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社会科学论文 > 统计学论文 > 最新统计学论文 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实证研究

最新统计学论文 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实证研究

2018-12-04 15:21:25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 要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经济一直高速增长,而近两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据最新统计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经济增长率6.9%,中国经济将进入新常态。中国城乡差距逐渐拉大,尤其体现在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拉大。但随着经济增速的变化,城乡收入比不稳定,近几年呈下降趋势。山西省是中国的内陆省份,是中国的经济欠发达地区。山西省三大产业中,第二产业占比指标较高外,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都很落后。山西的城乡收入差距尤为明显。如果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过大,会对其经济发展形成阻碍,制约其经济增长的速度,也必然会影响到国家或地区经济发展的竞争力。

  本文集中阐述了城乡收入差距的相关概念及其影响因素,本文阐述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国内大背景和山西省目前现况以及城乡收入差距过大的危害;研究并简述了国外和国内研究现状和已知的研究结果;分别从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现状和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现状和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和山西省城乡收、入差距对比三方面详细阐述了现状,分析了导致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影响因素;并且建立了适当的模型对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进行分析及预测。

  关键词:城乡收入差距;ARMA;时间序列

  1 导 论

  1.1 论文的选题背景

  自从1978年12月,中国正式开始实行对外开放政策这三十多年来,中国的经济一直以飞速在增长。直至2010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名义GDP)已达到58768亿美元,超越了当时的世界经济强国日本,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据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中国的基尼系数为0.491。虽然近几年有所回落,但是从2003年至2013年,中国的基尼系数均在0.47之上。改革开放以来,相对于中国GDP出现爆发式增长,但是工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不断下降,从1985年56.18%降到2007年43.12%,连续22年下跌。而近两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据最新统计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经济增长率6.9%,中国经济将进入新常态。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导致了中国城乡差距逐渐拉大,尤其体现在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拉大。但随着经济增速的变化,城乡收入比较为不稳定,最近几年我国的城乡收入比有下降趋势。

  山西省地处华北地区,四周换水环山,是中国的内陆省份。山西省是闻名全国的煤炭大省,有“乌金之乡”之称。煤炭行业一度为山西省的支柱型产业,这也就导致山西省三大产业中,第二产业占比指标较高外,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都很落后。因此,山西省一直都是中国的经济欠发达地区。近几年,煤炭价格不断下跌,山西省的煤炭行业持续低靡,影响这山西经济的发展,山西正在走一条转型之路。

  这一系列的经济变化发生的同时,山西省的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也变得尤为明显。据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山西省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7854元。其中,山西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5828元,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5819元。但是,山西省的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只有9454元,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7421元。虽然各项指标的数值较2014年均有一定幅度的提升,但是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仍在加大。并且,山西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占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的比例约为78.5%,其数值大幅度高于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占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例——61.2%。山西省城镇与农村差异很大。

  对于一个国家或地区来说,如果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过大,会对其经济发展形成阻碍,制约其经济增长的速度,也必然会影响到国家或地区经济发展的竞争力。对于一个社会来说,如果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继续加大,会逐渐导致社会结构的分化,影响社会的安定。研究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有利于稳定社会结构,促进国家或地区经济的长效稳步发展。同时,缩小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也会很大程度的提升城乡居民的生活质量。

  1.2 论文的主要内容

  本篇论文主要分为五大部分。

  第一部分:引言。主要阐述了研究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国内大背景和山西省目前现况,以及城乡收入差距过大的危害。并且简述本篇论文的结构和主要内容

  第二部分:有关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文献综述。又分成两个部分,分别简述国外和国内研究现状和已知的研究结果。

  第三部分: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现状。又分成四个部分。其中,前三部分分别详细阐述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现状、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现状,以及对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和山西省城乡收入差距进行的横向对比。此外,在第四部分还会根据现有的结论,分析并阐述对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影响较大的因素。

  第四部分:山西省城乡收入差距实证研究及预测。利用Eviews软件,选取合适的变量,建立适当的ARMA模型,对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进行分析及预测。

  第五部分:结论及建议。根据之前分析或研究得出结论,并且针对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具体情况,提出未来展望以及一些建议。

  2 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文献综述

  2.1 国外文献综述

  通过大量资料,我们了解到经济增长与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存在明显的"倒U”关系。

  称为美国“G.N.P.之父”的美国经济学家西蒙·史密斯·库兹涅茨Simon Smith Kuznets(1955),提出了库兹涅茨倒U字形曲线假说。通常我们称之为倒U曲线(inverted U curve),或是库兹涅茨曲线(Kuznets curve)。该曲线描述的是:由于经济发展过程的变化,收入分配状况也会随之发生变化。倒U曲线具体来说,就是在经济发展初期,国民人均收入,也就是通常所说的GNI,其水平从低等到中等的过程中,居民的收入分配状况会逐渐变差。但是由于经济的继续发展,居民的收入分配状况会渐渐得到改善。最终,其收入分配会形成一种比较公平的状况。这样的发展过程,描述在一条曲线上,其形状是倒过来的U的形,即认为居民收入差距是随着经济发展呈现出先扩大再缩小的变化趋势。

  而在同一时期,英国经济学家的刘易斯lewis(1954),提出了二元经济结构理论。Lewis提出了“两个部门结构发展模型”的概念,两部门是指:农村中以传统生产方式为主的农业、城市中以制造业为主的现代化部门,这是发展中国家同时存在的两个部门。对于发展中的国家来说,其农业生产中的剩余劳动力,必有一部分的边际生产率为零。这就导致其农业生产中的剩余劳动力,必会向非农化进行转移,从而,二元经济结构得到一步步削减。

  这便阐释了居民收入差距在经济增长过程中出现“倒U”形演化轨迹的原因。

  拉尼斯Gustav Ranis和费景汉Jnhn.Fei(1961)提出了费景汉-拉尼斯模型(Ranis-Fei model)。这是在刘易斯模型的基础上不断完善二元经济结构理论。该理论指出,农业生产中的剩余劳动力流入工业部门的先决条件,是由于农业生产效率提高而导致的农业剩余。并且他们在该理论中,将农业对工业增长的促进作用做了重要补充。最终产生了刘易斯—费景汉—拉尼斯模型,该模型是在古典主义框架下研究二元经济问题的经典模型。这些研究,为居民收入差距演化的原因提供了更多解释。

  美国经济学家乔根森Dale Jogenson(1967),提出了乔根森模型。该模型在刘—费—拉模型的基础上,进行了反思和改良。Jogenson在一个新古典主义的框架内,提出并讨论了工业部门和农业部门的发展问题。但乔根森模型仍有一定的缺陷。乔根森模型对农业物质投资的假定错误,这个假定有违事实情况。并且Jogenson所持的马尔萨斯人口论,同样违背了发展中国家的事实情况。

  美国的经济学家哈里斯特Harrist和托达罗 Todaro(1970),提出了哈里斯·托塔罗模型。该模型不再认为农业生产中的剩余劳动力流入工业部门的先决条件,而是提出,劳动力城市部门的期待工资和农村实际工资的比较,农业生产中的劳动力更偏向工资待遇高的部门。这个理论恰恰和著名的刘易斯模式的理论相反,该模型是对发展中国家,两部门之间的劳动力流动理论的拓展。

  除了倒U假说和二元经济理论的研究,许多科学家也尝试从不同角度研究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问题。

  著名美国经济学家贝克尔Becker(1957),从教育的角度解释收入不平等的原因。贝克尔提出,教育程度越高收入水平也越高,教育程度越低收入水平也越低。

  美国经济学家舒尔茨Theodore Schultz(1957),从人力资本投资的角度出发,将其运用在经济增长研究中,利用人力资本,将经济增长与收入分配之间的关系联系起来,并且针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问题,作出了深入的研究。这是经济学发展中的一次重要研究,并且在1979年,Schultz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总之,在这较长时期的研究中,大部分学者的研究,都是围绕着库兹涅茨的“倒U”假说展开。一直到Romer(1986)提出著名的内生经济增长理论,强调人力资本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随着内生经济增长理论的发展, 越来越的的学者开始注重有关收入分配与经济增长关系的研究,西方学者对该理论进行逐步扩展,重点研究了“公平、效率与增长”、“收入分配的不公平是否不利于经济增长”、“何种收入分配原则更有利于经济增长”等问题。

  通过大量资料,我们了解到,从20世纪70年代起,极个别国外研究者根据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的客观情况,陆续开始研究其城乡收入差距情况。而进入21世纪后,有一部分国外研究者开始正式研究中国的城乡收入差距情况。

  最初,著名的美国经济学家西奥多·舒尔茨Theodore W. Schultz(1978),从按到角度,提出了“剪刀状价格差距”政策理论,简称“剪刀差”理论。其是指,在一个经济体运行发展时,由政府干预生产要素和产品的价格,以此来干预农业生产,从而更好的发展工业。Schultz认为,“剪刀差”是产生城乡收入差距的原因。

  美国研究者 Matsuyama(2000),通过对发展中国家的收入与分配状况进行深入研究分析,提出了不同的阶级或群体之间仍旧存在着剥削和压迫,这是导致居民收入存在差距的原因。他所提出的这一观点,为城乡收入差距的研究提供了重要前提,以及分析的理论基础。

  卡恩Kahn(2001)从中国发展情况的角度出发,提出基尼系数是决定中国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因素。

  Park 与 Sehrt(2001)通过对中国信贷资源的深入研究后提出,中国的信贷资源配置存在着很大的不公平,其对国有部门的存在极大的偏向,这样子的情况更加剧了中国的城乡收入差距。

  2.2 国内文献综述

  从国内研究文献来看,从20世纪90年代始,国内研究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也同样从库兹涅茨的“倒U”假说展开研究。

  陈宗胜(1991)在《南开经济研究》发表了《公有经济发展中的收入分配差别理论模型与假说》。该篇文章以公有经济为前提,通过建立理论模型,提出并验证了公有制经济发展中的收入差别“倒U”假说。同时,陈宗胜还提出了“基尼系数分布分解法”这几乎是国内初的对居民收入分配、居民收入差距的分解研究。

  然而,李子奈等(1994)通过对部分地区截面数据对农村居民、城镇居民收入差异与经济发展水平之间进行实证研究,提出农村居民收入与经济发展呈“倒U”关系,而城镇居民收入与经济发展的“倒U”关系较弱。

  同一时期,李若建通过对沿海和内陆地区的分别研究,分析其二元结构对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程度。结果显示,不同地区的二元结构对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不同:内陆地区的二元结构对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十分显著,但是沿海地区的二元结构对城乡收入差距的影响却很小。其主要原因在于不同地区的经济发展速度和经济发展程度的不同。

  同年,我国国家统计局农村调研总队课题组发表了研究数据,可以明显看出二元经济结构是导致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重要因素,其影响效应占比在50%以上。

  蔡继明(1998)从城乡比较生产力的角度出发,度量二元经济结构。最终结果证实,城乡之间成产力的不同,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城乡居民收入差距。

  李实和赵人伟等人(1999)从农村人均收入和住房收入的角度出发,按省份分组并计算各年基尼系数。并且在此基础上,研究估计了对省内收入差距与实际收入水平关系。在最终得出的结论中,完全不符合库兹涅茨假说。

  王韧和王睿(2000)对中国居民收入差距进行了分析研究。研究结果证实,中国居民收入差距符合倒U曲线。并且,他们提出了造成这一曲线的的最重要原因为城乡差距。

  王小鲁、樊纲(2005)使用19%的2002年我国30个省区的年度数据,通过面板数据模型方法对收入差异走势进行了验证,结果具有库兹涅茨曲线的特征。

  在21世纪前后,许多国内研究者们还从不同的角度研究分析了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情况。

  李实和赵人伟等人(1997),从体制改革的价格控制的角度出发,分别对省内收入差距与实际收入水平关系的几种函数进行了经验估计。

  蔡昉(2003)和陈宗胜(2006)分别进行了研究分析,提出从改革开放之后开始划分,我国的城乡收入差距的增长态势可以分成四个阶段来分析理论。

  湛泳(2007)利用1979的相关数据进行了实证分析,提出了金融发展的非均衡性效应、门槛效应以及金融发展降低贫困的效应这三种效应在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产生过程中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同一时期,冉光和及唐文(2007)提出通过改善我国财政支出的制度安排,促使合理调节收入的分配。

  周瑞明和刘军明(2009)提出缩提高农业对非农业部门的相对劳动生产率,以此来缩小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

  郑群峰(2010)借助多元线性回归模型,指出城乡投资的差异也是导致城乡收入差距的主要原因。

  3 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现状

  3.1 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现状

  本文从《中国统计年鉴》选取了1978年到2015年全国城乡收入差距的年度数据,从改革开放的30多年以来,中国的经济整体飞速增长的钱情况下,观察分析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相关情况。在这里主要采取两种指标来观察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现状:城乡居民收入差和城乡收入比。

  我国公布的统计资料中,反映城镇居民收入状况的指标主要有:城镇居民家庭全部年收入、城镇居民家庭可支配收入、城镇居民家庭生活费入。反映农村居民收入状况的指标主要有:农村居民家庭总收入、农村居民家庭现金收入、农村居民家庭纯收入。城镇居民收入,本文采用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收入,本文采用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

  城乡居民收入差:是指以货币单位或实物单位表示的差距,反映城乡绝对收入的不同。城乡居民收入差值为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减去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的差值。

  该指标总体上可以看出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发展趋势。

  利用所收集的年度数据绘制出全国城乡收入差距趋势图(图3-1)。从趋势图可以明显的看出,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纯收入和城乡收入差随时间的变化呈明显的上升趋势。这意味着,随着中国经济大发展的潮流,城乡居民的收入均有着十分明显增长,然而中国的城乡差距也一步步拉大,尤其是体现在城乡居民收入差的加剧。

  图3-1 全国城乡收入差距趋势图

  城乡收入比是衡量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又一重要指标。城乡居民收入比:是指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与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之比。

  这是比率数值,实质就是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分母,假设其为1,通过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与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的比率,表明了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与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之间的倍数关系。这种计算方法,普遍用于比较不同年份之间的城乡居民收入差距。

  利用所收集的年度数据绘制出全国城乡收入比的折线图(图3-2),从图中可以看出,随着时间的推进,该城乡收入比曲线呈明显M型。1978年至1985年呈下降趋势,城乡收入差距减小;1986年至1994年城乡收入比逐年上升,城乡收入逐渐加大;从1995年至1997年间中国城乡收入比又有小幅回落;从1998到2010年,中国城乡收入比又一次呈上升趋势,其中2003年至2010年,中国城乡收入比均在3.2以上;从2011年至今,城乡收入比开始下降,直至2015年,中国城乡收入比为2.73。

  图3-2 全国城乡居民收入比

  3.2 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现状

  分析山西省的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同样用城乡居民收入差和城乡居民收入比两个指标来看。

  利用所收集的年度数据绘制出山西省城乡收入差距趋势图(图3-3)。从趋势图可以明显的看出,山西省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纯收入和城乡收入差随时间的变化同样呈明显的上升趋势。山西省在随着中国发展而经济跃进同时,山西省城乡居民的收入均增长,而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也逐渐增大。

  图3-3 山西省城乡收入差距趋势图

  利用所收集的年度数据绘制出山西省城乡收入比的折线图(图3-4),从图中可以看出,随着时间的推进,山西省城乡收入比曲线同样呈明显M型。1978年至1984年呈下降趋势,城乡收入差距减小;1985年至1994年城乡收入比逐年上升,城乡收入逐渐加大;从1995年至1998年间山西省城乡收入比又有小幅回落;从1999到2010年,山西省城乡收入比又一次呈上升趋势,从2011年至今,城乡收入比开始下降,其中2006年至2013年,山西省城乡收入比均在3.1以上,直至2014年,山西省城乡收入比骤降为2.73。

  图3-4 山西省城乡收入比

  3.3 山西省和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横向比较

  分析山西省和和全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同样用城乡居民收入差和城乡居民收入比两个指标来看。

  利用所收集的年度数据绘制出山西省和全国城乡收入差距趋势的对比图(图3-5),从该城乡居民收入差对比图可以看出,在30多年以来,山西省和中国的城乡居民收入差均呈明显的上升趋势。但是山西省的城乡居民收入差普遍略低于全国城乡居民收入差,并且随着时间发展,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差与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之间的差值逐渐加大。

  图3-5 城乡居民收入差对比图

  利用所收集的年度数据绘制出山西省和全国城乡收入比的对比图(图3-6),从图中可以看出,山西省城乡收入比和全国城乡收入比曲线均呈W型。两条曲线趋势大致相同,各年山西省城乡收入比与全国城乡收入比的数值虽略有不同,但基本其数值差距不大。

  图3-6 城乡收入比对比图

  3.4 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原因分析

  山西省的客观环境和背景复杂,也就导致了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产生原因的多样性,有久远的历史因素、地理环境因素、政策因素和经济因素等等。这里将从四个方面分析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形成的原因:城乡二元经济结构、经济政策、分配制度、山西省金融发展。

  城乡收入差距最重要的的原因之一是城乡二元经济结构。所谓城乡二元经济结构,是指以社会化生产为主要特点的城市经济,和以小农生产为主要特点的农村经济并存的经济结构。从山西省的“二元结构”来看,山西省长期发展以煤炭行业为主的能源业,以及着重发展重工业,这都导致了山西省城镇经济的发展以现代化能源业、重工业为主,但是农村经济却依旧停留在旧式的小农经济,从而造成了山西省的城乡收入差距。并且,农村生产效率的低下,以及农村的劳动力有一部分向城市移动,又加剧了山西省的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与此同时,山西省城镇的基本建设与农村的基本建设,包括道路、通信等,均差距极大,更加拉大了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这些都直接导致了城乡居民在获取收入方面存在“先天”的不平等,从而使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的差距越来越大。

  从经济政策的方面来看,山西长期依靠能源业,导致了其产业结构的不合理。又由于煤炭行业的持续低靡,导致了山西省的经济增速持续下滑,山西省正面领着经济的重要转型时期。直至目前,山西省仍没有新的成熟的应对转型的经济政策。这些都阻碍了山西省经济的持续发展,扩大了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距。

  从分配制度的方面来看,山西省整体分配制度更加偏向城镇居民。这尤其体现在各类型的社会保险和社会福利上,包括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等。并且针对农村农村老年补贴等各种补贴,还普及的不够彻底,并且且没有起到实质性的作用。教育资源分配的极不公平,也阻碍了农村劳动力素质的提高和农村人才的培养发展。这些都导致城乡居民收入的差距扩大了。

  山西省的金融发展也是导致城乡收入差距的重要原因。其中山西省的金融发展规模、金融发展效率和金融发展效率是影响山西省城乡收入差距的三个最重要因素。金融规模发展的一个直接表现就是可获得的金融资源的增多,而山西省的金融资源在配置上存在严重的城乡比例失衡,这也就直接导致山西省城乡之间金融发展的的不均衡,从而导致城乡收入差距的扩大。而山西省金融发展效率的提高,会逐渐消除金融机构和农民信息之间的不对称,解除了对农民增收之间的限制,从而会改善城乡收入差距。山西省金融发展结构的优化同样有利于城乡收入差距的缩小。

  4山西省城乡收入差距预测及结果分析

  4.1 研究方法

  ARMA 模型(Auto-Regressive and Moving Average Model):自回归滑动平均模型,是研究时间序列的重要方法,由自回归模型(简称AR模型)与滑动平均模型(简称MA模型)为基础“混合”构成。

  AR模型:AR模型也称为自回归模型。它的预测方式是通过过去的观测值和现在的干扰值的线性组合预测, 自回归模型的数学公式为:

  式中: 为自回归模型的阶数(i=1,2, ,p)为模型的待定系数,为误差, 为一个平稳时间序列。

  MA模型:MA模型也称为滑动平均模型。它的预测方式是通过

  过去的干扰值和现在的干扰值的线性组合预测。滑动平均模型的数学公式为:

  式中: 为模型的阶数; (j=1,2,,q)为模型的待定系数;为误差,为平稳时间序列。

  ARMA模型:自回归模型和滑动平均模型的组合, 便构成了用于描述平稳随机过程的自回归滑动平均模型ARMA, 数学公式为:

  4.2 指标选取

  研究山西省居民城乡收入差距,在建立模型的时候需要选取适当的指标。

  1)城镇居民收入,本文采用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收入,本文采用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

  2)本文关于城乡收入差距的指标有两种:

  对于基于ARMA模型分析并预测山西省城乡收入差距,本文采用城乡居民相对收入差距(DY)为指标进行研究

  3)物价指数,由于选取的数据为时间序列数据,在做模型的时候,需要考虑到价格因素对其的影响,因此要考虑物价指数,本文采用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上年=100)为指标。

  4.3数据的选取及处理

  本文选取1978年到2015年山西省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上年=100)以及山西省城乡收入差距的年度数据。本文数据来自《山西省统计年鉴》《新中国六十年统计资料汇编》。

  1)物价指数的处理:

  价格指数根据基期的不同,分为定基价MK格指数与环比价格指数。现有的年检资料编制为环比价格指数,在此要剔除价格因素的影响,需要根据环比价格指数来推算定基价格指数。

  山西省居民消费价格指数

  2)城乡居民收入差

  4.4 模型的建立检验和预测

  4.4.1 序列的趋势图

  根据去价格因素后的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QDY数据来看,其数据具有较为明显的上升趋势,且数值差距较大。因此对改组数据取对数后,记为LQDY,绘制数据线图(图4-1),显示数据具仍有较为明显的上升趋势,是非平稳序列。

  图4-1 LQDY

  4.4.2 序列的平稳性处理

  由于上图数据明显不平稳,为了消其趋势性,我们尝试对序列LQDY做了一阶差分。在一阶差分后,我们观察线图(图4-2),发现其在零均值上下波动,数据趋于平稳。同时对其进行单位根检验,观察检验是否通过。通过表4-1我们可以看到t值为-3.770780,小于各个水平下的临界值,因此,通过单位根检验。我们得到新的序列LQY1。

  图4-2 LQDY1

  表4-1 单位根检验结果

  变量检验类型ADF统计量5%临界值Prob结论LQDY1(c,1)-3.770780-2.9540214980.0073平稳

  4.4.3 模型阶数的确定及诊断检验

  分析LQDY1的自相关函数图和偏自相关函数图(图4-3),我们可知所得到LQDY1序列的偏相关函数和自相关函数均截尾,因此我们尝试建立ARMA模型。

  可以考虑拟合ARMA(1,1)模型、ARMA(1,3)、AR(1)模型和MA(1)模型。

  图4-3 相关图

  4.4.4 模型的建立

  尝试两种模型,并且比较几种模型的AIC值以及其他统计量。数据如下表显示。

  (1)ARMA(1,1)

  从表4-2,可知该模型P值过大,不能通过检验,因此该模型不能被用于预测。

  表4-2 模型统计量

  VariableCoefficientt-statisticProbC0.0764313.1490810.0037AR(1)0.0844470.2540630.8012MA(1)0.3899291.2462820.2223AIC-1.848272ARMA(1,3)

  表4-3 模型统计量

  VariableCoefficientt-statisticProbC0.08897612.558860.0000AR(1)0.4367192.0765470.0468MA(1)-0.449602-2.6227980.0138MA(3)-0.544379-3.4029970.0020AIC-2.039653

  AR(1)

  表4-4 模型统计量

  VariableCoefficientt-statisticProbC0.0778632.9415670.0061AR(1)0.3872672.3832590.0235AIC-1.853622

  MA(1)

  表4-5 模型统计量

  VariableCoefficientt-statisticProbC0.0720253.2111910.0030MA(1)0.4346772.8148470.0083AIC-1.883953

  以上四个模型中三个模型通过检验。由于第二种模型的AIC值最小,所以我们认为建立第二个模型更好,即ARMA(1,3)模型可以更好地预测未来的数据。

  所建立的模型公式为:

  4.4.5 模型的适应性检验

  参数估计后,应对拟合模型的适应性进行检验,实质是对模型残差序列进行白噪声检验。若残差序列不是白噪声,说明还有一些重要信息没被提取,应重新设定模型。可以对残差进行纯随机性检验。

  表4-6 ADF检验

  变量检验类型ADF统计量5%临界值Prob结论Resid(c,0,0)-5.601141-2.9540210.0001白噪声过程

  表4-6显示,残差为白噪声,也显示拟合模型有效,因此可以建立的这个模型用于分析和预测。

  4.4.6 模型检验以及预测

  我们首先对模型进行检验,通过模型可以看出2013年到2015年的LQDY的值,通过与LQDY的实际值进行比较,来对模型进行检验。通过表4-7,可以看出检验结果误差都小于0.05,检验通过。

  表4-7 单位根检验结果

  年份2013年2014年2015年预测值7.8517472417.9443601898.03311575实际值7.8161494167.7969286817.856448426误差0.0045543940.0189089210.02248692

  因此我们可以使用模型进行下一步预测,预测未来三年山西省的LQDY值。预测数据为如下表4-8

  表4-8 单位根检验结果

  年份2016年2017年2018年LQDY预测值8.1219953168.2109290368.299886406QDY预测值3367.7337373680.9606224023.415332

  4.4.7 中国城乡收入差距模型的建立及预测

  根据以上建模方法,以此类推,运用1978年至2015年的全国城乡收入差距数据,在剔除物价因素后,同样取对数然后一阶差分,最终建立合适的模型ARMA(3,4)。并且该模型通过了适应性检验和模型预测检验。

  因此我们可以使用模型进行下一步预测,预测未来三年全国的QDY值。预测数据为如下表4-9

  表4-9 单位根检验结果

  年份2016年2017年2018年QDY预测值4109.2531244457.8340424793.782888

  4.5 模型结果及分析

  从模型结果来看,在剔除物价因素的影响后,我们可以得知未来三年的时间里,山西省的城乡收入差距还会进一步加大。虽然山西省目前支柱产业煤炭业近几年一直呈低靡状态,导致了山西省的经济增速持续下滑,但是从总体上来看,山西省的经济仍呈上升状态。并且在未来短期内,山西经济增速虽然下降,但仍会呈缓慢上升的势态。这会是导致未来山西省城乡收入差距进一步加大的主要原因。并且,直至目前,山西省仍未出台针对缩小城乡收入差距有明显效果的相关政策,因此不能有效阻止城乡收入差距的扩大。这也间接导致了山西省未来城乡收入的进一步拉大。

  并且,从全国模型来看,全国城乡收入差距也会进一步加大。但是从预测的数据来看,虽然山西省和全国的城乡收入差距同样呈上升趋势,但是,横向对比之下,山西省未来的城乡居民收入差仍旧略低于全国城乡居民收入差,且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与全国城乡居民收入差之间的差值也将会逐渐加大。

  从目前经济情况来看,中国虽然进入经济新常态,但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仍旧保持在6.9%之上。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在短期内仍然难以改变城乡分配不均的现状。因此,未来中国的城乡收入差距仍会加大。

  山西省作为中国的内陆省份,经济一直欠发达。以煤炭产业为代表的第二产业,一直是山西省的支柱产业,而在近几年,山西省的煤炭行业持续低靡,影响这山西经济的发展。未来短期内,山西省将会走在着经济转型的路上。可以预见的是,经济转型这条路一定存在许多困难和不确定性,需要一步步探索,短期内山西省经济不会有很大的回转。因此,不论从经济增长率还是从经济增长速度来看,山西省未来的经济地位在全国仍然很低。并且,山西省的相关政策,包括分配政策,相对全国来说仍然落后。综上,相对于中国未来城乡收入差距,山西省未来的城乡居民收入差仍旧略低。

  5结论及建议

  本文阐述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国内大背景和山西省目前现况以及城乡收入差距过大的危害;研究并简述了国外和国内研究现状和已知的研究结果;分别从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现状和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现状和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和山西省城乡收入差距对比三方面详细阐述了现状,并且从四个方面分析了导致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原因;选取合适的变量,建立了适当的模型,对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进行分析及预测。

  综上所述,山西省的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整体上升,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大。并且,在未来还有继续加大的趋势,缩小山西省居民城乡收入差距迫在眉睫。而造成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原因有很多,需要根据不同的原因制定措施缩小山西省城乡差距。

  (1)从二元经济结构的角度来说,要缩小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必须注重农业的发展,着重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并且促进农村的剩余劳动力向城镇的合理流动。政府应当扶持高科技新型农业科技,并将其有效的投入到农业生产中。并且可以出台相应的补贴政策,来支持农民们使用高效率的机械设备,以此提高生产效率。政府还应当加强市场监管体制,保证农产品的价格维持在一定水平,保证农民的人均纯收入。其次,还应当保护耕地的数量与质量,监督并限制征用的耕地面积。此外,要加强环境保护,避环境污染影响农业生产。

  (2)从社会保障的角度来说,要注重教育资源的分配,并制定农村的社会福利制度。加大对农村的教育投资,首先是要增加对农村地区教育经费的投入和学校教育设施的建设,从最根本的方面,扶持农村教育的发展。同时,要合理的分配师资力量,加强农村教育队伍的建设。此外,还要学会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针对农村的需要,大力开展技术性教育,由此来提高农业劳动力的整体素质。政府应当加大农村的社会福利,要从农民的基本生活入手,全面覆盖农村合作医疗体制和农村医疗保险制度,针对低收入贫困家庭给予相应的资助,切实提高低收入农民的生活水平。政府还应当对种田农民有相应的种地补贴,鼓励种植经济作物。

  (3)从收入再分配的角度来说,应当合理调节城镇和农村个人税收。针对不同的群体制定不同的税收政策,使税收政策能够在一定程度保障低收入人群的生活水平,尤其是农村居民的生活水平。以此来缩小农村与城镇收入之间的差距。并且针对乡镇企业,政府应当大力扶持,从税收上减轻乡镇企业的负担。政府还可以制定合理的政策和补贴制度,促进乡镇企业的科学发展和壮大。

  (4)从金融发展的角度来说,应当促进农村金融发展,注意金融发展在城市和农村之间的平衡性。首先,应当完善农村的金融机构,加大对农村非正规金融机构的矫正力度和监管力度。同时,应道提高农村金融的服务水平,扩大农村金融的业务范围,根据农村的具体情况,增加多种信贷业务,银行部门要积极发放农业扶持贷款。开发适合农业发展的金融产品,以及各种针对农村居民的保险产品。对于乡镇企业,尤其是乡镇个人企业,可以适当增加的小额贷款,完善贷款机制,制定相应办法来满足乡镇企业的贷款需求。政府也应当出台相关的政策来支持农村金融的发展,以此来逐步缩小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距。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