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教育论文 > 语言教育论文 > 方言教育论文 幼儿园方言教育初探--以无锡话为例

方言教育论文 幼儿园方言教育初探--以无锡话为例

2018-12-20 15:45:15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要:当前,我国大部分国民都已基本掌握了普通话。方言的学习与普通话学习并不冲突。为了传承方言,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即是在幼儿园中科学、合理、适当地开展方言教育活动。

  关键词:幼儿;方言;无锡话;语言教育

  引言

  当前,普通话在我国的普及程度已超过70%,可以说大部分国民都已基本掌握了普通话。而在推普工作成效显著的背后,我国各地丰富多彩的方言却正面临着逐渐消亡的危机。方言,是地方历史发展的缩影,是当地独特文化的杰出代表。当今很多发达地区的孩子往往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却不会说当地方言,成为了新兴的“无方言族”。<1>为此,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纷纷呼吁“保护方言”“传承方言”。想要保护、传承方言,可在保证普通话较好掌握的前提下,对青少年儿童进行科学、合理、适当的方言教育。本文旨在以无锡话为例,对幼儿园方言教育进行初步探讨。

  一、方言与幼儿语言教育

  语言教育包含着文字、语音、语汇、语法、阅读、会话、写作等方面的教育与学习。幼儿的语言教育强调运用语言交流与表达、通过语言阅读与欣赏文学作品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于2001年制定的《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试行)》(以下简称《纲要》)在幼儿园语言教育领域提出的5条目标中有这样一条:能听懂和会说普通话。随后又要求:提供普通话的语言环境,帮助幼儿熟悉、听懂并学说普通话。少数民族地区还应帮助幼儿学习本民族语言。<2>纵观《纲要》,其中尚未出现与方言有关的内容。2012年,教育部又制定了《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以下简称《指南》)。《指南》对幼儿语言教育领域的目标进行了进一步细分,在倾听与表达方面的 “愿意讲话并能清楚地表达”这一目标下,对3~4岁幼儿提出了目标:基本会说本民族或本地区的语言;对4~5岁幼儿提出了目标:会说本民族或本地区的语言,基本会说普通话。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幼儿会用普通话进行日常会话;对5~6岁幼儿提出了目标:会说本民族或本地区的语言和普通话,发音正确清晰。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的幼儿基本会说普通话。随后又建议:方言和少数民族地区应积极为幼儿创设用普通话交流的语言环境。<3>对照《纲要》与《指南》,这两份幼儿教育法规文件均强调了普通话的主体地位,这与国家法律规定十分吻合。晚于《纲要》十多年的《指南》增加了“会说本地区的语言”系列目标,并将其置于与普通话并列甚至比普通话更早要求掌握的位置,可视作近年来国家在幼儿语言教育领域对方言的重视。

  二、无锡话与普通话学习

  方言与普通话同属于现代汉语。方言是现代汉语由于地域不同产生的各种变体,一般只通行于特定区域。普通话是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现代汉民族共同语。方言具有较强的地域性特征,普通话则具有“普遍通行”的特点。总体上,方言与普通话使用同一套符号系统——汉字,拥有某些相同的词汇,共用大体统一的语法规则。因此,方言与普通话并不是对立的两种语言。我国的方言一般可分为七大方言区:1.以北京话为代表的北方方言/官话方言,又名北方话;2.以苏州话、上海话为代表的吴方言,又名吴语;3.以南昌话为代表的赣方言,又名江西话;4.以梅县话为代表的客家方言,又名客语;5.以长沙话、双峰话为代表的湘方言,又名湘语;6.以广州话为代表的粤方言,又名粤语;7.以福州话为代表的闽方言,又名闽语。无锡话属于吴方言,在地理上处于北部吴语——太湖片——苏沪嘉小片与常州小片之间。无锡话具有一些鲜明的方言特征,如:没有普通话中的前后鼻音区分;有普通话中没有的入声调、全浊音等;某些字有文白异读现象;至今依然保留明显的尖团音区分;两个阴平字组成一词后发生独具地域色彩的“无锡腔”连读变调等。这些特征一方面是无锡话独特性的体现;另一方面,由于与普通话语音存在差异,无锡居民在学说普通话时,容易出现前后鼻音不分、尖音过于明显等问题。以笔者本人以及笔者的同校同学为例,为了达到国家对幼儿教师的要求,我们在经过为期不长的专门培训以后,大多数人只通过一次普通话测试,就达到了二级甲等的水平,少数人在2~3次测试后也达到了二级甲等,只有极个别人在4~5次以上测试后才达到二级甲等。普通话二级甲等大致相当于北京普通居民的平均普通话水平,即可认为普通话比较标准。由此可见,尽管存在着方言方面的一些天然缺陷,无锡居民依然可以学会比较标准的普通话。笔者长期生活在无锡中心城区,对无锡话尤其是老城区的无锡话,有着直观、长期的体验。由于周边无锡话语言环境的优越和出于个人兴趣而勤于使用,笔者在同龄人中的无锡话水平得到过师长的认可。在同样达到普通话二级甲等水平的同学中,笔者发现以笔者的认知为标准,无锡话说得较好的同学亦不在少数。碍于笔者的学识所限,此观点缺乏专业的语言学理论支撑,但依然可以得出这样的浅显结论:无锡话/方言的学习与普通话的学习并不冲突。

  三、无锡幼儿园方言教育现状

  通过在无锡市区多所幼儿园的实际调查,笔者发现幼儿在幼儿园中普遍说普通话,说无锡话的频率总体较低。具体情况如下:幼儿与幼儿、教师、保育员等的交流,包括日常交流、各项活动中的交流等,基本以普通话为主,很少主动说无锡话;在土生土长的无锡幼儿较多的幼儿园,幼儿说无锡话的频率稍高,在外来人口子女较多的幼儿园和“双语特色幼儿园”(一般指汉语与英语),幼儿说无锡话的频率很低;经常听到教师说无锡话的幼儿,说无锡话的频率稍高,很少听到教师说无锡话的幼儿,说无锡话的频率很低;家庭中主要说无锡话的幼儿,在幼儿园说无锡话的频率稍高,家庭中主要说普通话的幼儿,在幼儿园说无锡话的频率很低;中、大班幼儿说无锡话的频率稍高,托、小班幼儿说无锡话的频率很低;只有在部分幼儿园开展无锡话活动或者教师有实际需要而刻意引导幼儿时,幼儿说无锡话的频率才较高。从以上结果可总结出如下结论:1.幼儿在一个无锡话使用度、包容度较高的环境中,说无锡话的意愿更强。因此,我们应与幼儿家庭、社区合作,为幼儿提供、创设更适于说方言的语言环境。2.由于推普工作的有效开展,普通话已成为绝大多数无锡幼儿的“母语”,而无锡话则是部分幼儿的“二语”。因此,托、小班幼儿在普通话尚未完全掌握的情况下,不会说无锡话是十分正常的。而中、大班幼儿大多已基本掌握普通话,其中一些家长讲无锡话的幼儿学会了一些无锡话。因此,我们在对幼儿进行方言教育时,应将工作重心放在中、大班,对于托、小班幼儿应以普通话教育为主。3.当幼儿的“榜样”——教师、家长经常说无锡话时,幼儿也相应地更愿意说无锡话。幼儿具有好模仿的天性,喜欢模仿教师、家长的各种言行。因此,想要让幼儿想说、敢说、喜欢说方言,则作为教育者的我们,自身应做到多说方言。4.在普通话主导的幼儿园中,幼儿仅在专门的无锡话活动中才有较多机会说无锡话。因此,为了传承方言,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即是在幼儿园中科学、合理、适当地开展方言教育活动。

  四、幼儿园方言教育的实施

  家庭之于方言教育的重要性上文已有所涉及,由于篇幅所限,本文在此就不作展开了。下面笔者通过一个幼儿园方言教育的实例来对如何实施幼儿园方言教育作简要的探讨。专门开展的语言教育活动——集体教学,是幼儿园语言教育常用的教学模式,方言教育亦可参照这种形式进行。请看下例:

  活动名称:无锡小吃竟好吃得

  活动目标:

  1.愿意说无锡话,用无锡话表达自己的感受

  2.从饮食方面了解无锡,知道无锡有哪些著名小吃

  活动准备:

  1.物质准备:幻灯片课件

  2.经验准备:活动前和家长用无锡话聊一聊

  活动过程:

  1.导入

  教师用无锡话提问导入,引导幼儿用无锡话回答问题

  师:倷伲住个城市叫啥个名字啊?

  师:无锡有勿得了品种个小吃,让倷伲来听一听伊首歌里有啥个小吃

  2.学习儿歌《无锡小吃竟好吃得》

  (1)教师用无锡话完整朗诵儿歌

  教师提问,根据幼儿的回答出示课件中的图片

  师:你听见罗里些小吃啊?请小朋友用无锡闲话告诉我

  (2)幼儿与教师一起朗诵儿歌

  师:伊享光请小朋友搭老师一道来读一读伊首歌啊好啊?

  (3)问答游戏

  两幼儿一组,一个幼儿问上句,一个幼儿答下句

  师:现在老师要请两个小朋友一道,听好啊,左手里个小朋友讲头一句,右手里个小朋友讲第二句,一人一句讲下去。老师要看,罗里两个小朋友是头一名,罗里两个小朋友是压末一名。准备~开始!

  3.讲一讲吃过的无锡小吃

  (1)提问幼儿吃过哪些小吃,是什么味道

  师:你里吃过罗里些无锡小吃啊?是啥个味道个啊?

  (2)教师展示图片,介绍自己小时候吃过的无锡小吃

  师:倷伲来看看,老师小辰光喏,吃过啥个小吃

  活动延伸:

  师:一歇点小朋友个点心就是豆腐花,啊想吃啊?

  《无锡小吃竟好吃得》

  倷伲无锡啥个多?

  好吃个物事最最多。

  啥个物事味道好?

  惠山油酥味道好,

  啥个味道呢?

  香到~

  倷伲无锡啥个多?

  好吃个物事最最多。

  啥个物事味道好?

  小笼馒头味道好,

  啥个味道呢?

  鲜到~

  倷伲无锡啥个多?

  好吃个物事最最多。

  啥个物事味道好?

  桂花糖芋头味道好,

  啥个味道呢?

  甜到~

  还有啥个好吃个啊?

  牛肉线粉玉兰饼,

  萝卜丝饼梅花糕,

  酒酿圆子豆腐花,

  还有汤糰小馄饨,

  无锡小吃竟好吃得!

  这份方言教育活动设计选择了一首富有地方色彩的、关于无锡小吃的歌谣作为教学内容,这是方言教育活动最常用的一种形式。方言歌谣是一座宝库,作为幼儿教育工作者,我们应努力发掘其中具有教育价值的作品,再将它们根据幼儿的特点设计成适合幼儿的教育活动。让幼儿在念唱儿歌、童谣中,潜移默化地学习方言,自然而然地获得方言的直接经验,对方言产生兴趣和继续学习、探索的愿望,提高对方言的情感认同,最终乐意说方言。

  除了这种歌谣式的方言教学,我们还有一些别的途径:将方言渗透到幼儿的一日生活中,如在幼儿午餐后、午睡后、离园前讲方言故事、听方言广播、看方言节目等;在非集体活动如师幼、幼幼的个别交流时,鼓励幼儿说方言,培养幼儿的交往能力和语言能力;在清明、端午、中秋、重阳等传统节日时,设计与方言、民俗有关的各种活动,让幼儿在节日的氛围中,快乐地学习方言……

  结语

  包括无锡在内的吴方言区,是全国推普工作进行得最强有力的地区。随着无锡经济的快速发展,大量外来人员进入无锡,将各种方言一并带来,苏北话、安徽话、四川话、江西话,甚至东北话,充斥着无锡街头,与无锡话产生激烈碰撞。在官话方言尖、团不分的影响下,周边吴语城市诸如苏州、常州,“尖团混合”早已完成,而在这个问题上一贯“态度强硬”的无锡,也终于“低下了头”,尖团混合趋势悄然出现在了无锡城中……无锡话、吴语似乎已岌岌可危?一份对无锡市区15~35岁青少年方言使用情况的调查报告显示,无锡话确实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衰弱着。然而,接受调查的青少年人却对无锡话保持着强烈的情感认同,且一致认为无锡话不会消失。无锡话仍具有一定的语言活力。<4>笔者与作者一样坚信,短时间内无锡话/吴语不会消失。作为一名方言爱好者和幼教工作者,我愿在此领域继续深入学习、研究,为保护、传承无锡话/吴语出一份绵薄之力。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