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社会科学论文 > 民族学论文 > 民族马文化论文 哈、柯、蒙等民族马文化研究

民族马文化论文 哈、柯、蒙等民族马文化研究

2018-12-17 16:12:49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本文运用文献资料法、逻辑分析法和文献计量法等研究方法,对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和蒙古族等少数民族中与马相关的文化进行探讨,从“马文化”相关的研究成果为切入点,通过对当前“马文化”的研究进行全方位了解的基础上,对少数民族马文化进行总结,以期通过本研究能够为少数民族马文化的发展,提供一定的帮助。

  关键词: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蒙古族;马文化

  1 前言

  马作为古时人们出门必备的交通工具,早在西汉年间就已经进行了细致划分,在当时就已经出现了“西极马”“天马”“汗血宝马”等。汉民族文化中,马并不是其主要的“崇拜”对象,但对于游牧民族来说,马是其赖以生存,必不可缺的一部分;同时,马也成为了其生活中的一部分,于是民族的发展中也就不可避免的与“马”这一元素相互交织。

  2 研究对象与方法

  2.1研究对象

  本文以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和蒙古族等3个少数民族中,有关于马文化的相关研究成果为研究对象。

  2.2研究方法

  2.2.1文献资料法

  通过中国知网、万方数据库等国内现有、专业的数据库,对目前已经刊登的,与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和蒙古族等3个少数民族有关的马文化的相关研究成果进行细致分析,通过分析与总结发现3个少数民族中的马文化的独特之处。

  2.2.2逻辑分析法

  通过综合运用逻辑分析法,以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和蒙古族等3个少数民族为切入点,结合实际,分析少数民族马文化之间的差异与独特之处,为促进马文化的发展以及马产业的进步,做出贡献。

  2.2.3文献计量法

  通过文献计量法对所收集的相关文献资料进行收集、整理与分析,通过分析不同年份、不同时间段内相关研究成果的分布情况,对“马文化”进行深度研究。

  3 结果与分析

  3.1马文化相关研究概况

  通过中国知网以“马文化”为主题进行检索,得到了487篇相关研究成果。从1985年开始发表相关研究以来,整体呈现上升趋势。

  图1 “马文化”相关研究成果分布图

  通过对487篇相关研究成果的分析可知,在早起的研究中,1985年-2006年前后均属于起步阶段,这一阶段对于马文化的重视程度不高,相关研究中仅有1990年秦维发表于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中的《马文化与民族英雄主义精神》一文,真正对马文化进行了一定的研究;而1988年和1985年检索出的两篇文章中与马文化相关的内容不多,只是提到了马文化,并未进行深入的研究。因此,关于马文化的研究真正的起步阶段应该从1990年开始计算。

  2006年以后,马文化的研究开始呈现出了突飞猛进的增长态势。2006年关于马文化的研究成果增加到了12篇,较2005年增加了5篇之多,2007年相关的研究成果更是增加到了25篇之多。所以不难看出在2006年前后,马文化得到了国内众多学者的重视,逐步开始关注马文化的研究,并以马文化为切入点,再一次对历史、文化、产业等多方面进行了细致的研究与分析。2014年关于马文化的研究成果达到了顶峰,2014年关于马文化的研究高达71篇,在这71篇研究成果中关于单一民族、马的历史、地区马文化和各类节日等研究方向居多;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都从历史的角度入手,以古代与马相关的典故、事迹、历史、文化等角度出发,来进行对马文化的研究。

  纵观近几年来的研究成果,并不难发现当前的研究成果主要偏向于内蒙古、新疆等地区性研究,由于马在汉文化中并不突出,更多的是少数民族地区,以游牧民族为主的地区,关于马的相关基础氛围良好,因此地区性的研究以这两个地区为主;关于马的种类研究中,蒙古马和伊犁马是研究较多的两个马的种类;更多的研究都是对历史文化典故的研究,如茶马文化、先秦时期、文艺复兴等关键词都是这类研究中较常出现的。

  3.2蒙古族马文化

  蒙古族素来有“马背上的民族”之称,同时在中亚的草原上,蒙古马是其产物,蒙古马的名称源于马与蒙古人的相会依存。蒙古马被蒙古人成为“铁赫”,1200年-1230年前后,蒙古族从分裂逐步走向了统一,那时也被称为是“蒙古马的时代”。马对于蒙古族来说是朋友、是战友,是生命一般重要的伙伴。

  驿站是古时用来传达情况和发号施令的地方。古代蒙古族的驿站被称为“站赤”,“站赤”在蒙语中的意思大致为掌握驿站者。每个驿站必须具备一批蒙古马,通过上级传达下来的各种号令、圣旨,都要通过蒙古马进行长距离、准时的传送;因此,马在信息的传递过程中是必要的存在。马在信息传递过程中,扮演了交通方式,这也是早期的马文化单一之处。

  狩猎是一项喜闻乐见的活动。蒙古族身体条件良好,骁勇善战,因此“围猎”成为了深受蒙古族群众喜爱的一项活动,古代的蒙古大汗以及各类有权有势的达官贵族,都较为喜欢该项运动,成为了一项全民性质的活动。马在“围猎”中代表了智慧与敏捷。

  就如伯乐相马一样,蒙古人与马相依相伴,蒙古族与马有着深厚的渊源。蒙古马其貌不扬,体型相对偏小,但蒙古马的忍耐力在世界各类马中是较为突出的,并且对于环境、食物等方面的需求都比较低;同时蒙古马适合长距离的奔跑,即使没有良好的生存环境,蒙古马依旧能够抵御严寒、忍受酷暑。蒙古马在蒙古族中代表了民族的精气神。

  3.3哈萨克族马文化

  哈萨克族马文化在当前关于马文化的研究中,是研究成果较多的一个角度。哈萨克族主要分布在新疆天山以北和甘肃部分地区,人口大约有109万,哈萨克族属于游牧民族,马成为了其重要的交通工具;因此,马在哈萨克族被称为“哈萨克人的翅膀”。

  乌孙马是张骞出使西域时所称的天马,这里的天马也就是现今新疆伊犁马,汉武帝时期也曾有“获汗血马来,作西极天马歌”。另外,在哈萨克族的传奇长诗、神话、叙事长曲、舞蹈中都有马的典故在其中,如在哈萨克族的长诗中,提到通过木头就可以制造出会飞行的木马,骑乘这种木马就可以环游世界;再如,叙事长曲《瘸腿野马》中以成吉思汗时期为背景,以交代成吉思汗长子死亡的故事为引线,展示了瘸腿野马的奔逃、成吉思汗等人的内心活动;哈萨克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哈萨克族舞蹈中时而矫健,时而模仿追逐骑射,充分展示骏马飞腾的画面。

  哈萨克族马相关的礼仪主要有爱马礼、快马护符礼、酿马奶礼、与马相关的人生礼仪等。哈萨克族人民的一生,可以说是与马紧密相联系,从出生喝马奶,到三至五岁时的骑马礼,再到去世后将逝者生前的马减去鬃尾,不许别人再骑。可以说哈萨克族一生都与马息息相关。

  正是出于对马的尊重,哈萨克族关于马还有一定的规矩。不能骑已经有孕的马,上马、骑马的方向,剪马鬃,做记号,打印记等都是哈萨克族长期以来形成的一种规矩;在这些规矩之外,还存在一些禁忌,这些禁忌大致包括不抽打马和马头、不允许倒掉马奶、不能骑马冲进羊群、不得骑马进入房内等都是哈萨克族人关于马的一些禁忌。

  3.4柯尔克孜族马文化

  柯尔克孜族也是我国存在较为久远的古老民族之一,史诗《玛纳斯》就是柯尔克孜族文化的产物,而柯尔克孜族马文化更多的是体现于英雄史诗《玛纳斯》中。史诗中对马进行了选马、赛马、跑马射元宝等项目的描述,同时这部分的描述占据了很大的篇幅。

  赛马可以说是柯尔克孜族在闲暇时最常进行的游戏之一。每到节庆、婚丧嫁娶以及祭典的时候,赛马会成为必不可少的一个项目。

  4 结论

  4.1 “马文化”逐步受到重视,相关研究呈现递增趋势

  “马文化”相关研究从1985年前后开始出现,直到目前,马文化得到了很大的重视。事物的发展总是先对事物本身进行一定的了解之后,相关研究才会进一步的发掘事物中所蕴含的社会、经济和文化等方面的价值,因此,关于马本身的研究是早期研究中必不可少的,而后期更多的研究会倾向于“马文化”的角度,因此关于“马文化”的研究在2014年前后得到了应有的重视。

  4.2大多数“马文化”的研究均从历史的角度出发

  文化的研究其实是对历史的回顾与升华。“马文化”脱胎于马本身,如果要研究“马文化”就要从历史的角度,发掘出与马相关的影子,在这基础之上探寻马与文化相关之处。关于马的研究中更多的是从历史角度,结合神话、典故、传说以及相关书籍等方式,进行“马文化”的相关阐述。

  4.3关于民族马文化的研究成果偏少

  哈萨克族、蒙古族和柯尔克孜族对于马有着不解之情,马对于这三个少数民族来说,是伙伴,是生命;以游牧生活方式为主的少数民族,对于马的选取、驯马、养马都有着较为精深的理解,但现有的研究中关于少数民族马文化的研究偏少,更多的是集中于普通期刊,核心期刊中关于马文化的研究更是少之又少,缺乏合情合理、具有代表性的民族马文化的研究成果。

  4.4民族马文化多以生活方式为主线

  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游牧民族的生活方式就是以游牧为主,边走边生活,这样的生活方式造就了少数民族独有的马文化。通过对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和蒙古族等三个少数民族马文化的研究可知,马在其生活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从出生的喝马奶到各类节日、婚礼,再到死亡等时的剪马鬃,马成为了伴随少数民族一生的标志,这种让马成为生活中一部分的方式,也造就了少数民族马文化的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