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文化历史论文 > 历史论文 > 历史学论文写作格式 民族主义—从漫长的历史中走过

历史学论文写作格式 民族主义—从漫长的历史中走过

2018-11-18 15:02:50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人类已在希望和忐忑中步伐踉跄的迈入了二十一世纪,但回顾过往,民族主义作为一把曾深刻影响过历史进程的双刃剑,它对于整个世界历史进程的影响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被回避的。而如今,民族主义这个旅者,仍在漫长的历史中莽撞而顽强的行走。

  关键词:民族主义,全球化,人类

  人类是社会的动物,究其大部分原因,不是人不分青红的和一切人交际,而是人总要和某些特定的集团进行交际,又对其抱有一些顺从的心理。

  一:最初的民族主义

  类在历史上经历了三个基本阶段:渔猎社会阶段、农业社会阶段、和工业社会阶段。在狩猎和采集的时代,部落无疑就被看作为十分优秀的集团,它拥有特定的习俗传统,特定的习惯亦或者特定的统治阶层。而人类作为部落集团的一份子,便会被教导如何忠于集团和为集团服务,虽说当时还未衍生出“民族主义”这一闪耀着光辉的词汇,但绝大多数人类都将它当作一个既有的事实自然而然的接受了,它是自然的东西,因而具有根本的势力。

  二:现代民族主义的起源

  现代民族主义发源于十八世纪的欧洲。与十六、十七世纪发展起来的国际主义不同,人类对于一个相当大的国家的无限忠诚,以及有树立造的一个“民族”在语言和文化上的认同感,这些都是由十八世纪开始着手建造的。虽说当时整个欧洲皇室混战打的不亦乐乎,从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到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再到七年战争,这一路打的整个欧洲血流成河。而当时欧洲的实际统治者都是贵族,且大多都是外国贵族,整个欧洲,西起大不列颠东到俄罗斯,都被一张密集的由亲缘关系织成的大网所覆盖着。欧洲各国的贵族基本都沾亲带故,东面的国王是我哥哥,西面的女王是我姐姐,北面的公爵是我弟弟。你继承一下我的皇位,我继承一下他的财产,西班牙国王说法语,法国国王说英语,俄国沙皇说德语,共同欺压着欧洲的平民百姓,要多乱有多乱。战争不断,参军入伍早期属于封建义务,到后来就是雇佣关系。于是在当时,除了贵族,军队士兵也有许多外国人。无国界的统治者带着无国界的军队,毫无“民族主义”可言。但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资产阶级的壮大,启蒙运动缓缓开始,古典自由主义崭露头角。然而问题也随之产生,自由主义的思想是天赋人权,人民主权不假。理论上也是要打倒无国界贵族,为其他阶级争取更大更广阔的生存空间以及更长远的利益。可实践也证明,在革命的队伍里,大中小资产阶级,无产者,知识分子,农业生产者,小手工业者等等常常为了一小块奶酪的利益就打的一盘散沙。那么,有什么东西能将散沙凝聚成高塔,使不同阶级的人站在同一个阵线上来推翻无国界贵族呢?答案就是民族主义。欧洲人民很久以前就有了关于民族主义的意识,英国人,法国人以及其他有特殊语言和传统的集团很早就体会到了自身的价值,夸耀着自己民族的高贵。“我们之所以团结到一起,是因为我们有同样的语言,有一样的传统,写一样的字,我们是一个民族。而国王和军队连我们的语言都不会说,一定要打倒他们。”争取特权的斗争便被转变为从外国暴君手下夺取民族解放的运动。

  在十八世纪中,争取民族身份的斗争既扩大又深化,包纳了非特权阶级。中产阶级、手工艺人、乡村和城市中的劳工,以及其他社会全体纷纷要求被归入“民族”之内,此举必然含有反贵族和反君主的意义。从此起,民族在原则上包括了每一个人而不是仅仅局限于特权阶级;“居民”与“民族”被视为等同。

  三、“狂热的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有一个狂热的核心,在它的四周遍布塔楼与边防军,用来监察除本民族外的敌人。它要求自己的追随者无理由的信任自己并信任这种信任本身,信任本民族的成员是同一个集体,信任这个民族将带给他们的一切。如果说民主是一场反对把世界简单化的延续不断的斗争,那么民族主义便是一场取消复杂化的延续不断的斗争,它有一种在这世界上横冲直撞的势头,践踏或者毁灭挡在它面前的一切,捍卫或者要求领土,以土地为权利,把该土地上的本地居民看成“一个拳头”。它对它的现在与曾经毫无愧色,它认为只有外族人和本族敌人才有罪。它为自己的武功感到兴奋,将自己的民族镀上各种光环:高贵的血统,重大的责任。它自认为无人可比,必要时将双手沾满侵入者的鲜血。其他民族被民族主义者当做横在本民族咽喉处的一把利刃,使他们惊慌失措,认为其他民族的存在势必威胁到本民族的生存,就如同纳粹党将波兰人比作“饥饿的猪”,把食物的缺少归罪于犹太人。同时又无比的傲慢,他们扬起头颅说其他民族都是劣等,是一堆堆毫无价值的垃圾,是渺小的不存在的“0”。其他民族不值得获取任何尊敬和承认。因为他们的肤色丑恶,因为他们的食物古怪,因为他们的习俗野蛮,因为他们的音乐令人烦躁,因为他们的语言难以理解。到了十九世纪,一战结束后,民族主义凶恶的爪牙从欧洲亮出,败于土耳其的希腊驱逐了大约四十万土耳其人,而土耳其则报复性的驱逐了一百五十万名希腊热人。无数的犹太人被无端射杀,被逼迫着离开了自己的家,踏过遍地的尸体被押送到集中营,等待无尽折磨后死亡的来临。

  全球化快速发展与民族主义泛滥

  民族主义无疑是现代文化的一个主要特征,自十八世纪开始,部分国的学界以及政界的领导人,这个世界上的各个民族都应该保留自己原有的语言和文化特征,并据此组成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这个观点是可以被大众所接受认可的。 两极格局的瓦解,苏联强权政治的衰落,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许多地区失去了原有的控制力,这就为一些民族主义和地区霸权主义营造了发展的契机。不同国家的政治体制以及社会结构也相伴着暴露出来种种缺陷,中央政府对地区控制力的下降,东欧剧变民族分裂,国家意识形态得不到统一。在这时,民族主义自有的宗教信仰,伦理道德方面的价值也就自然地吸引了众多的社会成员转向了民族主义的怀抱寻求安慰。“个人对国家的感情深不深,同该社会的稳不稳定关系来说,从该社会成员的安全感反映出来的是成反比的。”一个社会越是稳定,成员的安全感越多,转向民族主义中寻求发泄情感的概率就越小,反之亦然。一些民族主义极端分子趁此机会,打出各种蛊惑人心的旗号,利用武装力量与中央政府对抗,使新极端民族主义获得了滋生的社会土壤。而霸权国家也在其中“摸鱼”,为了扩张自己国家的势力版图,通过拉拢亲近自己的一方用以消灭反对自己的一方,甚至不惜动用武装力量,踩着其他主权国家上位,使得许多地区的民族矛盾激化,民族关系恶化,民族主义浪潮的再一次兴起也就成了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

  全球化的进程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骤然加剧,与民族国家的利益需求相辅相成,是当今的国际政治形式呈现出新的特点。由于全球化所造成的世界范围内南北矛盾的凸显以及贫富差距扩大,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在不合理的旧有国际政治秩序严重制约下,加之大部分国家经济基础较差,产业经济结构单一,科技水平落后,国内天灾不断战争不止。一些国际间组织也打着民族主义的旗号,作为组织民众的手段,反抗西方国家霸权,要求改变现状,反抗外来力量的渗透与影响。而一些发达的西方国家的排外主义也初露端倪,抵御外来移民,要求清洗本土环境,对内寻求民族凝聚力,对外则修筑起高高的城墙,这种内外有别的政策使得极端民族主义与恐怖分子趁机活跃,也在无形中放大了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自兴起至今,作为一种独特的意识形态,与其他意识形态相比,它显现出了自有的优势,从由部落集团开始到民族国家,再到在十八世纪的欧洲成为将各个阶层凝聚在一起的粘合剂,又到十九世纪令人谈之色变的狂热信仰,最后到在现代国际关系演变中推波助浪。民族主义所自有的目标就是要建立社会中心价值和根本信仰,当今世界范围内由民族主义所掀起的风暴必将对如今的社会体制、思维方式、道德信念形成严峻的挑战,并经历新的演变。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