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文化历史论文 > 科学、科学研究论文 > 科学论文 科学和正确的关系

科学论文 科学和正确的关系

2018-12-21 11:42:15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

  当今社会,崇拜科学、推崇科学似乎已然成为一种主流意识形态,不少人更是会理所应当地认为科学的即为正确的。那么科学与正确是否存在某种必然关系?辩证地来说,正确对于科学既不充分也非必要。这是一个乍一听起来近乎惊世骇俗的回答,但却是一个合乎实际的陈述。要进一步分析这个命题,首先要搞清两个定义,即何为“科学”、何谓“正确”。本文通过对科学和正确定义的深入探究,结合科学史,研究了科学和正确的关系。

  关键词 科学,正确,关系

  1.何为科学

  科学,即分科而学。后指将各种知识通过细化分类进行研究,形成逐渐完整的知识体系,它是一个建立在可检验的解释和对客观事物的形式、组织等进行预测的有序的知识系统。判别一个事物是不是科学,主要并非看它所得出的结论是否正确,而是要看它所采取的方法措施,以及它基于当时条件所能得出的验证[2]。对于究竟什么是科学,西方科学哲学家们进行了大量深入的探讨和研究。逻辑实证主义认为,科学理论是可被证实的,即是可以被证明为正确的理论。而波普尔的证伪主义则认为,科学理论或科学命题是全称命题,是不可被证实,只可被证伪的。证伪主义认为,是否科学有着非常客观的标准:即可被证伪,并可多次重复独立验证。它反对逻辑实证主义认为科学理论来自于对众多经验归纳的观点,而是把科学理论看作是普遍命题。再后来,库恩提出范式理论,该理论认为,判别一个学科是否为科学其标准应该为该学科有无范式而非是否正确,自此,科学理论成为了人们看世界的一种方式。

  2.何为正确

  何为正确?关于这个概念,《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符合事实、道理或某种公认的标准。而从哲学的层面解释,我们说一个结论正确,是看他所描述的内容是否符合事实、规律、道理或某种公认的标准。而正确的结论,源于正确的思考,正确的思考源于正确的理念,正确的理念,源于正确的引导。而这里,我们又有必要将正确和真理加以区分。严格从逻辑关系上讲,正确的外延涵盖真理而且有余,而错误的外延涵盖谬误而有余。符合事实和客观规律的判断是描述性的事实判断,符合道理和某种标准的判断是规范判断,前两者具有严格的正确含义,而后两者则并不具有。因为道理和标准必然会涉及到人的主观概念,很容易出现双重标准甚至多重标准的情况。反而观之,事实和客观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因此,事实和客观规律更加可信。

  科学与正确的辩证关系

  3.1 “科学”与“科学主义”

  那么,科学是否就是正确的?答案是否定的。称科学为绝对正确,是对科学的不了解,更是对科学精神的亵渎。生活中,对某一事物迷惘而不知其究竟,但又盲目地偏听偏信,是为迷信;而对科学理论不理解却以为盲信盲从,就是迷信科学。对科学内涵不甚了解却言之凿凿称科学是关于我们客观世界唯一能够到达真理的体系,这其实就是科学主义。

  这里我们需要小心区别“科学”与“科学主义”。科学主义是在中国当今社会中盛行的一种意识形态,它以不容争辩的语气宣布,自然科学是唯一正当而且有效的知识形式,是通往宇宙真理的唯一道路。中国的科学主义起源于我国风雨飘摇被迫现代化的近代史,列强以武力给中国带来屈辱和痛苦的同时也加速了中国封建社会的瓦解和文化传统的更新,而科学,就被认为是这种力量最主要的象征。在西方文明的诸多要素中,科学首先赢得中国人的认可和尊重。从洋务运动的“中体西用”到五四运动“民主”与“科学”的口号,再到1978年以来在“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思想下实行的“科教兴国”战略,无不把科学和建立在科学之上的先进技术作为当时意识形态的基础。胡适在科玄论战时曾说:“这三十年来,有一个名词在国内几乎做到了无上尊严的地位;无论懂与不懂的人,无论守旧和维新的人,都不敢公然对它表示轻视或戏侮的态度,这个名词就是科学”。

  科学主义借助于中国传统文化之中的实用主义思想,基于中国社会形态重大转型的特殊历史境遇,已然成为了影响中国社会进展的深层意识形态。工程师治国、科学家决策、量化管理,更是成为了当代中国特色科学主义的一种新的表现形式。而于此不同的是,我们知道科学结论是可以不断证伪的,即科学即是在不断被推翻再修正的反复之中不断自我完善而逐渐趋于真理的一种探索体系。科学进步的道路上会有曲折,甚至偶有倒退,但科学有着其他任何认知体系所不具备的自我纠错机制,因为没有其他认知方式能像在科学中那样接受和欢迎理性的批判和反驳。但是,科学主义的基本观点却超出了科学的范畴而成为一种哲学思想,无法证伪,而只能作为一个自明的、自觉接受的基本信念。显而易见,科学主义完全可以被视为一种信仰,而且与其他信仰一样无法通过逻辑手段和数理公式得以证明。所以,对于科学主义者而言,科学当然是绝对正确的,自然也是关于这个客观世界的唯一普遍真理。但理性辩证分析下来我们可以发现,科学其实只是对自然或社会一些现象的一类描述体系而已,它是我们理解世界、面对世界的工具和模型,但却无法上升到宇宙本质的高度。

  3.2 现代科学的局限

  关于科学的深层内涵和对其正确的理解方式一直是科学哲学家们不断争论的话题。英国物理学家彼得·罗素曾说:“真正伟大的科学发明,均来自心灵的明晰与开阔。”因而从事科学研究,应当是源自对事物探索的热忱。现代科学的体系已经细化到前所未有的地步,其分支涵盖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普通民众对于原子弹、宇宙飞船、智能手机的诞生赞叹不已,而对于一些基础学科的研究却不以为然甚至质疑其存在的意义。数学家和物理学家看似不曾参与一些让我们叹为观止的科学奇迹的诞生,其终其一生的付出和学术成就似乎也没有得到现实社会中大多数人眼中所谓的“折现”。然而科学的发展历史已经表明,只有当人类单纯地跟随他们的知性好奇去进行探索时,才会做出最有价值的发现。科学研究之中存在有一种大隐于市的超然感,这是一种智慧的表现形式。因而绝大多数的科学知识实质上是一种对微小需求的伟大贡献。

  1933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埃尔温·薛定谔曾说:“科学所能描绘出的世界景象是非常不足的。它提供了许多资讯,也将我们的经验梳理成非常整齐的秩序,但是关于一切跟我们心相近的,一切对我们真正重要的,它的沉默是可怕的。”如果我们简单而鲁莽地把科学当做万灵丹药,它的重要性很容易便会超越对人类智慧的追寻,而成为一种信仰一样的存在。同时,科学基本方法是分析式的,这使得其观察者容易迷失在现象永无止境的复杂性中。现如今,科学涵盖的发现领域之广,已然深深抓住了现代社会中最优秀的头脑。对科学的追寻像是一场无穷无尽的淘金热。科学只承认可用具体或数学方式证明的事物,而对智慧与真理的追寻却远远不止于此。

  现代科技文明所给我们的限制在于,虽然大家都能享受科技文明的成果和便利,但事实上,很少有人能有机会和能力参与它。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宇宙如何演化,生命如何诞生,电力从何而来,人的身体各系统如何协调运作,但每天有上千万乃至上亿的人使用最新科技的智能手机,抑或服用布洛芬,且对智能手机所涉及的科学知识和布洛芬如何暂时解除我们的发热与疼痛毫无概念。我们常说现如今人类已经进入一个全新的科技时代,但从根本上讲,这并不是事实。事实是人类活在与科技时代平行的另一个时代中。身处这个时代,一个文盲就可以享受所有科学及科学副产品所带来的好处,程度就如最顶尖的科学家一般。但是绝大多数人无视科学的内在运作,他们对学术界的进展毫不在意,太过自然而自得地享受科技成果带来的便利,对科学世界里程碑式的突破茫然而冷漠。从这个意义上讲,科学的成功使它为自己加上重重光环,使人们将它推上神坛,科学的发展得力于人类的推崇与敬仰,却也囿于自身的光环而不得为普通大众所接触和正确的理解。

  3.3 科学的探索永无止境

  毛泽东在对于日本学者坂田昌一的《基本粒子的新概念》这篇文章的评论中曾说:“世界上没有绝对不变的东西。变、不变、又变、又不变,组成了宇宙。世界上一切都在变,物理学也在变,牛顿力学也在变。世界上从原来没有牛顿力学到有牛顿力学,又从牛顿力学到相对论。这本身就是辩证法。”

  以地球为观察点,我们以为太阳和月亮一样都围绕地球而转。后来我们的观察点放开了,我们发现太阳是太阳系的中心。以太阳为观察点,我们“科学”的说法是地球绕着太阳转。后来随着技术的发展,我们发现了宇宙相对中心的存在,我们也发现由于太阳也绕着这个中心点而转。于是我们不得不科学地说,地球也并非完全围绕太阳画圈,而是在各种引力的牵绊下走着一个极其复杂的轨迹。

  为验证一个科学的结论,我们通过实验来获得证据。我们做更多的实验以获得足够的证据。我们将证据点连接成线,得到理论,但是可能同时存在多种相互竞争的理论来解释证据,随着我们的证据进一步增多,我们排除了那些明显不正确的理论。我们得到任何理论都需要做出一定的假设,而那些需要更少假设的理论则更可能正确。所以我们通常更关注那些假设较少的理论,这让我们得到尽可能准确的愿景。它可能不完全正确,但它比别的解释更接近事实。

  在现代的科学框架下,科学已经不再只是指人类认识到的知识,更多的指代着对未知的知识的求索。当牛顿力学体系发展到极致,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发展就为我们打开了一个我们并不完全理解的全新的宇宙。当我们发现一些微观粒子并不按照宏观物质那样符合牛顿力学体系,我们就该清醒地认识到,科学从来都不曾也不会是绝对正确的。科学只是一种不断探索世界真相的方法体系,核心在于不断怀疑,包括对自己的怀疑,最后才能达到不断修正自己而不是数千年原地踏步的结果。

  亚里士多德曾说:“人类天性渴望求知。”正是这种对未知世界的求索精神使得一代代科学家在科学探索的道路上不断立下更为壮丽的丰碑,科学研究本身是一种迷人的追寻,其迷人之处即在于对于真理的追寻永无止境,无论时间空间都不会给科学以限制或锢锁而是给它以无限发展壮大的广域与纵深。所以正如歌德所说:真理属于人类,谬误属于时代。

  4.结论

  在漫长的历史中,人类曾崇拜过日月山川、飞禽走兽,崇拜过超越自然的精神力量——神明,甚至于曾有过个人崇拜。时至今日,很多人认为只有科学值得信赖和崇拜,并相信它才是最终正确的万能公式,是人类的救世主。然而,需要指出的是,现存的科学理论,既有正确的也有错误的。即使是今天看来正确的理论,也有可能明天被证明为错误。科学最大的魅力即在于它永远保持质疑一切的态度。科学不是永葆正确、万无一失的救世主,更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万能信条。我们崇尚科学,更多的是崇尚科学的态度、科学的研究方法及过程。至于科学的正确与否,只能通过不断的实践来证明。漫漫历史长河,我们要给岁月以文明,也要给文明以岁月。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