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文化历史论文 > 历史论文 > 历史革命论文 “新滇社”的革命活动及其影响

历史革命论文 “新滇社”的革命活动及其影响

2018-12-21 11:43:06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1919年伟大的“五四”爱国运动在北京爆发,在云南也引起了巨大的反响,点燃了云南学生的革命火焰,1926年3月云南旅外进步学生组织了一个革命社团“新滇社”,该社的前身是“云南革新社”,主要发起者和组织者是云南早期入党的党员王德三、王复生、杨青田等人,该社是在中国革命迅猛发展的形势下建立起来的,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云南建立最早的革命团体,“新滇社”根据自己的纲领和当时的革命形势展开了一系列的革命活动和斗争,成为20年代全国各地进步青年所建立的地方性革命组织当中,人数较多影响较大的社团之一。

  关键词: 新滇社;革命活动;影响

  目前,有不少“新滇社”的研究成果。在国内有许多的书籍对“新滇社”的概况进行了介绍,例如: 《中共云南党史研究资料》、《云南文史资料选辑》、《云南出版史志资料》等分别对“新滇社”中云南早期革命烈士的事迹、业绩以及相关活动作了阐述,在众多对于“新滇社”的书籍、专篇中,对于事件的记叙有许多异同之处,不同的文献对“新滇社”或多或少有所研究,只是记叙中有详有略,叙述的视角有所不同,这些研究成果可以作为我们研究的重要资料,但是这些研究资料很多是从单方面进行论述,没有将其作为一个整体,系统深入的进行研究,我将从综合的角度出发,不断借鉴学习并加以区分,最终完成记叙。

  一、五四运动影响下的云南

  (一)马克思主义思想进一步传播

  马克思主义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开始传入中国,1917年俄国的十月革命加速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广泛传播。1919年的“五四”爱国运动开启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新局面,随着“五四”的深入和展开,与马克思主义有关的刊物就像雨后春笋一般在全国各地纷纷出现。爱国、民主、宣传新思想、新文化的书刊源源不断的进入云南,昆明成立了新正书店和日知社,出版大量的进步书刊,有“《政治经济学批判》、《共产党宣言》、《反社林论》、《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等书籍,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云南的传播,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哲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的一些基本观点被许多云南青年学生所追求和学习,他们增强了自身对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意识,在思想上经历了一次锻炼,更加关注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当时“《新青年》、《新潮》以及《每周评论》上刊登的《共产党宣言》的摘译”,都会被广大的学生所阅读,青年们反对旧传统,渴求新知识的欲望逐渐高涨,许多进步青年结合云南的实际问题进行思考,他们努力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通过写文章,办报刊等来宣传自己的主张和观点,积极探讨国家的命运和前途。

  (二)云南有志青年开始组织进步团体,以独立的姿态活跃在云南的政治舞台上

  “五四”爱国运动在北京爆发并迅速波及全国,云南也积极展开了五四运动,随着马克思主义在云南的传播,许多云南进步青年学生接受了马克思主义,走出云南,走出大山,掀起了一股出国勤工俭学的热潮,云南旅外学生的足迹遍及中国各地及一些西方国家,北京、上海、南京无处不有云南学生的身影,1925年前后,在北京的云南旅外青年多达上百人,这些青年不辞辛苦,千里迢迢,勇敢的走出了国门,扩宽了自己的眼界,他们竭力探索着救国救民的真理,一批云南进步青年开始组织进步社团,1920年,“省一中由少数革命学生杨青田、柯仲平等人秘密组织发起的社会主义研究团体—“大同社”,”该社以“团结志同道合者,以改造社会为宗旨”,这是云南出现的第一个研究社会主义学说的社会主义小组,但影响不大,之后相继有云南有志青年在北京组织的“新滇社”;昆明的“云南青年努力会”;上海的“新云南社”;北京的“云南青年社”。身处不同地区的进步青年相聚一起组织社团,以各自的风貌活跃在云南的政治舞台上,本文主要是以“新滇社”为例,探讨“新滇社”的成立及其概括。

  二、“新滇社”的成立及概括

  (一)从“革新社”到“新滇社

  一九二六年三月,云南旅外进步学生发起和组织了一个革命社团“新滇社”,“新滇社” 的前身是云南“革新社”。主要发起者和组织者是王复生、王德三、杨青田等云南早期入党的党员,王复生出身于云南省祥云县,原名王濡廷,毕业于北京大学,在北京学习期间,已经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学说,为国民党左派,早期在陈独秀、李大钊革命思想的熏陶下,接触到许多与马克思主义理论有关的著作,并且积极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学说,在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下,积极参加了五四爱国运动,思想受到进一步启发,从而坚定了自己的共产主义信念,成为首批入团的社员之一,中国共产党成立后,1921年秋,王复生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王复生由最初具有共产主义的知识分子逐步转变为一位共产主义者,王复生、王德三等人在党组织的响应下,团结北京的云南旅外青年创立了“云南革新社”,“后来在陕西宣传早期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在陕北地区参与党组织的创建活动、之后又到云南、哈尔滨、齐齐哈尔等地,从事革命工作,于一九三六年八月在齐齐哈尔英勇就义。”

  王德三为王复生的胞弟,原名王懋廷,1920年考进北京大学物理系,积极参加过学生爱国运动,1922年后,思想逐渐发生转变,开始信仰马克思主义学说,他为了研究中国社会革命,决定奉身于中国无产阶级伟大的革命事业,起初哥哥王复生定期给他寄一些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刊物,如《新青年》、《向导》,思想受到很大的启发,之后参加马克思主义学说研究会,担任法文组的翻译组长,其思想觉悟不断提升,并于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革新社”成立以后,以“正零”的笔名在《革新》周刊以及后来更名的《铁花》周刊上发表许多文章,王氏兄弟为“新滇社”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是云南最早的共产党员;杨青田为云南腾冲人,北京法政大学的学生,杨青田在五四爱国运动期间积极在昆明组织云南学联,还担任会长。1924年参加了共产主义青年团,并于一九二五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根据党的指示,于国民大革命期间转入国民革命军第三军的政治部工作。“新滇社”是在中国革命迅猛发展的形势下建立起来的。1922年至1925年期间,在五四运动的影响下,北京求学人数最多,滇籍的在京学生达200人左右。“大同学会”的多数成员在1921年以后都聚集在北京,他们的思想受到极大的启发,又见识到各地群众性的组织运动在共产党的带领下,都纷纷蓬勃的发展起来,中国革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找到了正确的方向,有部分成员和当时旅京学生中的早期入党人员王德三等人就“积极酝酿和筹备建立一个以团结云南旅外青年,力图革新云南政治,宣传革命思想的革命组织团体”。1925年5月在上海爆发并迅速席卷全国的五卅运动,推动全国革命的不断高潮 ,“学生沪潮后援会”、“援助沪案联合会”等组织纷纷在云南成立,这些组织在云南进行抵制外货,举行示威游行,进行募捐援沪等活动,进一步将云南革命运动推向高潮,由此“云南革新社”的成立具备了条件。1925年夏,王德三王复生、杨青田等人从北京南下上海、南京、武昌等地,与滇籍学生取得联系,同年秋,“云南革新社”正式在北京成立,总社设在北京,北京是一个社员集中的地方,参加人数多达五十多人。分布在北京各大学,在北京大学的社员有:王复生(祥云人)、王德三、王振甲(蒙自人)、张经辰、师茂财(昭通人)、陈小航(顺宁人)、王有德(开远人)、杨天理(巧家人)、杨应华(楚雄人)等人。北京工业大学的有:徐客家(蒙化人)、段雄飞(鹤庆人)、李辅仁、北京农业大学社员有:李鑫(普洱人)、杨正元唐泰昆(昆明人)、郑雨笙(玉溪人)、李荣培、浓淑玉(西畴人)、杨锦(昆明人)等人;北京法政大学的有:杨青田(腾冲人)、杨一波(路南人)、张炽(路南人)等人;北京师大的有:范士荣(昆明人);北京美专学生有姚宗贤;还有一部分尚未进入学校的。云南“革新社”在建立之初,呈现一片欣欣向荣之象,全国各地纷纷建立分社,例如:南京、上海、武昌等地,并且社员人数不断增加,同时与天津等地的滇籍学生以及留日学生张天放等人取得联系,“革新社”的社员达一百多人。出版《革新周刊》,作反帝反封建的宣传。“革新社”的主要负责人是:杨青田、王德三、王复生。“革新社”是一个公开的社团组织,在《革新》社刊中公开宣布:“以团结云南的革命青年,砥砺训练,钻入社会的中心,作根本的、实际的改造”。

  作为宗旨,在思想上,遵循马克思主义,政治上,实行彻底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纲领,主张自由、民主、平等。并提出要团结民众,组织民众,武装民众,实现国民革命与真正的民主政治,建设真正的国民政府,旗帜鲜明的提出:“用革命的主张和手段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以及一切压迫民众的恶势力。”王德三等人曾在1925年五卅运动前,在南京召开云南学生代表会讨论社名,社纲及社章等问题,对于社名,当时还没有固定下来,王德三提出等回到北京,进一步研究后再告诉大家,随着革命革命形势有了新的发展,一九二四年,国民党改组与共产党建立统一抗战路线,冯玉祥所部西北军又开始倾向于革命,此时的云南正处在军阀唐继尧的黑暗统治下,苛捐杂税、独裁专横,强征暴敛,当时财政十分困难,唐继尧巧取豪夺、搜刮民众,人民生活困苦不堪,“革新社”的发起者和组织者王复生、杨青田等人正确分析了国内的形势和云南省内的各种情况,认为应该进一步扩大组织以便政治活动的需要,于是,一九二六年三月后“革新社”在原有的基础上扩大组织,更名为“新滇社”,意思是需要一些主张革新的人员在云南,致力于云南政治的革新,(“新滇社”成立的时间还有一种说法为1923年至1924年之间)更名后,《革新》也更名为《铁花》周刊,为了适应当时形势发展的需要,“新滇社”总部于一九二六年上半年迁至广州。“新滇社”中的社员刘平楷是参加党团较早的人物之一,大约是在一九二四年下半年,徐景瑚、姚宗贤、杨青田也相继加入党,“新滇社”的社员相继加入中国共产党与共青团组织,成为领导革命的骨干力量,“新滇社”逐渐发展为党联系云南进步青年的外围组织,积极参加党领导的各种群众运动。

  三、“新滇社”的纲领主张

  “新滇社”成立以后,在思想和纲领上与“革新社”相似,“思想上倾向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纲领:“宗旨——团结云南各地进步青年,改革云南政治,拥护国民革命;政治方面:反对封建军阀统治”;反对外人侵略,废除不平等条约;实行官吏民选,反对贪官污吏;实行民族平等;保障人民民主权利;振兴教育等;经济方面:废除苛捐杂税,实行累进所得税制;振兴农业,改善农民生活;实行减租减息成立农会;振兴工业,改善工人生活,减小工时,增加工资,成立工会等。”,“新滇社”明确有了自己的的革命纲领,力图从政治、经济各个方面对云南当时的现状进行革新。

  四、“新滇社”的最初活动

  (一)矢志不渝的传播马克思主义理论

  由于当时革命形势的需求,“革新社”根据自身的政治纲领,开展了一系列的活动,“各地分社也纷纷组织以“共产主义”、“共产党”、“三民主义”以及“国民党”等为题目”,主动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知识,使许多社员逐渐接受马克思主义思想,作为“新滇社”的主要负责人王复生,是“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的组织发起人之一,他不但积极翻译和介绍了法文版的马克思主义著作,推动早期它在中国的传播,还对广大工人的生活状况以及对革命斗争的积极性也十分注重,不断在工人群众中开展宣传和组织工作;王德三同志曾受到哥哥王复生思想的影响,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讲授《帝国主义》课程,力求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科学的阐述了帝国主义的发展以及最终走向灭亡的规律。王德三等人在《革新》刊物上面发表许多文章,大力宣传马克思主义理论思想,党的政策、主张、方针。”

  (二)出版《铁花》周刊

  “新滇社”制定了自己的革命纲领,并根据当时的革命形势,展开了一系列的革命活动和斗争。社团把全体社员分成四个小组,每组有十余人,每月举行小组会议一次,会议涉及到的内容有:国内形势的分析、时事报告、学习和工作报告、自我批评和互相批评等。一九二五年十月一日,“新滇社”的前身“革新社”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期刊物《革新》半月刊。登录了两则启事。第一则为“本社启事”内容主要是申明:“革新社系将由云南省城、北京、上海、武昌、南京、广东以及其他各个地方的同志组织成立,而刊物将在北京出版,经费由各地同志自由捐献”,第二则为“云南青年团启事”其内容主要是:“该社现在与各地同志筹备组织成立云南革新社。取消了云南青年团,在北京者为云南革新社北京支部”之后陆续出版刊物。“新滇社”的主要负责人之一的王德三曾经以“齐人”、“正零”的笔名在《革新》与《铁花》周刊上发表许多文章,王德三通过《革新》半月刊深入浅出的分析了当时云南的政治形势,呼吁云南的青年同胞们要紧密团结在一起,积极投入到革命斗争中去,共同完成国民革命,刊物上发表《告云南青年》的文章,提高云南青年的政治觉悟,十一月,又在《革新》第三期上面发表《云南革命的前途》,启发省内外的云南青年投身于革命中 ,从一九二五年五卅运动到一九二六年三月一日,“革新社”一共出版了《革新》半月刊七期,每期印刷了一千份。刊数大多数寄回了云南。同时也分寄给了国内各个城市以及在日留学的云南学生。这些刊物不但揭露了帝国主义侵略云南的凶残行径,揭发了军阀唐继尧在云南残暴的黑暗统治,而且还对当时国内外的政治形势进行了积极评论,大力号召云南的各族人民及青年积极团结起来,打倒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统治进行,推翻唐继尧在中国的黑暗统治,最终实现国民革命。此后,“革新社”改名“新滇社”,《革新》刊物更名为《铁花》周刊。由杨青田主编,主要是宣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思想,社会主义以及十月革命思想。继续宣传党的反帝、反封建纲领;积极党的政治主张、宣传马克思主义思想以及俄国十月革命思想。揭示英法等帝国主义对云南侵略的罪行,对当时昆明学生的思想上和行动上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有力的推到云南革命运动的发展。一九二六年三月,在《革新》半月刊第七期上面,王复生以“甦”的笔名写了《南北战争》文中表明,南北战争使得美国完成了和平统一的任务,而中国要想完成和平统一,就必须经历一次彻底的南北战争,所以目前我们的任务是促成南北战争。一九二五年,“王复生以“日生”为笔名写了《告云南青年朋友》刊登在《铁花》第六期上,他在文章中号召云南青年学生统一团结在革命斗争的旗帜下,打倒帝国主义和黑暗军阀,革新云南政治,推进云南革命。”

  于一九二六年六月出版的《铁花》第六期上,“王德三又以“正零”的笔名发表了一篇“国民革命与世界革命”的文章阐述了国民革命与世界革命的关系。文章中谈到:“国民革命作为世界革命的一部分,”因此,“国民革命的成功也将是世界革命成功的一部分,要想国民革命成功,就必须同时努力于世界革命,由于中国是世界的一部分,就好像云南是中国的一部分,要想改造云南,就必须努力于中国的改造”。

  (三)“新滇社”积极组织参与反帝反军阀斗争

  “新滇社”成立以后,中国共产党便加强了对其领导,在社团内成立党团组织,杨立贤担任党团书记,张经辰、李辅仁为其成员。在中共北方区委的领导下,“新滇社”积极组织参与反帝反军阀斗争。一九二六年三月十八日,这一天是中国反帝反封建的黑色日子,由于段祺瑞执政府屈从于俄、美、日、法等八国的侵略,撤销了在大沽口的防备,并且开放天津口岸,由此引发了京津人民的不满,发出强烈抗议。“三月十八日,以北京学生为主体的数万名群众,反抗撤销大沽口国防设施的最后通牒,抗议八国通牒的国民示威大会在北京天安门举行。”

  王复生、张经辰、杨立贤、李鑫、范士融、姚宗贤、张炽等“新滇社”的骨干分子和领导成员,沉重的组织了北京分社社员和云南旅京学生,发出了云南青年们愤怒的怒吼声,积极参与此次天安门的抗议集会,会后,庞大的示威队伍前往铁狮子胡同进行请愿活动,在整个过程中,“新滇社”的部分骨干分子和领导成员李鑫等人,勇敢地担任了指挥、组织、联络、发放传单等各种工作。当示威队伍来到执政门前时,与镇压群众的反动军警发生激烈冲突的时候,“新滇社”成员奋不顾身的与军警展开了英勇顽强的斗争,“新滇社”的两位青年:范士融、姚宗贤英勇殉难,张炽等数位社员光荣的负了伤。在敌人的面前,李鑫无所畏惧,他沉重冷静地带领大家,相互掩护,在反动军警的刀枪下撤退出来。“新滇社”的成员亲眼目睹了范士融与姚宗贤在军警抢下倒下的那一幕,万分悲愤。“新滇社”成员的顽强搏斗,英勇献身,唤醒了多数“新滇社”其他成员,三月二十日,“新滇社”发表了由王复生亲手执笔的《新滇社为“三一八”流血宣言》,“对牺牲的革命烈士,表示深切的哀悼,惋惜,愤怒声讨了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军阀的一切罪行,并要求解除惨案的罪魁祸首段祺瑞等人的职务,交由法庭审判,为死难的烈士举行国葬等主张。”

  四月二十一日,《铁花》出刊,哀悼范士融、姚宗贤两位烈士,并且加紧进行革命宣传,号召被压迫的各民众团结、联合战线,反攻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保障国民革命的最终胜利。在这次举国震惊的“三一八”运动中,“新滇社”的成员无所畏惧地站在了斗争前列,勇敢地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军阀,反映了云南爱国青年坚强的革命意志,不畏强权,无畏斗争的精神。

  (四)参与“倒唐”斗争,革新云南政治

  这一时期云南处在军阀唐继尧的黑暗统治之下,独断专横、横征暴敛、穷兵黩武、币值低落、民不聊生、官吏贪污风气十分盛行。唐继尧想要做“西南王”的野心日益膨胀。“新滇社”出版《铁花》周刊,将其作为革命阵地,以犀利的笔锋作为宣传手段,作为“新滇社”主要负责人之一的王复生以“日生”的笔名在《铁花》第六期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告云南青年朋友》的文章 ,“文章中指出:“要想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的黑暗统治,以及一切革命反动派,只有两种途径,第一:要么打倒敌人;要么坐以待毙,饿死是谁都不愿意的,那么对于我们只有打倒敌人一条路可走……声明云南革命的成功就是国民革命成功的一部分。”

  《铁花》载文揭露军阀唐继尧的黑暗专横,呼唤广大的群众组织起来,团结云南所有青年迅速组织起武装,推翻唐继尧的统治,达到国民革命的使命。刊物出版后,被云南旅京学生、昆明大、中学生以及革命团体中的青年学生所阅读,同时也是成为“云南青年努力会”经常学习的材料,一九二六年春,“云南青年努力会”与“新滇社”取得联系,并且相互配合展开反唐斗争,同年夏天,王复生从北京返回云南,组织领导革命活动,在中国党的领导下,积极参与“倒唐”斗争,此外,王德三还投身于“倒唐”斗争中,并且主动联系在上海、广州、武昌等外省的社员,一同配合组织筹谋“倒唐”的活动。一九二七年二月六日,龙云、胡若愚、张汝骥、李选庭四位云南镇守使组织发动了“二六政变”,此次政变终结了云南军阀唐继尧对云南十多年的黑暗统治。“新滇社”在进行反唐斗争的同时也相继展开了各种形式的活动,如在广州的云南进步青年积极进入黄埔军校,妇女运动讲习所、农民运动讲习所、等组织进行学习。

  五、“新滇社”的终结

  在 一九二六年七月,国民革命军开始出师北伐,全国革命在这个阶段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新滇社”的社员积极投奔到不同的革命阵地中,直面斗争,“新滇社”的骨干力量逐渐被减弱,一部分社员被派到原属于滇军的国民革命军第三军进行政治工作,并且参与北伐战争,其中有杨青田、唐太锟等人;另一部分根据党的指示,加入原隶属滇军的广西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从事工作;还有部分成员由党组织先后派回到云南,加强党对革命斗争的领导以及云南党的力量。这里涉及到“新滇社”与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和第十六军的关系。“新滇社”与国民革命军第三军的关系主要体现在政治训练班上,国民革命军第三军的军长是朱培德,多年以来,在云南进步青年中留下较好的印象,为老滇军护国军旧部,对于共产党领导下的“新滇社”,朱培德持较开明、贴切的态度,并且在办理大沙头政治训练班这件事情上面寄于某些期望,当时为了更好的发展云南旅外青年学生,党组织决定办理政治训练班,主要是培训在广州的云南青年学生。第三军的官兵多数人来自云南,朱培德希望培训一批自己的政治工作干部,他意识到“新滇社”在省内外团结了大批的云南有志青年,他希望培训一批云南青年来充实他的部队的政治工作,为第三军培养政治工作干部,为开展云南省内革命工作培养骨干。这个政治训练班的任务就交由“新滇军”的主要负责人王德三的肩上。“新滇社”与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的关系主要是有一个共同点,都支持范石生反对军阀唐继尧,改变云南的政治局面,“新滇军”支持社员到十六军做政治工作。先后到十六军政治部并成立“新滇军”广西支部的社员有王振甲、赵贯一、夏崇先、杨天理、等十人。“新滇社”的成员越来越分散,“新滇社”这种地方性社团的组织形式和活动方式已经越来越不适应革命高潮的需要。随着1926年北伐战争的胜利推进,全国革命形势迅速发展起来,云南人民的革命斗争情绪不断高涨,根据党的指示,王德三于一九二七年被派遣回云南,对云南的革命斗争进行领导,为了适应党和组织的需要,王德三成立了中共云南省临时工作委员会,并担任云南省临委书记,为了加强党内理论学习,提升全党人员的政治觉醒,省临委创建了党团员培训班,从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社会发展史等多方面对党团员进行教育。王德三到培训班亲自讲课。但是当云南人民的革命斗争迅猛发展的时候,蒋介石和汪精卫相继叛变,一九二七年“四一二”政变后逮捕共产党人的事件在昆明已经发生,云南的反对势力对革命志士、共产党人进行大量逮捕,“新滇社”的社员赵祚传于一九二八年九月家乡被捕。王复生、李鑫等人不幸被捕,之后,王复生离开昆明前往上海,一九二七年春以后,广州总社与各地的分社都逐渐停止了各项活动,大革命失败时,“新滇社”就无形消失了,至此,“新滇社”完成了光荣的使命。

  六、“新滇社”与其他社团之间的关系

  (一)“新滇社”与“云南青年努力会”的关系

  “新滇社”中的许多社员后来成为不同岗位上的革命领导者与骨干,在“新滇社”进行一系列活动和斗争时,同样受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影响,一批云南的革命青年决心为民族解放的道路而流血奋斗,积极组织和行动起来,一九二五年初,云南省李国柱等人在省立第一中学成立“青年努力会,”目标在于唤醒云南青年,并组织领导云南青年努力会,在云南省内集结许多进步青年,工人还有学生。并且在省立一师、女子中学、高等师范极其附中等秘密组织团结成员,到一九二六年底,加入“云南青年努力”的人数越来越多,迅速分布在昆明各个中等以上的院校,成为一股带领云南革命青年的中间力量,“努力会”的逐步成为一个革命组织,“努力会”把云南青年秘密组织团结起来学习革命理论,创办云南书报合作社,发行《共产党宣言》、《中国青年》等各种书刊,积极向社会反帝反封建革命,号召青年们进行革命,青年努力会还主动吸收工人入校学习,向工人及子弟宣传革命斗争思想。“云南青年努力会”反对段祺瑞的卖国行为,组织各校学生会,声援北京反军阀斗争,努力会在声援《三一八惨案》中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五卅惨案发生时,“努力会”组织云南全省学生进行沪案后援会,潜意识唤醒了云南人民的革命斗争意识。“青年努力会”和“新滇社”在进行一系列的活动及革命斗争中,可见齐心协力,相辅相成,对于“新滇社”和“青年努力会”,李国柱曾建议合并,“新滇社”的代表也讨论了相关问题,会议认为,“新滇社”与“青年努力会”合并是有政治基础的,因为二者方向一致,但是顾及到“新滇社”主要是在省外进行公开活动,而“青年努力会”主要是秘密在省内进行活动,如果合并,对“青年努力会”的活动会有所不便,所以组织决定暂且不合并,但工作上密切合作,加强联系。李国柱也同意此决定,之后还送毕昌洁等十几个同志到达广州,由“新滇社”负责安排,照顾他们的学习和生活。“新滇社”与“云南青年努力会”虽然组织不一样,但是思想、目标步调一致、相辅相成,既唤醒了云南各族人民的思想觉悟,培养了大批进步青年及云南革命精英,同时为云南的革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二)“新滇社”与“新云南社”的关系

  “新云南社”是由张伯简同志发起的,成立于一九二四年下半年,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外围组织团体,该社成员大约有二十余人,“以团结云南的进步青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以反帝国主义侵略,反封建军阀统治为宗旨。”

  主要负责人是张永和、赵适然等人”,随着五卅运动的爆发,在1925年春,王德三特意从北京赶到上海,针对“新云南社”和“新滇社”共同合作的这个问题进行具体商量,张伯简同志对此提出自己的看法,建议合并两社,但随着五卅运动的爆发,新云南社中许多社员投身到革命斗争中,两社的合并就暂时阁下。五卅运动结束后,两社合并的条件逐渐成熟,“新云南社”决定合并到“新滇社”,当时日本的张天放;武昌的邱天培、李梓柏等人;南京的熊怡琴、李生庄等人都加入了“新滇社”。

  (三)“新滇社”与“云南青年社”的关系

  云南旅京学生中有一小部分右翼份子则在北京成立了“云南青年社”,主要负责人是纪人庆、周凎。社员有杨天理、王有德等二三人,该社反对孙中山的三大政策,比较靠近国民党的右翼西山会议派,与“新滇社”政治上是对立的,足以见得,云南旅京学生当时的思想政治斗争还是比较激烈的,在全国革命斗争迅速发展的状况下,“云南青年社”中有部分成员愿意改善与“新滇社”的关系,建立合作关系,于是派杨天理、王有德二人为代表,来到广州谈论与“新滇社”合作的关系,杨天理、王有德和王德三是北大同学,而且思想开明,表示“云南青年社”愿意加入“新滇社”。“新滇社”代表则表明不同意“云南青年社”加入“新滇社”但是杨天理、王有德可以以个人的身份加入“新滇社”。因此杨、王二人加入“新滇社”,留在了广州工作和学习。

  七、“新滇社”的影响及启示

  “新滇社”虽然只存在近两年的时间,但是却有着深刻的历史意义,作为二十年代中期的一个地方性革命团体,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为革命斗争的展开进行了各个方面的活动,“新滇社”积极宣传革命思想,团结组织云南旅外青年投身于革命活动,提高云南省内外许多青年的政治觉悟,培养了大批优秀的云南革命骨干。除此之外,“新滇社”不仅与后来云南革命斗争迅速蓬勃发展息息相关,还为云南早期党组织的兴起和建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多数“新滇社”的社员后来都成为云南早期党组织的领导精英,在党组织的建立和发展方面都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新滇社”的许多领导极其社员在云南、大连、齐齐哈尔等地,经历了艰苦的工作,他们力求革新政治,为中华民族的解放和人民的幸福进行了了顽强的斗争,“新滇社”中涌现出了一大批为革命斗争英勇就义的人士,除了较早牺牲的范士融、姚宗贤、还包括王德三、王复生、张伯简、刘平楷、赵祚传、等人都先后为革命、为党而做出了牺牲。他们更清醒地认识到了当时国家的状况,更加感受到了当时社会的黑暗腐败和无能,“新滇社”的青年积极将救国救民、改变国家现状作为己任,他们的勇敢表现、坚定的爱国情怀和理想信念、舍生取义的牺牲精神,都是我们值得我们铭记,弘扬光大的。

  本文将“新滇社”作为一个整体,在有关“新滇社”的书籍和专篇的基础上,从综合角度出发,对“新滇社”成立的背景、发展概括、历史启示等内容进行介绍。 “新滇社”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云南建立最早的革命团体,对云南革命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时代造就英雄,不曾留有任何的痕迹,“新滇社”在二十年代的时光里,光荣的存在过,“新滇社”的社员百折不饶的精神进行了一系列的革命活动和斗争,他们高瞻远瞩的目光,坚定的理想信念、舍生取义的牺牲精神都是值得我们当代大学生学习的,学习不光是喊口号,还要求真务实,在缅怀先烈的同时,我们更应以革命先烈为榜样,做好自己的本质工作,学高为师,身正为范,树立远大理想与目标,在属于自己的岗位上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