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经济论文 > 贸易经济论文 > 最新贸易经济论文 美国退出tpp对中美纺织服装贸易的影响

最新贸易经济论文 美国退出tpp对中美纺织服装贸易的影响

2018-12-18 13:15:54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 TPP协议的出现预示着新一轮国际贸易规则的诞生,“零关税”措施的实施对中国对外出口贸易影响重大。2017年1月,美国突然宣布退出TPP;鉴于中国是纺织服装出口大国,美国及TPP成员国是中国的重要贸易伙伴国,本文特以此作为研究对象,选取1996-2015年的纺织服装贸易数据和关税数据作为依据来比较分析各国纺织服装贸易和关税的结构与趋势,结合公布的官方TPP关税减让数据,通过面板回归求解需求弹性和替代弹性来测算TPP引起的贸易创造与贸易转移,并据此探讨美国退出TPP对11成员国与中美纺织服装出口贸易流量的影响,并提出适合中国的应对策略。

  关键词:美国退出TPP;纺织服装;弹性;局部均衡模型

  一 引言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自2008年美国加入起便吸引多个国家的关注,随后伴随澳大利亚、日本、加拿大等发达国家的加入,该新型经济组织的经济规模占据全球总额40%以上,该协议凭借全覆盖、宽领域、高标准的特点对全球国际往来有着全方位的把控,成为当前影响最大的一个自由贸易协定。TPP内容经过十多年的洽谈,在新西兰奥克兰于2016年2月4日正式签订,作为谈判内容最为重要的关税减让表的出台标志着TPP协议正式实施的到来。美国作为TPP最大成员国,通过该全新的贸易规则来统领全球经济发展脉络,以该国为主设计的“零关税”对作为中国传统优势产业的纺织服装贸易造成打击。2017年1月,美国突然宣布退出TPP,这会使得中美纺织服装贸易又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TPP的影响颇广,从其谈判到签订很多国内外学者对其进行研究,大多集中在TPP协议的规则与谈判过程等表面的研究;美国、日本等国的TPP战略以及中国和韩国对TPP的态度;从理论和实证两方面研究TPP的影响力;TPP未来的发展趋势研究等四个方面。本文主要研究其影响力,因此介绍一下当前关于此方面的研究进程,目前国内外公开发表的有关TPP引发的贸易效应研究还比较少,所能采取的模型也比较有限,主要有以下几种:一是引力和其广义模型(gravity),该模型可以显示建立关税同盟或FTA自签订后产生的贸易效应,但主要是事后分析;二是时空数列模型对贸易福利动态变化的分析(朱润东,2012);三是基于CGE的GTAP模型,该研究方法是一种静态分析,存在着像非关税贸易壁垒、服务贸易等方面难以纳入模型的不足,其作为政策预测有很大的使用前景,但其难度比较高。学者诸如万璐(2011)、赵金龙(2012)、Itakura and Lee(2012)、Areerat and Kameya(2012)对TPP成员扩大情况、TPP不同情境假设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研究,一定程度上弥补了GTAP的不足。 Petri(2011)改变GTAP模型中的有关关税的假定,模拟在PP组织不同的发展时段,各成员不同时间加入TPP所引发的的经济结果。国内学者万璐(2011)采用GTAP第6版数据库模拟了三种情行下TPP对主要国家贸易福利的影响。

  目前大多成果都是自美国加入TPP之后做的预测研究,可见美国影响力颇大。本文的研究在时间上有进一步跨近,根据原公布的关税减让表定量分析美国退出TPP对11成员国及中美纺织服装贸易各细分类产品产生的影响。

  后文的结构安排为:第二部分介绍了成员国进口与中国出口纺织服装的贸易概况;第三部分给出了局部均衡模型和数据;第四部剖析测算结果,剖析美国离开TPP对中美纺织服装贸易的影响;最后总结全文并针对中国的问题提出政策建议。

  二 TPP成员国及美国进口与中国出口纺织服装的贸易概况

  (一)TPP成员国及美国的纺织服装贸易概况

  为剖析美国退出TPP对中国纺织服装出口贸易引发的影响,首先要清楚TPP成员国对于纺织服装的进口需求,这是协议制定的参考,也是下面预测其未来贸易走势的根本依据。本文选取了96-15为期20年的成员国纺织服装进口数据,分别从总体规模、贸易结构和细分类产品三个角度来研究各个国家纺织服装的贸易状况。通过历史数据的处理,观察其进口贸易形态,预测其未来贸易走向。

  TPP成员国及美国纺织服装的贸易总况

  本文整理了12个国家纺织服装的总进口贸易额和其在全国进口贸易中所占比例,研究对纺织服装总体的需求规模,分析该类产品在经济体总进口中的贸易地位,判断其是否是本国的优势出口产业。

  表一 TPP成员国及美国纺织服装贸易规模 单位:千万美元(‰)

  19962000 2005 2010 2015 纺织服装纺织服装纺织服装纺织服装纺织服装加拿大345 143 204 453 585 310 818 454 835 467 20 20 9 20 19 10 18 10 20 11 马来西亚113 188 100 9 95 15 118 18 260 75 14 17 12 1 8 1 7 1 15 4 墨西哥255 150 644 161 119 605 106 560 698 174 29 17 37 9 5 27 4 19 18 4 文莱12 2 10 2 5 3 78 10 60 10 14 8 澳大利亚178 79 199 100 295 173 438 262 546 326 29 13 28 14 24 14 22 13 27 16 日本1444 1118 1324 1068 1521 1173 19 1305 2041 1406 41 32 35 28 29 23 27 1893 33 22 新西兰50 18 45 20 74 35 89 44 106 57 34 12 32 15 28 13 30 15 29 16 美国2431 2478 3556 4047 4093 5415 3746 6044 7460 4305 30 30 28 32 24 31 19 31 32 19 智利56 23 55 24 80 50 91 163 224 138 31 13 33 15 24 15 15 28 36 22 新加坡216 78 203 74 208 79 191 84 210 102 16 6 15 6 10 4 6 3 7 3 越南70 43 203 21 537 15 952 22 45 27 55 6 63 2 64 1 秘鲁20 3 16 3 34 5 83 17 110 35 24 4 22 4 27 4 28 6 29 9 资料来源:根据UNCTAD整理

  数据说明:12国的纺织服装进口额和占据全国总进口的比重

  分析表1发现,美国、日本、加拿大等发达国家体对于纺织和服装都有极大份额的进口需求,其在各国总进口贸易中占比高达30‰左右,所以纺织服装是其一大优势进口产业。而作为纺织服装出口大国的越南对于纺织品的需求也达到极高的水平,并且其纺织服装进口额在经济总体中占据高达60‰的比重,远远高于发达经济体,该国纺织服装贸易在高出口的同时也伴有高进口,所以对其细分类产品的研究至关重要。整体数据显示,所有国家对于纺织品的进口都高于服装进口的贸易额,但考虑进去单价因素,纺织品的进口需求量会远远高于服装。无论是对于纺织还是服装贸易,这些数据都有力的说明了TPP成员国及美国有着较高的纺织服装贸易出口市场。

  2、TPP成员国及美国纺织服装的贸易结构与贸易趋势

  为使中国更好的制定纺织服装贸易的应对策略,该部分从细分产品的角度来研究12国的进口贸易状况,通过折线图的形式更加快速准确的研究12国纺织服装的进口贸易需求的结构和趋势。

  图1

  资料来源:根据UNCTAD整理

  数据说明:将12国纺织服装进口额按hs二分位加总

  该图表明整个经济体在2015年,纺织类的61( 服装、配件用品)、63( 其他纺织用品)和服装类的62(上衣服装,非针织或钩编用品)在整个纺织服装贸易中占据核心地位,其他的细分类都以较低的市场份额均匀分布,因此该经济组织在纺织服装市场上是对于服装上衣、服装配件和其他针织物品有极大需求。

  在清楚TPP经济体的贸易规模和贸易结构后,还应该判断其贸易走势,研究其潜在市场的变化。图1通过对12国长达20年的贸易态势的描述,可以看出其对处于贸易核心地位的hs61、hs62、hs63的需求都呈现出上升趋势,该大类产品尽管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有所减弱,但随着经济的发展,很快得到调整。占据比重最大的hs61、hs62在上升的过程中趋于平缓,排名第三的hs63几乎不受恶化的经济形势的干扰一路呈现出平稳上升的趋势,占据比重很小的hs65( 首饰及其零件 )也开始大力发展,呈现良好趋势。

  3、TPP成员国及美国内部纺织服装贸易规模

  尽管TPP协议对于成员国来说是个很大的机遇,但其贸易能否会瞬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该经济体内部贸易现状。下面是根据统计得到的其成员国双边的纺织服装贸易总额,研究表明其内部贸易在08年金融危机之后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所以,当下,TPP内部贸易额提升能力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庞大。

  表二 12国双边贸易总额 单位:亿美元年份19962000200520102015纺织服装8121105134214581792资料来源:根据UNCTAD整理

  (二)TPP成员国及美国与中国纺织服装贸易概况

  1、中国纺织服装出口的市场结构与趋势

  中国虽然起步较低,但其在金融危机之前发展迅猛,出口贸易额快速上升。对比12国纺织服装的进口结构趋势图,可以看出中国纺织服装的出口贸易结构与其进口贸易结构完全相吻合。中国纺织服装出口规模较大,但通过趋势图能够很直观的看出中国从13年起情况并不乐观,出口贸易额明显的有所下滑,而且其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依然伴有下降趋势。

  图2

  资料来源:根据UNCTAD整理

  2、TPP成员国及美国与中国纺织服装贸易总况

  为了研究美国退出TPP对中国纺织服装出口贸易的影响,首先要分析TPP市场在中国出口市场份额中所占据的比重,通过长达20年的数据,对纺织服装两大类型贸易分别从12国进口中国、进口世界和中国总出口三个维度做了对比分析。

  图3

  资料来源:根据UNCTAD整理

  数据说明:EXW-中国总出口;IMW-12成员国总进口;IMC-12国从中国进口总额

  对比发现中国纺织的总出口高于12国的总进口,所以,只占据中国部分出口市场,但是服装类的贸易两者接近持平;无论是TPP经济体的纺织市场还是服装市场,中国都恰好占据了半壁江山,随着12国的贸易条件波动而等比例波动。近两年来,中国和12国的纺织品贸易数额都有所下滑,但对于服装贸易,12国呈现出上升趋势,而中国出口明显开始下滑。

  3、TPP成员国及美国与中国纺织服装产品细分贸易趋势

  12国从国进口的纺织服装细分商品的贸易额波动比较大,但也有一定的规律可循。其中纺织类商品里57(地毯及其他纺织地板覆盖物)、58(特殊编织或簇绒织物、花边、挂毯等)、59( 浸渍,涂层或层压织物)、60( 针织或钩编织物)所占比重非常大;装细分类比较少,每类都占据很高比重。通过贸易趋势图发现TPP经济体对于纺织类58、60的需求自2015年在急剧上升,揭示其对原材料的需求在增加,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个机遇。

  图4

  资料来源:根据UNCTAD整理

  4、TPP协议生效前后12国关税水平

  为研究TPP的关税减让对中国纺织服装贸易的影响,首先要清楚12成员国在关税减让前与协议生成的关税减让表和自协议生效后的关税情况。为此,分别统计了协议生效前后成员国的关税水平。

  表三 TPP生效前表12国关税表 (2015年)Hs美国加拿大智利日本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澳大利亚文莱越南马来西亚500.70.06.04.06.70.00.70.00.60.07.92.2516.40.06.02.35.31.63.30.02.60.05.50.0528.30.16.05.69.60.08.70.04.80.09.09.7531.00.06.03.94.50.00.50.00.70.05.50.0563.92.36.03.68.63.32.30.03.80.010.312.1572.911.36.06.715.09.06.00.03.05.012.011.1588.60.26.04.99.71.45.80.03.60.012.014.2593.22.16.03.89.21.51.80.04.34.56.64.86010.30.06.07.69.32.76.40.05.00.012.015.06112.817.16.09.020.09.711.00.04.60.019.90.16210.115.96.09.120.09.711.00.04.60.019.80.2636.915.66.05.718.33.710.50.04.03.515.26.1652.84.76.04.39.75.33.80.01.69.818.60.0资料来源:WTO Tariff Profile整理

  表四 TPP协议生效后12国关税减让表 (2016年)hs美国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越南新加坡秘鲁新西兰墨西哥马来西亚500.0090.0090000.1461.11100000510.0750.02500.052000.76901.790.0050.0450520.0870.04700.046000.23401.4200.1370530.0190.00800.02400000.219000560.0670.03500.05200000.90.010.1060.87570.0290.0320.0490.11100000.90.02100580.0630.03700.0590.3570000.1700.1320590.0310.0420.0540.05600000.1700.0460600.1020.04900.0581.1960000.170.0040.1310610.050.08400.1641.4360.002000.170.0390.2530620.0980.08200.1561.1290.014000.170.050.2330630.0660.050.030.1480.29203.52900.170.0110.2670650.1520.0170.0930.062000000.0360.0620过渡期B5B4B4B6B8、B4B11B110B6、B11B7B10B11资料来源:TPP协议附件

  数据说明:TPP生效后关税减让表是根据关税减让附件加权平均得到,过渡期是按照各个hs对应过渡期加权得到。B代表成员国以逐年平均递减的方式减让关税。

  对比两个表格发现,新加坡一直是“零关税”的贸易条件,但其他国家都极大的降低了本国进口市场准入门槛,尤其是作为贸易进口大国的美国和日本,关税减让幅度几乎接近百分之百,这会对中国和其他非成员国的贸易产生较大的恶化影响,所以对发达经济体的贸易研究变得至关重要。

  三 基于局部均衡模型计算贸易创造与贸易转移

  理论依据

  模型假定在TPP协定实施之后,12国同时根据不同的关税减让方式降低各自的进口关税并逐渐的实现“零关税”,进一步的扩大市场准入。TPP作为一个多边的贸易协议,在短期内“零关税”对不同的国家将会产生贸易创造和贸易转移两种贸易效应。贸易创造(trade creation)效应指的是“零关税”导致自成员国内进口商品价格下跌所引发的、对内部进口商品需求量增加的效应。贸易转移(Trade Diversion)效应即是在实行关税减让政策之后,自成员国内部进口商品比自世界其他国家进口同种类型的商品具有价格优势,导致成员国原来对世界其它国家商品的部分进口需求转移对内部成员国产品需求的效应。

  (二)模型选择

  世界银行和 UNCTAD 联合开发的用来分析自由贸易区关税削减的贸易效应的局部均衡模型分为两种。一种是针对双边FTA谈判的单一市场模型 (SMART模型),另一种是针对多边 FTA 谈判的多市场模型 (GSIM 模型)。本文根据研究的需要采用SMART模型。以美国作为TPP成员国的代表,研究美国与TPP成员国和美国与中国之间的纺织服装贸易,计算美国退出TPP对于中美贸易的影响和对TPP成员国家的贸易影响。

  假设条件:1.局部均衡:无收入效应;2.Armington假定:HS6位码进口产品非完全替代;3.出口供给曲线向上倾斜:每种产品的世界价格是内生的。

  模型设定如下:

  贸易创造:dTC=IMTPP*EM*t0-t11+t0 (1)

  贸易转移:dTD=IMTPP*IMCHN*ES*t0-t11+t0IMTPP+IMCHN+IMTPP*ES*t0-t11+t0 (2)

  数据说明:dTC为贸易创造金额, dTD为贸易转移金额,IMTPP、IMCHN分别代表美国从TPP成员国总的进口金额和从中国进口商品总的金额,EM为美国的进口需求弹性,ES为TPP成员国与中国对美国出口的纺织服装细分类商品的替代弹性,t0代表2015年的关税水平,t1代表预测期的关税水平。

  EM和ES的计算原理如下:

  根据经济学定义:EM=dQQdpP,本文设定求解需求弹性的估计模型为:

  lnQ=α+βlnP+ε (3)

  价格P是根据贸易额和数量的比值计算求得,β即本文引用的进口需求弹性EM。

  Armington(1969)认为,不同国家生产的商品,其价格变动并不总是一致的,即不同国家所生产的商品具有差异性,并假定这些商品之间有一个固定的替代弹性,称为Armington替代弹性。根据Armingdon假设,本文设定的面板数据估算模型为:

  lnXTPPjXCHNj=α+βlnPCHNjPTPPj+et+ε (4)

  X和P分别表示出口美国的出口量和价格,j代表年份,TPP表示TPP成员国加总后作为一个研究主体,XTPPj表示TPP成员国对美国的出口总量,PTPPj是经过加总出口金额和加总出口数量的比值求得,et表示不随时间变化的个体效应,β表示不随时间变化的个体效应,是两个主体的产品的不变替代弹性。反应一国产品价格每变化1%另一国对应产品数量变化的百分比。如果EM>0,即两国的k产品在出口市场上具有替代性;如果ES<0,则说明该产品在出口市场上不仅不存在相互竞争,而且还有一定的互补性。

  根据hs六分位数据,对第一个模型用了普通的线性回归求得进口需求弹性;第二个模型用面板数据通过R软件做多次回归得到最终的替代弹性。由于样本采用hs六位数编码,根据对混合和固定效应模型的F检验结果,确定采用个体固定的固定效用(within)模型对每一大类农产品进行估计。

  数据来源:

  本文以1996-201520年的纺织服装贸易数据作为研究对象,参考盛斌(2002)编写的《国际贸易商品标准分类”(SITC3)与我国各行业的对应关系》,根据SITC3与hs编码的转换,选取了对应的纺织服装hs96的六分位编码的进出口数据,其中(50-丝织物;51-羊毛;52-棉制品;53-纸纱和机织物;56-特种纱线;57- 地毯和其他纺织物;58-特种机织织物;59-浸渍、涂覆、覆盖或层压的纺织织物;60-针织或钩编织物;61-服装及服饰配件;63-其他纺织制品;)属于纺织类,(62-上衣服装;65-首饰及其零件)属于服装大类。各国的关税数据来自于WTO Tariff Profile,TPP关税减让表来自于TPP协议附件。

  (三)模型计算结果

  1、2015年TPP成员国、中国及世界对美纺织服装出口总额

  表五 2015年TPP成员国和中国对美出口 单位:百万美元50515253565758596061626365TPP210318214510198130965123899772161537355中国303835343665522410536736175801514176721284世界121331110526522332652815250911414851440575149172473弹性计算结果

  表六 需求弹性和替代弹性结果

  50515253565758596061626365Em1.66715-0.710683-0.084986-0.561439-1.293335-0.65577-0.858229-1.004817-3.24022-4.519-1.082341-1.090995-3.24022Es0.159190.8327071.3927311.419151.201010.811780.8803870.9438510.529940.7284620.7822831.4687690.81021

  贸易转移和贸易创造结果

  表七 2016年TPP贸易创造、贸易转移和中国出口福利变化

  贸易创造

  (万美元)贸易转移

  (万美元)贸易转移占

  TPP比(%)贸易创造占

  TPP比(%)贸易转移占

  中国比(%)50-142 13 6.1-68.60.4516339 1302 12.661.534.5521379 10481 57.67.629.753403 649 45.228.115.15652498 19507 38.3102.929.3579631 7419 37.648.814.25810024 6557 50.376.916.05973904 16950 17.676.631.66036340 4763 38.7295.36.5613771319 327263 36.4419.218.662710698 282875 39.298.518.763146504 135323 88.095.317.66584856 14712 41.4238.811.5四 TPP关税减让对成员国和中国的纺织服装贸易影响

  (一)美国退出TPP对成员国纺织服装贸易的影响

  通过上述计算结果发现,原TPP关税减让对于美国和成员国之间纺织服装的贸易会大比例上升,部分产品贸易扩张比例高达现在水平两倍,与此同时,成员国更会加大类似于61、62、63类贸易创造值比较高的细分产品,这一定程度上也会改变成员国纺织服装的贸易结构。对于成员国来说,相比较贸易创造,贸易转移效应没有这么强烈,但是,其带来的贸易效应对于协议以前贸易不高的成员国来说都是相当重要。

  由于美国退出TPP,该11成员国的贸易扩张情况将会大打折扣,贸易创造会很大削减,从中国产生贸易转移较之前也会减少。

  (二)美国退出TPP对中美纺织服装贸易的影响

  TPP对非成员国家的影响主要在于贸易转移,尤其是作为纺织服装出口大国的中国,因为关税壁垒的存在,中国的贸易成本相比较成员国直线上升。通过弹性计算发现,中国与TPP成员国之间关于HS52、HS53、HS63等纺织服装品贸易间有着比较高的替代弹性,这部分贸易会被成员国完全的消化掉。由于美国的退出,中国在该部分的出口将不会被替代。

  结合前文分析的中国纺织服装贸易在HS61、HS62、HS63等方面有出口优势,对比结算的替代弹性,除了HS63替代较高之外,对于TPP成员国HS61、HS62依旧是中国的优势出口产业,中国应该加大投入。同时,相较于美国加入TPP,相对于中国的优势产业,中美之间的贸易将会增加。

  本文只是计算的“零关税”下的贸易创造与贸易转移,但由于关税减让过渡期的存在,并且几乎每一个成员国都是采取的平稳减让方式,加上美国的退出,因此在短期内,TPP不会对中国产生过度明显的影响。

  因为原产地规则的存在,中国出口任何成员国的纺织类中间品最终会在TPP内部循环征税,这引发了中国部分纺织原材料在没有被减税的同时又被增加课税,从另一个角度讲,原产地规则也算是中国承担的一种关税负效应。

  五 结论及建议

  本文通过一系列的数据分析和模型求解,量化的描述了关税减让对中国纺织服装二级分类产品的出口影响。计算得出成员国与中国纺织服装商品之间存在较高的替代弹性,关税的削减对会对中国出口有较大的遏制作用,但由于过渡期和平稳减让方式的存在,短期内TPP关税减让不会对中国产生太大的影响,但从长期发展来看,随着成员国之间贸易额的增加,TPP会对中国有着一定的影响。但由于美国的退出,无论从长期还是短期TPP对中国的影响都会大大的削弱。根据本文的研究问题,结合中国的现状,特提出以下对策。

  (一)以“一带一路”为引领,扩大纺织服装出口战略

  TPP关税减让产生的贸易创造和贸易转移造成中国的出口市场被挤占,为此中国应重新调整自己的出口战略,加强对其他国家的纺织服装贸易市场的重视力度。新一轮的对外贸易格局 “一带一路”已经固定,沿线分布大多是新兴经济体和非TPP成员国,经济普遍处于发展的上升期,有广阔的出口市场和贸易前景,我国应以此建设为契机,充分利用新兴的开放格局,扩大纺织服装的出口,推进和深化与沿线国家双边、多边的贸易协定的谈判,积极地开展对外经贸合作。

  (二)扩大内需,立足国内纺织服装市场

  本文研究的是出口,号称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国内市场也不可忽略。相关研究表明中国当下的经济高速的运行一定程度上依赖于外国,凭借其廉价的劳动力资力和原材料大规模的出口。作为制造大国,中国纺织服装经济要想持续稳健的发展,就要摆脱对国外市场过分的依赖,做到永久性的克服TPP的负面冲击。因此,在TPP成员国推动策略实施的同时,中国应该加快转变贸易策略的步伐,将外需型贸易拉动打造成内需型消费拉动发展。

  (三)转变纺织服装经济发展方式,进行结构改革

  中国新一轮经济进入“新常态”,但存在粗放的经济模式,尤其是纺织服装行业一直秉着“物力高、人力高、产出高”的要求,完全忽略了其背后的质量、效益和效率问题。我国2016开始进行供给侧改革,纺织服装业身为传统重点产业的,很能成为改革的重点,中国厂商应借国家之力,以TPP为准则,转变自身的经济发展方式,进行结构调整,加强纺织服装产品升级,大力的淘汰落后产能,塑造新型的比较优势,提升利润。

  以美国退出TPP为契机,积极应对美国和TPP

  TPP“零关税”恶化了中国的贸易环境,但美国的退出对我国来说是一大机遇。对于纺织服装业,越南与中国产品有极高的相似度,因此,中国应该重点研究并区分其产业结构,加大与美国的贸易力度。中国现已同TPP八个成员国达成了FTA,中国从一定角度来说对TPP有部分的参与权,为此,中国应与已有FTA的国家加深合作,以此为桥梁,保持着积极的态度向TPP前进。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