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文化历史论文 > 信息与传播论文 > 传播类论文 大数据对国际传播的影响

传播类论文 大数据对国际传播的影响

2018-12-21 16:43:13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全球知名咨询公司麦肯锡在上个世纪提出了著名的“大数据”时代,他强调数据对于人类以及传播的重要性,并认为,生产因素中的一个重要成分就是大数据。但是大数据并非在现阶段才得到有效的利用,实际上,传统的生物、物理学等领域中,已经广泛应用了大数据,但是大数据在当时的条件和领域下,受众非常狭窄,且与人类的直接相关因素较小,所以到了现代,在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的普泛化前提下,实现了大数据的广泛应用,同时也得到了人们的普遍认可。那么在这种历史机遇和条件下,大数据对于国际传播的影响,则通过媒介传播的终端、途径、产业以及发展理念等方面,深化了对政治、经济以及文化的影响范围。

  关键词:大数据;大数据时代;国际传播;互联网

  引言

  大数据时代到来的主要推动力是信息传递的开放性以及云计算的普泛化。在一定的程度上,传统的传播渠道以口耳传播、印刷技术传播等方式转变为互联网信息技术的传播,不仅突破了国家内的地域限制,同时也突破了国度之间的限制,让原本只通过精英们才能接触到的“权力”转变为普罗大众的“权利”;另外,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传播的摩尔定律、云计算等技术更迭使得信息数量呈指数级增加,数据处理更为便宜,海量的数据积累成为可能,这两方面原因使得大数据具有了可能性。大数据时代,让传播更加便捷,同时也在政治、经济以及文化的传播中体现出了一种深刻的变革力量。

  一、大数据时代的概念

  随着云时代的来临,大数据(Big data)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大数据(Big data)通常用来形容一个公司创造的大量非结构化和半结构化数据,这些数据在下载到关系型数据库用于分析时会花费过多时间和金钱。大数据分析常和云计算联系到一起,因为实时的大型数据集分析需要像MapReduce一样的框架来向数十、数百或甚至数千的电脑分配工作。那么大数据时代是如何来临的呢?这需要一个强势且持久的推动力,也就是我们如今所说的互联网技术。与互联网相关的应用技术,比如说电子商务、线上物流等等产业发展,在大数据的配合应用下,实现了产业发展的创新力量,并能够精准到各个产业的环节中去。在大数据+产业的不断结合中,实现了大数据时代的发展。

  二、大数据时代对国际传播产生的影响

  (一)思维变革——大数据时代国际传播的战略制高点

  世界范围内,要求重建合理、平衡的世界传媒新秩序的努力一直处于进行时。中国的崛起和新媒体的发展,成为引发重构世界信息与传播新秩序呼声的主要动因。而今,大数据带来的信息与传播变革,为新秩序的构建带来了更为复杂的思考。“没有市场经济制度和法治体系作为基础支撑,大数据很可能成为发达国家在下一轮全球化竞争中的利器,而发展中国家依然处于被动依附的状态。整个世界可能被割裂为大数据时代、小数据时代和无数据时代。”局限于传统的媒体种类、渠道、受众的传播能力和影响力思维,无法善用甚至无法适应大数据时代的传播特质。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Viktor Mayer-Schonberger)指出,大数据时代信息和传播的思维必须实现从随机样本到全体数据、从精确性到混杂性、从因果关系到相关关系的转变。

  研究显示,到2030年,全世界超过一半的人口有望使用到互联网,信息技术将成为拥有共同利益的团体保持联系、掌握最新情况、应对利益冲突的工具,能够利用网络联系并对他人施加影响的国际参与者将具备雄厚实力。是否能够生产与掌控战略知识和运用新媒体,将成为新的层级划分标准。大数据时代,数字经济在全球经济中所占的比例将不断增长,信息的产生、复制及在全世界传播的方式发生关键性改变,传统大众媒介模式的影响力将被削弱,传统媒体将被迫适应“公民新闻”,逐步转向利用社交网络、博客和互联网站点。

  当前国际传播战略中的全媒体战略,多数仍局限于一种业务运作的整体模式与策略,即运用所有媒体手段和平台来构建大的报道体系。这种“整合媒介形态和媒介内容生产与传播的全新传播实践活动”,某种程度实现了“文字、图形、图像、动画、声音和视频等各种媒体表现手段基础之上进行不同媒介形态(纸媒、电视媒体、广播媒体、网络媒体、手机媒体等)之间的融合”,但距离“产生质变后形成一种新的传播形态”还相去甚远,更没有把传播精准性、关系性和信息全体性、混杂性纳入战略思考。

  大数据时代对舆情的影响

  大数据将改变舆情监测和管理逻辑。研究表明,2030年全球网络社会将变成现实,强势民间团体、非政府组织、新涌现出的中产阶级将在社交网络中发挥积极作用。新媒体一方面可以推动共识、促进和平,但是另一方面也可能被用来传播虚假信息、散播仇恨甚至引发暴力。传统媒体时代舆情收集通常由专业研究人士、智库机构和相关部门通过社会调查、访谈、统计等方法,针对媒体报道、BBS论坛、社会上流通的出版物、聊天工具等进行概约化的统计、分析和判断,得出一些社会现象和事件描述性特征以及趋势预测。一言以蔽之,是基于“随机样本”按照“因果关系”逻辑分析物理存在文本,具有抽样、局部、片面的特点,因此研究者的社会、政治、文化素养,资料来源广度以及信息覆盖程度都可能导致结果误差。大数据时代,海量的信息流通使得传统舆情分析愈发带有主观性、片面性、阶段性,增加依据舆情分析而误判形势的风险。

  大数据直接舆情提升信息信度和效度。新媒体的庞大的用户群及发生的用户行为将会产生巨量的数据回馈,这些包括评论、视频、照片、地理位置、个人资料、社交关系等由用户在全媒体使用中产生或分享的各类信息形成了大数据。通过对用户来源统计、访问量统计、访问轨迹分析、用户流失原因分析、兴趣分析、态度分析等手段,基于机器数据的后台用户行为分析让直接舆情监测、预测成为可能。数据的全体性、混杂性,算法的精准性、相关性使得产生的直接舆情信息全面、准确、及时、高效,大大提升基于此的形势预判准确性和传播针对性,提升对既有受众、意向受众、需求受众和潜在受众的精准国际传播能力。

  大数据时代国际传播中的信息安全保护

  研究显示,大数据时代信息战争将成为军事焦点。传统媒体时代,政治、经济、军事及文化的发展都是基于物质经济和模拟通信技术,方位和边界非常重要,有专人守卫。而在数字化的新世界,距离和边界正在变得模糊,且难以守卫。从战略上看,信息通信技术对经济发展和军事进步至关重要。2030年,网络性能技术可能成为美军的关键武器,目前,美国已经建立了一支由国家安全局(NSA)和国土安全部(DHS)组成的联合任务部队以确保网络的正常使用。网络空间很可能成为所有政治派别国家之间冲突和紧张局势的战场。

  网络安全将成为国家安全优先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网络化的军事和商业活动将越来越依赖无缝的、安全的通信系统,这为意图破坏这些系统的群体创造了机会。世界金融系统,因为资本流通的大量数字化,也会面临网络犯罪的威胁。适用于“数字游牧民”(在很远的地方工作的网民)、互联网内容、知识产权等新媒体的管理立法将成为新的战略争夺点,在未来的几十年里,隐私和信息准确性之争将变得更加激烈,为了预防和惩罚网络攻击或减轻网络攻击的后果,对国内和国际刑法进行修订将被提上日程。各国政府在制定新媒体战略时,除了严格审查制度,还应该考虑如何利用互联网提高监督技术,进行全球传播,通过数字娱乐来安抚民众,因此疏导而非限制网络的发展将成为主导思想。

  结语

  随着研究的逐步深入和成熟,大数据研究已经从引入期的热潮逐渐回归理性,人们开始尝试着对大数据技术进行哲学审视和反思,大数据的研究方兴未艾,并且将依旧是学科研究的一个重点,也将会有更多的新观点和新视点出现,随着媒介融合的进行,新闻传播学界将会打造出全新的大数据时代的新媒体和媒体新内容。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