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经济论文 > 县域经济论文 > 县域绿色经济论文 基于地域分异背景下的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发展研究

县域绿色经济论文 基于地域分异背景下的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发展研究

2018-12-20 16:20:23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

  绿色发展作为新时代发展理念,是当前经济发展的必然选择,而县域作为我国行政区划中一个重要层级,在我国社会经济发展中处于承上启下的关键环节。全省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离不开县域经济的绿色发展,因此,突出县域绿色发展,研究县域绿色经济是推进十三五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方面。

  甘肃省位于三大高原和三大自然区的交汇处,地域分异极富特色,各地区地域分异特征显著,作为国家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实施的重要对象,在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贯彻绿色发展理念过程中,进行了许多探索,形成了多元的发展模式,但仍然存在着经济发展基础较差,县域经济绿色发展困难多的问题。

  基于此,本文以甘肃省68个县(区)为研究对象,通过研究地域分异下县域经济绿色发展现状,收集甘肃省各县(区)2016年指标数据,从经济发展、人民生活、环境治理、生态条件、绿色政策倾斜度、政府绿色规划意识六个方面出发构建县域经济绿色发展评价指标体系,通过熵值法确定各级指标权重,运用TOPSIS模型测算甘肃省68个县(区)绿色发展水平,然后运用Arc-GIS10.5对使用标准差分级法分区的绿色发展指数结果绘制成图,直观反映各县(区)绿色发展的空间分异。在评价结果上,采用聚类分析对甘肃省68个县(区)进行再次划分,从而更好认识各县(区)经济绿色发展现状、特征和绿色发展意识,并提出了相关政策建议,以期为甘肃省因地制宜发展县域绿色经济,缩小城乡差距,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提供可行的途径。

  关键词: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评价

  第一章绪论

  1.1研究背景

  在全球气候变化和资源环境承载力备受关注的当下,世界各国开始把生态环境负荷作为经济发展的考量前提,积极调整经济结构,探索绿色发展道路,以绿色、低碳、节能为标识的新一轮产业革命和科技创新正在如荼展开,绿色已成为当下经济发展的特征和底色,是人类社会由工业文明迈入生态文明发展的必然抉择。

  2015年5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中首次明确将绿色化作为我国现代化建设的要求之一;党的十八大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总体布局,提出建设“美丽中国”,推进绿色发展;2016年3月17日,中央颁布的“十三五规划”中再次强调,绿色新发展理念贯穿于发展的各个领域各个环节;自2017年10月1日开始施行的《民法总则》首次将“绿色原则”加入到民事活动应遵循的基本原则中,即民事主体在从事民事活动中不仅要遵守平等、自愿、诚实信用等原则,还应有利于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党的十九大报告,更是进一步强调推进绿色发展,建设美丽中国。可以看出,生态文明建设理念已经从以强调人与社会、自然协调发展,转变为贯穿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建设各个方面,大力实施绿色发展新理念,不仅有利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建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也有助于构建全球生态新秩序、更好服务全球的生态安全。

  而县域作为我国行政区划中一个重要层级,是我国社会经济发展中的重要枢纽,有着承上启下的的地位,县域经济以县城为基础、乡镇为依托、乡村为要地,是社会发展、保障民生、维护稳定的重要基础。因此,突出县域绿色发展,研究县域绿色经济是推进十三五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方面。

  甘肃省现辖12个地级市、2个自治州,共有89个县级行政区,根据县域经济的概念(市辖区之外的地域经济)和2016年甘肃省政府办文件《关于深入推进县域经济发展的实施方案》,剔除部分市、区后,共有68个县纳入甘肃省县域经济统计范畴,其中包括58个县、7个自治县、2个县级市和1个市辖区。2016年,甘肃省县域内年末常住人口1699.27万人,占全省年末常住人口总数(2609.95万人)的65.11%;各县(市)地区生产总值达3095.56亿元,仅占全省地区生产总值(7200.37亿元)的42.99%;各县(市)第三产业投资额占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比例为54.30%,较全省占比(59.10%)低4.8个百分点。总体来看,县域经济发展水平还比较落后,对于甘肃省整体经济的贡献度还有待提高,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的矛盾仍然比较明显。基于此,本文以甘肃省68个县为研究对象,从经济增长及经济结构、社会结构、环境治理、生态条件、绿色政策倾斜度、政府绿色规划意识六个方面出发,评价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发展的特征和现状,明确发展规律,发现问题所在,梳理不同分区内的一致性规律和差异性特征,从而提出优化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发展的建议,以期为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发展提供理论借鉴和实践参考。

  1.2.研究意义

  1.2.1理论意义

  绿色发展作为新时代发展要求过程中出现的创新发展模式,是近年来国内外学术界研究讨论的热点话题,但是通过梳理现有文献和研究成果,发现以往对绿色经济的研究大多是从省域或者市域进行绿色发展评价,很少涉及县域层级,特别是从县域视角研究甘肃省绿色发展的几乎没有,而甘肃省作为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重要的对象,全省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离不开县域经济的绿色发展。因此,本文通过研究地域分异下县域经济绿色发展现状,构建县域经济绿色发展评价指标体系,对甘肃省的县域经济绿色发展的进行了度量和评价,是对现有研究层级的扩展,弥补了研究县域经济绿色发展评价指标体系的空白,为甘肃省因地制宜发展县域绿色经济,缩小城乡差距,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提供了理论依据。

  1.2.2现实意义

  甘肃省作为国家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实施的重要对象,在落实生态文明建设,践行绿色发展新理念过程中,进行了许多探索,形成了多元的发展模式,但仍然存在着经济发展基础较差,地域分异大,县域经济绿色发展困难多的问题。本文通过对甘肃省68个县进行综合评价,加深了对各县经济绿色发展现状、特征的了解和认识,提出了提高人口素质、加强基础设施建设,调整能源结构、鼓励清洁能源的使用,借助“一带一路”地理优势优化特色产业,倡导绿色消费方式,加大对欠发达地区的政策倾斜,加强环境治理力度的对策建议,有利于发挥县域特色优势和竞争优势,根据资源环境支撑能力因地制宜的实现县域经济发展方式绿色转型,加快全省县域经济的绿色发展。

  1.3国内外研究综述

  1.3.1国外研究现状

  (1)关于绿色发展研究

  国外对于绿色发展的研究已有诸多成果,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在理论研究方面,绿色发展思想最早起源于英国,由大卫·皮尔斯在《绿色经济蓝图》中首次提出,书中反对盲目经济增长,主张“可承受经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美国爆发主题为如何实践绿色发展的生态正义运动;2005年,绿色增长概念在第五届亚太会议通过的《绿色增长首尔倡议》中被首次定义;之后,有关绿色增长的内涵不断完善,绿色增长的实践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开展,Steenekamp P(2013)提出经济的“绿色”转型需同时考虑恢复经济、增加就业、有效地应对气候变化;Lu Q(2013)认为追求经济增长的同时需要衡量资源环境的承受能力,盲目扩张经济、忽略资源消耗会造成生态危机和引发社会动荡。

  在绿色经济增长评价方面,1987年,Alfsen和Bye在评价挪威经济发展水平时,首次在评价体系加入了自然资源指标;之后,1993年,联合国统计局在基于以往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中新增了环境经济核算指标,进一步完善了绿色经济评价框架;John M.Reilly(2012)通过量化生态经济政策,分析绿色经济增长潜力,提出实现绿色发展的最好途径在于淘汰高污染企业、减少污染物排放,加大新能源产业投资、鼓励补贴清洁能源产业、提高碳税比例。

  在绿色经济效率实证研究方面,Ramanathan(2006)基于DEA模型,得出能源消耗和碳排放的关系图。UgurSoytasa等(2007)以GDP、碳排放量、劳动力等为自变量研究与绿色指数的关系,得出绿色指数与能源消耗高度相关,与GDP、人均收入等无关;JosLuis Puliafito(2008)以人口为切入点,基于PET模型和L-V规模,分析了人口结构、规模与绿色发展相关程度。

  (2)关于县域经济的研究

  县域经济作为我国区域经济发展类型的一种划分级别,是我国在发展过程中特有的行政级别,鉴于此,国外少有关于县域经济方面的研究,但是有关区域经济方面的研究对我国研究县域经济具有很高的借鉴价值。因此,本文在此整理总结国外有关区域经济方面的研究,主要分为以下方面:

  区域经济理论研究方面,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的理论萌芽阶段,产生了许多对后来区域经济理论发展产生深远影响的经典区位理论,如赫希曼、威廉姆森、刘易斯的等分别提出的梯度发展理论、不平衡发展理论、二元经济结构理论等;20世纪中期开始,先后由佩鲁、威廉姆森提出增长极理论、倒U型理论等。

  1.3.2国内研究综述

  (1)关于绿色发展研究

  国内学术界对绿色发展的研究涉及各个层面、不同视角,从绿色发展的内涵、机制、路径多方面进行了的探讨,但对绿色发展的定义目前在学术界还没有统一的共识。侯伟丽(2004)认为,绿色发展在于考虑资源承载力,提高生产效率向低消耗、低能耗方向转变;胡鞍钢(2005)认为,绿色发展是绿色创新的新型发展道路,以低消耗、低排放、较高生态成本、理性消费为特征,强调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的平衡协调;张春霞(2002)从绿色生产、消费、营销和市场等方面研究绿色发展的趋势、机理,指出绿色经济以可持续为出发点,实现环境、经济、社会三个效益统一;马洪波(2011)、刘小琳(2012)等认为,绿色发展是循环、低碳、可持续的综合体,以人民幸福为最终目的。

  (2)关于县域经济的研究

  在县域经济概念特征方面,刘俊杰(2005)认为县域经济以县级单位为依托,具有开放、空间非均衡性,是一个功能完备的区域经济;陈锡文(2003)总结县域经济是一个复合全面的概念,在地域上同时包括城镇经济和农村经济,在产业发展上含括农业、工业和服务业,在所有制上可综合包含国有、私有、集体、个体、混合所有等多种所有制结构。

  在县域经济发展模式方面,赵媛(2007)基于区域差异,提出资源、区位、产业、企业主导5种发展模式;彭红心(2017)以湖南省为研究对象,对湖南省县域经济发展模式进行了分析。

  (3)关于经济发展评价的研究

  在经济发展水平的评价研究方面,国内研究成果颇丰,对县域经济的定量研究涉及不同研究层级、不同省份和评价对象,在指标体系构建方面有了系统、全面、客观的的评价构架,充实了县域经济发展水平评价研究的内容。王强(2004)用主成分分析方法,对黑龙江省县域经济发展从五个方面选取25个指标构建评价体系,进行了综合评价;盛明兰(2008)用灰色关联度法,从经济水平、富裕程度、发展效率出发评价了重庆市40个县的经济发展水平;冉仕江(2012)用2006—2010年重庆市16个指标统计数据,用层次分析法和熵值法综合确定权重,线性加权和法得出循环经济发展指数;张欢(2016)以湖北省2004—2013年十年统计数据,从三个维度测度了湖北省内各地区的绿色发展水平,并用散点图预测其发展空间关系;刘明广(2017)从中国省域层面,运用绿色发展指数法,构建了以绿色生产、生活、环境、新政为二级指标的评价体系。

  关于县域经济绿色发展评价的研究,现有文献较少,还处于探索阶段,主要有叶敏弦(2014)通过构建4个层级的县域绿色发展评价体系,研究了福建省58个县绿色经济差异化发展的路径、模式;郭永杰、米文宝等(2015)采用熵值TOPSIS模型,收集2013年数据,研究了宁夏22个县绿色发展水平和影响因素。

  1.4研究思路与方法

  1.4.1研究思路

  本文基于地域分异背景,围绕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发展展开论述,共六章,研究思路为:首先,阐述研究背景、理论意义、现实意义,对县域经济和绿色经济的国内外相关研究做文献综述;其次,界定县域经济的概念和经济增长与经济发展的区别,梳理区域经济发展理论、绿色发展理论等相关理论;接着,从绿色发展基础、经济增长现状、产业发展现状、社会结构发展现状、绿色生产生活五方面分析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发展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然后,从经济增长及经济结构、资源环境支撑力、政府政策支持三个维度设计评价指标体系,运用熵值法、TOPSIS模型对甘肃省县域绿色经济发展情况进行实证分析;最后,针对以上章节的研究,因地制宜提出甘肃省不同区域优化县域经济绿色发展的政策建议,并指出论文写作的不足与研究展望。

  1.4.2研究方法

  (1)文献分析法

  研究初期,通过利用图书馆、数据库等丰富的资源,搜索和查阅大量相关科研文献,一方面,归纳总结已有的相关理论,对现有研究中评价绿色发展水平、县域经济发展水平的方法和体系构建进行学习,进而为本文分析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发展找到科学、合适、客观的分析方法;另一方面,了解我国其他省份县域经济绿色发展现状及特征,以及目前甘肃省县域经济发展研究现状,争取在本文的研究中加以完善和创新。

  (2)定量分析法

  本文通过搜索整理各县政府网站、各县十三五规划、甘肃省发展年鉴等相关资料获取所需数据,在实证研究阶段,采用熵值法确定权重,TOPSIS模型计算县域经济绿色发展水平,标准差分级法进行分级并应用Arc-GIS10.5软件进行空间统计分析和绘制直观的绿色发展指数空间分异图,体现了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发展水平的空间分布特征。

  (3)比较分析法

  本文通过对比甘肃省各个县(区)经济发展绿色特征,寻找异同,分析原因,得出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发展的相关政策建议。

  导论

  研究背景目的、意义

  国内外研究现状综述

  研究思路

  内容、方法

  创新

  难点

  相关概念及理论基础

  优化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发展的政策建议

  结尾

  生态环境现状

  县域经济发展现状

  县域经济绿色发展现状

  现状

  聚类分析

  实证研究

  评价分析

  TOPSIS模型

  熵值法

  评价指标体系构建

  核心部分

  图1-1文章结构图

  1.5主要创新与难点

  1.5.1主要创新

  (1)在甘肃省县域经济发展研究中,已有文献大多集中在县域经济空间特征、空间演变上,还未有以绿色发展为重点,研究评价甘肃省县域经济发展状况的相关文献。鉴于此,本文从发挥特色与优势的视角研究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发展,以期弥补空白,为以后的研究提供参考价值。

  (2)将政府绿色发展意识加入评价体系,建立了既尊重客观发展现实又体现主动践行绿色理念的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发展评价体系。从经济社会发展、资源环境支撑、政府政策支持三个维度,经济增长及经济结构、社会结构、环境治理、生态条件、绿色政策、绿色规划六个方面,构建了含有27个具体指标的甘肃省县域绿色发展评价体系,从经济、生态、意识三方面全面地评价了甘肃省各县(区)绿色发展水平。

  1.5.2主要难点

  (1)数据收集方面具有很大的挑战性。本文以县(区)为研究对象,涉及县域众多,对其绿色发展水平评价时需要收集大量的宏、微观数据,可能存在统计口径不一致的情况,且因县级层级的特殊性,生态类绿色数据的完整获取存在极大的困难。

  (2)县域绿色发展评价模型的构建具有一定的挑战性。现有文献中,对县域经济和绿色经济发展水平进行评价的模型较多,但绿色发展的评价主要在省域或者市域,将县域和绿色结合起来,涉及县域绿色发展的评价模型和具体指标体系构建的文献很少,且指标的选择还需考虑数据的可获得性,因此在选择合适的三级指标时具有一定难度。

  第二章概念界定及理论基础

  2.1概念界定

  2.1.1县域经济

  县级行政区是中国的第三级行政区,截至2016年12月,中国大陆有1366个县。县域经济是以所辖县级行政区为范围,由县级政府调控,地域特征突出,产业结构相对完整,具有独立性,经济发展以市场为导向,具有开放性的区域经济。换句话说,首先,县域经济以行政区划为基础,是区域经济类型之一,它以县城为基础、集镇为依托、农村为要地,与城乡相适应;其次,县域经济市场监管体系较为完整,有一定的相对独立性,具有区域性特征,这种区域特征与其地理位置、历史文化和特定资源相关联;第三,县域经济是市场化的,其经济发展受全国经济发展影响,资源禀赋流通于整个市场,具有开放性;第四,县域经济是国民经济的基本单位,是一个功能齐全的综合经济体系,其活动涉及到生产、流通、消费、分销和各个产业部门。但由于各县(区)经济基础、生态环境支撑、政府政策支持等方面的差异,一、二、三产业发展水平和增加值占比相差较大,发展重点在于发挥比较优势,突出发展主要行业、特色产业。

  2.1.2绿色发展

  从发展的角度看,绿色发展是一种以生态环境容量和资源承载力为约束,考虑环境保护的新型可持续发展模式,是有别于传统发展模式的创新发展模式。将环境保护作为一种具体包括以下几点:一是把环境资源作为社会经济发展的内在因素,经济发展必须适应当地生态条件、符合生态承载力,不再以粗放的发展模式盲目追求经济增长,而是通过提高生态效率;二是要把经济、社会、环境的可持续发展作为绿色发展的目标,在全球环境恶化、大气污染严重、生态退化的背景下,各国越来越重视生态保护的当下,生态资源的可持续已成为各国在发展过程中考虑的重要因素;第三,经济行为必须考虑绿色化,也就是在尊重生态环境的前提下开展经济活动,实现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的转变、绿化。

  2.2理论基础

  2.2.1区域经济发展理论

  (1)増长极理论

  增长极理论由弗朗索瓦•佩鲁(Francois Perrous)于1950年提出的,他认为经济增长主要是由于技术进步和创新,各行业的创新不均衡,往往集中在一些特殊的企业。由于这些企业是创新的主要来源,它们的产出增长远远高于工业产出和国民经济产出的平均水平。当这些行业增加生产时,它们对其他行业具有强大的连锁效应和促进作用,并且可以带动其他行业的经济增长。这种行业是一个推动行业发展的行业,又被称作为增长诱导单元,也就是所谓的增长极,受增长极影响的其他产业就被称为是“被推进型产业”。

  增长极理论是基于区域经济非均衡发展的理论,增长主要包括极化效应和扩散效应两个效应,增长极的形成取决于各种客观条件。增长极理论特点在于不牵涉地理,属纯经济定义,它决定了促进产业升级的机制和适合增长极发展的区位分析,增长极对其他行业或其他地区有影响,增长势头非常强劲,没有令人信服的依据来解释其他地区的发展动态,佩伦认为经济增长的经济空间是“经济因素之间的关系”,这是全球性的,与地域集中度不一致。

  增长极理论强调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是技术进步或创新,创新必须关注特定行业(推进型企业)。在秘鲁看来,最具创新性的经济活动必须发生在一个大的经济单位,这往往是一个推动型产业,这既是创新的源泉,也是扩散的源泉。

  (2)区域协调发展理论

  区域协调发展是近年来中国区域经济研究领域的创新理论成果。它补充了区域经济发展理论中的均衡增长理论和非均衡增长理论的不足之处,并与改革前的均衡发展区分开来,揭示了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的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正确路径,揭示了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内在本质。

  恩格斯在他的“反杜林论”中指出,要消除城乡差距,必须尽可能在全国范围内平衡主要行业的分布。相对于资本主义国家的市场化调节,社会主义经济应合理利用各区域间生态、经济和劳动力资源,有计划地分配布局,逐步消除地区间经济技术发展的巨大差距,达到区域平衡。

  2.2.2可持续发展理论

  20世纪80年代,在全球性生态恶化、人居环境受到危害、人与自然矛盾加剧的背景下,可持续发展理论被首次提出。此理论是在反思过去盲目追求经济扩张发展方式的基础上提出的科学发展方式,核心在于合理处理发展与资源、人与自然的关系。中国在20世纪90年代将可持续发展提至国家战略、纳入国家发展计划。

  贯彻可持续发展理论的目的在于解决当下不协调发展的困境,实现长远发展,需克服的矛盾在于平衡长远利益与眼前利益、协调发展与生态环境的对立问题。践行可持续发展理论,需要统筹协调发展与可持续,兼顾眼前与长远利益、局部与整理利益,使人类的所以经济活动在资源环境可承载范围内进行。既要实现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满足人民基本的生活需求,也要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兼顾生态环境和资源利用。

  2.2.3绿色发展理论

  习近平的绿色发展理念将马克思主义的生态理论与当今时代发展的特点相结合,融合东方文明形成的新的发展观念,将生态文明贯彻深入到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的方方面面发展。

  绿色经济的概念,是可持续发展理念的基础上,适应新时代发展趋势下倡导实施的新发展理念。经济发展要绿色,绿色经济发展要成为践行绿色发展的物质保障,包含两方面内涵:一方面经济发展需要环境约束,经济主体的任何行为都应该在符合生态健康、不违背环境保护的前提下,这就要求经济活动的展开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而是应该有助于环境治理和生态健康发展;另一方面,环境保护应该是符合经济规律的,即要从环境保护、生态治理的活动中取得经济收益,将环保作为新的发展机遇,实现从绿色发展事业中找到经济增长点。

  绿色环境发展理念指合理利用自然资源,防止自然和人为环境的污染和破坏,保护自然环境和地球的生命,改善人类社会环境的生活条件,维护和发展生态平衡,使自然环境和人类进步协调共进。农村人居环境治理应该符合实际、尊重民情,发展规律遵循农村特色,注重品味,维护乡村景观,保留青山绿水,以此来实现生活在农村,发展经济,但不破坏生态环境的发展需求。

  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发展现状

  3.1绿色发展基础

  3.1.1生态环境基础

  甘肃省面积42.59万平方公里,地域狭长,位于三大高原和三大自然区的交汇处,各区域之间地貌、气候类型复杂多样,生态条件差异较大,根据对县域经济的影响程度,本文选取可利用土地资源(A)、可利用水资源(B)、生态系统脆弱性(C)、生态重要性(D)、自然灾害危害性(E)五个指标对甘肃省县域生态环境进行综合评价,评价结果如表3-1所示。

  可利用土地资源较丰富的县域主要分布在黄河以西地区,其中,金塔县、肃北县、阿克塞县、玉门市、高台县、永登县、靖远县、景泰县可利用土地资源最为丰富,从市级看,酒泉市土地资源最丰富,但可利用条件差;可利用土地资源较缺乏的县域主要分布在甘南、临夏、陇南市,海拔高和山地多是主要原因。

  可利用水资源条件丰富的县域分布在河西走廊的一些灌溉条件好的绿洲和陇南山间小盆地,数量较少,包括酒泉市所辖的阿克塞县和瓜州县,陇南市的成县、两当县、文县、宕昌县,张掖市的临泽县;可利用水资源条件缺乏的县域分布在一些灌溉条件差的河西走廊内陆河下游的绿洲、庆阳市南部、甘南州的北部、临夏州北部等区域,包括山丹县、民勤县、岷县、张家川县、庆城县、合水县、镇原县、正宁县、临潭县、卓尼县、夏河县等13个县。

  从生态系统脆弱性看,除了甘南高原、陇南徽成盆地、张掖市南部的15个县外,全省其余县域生态系统都相对比较脆弱。根据甘肃省“三屏四区”生态功能区建设及划分,大部分县都是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建设县。

  根据区域最主要自然灾害类型的危害程度划分,自然灾害危害程度低的县域主要分布在河西地区,包括酒泉市的瓜州县、金塔县、玉门市、阿克塞县、敦煌市,张掖市的高台县、临泽县、山丹县,武威市的民勤县,永昌县,还有碌曲县、玛曲县、两当县、正宁县;自然灾害危害程度高的县域主要分布在甘南、陇南的山地地区,尤其陇南市的礼县、文县、宕昌县。

  综合来看,河西地区大部分县域和陇南市的成县、徽县、两当县等县域经济绿色发展生态条件好,综合得分在13以下,生态环境对其经济发展的支撑能力强;而民勤、古浪、张家川、庆城、环县、镇原、积石山、康乐、夏河、卓尼县、舟曲县、临潭县、文县、礼县、宕昌等17个县,生态环境对经济发展的支撑能力弱,综合得分在17以上,其中镇原县综合得分19,临潭县综合得分21,生态条件最差。

  表3-1甘肃省县域经济生态环境现状评价表

  区域评价结果兰州市皋兰县10(A2B2C3D1E2)红古区11(A2B2C3D1E3)榆中县11(A2B2C3D2E2)

  永登县13(A1B2C3D3E4)酒泉市瓜州县9(A2B1C4D1E1)金塔县10(A1B3C4D1E1)阿克塞县10(A1B1C3D4E1)

  玉门市10(A1B3C4D1E1)肃北县13(A1B3C3D4E2)敦煌市14(A2B2C5D4E1)张掖市临泽县11(A2B1C5D2E1)肃南县13(A4B2C1D4E2)山丹县13(A2B5C1D4E1)

  高台县9(A1B2C4D1E1)民乐县12(A3B2C1D4E2)金昌市永昌县12(A2B3C2D4E1)武威市天祝县13(A3B2C1D4E3)民勤县17(A2B5C5D4E1)古浪县17(A2B4C3D4E4)白银市景泰县10(A1B3C3D1E2)靖远县11(A1B2C4D1E3)会宁县16(A2B3C4D4E3)定西市渭源县13(A4B2C3D2E2)陇西县14(A3B2C4D2E3)临洮县15(A4B2C4D2E3)

  通渭县16(A3B2C4D4E3)漳县17(A4B4C3D2E4)岷县18(A4B5C3D3E3)天水市清水县14(A3B3C4D2E2)甘谷县14(A3B2C4D2E3)武山县15(A4B3C3D2E3)

  秦安县16(A3B3C5D2E3)张家川县18(A4B5C3D4E2)平凉市华亭县13(A2B2C3D3E3)泾川县14(A3B3C4D2E2)灵台县14(A3B2C4D3E2)

  崇信县15(A4B2C4D3E2)庄浪县16(A3B5C2D4E2)静宁县16(A3B2C4D4E3)庆阳市宁县12(A3B2C3D2E2)合水县15(A3B5C3D2E2)正宁县15(A4B5C3D2E1)华池县16(A3B3C4D4E2)庆城县17(A2B5C4D4E2)环县17(A2B3C5D4E3)镇原县19(A3B5C5D4E2)临夏回族自治州永靖县15(A4B2C3D3E3)广河县15(A4B3C4D2E2)和政县15(A4B3C3D3E2)临夏县16(A5B2C3D3E3)东乡县16(A4B3C4D2E3)积石山县17(A4B5C3D3E2)康乐县18(A4B5C3D3E3)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13(A4B3C1D4E1)玛曲县14(A5B3C1D4E1)迭部县15(A5B2C2D4E2)夏河县17(A5B5C1D4E2)卓尼县18(A5B5C1D4E3)舟曲县18(A5B2C2D4E5)临潭县21(A5B5C3D4E4)陇南市成县11(A2B1C3D3E2)徽县11(A2B3C2D2E2)两当县12(A4B1C2D4E1)康县16(A4B3C3D4E2)西和县16(A3B3C3D3E4)文县17(A5B1C2D4E5)礼县17(A3B2C4D3E5)

  宕昌县18(A5B1C3D4E5)注:(1)可利用土地资源:A1(丰富)、A2(较丰富)、A3(中等)、A4(较缺乏)、A5(缺乏)

  (2)可利用水资源:B1(丰富)、B2(较丰富)、B3(中等)、B4(较缺乏)、B5(缺乏)

  (3)生态系统脆弱性:C1(不脆弱)、C2(略脆弱)、C3(一般脆弱)、C4(较脆弱)、C5(脆弱)

  (4)生态重要性:D1(较重要)、D2(重要)、D3(十分重要)、D4(特别重要)

  (5)自然灾害危害性:根据区域最主要自然灾害类型的危害程度划分,E1(低)、E2(较低)、E3(中等)、E4(较高)、E5(高)

  (6)综合得分由各级下标相加得到,值越大,生态环境越差。

  资料来源:根据《甘肃省生态保护与建设规划(2014—2020年)》和《甘肃省主体功能区规划基本思路框架》并略有调整。3.1.2地域分区基础

  参考伍光和、江存远(1998)主编的《甘肃省综合自然区划》和史洁雅(2017)硕士毕业论文《基于地域分异背景下的甘肃省县域经济发展研究》中的自然区划,并结合甘肃省的行政区划以及各县域经济发展的特点,同时考虑到论文写作的可行性,将甘肃省县域经济空间分布划分为五大区。(图3-1,表3-2)。

  图3-1甘肃省五大区分布示意图

  表3-2甘肃省县域分区

  区域合计市区、县、县级市、自治县河西干旱

  内陆区15酒泉市瓜州县、玉门市、肃北县、阿克塞县、

  敦煌市、金塔县张掖市民乐县、临泽县、高台县、山丹县、肃南县金昌市永昌县武威市民勤县、古浪县、天祝县中部黄土

  高原沟壑

  丘陵区27兰州市红古区、榆中县、皋兰县、永登县白银市靖远县、会宁县、景泰县定西市通渭县、岷县、陇西县、漳县、渭源县、临洮县、临夏州临夏县、永靖县、东乡县、广河县、康乐县

  和政县、积石山县天水市甘谷县、武山县、张家川县、秦安县、清水县平凉市庄浪县、静宁县陇东黄土

  高原区11平凉市灵台县、华亭县、泾川县、崇信县庆阳市庆城县、华池县、正宁县、镇原县、环县、合水县、宁县、甘南山地

  高原区7甘南州卓尼县、迭部县、玛曲县、夏河县、

  碌曲县、临潭县、舟曲县、陇南

  山地区8陇南市文县、宕昌县、礼县、两当县、成县、康县、西和县、徽县、

  3.2经济增长现状

  3.2.1国民生产总值特征

  从整体来看,甘肃省县域经济发展良好,GDP稳步提升。如图3-2所示,2016年,甘肃省68个县(区)GDP总量为3095.56亿元,约是2001年446.63亿元的6.9倍;人均GDP为18217.02元,约是2001年2464.33元的7.4倍。县域GDP总量占全省GDP(7200.37亿元)比例为42.99%,比2001年的41.64%增长了1.35个百分点;县域人均GDP占全省人均GDP(27588.15元)比例为66.03%,比2001年的59.20%增长了6.83个百分点,与全省的差距正在逐步缩小。

  图3-2 2001—2016年县域GDP及占全省比例

  从各县(区)来看,2016年GDP总量排名前十的县(区)分别为红古区(125.81亿元)、玉门市(119.02亿元)、敦煌市(106.39亿元)、永登县(95.88亿元)、渝中县(91.35亿元)、庆城县(81.18亿元)、民勤县(77.75亿元)、金塔县(75.91亿元)、瓜州县(75.38亿元)和环县(74.95亿元),GDP总量合计926.29亿元,占县域GDP总量的29.92%;最低的是两当县,7.46亿元,仅为红古区的1/9,各县之间经济水平差异巨大。2001年GDP总量前10的县(区)是玉门市、永登县、庆城县、红古区、敦煌市、永昌县、靖远县、山丹县、民勤县和临洮县,合计162.76亿元,占县域GDP总量的36.69%。与2001年相比,2016年前十位县(区)变化较大,榆中县、金塔县、瓜州县、环县进入排名,永昌县、靖远县、山丹县、临洮县掉出,且前十位GDP总占比下降6.7个百分比,经济优势略有降低。

  在人均GDP方面,由于酒泉市的阿克塞县、肃北县和张掖市的肃南县属地广人稀的畜牧业县,与其他县(区)相比情况特殊,人均GDP排名虽列前位,但可比性不强,因此,县域比较时不予考虑。2016年,其他各县(区)人均GDP排名前五分别为红古区(89544元)、敦煌市(74297元)、玉门市(72049元)、华池县(56775元)、金塔县(51047元),最少的是东乡族自治县,仅为5790元,约是红古区的1/9。人均GDP超过甘肃省人均GDP(27588元)的县域共有19个,仅占全部县域的28%。

  总体可以看出,十多年间,甘肃省各县域GDP增长不断提高,县域间发展竞争激烈,差距逐步缩小,但大部分县域仍在甘肃省GDP增长水平均值以下,拉低了甘肃省GDP增长整体水平。

  3.2.2经济增长水平

  本文以2016年甘肃省人均GDP和GDP增长强度系数计算经济增长水平(表3-3),依据计算结果将甘肃省68个县(区)的经济增长水平划分为6个等级,依次为一级区域(>50000)、二级区域(40000-50000)、三级区域(30000-40000)、四级区域(20000-30000)、五级区域(10000-20000)和六级区域(<10000)。从表3-3结果来看,甘肃省经济增长水平的地区差异十分显著,其中,对经济增长水平的贡献,由于GDP增长强度系数的数值基本在1-1.5之间,幅度变动较小,所以人均GDP对其经济增长水平的贡献更大,最高值与最低值差距达25倍,构成了经济增长水平差异的主要方面。

  表3-3 2016年甘肃省县域经济增长水平评价表

  区域2011年

  人均GDP

  (万元/人)2016年

  人均GDP

  (万元/人)GDP

  增长率GDP增长

  强度系数经济增长水平排名兰

  州

  市红古区5.70318.95440.0941.2107452.803永登县1.70942.85980.1081.337177.4016皋兰县1.76744.37000.1981.356810.089榆中县1.33732.06120.0901.224734.4028酒

  泉

  市金塔县3.09485.10470.1051.366361.107瓜州县3.32915.05910.0871.260709.208肃北县16.701912.3014-0.0591123014.002阿克赛县9.939414.58400.0801.2175008.001玉门市7.81807.2049-0.016172049.006敦煌市3.53477.42970.1601.396586.105张

  掖

  市肃南县5.72068.29980.0771.299597.604民乐县1.22202.23910.1291.329108.3022临泽县2.33053.68150.0961.244178.0013高台县1.99943.74250.1341.348652.5011山丹县1.52732.84720.1331.337013.6017金昌市永昌县1.88642.78560.0811.233427.2019武

  威

  市民勤县1.42993.22290.1761.341897.7014古浪县0.73061.21100.1061.315743.0048天祝县1.65062.83430.1141.336845.9018白

  银

  市靖远县0.98401.53760.0931.218451.2040会宁县0.67791.14180.1101.314843.4051景泰县1.79242.30230.0511.227627.6025定

  西

  市通渭县0.61760.95160.0901.211419.2060陇西县0.82291.37340.1081.317854.2041渭源县0.46970.93300.1471.312129.0057临洮县0.71501.24680.1181.316208.4045漳县0.52731.14210.1671.415989.4047岷县0.42960.79660.1311.310355.8763天

  水

  市清水县0.78911.51680.1401.319718.4037秦安县0.67701.04450.0911.212534.0056甘谷县0.58251.13460.1431.314749.8052武山县0.70051.29320.1301.316811.6043张家川县0.60950.93450.0891.211214.0061平

  凉

  市泾川县1.30101.79330.0661.221519.6033灵台县0.90951.71540.1351.322300.2030崇信县2.50152.3992-0.008123992.0029华亭县3.13302.2090-0.068122090.0031庄浪县0.55691.00200.1251.313026.0055静宁县0.61901.16260.1341.315113.8050庆

  阳

  市庆城县0.24713.04390.6521.545658.5012环县1.17862.43050.1561.331597.0720华池县5.44355.67750.008156775.0010合水县1.75793.13110.1221.340704.3015正宁县1.00391.54720.0901.218566.4039宁县0.67821.59180.1861.320693.4035镇原县0.87461.36860.0941.216423.2044临夏

  回族

  自治

  州临夏县0.57151.06550.1331.313851.5053康乐县0.40410.86590.1651.412122.6058永靖县1.58871.99620.047119962.0036广河县0.47420.88780.1341.311541.4059和政县0.40720.85540.1601.311120.2062东乡县0.34080.57900.1121.37527.0068积石山县0.35830.62180.1171.38083.4067甘南

  藏族

  自治

  州临潭县0.71431.30060.1271.316907.8042卓尼县0.82391.44420.1191.318774.6038舟曲县0.69021.10840.0991.213300.8054迭部县1.24862.12630.1121.327641.9024玛曲县2.09092.57570.043125757.0027碌曲县1.74642.61620.0841.231394.4021夏河县1.18931.75530.0811.221063.6034陇

  南

  市成县1.35092.23410.1061.329043.3023文县0.71261.16870.1041.315193.1049康县0.62370.83170.0591.29980.4064宕昌县0.41301.15330.2281.416146.2046西和县0.46560.75600.1021.39828.0065礼县0.37450.70800.1361.39204.0066徽县1.46542.25580.0901.227069.6026两当县0.85681.66810.1431.321685.3032注:经济增长水平计算说明:1.经济增长水平=人均GDP2016×GDP2011-2016增长强度系数

  2.GDP增长率=(GDP2016-GDP2011)1/5-1,将GDP增长率划分为<5%、5%-10%(包含5%)、10%-20%(包含10%)、20%-30%(包含20%)、≥30%五个区间,每个区间分别赋值为1、1.2、1.3、1.4、1.5,得到GDP2011-2016增长强度系数。经济增长水平在50000以上的一级县域有10个县(区、市),主要集中在河西一带,包括红古区、皋兰县、华池县、肃南裕固族自治县、金塔县、瓜州县、肃北县、阿克塞县、玉门市、敦煌市等。其中红古区规模工业企业居多,有铝钢材加工、煤电产业、建材产业等;皋兰县在2016年生产总值达到91.35亿元,是2011年的2.8倍,冶金冶炼产业、装备制造产业、新型建材产业对该县的经济增长贡献相比其他产业而言所占比重较大。陇东华池县有石油产出,占当地经济的大部分;肃南、肃北和阿克塞等县,情况较为特殊,地广人稀,为人口很少的牧业县,经济增长主要靠工业和旅游来带动,人均GDP较高;敦煌市为著名旅游景区,旅游业发展良好;玉门、金塔、瓜州等市(县)工业产业主要集中在新能源产业、煤化工产业、硅材料产业等方面,特色产业发展较好,是全国重要的粮棉油以及制种基地。

  经济增长水平在40000-50000的二级县域有5个县,主要集中于张掖、庆阳地区,其中,张掖市所属的两县,主要发展工业、旅游业以及特色产业;庆阳市的庆城县经济主要靠石油产业、油田配备服务、新型建材产业拉动;陇东地区的合水县集中了较多的工业企业和商贸服务业,但是人均收入水平却较低。总的来看,经济增长处于二级水平的县域,相比一级水平的县域,产业结构较为合理,经济增长靠工业和旅游业来带动。

  表3-4 2016年甘肃省县域经济增长水平评价结果分级表

  经济增长水平县(区)合计一级

  (>50000)红古区、皋兰县、金塔县、瓜州县、肃北县、阿克塞县、

  玉门市、敦煌市、肃南县、华池县10二级

  (40000—50000)临泽县、高台县、民勤县、庆城县、合水县5三级

  (30000—40000)永登县、山丹县、永昌县、天祝县、环县、碌曲县6四级

  (20000—30000)榆中县、民乐县、景泰县、泾川县、灵台县、崇信县、华亭县、宁县、永靖县、迭部县、玛曲县、夏河县、成县、徽县、两当县15五级

  (10000—20000)古浪县、靖远县、会宁县、通渭县、陇西县、渭源县、临洮县、漳县、岷县、清水县、秦安县、甘谷县、武山县、张家川县、

  庄浪县、静宁县、正宁县、镇原县、临夏县、康乐县、广河县、和政县、临潭县、卓尼县、舟曲县、文县、宕昌县27六级(<10000)东乡县、积石山县、康县、西和县、礼县5经济增长水平在30000-40000的三级县域有6个县,其中,山丹县特色产业发展良好,盛产啤酒大麦等多种作物,建有优质啤酒大麦基地;永昌县农业资源比较丰富,人均GDP比较高,旅游业和特色产业为该县的主导产业;天祝县畜牧养殖增长较快,经济结构较为单一,在经济结构转型方面,有较大的发展潜力;

  经济增长水平在20000-30000的四级县域有15个县,主要集中在甘肃中部和东南地区,包括甘南藏族自治州、陇南市、平凉市、庆阳市和白银市的局部县区。榆中县和永靖县紧邻兰州市,近年来在基础设施方面发展较快,永靖县旅游业较为发达;民乐县以农业产业化为主,经济发展也比较快;平凉部分地区,由于交通设施较为完善,休闲产业、特色产业、商贸服务对经济增长的作用较大;甘南州的迭部县、玛曲和夏河县,森林覆盖率较大,农业资源也较为丰富,因此,畜牧养殖、特色产业和旅游业较为发达,但经济增长元素依旧单一,工业化进程相当缓慢;成县、徽县、两当县属于陇南地区农业基础较好的地方,旅游业对地区经济增长贡献作用大,但因其周边所辖农村较为贫困,拉低了经济增长水平。经济增长水平处在四级区域的县区,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农业、畜牧业、旅游业等一、三产业拉动,第二产业所占比重较低。

  经济增长水平在10000-20000的低值五级县域有27个县,主要集中在甘肃的中部地区和陇东地区。陇西、靖远等县域,人口较多,有较大比重的农田灌溉面积,农业产业化、畜牧养殖以及旅游业较为发达,是发展水平较好;甘南地区的卓尼县,地广人稀,人均草地较多,因此旅游业较为发达;中部地区的临夏、岷县、会宁等县区域,多数县是国家扶持的贫困县,人口较多,产业结构单一,仍以农业为主导产业,并且生产水平也不高,贫困的成因各有差异,比如文县、康县耕地不足,会宁县干旱少雨,水土资源条件较差不利于农业发展。总体来看,经济增长水平处在五级的县区,主要依靠农业、畜牧业、旅游业拉动经济增长。

  经济增长水平小于10000的六级县域有5个,分别为临夏州的东乡县、积石山县,陇南市的康县、西和县、礼县。临夏州近几年农业优势凸显,特色产业发展良好,但生产规模小、深加工缺乏,产品附加值低等问题依然束缚着马铃薯、油菜籽、花椒、中药材、蚕豆等特色产业的进一步发展,始终缺乏知名企业和龙头企业;陇南市农业经济虽保持了良好发展态势,但是农业生产规模化、产业化低,农业劳动者素质低等因素严重影响着经济发展。

  总体来看,甘肃省县域生产力的空间分布大致可以从人均GDP和GDP增长强度系数计算出的经济增长水平表现出来,影响甘肃省各县域经济不平衡增长的因素主要有各县域的地理位置、资源状况以及经济基础。除肃北、阿克塞、肃南等县由于人口少具有特殊性外,河西干旱内陆区所属各县的经济增长水平整体好于其他四区。且工业产业较为发达的县(区)相较其他县,其经济增长水平普遍较高。资源县、处于中心城市周边以及位于交通枢纽、交通干线上的县域,其经济增长水平相对较好。

  3.3一、二、三产业发展现状

  根据2016年甘肃省县域经济一、二、三产业增加值占比,全省68个县分成五类(表3-5)。庆阳市的华池县、合水县、庆城县,张掖市的肃南县,兰州市的红古区,这些县(区)第三产业增加值所占比重在10%-30%,属第一类。第一类5个县第二产业增加值所占比重都在55%以上,基本是第三产业增加值所占比重的2至4倍,而第一产业增加值占比在18%以下,因此这5个县主要依靠第二产业的快速发展来带动经济增长。华池县主要依靠石油和煤炭业带动经济增长,肃南县主要依靠煤炭业的发展推动经济增长。

  第三产业增加值所占比重在30%-40%,属第二类,第二类有16个县。其中一部分县第二产业增加值所占比重在45%以上,而第一产业增加值占比基本在30%以下,这些县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第二产业拉动、第三产业起辅助带动作用,例如酒泉市的肃北县、阿克塞县、庆阳市的环县等。另一部分县第二产业增加值所占比重仅在30%左右,第一产业增加值占比排名位居全省前列,这些县的经济增长主要是依靠当地的特色产业拉动、第三产业起辅助带动作用,例如平凉市的泾川县、灵台县、静宁县,张掖市的民乐县、高台县,武威市的民勤县等。泾川县在十二五期间,通过对当地蔬果、畜牧等特色产业的深度开发,对大云寺、王母宫、南石窟寺等特色旅游景区的精心打造等方式,提升了县域综合实力。民勤县通过发展林果业和甜高粱产业,积极调整产业结构,探索发展具有地方特色和市场优势的林果产业,进一步提升种植业整体效益,进而推动经济增长和农业现代化进程。

  第三产业增加值所占比重在40%-50%,属第三类,第三类有18个县。其中,玉门市是典型的工业城市,第二产业增加值占比49.28%,第一产业很弱仅9.5%,二、三产业带动经济增长。除玉门市和皋兰县外,其余16个县的第一、二产业增加值占比都低于第三产业增加值占比。成县、皋兰县第二产业增加值占比比第一产业增加值占比高出10%。武山县、庄浪县、玛曲县发展苹果、中医药、育种等支柱产业,第一产业增加值占比比第二产业增加值占比高出10%,第三产业和第一产业协同带动经济增长。其余13个县一、二产业增加值占比相差不足10%,第三产业对经济增长的带动作用突出。

  第三产业增加值所占比重在50%-60%,属第四类,第四类有18个县,各县第三产业对经济增长的带动作用突出。兰州市的永登县、榆中县第二产业增加值占比比第一产业增加值占比高出10%。卓尼县、漳县、渭源县、清水县、东乡县、正宁县、两当县,第一产业增加值占比比第二产业增加值占比高出10%。

  第三产业增加值所占比重在60%-70%,属第五类,第五类有11个县,一、二产业都很弱,尤其是第二产业占比均在倒数。

  表3-5 2015年甘肃省县域经济三次产业增加值占比现状表

  第三产业增加值所占比重分类县(区)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第三产业增加值占比排名第二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第二产业增加值占比排名第一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第一产业增加值占比排名一类(10%-30%)(5个)华池县17.31%6875.18%17.51%67合水县25.94%6756.35%617.71%53庆城县26.06%6661.67%412.26%61肃南县28.21%6554.97%716.83%56红古区29.69%6562.39%37.92%66二类(30%-40%)(16个)阿克赛县33.23%6363.05%23.72%68民勤县34.55%6233.06%1632.38%10崇信县35.29%6135.54%1529.16%18肃北县35.82%6061.42%52.76%69瓜州县36.05%6047.10%1016.85%55华亭县36.46%5843.55%1519.99%49环县36.62%5751.95%811.43%63民乐县38.29%5630.13%2031.58%14永靖县38.78%5544.26%1216.97%54高台县38.93%5529.17%2331.90%13天祝县39.02%5346.14%1114.84%58泾川县39.21%5220.15%4640.64%2古浪县39.72%5127.92%2532.36%11静宁县39.73%5021.26%4339.01%3靖远县39.75%4925.48%3034.77%7灵台县39.85%4818.18%5041.96%1三类(40%-50%)(18个)甘谷县40.26%4731.40%1828.34%25玉门市41.23%4649.28%99.50%65镇原县41.77%4529.84%2228.40%23皋兰县42.10%4443.93%1313.97%59武山县43.18%4318.12%5138.70%4临泽县44.18%4325.05%3230.77%15碌曲县44.68%4124.59%3630.73%16宁县45.20%4030.01%2224.79%34庄浪县46.11%3915.49%5738.41%5徽县46.29%3827.89%2625.81%30会宁县46.51%3724.81%3528.69%22岷县46.84%3624.13%3929.03%19玛曲县47.91%3517.63%5234.46%8临洮县48.29%3428.51%2423.20%43秦安县49.02%3322.01%4128.96%20金塔县49.14%3225.04%3325.83%29宕昌县49.77%3126.46%2823.77%39成县49.81%3032.09%1718.10%51四类(50%-60%)(18个)永昌县50.31%2926.60%2723.08%44山丹县50.91%2824.84%3424.25%37礼县51.78%2819.88%4728.34%24文县51.87%2625.68%2922.46%46渭源县52.15%2513.90%5833.95%9景泰县53.02%2424.28%3722.69%45和政县53.18%2321.44%4225.38%32漳县53.29%2218.51%4928.21%26卓尼县55.48%2115.81%5528.71%21两当县55.80%2011.89%6332.30%12康县56.14%1919.97%4623.89%38迭部县56.29%1820.49%4423.22%42陇西县57.05%1719.59%4823.36%41永登县57.54%1631.00%1911.45%62正宁县57.69%156.55%6935.76%6榆中县57.80%1424.13%3818.07%52东乡县57.84%1316.00%5326.17%28清水县59.71%1213.65%6026.64%27五类(60%-70%)(11个)舟曲县60.74%1113.72%5925.54%31敦煌市60.86%1025.43%3113.71%60广河县60.97%923.58%4015.45%57夏河县61.34%88.08%6630.58%17通渭县62.36%713.23%6124.41%36临夏县62.73%615.91%5421.36%47西和县63.14%615.59%5621.27%48康乐县63.31%412.03%6224.65%35张家川县64.66%311.67%6523.67%40积石山县67.08%27.81%6825.11%33临潭县69.28%111.70%6419.02%50

  第四章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发展实证分析

  4.1县域经济绿色发展评价指标体系构建

  4.1.1构建原则

  当前,县域经济绿色发展还处在摸索阶段,有关评价县域经济绿色发展的指标体系构建方面的文献较少。因此建立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评价指标体系,应根据甘肃省各县域经济的自身特点。不仅要关注自然环境的支撑能力,更要结合经济增长,并处理好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保护之间的平衡协调关系。基于此,在构建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发展评价指标体系时应考虑一下原则:

  (1)系统性原则

  县域经济绿色发展包含多个方面,涉及经济、社会、环境、生态、理念各个方面,是一个有机整体。政府绿色意识决定着政府对绿色发展的支持、引导、重视程度,政府公布的相关规范性文件,是绿色发展最大的动力。因此,构建县域经济绿色发展评价指标体系应考虑系统性原则,将经济社会发展、资源环境支撑和政府政策支持等三方面结合起来进行系统性评价。

  (2)客观性原则

  在评价体系的指标设定上,除充分考虑以上三个方面的基础外,还应符合县域经济发展的基本规律和特征,数据搜集中重视来源的公开性与权威性,选取规范的核算方法,尽可能使用指标内涵明确、统计口径一致的直接数据,以保证评价结果的客观性与可比性。

  (3)可行性原则

  本文以县(区)为研究层级,与以省级、市级为研究层级相比,在数据获得上难度较大,因此在指标的最终确定上,应结合客观性与可行性原则,将数据不能完全获得的指标予以剔除或以其他可获得指标进行代替,来保障评价的可行。

  4.1.2指标体系确定与数据来源

  本文县域经济绿色评价指标体系设定目标层为甘肃省各县(区)经济的绿色发展指数,用来衡量绿色发展的优劣程度,一级指标从经济社会发展、资源环境支撑、政府政策支持三个角度构建,具体指标如表4-1所示。

  表4-1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发展水平指标体系

  目标

  (T)一级指标

  (A)二级指标(B)三级指标

  (C)指标属性绿

  色

  发

  展

  水

  平经济社会

  发展经济增长及经济结构人均生产总值+第一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第二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第三产业投资额占固定资产投资总额比重+社会结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城镇化率+城镇登记失业率-资源环境

  支撑环境质量人均耕地面积+人均农村用电量-人均化肥施用折纯量-人均森林覆盖率+城镇集中式生活饮用水水源水质达标类别-生态条件可利用土地资源-可利用水资源-生态系统脆弱性-生态重要性-自然灾害危害性-政府政策

  支持绿色政策绿色文件占政府政策总数比重+环境治理文件占绿色文件比重+生态保护文件占绿色文件比重+产业政策文件占绿色文件比重+绿色规划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生活污水集中处理率+农村自来水普及率+(1)经济增长绿色度

  此一级指标由经济增长及经济结构和社会结构两个二级指标组成,具体包括反映经济增长指标的人均生产总值,反映经济结构的第三产业投资额占固定资产投资总额比重和一、二、三产业增加值占比,和反映社会结构指标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城镇化率、城镇登记失业率八个三级指标,数据来源均为《甘肃发展年鉴2017》。

  (2)资源环境支撑

  资源环境支撑反映了各县(区)自然资源与环境所能提供的支撑能力,包括环境质量和生态条件两个二级指标。环境质量由人均耕地面积、人均森林覆盖率、人均农村用电量、城镇集中式生活饮用水水源水质达标类别和人均化肥施用折纯量5个三级指标构成,数据来源为《甘肃发展年鉴2017》和甘肃省环境保护厅发布的2016年第四季度的《全省县级城镇集中式生活饮用水水源水质状况报告》;生态条件由可利用土地资源、可利用水资源、生态系统脆弱性、生态重要性、自然灾害危害性5个三级指标构成,数据来源为《甘肃省主体功能区规划》。

  (3)政府政策支持

  政府政策支持用来反映政府推进绿色发展的主动性、对绿色发展的重视程度和对未来贯彻绿色发展的相关规划程度,包括绿色政策和绿色规划两个二级指标。

  绿色政策是指甘肃省各县(区)在2016年发布出台的有关绿色发展的政府规范性文件,本文所用政策信息均来自甘肃省各县(区)政府门户网站,政策数据来自各网站“信息公开”一栏中的“政府文件”和“规范性文件”。需要说明的是,因该二级指标体现的是各县(区)对绿色发展的主动性,虽然根据法的效力,行政法规、部门规章、省市级下发文件作为上位法,对全省各县(区)均有约束性和指导强制性,但本文予以剔除。在具体数据统计时,将有关绿色发展的文件细分为涉及环境治理、生态保护和产业政策三类,三级指标分别为绿色文件占政府政策总数比重、环境治理文件占绿色文件比重、生态保护文件占绿色文件比重、产业政策文件占绿色文件比重。

  绿色规划二级指标,用来反映政府在县域绿色发展方面的中长期计划和重视程度,数据来源为各县(区)十三五规划,综合考虑指标数据的完整性和可比性,此二级指标下标包括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农村自来水普及率等4个三级指标。三级指标的数据处理本文采用赋值法,以十三五规划中是否涉及绿色发展相关指标为衡量标准,十三五规划中没有涉及为0分,涉及到时,约束性完成规划为90%以上时2分,90%以下时1分。

  4.1.3评价方法

  4.1.3.1熵值法

  熵学最初源于热力学研究,后由C.E.Shannon引入信息论后得到广泛应用。本文根据熵的特性,使用熵权概念确定权重,具体步骤如下:

  (1)选取n个县(区),m个指标,则代表第i个县域的第j个指标的数值(i=1,2,···n;j=1,2···m),对于本文,n=68,代表甘肃省68个县(区),m=27,代表绿色发展评价指标体系的27个三级指标。

  (2)标准化处理:

  当指标为正向指标时,其标准化公式为:

  (4-1)

  当指标为负向指标时,其标准化公式为:

  (4-2)

  (3)对标准化数值平移处理

  (4-3)

  其中,H为指标平移的幅度,一般取1。

  (4)利用比重法对数据进行无量纲化:

  (4-4)

  (5)计算第j个指标的熵值:

  (4-5)

  (6)第j个指标的差异系数为:

  其中j=1,2,···m(4-6)

  (7)第j个指标的权重为:

  其中j=1,2,···m(4-7)

  4.3.1.2 TOPSIS模型

  TOPSIS法,又称为优劣解距离法,是C.L.Hwang和K.Yoon于1981年首次提出,是多目标决策分析中一种常用的有效方法,核心是根据研究对象与正、负理想解的距离,计算与理想解的相对贴近度,进行方案优劣的评价、排序,相对于传统的综合指数法更具科学性、客观性、准确性,具体步骤如下:

  (1)构建判断矩阵:

  (i=1,2,···m;j=1,2,···n)

  对于本文,n=68,代表甘肃省68个县(区),m=27,代表绿色发展评价指标体系的27个三级指标。

  (2)熵值法确定指标权重。

  (3)确定正理想解和负理想解,设正理想解的第j个属性值为,负理想解的第j个属性值为,则

  正理想解=(4-8)

  负理想解=(4-9)

  (4)计算欧氏距离

  (4-10)

  (5)计算综合评价指数值

  (4-11)

  4.2甘肃省68个县(区)绿色发展评价分析

  本文根据构建的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评价指标体系,收集甘肃省各县(区)2016年指标数据,通过熵值法确定各级指标权重,运用TOPSIS模型测算甘肃省68个县(区)绿色发展水平,然后运用Arc-GIS10.5对使用标准差分级法分区的绿色发展指数结果,绘制地图,直观显示各县(区)绿色发展的空间分异。

  4.2.1指标权重确定

  根据熵值法公式,利用Excel表格,首先计算得到三级指标的熵值和权重,其次,二级指标权重为其指标内三级指标权重之和,一级指标权重为其指标内二级指标权重之和,总权重之和为1,最终计算结果如表4-2所示。

  表4-2甘肃省县域绿色发展水平指标体系权重值

  目标

  (T)一级指标

  (A)二级指标(B)三级指标

  (C)权重绿

  色

  发

  展

  水

  平经济社会

  发展

  (0.1766)经济增长及经济结构

  (0.0900)人均生产总值0.0254第一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0.0248第二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0.0199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0.0198第三产业投资额占固定资产投资总额比重0.0169社会结构(0.0866)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0.0229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0.0271城镇化率0.0197城镇登记失业率0.0257资源环境

  支撑(0.3489)环境质量

  (0.1162)人均耕地面积0.0263人均农村用电量0.0218人均化肥施用折纯量0.0128人均森林覆盖率0.0297城镇集中式生活饮用水水源水质达标类别0.0291生态条件

  (0.2327)可利用土地资源0.0459可利用水资源0.0463生态系统脆弱性0.0371生态重要性0.0743自然灾害危害性0.0298政府政策

  支持

  (0.4745)绿色政策

  (0.1530)绿色文件占政府政策总数比重0.0286环境治理文件占绿色文件比重0.0291生态保护文件占绿色文件比重0.0281产业政策文件占绿色文件比重0.0375绿色规划

  (0.3215)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0.0923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0.1194生活污水集中处理率0.0122农村自来水普及率0.09754.2.2评价结果分析

  运用TOPSIS模型,计算出甘肃省各县(区)绿色发展水平和按一级指标分类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资源环境支撑水平、政府政策支持水平,结果如表4-3所示。

  表4-3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发展综合评价得分

  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绿化水平

  (A1)资源环境

  支撑水平

  (A2)政府政策

  支持水平

  (A3)绿色发展水平(T)绿色发展水平排名兰州市红古区0.58400.47990.18590.348725永登县0.35380.45860.18650.259439皋兰县0.35190.50100.75150.63334榆中县0.36970.49160.29160.536011酒泉市金塔县0.46300.45820.24750.491516瓜州县0.46230.46730.32460.63135肃北县0.69320.39180.31610.520213阿克赛县0.74710.44350.36440.65223玉门市0.56390.48490.35710.69651敦煌市0.58590.38460.23020.397022张掖市肃南县0.48080.46300.26400.449618民乐县0.31020.49470.16620.241546临泽县0.37430.44260.17380.291528高台县0.35320.49120.19660.327227山丹县0.37180.44310.21260.245642金昌市永昌县0.38030.48210.28690.505814武威市民勤县0.30160.36820.19100.271434古浪县0.21140.37110.16290.187067天祝县0.29380.45170.15860.229552白银市靖远县0.24650.49770.35820.65552会宁县0.21960.51540.31120.498015景泰县0.34150.49170.29180.534312天水市清水县0.28410.45000.35950.59378秦安县0.32610.42460.17920.268835甘谷县0.23780.43030.37930.62957武山县0.26720.40390.36750.63076张家川县0.24950.42100.18550.240347定西市通渭县0.25180.34550.17790.190265陇西县0.29490.48090.17780.263336渭源县0.28530.44990.17490.261037临洮县0.28100.43830.17290.260938漳县0.27570.40090.17880.243945岷县0.29230.36070.24330.204862临夏回族自治州临夏县0.24620.48950.25030.274332康乐县0.24280.48730.17120.372524永靖县0.31730.44530.25700.435120广河县0.34040.49600.16760.251641和政县0.28650.48740.21290.234448东乡县0.23930.45720.27420.374523积石山县0.33320.42830.32700.541810庆阳市庆城县0.32120.39600.35010.59329环县0.37840.40270.25080.439019华池县0.33850.53570.14960.279531合水县0.33360.49200.25470.403821正宁县0.29190.48750.17820.273633宁县0.28760.38930.17420.194464镇原县0.27070.36890.16870.208260平凉市泾川县0.26070.33900.16310.187366灵台县0.27270.42560.15990.220254崇信县0.29830.38400.19070.251840华亭县0.27970.41930.15430.210157庄浪县0.22700.42690.16880.244244静宁县0.28010.35550.17390.195963甘南藏族自治州临潭县0.30280.27220.19120.170768卓尼县0.26720.36260.21460.209659舟曲县0.27960.38000.19120.206161迭部县0.36220.44930.15980.232549玛曲县0.29710.39370.20860.223053碌曲县0.32100.42270.18690.231151夏河县0.33200.38460.20620.215156陇南市成县0.33280.49700.25860.450317文县0.23330.43210.23160.336426康县0.25340.51850.19420.286730宕昌县0.22630.42860.22650.232350西和县0.25800.43290.17880.219255礼县0.24960.41680.15700.210058徽县0.25970.57070.18760.290229两当县0.24400.51790.15160.245343甘肃省68个县(区)绿色发展水平前十名分别为:玉门市、靖远县、阿克塞县、皋兰县、瓜州县、临洮县、渭源县、通渭县、环县、庆城县,主要分布在酒泉市、定西市和庆阳市。从经济增长绿化度水平看,68个县(区)排名前十的县分别为:阿克塞县、肃北县、敦煌市、红古区、玉门市、肃南县、金塔县、瓜州县、永昌县、华池县,其中酒泉市所辖6个县(市)全部在列。从资源环境承载力水平看,68个县(区)排名前十的县分别为:徽县、合水县、康县、两当县、会宁县、皋兰县、靖远县、成县、华亭县、民乐县,主要分布在陇南市和白银市。从政府政策支持度水平看,68个县(区)排名前十的县分别为:皋兰县、渭源县、临洮县、阿克塞县、通渭县、靖远县、玉门市、环县、清城区、瓜州县,主要为定西市和酒泉市。

  4-4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发展水平分级表

  分级标准(0,V-B)(V-B,V)(V,V+B)(V+B,1)A1(0,0.2211)(0.2211,0.3260)(0.3260,0.4309)(0.4309,1)水平等级低水平区中水平区较高水平区高水平区A2(0,0.3850)(0.3850,0.4393)(0.4393,0.4936)(0.4936,1)水平等级低水平区中水平区较高水平区高水平区A3(0,0.1409)(0.1409,0.2319)(0.2319,0.3228)(0.3228,1)水平等级低水平区中水平区较高水平区高水平区T(0,0.1919)(0.1919,0.3432)(0.3432,0.4944)(0.4944,1)水平等级低水平区中水平区较高水平区高水平区为了更直观的显示甘肃省68个县绿色发展水平的空间分异,本文运用标准差分级法,计算表4-3中各指标水平的平均值(V)与标准差(B),将各指标分级为高水平区、较高水平区、中水平区和低水平区四类(表4-4),并运用ArcGis10.5绘制地图,结果如图4-1、图4-2、图4-3、图4-4,其中不属于甘肃省县域经济范畴的县(区)以白色标出。

  图4-1经济增长绿化度水平图4-2资源环境承载力水平

  图4-3政府政策支持度水平图4-4绿色发展水平

  经济社会发展绿化水平分区结果如图4-1,低水平区仅有古浪县和会宁县,贴近度分别为0.2114和0.2196,高水平区包括8个县,除红古区外,所含县全部分布在河西干旱内陆区,河西干旱内陆区经济增长绿化度整体好于其他四区,其中甘南、陇南山地区较差,甘南山地高原区7个县,除迭部县、夏河县属于较高水平区,其他县为中水平区,陇南山地区除了成县在较高水平区,其他7个县均为中水平区。

  资源环境支撑水平分区结果如图4-2,高水平区包括10个县,除合水县、华亭县、民乐县,其他县主要分布在陇南山地区和中部黄土高原沟壑丘陵区;低水平区包括13个县,除敦煌市、古浪县、民勤县外,其他县主要分布在甘南山地高原区和中部黄土高原沟壑丘陵区。可以看出中部黄土高原沟壑丘陵区的资源环境支撑南北差异较大,北部兰州市、白银市、天水市资源环境承载力较好,南部临夏州、定西市承载力较低。甘南山地高原区较其他四区,资源环境支撑整体较差。

  政府政策支持水平分区结果如图4-3,白银市和酒泉市、定西市、兰州市、庆阳市部分县支持度水平较高,甘南、陇南山地区和武威市在政府政策支持度上较其他县(区)较低。

  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发展水平综合评价结果如图4-4,绿色发展综合水平处于较高水平区以上的县(区)共25个,主要分布在河西干旱内陆区的酒泉市所辖县(市)、中部黄土高原沟壑丘陵区的北部县(区)和陇东山地区大部分县(区);绿色发展综合水平在低水平区的仅岷县、康乐县、古浪县和临潭县四个县,贴近度分别仅为0.1902、0.1873、0.1870、0.1707,综合来看,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发展北部高于南部、西部高于东部。

  4.3甘肃省县域经济绿色发展聚类分析

  从以上对甘肃省68个县(区)经济绿色发展评价结果看,各县(区)绿色发展各有特点、侧重,为了进一步研究各县(区)绿色发展的异同、特性,本文通过Matlab软件,采用聚类分析对甘肃省68个县(区)进行划分,结果如图4-5所示。

  注:编号对应的县(区)名称见表4-3

  图4-5聚类分析图

  根据聚类结果,甘肃省68个县(区)绿色经济可以分为五个类别,结果如表4-5所示。

  表4-5甘肃省68个县(区)绿色经济指数聚类分析类别数量县域Ⅰ6靖远县、会宁县、通渭县、渭源县、临洮县、环县Ⅱ51永登县、榆中县、金塔县、民乐县、临泽县、高台县、山丹县、永昌县、民勤县、古浪县、天祝县、景泰县、陇西县、漳县、岷县、清水县、秦安县、甘谷县、武山县、张家川回族自治县、泾川县、灵台县、崇信县、华亭县、庄浪县、静宁县、正宁县、宁县、镇原县、临夏县、康乐县、永靖县、广河县、和政县、东乡族自治县、积石山县、临潭县、卓尼县、舟曲县、迭部县、玛曲县、碌曲县、夏河县、成县、文县、康县、宕昌县、西和县、礼县、徽县、两当县Ⅲ6瓜州县、玉门市、肃南县、庆城县、华池县、合水县Ⅳ4红古区、肃北县、阿克赛县、敦煌市Ⅴ1皋兰县第一类聚集了6个县,包括靖远县、会宁县、通渭县、渭源县、临洮县和环县,绿色发展水平较高,除经济增长绿化度与其他类别相比较低外,其他两个一级指标较高;第二类聚集了51个县,总体来看绿色发展水平较差,三个一级指标均比其他类别差;第三类聚集了6个县,包括瓜州县、玉门市、肃南县、、庆城县、华池县、合水县,绿色发展水平好,在经济、资源、政策方面均衡发展,绿色发展状况均较高;第四类聚集了4个县,包括兰州市的红古区,酒泉市的肃北县、阿克赛县、敦煌市,绿色发展水平整体较好,经济增长绿化度得分高,政府政策支持度较高,但在资源环境承载力方面较弱;第五类为皋兰县,绿色发展水平好,在资源、政策方面明显高于其他类别的绿色发展水平。

  表4-6各类别在一级指标上的均值比较表类别类别Ⅰ类别Ⅱ类别Ⅲ类别Ⅳ类别Ⅴ均值评价均值评价均值评价均值评价均值评价经济增长绿化度0.2771中0.2950中0.4167较高0.6525高0.3519较高资源环境支持0.4416较高0.4350中0.4732较高0.4250中0.5010高政府政策支持0.2410较高0.2112中0.2833较高0.2741较高0.7515高绿色发展指数0.3841较高0.3024中0.5090高0.4795较高0.6333高第五章政策建议

  “绿色发展”理念既是联合国提出的“可持续发展”的重大举措,同时也为中国提出“生态文明建设”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有利于促进我国经济的协调可持续发展。作为经济的一个特殊单元,县域经济应当得到广泛关注,尤其是自然禀赋较差,经济发展较为落后的甘肃省,应从提高人口素质,加强基础设施建设、调整能源结构,鼓励清洁能源的使用、借助“一带一路”地理优势,优化特色产业、倡导绿色的消费方式等方面提升绿色经济发展,对于政府而言,应该加大对欠发达地区的政策倾斜,加强环境治理力度。

  5.1提高人口素质,加强基础设施建设

  绿色经济发展归根结底是“人的行为”的结果,促进绿色经济增长,首先要提高人口的素质,使人与自然可以和平相处,从而促进经济发展,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满足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生活质量的改善;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是指“缺什么补什么”,完善居民生活所需的方方面面。基础设施建设薄弱是甘肃省各县域绿色经济发展的重要屏障,互联网使用户数低、基础交通通达度低、居民与外界交流甚少等均不利于县域绿色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由于民族宗教等因素的影响,少数民族集聚的地区例如临夏州、合作市等与外界的文化交流甚少,仍坚持着传统的生产劳作方式;由于地理位置、社会因素等原因,交通运输方式多以公路运输为主,且公路里程数有待进一步提高,部分地区通有铁路,但是涉及地区较少,高铁及航空的运输方式几乎空白,这对当地的绿色经济发展带来桎梏;现代社会,互联网盛行,而甘肃省各县域的互联网入户数极低,不利于与外界的信息交流,成为该地区绿色发展的又一不良因素;最后,有关环境保护的基础设施有待进一步完善,例如,垃圾桶数、植树造林等有限,需要相关单位落实。

  5.2调整能源结构,鼓励清洁能源的使用

  大力宣传新能源的使用,尽量减少诸如煤炭、锅炉的使用,逐步降低高消耗能源的消耗比例。大力推广节能减排技术,倡导利用太阳能、天然气、电力、沼气等新型能源,减少柴草砍伐使用,大幅降低对森林草地的破坏。提高太阳灶、太阳能采暖房等新型清洁能源的利用程度,加大节能灯具使用,实施太阳能路灯、热水器等新型能源综合利用项目进村入户,形成清洁、经济的能源体系,构建生态家园。对于锅炉等的使用,提高其利用价值,在不污染环境的情况下满足居民生活的基本需求。推广新技术的学习和使用,保障绿色经济有序发展。以“谁购买谁治理”的原则调动居民保护环境的积极性。同时加强可再生能源以及清洁能源的使用率,降低能源消耗,从而实现经济协调可持续发展的目的。

  5.3借助“一带一路”地理优势,优化特色产业

  由于地理位置、地貌格局、自然禀赋以及后天行为的不同,“一带一路”各国相互联结形成了一个复杂多样且相互互补的生态环境整体以及生存发展的命运共同体,甘肃省作为“一带一路”的黄金地带,收益颇丰。甘肃省各县域应借助这一平台优势,发展各县域的特色产业,搭乘“一带一路”的顺风车走向世界。借助无公害农产品、绿色食品、有机产品的特色优势,依托自然风光、民俗风情等特色旅游风光,促进绿色经济的发展。

  5.4倡导绿色的消费方式

  政府应当鼓励对绿色环保产品的使用,包括资源的有效循环使用、对生活环境的环保等。合理使用各方面力量加强宣传绿色生活方式的力度,加强居民节能减排的技术认知,大力推进节能减排。通过政府补贴的方式推动居民从衣食住行上习惯绿色生活方式,提倡居民在维持现有生活水平和质量的前提下,做到节能减排,从而减少污染,保护环境。

  5.5加大对欠发达地区的政策倾斜

  对于较为贫困的县域施行开发式扶贫、精准式扶贫。

  首先施行偏向于较贫困县域的优惠税费减免、财政补贴,改善基础设施建设,加快异地扶贫搬迁,在享有均等基础设施的基础上,缩减各县域间的绿色发展差异。尤其是交通通达度较低的地区,加强基础设施的建设,扩大与外界的信息交流,必要时可采取异地扶贫搬迁的方式,提升扶贫的效率和质量。第二,引进高新技术企业以及小微型企业,给予政策优惠,加大居民就业率,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对于绿色产业,制定专门的政策优惠,给予支持。第三,对于少数民族集聚的县域,在尊重当地信仰的基础上,加强义务教育的宣传,提升入学率,强化当地居民自我发展的意识。

  5.6加强环境治理力度

  有关研究表明,环境规制不仅有助于环境保护,而且有利于经济增长。政府应当奖罚分明,对于高消耗高污染的行业,应加大惩罚力度,避免走向“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另一方面,对于主动做出保护环境的行为应当给予奖赏,即“谁保护,谁被奖励”,这在某种意义上调动了企业保护环境的主动性和积极性。

  第六章不足与展望

  县域经济绿色发展研究,是一个符合当下经济发展要求,具有广度和深度的研究主题。由于自身的知识储备量、资料与数据的可获取性以及研究水平、时间、空间的限制等诸多因素,本文还存在着很多不足。

  (1)本文的指标体系构建是基于可获取数据的研究,因县级层级的特殊性,生态类绿色数据的完整获取存在极大的困难,因此在指标构建上不能做到全面性,对于最终的绿色发展评价可能存在偏差。

  (2)在数据处理方面,受自身的知识储备所限,尤其是对ArcGIS软件的不熟练,导致空间数据的处理不能极尽完美,研究方法没有大突破。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