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社会科学论文 > 军事论文 > 军事战略分析论文 浅析刘伯承在挺进大别山过程中的军事指挥艺术

军事战略分析论文 浅析刘伯承在挺进大别山过程中的军事指挥艺术

2018-12-04 17:59:07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 要 刘伯承久经战场,并立下了赫赫战功,可以说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是最出色的军事奇才之一,他也是我们大家所熟知的“常胜将军”。对于战争的指挥方面,他运筹帷幄、深谋远虑,并且他所作出的决定、判断总会出于敌人的意料之外,他出色的指挥艺术对毛泽东军事理论思想的形成壮大有十分重要的贡献。据相关资料显示,刘伯承在攻击战、游击战、伏击战等战术领域有全面细致的涉猎,不仅如此,在实际的战役指挥中他将这些战术运用的非常灵活。对刘伯承的军事指挥艺术进行研究,可以深刻理解毛泽东军事思想,提升我军的军事战斗能力和部队的整体的素养,并且对于加快人民解放军的现代化京城均有重要的指导作用。

  关键词 刘伯承 刘邓大军 大别山 军事 战略 指挥艺术

  引言

  1947年在解放战争中是至关重要的一年。国民党军队因其具备精良的装备、人数较多的兵力优势,开始重点攻击山东和陕北解放区,进而一步步将延安占领。就在这时有人坚定的说:蒋介石方面目前对于战略形势的正确判断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然而共产党就像是慢慢枯萎的花,甚至莫斯科方面都把撤离延安看作是一个突然并且很不靠谱的决定。尽管如此,在1947年8月7日,刘伯承毅然决然的下定决心:不要后方,勇往直前,千里跃进大别山!在刘伯承看来解放军当时并不占优势,而且第二野战军在撤离根据地向鲁豫地区跃进时显然进入敌人的包围之中。刘伯承在这样的情势下依然决定挺进大别山,下文就针对这一战争的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杰出的军事指挥艺术进行论述。

  刘邓大军千里挺进大别山

  刘邓大军按照党中央的指示,于1947年6月30日从鲁西南地区开始强渡黄河,千里跃进大别山的伟大征途开始了,与此同时也掀开了人民解放军开展战略进攻的序幕,为战略决战的开展和实现解放全中国的伟大目标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解放战争的史书上书写了辉煌的一笔。

  (一)外线出击的最初设想

  在与日寇对抗的战争胜利之后,中央军委及时分析了当前我军所处的情势,作出了“向南防御,向北发展”的指示。为保证我军能占有更有利的战略地位,我军下定决心主动放弃长江以南的八块根据地。由此,长江往北我们的根据地就变成了距离国民党统治区前方最接近的地区之一。这样一来,在全面内战打响之后,他们会最先受到国民党军队的进攻,从而不得不选择突围。

  7月13日,毛主席在与中原军区郑位三、李先念发电报时又一次提及:“‘我中原军之任务是以机动灵活之行动,在鄂豫皖川陕广大地境内,在外线牵制反动派大量军队,帮助我内线作战部队取得胜利,是为作战之第一阶段;然后我内线部队渡淮向南,与中原军会合,夺取信阳、大别山、安庆之线,是为第二阶段。’”

  在上述致电内容中所提到的“内线部队”指的就是刘邓、陈粟所带领的挺进大别山的军队,由此可以看出这也是毛主席深思熟虑了很久的大战略。刘邓大军遵循毛泽东的这个部署,决定让山东两大野战军主力一起承担起外线作战、挺近中原这个艰巨的战略任务。

  之后,因为中原军区的主力军在2、3月期间向北渡过黄河,进而把军队转移到外线和敌军相互周旋,逃出了国民党军队对我军围剿,但在这个时候,中共中央又有了新的指示:要求刘邓大军将向外线出击的时间提出,应该先休整军队、补充精力,为接下来的外线出击做好准备。到此为止,刘邓大军已经取消千里挺进大别山和接应中原解放区对部队进行突围的任务,余下的工作就是我军将战略防御向战略进攻转折的重大任务。然而这一任务我认为有点太过于匆忙,当前情况下应该是在准备充分,并且条件逐步成熟之后,再选择最好的时机执行这一任务。

  (二)鲁西南战役的成功启示

  1947年4月,蒋介石所带领的军队将山东和扇贝的解放区作为重点进攻的对象,这一情况对我们来说就变得非常急迫,因此中央军委又将之前刘邓所提出的外线作战提到日程上来,并做出要尽快转入外线作战的指示。毛泽东于五月四日针对之前的相应部署作出重大的调整:陈赓、谢富治所带领的军队准备入陕,并且协助配合彭德怀的部队共同对付胡宗南;而陈毅、粟裕所率领的军队决定首先进行山东的内线作战,之后向南至豫皖苏,同时协助刘邓大军共同管理其所在的中原地区;“刘邓大军在6月1日独力经冀鲁豫出中原,以豫皖苏边区及冀鲁豫边区为根据地,以长江以北,黄河以南,潼关、南阳之线以东,津浦路以西,为机动地区,或打郑、汉,或打汴、徐,或打伏牛山,或打大别山,均可因时制宜,往来机动。”

  6月2日,刘邓再一次致电中央,详细说明了由于当前并没有完全做好准备工作,请求同意推迟强渡黄河的时间。

  6月30晚,刘伯承所率领的第1、2、3、6总共四个纵队、十三个旅外加冀鲁豫军区的两个独立旅总共十五个旅约有十二万人,决定从距离鲁西南大约150多公里位置的8个渡口开始强渡黄河,进一步发动了鲁西南战争,在进行了28天的持续作战,先是将曹县、郓城、定陶等部分县城攻下,之后又在独山集、六营集、羊山集等地与敌军进行了激烈的奋战,总共消灭了国民党的四个整编师师部、九个半旅大约有五万多人,并且从敌军处收缴了大批的军用物资。

  把鲁西南战役和在此之前刘邓大军所经历的在豫北地区进行反攻的战役算上,在解放战争在开始之后的仅仅一年左右的时间内,刘邓大军荣获了“九战九捷”的称号,经过这几次的战役,无论是从兵力还是装备以及作战经验等各方面都取得了较为明显的进步,并且慢慢成为被人民所认可的,可以在人民解放军中数一数二强劲部队之一,从这一点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依托冀鲁豫等旧解放区内实施内线作战或者说是半内线作战是有很强大的优势的。

  (三)千里跃进大别山的艰难决策

  7月23日,刘邓大军正在羊山集与国民党整编第六十六师浴血奋战、强力围剿的过程中,毛主席突然致电并指示:“‘刘邓……立即集中全军休整十天左右,除扫清过路小敌及民团外,不打陇海,不打新黄河以东,亦不打平汉路,下决心不要后方,以半个月行程,直出大别山,占领大别山为中心的数十县,肃清民团,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吸引敌人向我进攻打运动战。’”

  像毛主席所说的决心不要后方,直接进攻敌人后方的决策,在解放军作战史上是非常鲜有的。在经过深思熟虑后,刘伯承于7月30日向中央军委发电报报告说:“‘连日我们再三考虑军委梗电方针,确好。倾奉艳电,决心于休整半个月后出动,以适应全局之需,……直趋大别山,先与陈谢集团成犄角势,实行宽大机动为适宜。准备无后方作战’,并提出输送炮弹、干部、资金等物资准备要求。”

  由此,刘邓和毛主席在思想和战略上有了共同的看法,可以说刘邓大军跃进大别山的时机已经成熟,从而下定决心千里挺进大别山。

  二、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一)着眼整体、统筹全局——用战略的眼光思考问题

  1947年6月,这时正处于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向战略进攻转折的重要时刻。正在鲁西南战役即将开展的时候,中央军委分别向刘伯承、邓小平,陈赓、谢富治,陈毅、粟裕所带领的三路大军部署了挺进大别山、西、豫皖苏边,最终统一于在江、河、淮、汉等地集合,并一起商讨进军中原的事宜。然而7月23日中共中央紧急致电刘伯承和邓小平,并指示刘邓带领部队“下定决心,不要后方”。在接到中共中央的紧急电报之后,刘伯承等人对此进行了深入的分析探讨并于鲁西南战役刚刚结束的那天就回复电报给中共中央军委:由于南渡之后部队进行了持续的作战,为此消耗了相当大的人力物力资源,战士的伤亡达到将近1.3万与人,武器、弹药基本全部耗尽,况且又没有新的兵员补充,所获得的战俘至少需要近20天的教育才有可能进行兵员的补充,以此来补充我们所失去的兵力补足;从目前的情况看,敌人目前还剩余17个旅,除去整编第四十师,其部队是战斗力大都比较弱,况且当前处在山东的敌人因战事和距离不好向西借调,所以我们目前还是有内线作战消灭敌人的机会,因此此时应该向南行进,之后应马上让部队休整半个月,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首先应该按计划依托豫皖苏的,这样一来可以先确保后方的接济。第二天,毛主席针对刘伯承的建议发送电报,表示允许刘邓所率领的全体部队整顿休息半个月并同意执行依托豫皖苏的计划,决定过两个月之后看所处情势,再进行有依靠地慢慢向南发展或者挺进大别山。但没过多久,毛主席于7月29日给刘伯承、邓小平发了个十分机密的电报,大致意思为:“‘现陕北情况甚为困难(已面告陈庚),如陈谢及刘邓不能在两个月内以自己有效的行动调动敌军一部,协助陕北打开局面,致陕北不能坚持,则两个月后敌军主力可能东调,你们困难亦将增加。’”

  这个电报是毛主席亲手拟发的,并且给这个电报加了3个A字(级别为最紧急),秘密级别也是“极机密”,只供刘伯承邓小平两个人阅读。刘伯承此时从全局出发,立马做了决定:“立即行动!”这是顾全大局的决定。总中体看来鲁西南地区所处的位置还只属于敌军的“腰部”,并不是致命的地方,然而大别山的位置则是敌人最重要的心脏。恰恰是因为刘元帅在关系到整体战役的核心部分有坚定不移的全局意识,对在大别山战役过程中向外线作战的转折顺利完成,进而引导了这场战役的发展态势。

  (二)一切从实际出发——强调“五行术”的重要性

  在挺进中原的过程中,刘伯承特别强调要发挥指挥员的主观能动性,命令在每场战役开始之前都务必要对敌情、任务、我情、时间、地形这五个方面的具体内容了解清楚,针对不同的条件,不同的情况,不同的地形,采取不同的作战方法。刘伯承将此五项内容叫做“五行术”。他常说:“‘弄清任务、敌情、我情、地形、时间是定下决心的基础,五行不定,输得干干净净。’”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说明了要调查研究,并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所能发挥的重要作用。这个说法也在提醒我们,要想最终取得战争的胜利,就要完全做到了解自己,更要了解对手,并对作战地点的一切外部因素有全面的了解。

  在鲁西南战役取得胜利之后,刘伯承、邓小平按原计划要让军队休息半个月,稍作休整后大约于8月15日再准备向南挺进大别山。但是令刘邓没有想到的是之后的战争形势发生了变化,蒋介石分别从山东、陕北地区总共集结了12个师36个旅的强大的兵力,从五个方向分别向郭城、巨野地区夹击,并一次次的故意破坏黄河河堤,目的是想在鲁西南地区把刘邓大军困住。在此时,天气情况非常恶劣,大雨一直在下,导致河水涨的很快,而河南面的旧的堤坝由于蒋介石部队的故意破坏,来不及将垮掉的老堤修复,很快就会有决口的危险。当时所处的情景,已经不利于刘邓部队长时间的驻军。因此刘伯承决定修改原来所定的计划,决定提前于8月日开展向大别山的跃进。刘伯承的提议得到了中共中央的认可。8月7日夜,在开封的蒋介石正在以大兵向鲁西南进军时,刘邓十二万雄师开始了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南征。挺进大别山的过程是非常坎坷的,摆在面前的是黄泛区、涡河、沙河、汝河、洪河、淮何等障碍,另外此时正处于雨季,这些外部因素必然会给部队的行进带来更多的困难。为了把尾随的敌军甩开,使我军的行进的速度提高,刘伯承一直都是亲自带领着部队,总是出现在最困难最危险的地方,负责查清楚造成困难、危险的原因,并针对原因找到解决的办法。

  8月23日,刘伯承、邓小平率领的部队在15天的快速行进之后,终于抵达汝河的北岸,此时他们准备强渡汝河。因为身后有近3个师的敌人仅仅跟在后面,并且前面还有敌人派的部队把守,我军处在一个前有狼后有虎的局势中,情况十分危急。为了逃离敌人的前后夹击,刘伯承把自己的安危抛在脑后,亲自到前线进行考察。在这过程中他观察到我们所处的汝河岸纵向深度太浅、所占用的地方十分狭小,这样的情况一旦部队在渡河时突然碰到敌人从空中进行袭击或者敌人进行反扑,我们并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所以只能指挥大军将作战地点向前方慢慢推进。在刘伯承的悉心指挥下,加上我军战士不畏牺牲、浴血奋战,最终胜利地渡过了汝河。

  为确保渡过黄河地区的顺利进行,刘伯承于6月22日亲手拟定了《敌前渡河战术指导》提出“一切准备工作,以便于登陆作战为主眼”。具体内容包括:“察明南岸敌人河防体系,河之两岸地形,具体计算各渡口船只数量、容量、每船往返时间和部队上船登陆要多久等。在北岸(我岸),清查户口,肃清敌人间谍,封锁消息。”

  在强渡黄河的时候,刘伯承对渡河的有关内容都进行了全面的研究和调查,对强渡黄河的条件、侦察敌军的情况、选择合适的地形渡河以及需要用到的渡河工具都作了周密的部署。再比如,8月26日刘邓率领部队经过淮河口时,时间正好处于当地雨季,导致淮河的水涨落不定。刘伯承到先头部队指挥所,全面调查了当地淮河水的相关信息。刘伯承正专注地听着并进行了思索。“刘伯承仔细地询问着,专注地听着,深深地思考着。突然,他问‘河水当真的不能徒涉吗?’‘河水很深不能徒涉。’前线指挥员肯定地说。‘到处都一样深吗?到处都不能徒涉吗?’刘伯承再问。‘河上的老百姓都是这么说,而且没有人敢在涨落不定的时候徒涉。’‘你们实地亲自侦察或试过没有?’‘先锋团和我们自己都进行过侦查和尝试’”。

  他随即拿来一支长竹竿,登上船,坚持自己尝试。那时候天还是黑的,但可以看见刘伯承在随着河中船的涨落,在黑暗之中亲自测量着淮河水。这种事必躬亲、从实际出发的做法恰恰说明了他自始至终都在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的智慧思想和卓越的军事指挥艺术。

  (三)机动灵活、趋利避害——注重游击战的运用

  机动灵活,趋利避害,避实就虚,在运动和游击中寻找机会消灭敌人,这向来是我军打败敌人的法宝,这同样属于毛泽东众多正确的军事思想中的一个十分重要内容,也是刘伯承指挥艺术的一个明显特点。刘伯承对上述内容曾静有过十分精彩的论述,他说:“‘毛主席的人民军事学,是以无胜有,以少胜多,以劣势胜优势,因而就更需要机动。”

  机动是趋利避害的行动,但动机只是消灭敌人的一个条件,本身不是消灭敌人。消灭敌人才是机动的本质。所以我们机动作战就是要消灭敌人。只有消灭敌人才能解决问题,才是毛主席的战略思想。’‘我们的爱国自卫战争,就是大机动大歼灭,中机动中歼灭,小机动小歼灭’”。

  千里跃进大别山,最重要的一点在于在“跃进”。刘伯承严格按照毛主席所指示的要以“跃进万的姿态向大别山挺进”。8月7日开始出发,11日跨越陇海路,17日在度过黄泛区,24日跨越汝河,27日徒步涉水经过淮河,仅仅用了20 多天的时间,刘伯承、邓小平就率领大部队就把胜利的红旗插上了大别山。向停经大别山这样以小踏步的形式向前行进,在充分确保了部队的主动性的同时,还剥夺了敌人自由机动的权利,同时是我军一直在只会带领着敌人,敌军一致处于被动状态,为我军进一步开展全面的战略反玫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进入大别山地区之后,刘伯承将机动灵活、趋利避害作为作战的一大战术,在此基础上将歼灭敌人和发动群众这两个车轮充分利用。在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内,刘邓率领大部队先后解放县城23座,消灭敌人的正规军约六千余人,先后建立17个县的民主政权,这样我军的势力扩散至长江边。

  蒋介石不甘心就这样失败,他共集中七个师的兵力准备在7月10日针对我军大别山北部的主力进行攻击,而在鄂东、皖西地区只派了少数的兵力进行防守。再这样的情况下,刘伯承决定先寻找其他方向进行突围,不和敌人面对面激战,这样一来在机动的过程中寻找适合战斗的机会。仅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出刘伯承的用兵技巧:首先仅安排一、二纵队各一个旅,这些少数的兵力假装主力留在北山,目的是为了迷惑敌人,这时候其他的三纵队向东面突击,同时向皖西机动,敌人大部分已被借调到西部,皖西地区敌军兵力十分虚弱,趁此机会,刘伯承亲自带领将近七个旅突击邹东,将整个战争转移到此时敌人兵力虚弱的九江的对岸。整场战役的进展表明,刘伯承制定的这种突围计划是十分明智的。突击东面的三纵队遵照刘伯承的指示,从商城、固始出发,不顾恶劣的天气袭击皖西,最后歼灭了原本要在大别山北部将我军包围的敌人,趁着敌军夹击的形势还没有形成,10月9日至10日,最终于张家店总共消灭蒋介石部队八十八师六十二旅总共约四千余人。刘伯承所带领的西路主力,几经周转在10月20日前控制了长江北岸近三百多里的地区,由此名声大震大江南北。蒋介石对刘伯承南渡长江这一举动深感恐慌,于是命令其四十师及五十二师八十二旅由湖北沸水向广济伦快速前进,并找机会伏击我军的侧背。蒋介石这次的调兵正是刘伯承所使用的“拖刀计”,种类刘伯承布下的阵法,最终成功诱引出一支孤军冒进的敌军部队。25日,刘伯承在敌人一定会经过的的高山铺地区设置了口袋阵,用事先埋伏的手段将敌军在运动中消灭。26日,高山铺战役战斗打响,27日,我军的主力最后发起攻击,战士们浴血奋战了14个小时,总共消灭了敌军的一个师部和两个旅,共计一万二千六一百余人。这个战例,是刘伯承趋利避害、宽大机动作战的典范。

  (四)以民为本,发动群众——扩大根据地建设

  在刘邓大军千里挺进大别山的整个过程中,刘伯承将坚持走群众路线放在重要位置。比如说,刘邓率领的部队在进入大别山之后,老百姓对这支队伍想要拥护支持的想法仅仅存在心里,因为目前对这支队伍没有什么了解,此外国民党控制这个地方很久,反动势力还有一定的残余,他们实际上还在暗地里控制和威胁着当地的老百姓。所以,大家对于刘邓大军仍然不能相信,也不可能轻易的来支持这支队伍,更不是用说再进一步共同和他们一起同当地残留的反动势力作斗争了。那时候,刘邓的部队还没有进到村里,许多村庄的群众就已经跑的不见人影,甚至一些人在山上一躲好几天不敢下山,一直等到部队离开才敢下山来。对于以上老百姓害怕的情况,刘伯承于1947年9月20日在中共中央致电时强调:老百姓当下不肯与我们走的太近,在思想上还有一定的顾虑,是因为他们害怕我们的部队会再走并且他们也希望我们能有一个好的军纪,因此,能不能发动群众决定着我们是否能够打几个胜仗,能否整顿好我们的军纪,还有接下来土地改革能否顺利开展。所以刘伯承要求部队提高大胜仗的比率,在尽可能的打倒敌人的同时,还要求军队不管通过什么方式,向老百姓表示“我们决不再走”的决心和意志。与此同时,严格整顿军队纪律,命令全体人员必须严苛践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要靠实际行动让老百姓对军队产生信任感。为了实现加速建设大别山根据地的目标,刘伯承决定严抓军纪,既要让队员展现精神面貌,也要注重建立在地方的党政组织,积极进行土地改革,建立地方政权。在从皖西向鄂东的黄安转入的过程中,刘伯承还全面调查了鄂东各地区所建立的地方政权以及当地群众工作的开展具体情况。正是由于刘伯承的指挥得当和辛苦努力,充分的调动起大别山地区人民群众的积极性,由此开创了建立根据地的大好局面,从而可以更好的开展当地的政权建设。

  在军事战斗的过程中,军事谋略十分重要,而我们经常提及的军事谋略就是为了达成一定目的而构想而采取的策略和计谋,由于军事战斗是政治战斗的延续,因此刘邓在思考军事谋略的同时,一贯以政治为基础。从这个角度思考军事斗争,他们应该坚定人民战争最终一定会胜利的思想。大别山战役同样也是如此。刘邓大军在接受中共中央的指示后于1947年6月迅速在大别山站稳了脚跟,正是这一策略的体现。1949年10月,刘伯承在回忆起这一阶段的战斗时,他如实地说:“我们所依靠的是人民,而蒋介石所依靠的是碉堡。”

  这恰恰说明了刘邓在千里挺进大别山的胜利以及所有人民解放战争胜利的关键在于始终相信和依靠广大的人民群众。

  三、伟大的南征瞩目的壮举

  (一)揭开战略进攻的序幕

  我军从1947年7月至9月,开始向全国进行大规模的战略反攻。刘伯承、邓小平带领部队首先胜利结束了鲁西南战役,之后又强渡黄河,最终于8月7日开始了跃进大别山的伟大行动。这标志我军由原来的战略防御开始转入了大规模的战略反攻,进而揭开了解放战争战略大反攻的帷幕。

  刘伯承、邓小平率领将近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直趋大别山地区,自此开始了不依靠根据地的千里跃进行动,而是打到敌人的后方与敌人进行战斗,这在我军军事史上是没有过的尝试。刘伯承带领军队为了将通往大别山的通道打通,6月30日连夜强渡黄河,之后又和敌人进行了为期28天的崖战,总共消灭敌军五万六千余人,7月28日胜利结束鲁西南战役。8月7日开始千里跃进大别山。8月18日艰难度过了约有30里的黄泛区,之后又跨过在河南和安徽两省交界处的沙河。

  (二)像一把利剑插进敌人心脏

  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宝剑一样插进敌人的心脏——武汉和南京部位之一。在进入大别山地区之后,我军主力部队快速分兵发动群众,建立民主政权,从而进一步着手推进土地改革。在较短的时间内,刘伯承率领我军的主力部队攻下近40多个敌占县镇,并于1947年11月召开了高级干部会议,决定成立皖西区党委和皖西军区,其下有分了三个分区。这就能够保证战略的顺利进行和建立民主政权的任务。

  正是因为刘伯承当时坚定的执行挺进大别山的正确的战略决策,最终伟大的战略展开得以顺利完成,并且最终建立了大别山根据地,同时也帮助陈赓所带领的军队巩固和发展了河南地区的根据地,同时将根据地的范围向陕西发展,这对于在西北的人民解放军来说是一支不可小觑的军事力量。大别山根据地的建立和发展,这对全军的整军运动和建立民主政权等后续的任务,发挥一定的推动作用。

  (三)为战略决战和夺取全国胜利奠定了基础

  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为之后三军逐鹿中原做了充足的准备。三军逐鹿中原,最终导致解放战争的局势发生了紧急的转折,陕甘和山东两个地区的敌军被撤回很多,进而遭到了敌人的“重点进攻”,敌人想要破坏我解放区的诡计被打破。千里跃进大别山是敌军的大后方成为了战争前线,敌军在中原地区的粮食储备、武器储备等几乎消耗殆尽,然而我人民解放军在实施战略展开,建立起民主政权的过程中,所有的吃穿用统统取之于民。敌军正在一步步走向消亡。由此大别山战役为最终战略决战甚至是全国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刘邓大军从1947年9月初,到1949年5月,在不到两年内,完成了军事方面的战略展开,进而发动群众,建立起革命政权,最终在根据地推行土地改革;实现了我军主力向外线作战的转移,逃出了敌军的包围圈,并且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坚持挺进大别山的任务;最终完成了解放大别山,巩固和发展人民政权,为之后的战略决战和解放整个中国奠定了的基础。

  结论

  综上,刘邓大军千里挺进大别山,战争取得胜利并且最终在大别山地区进行战略展开,整个过程都能够充分体现出刘伯承的卓越的指挥才能和过人的战略胆识,甚至连敌人在私下里也连连对其军事指挥才能称赞,甘拜下风。挺进大别山,不管是从战役部署,还是临阵指挥上,不一定是最完美的战例,但是仅从刘伯承对整场战役的战略指挥角度来说绝对是不世佳作。在那样一个敌强我弱的非常时刻,刘伯承所表现出来的机制、敏锐、沉着冷静,对指挥战争甚至对改变整个占据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