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社会科学论文 > 人才学论文 > 人才学论文转让 国内外针灸专业人才培养模式的比较

人才学论文转让 国内外针灸专业人才培养模式的比较

2018-11-16 16:27:31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文章结合国内外针灸教育的发展状况,从国内外针灸专业的院校设置、培养目标、入学条件、学制学时、教材、课程设置、临床实践教学等方面进行比较,分析和总结了国内外针灸专业人才培养的差异,建议要在保持中医特色的基础上,借鉴国外针灸教育的经验和优势,推进国内针灸专业人才培养模式的改革与创新。

  关键词:针灸专业;人才培养;比较

  2017年1月1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世界卫生组织并赠送针灸铜人雕塑,这表明针灸日益受到海外人士的认可,在国际交流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针灸在海外的日益发展,由于各国的国情不一,针灸教育发展状况不同,相对于国内的针灸教育具有借鉴、启示作用,因此本文从针灸教育特点 ,尤其院校设置、人才培养目标、入学条件、学制、学时、教材、课程设置、实践教学模式等方面进行比较 ,探讨国内外的针灸教育现状,以期给国内的中医教学提供借鉴,同时对中国发展海外教育与合作提供一定的参考价值。

  国内外针灸专业发展

  针灸作为中医的一部分,伴随着中医药走向世界而发展, 在中医针灸教育方面,国外的发展大多从以师带徒这种模式开始,然后经历短期教育或业余培训等,最后发展为正规学历教育。如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经过近半个世纪的发展,针灸教育体系已初具规模,其中实力雄厚的院校还开设了针灸相关的硕、博学位的课程。但是有些国家的针灸教育水平不高,例如在荷兰,针灸只是作为补充替代医学,目前还没有能提供针灸研究生课程的学校,也缺乏正规的针灸医疗机构,政府对其不够重视,发展较为缓慢。国外的针灸教育发展大都会从民间私立教育开始,然后逐渐获得政府官方的认可,最后针灸教育发展壮大,针灸治疗被纳入到国家医疗体系之中。这一发展过程与政府的支持及国外热衷中医事业人士的努力分不开,这也是中医能够得以生存和发展的巨大推动力。在中国,中医的正规学历教育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历程,也面临着中医针灸教育的改革与发展问题以及如何保持中医传统特色问题,政府的支持固然重要,但是发展中医的关键问题在于能否保持并发展特色中医。

  国内外针灸专业人才培养模式比较

  院校设置情况

  在院校设置情况方面,国外的情况大致分为三种:①中医药取得合法化,有专门地中医院校或综合性大学开设针灸专业。如新加坡、马来西亚。在新加坡目前主要有三家正规的中医学府,即新加坡中医学院、中医学研究院及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这三所院校主办的本科专业课程涉及针灸教育,并得到中医管理委员会认可,因此学员毕业后都具备针灸师的考试资格。在马来西亚中医和针灸教育方面已超过半个世纪。主要通过传统院校与中国中医药大学合作,设置以3+2或4+1课程的形式进行中医专业或针灸推拿专业的本科课程,培育中医师及针灸师。②中医药地位合法化、但无专门的针灸教育机构,针灸教育主要融入在中医教学或以短期培训的形式存在。如泰国、巴西。在泰国,针灸的社会地位较低,无专门针灸教育机构,政府暂未设立针灸教育的法规,只能将针灸教育融入中医教学中。在巴西,大学可以开设针灸课,但暂时没有针灸学院或者是大学能够提供学士、硕士、博士教育,这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针灸在巴西的发展。③中医药地位并未取得合法化,针灸教育机构以私立为主,如英国、葡萄牙。在英国,中医药没有取得官方的认可,因此,有中医针灸认证机构对有关的中医院校进行控制规范,这有利于针灸教育向合法化地位迈进一步。在葡萄牙,影响比较大的开设中医本科教学的学校有3所,包括①蔡宝德中医药大学②葡萄牙里斯本高等中医学校③葡萄牙国立波尔图大学。另外还有葡萄牙医生针灸社团、ISLA、Instututo piaget、波尔图生物医学科学院等机构设置了针灸专业研究生课程。目前葡萄牙的国会通过了针灸立法的草案,暂无正式的法律文本,这也表明针灸在葡萄牙已经得到重视,离合法化的地位更近一步。

  在国内,针灸专业一般分为专科、本科、硕士研究生教育,在高等中医类院校中均有设置,但也存在继续教育或短期针灸培训的教育方式。社会对中医和针灸的需求促进了中医针灸临床教育行业的发展,而相关的法律和制度可对其进行规范,使针灸教育具有法律上的保障。无论是哪种形式存在的针灸教育,都需要政府的支持才能发展迅速。

  人才培养目标与学生来源的比较

  在人才培养上,各国的目标并不一样。在中国针灸教育上,目前主要是培养精通针灸、掌握中医、了解西医的针灸人才,但随着中医住院医师临床培训制度的实行,可能会将中医执业医师考试考内容作为侧重点,逐渐成为教学目标。而在美国,中医院校的教学目的非常明确,无论是在针灸课程设置上,还是在实践教学课程中,都是围绕加利福尼亚州针灸局或全美针灸和东方医学认证委员会的执照考试规定进行设置的。加拿大的针灸专业培养目标和美国一致,即通过执照考试,能够独立行医。这目标与加拿大毕业生的选择有关,因为加拿大绝大多数学生毕业后留在医院或大诊疗中心的机会甚少,大多是在私人诊所行医。

  相比培养目标,我国是以“通才”教育为主,美国、加拿大是以“专才”教育为主,但是从针灸教育的发展趋势上看,这是否有利于针灸的发展,是否有利于针灸人才的发展,依旧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在入学条件及学生来源上,中国的针灸学生主要源自于每年的全国统一高考招生。通过这次考试,学生成绩必须到达本科录取分数线, 然后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专业,被录取后再进行针灸专业的学习。这也从智力、体质等方面保证了学生的质量。而在美国,入学资格没有严格的规定,学生成分为较为复杂,学生大多来自针灸从业者、西医、护士,也有一部分人是出于对针灸的兴趣。在英国,在入学资格上,各中医学院的要求并不相同,有的需要具备高中毕业生证,有的则是需要2年以上的大专或大学学历,其中从事针灸的多为当地的西医和自然疗法的执业者,他们仅仅经过短期的培训,掌握初级中医理论和机能,然后行医。德国主要生源分为两类:①西医医生②自然疗法治疗师。但是他们的学习以实用技术为主,忽视中医基础理论的学习与国内的针灸教育理念大相径庭。

  相比中国的学生来源,国外的相对复杂,大多是西医医生或从事自然疗法的工作人员或中途转行的人或出于兴趣。这也从一方面说明针灸能够逐渐被海外人士接受;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针灸学生来源大部分是以西医医生为主,有自己的固定的西医思维模式,在学习中是否可以吸收中医的“辨证论治”、“整体观念”等思想,是针灸作用于临床的一个重要问题,也是针灸教育的问题。

  3.学制与学时的比较

  在中国,针灸教育学制有3年、5年、8年之分,对应的为专科、本科、本硕连读教育,同时每一个中医院校的课程计划不完全相同,学时也可能有差异,但总体而言,西医和中医的比重安排较为合理。

  在美国,中医学院的学制一般为3年。在这三年中,理论课程包括中医和现代医学,大约为2000~3000个学时,所需完成的临床实践有500~800个学时。在澳大利亚,针灸课程及学时学分的设置没有统一标准,由各校独立决定,学制3~5年不等,这些条件导致各院校的实际水平参差不齐。在法国针灸教育学制为3年,学时不低于360个小时。针灸基础和临床针灸学习时间各224小时, 即总学时为448小时[16]。在瑞士,取得政府教育部门认可的中医教育机构有3家,学制3年。日本针灸学校教育制度学制普遍为3年, 针灸学校学制为4年,日本的针灸学校理论学时在2250~2350之间,其中西医课程占总课时的40%以上,相对中医理论课程比重较大,因后者的总课时占总课时的 10%~16.6%。另外日本的针灸教育对临床技能操作的培养尤其重视,主要体现在针灸实技、指压实技、按摩推拿等课程上,其课程总数约占总课时的37%。在英国,经英国针灸教育认证委员( BAAB)和欧洲草药医联盟下属的中草药医认证委员会(EHPA)认可的中医院校针灸专业学制一般为3年,有3000个学时。

  相比中国,国外各院校的的学制、学时的设置均不同。国外学制以3年为主,学时数量不统一,但总的来说,国外的针灸教育大部分是重技能,轻理论的,如美、日、德等国家注重技能的培养,注重实用性,理论基础的学时少于国内的针灸教育。仅注重技能的培养,这存在一定的弊端,但是也是值得中国针灸教育借鉴的地方,在针灸教育改革中可以重视这方面的培训,加强针灸人才的能力。

  4.教材与课程设置的比较

  在中国主要是由国家教育部联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共同指导各院校的课程设置以及教材的使用情况,但是大部分院校以实际情况为出发点,制定适合自己的教学计划。以学制5年的本科教学为例,中医课程、西医课程、公共课程比例大约为4:3:3,临床实习时间1年或1年半。此外有些院校还开设了辅修课、选修课。

  在教材选取上,在韩国目前的各韩医科大学使用的《针灸学》教材是由大韩针灸学会教材编写委员会编撰的共通教材,对应的实训课程则有《图解经穴学》、《针灸学》等专门的实训实习教材。实训实习课程内容则根据主课内容有序进行,主要是经络的分布、穴位定位及针灸用具以及指法操作与训练。在中国是没有专门的实训教材,一般是以《经络腧穴学》、《刺法灸法学》这两本书的内容进行教学,或加影像资料进行辅助教学。在英国,其大部分是从中国引进的英汉对照的对外教材,主要涉及中医针灸的基础理论,缺乏更深层次的教材。在加拿大的中医基础教材方面,主要选用中国高校的五版教材。但是加拿大在中医针灸教育上把急救、转诊、经营、医德、行医法律法规等课程列入其中,内容多注重实用性。而在日本的针灸学校里,在课程设置上基本上没有古典医籍的学习,如《内经》、《伤寒学》等经典课程。在针刺手法教学中,也没有迎随、开阖、补泻法等手法的介绍。尽管有17种手法的名称,但缺乏关于其意义和古典背景的材料。

  相比国外的教材,中国的针灸教材是在经典中医古籍的基础上进行编写的,而国外的教材多是直接翻译中国的针灸教材,在翻译过程中也存在问题,如“阴阳”、“五行”等名词的解释,外国学生难以理解这些抽象的名词,这也是对国外针灸教育发展的一个挑战。这也呼吁国家应该积极编写质量较高的对外针灸教材。在课程设置上,有些国家的针灸教学并没有依托经典课程,如日本,这对针灸的理解就相对浅显,也不利于针灸更深远的发展。另外除了开设针灸专业课程,也可以借鉴加拿大、英国等国家在开展课程方面的经验,注重教学课程的实用性,在营业诊所、行医法律法规等方面进行开设相关课程,使依法行医、独立行医的理念体现在课程设置中,有利于学生的全面发展。

  5.临床实践教学的比较

  在国内,目前高等中医类院校的针灸推拿实习都是高等院校的附属医院中进行,少数采取自愿原则,自主联系实习医院,实习时间为1年左右。

  在国外针灸教学中,大都缺乏实习基地,有一部分院校可以提供实习基地,也有些国家与中国中医药大学合作。如在澳大利亚,只有3所大学(维多利亚科技大学、悉尼科技大学、皇家墨尔本科技大学)拥有自己的临床医院,可以为学生提供临床实习。但大部分院校缺乏临床实习基地,学生的中医临床训练不扎实。加国的中医针灸学校私立的规模较小,学生几乎没有去大医院或诊疗中心见习的机会。在学校见习所见的病症较轻,难以见识到教科书上所描述的危重病种。同时加国学生暂时没有一年脱产的、各科轮转的实习,没有专科实习。因此有些院校希望通过与中国的中医药院校合作,安排学生到中国实习来弥补这方面的不足。

  国外的针灸临床实习教学具有局限性,也是针灸海外教育发展的瓶颈问题,需要进一步加强国际交流合作。只有这样才能确保针灸教学的健康发展,加强与国内中国医院院校的联系,有利于让学生见识到更多的病种,同时也有自主动手的机会,丰富自己的临床经验。同时国内的实践教学也需要进一步改革,加强医院管理,重点培养学生独立应诊能力,提高临床技能,为毕业去向多具备选择性。

  总结

  通过对比国内外针灸专业的发展状况,可以看出针灸在国外的发展不断壮大,但也不乏存在问题。国情、政策、语言等的差异以及西方医学对针灸的不同程度上的质疑,阻碍了针灸在海外的发展,但随着中国的国际影响力的扩大,相信针灸会被世界各国逐渐认同,海外教学体系也会更加完善。我国针灸教育经过多年的探索创新,课程体系逐渐完善。在改革与创新并进的同时,可以借鉴国外较好的教育方式方法,同时遵循历史的发展规律,选择适合自己的教学模式。也希望通过“一带一路”战略,多维道、多渠道、多层次地进行中医药合作],以向世界展示针灸的独特魅力,为维护人类健康做出贡献。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