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社会科学论文 > 社会学论文 > 社会学分析论文 当代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现象的社会学分析

社会学分析论文 当代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现象的社会学分析

2018-12-14 12:29:36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

  以影视歌星为主的明星偶像崇拜作为偶像崇拜的最常见的方式之一,在青少年中普遍存在着。本文选取中国大陆当红明星W的新浪微博粉丝,运用问卷调查法和个案访谈法,对103位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现象进行调查。调查结果显示:绝大多数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卷入类型以“娱乐社交”类型为主,处于一种比较健康的状态;初中学历的青少年易卷入深度的明星偶像崇拜,高中及其学历以上的青少年更多的是较强烈的感情投入;女性比男性更易卷入深度的偶像崇拜;年龄与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卷入程度基本成负比;喜欢阶段与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卷入程度基本上呈正比。由调查结果可知,尽管少数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具有非理智性的特点,但是,大多数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行为具有理智性的特点,本文运用社会化概念和霍曼斯的社会交换理论对两者的成因进行分析,笔者认为两者均受社会化环境条件的影响,结果不同的关键在于青少年是否具有一定的认知能力、判断能力和辨别能力等,明星偶像崇拜现象之所以具有理智性的特点,是因为青少年在社会化环境条件下,能够经过理性的权衡,最终选取了付出代价少、获利可能性大、结果价值大的行动的结果;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既具有积极影响,也具有消极影响,本文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相应的对策,从而引导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行为更加理性化。

  关键词: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理智性,非理智性,社会学

  研究综述

  (一)研究的背景与意义

  1.研究的背景:

  随着经济的蓬勃发展、社会的全面进步、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偶像崇拜已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青少年正处于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时期。对于青少年来说,偶像崇拜既是青少年特有的心理特质,也是青少年普遍的心理现象和行为表现。宋兴川、金盛华(2002年)在对55名来自不同地域的中学生的访谈中发现,96.3%的同学均有崇拜的偶像;潘一禾通过“青少年流行文化现象”的问卷调查中得出,79.4%的被调查者认为自身周围有特别喜欢或崇拜某个“明星”的人,这说明了中国青少年普遍存在着偶像崇拜的现象。

  随着时代的变迁,青少年偶像崇拜的对象也随之发生变化,内地上一代青少年的偶像崇拜行为基本上是一种“榜样崇拜”,香港的青少年偶像崇拜则是一种“师长崇拜”;八九十年代,两地青年的偶像崇拜以“三星崇拜”为主;而现如今内地青少年的偶像崇拜核心为“三星崇拜+民星崇拜”。2012年3月发布的《少年儿童的偶像崇拜与榜样教育研究报告》的统计结果表明:70.9%的初中生所崇拜的偶像是明星,最崇拜的前10位偶像全都是明星,其中歌星多达7人,呈现出高度娱乐化的特点。

  如今,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行为出现了个别的非理智性的现象,如:2014年8月,台湾当红明星柯震东因为吸毒被抓,有的粉丝因为其可能无法继续参演《小时代4》,便扬言将不会去电影院支持票房,柯震东被抓前的最后一条微博下有非常多“永远支持”、“吸毒也帅”的评论;MIC男团成员赵泳鑫外出时,一名女粉丝擅自闯入其家中,随意使用其家中物品,并在浴缸洗澡。这些不理性的明星偶像崇拜行为对青少年自身和社会发展都是不利的。

  因此,本文偶像崇拜的对象界定为影视歌明星,选取中国大陆当红明星W的新浪微博粉丝为调查对象,采用修订版的偶像崇拜量表(CAS)测量粉丝的明星偶像崇拜卷入程度,并对其进行原因分析、影响分析和对策分析。

  2.研究的意义:

  青少年时期,是青少年个体社会化的过程中的重要时期,是其形成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的关键时期。梁启超曾说:“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在当今社会,明星偶像热潮日益高涨,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行为出现了个别的非理智性的现象,因此,探寻当今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卷入程度、形成原因、影响以及对策,是十分必要的。本研究的意义有:

  1)有助于人们了解当今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卷入程度,从而合理的定位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行为。

  2)有助于人们较为全面的了解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现象具有理智性与非理智性特点的成因,从而透过现象抓住问题的根源。

  3)有助于人们认识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行为带来的积极影响和消极影响,从而认识到积极正确地引导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行为的重要性。

  (二)文献综述

  1.偶像崇拜的概念解析

  1)偶像崇拜的含义:

  崇拜,是一种礼仪,是信徒对神灵偶然畏惧和敬仰的一种虔诚的宗教仪式,如今,崇拜可以看作是人们表达对杰出人物的敬佩、赞美、欣赏和羡慕之情的方式。偶像崇拜作为一种普遍存在的社会文化现象,随着社会文化历史的不断发展而逐渐改变,并深刻的影响着人们尤其是青少年的精神文化生活和个性发展。

  心理学认为,偶像崇拜是指个人对特定崇拜人物的社会认同和情感依恋。如:心理学家Erickson认为,偶像崇拜是处于青少年时期的个体将在儿童时期对父母的养育式依恋转变成一种对异性浪漫式的依恋的一种表现;在社会心理学的视角下,偶像崇拜是一种特殊的社会心理现象,是指因“光环效应”而产生的将偶像形象神圣化、神秘化和过于理想化、无限夸大偶像优点、而无视偶像缺点的一种盲目的追捧、盲目信赖的复杂心理现象及行为表现。本文采用王陶学者对偶像崇拜的解释,其解释为:在人们生活中具有极高的认可度的某一种类型的人便称作为偶像,人们愿意接受这类人的思维习惯、行为模式甚至是价值观,并且逐渐发展成一种具有强烈情感的社会行动,即崇拜。

  2)偶像崇拜与明星偶像崇拜:

  明星偶像崇拜是偶像崇拜的一种主要类型,明星偶像主要包括来自世界各地的影视歌星、体育明星和草根明星,作为明星偶像,他们通常具有俊美的外貌、突出的个性、与众不同的气质、充满青春活力等特点,他们以个人的青春性、感情性和流行性等特征来吸引青少年加以崇拜。已有很多研究表明,明星偶像崇拜是青少年的主要的偶像崇拜类型,因此,本文选取处于明星偶像崇拜阶段的12—25岁的个体作为研究对象,明星偶像特指影视歌星。

  3)偶像崇拜与榜样学习的异同:

  偶像崇拜不等于榜样学习,两者既有区别又有相同点,岳晓东通过对六边形模型的实证研究得出:偶像崇拜和榜样学习的相同点为两者的本质核心都是社会学习和依恋。根据青少年对其所崇拜的偶像的社会认知不同,可以分为以人物为核心和以特质为核心的两种社会学习和依恋类型。偶像崇拜是以人物为核心的社会学习和依恋,而榜样学习是以特质为核心的社会学习和依恋。以人物为核心的社会学习和依恋类型会导致青少年对偶像的迷恋,突出表现为浪漫式依恋、高明星消费、低自我信念、浪漫幻想、虚荣满足和自我迷茫;以特质为核心的社会学习和依恋类型会使青少年理性看待其所崇拜的偶像,通过对榜样的认可而促进自身的成长,突出表现为认同式依恋、低明星消费、高自我信念、自我励志、个人成长和自我达成。

  2.偶像崇拜的分类

  从经济学角度出发,偶像崇拜的类型可划分为生产型偶像崇拜和消费型偶像崇拜;从偶像崇拜的内容划分,可分为表层性偶像崇拜和实质性偶像崇拜;美国学者Adams-Price Greene将青少年偶像崇拜划分为浪漫式依恋和认同式依恋两种依恋类型;岳晓东、梁潇通过神灵性—世俗性、精英性—草根性、禁欲性—享乐性三个维度,将中国大陆青少年偶像崇拜分为宗教性偶像崇拜、民俗性偶像崇拜、圣贤性偶像崇拜、娱乐性偶像崇拜和草根性偶像崇拜五种主要类型;李强、韩丁以认知、情感和行为三个因素为核心,将中学生偶像崇拜划分为感性型偶像崇拜、中间型偶像崇拜和理性型偶像崇拜三种类型。彭文波、邱晓婷等学者从苏州、南通等地通过整群抽样的方式抽取了639名中学生和大学生,并采用偶像崇拜量表从娱乐社交、情感投射、完全认同、关系幻想和病理边缘5个维度进行调查,以卷入程度为标准,将青少年偶像崇拜划分为四种类型,分别为低卷入性、交际型、移情型和妄想型。

  3.偶像崇拜的相关研究

  偶像崇拜的心理学相关研究:

  心理学在研究中强调偶像崇拜是青少年成长过程中的一种心理行为,着重对青少年偶像崇拜心理以及偶像崇拜心理引发的崇拜行为进行研究。

  Chan,Cheung,Lee,Leung,Liu等学者在1998年通过对2500个香港青少年进行调查得出:青少年时的偶像崇拜一方面可导致青少年对偶像的过分认同和依恋,另一方面又可以补偿青少年在个体化过程中出现的一种遥亲感。

  国内最具有代表性的研究应当是岳晓东、严飞的《青少年偶像崇拜之心理机制探究》,其在心理学的视角下,运用精神分析理论、认知发展理论和行为主义理论探讨了青少年偶像崇拜背后的心理形成机制。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认为青少年偶像崇拜是青少年在个体欲望增强期因试图消除对父母的情感联系而寻找情感寄托的行为;艾里克森的新精神分析理论认为青少年偶像崇拜是在自我否定时期追求自我肯定和理想自我的一种特殊形式;皮亚杰的认知发展理论认为青少年偶像崇拜是青少年走出思想意识、思维方式不成熟的“自我中心状态”阶段的表现,青少年需要通过这一“理智狂热”的阶段来促进认知的进一步成熟和完善;班杜拉的社会学习理论认为青少年偶像崇拜是为了填补空虚而对榜样产生的一种自主性的学习和模仿行为,这一行为对偶像崇拜产生了推动作用,偶像崇拜的真谛在于榜样偶像化;行为主义强化理论认为青少年偶像崇拜是受朋辈群体影响和大众传媒强化的结果(岳晓东、严飞)。

  偶像崇拜的社会学相关研究:

  社会学在研究中强调以主体行为本身为对象,研究其行为对其社会化的影响,青少年偶像崇拜现象实质上是青少年参与社会活动的一种行为符号。

  赫玉章、风笑天采用内容分析的方法,从207封“赵薇迷”的信件中分析了青少年偶像崇拜的原因、内容和特点。青少年的偶像崇拜一般是在寻求对自我某种缺憾、某种“梦想”的补偿,如:崇拜偶像外貌和家庭环境的人,自卑心一般比较重,因为其对偶像的外在价值估计过高,从而降低了自身的信心。刘小立在社会交换论、消费社会理论、集合行为理论的视角下,对当代偶像崇拜的成人化、集群化和消费性特点进行了原因分析。

  偶像崇拜的其他学科相关研究:

  万敏在结合传播学的相关理论和大众传媒的特性的基础上,分析了偶像崇拜异化的原因,其指出大众传媒的炒作之风和传媒引导的失语是偶像崇拜的催化剂和重要原因;而偶像崇拜的异化将会导致网络暴力事件的激化、大众主体性的丧失和单向度思维的产生;从而提出了大众传媒的宣传应当利用“沉默的螺旋”,把握好从众心态;以及让更多的平民化典型偶像走进媒体的对策。云慧芳从现代审美文化特征的角度出发,分析了偶像崇拜的现代性危机和现代偶像崇拜的审美意义;杜春梅从教育学的理论出发,分析了当代初中生偶像崇拜的现状和原因,并提出了相关的教育引导策略。瑞沃(Raviv)等人从亚文化角度分析了偶像崇拜的原因,青少年期正是青少年从家庭向成人社会过渡的关键时期,青少年在这一时期处于成人社会的边缘,因而,青少年会努力寻求同辈群体的支持和引导,同辈群体的态度、价值观和行为模式就成了青少年遵循的亚文化,崇拜行为由此产生。

  除此之外,许多学者还从综合性的角度对青少年偶像崇拜做了深入研究。张宝君、吕瑶不仅从心理学理论出发,还从社会心理学视角中的自我意识的产生和发展分析了大学生偶像崇拜产生的心理机制,即大学生偶像崇拜是自我意识逐渐走向成熟过程中的心理现象。黄文述、刘倩倩从符号学、心理学的角度分析了青少年偶像崇拜对其消费心理和行为的影响以及形成原因。岳晓东的《青少年偶像崇拜系列综述》综合性的对青少年偶像崇拜现象进行了深刻细致的梳理和探讨。

  从以上梳理可知,青少年偶像崇拜具有很多分析视角,如心理学、社会学、传播学、教育学和综合性的角度等等,尽管现代社会科学出现了研究领域重合、研究方法相互借鉴和综合的趋势,但就社会学而言,其依然具有独特的视角和理论基础。本文以修订版的偶像崇拜量表和自编问卷为依据,测量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卷入程度,从社会化视角和社会交换理论分别分析其成因,并综合分析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影响和对策。

  (三)理论基础

  社会化:

  社会化,是指个体在与社会的互动过程中,逐步养成独特的个性和人格,从“生物人”转变为“社会人”,并通过对角色知识的学习和社会文化的内化,不断适应社会生活的过程。个体在社会化的过程中,有赖于某些必要的社会环境条件,如:家庭、学校、工作单位、同龄群体和大众传媒等。本文运用个体社会化所必需的环境条件对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现象的非理智性特点的成因进行分析。

  社会交换理论:

  霍曼斯的社会交换理论认为,人是理性的,人们所做的行为要么是为了获取报酬,要么是为了逃避惩罚;人们交往的基本原则就是利益最大化;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一种交换行为,通过交换行为获得心理上的满足。该理论把人的需要、人的动机、人的理性提到重要的分析地位。霍曼斯运用行动、互动、情感、刺激、报酬、成本、投资、利润和公正性期待9个基本概念,构建了关于人类行为的一般命题系统,该一般命题系统由成功命题、刺激命题、价值命题、剥夺—满足命题、攻击—赞同命题和理性命题六个基本命题组成。本文运用成功命题、刺激命题、价值命题和理性命题对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现象的理智性特点的成因进行分析。

  研究方法与研究设计

  研究对象:

  本研究的对象为中国大陆大势明星W的新浪微博青少年粉丝,本次研究选用的青少年年龄阶段为12—25岁。

  研究工具:

  本研究采用的调查方法是问卷调查法、个案访谈法。

  调查问卷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为基本信息调查,如性别、年龄、学历、喜欢阶段等。第二部分采用的是修订版的青少年偶像崇拜量表(CAS),以此来测量调查对象的明星偶像崇拜卷入类型,该量表共有27道题目,五个维度,根据Maltby等人对偶像崇拜卷入程度的检测方式进行处理,每个维度的临界值均为3分,在维度中高于3分就偏非理性,程度由低到高分别为娱乐社交、情感投射、完全认同、关系幻想和病理边缘五个维度,“娱乐社交”维度是指:因娱乐和引人注意而崇拜或喜欢偶像,时常收听、浏览该偶像的相关消息;“情感投射”维度是指:将所崇拜的偶像的事情折射到自己身上,如“当我喜欢的名人遇到挫折时,我感觉好像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完全认同”维度是指:对偶像的言论和行为不加辨别地完全认同,并常常为别人不理解自己的偶像而苦恼;“关系幻想”维度是指:对偶像抱有一种强烈的幻想性认识,如觉得自己和偶像之间有一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特殊关系,但这种认识没有上升到严重影响其心理健康的病理边缘水平;“病理边缘”维度是指:沉迷于偶像的生活细节,对偶像过度认同,并产生强迫性行为,以此五个维度将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分为五种卷入类型。第三部分为自编问卷,以此来分析调查对象明星偶像崇拜的相关行为;第四部分为开放题,即让调查对象想象遇见该明星时,会与其进行什么样的对话,以此来分析调查对象对该明星所持的态度。

  个案访谈:笔者从典型代表中选取2位粉丝作为个案访谈对象,访谈问题主要围绕喜欢该偶像的原因、是否参加粉丝团体间的斗争以及影响方面而展开。

  抽样方法:

  本研究采用的抽样方法为简单随机抽样和雪球抽样,该明星的新浪粉丝总体量非常多,因人力、物力、财力有限,无法了解总体的情况,便从总体中的少数成员入手,通过网络调查法,将问卷链接随机发给部分该明星的粉丝,对他们进行问卷调查,向他们询问还知道哪些符合条件的粉丝,再去找那些人并再向询问他们知道哪些符合条件的粉丝,以此循环,便可以找到越来越多具有相同性质的群体成员。

  数据处理:

  用社会统计软件SPSS19.0对所得的全部数据进行统计分析。

  (五)研究不足:

  本研究采取的抽样方法为简单随机抽样和雪球抽样,雪球抽样一种极为特殊的抽样方法,但这种方法偏误很大,那些在新浪微博上活跃度不够高的粉丝难以被调查到,会产生一定程度上的误差;本文对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行为的调查并未涉及消费等行为,具有一定的片面性。

  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调查结果分析

  本研究共发放调查问卷123份,回收问卷115份,其中无效问卷12份,有效问卷103份,有效回收率为83.7%。

  (一)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现象的基本概况分析:

  1.性别分析:

  表1:性别频率百分比有效百分比累积百分比有效男1514.614.614.6女8885.485.4100.0合计103100.0100.0本研究所涉及总人数为103人(如表1),女生占85.4%,男生占14.6%,说明该明星的粉丝以女性为主,也可推断出女性青少年是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主力军。

  2.年龄分析:

  (表2)

  本研究所涉及的青少年年龄界定为12-25岁,调查结果显示,本次调查对象年龄集中分布在14-22岁,约占调查总人数的89.3%,其中19-20岁人数最多,各占11.65%;除此之外,12-13岁约占3.9%,23-25岁约占6.8%。(如表2)

  学历分析:

  表3学历频率百分比有效百分比累积百分比有效初中2120.420.420.4高中2928.228.248.5大学专科1716.516.565.0大学本科3635.035.0100.0合计103100.0100.0在被调查的对象中,大学本科学历人数为36人(如表3),占被调查总人数的35%,大学本科以下学历人数为67人,占65%;其中,大学本科学历所占比例最高为35%,其次依次为高中(28.2%)、初中(20.4%),小学学历和硕士及以上学历并未涉及,除了与本次调查对象的年龄限定(12—25岁)有一定的关联外,还与抽样误差有关。

  4.喜欢阶段分析:

  表4:您对这位名人的喜欢阶段是频率百分比有效百分比累积百分比有效刚刚开始喜欢1110.710.710.7非常喜欢5856.356.367.0现在也喜欢,但是没有以前那么狂热了3433.033.0100.0合计103100.0100.0在被调查对象中,处于“非常喜欢”阶段的人数最多,占总人数的56.3%,其次为“现在也喜欢,但是没有以前那么狂热”,所占相应比例为33%,最后为“刚刚开始喜欢”,所占相应比例为10.7%。

  5.喜欢的原因分析:

  (表5)

  喜欢原因的选项设置的是多选题,由表5中可知,青少年最看重的是明星W的人格魅力,其次是个性气质、才华横溢和外貌出色,而不太看重偶像是否阅历丰富,是否对社会有巨大贡献;对喜欢偶像的原因持不清楚、无所谓态度的人数所占比例最少。

  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卷入程度分析:

  问卷第二部分采用的是修订版的青少年偶像崇拜量表,对本次测验进行可靠性分析,信度系数为0.927(>0.8),对五个维度之间进行可靠性分析,信度系数为0.855(>0.8),说明该测验的信度非常好。

  表6整体的可靠性统计量Cronbach's Alpha项数.92727

  表7五个维度的可靠性统计量Cronbach's Alpha项数.8555

  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以娱乐社交类型为主。

  表8学历与卷入类型分布娱乐社交情感投射完全认同关系幻想病理边缘合计有效初中6(28.6%)8(38.1%)2(9.5%)3((14.3%)2(9.5%)21(100%)高中17(58.6%)5(17.2%)6(20.7%)1(3.5%)0(0%)29(100%)大学专科12(70.6%)3(17.6%)2(11.8%)0(0%)0(0%)17(100%)大学本科27(75%)5(13.9%)4(11.1%)0(0%)0(0%)36(100%)合计62(60.2%)21(20.4%)14(13.6%)4(3.9%)2(1.9%)103(100%)由表可知,在103位被调查对象中,大多数青少年(60.2%)处于娱乐社交的状态,20.4%的调查对象处于情感投射状态,13.6%的调查对象处于完全认同状态,3.9%的调查对象处于关系幻想状态,只有2人(1.9%)的调查对象处于病理边缘,即大多数青少年处于轻度卷入状态,可认为是处于比较健康的状态。

  初中学历的青少年容易卷入深度的偶像崇拜,高中及其学历以上的青少年更多的是较强烈的感情投入。

  (表9)

  在表8的基础上绘制表9,由表可知:尽管初中学历的调查对象的卷入类型主要以娱乐社交和情感投射类型为主,但与高中及其以上学历相比,初中学历的调查对象有14.3%处于关系幻想状态,有9.5%处于病理边缘状态,高于高中及其以上学历的调查对象的相应比例;从卷入程度来看,初中学历的青少年最容易卷入深度的偶像崇拜,其次是高中学历和大学专科学历,大学本科学历的青少年最不容易卷入深度的偶像崇拜。

  在被调查的21位初中学历的青少年中,有19位是在读的初中生。一方面:由于初中生刚开始自我探索,自我定义比较模糊,需要一个看得清、摸得着的真实人物来引领;另一方面,处于青春期的青少年,个体的欲望冲动不断增强,便产生了对异性名人的浪漫式依恋;因而,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偶像崇拜是初中生在成长过程中出现的一种不可避免的正常现象。但因为初中生认知能力有限,现实感不强,从而容易卷入深度的明星偶像崇拜。

  女性比男性更易卷入深度的偶像崇拜。

  表10性别与卷入类型分布娱乐社交情感投射完全认同关系幻想病理边缘合计有效男11(73.3%)2(13.3%)1(6.7%)1((6.7%)0(0%)15(100%)女51(60%)19(21.6%)15(17%)1(1.1%)2(2.3%)88(100%)合计62(60.2%)21(20.4%)14(13.6%)4(3.9%)2(1.9%)103(100%)由表10可知,男性的明星偶像崇拜主要以娱乐社交为主,尽管女性的明星偶像崇拜也以娱乐社交类型为主,但所占比例低于男性所占相应比例;在“情感投射”、“完全认同”和“病理边缘”四个维度方面,女性所占比例均高于男性所占相应比例;但在“关系幻想”维度,男性所占比例高于女性所占相应比例。

  年龄与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卷入程度基本成负比。

  表11年龄与卷入类型分布娱乐社交情感投射完全认同关系幻想病理边缘合计有效12-1613(40.6%)9(28.1%)7(21.9%)2((6.3%)1(3.1%)32(100%)17-2026(63.4%)7(17.1%)7(17.1%)1(2.4%)0(0%)41(100%)21-2523(76.7%)5(16.7%)0(0%)1(3.3%)1(3.3%)30(100%)合计62(60.2%)21(20.4%)14(13.6%)4(3.9%)2(1.9%)103(100%)由表11可知,12—25岁的调查对象大都处于娱乐社交状态,其所占比例从高到低分别为21-25岁(76.7%)、17-20岁(63.4%)和12-16岁(40.6%);在完全认同、关系幻想和病理边缘三个类型上,12-16岁年龄段的调查对象所占比例均高于17-20岁年龄段的相应比例;在病理边缘类型上,21-25岁年龄段的调查对象所占比例高于17-20岁、12-16岁年龄段的相应比例,这除了与学历等因素相关以外,与非概率抽样误差也有一定的关联。可见,除病理边缘类型上的特殊分布以外,年龄越大,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卷入程度就越轻,年龄越小,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卷入程度就越深。上海社科院青少年研究所杨雄认为,大多数人在青少年时期都有过明星偶像崇拜的现象,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生经历的增多,明星偶像崇拜的狂热程度会逐渐减退,变成一种理性的喜欢。

  喜欢阶段与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卷入程度基本上呈正比。

  表12喜欢阶段与卷入类型分布娱乐社交情感投射完全认同关系幻想病理边缘合计有效刚刚开始喜欢11(100%)0(0%)0(0%)0(0%)0(0%)11(100%)非常喜欢23(39.7%)18(31%)12(20.7%)3(5.2%)2(3.4%)58(100%)现在也喜欢,但没有以前那么狂热28(82.4%)3(8.8%)2(5.9%)1(2.9%)0(0%)34(100%)合计62(60.2%)21(20.4%)14(13.6%)4(3.9%)2(1.9%)103(100%)喜欢阶段按其喜欢程度由低到高依次为刚刚开始喜欢;现在也喜欢,但没有以前那么狂热;非常喜欢。由表12可知,处于刚刚开始喜欢阶段的调查对象主要以娱乐社交类型为主;处于现在也喜欢,但没有以前那么狂热阶段的调查对象,82.4%的调查对象处于娱乐社交状态,处于情感投射状态的占8.8%,完全认同和关系幻想分别仅占5.9%和2.9%,大体上处于较健康的状态;处于非常喜欢阶段的调查对象,主要分布在娱乐社交(39.7%)、情感投射(31%)和完全认同(20.7%)三个类型,在关系幻想和病理边缘类型上,非常喜欢阶段所占比例高于其它两个喜欢阶段所占的相应比例;近三分之一的处于非常喜欢阶段的调查对象在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卷入类型分布上处于非理性状态。

  (三)青少年对所崇拜明星偶像的态度分析:

  关于“请您想象一下,当您遇见您的偶像时,您会与他进行什么样的对话”这一开放式问题,在103位调查对象中,约80%的调查对象想象的对话为:是否能一起拍照,是否能给个签名,是否能拥抱一下,希望偶像能照顾好自己、注意休息、继续加油,希望偶像多做慈善,告诉偶像自己是他的粉丝,会一直支持他,希望能听听他关于成名之路的快乐和忧伤等等;约7%的调查对象想告诉偶像:他一直是自己的榜样,是自己前进的动力;约4%的调查对象认为自己见到偶像会很激动,反而说不出话,只是默默地看着他;约3%的调查对象想要向偶像要电话号码,询问是否可以介入他的私人生活,询问是否可以嫁给他;约6%的调查对象并未对此题作答。问卷调查结果显示:68.9%的调查对象完全同意“每个粉丝应具备独立的判断能力和思考能力”这一说法,由此可知,排除未作答的调查对象,绝大多数的青少年对明星W的态度是处于理性状态的,仅有约3%的调查对象对其的态度处于偏非理性状态,这与绝大多数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卷入程度以“娱乐社交”和“情感投射”为主是相对应的。

  在访谈中,在“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您才会放弃喜欢该名人”这一问题中,访谈对象A某(处于娱乐社交状态),女,17岁,高中生,在访谈中说(网络访谈、访谈时间:2016年3月21日):

  “这种事情就随缘吧,说不定哪天我就不再喜欢他了,也说不定我会一直喜欢下去,我想象不出来具体的情况。哦,当他的负面新闻被验证是真的,而这种负面新闻是我难以接受的,我可能就会放弃啦”。

  而访谈对象B某(处于完全认同状态),女,15岁,初中生,在访谈中说(网络访谈、访谈时间:2016年3月22日):

  “我觉得我不会放弃喜欢他的,我要一直陪他走下去,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我都不会放弃喜欢他的,即使是发生了不好的事情,我也会一直陪他走下去”。

  由此可以推测出,喜欢程度越深,其对偶像的态度也就越坚定,越有可能倾向于非理性的崇拜状态。

  (四)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相关行为分析:

  调查发现,绝大多数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行为具有理性化的特点,这与绝大多数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卷入程度处于“娱乐社交”(占总数的62%)和“情感投射”(占总数的20.4%)状态是相对应的。在103位问卷调查对象中,关于“当有人恶意攻击我所喜欢的名人时,我会独自给予回击”这一问题,完全不同意占11.7%,32%的调查对象持比较不同意态度,27.2%的调查对象持比较同意态度;关于“当有人恶意攻击我所喜欢的名人时,我会号召该名人的粉丝们一起给予回击”这一问题,50.5%的调查对象持不同意态度,其中,完全不同意占23.3%,比较不同意占27.2%,29.2%的调查对象持同意态度,其中,完全同意占11.7%,比较同意占17.5%;55.3%的调查对象曾经未参加过团体间的骂战,54.4%的调查对象表明自己不会主动参加团体间不好的竞争活动;由此可知,在偶像被恶意攻击时,大多数青少年不愿意采取独自性或群体性的反击行为,也不愿意参与粉丝团体间的不好的竞争活动和骂战。

  关于“为了融入粉丝群体,我愿意做我本来不想做的事情,如花钱投票、包场支持偶像的电影等”这一问题,大部分调查对象(58.3%)持不同意态度,21.4%的调查对象持难以肯定的态度,20.4%的调查对象持同意态度;由此可见,大部分的青少年对为融入粉丝群体而做与本人意愿相违反的这种行为持反对意见。

  59.2%的调查对象对“如果我所喜欢的名人支持一种让人感觉舒适的、合法的药物,即使不安全,我也愿意尝试。”这一说法持不同意态度,其中完全不同意占38.8%;74.8%的调查对象对“如果我能够幸运的见到我所喜欢的名人,即使他/她让我做不合法的事,我也愿意。”这一说法持不同意态度,其中完全不同意占60.2%,仅有7.8%的调查对象对此说法持同意态度;由此可知,大部分青少年对偶像崇拜的疯狂行为持反对意见。

  从总体上来看,近60%的调查对象的明星偶像崇拜行为处于一种比较理性的状态,约20%的调查对象的明星偶像崇拜行为处于一种中立的状态,约20%的调查对象的明星偶像崇拜行为处于一种偏非理性的状态;总而言之,绝大多数的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行为具有理性化的特点。但是,本文并未涉及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所带来的消费行为的调查,因而结论具有一定的程度上的局限性。

  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现象的原因分析

  调查结果显示:绝大多数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卷入程度较轻,大体上处于比较健康的水平;大多数青少年对所崇拜偶像所持态度以及偶像崇拜的相关行为都具有理智性的特点。在103位调查对象中,14人处于完全认同状态,4人处于关系幻想状态,2人处于病理边缘状态,即总共有20位(近五分之一)调查对象的明星偶像崇拜卷入程度倾向于非理智性;约3%的调查对象对所崇拜偶像所持态度倾向于非理智性状态;约20%的调查对象的明星偶像崇拜行为处于较非理智性的状态。由此可知,从总体上来看,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现象大体处于一种比较理智的状态;尽管少数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现象具有非理智性的特点,但大多数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现象具有理智性的特点。那么,什么因素会促使其现象呈现非理智性的特点,什么因素会促使其现象呈现理智性的特点,笔者从社会学视角出发,运用社会化概念和社会交换理论对其成因进行分析。

  (一)少数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现象具有非理智性的特点

  社会化认为,个体社会化过程的完成,有赖于他所处的环境中是否具备社会化所必需的社会条件,如果剥夺了某些必要的社会环境条件,个体社会化必然出现重大缺陷而无法达到正常的水平;个体社会化的社会环境主要包括家庭、学校、同龄群体和大众传媒等。笔者尝试运用个体社会化所需环境条件的负面消极影响对其成因进行分析,前提假设是青少年中的某些个体缺乏一定的认知能力、判断能力、辨别能力和抗干扰能力等。

  1.家庭方面:

  家庭是个体出生后接受社会化的起点,家庭的环境和教育在青少年社会化的过程中具有重要的意义。在家庭教育中,家庭氛围和父母的教养方式尤为重要。教养方式包括教养态度和教养行为两方面,教养态度是指父母在哺育、教养孩子时所持的情绪、知识、信念和行为倾向,教养行为是指父母在哺育、教养孩子时采取的实际行动。张庆辞、李建伟学者将父母的教养方式因子分为:父亲教养方式的6个因子(严厉、惩罚,过分干涉,温暖,偏爱被试,否认、拒绝和过度保护)和母亲教养方式的5个因子(过多保护,过度干涉,偏爱被试,否认、拒绝、惩罚、严厉和温暖),研究表明,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理智性特征与父母的教养方式(不包括父母亲温暖因素)绝大多数呈显著的负相关,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非理智性特征与父母的教养方式(不包括父母亲的温暖因素)绝大多数呈显著的正相关。以典型的杨丽娟的悲剧事件来说,杨丽娟个人缺乏一定的认知能力、判断能力和辨别能力等,除去个人因素,很大程度上与其父母的教养方式有关,面对女儿的非理智行为,其父母并没有给予正确的引导,反而是一味纵容、溺爱呵护,无论家庭条件是否能够承担,都不顾一切的去满足。筹钱帮助其去看刘德华演唱会、卖房助女儿去香港见刘德华、杨父愿卖肾筹款圆女儿心愿、甚至付出了生命。杨丽娟只是一个典型,像杨丽娟这样疯狂崇拜明星偶像的青少年还有很多;因而,重视家庭教育,把握好家庭教育的正确方向十分必要。

  2.学校方面:

  学校作为个人社会化的社会环境条件之一,对个人社会化过程同样具有重要的意义。如今,青少年在校期间,课程任务繁重,面临着巨大的学业压力,使得一部分学生因压力而产生焦虑、紧张、恐惧、抑郁等情绪,青少年在遇到这些心理障碍时,如果缺乏正确的指导,便会以疯狂崇拜明星偶像来掩饰学业压力带来的难以排遣的沮丧、焦虑和恐惧。学校文化比较单调,学校艺术教育缺乏活力是造成非理智性明星偶像崇拜的重要原因之一。笔者访谈对象B某在访谈中说到:

  “我现在在上初三,学习压力很大,离中考越来越近,我们班的同学除了学习还是学习,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放松方式,就看看明星W的相关消息呀之类的,平时白天上课都挺忙的,所以我一般都晚上回家看明星W的最新消息,有时候看着看着都会忘了作业这回事儿,很多次都看到了凌晨,因为在刷动态的时候,烦恼、压力什么的早就忘光光了,感觉特别开心和放松。”

  B某学业压力大,而学校文化生活单调,自身又寻找不到正确的宣泄方式,从而促使她通过盲目的崇拜明星偶像的方式来宣泄平时积压的压力,这种情况反复循环,便会促使其卷入程度越来越深。

  有研究表明:文化素质越高的人,对明星偶像的迷恋也就越少。在103位问卷调查中发现,初中学历的青少年容易卷入深度的偶像崇拜,高中及其学历以上的青少年更多的是较强烈的感情投入。初中学历缺乏必要的学校教育,这是初中学历的青少年无法建立起理性思维的重要原因之一。总而言之,青少年如果无法正确排解学业压力,易卷入非理智性的明星偶像崇拜;青少年学校教育的缺乏,也是其易卷入非理智性明星偶像的重要原因之一。

  3.同龄群体方面:

  同龄群体是个体社会化的重要因素之一,同龄群体是指那些在年龄、兴趣爱好等方面较接近的人们自发组成的社会群体。个体在同龄群体中能够以独立的姿态,平等的与他人交往;个体也能够在同龄群体中受到大量的亚文化的影响。

  如果青少年所在的同龄群体中存在着很多非理智性的明星偶像崇拜者,而其自身又缺乏一定的认知能力、辨别能力和判断能力等,那么他会受到该群体的亚文化的潜移默化,从而促使自己的明星偶像崇拜进入到非理智性的状态。笔者访谈对象B某在访谈中说到:

  “我加入了明星W的粉丝群,我的QQ、微信和微博里面都加了很多明星W的粉丝,那些粉丝真得超级喜欢明星W,所以呀,我会经常发关于明星W的说说呀、朋友圈呀、微博呀,然后很多粉丝朋友就会来给我点赞,我们也经常在群里讨论明星W的八卦之类的,有时候,有的粉丝朋友会在群里发她追现场的照片,或是晒新出的周边,我当时就特别羡慕,我也非常想追现场,也想买很多周边,可是零花钱不够,只能靠慢慢攒,每次攒的钱都只能买一些小周边,有时候感觉挺无奈的。”

  B某的各种社交软件里都有与她一样喜欢同一位偶像的粉丝,很多粉丝都是比较狂热的,B某由于还是初中生,认知能力有限,分辨能力不强,很容易受到其他粉丝的影响,从而卷入深度的非理智性的明星偶像崇拜状态。

  4.大众传媒方面:

  大众传媒也是个体社会化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影响因素,大众传媒是指以图书、报刊、电视、广播、网络和书籍等为通信手段,向广大社会成员传递信息的方式。大众传播可以迅速的向人们提供社会变革、社会事件的信息,还可以为社会成员提供社会所倡导的价值标准、行为规范、角色模式、角色评价等。

  大众传媒对青少年的个体社会化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在103位调查对象中,52.4%的调查对象通过广播电视认识明星W,16.5%的调查对象通过报刊杂志认识,57.3%的调查对象通过网络认识(本题为多选题),由此可见,大众传媒是青少年认识明星偶像的最主要方式。

  如果青少年辩证思维不足,就易产生片面化和绝对化的倾向,那么其在寻求明星偶像的过程中,就容易将媒体包装出来的偶像的完美形象作为衡量标准,而缺乏对偶像的内在品质和社会贡献等的客观评价,在103位调查对象中,仅有14.56%的调查对象选择“对社会有重大贡献”作为喜欢该偶像的原因,并且仅有16.5%的调查对象选择了“阅历丰富”(多选题)。同时,在商品经济的刺激下,部分大众传媒开始过度的宣传和报道影视歌星的相关消息,致使青少年在大环境中自觉或不自觉地受到影响,部分传媒在商业的诱导下,双管齐下,一边进行造星活动,一边又炒作粉丝现象,把明星偶像崇拜行为引入一个非理性的阶段。

  (二)大多数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现象具有理智性的特点

  霍曼斯的社会交换理论把人的行为都看作是一种理性行为,认为人类的一切行为的目的都是为了获得最大报酬,是一种精于计算的理性行为。笔者尝试运用霍曼斯的社会交换理论对大多数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现象具有理智性特点的原因进行探讨分析。其理论的基本命题有:

  成功命题:指个人的行动越是经常成功的获得一种报酬,他就会倾向于重复这一行动。这种报酬既包括物质性的,如金钱,又包括非物质性的,如认可、赞赏等。

  刺激命题:指成功获得报酬的相同的或相似的刺激会促使行动者做出相同或相似的行为。刺激实际上是指周围环境的影响作用。

  价值命题:人们在选择行动时,总是选择行动结果价值最大的行动。事物的价值因人而异,对某些人来说具有重要的价值,但对另一些人来说却意义不大。

  理性命题:指人们对行动进行取舍时,会选择获利可能性增大,同时结果总价值增大的行为。理性命题是对前面三个命题的综合,在行动价值的基础上,进一步指出行动的可能性问题。

  因此,可以说,人们的行动就是在权衡各方利弊后选择的利益最大化、实现可能率较高的行动。

  首先,应当明确的三点是:第一,前提假设是青少年中的某些个体具有一定认知能力、判断能力和辨别能力等;第二,青少年处于社会中,必然会受到社会化环境条件的影响,笔者在此分析部分,不再分析社会化环境条件的影响如何,而是着重分析青少年在环境条件下如何做出决策。第三,对于青少年来说,崇拜明星的行为所得到的报酬是什么,这种报酬对他们来说具有多大的价值,同时,他们需要为此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选择明星偶像方面:

  随着年龄的增长,青少年的生理和心理趋向于成熟,他们急于摆脱对父母稳定而牢固的情感依附,渴望寻求自主自立;在这个过程中,青少年与父母之间的纽带会出现疏离甚至断裂,造成“情感脱节”,于是,他们会努力在父母之外的人群中寻找父母的替代品,从而补偿因脱离对父母的依赖而产生的情感真空。特别是当今青少年在沉重的学习和人际压力的情况下,具有很强的社会效应的明星偶像变成为了他们的精神支柱,他们通过对偶像的喜欢和欣赏来取得情感的寄托和心灵的慰藉。如果收听、观看该偶像的相关消息,关注该偶像的作品,能够使得他们宣泄平时积压的压力和挫折感,暂时逃避生活中的烦恼,获得心理上的满足感,那么他们就会选择关注该偶像,这就是成功命题的现实表达。

  在青少年阶段,青少年面临着群体认同和疏远的危机,如果青少年身边的朋友和同学都崇拜着某个偶像,那么他(她)会因为害怕失去共同话题、甚至害怕被孤立,而开始关注、崇拜某个偶像。在103位调查对象中,有18(17.5%)位青少年是因为受朋友的影响而认识了明星W;笔者访谈对象A某,在访谈中说:

  “其实,我刚开始并不认识明星W,我的闺蜜当时特别喜欢他,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给我讲明星W长得特别帅,行为特别可爱,他拍了哪部电影、参加了哪期综艺,最近他又参加了什么活动等等;每次都是她说我听,感觉我们之间的话题不在一个频率上,于是,我也开始关注明星W的相关消息,看他演的电影,看他参加过的综艺,现在我和我闺蜜在一起都基本上是聊他的相关消息,我们还约了电影上映时一起去看呢,还挺有意思的。”

  如果通过与同学、朋友谈论该明星的相关消息,能够使他(她)融入群体,满足人际归属感的需要,那么他(她)就会开始并且重复关注该明星相关消息、不断寻找共同话题的行为,这就是刺激命题的表达。

  青少年或是通过浏览该偶像的相关消息和作品来宣泄平时的压力和获得情感上的共鸣,从而满足自身的情感补偿需要;或是自觉的跟随大众开始关注该偶像,目的是为了克服脱离大众的孤独感,从而满足自身人际归属的需要。这两种需要作为报酬,如果对他们来说都是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的,那么他们就愿意选择崇拜、甚至是持续崇拜该偶像,这就是价值命题的表达。

  理性命题是对前三个命题的综合,青少年通过理性的权衡之后,选择崇拜该偶像,目的是为了得到的情感补偿和人际归属感的报酬,这种选择对青少年来说,实现的可能性比较高、获利的可能性较大,因而他们愿意选择崇拜、甚至是持续崇拜该偶像。

  崇拜引起的相关行为方面:

  然而,在偶像被恶意攻击时,大多数青少年不愿意采取独自性或群体性的反击行为,也不愿意参与粉丝团体间的不好的竞争活动和骂战。笔者访谈对象A某在访谈中说到:

  “我刷微博的时候,会看到很多人恶意贬低明星W,看到这些言论,我心里其实挺难受的,但是,我绝对不会去跟那些人争吵,我会选择以后尽量少看这些负面言论,争吵其实并不能改变什么,我又不能强迫他们都来喜欢明星W,争吵反而会让自己卷入更激烈的斗争,让自己心情不好,所以,那些粉丝的斗争我是不会参加的”

  对于理性明星偶像崇拜阶段的青少年来说,他们在选择某个行动时,会理性权衡该行动的结果价值有多大,反击行为和参与斗争活动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结果价值,因而,他们会放弃此种行为,这就是价值命题的表达。

  大部分的青少年对为融入粉丝群体而做与本人意愿相违反的这种行为也持反对意见。从理性命题角度分析,这种花钱投票、包场支持偶像电影的行为会耗费相当大的成本,而粉丝群体人数众多、日常交往较少,获得人际归属感报酬的可能性较小,结果价值较小,因而,大多数青少年通过理性权衡之后会放弃选择这种行为。

  结论: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无论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现象是倾向于非理智性,还是倾向于理智性,都会受到社会化的社会环境条件的影响。

  青少年在社会环境条件下,如果社会化所需环境条件未能发挥其对青少年的积极影响,那么就会为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行为的非理智性倾向提供一种可能;这种可能是否能变为事实,则主要取决于青少年自身的认知能力、判断能力、辨别能力、抗干扰能力和正确的排解方式等;如果青少年中的某些个体缺乏一定的认知能力、辨别能力等,他们会注重偶像崇拜的带来的情感体验,而忽视理性的思考,那么,在社会环境条件的负面影响下,他们的崇拜行为就会倾向于非理智性。

  反之,如果青少年中的某些个体具有一定的认知能力、判断能力和辨别能力等,他们在注重情感体验的同时,会注重对明星偶像理性的分析和思考,那么,即使是在社会环境条件的负面影响之下,无论是在选择明星偶像的行动中,还是在明星偶像的崇拜行为方面,能够经过理性的权衡,做出价值结果最大、实现可能率最高的选择,因而其崇拜行为就会倾向于理智性。

  青少年自身的能力素质作为内因,社会化的环境条件作为外因,尽管内因是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但外因也是事物发展的必要条件。无论青少年自身是否具备一定的能力素质,如果社会化的环境条件能够充分发挥其正面的积极影响,那么,便能为青少年的崇拜行为倾向于理智性提供一种可能。因此,要促使更多的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现象具有理智性的特点,除了要提高青少年自身的能力素质之外,完善其社会化的环境条件也必不可少。

  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影响分析

  (一)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积极影响:

  1.过渡作用:

  处于青春期的青少年,从生理心理上来讲,都面临着“过渡期”问题。弗洛伊德的人格发展理论认为:人格发展的动力就是性本能,青少年时期的明星偶像崇拜可以看做是青少年采取的一种防御反应,目的是为了解决日益增强的性欲和社会文化之间的冲突。明星偶像崇拜一方面有利于青少年通过认可并学习偶像的的价值观念、行为方式等来抵消因性欲望不断增加而造成的身体、心理上的压力;另一方面有利于青少年将对父母的依恋转移到家庭以外的人身上,促使性欲的走向正确,从而有效防止成年以后的各种性变态。因此,明星偶像崇拜可以满足青少年情感补偿的需要。除此之外,处于青少年时期的青少年还面临着自我认同的危机、同伴群体的危机和学业就业压力等,因此,明星偶像崇拜还可以满足青少年的自我认同的需要和人际归属的需要,能够帮助青少年在“过渡期”调节和平衡情绪,释放积压的学业压力或就业压力,丰富其精神生活和文化生活,从而帮助青少年顺利的渡过“过渡期”,促使他们健康成长。

  2.自我完善与发展:

  青少年正处于树立理想、追逐理想的关键时期。理智性的明星偶像崇拜可以使青少年从偶像身上寻找到自己的目标和方向,帮助他们驱散疑虑和迷茫,给予他们勇气和动力,促使青少年不断完善自己,从而推动青少年的全面发展。NBA篮球巨星科比·布莱恩特将乔丹视为自己的偶像,科比小时候曾考虑过放弃篮球,专注于足球,当他知道乔丹在高一时曾被裁,但经历过难堪和失败的乔丹,并没有退缩,而是将消极情绪转化为动力,让自己变得更强,于是,科比决定和乔丹一样以同样的方式接受挑战,将失败的挫折感转化为动力,继续燃烧竞争的火焰,向自己证明自己能做到!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关于“请您想象一下,当您遇见您的偶像时,您会与他进行什么样的对话”这一开放式问题,有8位调查对象想对偶像偶像说的话是:“在我遇到困难时,只要想起你我会有面对一切的勇气”、“谢谢你带给我的那么多正能量,让我一点一点的去改变”、“我会对他说,我喜欢他好久了,他一直是我的动力”、“很多事情可能不敢做,但是因为和你有关,即使没有成功,至少我努力过。比如梦想,努力过便不后悔了。谢谢你给了我所有的勇气”、“你是我的信仰,我的榜样,我要朝着你的方向更加努力”等等;除此之外,一位粉丝在一封写给明星W的信里写到:

  “别人总问我明星W哪里好,让你如此喜欢。可我觉得喜欢偶像本来就是自己的事,没必要和别人解释。我只要趁你现在还在舞台上、银幕上发光发热,在我还这样喜欢你的时候,接收你更多的正能量,成为一个更好的人。认识你之后可以千锤百炼而变得坚强,没有软肋也不需铠甲。”

  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会迷茫、会遇到困难,具有理智性特点的明星偶像崇拜者能从偶像身上汲取到正能量,努力前行,从而促进自我的完善与发展。

  3.文化传播:

  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行为有利于推广传统文化、公益文化。

  1)传统文化:

  从很大程度上来讲,处于明星偶像崇拜阶段的青少年,明星的人格力量会对其产生重大的影响。理性的崇拜者,会选择具有正面形象和积极影响力的偶像明星,会辨别地接受具有正面意义的信息。2012年,李宇春为帮助台湾歌手范晓萱宣传新专辑而写了“一封给妈妈的信”,“春式家书”经媒体曝光后,引起了李宇春粉丝的争相效仿,短短十几日,有超过千封家书在网络上发表。简短、温暖的唠家常式的家书无疑是对母亲爱意的表达,是对传统文化“孝”的传承和发扬。

  2)公益文化:

  如今,“粉丝公益”已经成为了一种流行趋势,TFBOYS组合成员王俊凯的6万多名粉丝,积极参与了公益基金募捐活动,为广东省龙川县贫困山区的留守儿童送去了文具、食物、衣物等;黄晓明一直致力于公益事业,其粉丝为支持偶像的公益事业,化身为志愿者,在全国各地协助发放黄手环,为“温暖爱心包”扶贫基金项目捐款;一位调查对象在“想象会与偶像进行怎样的对话”的开放式问题中写到“希望他多做些善事,把钱花在有用的地方,而不是享受与挥霍”;笔者访谈对象A某说到:

  “明星W过生日的时候,会有粉丝带头发动大家以明星W的名义进行公益募捐,在同一个城市的粉丝会被集结起来,然后在该地开展志愿者活动。与筹款给明星买生日礼物相比,我更喜欢以爱心公益接力的方式为明星庆生,我觉得积极关注和参与公益事业是明星W对我的积极影响。

  因此,明星利用自身强大的号召力和影响力,率先投身于公益慈善事业之中,引导更多的人关注公益慈善事业,从而促进公益文化的推广。

  (二)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消极影响:

  1.偶像崇拜失当:

  由于青少年的心理发育还不够成熟,对明星偶像的崇拜把握不当便会走向极端。一方面来说,青少年将过多的时间和精力花在偶像身上,会影响其学习、生活或工作,甚至还会导致其荒废学业、生活无序或职场失利;但大多数青少年会低估崇拜明星偶像给自己带来的消极影响,笔者访谈对象B某在访谈中说到:

  “我并不认为喜欢他给我带来了什么负面影响,我反而觉得我的业余生活变得充实了。我的学习成绩一直都是那样,不好也不坏,没什么影响不影响的”

  另一方面来说,部分青少年认知能力不强,看待问题易受感情的支配,看待偶像过于完美化、理想化,容易产生过激的言论和行为,不能接受关于偶像的任何负面消息和评论,一旦有人说出有关偶像的坏话,他们便会大肆反击甚至群起而攻之。笔者访谈对象B某说:

  “当黑粉在微博上说明星W的坏话,我们粉丝群里的人就会组团去他的微博下反击,我们还会举报他的微博,我也会在我的社交软件上通过发动态和说说之类的为明星W打抱不平。”

  除此之外,疯狂的明星偶像崇拜会使青少年沉迷于虚拟的网络社交之中,使得他们产生低自我信念,沟通能力减弱,排斥现实生活,甚至容易导致自我封闭,与社会生活脱节。

  2.盲目消费:

  部分青少年的消费观念还不够成熟,其消费行为具有冲动、不理智的特点。疯狂的明星偶像崇拜会使青少年消费呈现非理智性的特点。当前,部分青少年的追星消费已不再仅仅处于购买CD、专辑、画报和周边产品等的阶段,而是发展到买明星的同款服饰、明星的私人物品、买同班飞机的头等舱、包广告牌为偶像打广告等盲目而狂热的阶段。在“如果有人给我数千元,我会考虑用来购买我喜爱名人用过的私人物品,如餐巾、纸盘子和衣服等。”这一问题中,13.6%的调查对象持完全同意的态度,19.4%的调查对象持比较同意的态度。当红明星宋茜的粉丝为其筹钱买3万多的香奈儿包包;鹿晗粉丝为了支持鹿晗主演电影《重返二十岁》,包下100座城市的电影院;有粉丝为了见鹿晗一面从黄牛手里买了4万元的记者证入场;2015年7月,四名女大学生为了让更多的人认识她们的偶像TFBOYS,花了约12万元包下了重庆轨道交通1号线沙坪坝站的站厅的灯箱墙打广告;一位王凯的粉丝为了能够近距离的与偶像接触,花费24万元参与参与360手机“王牌对王牌”众筹活动支持王凯。很多青少年粉丝,无独立的经济来源,却不顾自身消费能力而盲目、疯狂地进行追星消费,或是向父母过度索要金钱追星、或是省吃俭用、或是不顾学业兼职打工筹钱。这样的过度消费行为不利于青少年养成良好的消费观念和生活习惯,对青少年自身的成长也是极其不利的。

  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对策分析

  当今社会,是一个日益开放、异质性变强、生活方式越来越多样化的社会,青少年开始主动选择自己所崇拜的明星偶像,明星偶像对青少年的影响逐步加深,如何引导青少年正确地选择明星偶像和形成正确地明星偶像崇拜行为就显得尤为重要。笔者从以下四个方面简要地对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对策进行了分析。

  正确定位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行为

  问卷调查显示,83%的调查对象处于理性的明星偶像崇拜状态,绝大多数青少年的偶像崇拜行为具有理智性的特点,68.9%的调查对象完全同意“每个粉丝应具备独立的判断能力和思考能力”这一说法,关于“请您想象一下,当您遇见您的偶像时,您会与他进行什么样的对话”这一开放式问题,80%的调查对象想象的对话为:是否能一起拍照;是否能给个签名;是否能拥抱一下;希望偶像能照顾好自己、注意休息;告诉偶像自己是他的粉丝,会一直支持他等等。由此可见,绝大多数的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行为处于一种比较健康、理性的状态,因此,社会大众要辩证的看待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现象,不能不加辨别地一味地对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现象持否定态度,应当明白青少年崇拜明星偶像的动因是什么,应当清楚地认识到青少年崇拜明星偶像带来的积极影响和消极影响是什么,应当尊重青少年正确的明星偶像崇拜行为,应当及时地对青少年盲目、疯狂的明星偶像崇拜行为加以引导。

  青少年应积极提高自身的能力素质

  提高青少年自身的能力素质,就是要提高青少年的认知能力、辨别能力、抗干扰能力等。青少年要形成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要形成正确的明星偶像意识,要对明星偶像进行正确的价值分析和价值思考,同时,要在情感体验时加强理性思考,从而形成对其正确的认同感;青少年应当多关注明星偶像的内在品格,而不是他(她)外貌如何、星座是什么、喜欢什么颜色、喜欢什么品牌等琐碎的、无用的内容上。青少年要学会采取合理的崇拜行为,在做每一次的行动决定时,要多方面综合考虑该行为的利弊,从而做出合理的选择。当然,这些不仅需要青少年自身的努力,还需要家庭、学校、同龄群体以及大众传媒等方面的有效配合。

  家庭和学校应为青少年提供社会支持

  1.家庭方面:

  青少年情绪比较敏感,心理比较脆弱,处于青春期的青少年逐渐脱离对父母的情感依赖,父母与子女之间缺乏有效的沟通。父母要理解、尊重和信任子女,父母双方应注意共同调适对子女的教养方式,为孩子创建民主和谐的家庭环境,加强与子女之间的沟通,加强对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行为的引导,在平等的基础上去教育孩子如何认识明星偶像,如何正确的去崇拜明星偶像,父母要培养子女的辨别力和判断力,要教育子女看到明星偶像在掌声和鲜花背后付出的努力和汗水。

  2.学校方面:

  当今的青少年面临着沉重的学业压力,很多青少年会选择崇拜明星偶像作为释放压力的途径。学校应适当减少青少年的学业压力,为其营造一个轻松、和谐、愉悦的学习氛围,让青少年有更多的时间和空间来进行自我认识和自我调整;学校应当大力创建校园文化建设,应当将传统的榜样教育和正面的偶像教育相结合,开展丰富多样的文体活动,为其提供展示自己的广阔舞台;学校还要注重青少年的心理健康教育,及时地对青少年盲目、疯狂的明星偶像崇拜行为加以引导;教师应当用适用青少年的方法与其进行情感沟通,对他们多一些关怀和理解,少一些无益的干预和限制。

  大众媒体应主动担当社会责任

  大众传媒是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一个重要影响因素,青少年的心理尚未完全成熟,在心理上具有很强的可塑性,因此,大众传媒应主动担当起相应的社会责任,不断完善大众传媒的道德功能、舆论导向功能、教育功能。大众传媒应当在明星偶像崇拜行为上对青少年进行积极的道德指引,大众传媒应当把报道的关注点放在明星偶像的内在品质、人格魅力、文化修养和奋斗精神上,而不是关注明星偶像的隐私、奢华消费和负面花边新闻;大众传媒应当积极引导明星偶像参与到公益事业中来,使公益事业成为一种潮流,为青少年群体构建一个具有信仰体系和道德体系的社会环境;大众传媒应当积极承担社会舆论导向的责任,传递真实信息,积极为青少年群体引导正确的舆论导向;大众传媒还应当发挥其教育功能,培养青少年的媒介素养,帮助其树立正确的价值判断和行为准则,帮助其正确判断各种媒体信息的价值与意义,不被操控,不随波逐流,从而促使青少年能够更加理性、更加谨慎地选择媒介信息。

  结语

  随着科技的进步,物质水平的提高、文化交流的碰撞,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热情高涨。本文选取中国大陆当红明星W的新浪微博粉丝为调查对象,进行问卷调查和个案访谈,调查结果显示,大多数的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卷入类型以“娱乐社交”类型为主,其次是“情感投射”类型,处于一种比较健康的状态;初中学历的青少年易卷入深度的明星偶像崇拜,高中及其学历以上的青少年更多的则是较强烈的感情投入;女性比男性更易卷入深度的偶像崇拜;年龄与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卷入程度基本呈负比;喜欢阶段与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卷入程度基本上呈正比;青少年对所崇拜偶像的态度和青少年明星偶像崇拜的相关行为总体上具有理智性的特点。由调查结果可知:大多数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现象具有理智性的特点,少数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现象具有非理智性的特点,因此,第一、本文运用社会化所需的环境条件,从家庭、学校、同龄群体和大众传媒因素方面分析了其具有非理智性的特点的成因;第二、运用霍曼斯社会交换理论的成功命题、刺激命题、价值命题和理性命题对其理智性特点的的成因进行分析。笔者认为,两者均受社会化环境条件的影响,形成不同特点的关键在于青少年是否具有一定的认知能力、判断能力和辨别能力等;青少年在偶像选择和崇拜行为方面之所以都具有理智性特点,是因为其经过理性的权衡之后,选取了付出代价少、获利可能性大、结果价值大的行动的结果。明星偶像崇拜有利于帮助青少年顺利渡过“过渡期”(过渡作用),有利于促进青少年自身的完善和发展,有利于促进传统文化和公益文化的传播;但易使青少年偶像崇拜失当,易使青少年养成盲目消费的习惯。因此,社会大众要合理的定位青少年的明星偶像崇拜行为,青少年应提高自身的能力素质,家庭和社会要为青少年提供社会支持,大众传媒要主动承担社会责任,不断完善大众传媒的道德功能、教育功能和舆论导向的功能。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