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农业论文 > 农田水利论文 > 最新农田水利工程论文 珠江水利史概述

最新农田水利工程论文 珠江水利史概述

2018-12-06 09:14:26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

  珠江是我国南方的大河,流经滇、黔、桂、粤及湘、赣等地。历史上,珠江为南方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珠江的水利事业也随着珠江流域的社会发展而不断发展。珠江水利的发展,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离不开二千多年来,珠江人民兴水利、除水害的不断斗争与融合,珠江水利的发展与珠江流域的经济发展相辅相承,相互促进。珠江水利发展史是一部坎坷中不断进步的社会史,值得认真总结与反思,为现代化珠江综合治理开发最好的借鉴。

  本文从珠江流域的开发与水利发展、航运事业的兴起与发展、农田水利的发展、防洪与堤围的发展等方面进行了流水线式的概述。从古代到近代再到现代叙述了珠江水利大概的发展过程,并结合特定的历史条件、经济文化的发展状况进行了总结和分析,力求在梳理珠江水利发展的历程中,总结珠江水利发展的特点和规律,为现代化珠江水利发展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

  关键词:珠江流域;水利史;航运;农田水利;防洪

  1绪论

  1.1珠江的历史变迁

  珠江的概念,大约形成于20世纪上半期,是指由西江、北江、东江和珠江三角洲诸河等4个水系汇聚而成的总称,发源于云南省沾益县乌蒙山脉马雄山北麓,流经云南、贵州、广西、广东、湖南、江西等中西部六省区及越南北部,在下游珠江三角洲河口注入南海。

  珠江这个名称颇具传奇色彩,,据南宋方信孺所著《南海百咏》中记载,传说古代有个波斯人在广州买卖其偷盗而来的波斯镇国宝珠,后被其国人截获并赎回送返回国,途经江边,宝珠忽然飞起,坠入水中后化成一个长约一百米、宽约五十米的红色砂岩巨石,人们称之为海珠石,由于长期受江水冲刷,其表面变得光滑细润,形似圆珠,珠江的名字也就由此而来。

  明朝嘉靖年间,黄佐所作的《海珠》一诗曰:珠江烟水碧濛濛,这是“珠江”一词名称最早记录于典籍之上,名见之于史。清朝康熙年间,《番禺县志》在阐述东江、北江、西江之后,继续补充点明“粤故海国也,支流为多,而皆源于三江,即西、北、东三江,出虎门入海。”清朝道光年间,由阮元负责进行第六次纂修的《广东通志》中,关于番禺部分记载:“珠江,源于三江,合流于城南,中有海珠石,是谓珠江,一名沉珠浦。”

  1914年,广州设立直隶中央政府的“督办广东治河事宜处”,当时珠江还是狭义上的指流溪河流至广州白鹅潭到东莞虎门的一段70多公里的河道。西江、北江、东江和珠江也并非现今意义上的“珠江”,而是各自分段的四个水系。南京国民政府建立初期,水利行政杂乱无章,出现“多龙治水”的局面,有鉴于此,当局政府于1934年统一水利行政管理机构的设置,水利行政从封建传统逐步走向了现代化管理,水利事业开拓了继往开来的历史新篇章;1937年广东水利局更设为珠江水利局,并确定了珠江流域的范围和含义,将西江、北江、东江和珠江视为一个完整的体系,逐步形成现代珠江水系概念。1947年随着当局政府对“珠江”正式命名手续的完善,珠江流域进一步得到了官方合法合规的确认。由此可见,现代“珠江”概念的形成,是水利事业由传统逐步向现代化理念的转型,是传统河工融合现代水利科学技术,加强水资源的研究和发展现代水利事业的历史必然要求。

  1.2珠江流域概况

  珠江是中国的一条大河,也是我国南方最大最重要的河流,自西向东横贯西南华南等地,流至广东省珠海市磨刀门等入海口进入南海,与长江、黄河、淮河、海河、松花江、辽河并称为中国七大江河。

  珠江流域,包括珠江流域和海南省、韩江流域以及广东、广西沿海诸河、云南和广西的国际河流范围,涉及云南、贵州、广西、广东、湖南、江西6个省(自治区),地理位置位于东经102°14′~115°3′,北纬21°31′至26°49′之间,流域面积453690平方公里,其中我国境内面积442100平方公里.

  珠江流域自然地理比较特殊,它与一般由支流汇入干流独流入海,或干流至江口然后分汊入海的河流有所不同,由西江、北江、东江和珠江三角洲诸河等四个水系组成的复合型流域,流域北面以五岭及苗岭与长江流域外分界,西南方以乌蒙山脉与红河流域的元江和长江流的牛栏江分界,现以云雾、云开、六万大山、十万大山等山与广东、广西沿海诸河分界,东面以莲花山脉和武夷山脉与韩江流域分界,东南部为各水系汇集、注入南海的珠江三角洲。

  珠江流域特点:亚热带季风气候为主,温度年际变化小,雨水丰沛,土地肥沃,物产丰饶,矿藏品类繁多,蕴藏量丰富。珠江流域内水资源丰富,流域内河流众多,河川径流总量大,集水面积在10000km2以上的河流有8条,1000km2以上的河流有49条。降水是珠江流域水资源的主要来源。珠江径流总量约为长江的1/3,是黄河的6倍,列全国第二位,每km2流域面积年产水量约74万m3,为全国七大江河之冠。

  珠江流域水资源虽比较丰富,但在时间及地区分布上存在不均衡性,大致是上游滇东南、黔西南降水较少,径流不多;中下流桂粤地区,特别是靠近南海与三角洲的地区雨量充沛、径流量大。珠江的含沙量是我国七大江河中最少的河流,多年平均含沙量是0.249 kg/m3,年最大为0.49 kg/m3,年最小为0.17kg/m3。

  珠江水力资源主要集中在西江的上中游,流域内各地区水力资源分布差异性较大。珠洪流域水力理论蕴藏量为3348万kw,按年电能估算为2933亿kwh。全流域可能开发的水力资源为2512万kw,年发电量1168亿kwh,列全国第三位。

  珠江水系支流众多,干支流总长36000多km,长年可通航里程有14000km,约占全国内河航运里程的1/8。珠江水运发展历史悠久,从漓江灵渠以下以及从柳江柳州以下经梧州、广州至黄埔,古代已通航,是我国南方贯通内外水运交通的重要通道,对发展流域内经济建设,农工商业,都起过重要的作用。在近代,西江尤其是自梧州至广州河段,水运繁忙,舟楫云集,堪称南方水运交通的大动脉。

  人类在珠江流域的活动历史,可上溯到远古时期。1985年广东省文物考察队在珠江三角洲发掘古文物,根据出土文物考证表时:“四千多年前就有人类在珠江口淇澳岛上从事捕鱼、生产活动。”人类在进化发展过程中,一直受到珠江水系河流的哺育,缔造了珠江流域的文明史。

  聚居在珠江流域的民族众多。古代珠江流域原是百越族和西南夷族的主要聚居地,经过长期的民族迁徙和政治、经济、文化的交流与历史演变,如今流域内包括有汉、壮、瑶、苗等20多个民族。各族人民在流域内栖息繁衍,利用珠江丰富的资源,根据本民族的生活习惯,生产条件、民族牧场生,修建了各种类型的水利设施和工程。公元前214年,灵渠凿成通航,这条人工运河跨流域联通了长江和珠江两大水系,自东向西沟通湘江与漓江,成为一条沟通南北的重要水路运输通道。两千多年来,珠江流域水利事业持续发展,内容丰富多彩,形成具有本地区特色的水利发展史。

  2珠江流域开发与水利发展

  2.1清朝以前时期

  流域的开发促成珠江流域水利发展。青铜文明时期,珠江上游地区水系稳定,人类活动繁荣,水利的开发和发展处于同一历史时期领先水平。秦始皇开凿灵渠统一岭南,促进了珠江流域的开发,中下游地区的社会形态趋前发展,科学文化技术后来居上,同时灵渠也开拓了珠江航运水利;而且迁北人与越人杂处,设置郡县,这对珠江的开发和水利发展是有贡献的。

  珠江水运交通的发展,同样与流域的开发密不可分。通过开辟牂牁江航道,

  整治北江河道,开凿相思埭运河,以及历代对灵渠的不断修整等一系列江河整治工程,都促进了珠江流域的开发珠江流域的开发,进一步贯通了全流域性的通航。

  在流域开发中实施的垦殖、屯田制度,又带来了较大规模的农田水利开发。珠江上游的垦殖始于汉代及三国时期,屯田制度从唐宋时期中游的开发到元明时期的全流域性兴盛,珠江流域的农田灌溉水利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在古代,农耕与水利密不可分,水利的发展为农业的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我国自古就是农业大国,重视农耕、发展农耕就必定兴修水利。陂塘堰坝、山塘湖泊、溪流井泉、

  堤围基塘等一系列水利都到发展。流域的开发,带来水利的发展,经济的繁荣,沿江城市也繁荣兴起,城市水利也逐步发展起来。垦殖、屯田制度的大力推行,进一步推动了农田水利的发展,带来了流域水利的积极开发。

  明清时期,资本主义经济开始萌芽,处于沿海地区的下游三角洲商品经济逐步开始繁荣,促进了工商业和对外贸易的兴盛,带来了水利事业的发达,这一时期下游地区新兴了不少地方行政管理机构,大量圩镇在沿江河岸蓬勃兴起。社会经济的发展,进一步推动了水利事业的全面发展。

  鸦片战争以后,我国向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转化,不平等条约的签订,被迫开放通商口岸,割让珠江入海口处的香港,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和文化由沿海地区开始渗透,加快了珠江流域的封建经济解体。在伴随而来的西风东渐大潮中,两广也首受其益,率先接触、接受西方近代科学技术。清政府设立起专职水利机构,通过引进西方近代水利科学技术,兴建一批近代水利工程,在水文、勘测和规划设计上做了大量的基础工作,并提出防洪及整治河道的设想,虽然由于历史条件有限,水利建设颇受肘掣,但为现代珠江水利事业的发展打造了基础平台。

  2.2清末至新中国成立前

  清末及民国期间珠江流域各地水利建设的发展是不平衡的。珠江下游及三角洲地区受洪水威胁严重,加以这个地区比中、上游地区经交为发达,广州市又是我国南方最大的城市,因此水利建设特别是防洪事业继续有所发展。珠江三角洲在继续修建防洪堤围的同时,逐步整理堤防系统,堵塞支流河汊或修建涵闸,缩短防洪堤线,取得一定成效.珠江河口的自然淤积和人工围垦,使著名的珠江三角洲沙田继续迅速发展,不断扩大三角洲的土地面积。南盘江上、中游是云南省经济比较发达的生要地区,水利建设得到一定程度的重视。南盘江上游对洪泛的整理,中游对坝子区洪涝的治理,正确采用以泄为主的措施,亦获得一些成绩。珠江三角洲诸河水系则是各主要河道的疏浚整治工程。但是到了民国时期,当公路及铁路交通飞速发展以后,部分上游河道的航运事业则出现不同程度的衰减。同时,流域内各地兴建了一些采用近代技术的引水和机械提水、排灌工程,但大部分地区的农田灌溉还要靠农民自建的小型水利工程解决。此外,虽然已开始兴建了几座小型水电站,但声势浩大江水系蕴藏的丰富的水力资源实际尚未得到开发利用。

  2.3新中国成立以后

  建国初期,珠江流域治理由恢复、整理和打基础而逐步转向提高防洪能力和解决灌溉问题,工程建设以小型为主、有重点地发展大中型工程。并编制完成了《珠江流域开发与治理方案》(草案)和一批中小河流规划,掀起全民兴修水利的热潮。建设了一批大中型水利工程,但由于历史客观原因,有部分水利工程存在严重隐患出现垮坝等事故,或建成后并未发挥作用,如质量、综合配套、效益发挥和移民安置等问题,在随后的十年文革动乱,水利建设和管理更遑论发展,

  虽积极采取了续建或新建一批大中型水利水电工程等有效整顿措施,大力发展山区小水电建设等,但这一时期的水利事业大致上处于混乱胶着的状态。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党和政府高度重视水利事业,把水利事业李伟保证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大基础设施保障。随着改革开发的不断深入发展,流域水利工作重点逐步转移到“加强经营管理,讲究经济效益”上来,贯彻实行“转轨变型,全面服务”、“两个支柱、一把钥匙”的水利工作方针,改革水费计征办法,发展综合经营,在管理体制、资金使用、经营服务等方面实施一系列的改革。编制完成《珠江流域综合利用规划报告》,对重点堤防和病险工程进行了除险加固,对珠江河口进行整治开发,兴建供水工程,以小流域为单元进行水土地保持综合治理,水资源保护提上重要日程。随着社会经济不断发展,水利投入逐步增加,水利工作以提高经济效益为中心,除害与兴利,服务与经营结合,巩固与发展、治理与开发、建设与管理并重,逐步建立水利投资体系、水利资产经营管理体系、水利价格和收费体系、水利法制体系、水利服务体系5大体系。进入21世纪以来,以可持续发展为宗旨,以治理、开发、利用、管理、保护并重为原则,以减轻水旱灾害、综合高效利用水资源、保护生态环境为目标,在实践中不断加深对珠江治水规律的科学认识,形成“维护河流健康,建设绿色珠江”奋斗目标。

  新中国成立以来,珠江发展成就显著。在防汛抗旱减灾方面,以防洪工程体系主要以堤防工程为基础,开展了大规模的防洪工程建设,现有江海堤防约2783km;共建成15100多座水库,分别是84座大型水库、654座中型水库,以及14400余座小型水库,大中型水库总库容862.7亿m3;建成水闸8500余座,基中123座大型水闸,中型水闸有597座。自2005年以来连续成功组织11次珠江枯水期压咸补淡水量调度,有效抑制了咸潮,确保了澳门、珠海等地供水安全。

  在水利工程建设与管理方面,采用国际公开招标方式探索实践鲁布革水电站建设管理模式。落实并推进项目法人责任制、招投标制、建设监理制,以及工程造价、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等一系列措施,既是顺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又是珠江流域水利事业建设与管理步入规范化轨道的必要保证。

  在水资源管理方面,要加强水行政执法的组织领导,进一步提高对水行政执法工作的认识,注重行政管理效能及依法行政,要深入开展水法规宣传,建立健全的水行政执法法规章制度,推行水行政执法责任性,建立一支高素质的执法队伍,并且进一步优化水行政执法内外部环境,以实施取水许可制度、水资源有偿使用制度、建设项目水资源论证为重点,大力推进流域与区域水资源统一管理,在实践中前行,在保障上求突破,推进节水型社会建设。

  在水土保持方面,八十年代开始水土保持工作逐渐走上正轨,珠江流域累计治理水土流失面积4万多km2,修建梯田25万亩,种植水保林和经果林12万亩,种草0.8万亩,封育治理15万多亩,实施生态修复9万多亩,完成小流域治理2470多条,兴修50万多座水土保持工程;在水利法治建设方面,紧紧围绕水利改革和发展,结合流域实际,积极开展水法规建设,逐步建立和完善适应流域管理机构执法需要的水法规及规范文件。

  在水文基础工作方面,高度重视水文工作,水文基础设施设备状况有明显的改善和加强,建成国内第一个潮水区流量自动测报系统,目前流域报汛站增加到近500多个,初步形成覆盖全流域主要江河的水雨情信息网络和“点、线、面”的站网控制格局。

  2007年1月,国务院在全国流域综合规划修编工作会议上提出完成七大江河流域综合规划修编任务。2013年3月,国务院以国函〔2013〕37号文,批复了《珠江流域综合规划(2012~2030)》,对流域治理、开发、保护,以及经济的发展有着重大的意义。批复中要求:要以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认真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水利改革发展的决定》(中发〔2011〕1号)精神,以完善流域防洪减灾、水资源综合利用、水资源与水生态环境保护、流域综合管理体系为目标,坚持全面规划、统筹兼顾、标本兼治、综合治理,注重科学治水、依法治水,协调好流域兴利与除害、开发与保护、整体与局部、近期与长远等关系,充分发挥珠江的多种功能和综合利用效益,为实现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提供有力支撑。《珠江流域综合规划(2012~2030)》的实施,将更进一步推进珠江流域的综合治理,在水资源、水生态、水土保持、防汛抗旱、洪涝灾害等方面将产生深远而重大的影响,经济社会发展对水资源的合理需求基本得到满足,主要干支流水能资源基本得到开发,水运交通有较大的发展。社会、经济、环境效益显著。

  3航运事业的兴起和发展

  3.1清朝以前明时期

  春秋战国以后,历代中史集权封建王朝对珠江流域的控制,促进了珠洪涝流域以水运交通为主的初期水利开发。云南、广西出土的铜鼓,刻有众人划船的完整形象,反映出战国到秦汉时期,珠江中上游已从简单的独木舟发展到集体竞渡的航运水平。

  秦、汉两代对岭南用兵,促进了珠江水系航运事业的发展。秦始皇统一岭南的战争,分兵五路,其中四路军都和珠江水道、航运有着密切关系。特别是“塞镡城之岭”一军,跨过越城岭,从长江支流湘水谷地进入西方江支流漓水谷地,尔后开凿灵渠,沟通湘漓二水,开发了南北水运交通的航道。灵渠的开凿及其工程实践,显示出先进的水利科学技术水平,是中原先进文化与岭南文化相结合的结晶。两汉时期,珠江的水道航运已渐趋昌盛。汉初,珠江中下游为南越王赵佗所据有,上游地区还保持着分裂割扰、各自为政的状态。汉武帝时,为征讨南越丞相吕嘉的叛乱,汉军分兵五路,南下番禺。这五路军全是利用珠江航运线,其中有四路是沿秦时统一岭南的进军线。东汉建武年间,伏波将军马援出兵交趾,又“具车船,修道桥,通障谿”。这几次大规模军事运输,促进了珠江流域多水道通航。此后,历代用兵,多加利用。唐代随着封建经济的发展,竭力经营桂管(治今桂林)。武则天长寿元年(692年),开凿了沟通柳江和桂江的相思埭运河,成为连结西南和中原的一条纽带。宋、元时期,地处珠江中游的广南西路,已有多条航运和水陆联运线。而广南东路,由于对外贸易和商货北运的需要,北江水平陆联运更加发达,明清时期的珠江,不论干流、支流、高原湖泊、三角洲网河区,都有航运交通,构成一个多层次的开发的航运体系。

  随道内河航运的逐步发展,航道整治也受到重视。灵渠沟通南北,自东汉马援第一次整治后,历代加以增修利用,保持其畅通无阻,长久不衰。珠江的天然水道,有的谷深滩险,有的礁多流急,为适应航运的需要,凿礁、治滩、疏浚等治理航道工程不断。汉代北江已成为“商旅所臻”的南北通商要道,东汉桂阳太守卫飒和周憬先后对武水作过大规模整治。宋代边州太守杨榕凿愣伽峡,通连江水道,使“舟自番禺来集城下”。明、清时期,相思埭运河、南盘江、府江(桂江)、浔江、驮娘江、都柳江等水道都先后得到整治,使珠江水系成为“带荆楚,襟两粤,达滇黔”的纽带。

  3.2清末至新中国成立前

  清末开始,珠江流域的航运由于使用近代机动船舶而获得了较大的发展。清朝末年,外国势力曾企图垄断西江航运事业,我国人民与之进行了坚决的斗争,使本流域的民族航运事业稳步前进。为了适应航运的需求要,水利机关对珠江下游及三角洲一部分航道进行整治,并在广州开辟建设黄埔港。抗日战争时期为了满足战争后方运输的需要,对广西境内西江支流的多处航道进行了疏浚。但是,西江上游的南盘江、北盘江、红水河及都柳江等河道的航运则甚少发展,而且在云南、贵州和广西各省的铁路及公路运输较为发达之后,上述河道的航运趋于衰退。

  清末以后,南盘江流域的社会经济有所发展,对交通运输提出了新的要求。然而在水运方面,由于河道浅滩及跌水较多,疏通河道殊非易事。加上水道丰枯水量悬殊,通航时间短,致使航运事业的发展受到很大限制。尤其是昆明到河口的铁路建成后,南盘江中上游得以靠铁路运输工农业产品,工程的航道整治就更难于安排实施。因此民国时期南盘江的水运事业还停留在明、清时期的水平,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

  北盘江自贵州省贞丰县百层以下至蔗香,再由蔗香向南盘江溯江而上行至八渡,全程165km,可通行载重2.5t的木船,在夏秋丰水季节还可通行载至5t的木船,但为期短暂。1930年前,贵州西南部各县的桐油及其它土特产由北盘江的百层和南盘江的八渡起运,经水路直抵广西梧州、广东及香港等处。上水船舶大都装载棉纱布匹、食盐、瓷器等,船只货运每年来往约三四次。当陆路交通极为不便时,水运对当地政治、经济、文化均起了积极促进作用。但在公路发展及黔桂欣路通车后,航运事业即逐渐衰退。

  长期以来,西江中、下游的交通运输和对外物资交流,主要依靠水运。但是,水上运输工具在清朝末年以前还一直处于木帆船人力拉纤、撑篙摇橹的原始状态。1902年英国渣甸洋行在梧州设立分行,经营湾泊和代理梧州至香港、梧州至广州以及西江上、下游各航线的航运业务。其他外商洋行亦起而效仿。他们强占泊位,私筑码头、修建货栈,控制了西江梧州至香港、广州、柳州、南宁各线航运业务。他们除收取泊位筏租及接货佣金之外,还控制货物运输中转及报关纳税业务;在获取高额利润的同时,并对我国的民族工商业和旅客采取了苛刻的和侮辱性的措施。这一切都引起了当地人民的反抗。1908年梧州商人成立了西江航业公司,营运西方江上、下游各航线业务,自置水筏,自购客货轮船,提出“中国人搭中国船,自货自运,不受外国人欺侮”的口号,与外商进行抗争。至1920年代后期,我国商办航业公司已在西江航业中占据绝对优势,1938年10月后西江航业则已完全由我国人民所经营。

  西江航运的发展曾因20年代国内战争的蹂躏和抗战时期日军侵略的影响而遭受挫折并衰退。抗战胜利以后,又一度颇有起色。

  清朝鸦片战争战败后,香港被割让,广州亦开辟为通商口岸。英国即派“摩萨尔号”轮船定期航行香港与广州之间,随后又能派“玛丽乌德号”轮船开辟香港至上海航线,这是外国轮船在我国沿海及内河经营航运的开端。其时,广东民间航运还是以旧式帆船为主,内河长途运输尚未畅通。随着外国资本主义势力的侵入,清朝封建闭关自守的局面被打破,使用了近代船舶,航运事业逐步有较大发展。

  辛亥革命后,不平等条约废除,各航线外资垄断权被取消,内河航运可自由发展,我国航商纷纷组织轮船公司与外商抗衡。1914年广州航商谭礼庭父子自筹资金80万元,在广州东朗创办广东船船舶坞,建成两座船坞,至1917年先后造船16艘,船只吨位由数十吨至一千多吨,最大的“北合号”达1800多吨,航行于珠江各内河及我国沿海以及越南等地。1918年航商梁墨缘集资10万元组织粤海航运公司,与协同和机器厂共同装置小型柴油内燃机客货轮10艘,航行于北江及珠江三角洲航道,作为客货运输定期班船,促进了内河航运。

  抗战时期,日军侵占广州及其附近地区,航运遭受损失。1945年日本战败后,这一地区的航运迅速恢复发展起来。1946年初广州轮船商业同业公会恢复成立,入会都有船商539家,摇篮有轮船220艘,电船283艘,机动帆船73艘,拖船136艘,共725艘。另外还有不参加轮船公会的船舶,如民生公司广州分公司,摇篮有“祁门”、“石门”和“剑门号”等新型轮船,航行沿海及广州至香港线。本地区河道,包括东江、北江、珠江三角洲网河区以及梧州以下的西江在内,总的航运货运量约占广东全省水运量的七成左右。

  东江自广东龙川县老隆以下至河源县可通浅水轮船,有浅滩8处,共长1730m,一般水深0.55m,枯季最浅时为0.35m。由河源至惠阳河段一般水深0.8m,枯季最浅时0.4~0.6m,枯水时须组织扒沙队扒开淤沙以便航行。自惠阳以下一般水深1m左右,枯水深0.6~0.8m,下游石龙为东江重要内河港口之一,与广州至石龙铁路联接,可达广州、香港、澳门及珠江三角洲各地,长年通行机动船只。

  北江上游南雄至韶关每年不同季节可通行6~10t木船。韶关至清远河段平常水深约1m,每年4~10月可通航载重25t轮舯。清远以下至三水河口河段,常年水深约2m,通航轮船最大载重约300t,由于河床沙滩很多,枯水期须扒沙航行,北江最大连江,由青莲以下至河口一段全年可通航吃水深0.5m的小轮船,每年3年至10月间并可上达连县。

  珠江三角洲河网密布,水运交通极为便利,广州至虎门的出海水道,万吨海轮可驶进黄埔港,3000吨的轮船可乘潮进入广州港,但又四处浅沙妨碍航行。

  从20年代开始,广东治河处及珠江水利局均曾对珠江下游及三角洲一些重要通航河道的浅滩礁石以及淤浅河段等进行测量设计并提出了疏浚整治计划,如疏浚陈村水道、疏浚广州出海水道、炸除顺德县甘竹滩碍航礁石、整治西江都城新滩等,便只实施了一部分工程。

  3.2.1西江航道整治工程

  红水河自蔗香至三江口,航线长617.2km,共有滩险273处,平均2.25km就有一处,其中天峨至吾隘段,平均1.17km就有一处。桂江自桂林至梧州,航线长342km,共有滩险184处,平均1.85km就有一处。梧州至南宁为西江水系的骨干航道,全长554km,共有滩险62处。梧州以下32km处有著名的都城新滩,阻碍西江干流的航行,每年枯水期间,吃水较深的船舶均须在此用小船盘驳货物,才能上达梧州。除清代同治五年在桂江和光绪末叶在郁江支流澄碧河有进行疏炸河道滩险工程的记载以外,各江航道的疏浚整治工作均迟至30年代才开始进行。

  1932年广西当局成立千里沙(郁江边疏浚办事处,每年冬季扒深郁江永淳河段的千里沙沙滩,工作持续数年之久。

  1934年开始,广西水利工程处组织航道测量队及滩险调查队,在一些主要河道设立水文测站,拟订了一些河道的整治计划,并成立了三个疏浚河道工程处,分驻梧州、南宁、迁江三地,对红水河、百色至南宁、及南宁至梧州等河段的浅滩礁石实施疏炸整治,同时择地设立钢筋混凝土航标。这些工程在1937年结束,完成了一定的疏浚任务,但当时的广西省政府工作报主席黄旭初认为:“惟以财力所限,尚无显著成效”。

  3.2.2黄埔港建设

  黄埔港是孙中山先生筹划蓝图中设想的“南方大港”。1925年11月,成立中华各界开辟黄埔港促进会,商讨开埠建港事宜。1926年2月,组织黄埔商埠开港计划委员会,办理测绘、计划工作。同年6月,黄埔商埠股份有限公司宣告成立,议定筹款开埠办法,资本总额定为毫洋2000万元,官司民各半。1927年该公司由委员制改为督办,后又改为专员。1929年裁撤专员,由广东建设厅接管,9月由广东治河委员会接办开埠事宜,重新查勘测量,办理土地登记,拟出整理个港市建设计划。1936年10月,黄埔开埠督办公署成立,并重新审定计划,最后确定的方案包插港址、进港航道、码头和仓库、交通、给水排水及市政设施等多方面的内容。

  1937年4月,黄埔开埠督办公署与荷尔蒙兰治港公司签订合同,疏浚第一沙、第二沙,填筑堤岸地台,建筑钢板桩码头350m和仓库一座。后因日军入侵广州面停顿。

  抗战胜利后,珠江水利局于1946年3接收黄埔筑港工程,并在是年底拟订了“继续开辟黄埔港计划及五年实施计划预算”。由于经费困难,实际只完成修理起重机及码头各一座,修筑货仓及宿舍房屋6座。1948年黄埔港移交交通部广州港工程局管理。

  3.3新中国成立以后

  建国以来,在党和国家高度重视水利发展事业,在几代领导人的关心支持下,经过流域内各省(区)各族人民的同心协力共同奋斗,珠江航运取得了长足发展。回顾66年来发展历程,总体上大致可分为两个阶段:一是从建国后到改革开放前的30年。是珠江航运排除干扰、艰苦创业时期。经过多年的艰苦奋斗,珠江水运初具规模,为国防建设和经济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从国民经济发展全局看,水运仍然严重滞后,不适应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在改革开放初期成为国民经济发展中的薄弱环节;二是改革开放以来,珠江航运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随着社会发展,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珠江航运的地位和作用逐步得到各级政府和社会各界的重视。九十年代初以来,调动了各方面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珠江航运进入了一个历史上发展最快的时期,开创了珠江航运发展的新局面。经过50年的努力,珠江航运制约国民经济发展的“瓶颈”状况有明显缓解。

  60多年来,珠江航运发展的主要成就是:航运基础设施建设成绩显著。航运基础设施建设是发展航运的基础。与发展陆路运输相比,航运基本不占用土地,符合党中央、国务院提出的可持续发展战略;运输成本低,运输能力高;可结合灌溉、防洪、供水、发电、水产养殖等其它方面进行水资源综合利用;是国防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打不料、炸不垮的交通运输线。建国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发展珠江水运,加强航运基础设施建设越来越受到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的重视,充分调动了中央与地方两个积极性,珠江水系内河航运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金力度逐步加大:从建国到1998年底,共投资34.3亿元,基中国家投资占30.9%;地方投资69.1%。

  回顾水运基础设施建设历程,在投资金方面具有两个突出的特点:一是改革开放以来,投资规模增长速度加快,呈跳跃性的发展态势;二是从九十年代初期开始,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初步建立,水运已起沿江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广东、广西两省(区)分别出台多项优惠政策,给予航运基础设施建设一定程度不同的政策“倾斜”,使基础设施建设资金金有了稳定来源泉,建设投资从国家为主开始转变为地方为主。

  建国以来,珠江水运基础设施建设完成了一大批对发展航运,促进流域经济繁荣,具有显著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工程项目:

  1.连江渠化工程。连江是我国第一条以通航为主综合利用的山区渠化河流,被誉为全国山区河流渠化的典范。工程于1959年开工,历时20多年,建成11座航运梯级,累计总投资5000多万元,实现了上、中游连州以下至含光133公里航道的渠化通航。

  2.以电养航,内河航运建设滚动发展的典型——广西桂平航运枢纽建设。该枢纽位于广西区桂平县,是西江航运建设一期工程的主要项目,是以航运为主,兼顾发电和公路交通的综合性工程,枢纽总装机容量4.65万千瓦,年平均发电量1.89亿千瓦小时,船闸年通过能力1000万吨。枢纽于1986年2月3日船闸通航并投入营运,1993年10月经国家竣工验收委员会组织竣工验收,并被评为优良工程。桂平航运枢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显著,开创了交通部门以电养航的先例,为水运基础设施建设资金的筹集开辟了一条崭新的途径。

  3.东平水道航道建设效益显著。东平水道自思贤窖至广州长76公里,为西方江通往广州的捷径。东平水道航道整治是西江航运建设一期工程的重点项目,于1985年1月动工,按三级航道标准建设,1990年11月竣工,工程序总投资3200万元。1990年12月22日通过国家验收,经专家评定工程序质量为优良,荣获交通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东平水道航道建设投资八42万元每公里,但效益突出:1985年东平水道货运量为642万吨,1998年为4000万吨,水运的发展,大大改善投资环境,有力地促进了腹地经济、特别是外向型经济的发展,两岸厂矿林立,沿岸建立起3个经济开发区。

  此外,东平水道经过航道整治,在相同流量下,全河段水面线较整治前大幅度降低,泄洪能力明显提高,充分显示了东平水道经疏浚整治后在防洪方面的重要作用。

  4.我国内河航运建设首批利用世界银行供求项目——西江航运建设二期工程序,包括贵港航运枢纽、整治贵港枢纽库区及西津库尾航道、通信工程等项目。枢纽渠化航道104公里,总装机容量120兆瓦、年发电量6亿千瓦小时。1995年1月主体工程开工,工程运态总投资20.08亿元,其中世界银行贷款8000万美元。

  经过改革开放近40年的建设发展,珠江水系已初步形成了以西江航运干线、珠江三角洲、北盘江—红水河、右江、柳江—黔江等3500多公里国家高等级航道网和南宁、贵港、梧州、肇庆、佛山5个主要港口,以及北江、东江等区域重要航道和港口组成的航运体系。2014年末,珠江水系内河航道通航里程达到15551.9万公里,占全国内河航道里程的12.4%,其中,等级以上航道里程6439.4公里,占总里程的41.4%;港口朝着大型化、专业化、现代化方向发展,相继建成了一批专业化的煤炭、水泥、集装箱泊位,当前珠江水系四省区拥有内河泊位2274个,港口年综合通过能力为4.93亿吨,集装箱年通过能力1248万TEU。

  近年来,珠江水运货运量不断攀升,在促进区域经济合作、产业转移和综合运输体系发展中的优势日益突出。2014年,珠江水系完成货运量70540万吨、货物周转量1520.3亿吨同比分别增长13.6%、14.9%;珠江水系港口完成货物吞吐量56565万吨,同比增长8.3%;完成集装箱吞吐量1010万TEU,同比增长17%,均创历史最好水平。2014年,珠江水系内河共进行航道建设项目20个、港口建设项目57个、船闸(枢纽)建设项目11个,累计完成基本建设投资60.2亿元。航道项目完成投资4.4亿元、港口项目完成投资23.3亿元、船闸(枢纽)项目完成投资32.5亿元,分别为水系总投资的7.2%、38.7%、54.1%。

  国家“十二五”期间是珠江水运实现跨越式发展,并在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一是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十二五”期间珠江水系完成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是“十一五”期的2.9倍,约291亿元。二是改善航道条件,续建或开建航道2777公里,“一干三通道”航道主骨架基本建成高等级航道,航道规划达标率70%以上,内河航道通航里程达到1.6万公里。三是提高港口枢纽地位,“十二五”期末珠江水系四省区拥有内河泊位2274个,港口年综合通过能力近5亿吨;新增内河港口吞吐能力8500万吨,通过能力超1000万吨的港口总数达8个。四是加快运力结构调整,西江航运干线新建过闸船舶全部符合主尺度标准,运输船舶平均载重吨将近1100吨。五是提升水运服务能力,“十二五”完成内河货运量31亿吨、港口吞吐量26亿吨、集装箱吞吐量4668万TEU、长洲枢纽船闸货物通过量2.9亿吨。

  4农田水利的发展

  4.1清朝以前时期

  农田水利的开发,与青铜文化和铁制农具的发展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战国至秦汉铁器的使用,流域的开发,带动了农田水利的发展。汉代珠江流域已民用工业牛耕和水田,夜郎地区已出现水利设施。隋唐时,上游“其地活壤,惟业水田”,湖泊、岩溶水自流灌溉已得到利用,山区水田也有了发展。宋、无阻时期,珠江流域不少地方兴建陂堰、山塘提引水的水力机具如水车、水礁等已在许多地方出现。明清时,农田灌溉水利更是得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发展,趋于传统农田水利发展之鼎盛。水仅水车、水碓等得到广泛推广,更重要的是陂堰山塘、闸坝涵窦、井泉岩溶地下水的开发利用,几乎遍及全流域各山地后陵地区,数量极大。

  促进珠江农田水利大规模发展的,莫过于移民、劝民奴才辟及屯田。早在秦始皇统一岭南之后,便迁移一部分中原人民到五岭以南,和南方各族人民杂处,共同开发珠江流域。自东晋南渡以来,中原南迁人口不断增加。入宋以后,岭南人口又得倍增,加速了珠江中下游的经济开发和家田水利的发展。至明代,更是大量从中原移民到滇、黔、桂屯垦。历代大量的移民,不仅输送来大批劳动力,促进南北民族间的融合,而且中原地区的先进文化和生产技术、水利工程建设经验也得以在珠洪涝流域传播,有利于珠江家田水利的发展。

  垦殖和屯田,是历代封建设五朝在珠江流域推行的发展家业生产的两项政策。垦殖、屯田的发展,促进了水利的开发。汉武帝为了供应驻戍士卒的食粮,招募内地大商人到“西南夷”地区垦荒,让他们把垦殖的收获缴给当地的官吏,而在长安支付粮价。三国时期,诸葛亮在南中推行和抚政策,其中一项就是奖励农耕,发展家业,兴修水利,实行垦殖。这一政策的实施,使各族山东民“渐去山林,徙居平地,建城邑,务家桑”,家田水利也得到发展。唐代着力经营岭西,五睃任桂州都督时,率领军民兴修水利,拦河筑坝,引水灌溉,开屯田数千顷。韦丹任容州剌史时,也大力发展屯田联。元代在中、上游大规模实行军屯和民屯。南、北盘江两岸“所系民田,募人耕作,岁收其租”,同时还发汉军置于立屯田,与之相适应的是水利得到较快发展。属湖广行省的广西,也招募当地土地著居民屯田,特别是乌古孙泽任广西两江道宣慰副院长使时,更提倡开垦荒,兴修水利,把屯田、水利、军需同边防建设结合在一起。明代推行奖励夏种、大兴屯田、移民垦辟、大兴水利的政策。屯田的形式,一是“天下卫所,一律屯田”的军屯,二是移民、募民和徙罪屯田的民屯,三是称为“中盐法”或“开中法”的商屯。这种军屯、民屯、商屯相结合的大规模也垦,促进了水利的开发,涌现了许多水利工程,如汤池渠、石屏湖引水工种、交水坝等。清代除继承明代的屯田制度又实行“更名田”,对垦熟田地不准原主”认业”并把垦荒和兴修水利作为地方官司的考绩标准。随着珠江流域的开发,历代所推行的垦殖、屯田制度,对珠江家田水利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另外,明清时期以家田及防洪工程为主的高原湖泊整治利用取得了较突出的成绩。这些湖泊蓄水丰富,是四周家田灌溉之源,人们多加利用,如明初阳宗海的汤池渠引灌工程即为其代表。这些湖泊一般汇水较难,遇暴雨易水涨为灾,因此又兴修了不少防洪排涝工程,如明清时便有抚仙湖海口河的治理。同时,人们还利用湖泊的各种自然答件,发展水产、航运等。湖泊水利开发内容颇为丰富。

  4.2清末至新中国成立前

  民国时期珠江流域各地应用近代技术先后兴建了一批新型灌溉工程,其中一些工程的灌区面积已达到几万亩。工程类型几乎全都是引水工程。只有在广东省东莞县建成一座库容超过100万立方米的水库,开了本流域修建水库的先河。由于当时的政府对农田水利投入的资金有限,而在封建的土地制度下农民贫困无力兴修较大规模的水利,因此这种比较新式的灌溉工程并未能获得较大的发展。

  南盘江上中游每年有长达6个月之久的干季,常出旱灾。面对干旱的危害,民国时期南盘江上中游的灌溉工程有一定程度的发展,工程技术也有改进,把拦河坝及临时土坝或木石坝改建为永久性的闸坝,使灌溉与防洪的矛盾行到了缓和,并节省了每年重修临时坝所需的人力物力。

  贵州地区,民国初年前后,当地人民还多沿用简单的筒车、龙骨车为提水工具,或兴办利用泉水挖塘蓄水等小型水利。直到20世纪30年代该地区还示有近代水利技术修建的工程。民国26年(1937年)贵州省政府通令全省各县整理农田水利计划,翌年成立贵州省农田水利贷款委员会,从此本地区农田水利事业才开始有所发展,到建国前,兴办了五项引水工程,其中小龙引水工程是黔南最早兴建的近代水利工程,该工程完成后,翌年适遇干旱,灌区受益范围不但免受旱灾,而且获得丰收,效益显著。小龙灌溉工程的兴建受益,改变了当地农民的对引水灌溉工程的认识,对当时全省农田水利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广西地区在20世纪30年代之前,各县民办农田灌溉工程为数不少,但还是停留在各地人民分散兴修渠堰陂塘等小型水利的阶段。1931年成立了广西农田水利贷款委员会,以各种方式对全省各地农田水利进行查勘规划,负责办理农田水利工程经费的借贷和一部分工程的勘测、施工等业务。1943年改组为广西省水利林奴才公司。据统计,广西农田水利工程之多,为当时西南各省之冠,抗日战争结束后,百业待兴。为恢复经济,省政府全面推行复员计划,确定水得工作的首要任务三项:一是修复战时被损坏的已成工程;二是续修战时被迫停工的未完工程;三是尽快恢复有关水利事务机构,以进行勘测设计及整治战争所造成的水害。据统计,广西省万亩以上引水工程的建设,共建成发挥效益的10处,已开工而未建成的有3处;已编制初步设计图表而未动工的有11处。但这些工程多数由于建筑质量不高或失管失修而残破,实际灌溉面积远未达到要求。广东境内东江、西江、北江下游及珠江三角洲堤围区的农田灌溉工和,随着堤围的发展而继续发展。各堤围区内或是由上游引水,或是利用潮势雍水灌溉,都需要建筑涵洞或水闸,数量数以千计。1929~1939十年间,广东治河委员会主持,采用近代水利工程技术,在堤围区内兴修了一批农田灌溉工程。在丘陵及山区,群众自办的以陂塘为主的灌溉工程也在继续发展。广东农田灌溉主要靠水型引水工程,绝大部队发是靠河道自然来水蓄水量作为水源,但在旱年大多缺乏水源可作引用。珠江流域范围内的农田灌溉设施条件虽比广东全省总的情况好一些,但灌溉设备严重不足,灌溉保证率真很低。农民自建的引水水陂仍用木、竹、石块作为建筑材料,但建筑技术不断有所提高,一部分能在一般洪水时安全使用。水车的高度和构造也增高和改进,粤北地区人民在北江上游许多河流上拦河建造水陂引水冲击水车,用水车提水灌溉农田。20世纪40年代广东利用近代技术兴建了一批灌溉工程。

  4.3新中国成立以后

  建国后初期,全流域在恢复、扩建和新建引水工程的同时,开展以社队为基础的农田水利规划与河流规划工作。从1953年开始,普遍开展区乡社队为主体的地区性农田水利规划。1956年冬各省建立专门机构逐步开展以县为单位、以农业为主要服务对象的中小河流规划,珠江中、下游水利工程由抓修复转为抓灌溉。此期间,开工兴建的大型水库有以发电、灌溉为主的流溪河、武思江、平龙等水库,以灌溉为主的中型水库18宗。其中分布在西江水系9宗、北江水系2宗、东江水系4宗、珠江三角洲地区3宗。

  1958~1977年期间,兴建大批大中型“蓄、引、提”工程,主要是蓄水结合电力排灌工程。从1958年下半年开始至1965年止,共兴建综合利用的大型水库20宗。其中1958~1959年开工19宗;1965年开工的有潭岭水库1宗。合计总库容240多亿立方米,约占全流域至1985年止已建成的大型水库总库容的83%。

  从1958年夏秋间至1965年开工的以灌溉为主的中型水库169宗,其中西江水系100宗、北江水系15宗、东江水系15宗、珠江三角洲地区39宗。水利建设得到很大的发展,在农田灌溉中至今仍起着骨干的作用,还具有防洪、发电、航运等综合效益。与上同时,在“大跃进”的形势下,兴建的大批工程,多采用群众运动方式进行,存在不少,一些工程边规划、边设计、边施工、片面追求数量,忽视质量,有的工程质量不合要求,有的工程上马又下马,有的设计不周,完工后要扩建改建,甚至改变工程主要开发目标,影响效益,浪费人力物力。其中左江支流上的澄碧河水库,库容11亿立方米,1958年9月开工,原设计以灌溉为主,放水隧洞已打,干渠共65公里。到1960年冬有59公里干渠土石方完成64%,后因渠系附属建筑物工程浩大而停工,改为以发电为主的水库。广西西当水库原设计自注灌溉50.6万亩,电力提溉328.5亩,由于迁安问题未解决,水库不能蓄水至正常水位,调节能力低,发电、灌溉用水有矛盾,结果无自流灌溉效益,电灌328.5万亩的效益亦未能实现。广东的连江口、增江的功武二库及西枝江的白盆珠等大型水库,开工后又停建,连江品与功武二库终至废弃。

  这期间,结合兴建水库兴办机电排灌站,共装机200万千瓦,大部分是在60年代建的。其中珠江三角洲地区,1949年有机械排灌装机47台合计1434千瓦,排水受益4.7万亩,灌溉受益9000多亩.到1957年增为142台2766千瓦,排水受益2.8万亩,灌溉受益14.6万亩.1959年冬广东省委决定将珠江三角洲纳入大电网供电范围,机械排灌被迅猛发展的电力排灌逐步取代.电力排灌站,到1965年发展至装机40多万千瓦,电灌面积400多亩。

  1962年按照国家“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流域内各省(区)在水利工作中实行“巩固提高,加强管理,积极配套,重点兴建,充分发挥工程效益,并为进一步发展创造条件”的原则,对“大跃进”期间兴建的工程进行清理,实行巩固、续建、配套、解决”三边”工程遗留的质量问题,巩固“大跃进”的极成果。

  在实施第三个五年计划的初期,水利建设提高出“大寨精神,小型为主,全面配套,加强管理,更好地为农业增产服务”的方针,介不久开始的“文化大革命”干扰而冲击了上述方针的贯彻实施。“文化大革命”期间,水利战线职工克服困难,排除干扰,继续兴建了一批大型水库,有柳江支流的麻石、贺江的合面狮、柳江的洛东和拉浪、北江的长湖、东江的枫树坝、白盆珠水库及珠江三角注入的锦江水库8宗,合计库容43.6亿立方米,占全流域已建成大型水库总库容的15%,中型水库61宗,其中在西江水系36宗,北江8宗、东江5宗、珠江三角洲区12宗。同时,“文化大革命”十年动乱期间,许多管理机构瘫痪或被撤销,规章制度被废除,影响工程质量与效益的发挥,加上管理工作混乱,甚至造成一些水库垮坝事故。这期间垮坝的有北江英德的东西水库,总库容1480万立方米;东江上游龙川县罗田水库,库容130万立方米;北江连县朝阳水库,库容66万立方米;三角洲中山县青松水库,库存容100万立方米,还有惠水县的翁闹水库和望谟县的岜油水库等。

  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流域水利工作随着国家工作重点的转移而转向“加强经营管理,讲究经济效益”,实行“转轨变型,全面服务”,改革水费计征办法,发展事经营。在管理体制、资金使用、经营服务等方面实施了一系列的改革,加强对夙有工程的管理,提高工程效益,并开展了水利工程的“三查三定”,即对1981年底前已成水利工程查安全、定标准;查效益、定措施;查综合经营、定发展计划工作,是水电部于1982年统一布置进行的。该项工作到1984年基本完成,并有形成三查三定文献。粮食连续获得大丰收。对南盘江的独木水库、黔江的达开水库等大型水库进行了回固和配套。其中独木水库1963年建成后,灌区工程不配套,灌溉效益长期停留在5000~6000亩,经续建配套灌溉面积扩至2万亩。与此同时,各水库大力开展综合经营,提高了自我发展能力,一些水库利用综合经营积累的资金,加强管理,维修配套,扩大再生产和改善职工生活福利。

  80年代开始至90年代以前,各级对水利的投入逐年减少,除出现水利工程老化,破坏严重,效益下降的情况外,在此段时期,流域内仅动工兴建中型水库5宗,合计库容为1.25亿立方米;北江曲江县小坑水库由中型水库扩建为大型水库。

  90年代后灌溉发展的重点是发展节水灌溉,改善灌溉管理水平,改革管理机构、对大型灌区进行更新改造,以及农业综合开发的水利建设,开展大规模的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国家加大对灌溉的投入,灌溉面积有所增加。1998~2002年,珠江片利用国债资金安排建设水源泉工程38项、大中型灌区改造23项、节水灌溉工程87项,新增灌溉面积6.33万公顷,改善灌溉面积13.13公顷。2000年,珠江片已建水库1.57万座,总库容755亿立方米;已建引水工程40.63万处,提水工程8.3万处,工程设计供水能力1120亿立方米,实际供水能力973亿立方米,累计有效灌溉面积721.99万公顷,建成万亩以上灌区780处,水利化程度67%。

  在农业节水方面,以大型灌区续建配套改造、渠道衬砌防渗工程为主,发展节水灌溉技术,如喷灌、管灌、滴灌、微灌、管道输水灌溉与非工程措施。在广大的西部地区广泛开展小农水节水灌溉工程,即旱地水浇和“五小”(小山塘、小陂坝、小提水、小引水渠、小水柜)工程,增加有效灌溉面积。

  珠江片的大中型灌区分布较广,其中珠江西部共有大、中型灌区28个。大型灌区有广东的雷州青年运河灌区和高州水库灌区,广西的合浦、达开、青狮潭、武思江、五化、右江、龟石灌区等,云南的曲靖和蒙开个(蒙自县、开远市、个旧市)灌区,贵州的兴中和黎榕灌区,海南的松涛水库江区等。”九五”期间,珠江片加快大中型灌区的续建配套改造,推广节水技术,建设节水灌溉工程。重点对广西合浦、达开、青狮潭、武思江、五化、右江、龟石、云南曲靖、蒙开个、贵州兴中、安西、黎榕等12个大中型灌区进行续建、扩建、更新、改造和配套改造工程的建设;对贵州紫云鲁嘎水库灌区工程,望谟县桑郎水库灌溉工程、安龙县柘仑水库灌溉工程、贞丰县水车田水库灌溉工程、独山县独南灌区等中小型新灌区的建设;以及云南晾洪、保山等中小灌区的配套改造建设。

  珠江片水资源总量丰富,但是时间和空间分布不均衡,水旱灾害严重。2000年,据统计,每年珠江流域总耕地的1/2受旱较为严重,面积约为200万公顷。

  珠江中上游的滇黔桂三个省区,连片山区工程性缺水矛盾非常突出,农村饮水困难远未解决,水利问题突出,严重制约脱贫致富。沿海的深圳、北海、粤西雷州半岛及粤东潮汕地区、系南西部地区等以及香港、粤门特别行政区,水资源短缺已成为当地经济发展的制约因素。

  5防洪与堤围的发展

  5.1清朝以前时期

  珠江流域的防洪工程开发较晚,见于史籍记载的最早防洪措施是唐代邕州(今南宁)的分洪工程及桂州(今桂州)的回涛堤。此后,流域各地防洪问题逐渐突出,特别是下游三角洲地区,随着流域开发的进一步深入,防洪堤围开始兴起并得到迅速发展。五代至两宋期间,下游三角洲人品大量增加,而三角洲的不断发育,顶部的冲积平原淤积出成片的肥活可耕地,为堤围的发展提供了必要的社会条件和自然条件。唐代的甘竹右滩、东村、光华、西诸、东马宁、龙涌、桂洲、容奇一线及其以北,已有许多民发点。宋代为了捍卫居民点和已垦家田田的安全,在三角洲顶部主干河道两岸及各支流沿岸筑起了堤围,而且几乎是呈现自上而下地发展。宋元时期,在羚羊峡以东的西江左、右岸,高明河沿岸,思贤滘以南、甘竹滩以北的西、北江夹持地区,以及东江下游两岸,均先后出现堤防围。堤防围的长短不一,大多利用丘陵高地作连结点,逐步延伸,使有的干堤防与支堤防相连,形成大小不一的堤围圈,把土地圈了起来。这种基围,能有效地抵御洪水,捍卫家农田。与此同时,东莞近海处又出现防潮堤,抵御咸潮上涌侵袭。

  明清时期,随着下游三角洲农业和家庭手工业的发展,资本主义经济因素的萌芽,经济作物的商品化和产日期益增多,佛山已成为全国四大名镇之一。经济的迅速发展加上人口的剧增,以及三角洲产原的冲积不断向口门扩展,使三角洲的堤防围绕发展到海坦围垦。清代的珠江口门淤积加快,掀起了大规模的海坦围绕垦浪潮。在对海坦(滩涂)进行围垦的同时,西、北江三角洲和东江三角洲的滨海地带,又进行人工筑坝、拦堵河汊,蓄聚未成之沙滩进行围海造田。兼顾排演、灌溉、航运的综合开发,构成完整的堤围体系。护堤制度和岁修制度也日臻完善。珠江三角洲的堤围,由于受到河网纵横密布、众多岛丘错落复杂地形所限制而相互隔离。处处围基和堤段之间多数没有相联和得害关系,其捍卫面积和影响范围相对于长江、黄河的堤防来说显然小得多。因此具有修筑容易、见效快、耗费资金不太多而又可在局部地区内进行的特点,即适合于特有的地理自然条件,又适应在当时封建社会制度下,利用一县一乡一族,甚至几户人家的力量去进行。而海坦的围垦,也是顺应了当时自然地貌的变迁和社会历史发展的趋势。高原湖泊的开发利用。

  南盘江中上游天然湖泊众多,为湖滨坝区经济发展提供了优越的自然条件。但这里普遍存在泄洪能力不足的问题,有些只靠岩溶落水洞宣泄,有些虽有明通道,却因尾闾狭窄,两岸山势陡峻,每遇暴雨,水土流失,泥石淤塞,造成湖水涨漫成灾。因此,明清时期盆湖地区各族人民开发利用湖泊水资源的主要措施是滩凿尾闾、整治河道、修筑堤坝、开辟渠圳等,以解决农田的防洪、排涝和灌溉问题,并发展水产养殖、开展湖上航运交通、发送生态环境。这些措施在发展农业生产与繁荣经济上收到显著的效果。

  5.2清末民国时期

  清末、民国的100多年间,珠江下游防洪堤围又有了很大的发展河岸平原地区修建了更多的新围,原有的堤围也不断得到培修、加高、加固。人口的继续增长,生产的发展,迫切需要扩大耕地面积,因此,河口滩地的围垦速度也加快。到1949年,堤围已遍布珠江下游及三角洲各地,北到清远县,南到中山县三灶,范围很大,分布很广。当时堤围修筑已由各江下游河岸平原发展到珠江三角洲河网地带。而对河口滩地的围垦,除了继续在可以辟耕地的滩地上进行修堤垦殖外,并在滨海地带筑坝,拦堵河道,以加速滩地的形成。因此珠江三角洲也就以更快的速度,从各口门延伸,向南海扩展。由于社会、经济和技术条件的局限,民国以前,各江河堤围兴建时缺管全面规划和统筹安排,至使堤围规模大小不一、零星分散、高低不等。不但沿主要河流两岸修筑,还要延伸到各支流河汊,因而堤线很长,维修防护都很困难。人们从实践中总结经验,逐步认识到有必要将小围合并为大围,整理堤线,在支流河口修建水闸,以达到缩短防线、增强堤防围绕抵御洪水能力的目标。如顺德县东、西围,在同治二年(1863年)筑玉带围,光绪四年(1878年)建平流闸和吉利闸,把东、西围相联并入玉带围而形成东西大围。由于清末技术水平及财力所限,联围规模一般较小,进展亦较缓慢。民国三年(1914年)广东治河处成立以后,引进近代水得工程技术,并获得政府拨给一些防洪工程经费,并围工和的进展和速度有所加快。民国期间不能仅兴修了一批分段防潦工程,还比较系统地修筑了各江河干支堤,并在支河河汊修建了许多涵闸,堵塞了一些支汊河口。据统计,民国期间修筑的堤围,西江约200多km,北江约100km,东江80多km。并采用近代水利工程序技术修建的一些水闸,均是钢筋混凝土结构,初期并从外国购进钢制闸门及启闭机,甚至连钢材、水泥也是从国外购买。如珠江流域在20世纪20年代采用近代水利工程技术修建的最大的一座水闸,建于三水县芦苞涌口的芦苞水闸,该工程于1921年动工兴建军,1924年建成,耗资107万,由粤海关拨给。原设计以1915年洪水为防御对象,规定过闸流量1100立方米,水闸采用混凝土结构,闸门为英国进口的钢闸门,但由于工程款不足未装。水闸建成后并未能按此规定运营,但对减轻广州地区洪水威胁起了一定作用。

  抗日战争结束后,我国很多地区利用联合国救济物资修复水得工程,珠江善后救济堵口复堤工程即属其中一项。因战争破坏及多年失修,当时珠江下沲各地堤防经销大多数处于”草木繁蔓,壕沟蚁穴纵横,损毁溃废已甚”的状态。如不迅速修复即无法保障当地人民生活及生产的安全。全部工程包分为两类,一类是全线复堤;另一类是局部修馥中地重要患堤决口共140余处。自1946年春天开工,至今1947年夏结束。由于经费有限,修堤标准很低。工程将结束时,东、西、北江普遍发生大洪水,根据工程序总报告描述:”本局所办堤工,经此严重之试验,证明多数年均能抵御洪水之压迫,…….西江、北江、东江各沿岸已修堤段内,农田约150万市亩,除少数外,其余都收屏障之效。异以霪雨过久,堤防内咱俩水无法宣泄,不少农作物仍因受淹过久,毫无收成”。总的来说,珠江水利局认为因爱人力、财力、时间等各种寻寻觅觅制及大洪水的影响,“成果未臻理想”。

  1947年大水灾后广东省设立省堤工委员会负责堤围的修复工作,当时的省政府主席宋子文担任主任委员,水利部特派水政司长蔡邦霖担任顾问常驻广放,还邀请服中山大学校长王星洪、工学院院长陈宋南、粤汉欣路局长凌鸿甥,知名人士叶恭绰、王应榆、肖次尹等担任顾问,但由于工期很短,且物价暴涨影响极严重,工程只完成原计划约四分之一,结果不尽如人意。

  5.3新中国成立以后

  建国后流域建成了一批大中型水库,与堤防结合承担防洪任务。但只有东江建有能控制流域洪水的水利枢纽,与堤防结合达到约100年一遇的较高防洪标准。西江、北江尚未建有调蓄流域洪水的水利枢纽,其已建的一批大中型水库,只能对局部地区防御中、小洪水起着一定作用。流域洪水仍依靠堤防防防御,中、下游防洪标准不高。

  建国后,珠江三角洲在防洪对策上,贯彻“以防为主,防重于抢”的方针,先后通过整理堤系,联围筑闸,加高培厚堤身和填塘固基、护岸、灌冻等一系列处理堤围险工隐患的工程措施,江海堤防洪潮能力有所提高。西江自三榕峡以下,北江自飞来峡以下,东江自观音阁以下经网河区至虎门、蕉门、洪奇门、横门、鸡啼门、虎跳门、磨九门、崖门的滨海地区,包括广东省的广州、佛山、江门、肇庆、中山、深圳、珠海、惠州、东莞、清远、花县、四会、高要、三水、鹤山、高明、新会、斗门、番禺、南海、顺德、宝安、惠阳、博罗、增城25个县市,建成了一批具有一定防御洪潮能力的江海堤防,干堤总长4873公里,防护农田833万亩,人口897万人。其中防护农田在万亩以上的江海堤围有135条,防护农田面积占堤防护农田总面积的88.6%。防护农田面积在30万亩以上的,有北江大大堤、中顺大围、樵桑联围和江新联围。防护农田面积10~30万亩的江海堤围有清东围、清西围、景丰联围、佛山大堤、金安围、沧江联围、南顺第二联围、番顺联围、顺德第一联围、齐杏联围、民三联围、潼湖堤、增博大围、东莞大堤(包括桥头围、五八围、福燕洲围、京西鳌围、东莞大围、沙田联围6个堤围)、中珠联围、白蕉联围。沿堤线建有为数众多防御洪潮、排水、灌溉及航运用的水闸、船闸。防护农田面积在万亩以上的江堤,可防御10年一遇至20年一遇洪水,较大或重要的江堤,可防御20年一遇洪水。关系到广州市和100万亩农田防洪安全的北江大堤,1983~1987年按100年一遇石角站流量18800立方米/秒防洪标准全面加固。防护农同积在万亩以上的海堤,一般可防御8级台风暴潮。随着江海堤防围防御洪潮能力的提高,洪灾损失有所减少。1968年西江三角洲出现建国后最大、相当于10年一遇至20年一遇的洪水,北江的三水站最高水位9.90m,比1915年洪水查测的最高水位9.16m还要高出0.74米。该次洪水,在严密防守下,主要堤防基本得到安全渡汛,决堤受灾农田28.5亩,比重现期大致相同的1947年洪水减少受灾面积225.5万亩。

  广西境内的西江沿岸的记大部分在60年代以后至70年代中期先后建成。这些堤防多属中小型,防护的农同积较少且分散,防护农同积在万亩以上的有20宗;防护重要城市以及10万亩以上农田面积的有广西南宁市防洪堤、平南县的思丹堤和云南省地跨曲靖、陆良、宜良3个市县的南工堤(堤线包括左右两岸)。1973年动工修建的南宁市防洪堤,设计标准为市区堤20年一遇,郊区堤10年一遇。因工程款项不足,中途停顿。上述各地堤防,防洪能力一般为5年一遇至10年一遇;较大的堤防的防洪能力为10年一遇。洪灾易发区的红水河、柳江、黔江三江交汇处并未建设堤防。贵州省都柳江上中游虽有为数不多、零星分散的矮小堤圩,但防洪标准很低,同属天然洪泛区。

  “九五”期间,珠江水利建设有较快的发展,防洪工程建设的总体布局重点是大江大河、重要干支流的治理和控制性水利枢纽建设。同时,突出做好重点病险水库工程的除险加固,加强重点防洪城市的防洪安全建设;但是这些堤防工程多数在20世纪50~60年代兴建,工程老化,隐患多,汛期防洪风险大,大批病险堤防急需加固除险。20世纪末,珠江流域已建堤防一般只能防御10年一遇的洪水,部分重点堤防可防御20~50年一遇的洪水,初步形成以堤防工程为基础的江河防洪工程体系。

  目前西江干流红水河龙滩水库是西江水系控制性的水库防洪枢纽工程,具有战略意思,龙滩水库约50~70亿m3的防洪库容对干流洪水进行总体控制,在保证大坝和库区防洪安全及防洪风险可控的前提下,采取龙滩和岩滩水电站分时段联合调度蓄水,为西江下游防洪减压。

  西江干流黔江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于20世纪50年代初开展前期工作,规划协调和前期论证历时50余年。2014年10月,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经国务院批准,标志着工程由前期工作阶段转入工程建设阶段。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在流域防洪、水资源配置和提高西江航运等级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同时又缓解了广西电力供应紧张的局面,有效解决桂中旱片缺水等问题,对保障流域防洪和澳门、珠海供水安全、促进地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西江三角源程序以堤防防洪为主,主要堤围防洪(潮)能力约为20年一遇,其中,佛山大堤、樵桑联围、中顺大围、江新联围、景丰联围等重点堤围的防洪能力为50年一遇。

  北江飞来峡水利枢纽已建成,北江中下游已形成由北江大堤、飞来峡水利枢纽、潖江滞洪区、芦苞涌和西南涌所组成的堤、库、滞、分相结合的防洪工程体系,使北江大堤及北江下游的清东围分别可抵御北江300年一遇和100年一遇洪水。由于北江大堤尚未达到100年一遇的设计标准,故广州市还未能真正达到防御北江300年一遇洪水的规划目标、广州市中心区广州水道两岸防洪潮岸墙防洪潮标准为200年一遇。

  东江流域建成堤库结合的防洪工程体系,主要堤防防洪标准为20年一遇,东莞大堤、潼湖围等重要堤围的防洪标准为50年一遇。新丰江、枫树坝和白盆珠三座水库联合调洪,可将东江下游三角洲的100年一遇洪水削减约20年一遇。

  6.珠江水利建设展望

  6.1近期珠江水利建设成果

  水利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战略资源和生态环境的基本要素,水利建设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REF _Ref449229211\r\h\*MERGEFORMAT[21]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的重要讲话和《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精神中,深化改革尤为重要,水利部部长陈雷并且强调全面深化水利改革。通过“十二五”期间的建设,珠江水利事业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为“十三五”的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面向未来,珠江治水站在了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

  6.1.1水资源高效利用与合理配置

  截至2012年底,珠江流域共建成蓄水工程1.77万座(不含纯发电工程),总库容1569亿立方米,兴利库容769亿立方米;已建成引水工程26万处,总引水规模4808立方米每秒;提水工程6万处,总提水规模5060立方米每秒;跨水资源一级区的调水工程24处;地下水开采井117万眼,污水处理再利用工程29处,集雨工程98.6万处,海水直接利用8处。供水工程总供水能力达930亿立方米。

  “十二五”期间,在节水型社会建设方面,主要开展了深圳、北海、三亚、曲靖、玉林、东莞、玉溪、海口等国家节水型社会建设示范区建设,有关省区在国家节水型社会建设试点的基础上也陆续开展了省内节水型社会建设试点工作。工业用水效率不断提高,2013年流域万元GDP用水量为96立方米,万元工业增加值用水量为53立方米,达到了最严格水资源管理控制指标万元工业增加值用水量比2010年下降30%的要求。

  在水源工程建设方面,建成了桑朗水库、冷水沟水库、珠海竹银水源工程等19宗中型水库,缓解了局部地区生活用水和生产用水日益紧张的矛盾。目前海南红岭水库工程基本完工,云南德厚水库、阿岗水库、贵州马岭水库、黄家湾水利枢纽工程、湖南莽山水库、海南迈湾水库、广西驮英水库、海南天角潭水库等大型水库工程前期工作稳步推进。

  在农村水利建设方面,累计解决了5173万人的农村饮水安全问题,开工建设了广西桂中治旱乐滩水库引水灌区一期工程、海南大广坝水利水电二期(灌区)等新建大型灌区,实施了广东雷州青年运河灌区、广西合浦水库灌区、贵州兴中灌区、云南曲靖大型灌区、海南松涛灌区等大型灌区和武宣石祥河灌区、覃塘平龙灌区等115个中型灌区节水配套改造项目,流域农田灌溉面积达7571万亩。

  6.1.2水资源保护与河湖健康保障

  “十二五”期间,在水资源保护方面,南宁、柳州、桂林、梧州、贵港、玉林等列入《全国重要饮用水水源地名录》的城市,组织编制完成了水源地安全保障达标建设实施方案并通过当地人民政府批复实施;各省(区)积极推进地级市重要饮用水水源地安全保障达标建设,先后实施了一批水库型水源地保护工程建设,开展了县级以上城市集中式供水水源地水质的监测工作;逐步开展了农村饮用水水源地水资源保护工程,加强农村饮用水水源地保护。2013年流域片监测的110个水源地合格率达82.9%。

  在水生态文明建设方面,积极推动广州、东莞、南宁、黔西南州等水生态文明试点城市建设,完成了桂林市全国水生态系统保护与修复试点建设,为水生态系统保护与修复提供示范;大力推进深圳、珠海、佛山、东莞、江门等重点城市跨界水污染治理和内河涌综合整治工作,增强了城市河涌防洪排涝能力,改善了水环境,取得了明显成效。

  在水土保持建设方面,先后实施了珠江上游南、北盘江石灰岩地区水土保持综合治理试点工程、岩溶地区石漠化综合治理工程、坡耕地水土流失综合治理工程、国家水土保持重点建设工程和水土保持监测网络体系建设等工程,“十二五”期间新增水土流失治理面积2555km2,水土保持监测网络体系和水保服务体系正逐渐完善,水土保持监督执法队伍已初步建设并逐年得到完善。水土保持”三同时”制度得到较好的落实,开发建设项目的监督管理工作进一步加强,人为水土流失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控制。

  6.1.3流域防洪减灾建设

  “十二五”期间,广西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郁江老口枢纽工程正式开工建设,北江湾头水库、乐昌峡水库相继建成,东江以新丰江、枫树坝、白盆珠等干支流控制性水库为主的防洪工程体系基本形成,流域内落久、洋溪、高陂、迈湾等水利枢纽工程前期工作稳步推进。流域初步形成以堤库结合为主的防洪工程体系,一般防洪保护区基本具备防御常遇洪水的能力,部分重点保护区可防御50~100年一遇的洪水。

  流域中小河流治理项目已开工568个,其中已完工403个,治理河段防洪能力和水生态环境状况得到显著改善。流域山洪灾害防治能力有所提高,广西、广东、贵州、云南等省(区)列入《全国山洪地质灾害防治专项规划(水利部分)》的县(市、区)山洪灾害防治非工程措施建设相继实施。

  病险水库除险加固稳步推进,”十二五”期间开工建设28座大中型病险水库及2763座小型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其中2038座已全部建设完成并通过验收;病险水闸除险加固建设进展缓慢,流域内列入《全国大中型病险水闸除险加固专项规划》的296座大中型病险水闸的除险加固建设任务多数处于前期工作阶段。

  6.1.4流域水利改革与管理

  “十二五”期间流域水利管理改革不断推进,水利公共服务能力和管理水平大幅提高。

  流域管理与区域管理相结合的水资源管理体制进一步完善,建立了“泛珠三角”区域水利发展协作机制、《珠江片跨省河流水事工作规约》及“黔桂跨省(自治区)水资源保护与水污染防治协作机制”;进一步落实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协调流域各省(区)完成了流域水资源管理控制指标分解及第一批5条河流韩江、东江、北江、北盘江、黄泥河的水量分配工作。

  水文水资源监控能力不断提高,开工建设了桂粤、罗浮、长治、龙溪等一批省界及重要断面水文测站,完成了跨国界、省界和珠江出海口以及中西部水文测报空白区站网布设,水资源配置与管理、水资源保护、山洪灾害、城市防洪、水生态、突发水事件应急、水文水质实验站等站网布设逐步完善,水文水资源站网的测报能力及流域管理水平进一步提高,增强了监测能力。

  水行政执法能力不断加强,组织实施了水政监察码头、遥感遥测监控工程、执法巡查监控工程等一批水政监察基础设施建设,流域水政监察能力不断加强;发出了《关于开展珠江流域省际水事矛盾纠纷集中排查化解活动的函》,积极开展省际水事纠纷排查化解活动;组织流域水资源专项执法检查活动,强化了流域水政执法力度。

  水利信息化水平进一步提高,初步建立了珠江水资源信息共享基础平台,完成了统一用户管理系统、数据交换系统和一体化空间信息服务平台开发部署,完成了流域水文数据库总体构架,建设监测数据库、基础数据库、业务管理数据库、空间数据库、多媒体数据库,扩充建设珠江水文数据库的功能与数据存贮范围,中央、流域机构和省(自治区)之间实现了计算机广域网络传递水情信息。

  流域科技创新体系逐步完善,开展了大藤峡水利枢纽抑咸调度技术研究等一批流域亟需解决的重大水利科技问题研究,成功申报了”水利部科技推广中心水生态修复科技推广示范基地”,推动水利部珠江河口动力学及伴生过程调控重点实验室和水利部珠江河口海岸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的建设,流域科技基础条件平台建设逐步展开。

  人才结构不断优化,积极引进各类人才,已初步形成具有一定规模、结构较为合理的科技人才梯队;逐步强化高层次人才培养推荐,组织开展了科技英才评选工作及干部竞争性选拔;成立了珠江水利水电培训中心,珠江委—河海大学基地研究生培养工作不断完善。

  6.2展望

  6.2.1发展轨迹

  我国改革开放近四十年,社会发展迅速,国民经济发展更为变化之大,社会进步、人民富裕。在21世纪、我国人口将达高峰时期,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四中全会中深刻强调,将水利作为国民经济基础设施的首位,把治水摆在优先领域,同时对水利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并且要求全面深化水利建设改革,把治理水摆在优先位置,同时,对水利工作理出了更高的要求。不仅要求水利工作者化解日益严重的水资源短缺、污染和生态危机,保障国民经济又好又快发展,实现人口、资源、环境与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由上可见,水利工作十分艰巨。特别是水利现代化既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国民经济现代化和农业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又是基础和保障。水是一切生命的源泉,是人类生活和生产活动中必不可少的物质。在人类社会的生存和发展中,需要不断地适应、利用、改造和保护水环境。水利事业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而不断发展,并成为人类社会文明和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原始社会生产力低下,人类没有改变自然环境的能力。人们逐水草而居,择丘陵而处,靠渔猎、采集和游牧为生,对自然界的水只能趋利避害,消极适应。进入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后,随着铁器工具的发展,人们在江河两岸发展农业,建设村庄和城镇,遂产生了防洪、排涝、灌溉、航运和城镇供水的需要,从而开创和发展了水利事业。进入20世纪90年代,人类面临突出的问题是人口急剧增长,水资源日益紧张和水环境的日趋恶化。世界人口1930年约为20亿,到1987年已达50亿,20世纪末增至63亿,其中发展中国家的人口增长速度大于发达国家。人口的急剧增长,要求相应地增产粮食,特别对于发展中国家更是首要任务。随着人口增长和经济的发展,对水的需求将大大增加。但是世界上不少地方,如亚洲的中部及西部、非洲的东部和北部、美洲的西部以及东欧部分地区,都已不同程度地出现水源危机。向节水型社会发展,将成为世界性的发展趋势。随着人类利用自然和改造自然的能力的提高,自然界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和破坏。展望未来,人类必须更加自觉地加强水资源的管理,防治水土资源的恶化,保证水环境的良性发展。中国是人口大国,又是发展中国家。全国人口已超过13亿。在人口持续增长的情况下,缺水形势将更加严峻。我们必须从自己的国情出发,使水利为实现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战略目标提供全面服务要继续巩固提高江河的防洪能力,特别是保证人口密集和经济发达的广大平原的防洪安全。要在河流上继续修建调节工程,使江河径流得到较充分的利用,并修建必要的跨流域调水工程,使全国供水能力从80年代末的4700亿立方米增加到6500亿立方米。要巩固和改造现有灌区,适当扩大灌溉面积,使全国有灌溉设施的土地从7.2亿亩增加到8亿亩;结合改造中低产田,使全国粮食产量到20世纪末达到5亿t。中国的水能资源居世界首位,但开发程度较低,应大力开发利用水能,到20世纪末力争水电装机达到8000万kW。要继续发挥水运的优越条件,增加内河航运在交通运输中的比重。在综合开发利用水资源的同时,还要加强水土保持、防治水质污染、改善城乡的供水条件;利用水利设施发展水产和旅游事业等。进入新世纪,水利如何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如何在推动现代化建设的进程中适应超前建设现代化的水利,已经成为越来越关注的问题。

  6.2.2现代化珠江水利建设目标

  以可持续发展和建设绿色珠江为核心至2020年流域水利发展的主要任务是:构建绿色珠江战略体系及监督机制、建立人水和谐的流域防洪减灾体系、建设持续优化的水资源配置体系、构筑和谐的水资源保护和水生态修复体系、建立统一高效的现代化管理体系等5大体系.

  2011年,国家相关部门就对水利建设提出了相关改革的目标任务:“2011~2020年,基本建成防洪抗旱减灾体系,重点城市以及防洪保护的区域防洪的能力要明显提高,抗旱的能力也要显著增强。”对于水利现代化的建设具体分为三个步骤:(1)加快我国水利基础信息系统工程的建设;(2)建设好基础的数据库,(3)健全并完善水利综合管理的信息系统。

  6.2.3现代化珠江水利建设措施

  (1)全面规划,分步实施。全面规划是实施数字水利的第一步。以新的治水为指导,着眼于三大水问题的解决,冷静估计当前水利发展现状和当前高科技领域发展趋势,认真分析水利系统的各类业务信息流程,围绕水利行业整体技术改造和升级,对实施数字水利的目标、内容、步骤作出统筹安排。

  (2)以水利信息化为中心。水利在建设各类业务系统的过程中,要正确认识各业务系统的相互关系,分清轻重缓急,分步实施。通讯网络、基础数据库建设等是实施数字水利的基础设施,可以充分利用其它行业的资源,尽量减少重复投入;各类业务系统软件组件开发是成功实施数字水利的关键,要转变观念,尊重知识产权,加大投入;硬件设备更新速度较快,要量力而行,节约投资。

  (3)以人为本,加大投入。数字水利的高技术特征对人才综合素质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其成功实施需要一支知识复合、技术过硬的人才队伍。要制定一系列的政策,从生活待遇、激励培养、提拔任用等多方面营造一个宽松的发展环境,形成一种吸引住人、留得住人、用得好人的良性机制,为数字水利提供人才保障。加大投入主要是指要切实转变传统“工程水利”的思想,深刻领会“资源水利”的科学内涵,将水利各业务信息系统的建设列入基本建设计划,多方筹集建设资金,为数字水利的实施提供资金保障。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