叶的药理作用也比较复杂。迄今为止,大量的艾叶挥发油药理和毒理实验显示,艾叶挥发油既是有效成分也是致毒成分。艾叶挥发油在中枢神经系统方面有着复杂的药理学作用,大量研究显示,艾叶挥发油在镇静方面有明显效果,能延长镇静催眠类药物的睡眠时间,但能加速部分中枢神经系统药物引起的惊厥致死,作用机制可能是协同作用;此外,大剂量的艾叶挥发油对心肌有一定的抑制作用,且能保护豚鼠卵蛋白引起的过敏性休克[6]。艾叶挥发油中还含有大量的黄酮类成分,绝大部分为天然的黄酮类化合物,相对分之质量较小,吸收利用利用率高,并且可以穿透过屏障系统,从而对器官和系统产生药理作用,目前主要应用于抗衰老、增强免疫功能、预防和预防癌症等方面,而且有抗氧化的作用,然而最近的研究报告中并未发现关于其毒性的记录,所以关于艾叶中黄酮类化合物能否产生副作用,尚不明确,还有待进一步的研究。而且艾叶中还含有大量的三萜类化合物,具有复杂的作用,研究表明,其具有抑制癌细胞、灭菌、减轻炎症反应、降低体内胆固醇含量、杀无脊椎动物等活性,但是艾叶三萜类环合物的毒理研究较少,其制毒特点和机制尚不清楚。

  1.5.1 艾叶的止血作用

  作为传统的止血药,艾叶能治疗虚寒出血,尤宜适用于崩漏等症,常与阿胶、地黄等同用[3];有报告称艾叶挥发油能降低毛细血管的通透性,减弱纤维蛋白溶解酶的活性,从而促进血液凝固[8],这可能是其止血的药理作用。艾叶在温经止血方面有较好的疗效,从古至今一直被广泛的应用,被誉为“温经止血第一要药”[3]。

  1.5.2 艾叶的免疫作用

  有研究报告称,艾叶挥发油能明显抑制小鼠迟发型免疫应答反应,说明艾叶挥发油可以促进细胞免疫功能[9]。反应机制可能是艾叶挥发油对有丝分裂原PHA诱导的小鼠脾淋巴细胞有明显的促进增殖作用;但是也有研究报告显示,艾叶挥发油能抑制胸腺细胞的生长以及体内抗体溶血素的合成,而且能降低小鼠的吞噬作用,能明显的降低免疫系统的功能。

  1.5.3 抗菌抗病毒作用

  大量的研究表明:艾叶水提物,艾叶挥发油对已知的大部分细菌和病毒都具有杀灭作用。艾叶挥发油对革兰氏阴性菌,革兰氏阳性菌以及铜绿假单胞菌都有明显的抑制作用 [10]。其中对革兰氏阳性菌特别是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抑制作用非常明显,效果接近于红霉素,对革兰氏阴性菌、铜绿假单胞菌的抑制作用远高于大环内酯类抗生素[11]。从韩轶的体外抗病毒实验结果来看,艾叶油对呼吸道合胞病毒有明显的抑制作用,对IFV明显的效果[12]。

  1.5.4镇静镇痛作用

  艾叶有明显的镇静作用,研究表明给家兔腹腔注射艾叶挥发油,可明显降低活动频率;注射2mg/kg,用药10min后,家兔由镇静转入复位反射消失,呼吸频率降低,最后由于缺氧而死亡[9]。有实验表明;艾叶油能明显延长镇静催眠类药物的睡眠时间,但是能加速番木鳖碱引起的惊厥死亡,效果类似是一种增效作用;在热板法、扭体法等经典的镇痛实验中,镇痛效果明显且时间较长[6]。

  1.6 艾叶的临床应用

  从古至今,艾叶一直以来备受历代医家的推崇,广泛的应用于治疗各种妇科疾病以及其他病症。从艾叶首次应用于疾病的治疗开始,经过各个时期的医学家药学家的不断整理和完善,总结出了大量的关于利用艾叶治疗崩漏、胎动不安、宫冷不孕、胎漏下血、湿疹瘙痒等疾病的名方,而且效果显著,至今为止也被大量的应用。例如:在治疗虚寒出血,崩漏时,同补气药,补阴药,补血药联合使用所制的胶艾汤;以及治疗血热妄行引起的吐血。血液鲜红,口干舌燥,脉弦数的四生丸[3]。

  另外,在许多的古代医学典籍中也都有记载了艾叶的功效,如《本草纲目》中就称艾叶为“医草”,在其他的医药学典籍中艾叶也大量被引用,由此可见其应用之广泛和功效之确切。

  1.7 研究目的及意义

  作为传统的温经止血药,艾叶在古代医药典籍中大量出现,其中在梁代陶弘景《名医别录》中首次出现有关其止血作用的记载;在很多的古代方剂学典籍中均有记载,其用于虚寒出血,疗效确切。但是随着道地药材蕲春艾叶的产量有所下降,开发新的艾叶产地显得格外重要,本文基于现存历史文献和众多学者的研究成果,综合历代医家对艾叶止血的注解,结合自己对南阳产艾叶和蕲春野生品种艾叶止血实验的数据分析、总结,仔细剖析南阳产艾叶与蕲春野生品种艾叶止血作用的对比。期望能对南阳艾叶和蕲春艾叶在止血功效方面做一个明确的比较。也为将来南阳艾叶资源的开发和利用提供较为可靠的实验依据。

  在做凝血作用实验时,出血方的方法极为关键。目前为止常用的凝血实验的出血方法有包括摘眼球取血法、眼内眦取血法和剪尾取血法。摘眼球法以测定玻璃板上血液出现血丝的时间为准;眼内眦取血法以玻璃毛细管中折断的部位是否出现血丝为准;剪尾法剪断尾部1/3处,以无大量血液出现的时间减去出血的时间为其凝血时间。

  2 材料与方法

  2.1 实验材料

  2.1.1 动物

  2.1.2 药品和试剂

  2.1.3 仪器设备

  2.1.4 实验耗材

  2.2 实验方法

  2.2.1 艾叶水提物的制备

  称取适量的西峡产艾叶、蕲春野生艾叶、桐柏产艾叶,至于托盘上,放入干燥设备中除去多余的水分,称取各产地的干燥后的艾叶各10g,放入蒸馏瓶中,倒入蒸馏水,蒸馏水要完全淹没药品,浸泡,至于加热装置中,蒸馏,每次1h,合并滤液,浓缩至浓度为0.234g/ml。阳性对照云南白药混悬液浓度0.01875g/ml,0.9%的生理盐水500ml备用。

  2.2.2 不同产地的艾叶水提物对剪尾法小鼠的凝血实验

  选取正常的小鼠,分为5个研究组,每组雌雄各5只,一共50只,依次命名为:西峡产艾叶组、桐柏产艾叶组、蕲春野生艾叶组、阳性对照组、生理盐水组。三个艾叶组灌胃艾叶水提物,每只小鼠灌胃体积约0.234g/ml,阳性对照组灌胃云南白药,每只小鼠灌胃体积约0.01875g/ml。所有试验动物的灌胃剂量均为0.1ml/10g。

  第7天灌胃后1小时,用98%的乙醚麻醉,在各小鼠尾部的1/3处剪断,即刻计时,大约每30s用滤纸轻轻擦去尾部伤口的血液,直到断尾处的伤口不在出血,停止计时,,每组重复,取平均数。

  2.2.3 不同产地的艾叶水提物对眼内眦出血法小鼠的凝血实验

  实验用小鼠的给药剂量同上。

  于末次灌胃后1小时开始凝血实验,用玻璃毛细管插入小鼠眼内眦球后静脉丛,毛细管的直径约1mm,长度为5充满,直至毛细玻璃管内血柱充满,立即用秒表记下时间,每隔半分钟折断玻璃管的五分之一,轻轻拉动折断部位的玻璃毛细管,检查是否出现血丝,出现则停止计时,若没有出现,则再次测定,血丝出现的时间就是凝血时间,每组重复,取平均数。

  2.2.4 不同产地的艾叶水提物对摘眼球法小鼠的凝血实验

  灌胃剂量参照上一组实验。

  末次灌胃后1小时,用全身麻醉药麻醉,轻压需要摘取的眼部的眼眶肌肤,使眼球突出眼眶,用止血镊子夹取眼球底部,快速取出眼球,将血液滴到玻璃板上,开始计时,每隔30s用针头挑取血液,直至有血丝出现,从血液滴出至出现血凝丝所历时间即为凝血时间,每组重复,取平均数。

  2.2.5 阴性对照组凝血实验

  验方案及步骤同西峡产艾叶组,每只小鼠灌胃生理盐水0.1ml/10g。

  2.2.6 阳性对照组凝血实验

  实验方案及步骤同西峡产艾叶组,每只小鼠给云南白药混悬液0.01875g/ml。

  2.3 统计学分析

  用常用的统计学软件进行分析操作,用数理统计学知识进行p值的计算,p<0.05就说明结果有显著性差异。

  3 结果

  3.1 西峡产艾叶水提物对小鼠凝血时间的影响

  西峡产艾叶组与阴性对照组在摘眼球出血模型的凝血时间上相比较,凝血时间有显著减小(163.6±62.6 vs 358.75±217.9;P<0.05);与阳性对照组相比较有显著性差异(163.6±62.6 vs 90.1±36.1;P<0.01)。

  与阳性对照组在剪尾法模型和眼内眦模型上相比较无显著性差异(2160±18.3 vs 620±102.18;163±51.8 vs 136.7±81.4)。与阴性对照组在剪尾法模型和眼内眦模型上相比较无显著性差异(2160±187.3 vs 1606.375±1187.91; 163±51.8 vs 93.1±81.4)。结果见表1。

  3.2 桐柏产艾叶水提物对小鼠凝血时间的影响

  桐柏产艾叶组在眼内眦法和剪尾法模型上与阴性对照组相比较无显著性差异(138.8±45.4 vs 93.1±81.4;1000±85.84 vs 1606.375±1187.91)。与阳性对照组在眼内眦模型和剪尾法模型上相比较无显著性差异(163±51.8 vs 136.7±55;1000±85.84 vs 620±102.18)。

  与阴性对照组在摘眼球法模型上相比较有显著性差异(122.7±37.6 vs 385.75±217.9;P<0.01),与阳性对照组相比较凝血时间显著减小(122.7±37.6 vs 90.1±36.1;P<0.05)。结果见表1。

  3.3 蕲春产野生艾叶水提物对小鼠凝血时间的影响

  与阴性对照组相比较,在摘眼球法的凝血时间上有显著性差异(79.4±29.4 vs 358.75±217.9;P<0.01)。在眼内眦法的凝血时间上与阴性对照组相比明显减小(50.1±28.3 vs 93.1±81.4;P<0.05)。在剪尾法的凝血时间上与阴性对照组相比无显著性差异(1418.2±306.8 vs 1606.375±1187.91);

  与阳性对照组相比较,在眼内眦法的凝血时间上有显著性差异(50.1±28.3 vs 136.7±55;P<0.01),在剪尾法和摘眼球法的凝血时间上,与阳性对照组相比无显著性差异(1418.2±306.8 vs 620±102.18;79.4±29.4 vs 90.1±36.1)。结果见表1。

  表1 艾叶挥发油对小鼠凝血时间的影响 ( QUOTE \* MERGEFORMAT ±s)

  组别

  

  只数凝血时间(S)眼内眦剪尾摘眼球

  空白

  8

  93.1±81.4

  1606.375±1187.91

  358.75±217.9

  阳性

  10

  136.7±55

  620±102.18**

  90.1±36.1**

  西峡

  9

  163±51.8

  2160±187.3

  163.6±62.6*##

  桐柏

  10

  138.8±45.4

  1000±85.84

  122.7±37.6**#

  蕲春野生

  9

  50.1±28.3*##

  1418.2±306.8

  79.4±29.4**

  注:与阴性对照组相比*P<0.05即表示有显著性差异,**P<0.01;与阳性对照组相比#P<0.05即表示有显著性差异,##P<0.01.

  4 讨论

  血液的凝固,是由一系列的凝血因子参与的复杂的蛋白质水解活化过程,它是血液系统自我修复的重要组成部分。血液凝固过程可分为3个阶段:

  ⑴凝血酶原激活物的形成:内源性或外源性凝血途径,通过一系列的反应相继激活体内的各种必要因子,最后使各种因子结合结合形成凝血酶原激活物。

  ⑵凝血酶原的形成:因子Ⅱ被凝血酶原激活物激活成因子Ⅱa。

  ⑶纤维蛋白的形成:因子Ⅰ(纤维蛋白原)在Ⅱa的作用下变成因子Ⅰa,进一步生成难溶的纤维蛋白多聚体而形成血凝块。

  小鼠摘眼球凝血模型、眼内眦凝血模型、剪尾法凝血模型都是较为常用的凝血模型,五组实验结果显示:蕲春组在眼内眦凝血方面效果较好,超越了云南白药;在摘眼球凝血方面也有较好的效果;但是在剪尾法的凝血方面效果较差。桐柏组在摘眼球凝血发面效果显著,与云南白药效果接近,但是在其他两个方面效果较差。西峡组在摘眼球方面相较于生理盐水效果较好,但是与云南白药相比较并无明显效果,其在剪尾和眼内眦的效果也较差。研究表明艾叶止血的药理作用是降低毛细血管的通透性,抑制纤维蛋白溶解酶的活性,从而促进血液凝固。也有研究表明,艾叶的止血成分为挥发油,蕲春野生艾叶的挥发油含量高达到1.230%,远远高于其他产地艾叶的挥发油含量。除此之外,蕲艾的微量元素特别是钙(Ca)、镍(Ni)等含量也要高于其他产地的艾叶,这应该也是其作用较好的原因。

  虽然本次试验较为理想,但是其中也存在一些问题,由于操作不当导致阴性对照组、西峡组以及蕲春野生艾叶组有部分的小鼠死亡,使得阳性对照组和实验组在眼内眦凝血时间方面效果不如生理盐水,而且由于小鼠死亡,致使道地药材蕲艾的止血效果并不理想。另外,西峡组和桐柏组的效果有部分低于阴性对照组,可能存在的问题是:在灌胃的过程中操作不当,导致有部分小鼠在灌胃过程中未能将药液全部灌完或者小鼠将药液吐出,造成给药剂量不足。而且西峡组和桐柏组也有小鼠死亡的现象,这也是导致结果不准确的原因。除此之外,在喂养的过程中还发生过同一笼老鼠相互撕咬的现象,这也是实验结果出现偏差原因之一。

  5 结论

  本实验通过采用剪尾法出血模型、眼内眦取血出血模型以及摘眼球出血模型探索南阳产艾叶与蕲春野生艾叶挥发油的凝血作用的比较,得到以下结论:(1)由上面的表格进行对比可以看出道地药材蕲春在眼内眦凝血时间方面作用较为明显,优于云南白药,在摘眼球方面也有一定的止血作用,但是在剪尾法凝血时间方面效果比较差,说明蕲春艾叶有可能适用于伤口较小或出血量较低的部位的止血。

  (2)桐柏产艾叶在摘眼球法的凝血时间方面较好,与云南白药相比效果较为接近,但是在剪尾法和眼内眦法方面效果较差,与云南白药相比较效果不明显,表明桐柏产艾叶有可能适用于伤口较大或出血量较大的部位的止血,有开发桐柏艾叶资源的价值。

  (3)西峡产艾叶在剪尾法和眼内眦法的凝血方面作用相比较差,不如蕲春野生艾叶,与云南白药相比较效果也并不明显,与阴性对照组相比较在摘眼球凝血方面也有一定的效果,但是能不能与其他凝血系统药物发挥增效作用,提高治疗效果,目前还没有这样的报道。

  (4)与桐柏产艾叶、西峡产艾叶和蕲春野生艾叶相比较,云南白药的止血作用最为明显,在摘眼球和剪尾凝血方面效果显著,是较为上等的止血药,其作用较好的原因有以下两个方面:

  (1)云南白药为复方制剂,药物间通过协同作用共同发挥疗效。

  (2)云南白药的止血机制是:能够加速血小板的聚集,提高血小板的活化率及血小板表面糖蛋白的表达,缩短凝血酶时间,收缩动脉血管条等,相较于艾叶挥发油止血作用更为全面。

  以上的研究表明在开发艾叶新资源方面桐柏艾叶较为有开发潜力,对于蕲春野生品种艾叶来说,加强野生资源的资源管理和保护也是必不可少,云南白药作为已知效果最好的中药止血药来说有继续开发和研究的价值,同时作为保密配方应加强战略资源的保护和传承。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