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文化历史论文 > 图书馆学、情报学论文 > 最新图书馆学论文 与经典同行 为阅读助力--谈图书馆儿童经典阅读推广

最新图书馆学论文 与经典同行 为阅读助力--谈图书馆儿童经典阅读推广

2018-12-05 11:12:11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当前社会追求快餐文化,整体氛围较为浮躁的情况下,儿童经典阅读现状不容乐观,图书馆作为推广全民阅读的公共服务部门,应在推广儿童经典阅读工作中主动作为,发挥把关者和领航人的作用,并与学校、社区、家庭一起创造儿童经典阅读的良好环境和氛围。

  关键词:图书馆、儿童、经典阅读、推广研究

  1.儿童阅读经典的重要性

  所谓经典,指具有典范性、权威性的,经久不衰的万世之作,是经过历史选择出来的“最有价值的”,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它经过了历史考验,具有重要影响,其内容或被大众普遍接受。阅读传统经典对塑造一个人的品格和道德有着重要意义,随着中国国力的提升和民族自信力的增强,在构建当代精神文明的过程中,学习和了解传统文化和经典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共识和追求。经典是民族智慧的结晶,它的价值历久弥新,是开启智慧的最好方式,而儿童是一个民族的未来和希望,儿童阅读传统经典不仅有利于民族文化的传承,更有利于儿童德行和智慧的培养。

  2. 儿童阅读经典的必要性

  阅读不仅是教育话题,也是文化话题。科学研究显示,0—15岁这段时间是孩子学习的黄金时期,也是孩子学习语言文字的最佳时期,更是孩子文化素养、高尚人格形成的关键时期。阅读传统经典中的优秀文学作品,在滋养儿童的心灵方面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对儿童提升个人涵养与生活情趣,及精神世界的健康发育有很好的助益。可以提高孩子们的古文和白话文水平,有助于对其它知识领域的领悟和旁通[2]。总的来说,经常诵读经典作品,对于少年儿童来讲,有以下几种收获:

  2.1 有助于弘扬传统文化,提升个人文化修养

  通过让少年儿童阅读经典作品,学习吸收传统文化中的精华,让孩子从小接受中华传统文化熏陶,使其不但对传统文化产生兴趣,更有助于培养少年儿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爱国主义精神,“立德、立功、立言”的人生志向,“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气节品格,同时在体会文质兼美的经典文学作品中体现出的韵律美、结构美以及积极向上的思想内涵中提升个人文化修养。

  2.2 有助于健全人格,促进儿童身心健康

  少年儿童处于身体成长发育的阶段,是人生观、世界观形成的重要时期,通过经常诵读经典,对帮助其理解和认同传统经典中弘扬的传统美德,学会明辨是非,对养成孝亲懂礼的良好品格有促进作用。在与人相处,待人接物方面可在古代先贤的榜样作用下不断进步、成长,从而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促进身心健康发展,儿童的生活品位和道德修养也会在更高的起点上迈步。

  2.3 有助于提升儿童阅读兴趣和能力

  中华民族文明源远流长,经典作品更是不可胜数,除了在学校教材中甄选出的一些文质兼美的作品外,通过图书馆、社区、家庭等渠道提供经典文本,形成对教材的有益补充,帮助孩子形成博览群书的习惯,从而有效开阔视野,启迪智慧,训练集中精神、宁静安详的良好读书习惯,从而有效提升阅读和学习的效率和质量。此外,通过一定的经典文学的阅读量,对文言的音韵结构之美的内心体验,还能帮助孩子产生对文言文天然的亲近感,为日后的文学领域水平的提高奠定坚实基础。

  3. 当前少年儿童经典阅读面临的冲击

  3.1当前儿童经典阅读的现状

  根据2014年中小学生阅读调查显示,广东儿童阅读现状堪忧,具体表现在以下几方面:包括家长只会买书而不知亲子阅读的指导、儿童读物成摆设、学校教师疏于指导、适合儿童阅读的作品太少等等。浙江省首次“少先队传承优秀传统文化”专项调查显示,少年儿童喜爱读动漫、快餐图书的多,喜欢阅读传统名著的少[4]。可见,更好地增加孩子对传统经典作用的接触和阅读,并提升孩子对传统经典的理解,应成为传承优秀传统文化,拓宽儿童阅读领域的重点。有专家指出,儿童阅读特别需要成人(老师、家长)的辅导,因为儿童课外阅读的随意性比较大,喜欢新奇、有动感的图画书籍,阅读时囫囵吞枣,缺乏辨别能力,甚至容易受不良刊物及互联网上不良信息毒害。所以,少年儿童经典阅读当前面临着读物少、指导少、不会读、干扰多等多重阻碍,值得社会各界的引起重视和解决。

  3.2 当前儿童阅读面临的冲击

  (1)媒体技术的发达,信息载体的多样化。当今各类影视节目、动漫作品和网游极大丰富,很大程度上冲击着传统的书本阅读,使儿童逐渐远离了书本和文字,即使在图书馆资源比较丰富的地区,大多孩子在节假日和课余时间喜欢在家中玩游戏、看动画片,较少选择到图书馆看书。特别是进入网络时代,孩子在家中通过上网、可以不到图书馆就能找到书本上的知识这些都严重地影响了少儿阅读能力的提高。也阻碍了他们创造性思维的培养。

  (2)功利化阅读现象普遍存在。自《语文课程标准》实施后,功利阅读的现象很常见,在校少年儿童阅读的自由选择较少,应付老师布置作业和考试任务成为学生阅读的“指挥棒”。阅读名著更多被赋予提高阅读理解能力和成绩以及写好作文的功利性使命,这虽然有其积极作用,但一定程度上窄化了阅读经典应有的功效。而且,相应带来了很多学生在阅读中囫囵吞枣,不求甚解,甚至以读“中外文学名著快读”、“名著导读”代替对文学原著的阅读的现象。同时,校内阅读强势,校外阅读薄弱的现状较为突出。

  (3)图书馆资源利用和推广模式还有待创新。图书馆作为拓展少年儿童课外阅读的重要社会机构和渠道,文献资源没有得到深层的加工,单一停留于借借还还之中的传播方式,传播活动没有多姿多彩的形式、没有发挥孩子们主观能动性的空间,在很大程度上局限了孩子们的创造性学习,局限了文献信息应有作用的充分发挥[6]。资源利用的方式和推广儿童阅读尤其是经典阅读的模式还需结合当前少年儿童群体阅读的现状和需求加以不断创新。

  (4)儿童阅读缺乏有效指导。少年儿童由于智力发展水平,人生阅历等原因,对对象价值的辨别力、判断力不够,不能敏锐而准确地把有阅读价值的信息资源从海量的信息中挑选出来。同时,少年儿童阅读文化也逐渐走向“快餐化”、走进“读图时代”,电视节目和网络越来越吸引孩子,少年儿童正确的阅读方向缺乏有效引导,许多家长缺乏对儿童课外阅读的指导,“任务布置”式的阅读成为学校和家庭的通病,从而带来阅读重量不重质、有布置无反馈的现象,影响阅读效果的达成。

  (5)适合儿童阅读的作品较少。现今我们一方面面临传统经典文本极为丰富的现实,另一方面又面临儿童认知能力有限的问题,过于追求“原汁原味”的经典作品传播效果难以充分实现的实际,适于儿童阅读的作品研究和开发还不够。一些适合少儿阅读的经典作品因为出版形态、装帧设计和宣传形式等方面的缺陷,以及校园、家庭重视不够等因素,没有以应有姿态展现在儿童读者面前;在各类儿童出版物泛滥的时代,一些出版商为吸引眼球,推出一些内容猎奇、迷信、鬼怪甚至是暴力、色情的非法出版的“口袋书”、伪童书,充斥街边小摊玩具店,少儿读物内容走向游戏化、娱乐化。此外,逆反阅读与猎奇阅读的现象也不时出现,长期放任不管,不利于儿童身心健康发展,可能会出现很严重的后果。

  4.新时代下图书馆儿童经典阅读研究推广的对策

  图书馆有丰富的藏书和先进的设备及设施,在阅读推广活动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不仅担负着知识存贮的任务,更担当着开展教育、传播文化、提供信息的重任,作为一个重要的公共服务部门,应发挥本身的优势,积极参与儿童经典阅读的研究和推广,担负起属于自己的历史使命。面对当前经典阅读遭受冲击的现状,对图书馆在推广儿童经典阅读方面的角色提出了新的期待。

  4.1 知情人——做儿童经典的主动接触和研究者

  (1)加强儿童阅读专业领域研究。作为将推广全民阅读作为重要职能的公共服务部门,图书馆在推动儿童经典阅读过程中应不断提升自身专业性和前沿性,对前人在该专门领域的研究成果加强整理研究,明确儿童经典阅读书目范围,并根据汉语本身的特点和孩子的认知水平进行分级,并对阅读分级加以科学运用,帮助少年儿童掌握行之有效的读书方法,有效激发少儿阅读兴趣,增强阅读自信心,引导少儿从依赖性阅读发展为自主性阅读。

  (2)掌握儿童经典阅读前沿动态。要科学利用图书馆网络资源便利的优势,通过浏览少儿阅读推广网站,知名学校和专业人士相关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掌握儿童经典图书领域的优秀图书信息,把握少儿图书出版的最新资讯,有意识地收集和掌握少儿图书信息和推广方式渠道;要及时关注了解权威机构或专家学者推出的推荐书目,利用网络为小读者推送科学、系统、符合时代特色、适合少儿阅读的经典书目。

  (3)加强服务儿童阅读的图书馆工作人员的专业素质。图书馆员丰富知识储备和专业素质是做好少儿经典阅读推广活动的关键性因素。图书馆应构建完善的培训体系,通过正规的大学教育、继续教育、短期培训班、专业会议、专家讲座、参观考察等多种方式,不断提高从业人员的专业素养和综合素质,掌握儿童心理学知识、沟通技巧、策划组织活动的能力,同时,还应不断加强馆员爱岗敬业的职业道德教育,时刻保持饱满的热情,积极主动、耐心友善地服务读者,为提高图书馆传播效果提供有力保障[8]。

  4.2 把关人——做少年儿童经典阅读的积极引导者

  (1)提升“把关人”意识。儿童的心智发展和对事物的判断标准还不够成熟,各种观念和判断标准都在形成期,面对汹涌而至的大众文化,很容易陷入对形式的追求,忽略内容的优劣,甚至迷失价值判断,在阅读内容的接受亟需把关和引导。在服务儿童读者方面,图书馆应该运用自身专业优势,做好协助青少年读者去粗取精的工作,筛选优秀的经典作品作为阅读资源,做学生阅读作品接触的“把关人”。阅读指导过程中,图书馆员应该扮演这种“把关人”的角色,针对少年儿童这一特定群体,根据不同年龄段少儿的心理、智力、生理发育的特点和阅读习惯,对文献进行选择性推荐,精心挑选一些品位上乘、思想健康、格调高雅、知识性、教育性、趣味性强的经典文献,为少儿及其家长进行有效阅读、购书、藏书提供便利,有效屏蔽碎片化、娱乐化、肤浅化的阅读内容。

  (2)开展鉴书活动。图书馆可充分利用自己丰富的馆藏资源,听取相关专家意见,并参考其他图书馆的先进经验做法,适时推出《儿童经典阅读书目》等荐书单,为少儿提供包括纸本、视频、音频等适合少儿阅览的馆藏资源,全方位开展经典阅读,调动少儿的阅读积极性和目的性。针对不同的读者的不同阅读需求,在引导小读者正确选择读物的同时,要注意保护其个性化阅读,读物的选择、阅读方法和步骤都值得仔细研究和推敲,否则用力过猛,方法不当,只会伤了孩子的阅读兴趣[9]。

  (3)开展富有创意和互动性的经典分享活动。通过在相对固定的小读者群众开展经典文学作品的角色扮演秀、绘画展示、名著新编短剧等多种具有特色和创意的阅读推广活动,适时邀请家长参与,把小读者请上讲台,分享自己的读书故事和收获,使儿童在亲身参与中加深对经典文学作品的认识和理解,在丰富多彩的活动中吸收经典中蕴含的文化精神。本着激发和保护读者的阅读兴趣的目的,鼓励小读者发挥自己的创造性和想象力,为经典阅读注入新的内容和活力,让少年儿童保持接触经典、阅读经典的积极性。

  4.3 领航人——做经典阅读新理念和模式的积极践行者

  (1)建立专门的“经典阅览室”或“经典书架”。在书籍的选择上,应根据不同年龄段的儿童认知水平和接受习惯进行经典分级,在书籍表现形式上可有漫画本、图文本,有原本、注解本、白话本等多种形式;在载体上,除了纸质本,还应完善配套视频、音频资料,如在《西游记》纸板书籍附近,有多媒体播放设备可供观看《西游记》电视剧和动画片,通过影视和动画作品侧面激发其阅读原著的兴趣,保证儿童尽量选择适合阅读的版本与载体,让儿童不仅可以看经典,还可以听经典,全方位学习,调动儿童的阅读积极性。

  (2)扩展开展经典阅读的途径。可采取邀请国学教育专家和儿童阅读专家来进行专门讲座,或者有志于推广经典阅读的家长组织经典阅读交流会。除了基本的经典诵读活动和诗歌朗诵比赛外,还可以开展具有特色主题的读书活动,利用宣传橱窗、板报开辟“图书视角”或“大家谈”读书栏目,或举办专题图书展览及“名著欣赏”、“读书评论”等多种形式的宣传教育活动。在相关活动中,要注意突出少年儿童读者的主体地位,充分调动各种宣传渠道,充分发动家长和社区群众多方参与,形成浓厚氛围。

  (3)开设流动图书馆服务。流动图书馆服务可以满足农村和偏远的地区以及图书馆资源匮乏地区儿童阅读需求,定点、定期为乡村的儿童提供文献借阅与阅读辅导,[10]并与学校一起开展儿童经典阅读推广活动,提高图书馆少儿经典文献资源的利用率,有效解决地区间阅读资源不均衡的矛盾,有效拓展图书馆多级网络辐射,发挥服务公共阅读推广的功能。

  (4)与学校、家庭有效联动,做好宣传引导,营造浓厚氛围。不断深入到学校、社区进行宣传,让图书馆的服务和主题活动家喻户晓;同时通过与学校的良性沟通渠道,邀请少儿读者群体开展体验活动,在图书馆内部营造庄重典雅的读书氛围,通过现场书架、桌椅的合理摆放,多种多样的阅读选择,烘托氛围的装饰布置等,营造出轻松愉悦的阅读环境,吸引儿童的目光,从而激发阅读兴趣。

  (5)有效利用现代媒体和影视资源。影视阅读也是图书馆阅读指导活动中的一个要组成部分,我们可利用图书馆现代技术手段,充分发挥现代多媒体作用,放映经典名著改编的影视作品,如《西游记》已有电视剧、电影、动画片等多种题材影视作品出现,如近期热映的《大圣归来》就有不错的票房和口碑,也得到不少儿童观众的喜爱,图书馆可有效利用相关影视资源,通过展映激发少年儿童对原著的阅读兴趣。

  (6)有效加强网络阅读引导。面对海量存贮的网络信息资源,图书馆要当好信息导航员,引导和培养少儿掌握鉴别信息精华与信息糟粕的标准与方法,使儿童能从容地面对多媒体信息,例如推荐值得浏览的“精品网站”、“精品栏目”等,并加强对这些“推荐浏览”的宣传,对一些刊载恶意结构经典、传播庸俗化甚至有害信息的网站或栏目要列入“黑名单”,并通过宣传努力获得家长和社会各界的支持和配合,共同维护纯净的儿童网络阅读空间。

  5.结语

  推广儿童经典阅读是一项长期性系统性工程,图书馆在其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应主动研究当前儿童经典阅读面临的问题症结,找准自身的角色定位,提升自身专业素质,不断扩大自身在指导和服务儿童阅读经典方面的影响力,从而引导更多的民众关注经典阅读,通过儿童经典阅读推广活动更有效地引导全民阅读,在全社会形成风尚和习惯。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