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经济论文 > 贸易经济论文 > 贸易经济论文征稿参考文献 增加值贸易统计下的中美贸易特征研究

贸易经济论文征稿参考文献 增加值贸易统计下的中美贸易特征研究

2018-11-18 17:20:40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每个国家自己的生产价值链逐步被全球价值链代替。产品分工趋于细化,每个国家都可以运用自己的优势资源担任生产环节中的一部分。而传统的贸易统计方法适用的是出口商品完全在一个国家或者地区被生产出来的贸易进出额的计算,不再适用于含有大量中间商品进出口的中美贸易数据的测算。而增加值贸易统计方法是以全球价值链为基础,核算贸易商品中各种不同增加值的部分,给出更加准确的贸易统计数据。本文在增加值贸易统计方法下,就中美两国的贸易特征进行研究,发现相比于传统贸易统计方法,增加值贸易统计下的中美贸易呈现出了贸易顺差减少,贸易结构存在差异,贸易依存度降低的特点,同时将中美贸易之间存在的一些主要问题作为中美贸易特征的一部分进行了阐述,从中美两个方面给出了解决对策。

  关键词:增加值贸易统计;中美贸易;贸易特点

  一、引言

  随着经济全球一体化的发展,一国经济不再是简单的一个国家的事情,而是与其他国家息息相关。经济全球化使得生产要素等资源可以在各个国家之间进行自由的流通,贸易壁垒等逐渐被打破,国际贸易快速的发展和繁荣,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往来日益频繁。国与国之间的贸易产品种类也有一定程度上的改变。之前的国际间贸易更多是以一般贸易为主,出口产品大多来自于一个国家和地区,进口产品也大多在一个国家被消费,在这种情况下使用通关的进出口额就足以反映一个国家的贸易总额,也可以准确反映两个国家之间的贸易逆差或者贸易顺差。然而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发展,每个国家都可以使用自己的优势资源参与商品的部分生产环节,这使得产品的生产分工日趋细化,生产价值链逐渐被延长。中间品贸易的逐渐增多和垂直专业化分工的逐渐深化,使得一国出口的产品可能不是完全在出口国家被创造出来的,出口国家可能只是在进口商品的基础上投入了一些生产要素,再将产品出口到别的国家进行进一步的加工或者消费,此时传统的贸易统计方法就不再适用于以全球价值链为基础的国际贸易的现实情况。

  以一国贸易总额的计算方法为例。传统贸易统计方法也就是全值计算下的中国贸易总额是用总出口加上总进口,而在增加值贸易统计方法是用国内增加值出口加上国外增加值进口。两者的区别就在于对于折返增加值的处理。中国进行加工然后对外出口的商品中,一部分在出口国家被直接消费,还有一部分在出口国家被进一步加工,再一次出口到我国。这时候我国之前赋予这件产品的增加值就会因为我国的进口再一次折返回我国。全值贸易统计就会对这一部分的增加值进行重复计算,不利于我国贸易统计数据的客观分析。

  因此,使用增加值的贸易统计方法可以更加准确的反映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特征。依据这些特征也能更好地发现与解决中美贸易存在的一些问题。

  二、增加值贸易统计方法

  世界贸易组织认识到以增加值为中心的的新贸易统计方法的重要性,推出了“世界制造业倡议”,以支持增加值贸易统计方法的实践和研究。WTO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还启动了“增加值贸易测算”联合研究项目。可以说近年来增加值贸易统计方法备受大家关注,方法也在不断地进行改进与演变。

  众多文献中关于贸易增加值的计算方法都是以里昂惕夫的经典模型为基础的。里昂惕夫用棋盘式横纵交叉的矩阵表格,反映了不同国家、不同部门之间的投入产出结构关系,以及每个国家或地区生产单位产品所需要的中间投入品的数量和种类,由此可对最终产品生产过程中的每一阶段的增加值进行追溯。基于各国各部门的投入产出表,就可以估算出一单位的商品产出需要使用多少中间品投入,从而反映出各个国家不同部门之间的生产消耗关系,这是增加值贸易测算方法的基础。很多经济学家都对增加值贸易统计方法进行了研究,以下选取了两种进行简单的说明。

  (一)HIV法

  Hummenls,Ishii和Kei-Mu Yi(简称HIY法)运用投入产出法,将一个国家进口的商品分为用于被这个国家直接消费了的商品,和用于投入出口品生产的中间商品,然后用进口品中用于出口的价值对出口总额的比率来定义“垂直专门化比率”。用1减垂直专门化比率可得到出口中国内增加值的比率。但是HIY方法是基于两个关键假设提出来的:一是出口产品和国内消费产品的生产技术水平不变且中间商品投入比例相同;二是投入生产的国外进口中间品的增加值必须全部来自国外。这两者很显然已经不再适用于已加工贸易为主的发展中国家和进口商品中包含大量自身增加值的发达国家。

  (二)KPWW法

  为了解决HIY方法存在的不足,也为了可以全面的对一国贸易中国内与国外的增加值进行估算,Robert Koopman,Power,王直和魏尚进等提出了对多个层面的总贸易流量进行分解的方法(简称KPWW法),使得官方贸易的总值统计数据和增加值贸易统计数据建立起了关系,国内增加值的统计也从单一国家扩展到区域国家乃至全球。KPWW法将所有层面的中间贸易流根据其产地和最终被吸收的目的地进行分解,形成被不同国家和部门最终产品生产所吸收的各个部分。建立模型经过计算得到,总出口可以在被分解为被国外吸收的国内增加值,折返回本国的国内增加值,国外增加值和纯重复计算的四个部分的基础上,再一次被细分为16个部分,具体组成部分如下图所示。可以看出,传统的全值统计方法和增加值的贸易统计方法的数值是存在一些差异的,基于这种差异,可以更加客观的地分析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特征。

  三、增加值贸易统计下的中美贸易特征

  (一)中美贸易顺差减少

  1.商品结构分析

  在研究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顺差时,全值统计下的中美贸易顺差是用来自美国的总出口减去来自美国的总进口,而运用增加值贸易统计下的中国贸易顺差是用国内的增加值出口减去美国的增加值进口,这两者之间的值是否相等,主要是集中于中国向美国出口中使用的美国产品作为中间投入品的价值,和美国向中国出口中使用的中国产品作为中间投入品的价值是否相等。也就是中美两国向对方出口产品的价值直接决定了中美两国之间的中美贸易顺差是否被高估。

  表3-1 2010-2015 年中国对美国各类产品进口额占总进口额的比重

  资料来源:根据中国海关数据库整理所得

  表中展示了2010年至2015年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各种商品的总额占总进口额的比重。通过数据比较可以看出,中国从美国进口更多的是资本密集型的产品,这类产品主要包括机器、各种机械零件、车辆航空器等运输设备和光学、照相、计量、检验等精密仪器设备等,这些产品技术含量比较高,作为中间投入品价值也就更高。而中国向美国出口的却更倾向于劳动密集型的产品,这类产品技术含量比较低,作为中间投入品价值也就比较低。也就是说,中国向美国出口中使用美国商品作为中间投入品的价值,是大于美国向中国出口中使用中国产品作为中间投入品的价值的,因此在考虑了中美两国贸易商品结构的基础上,传统统计下的中美贸易顺差总是大于增加值贸易统计下的中美贸易顺差。

  2.数据分析

  上文对比了全值的贸易计算方法和增加值的贸易计算方法之间的差异,用定性分析的方法解释了中美两国之间贸易顺差被高估的问题。用定量分析的方法同样可以得出相同的特征结论。下表展示了2010年到2016年中国对美国的进出口总值和增加值,通过对比发现,中美贸易顺差虽然一直存在,但增加值贸易统计下的贸易差额相比总值来说都有一定程度上的缩小。以2016年为例,总值口径下的中美贸易顺差达到了2507亿美元,但增加值口径下的中美贸易顺差却只有1394亿美元,贸易差额缩小了44.4%。由此可以看出,在增加值贸易统计方法下,中美贸易顺差减少。

  表3-2 2010-2016 年中国对美国进出口总值和增加值(亿美元)

  来源:进出口总值数据来自于中国海关和中国统计年鉴,增加值数据来自全球价值链和中国贸易增加值核算数据库

  (二)中美贸易结构存在差异

  中国是一个加工贸易大国,被誉为“世界工厂”。中国向美国的出口商品中加工贸易占比甚至高于总出口中的加工贸易占比,2000年的时候高达66.9%,近几年来虽然有所下降,但是仍然保持在较高的水平上,2016年是44.8%。为了能够细化分析中美贸易结构之间存在的问题,中国全球价值链课题组运用增加值的贸易统计思想,将中国向美国出口商品拉动的中国增加值和中国向美国进口商品拉动的美国增加值作为比较的主要两个对象,为了避免交易量引起的比较结果不准确,将商品总额都规定为1000美元,下表是比较结果。

  表3-1 2010-2016年中美双边贸易单位出口增加值(美元)

  来源:中国全球价值链课题组2010-2016 年中美贸易增加值核算报告

  从表中数据的比较可以看出,中国单位出口货物拉动的中国增加值一直低于中国进口货物拉动的美国增加值。2016年中国向美国每出口1000美元的货物就会使中国增加值上升646美元,而中国向美国每进口100美元的货物却会使美国的增加值上升814美元,相差168美元。2016年相比于2010年来说,中国单位出口货物拉动的中国增加值提高了82美元,其中加工贸易的单位出口拉动的增加值远低于一般贸易出口。同样1000美元的货物拉动的中美两国增加值却存在差异,说明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结构是有差异的。正如表中所示,相比一般贸易,加工贸易拉动的增加值比较小,而中国作为一个加工贸易大国,占比较高的加工贸易在很大程度上使得中美两国单位出口商品拉动的增加值有所不同,也反映出了中美贸易结构存在差异。

  (三)中美贸易依存度降低

  1.定性分析

  在全值统计下的中美贸易总额是用总出口加上总进口,而增加值贸易统计下的中美贸易总额是用国内增加值出口加上国外增加值进口。按照KPWW法对两者结果进行比较发现,其主要区别在于对折返增加值是否进行了重复计算。中国对美国出口的商品一部分被美国最终消费或被美国出口到其他国家最终消费,而另一部分作为中间投入品会再次被用于生产。在后者这种情况下,经过生产的这部分商品很可能再次被出口到我国。也就是我国赋予这部分商品的增加值再一次折返回了我国,但这部分增加值在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中已经被算过一次,因此,可以看出全值统计重复计算了折返增加值。而且在加工贸易中经常出现增加值的折返现象,因此加工贸易比重越高,重复计算的程度也就越大。中国作为一个加工贸易大国,向美国的出口商品中加工贸易占比甚至高于总出口中的加工贸易占比。这种情况下,运用传统的全值统计方法计算就会在一定程度上夸大我国实际的贸易依存度。

  2.定量分析

  上述用定性分析的方法说明了中国对美国的贸易依存度被扩大,而数据同样可以说明这一点。下表通过全值贸易统计方法和增加值贸易统计方法分别对中国对美国的贸易总额进行了计算,比上中国每一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得出了两种不同统计方法下的中美贸易依存度的数据。通过数据比较可以看出,增加值统计下的贸易依存度要小于总值口径统计下的贸易依存度,以2016年为例,全值口径统计下的贸易依存度是0.043,而增加值贸易统计方法下的贸易依存度是0.031,下降了27.9%。由此可以看出,在增加值贸易统计方法下中美贸易依存度被降低。

  表3-4 2010-2016年总值和增加值贸易统计方法下的中美贸易依存度

  来源:总值数据来自总值数据来自于中国海关和中国统计年鉴,增加值数据来自全球价值链和中国贸易增加值核算数据库

  四、增加值贸易统计下的中美贸易问题

  相比于传统的贸易统计方法,增加值贸易统计下中美贸易数据更加客观,但是中美贸易之间仍然存在一些问题,一定程度上来说这些问题本身就是中美贸易特征的一部分,因此研究这些问题对于研究中美贸易特征十分有必要。

  (一)中美贸易摩擦增多

  虽然在增加值的贸易统计方法下,中美贸易顺差有所减少,但是中美贸易顺差导致的中美贸易摩擦问题一直都存在。

  中国既是美国的最大进口国,也是贸易逆差来源国。依照美国商务部的统计数据来看,2017年的1月至2017年9月,中国进口商品总额占美国总进口额的20.8%,是第二名墨西哥的1.54倍;与此同时来自中国的贸易逆差也高达2576.7亿美元,是第二名日本的5.09倍。与中国相比,美国在机械和电气设备、服装皮革、初级金属、化工产品等制造业领域,已经明显出现了有效需求不足、产能的利用率非常低的特点。中国作为这些产品的主要来源国,可以说“中国制造”已经无处不在的占领了美国人的生活,而中国凭着便宜的劳动力,在这些产品上具有很强的价格优势和质量优势。因而,通过加强对中国的贸易制裁,可以在这些领域将过剩的产能更加有效的转化为更多人的的就业,使美国的国内制造业重新焕发出新的活力。这也是近年以来中国企业进军美国市场频繁遭受反倾销反补贴的原因。

  同时,随着特朗普的上台和多名对华贸易强硬派人士取得了入阁提名,使得特朗普为主的政府的鹰派作风的持续强化。务实重利的执政路线,使得中美贸易摩擦问题加剧。

  (二)贸易结构不合理

  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中美两国始终将对方看作是主要的贸易伙伴,双方贸易往来自建交以来就非常频繁,但是随之带来的越来越明显的问题是中美贸易结构不平衡的现象。中国作为一个加工贸易大国,向美国的出口商品中加工贸易占比甚至高于总出口中的加工贸易占比,2000年的时候高达66.9%,近几年来虽然有所下降2017年仍高达44.8%。下表是中国向美国出口和进口的一些主要商品。从表中可以看出,中国从美国进口主要商品中,含有大量的农产品原料、化学品原料、和各种精密仪器零件等,而向美国出口的商品却包含大量塑料、钢铁制成品以及服装、家具、玩具等更多依靠加工贸易的商品。出口的是依靠我国的廉价劳动力和廉价资源,并且对我国的环境有一定程度上的破坏的产品,进口的却是一些技术和知识密集型的高科技产品,这样的贸易结构显然不利于我国经济的健康发展,也暴露出了中美贸易结构的不合理之处。中国要想在中美贸易中占据优势,贸易结构优化势在必行。

  表3-3 中国从美国进口额和对美国出口额最大的前十章商品

  来源:中国全球价值链课题组《全球价值链与中国贸易增加值核算研究报告》

  (三)我国国家经济安全问题

  虽然在增加值贸易统计方法下,中国对美国总体的贸易依存度有所降低,但有些行业依然存在一些进口依存度过高的问题,再加之进口规模的日益扩大和进口来源的过于集中在美国,这些行业受美国市场的影响很大。近年来,国际经济市场一直处于波动之中,国际市场的供应不太稳定,中美两国之间也存在一些经济和政治上的分歧和摩擦,全球性稀缺资源的竞争也如火如荼。在这种情况下,我国的资源产品,尤其是战略性商品的供给就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而对这些产品进口依存度过高的企业就很难保持一个相对稳定良好的发展态势,也对我国的经济安全构成一些威胁。

  五、促进中美贸易发展的对策建议

  (一)美国应该认识到中国经济发展的共享效应

  中国踊跃参加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不单单是给中国人民带来了看得见的利益,也给世界上包含美国的的其余国家,提供了发展的机会。

  中国供给的商品质优价廉,不管是日常生活用品,还是零食小吃都开始逐渐进入到美国人的日常生活,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美国人民的日常消费方面的支出,提高了消费者的福利水平,向世界分享了中国智慧。

  从投资环境来看,目前在华外商投资的企业在中国良好的经济发展环境下,三分之二实现了盈利,而五分之二的跨国公司在华业务的利润率,都远远高于其全球业务的平均利润率。众多大型美企都选择了在中国投资,并取得了成功,获得了巨大的利润。

  因此,美国应当充分认识到中国经济发展的共享效应,根据两国贸易发展现状,正确使用贸易统计工具,特别是增加值贸易统计数据,客观看待中美两国贸易问题。

  (二)中国需要调整经济发展模式

  虽然在增加值贸易统计方法下,中美两国的贸易顺差和贸易依存度有一定程度上的下降,但也暴露出了我国贸易结构不合理的问题。我国要实现由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的转变,就要调整经济发展模式。

  1.合理的利用外资,特别是引导外资流向

  目前来讲,我国有时候过于注重引资量,而忽略了我国产业结构需要逐步进行调整的事实。许多外资企业被我国廉价的劳动力吸引,更加倾向于生产劳动密集型和资金密集型产品,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中国的产业结构和进出口贸易结构方面的不平衡。因此,我国不仅要注重引进外资的过程,更要关注投资方向。国家的政策在指导外资流向上,是应该有所作为的,也能够有所作为。例如,在中国国内有一些一直处于垄断地位的行业,这些行业也可以适当引入外资,引入竞争机制。

  2.加速我国加工贸易的转型升级

  我国目前的加工贸易仍然面临着很多问题:首先是技术条件发展不够充分,产品既不具备高附加值也不能高创汇,虽然种类繁多,但档次较低;其次,国内加工贸易企业自身的营销能力较弱,产品出口市场仍过于集中在原来的国家,导致高度依赖特定市场。这不仅危害企业的健康发展,并且较容易受到国际经济波动的影响,抗风险能力弱。为了能让我国加工贸易的辐射能力和聚焦效应进一步释放,我国应该对加工贸易进行转型升级,完善国内配套协作体系,延长加工贸易价值链,使加工贸易更大程度上拉动我国的经济发展。

  3.重视国内市场的作用,进一步扩大内需

  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不断推进,也要求我国必须有强大的动力来推动经济持续建康发展。但这种动力不仅来源于国外,也更来源于国内。我国要始终保持国内和国外的两个市场的同步增长,不断扩大国内市场在促进经济和巩固外贸市场方面的作用。为了避免我国在外部市场波动的情况下经济运行可能产生的不利影响,国家有必要制定内部和外部的双重经济政策。特别是政府可以通过各种政策提高国家工资收入水平,完善相关福利保障制度,提高居民的预期,来保障和改善内需的作用和地位,刺激经济增长。

  六、研究结论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国际分工日益密切,产品生产价值链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延长。传统的总值贸易统计方法不再适用于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发展现状,运用增加值的贸易统计方法,可以更加客观的反映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情况。相比于传统的贸易统计方法,在增加值的贸易统计方法下,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呈现出了贸易顺差减少,贸易依存度降低,贸易结构存在差异的特征,同时中美贸易之间存在的一些问题也是中美之间贸易关系的特征之一。贸易摩擦频频发生,贸易结构不够合理,我国的国家经济安全问题是中美两国之间贸易存在的一些主要问题,针对这些问题,从美国和中国两个角度提出了解决办法。

  最后,中国与美国分别作为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代表,两国是否友好的贸易关系,不仅仅关系两国人民的利益,同时关系世界人民的福祉。两国之间的贸易的确还存在一些问题,中国也在积极寻求改变,转变自己的经济发展模式,并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美国应当和中国一起,做大共同利益的蛋糕,而不是仅仅着眼于自己的眼前利益,正视双方的地位,缓解双方的贸易摩擦,通过友好的态度,造福两国人民和世界人民。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