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教育论文 > 综合教育论文 > 写作论文 论苏童小说女性命运悲剧

写作论文 论苏童小说女性命运悲剧

2018-12-20 17:39:26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 要

  20实际90年代出现了一大批以女性为写作对象的创作家,可以说是形式各异,题材多样。苏童的叙事富有江南韵味,在对历史的反讽中完成探究人性的命题。而文章两位女主人公形象突出,坚守着自己的价值观念,游弋于历史的潮流之外。从三方面对其进行形象分析,讲述她的爱恨情仇。而苏童作为男性作家的代表,红粉系列使他名声大噪。他塑造的女性形象性格鲜明,丰富立体,并有其独特的写作技巧。突出的描写了女性的内心世界,着力刻画了红粉女性的悲惨视角,构造了特殊的女性形象,总结女性之间的关系,分析女性斗争的实质,进而看到苏童小说里的人性缺失。

  关键词:苏童,人性探究,艺术手法,悲剧原因

  绪论

  1.论文研究目的和意义

  本文的目的在于通过对所需资料的搜集和相关理论文献的借鉴,用四个篇章分别对苏童书写女性悲剧现象、苏童作品中悲剧意识的呈现、悲剧精神的语言表达、女性悲剧的意义,以及苏童是如何把自己的悲剧意识体现在他的作品里的等问题进行具体深入的分析,探求苏童作品中悲剧意识的总体风貌,展示苏童影视作品独特的艺术魅力和艺术价值,和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审美风格。

  可以看出,本文的理论意义在于从悲剧美学的角度出发,通过对具体作品的全面、系统的论述,将悲剧美学的相关理论运用到对苏童作品的解释中,深入对苏童影视作品的研究;从实践方面来看,希望通过对苏童悲剧、悲剧意识的探讨为女性创作乃至整个文坛创作提供一些借鉴。

  2研究现状

  苏童是新时期以来先锋作家的代表人物,他的作品一直众多研究评价和解读的对象。然而对于苏童刻画女性形象的聚焦,则是当下研究苏童作品的重点。对女性形象的描写一直是贯穿于苏童小说中的一个中心思路,在他众多的女性刻画描写的文学作品中,女性形象占据了大量的篇幅,由于这个原因苏童有时候被人们成为是“红粉杀手”,表现女性形象的作品有很多。例如,《妻妾成群》中的陈太太,《红粉》中的小萼,再到《风杨树》中的描写祖母蒋氏。。。。。各种各样的女性形象在苏童的描写下生动形象,有的放荡不羁,有的香消玉殒,有的花残柳败,苏童在继承了唯美叙事模式的写作方法之后又在自己的理解上改革创新。苏童以其特立独行的写作方式来探讨女性的行为模式,其艺术表现形式深刻的反映出了对女性的命运的关怀。把解读女性形象作为评价,解释苏童苏童作品的媒介,从而发掘他作品中更深一层的含义,从而探究在当代男性世界中的女性意识,应该是一个只得探讨的话题。

  目前对于苏童的作品研究仅仅停留在他的写作模式上,而现在对于《红粉》系列中深度刻画的女性形象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和探索,更没有从纵向的角度来对苏童笔下的女性形象作系统的研究。本论文将以刻画的女性人物为切入点,细致入微的展示苏童在描写女性形象时候的具体意义,进而梳理苏童女性观的发展变化

  3研究方法和思路

  第一侧重分析苏童作品中悲剧意识的悲剧现象。本章主要从人物塑造来展现其悲剧意识的,了解苏童作品中别具一格的悲剧叙述方式。

  第二部分论述苏童影视作品中悲剧精神的彰显。主要从性格悲剧、社会悲剧、精神悲剧三方面对作品中的悲剧意识进行概括、分析。通过对各类悲剧形象的考察从而进一步探讨其悲剧原因,感受苏童塑造的悲剧人物的独特魅力。

  第三,探讨苏童作品中悲剧意识的形成。旨在从苏童的生活经验、生命体验和感悟以及时代背景和社会潮流对其悲剧意识的形成所造成的影响,以及苏童如何把悲剧意识转化为作品当中人物的意识的。

  第四部分论述苏童悲剧的意义。在苏童的悲剧意识中女性都以悲剧结尾但她的悲剧并没有把人引向消极悲观,而是带有一种诗意的光辉,从而升华了人性的尊严。

  结论:苏童作品中的悲剧人物无不表现出生他在唯美、精致的镜语中探寻着人本体、人存在的价值与意义的问题以及对人性尊严的呼唤,具有深刻的人性,她的悲剧意识具有哲学内涵的形而上的意味。

  研究和探讨苏童作品中的悲剧意识和悲剧意义对我们的文艺创作和社会发展都是有意义的。

  1女性悲剧命运的表现

  在苏童的小说中女性的悲剧总是作品塑造的核心,这种女性形象是整个小说的描写的主体。他在塑造女性形象的时候改写了历史描写了古代女性悲剧;他在写近代生活中各种各样的女性的时候一次性将女性推向死亡的边缘;还有在描写日常繁杂事物的同时把女性安插在一个悲催境地;苏童小说中描写的女性角色看似特立独行,但是其拥有自我的逻辑性,这样的悲剧意义深远。

  1.1母性的丧失

  《妻妾成群》这部小说的背景是处在新旧时代的交替时期,新生的力量涌现出一股强大的社会思潮,但是在其发展的过程中遭到了旧有文化的强烈冲击,在这段时期中的女性的一个重要的表现就是她们不再代表的美德和善良的化身,而是代表着社会中邪恶堕落的一面。在中国的大多数描写女性的小说中,作家都是通过自己的描写来凸显女性中善良贤惠的一面,她们代表的是日常生活中光明的一面,但是最后都遭遇到了并不是由于自身的因素造成的非公正待遇,最终的结局往往是悲惨的。而苏童在小说中刻画女性形象的时候抛弃了这一固有的模式,并没有把善良贤惠的女性描写作为写作的核心。他通过自己的创新来刻画另一面的女性,把女性中堕落,邪恶的方面清晰的展现在人们的面前。例如《米》中的形象织云,她为了自己的财富和地位,把自己的孩子作为束缚六爷的筹码:当知道六爷可以为了她的孩子而接受她的时候,她抛弃了自己的母性,放弃了一个作为母亲应尽的义务和责任,毅然决然的把自己幼小的孩子送给了别人,在她的生活中只有锦衣玉食的生活才是追求的目标,其他的一切只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的附属品。可见在巨大的诱惑下一切的德行都是浮云,女性原始的欲望都展露无遗,而在失去母性的情况下,最终命运的悲剧也在所难免,这种模式的写作使苏童的小说看起来非常的阴暗。

  1.2对男权的依赖

  在苏童对女性人物的刻画中,大多数的女性都丧失了自己的主体意识,都没有自己独立的政治经济地位,没有正确的世界观来帮助自己树立一个生活的方向。她们生活中行为模式就是满足男性的需要。对男性的依附有两个方面,一是没有任何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毫无保留的委身于男性,这方面刻画的代表人物就是《红粉》中的小萼。对男权的依赖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女性自身思想中对男性依赖的根深蒂固。在封建的社会中往往认为依赖男性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从而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家中只能处理繁杂事物的家庭主妇,失去展示自己风采的机会。

  在苏童看来,女性被物化的现实是由于男权文化的高压形成的,进而形成了男强女弱的格局,所以女性常常也就被迫处在弱者的地位。苏童流传最广的作品就是《妻妾成群》。一夫多妻和红颜薄命的主题都在《妻妾成群》中得到完美的演绎和诠释。

  作品从年轻,水灵,有文化的颂莲踏进陈府大门写起,到颂莲发疯,五太太文竹进陈府大门嘎然而止,触及的是五四以来中国文学屡见不鲜的封建大家族制度和男权中心文化吃人的主题 。但作者没有将主要的笔墨用于控诉声称女人永远爬不到男人头上来的封建家长陈佐千的荒淫和无耻,而是通过对颂莲悲剧命运的描绘,重点表现了5个女人如何为了将自己拴在一个男人的脖子上而互相绞杀 。一夫多妻的家庭结构留给她们的是十分狭窄,令人窒息的生存空间,争宠斗法便成为她们拓展自己生存空间的惟一选择。

  从颂莲最初选择走向做妾的人生之路看她是自以为能把握自己的命运 ,在陈府获得自己一席之地的 ,她的女学生身份确实使她在故事的开始阶段表现出了一定的优势,但时移境迁颂莲带有学生气和现代味的言行举止却使她越来越无法融于充满了僵尸气味的大家庭 。她既不像毓如那样拥有制度本身赋予她的高人一等的地位 ,也不像卓云那样熟知男性中心家庭的游戏规则 ,同时也不像梅珊那样为了自己的生存权利而大胆妄为 ,她在陈佐千脸上的一吻是她命运的转折点。 颂莲本想借此表现自己和老爷之间的亲密关系 ,却摆脱不了这场女人战争的悲惨命运, 最后雁儿暴死梅珊被扔进枯井颂莲终至疯了 ,而五太太文竹的到来必将重复她们的命运预示女人的悲剧无休无止。这些女人们不管是妻妾是妓女还是情妇他们都,带有强烈的人身依附意识 ,正是这种依附意识使女性处于无可选择的境地 。

  1.3自我意识的放逐

  在苏童的小说中女性之间的自我摧残体现的更为显著,让人们清晰的看到了,为了追求个人的财富和地位最终体现出的原始欲望。苏童的代表作品《妻妾成群》中通过描写四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阐述了一个令人感到悲惨的结局。在封建社会中一夫多妻的社会体系使女人为了在家中得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财富和地位使出浑身的解数来进行女性之间的斗争,最让人可悲的是,在她们的斗争过程中她们忘记了她们自己都是经历过同样遭遇的人,她们从根本上来说是一类人,但是她们为了各自的私欲在彼此的斗争。而男性有些只是冷眼旁观,用最为冷漠的视角来看待女性之间的厮杀,认为只是附属品之间的斗争并没有影响他的生活。在《妻妾成群》中,封建文化的主导者陈佐千直接从女性斗争的事态中完全的退出。女人之间的相互斗争暴露出了她们错误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更加清晰的展现出了她们的愚昧无知,充分体现出了她们丧失了自我主导的意识,错误的封建传统意识导致她们只是愚昧无知的进行毫无意义的战斗而最终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局。这场女性之间的战斗将女性的世俗性毫无保留的展现了出来,到最后得到的结局是只是相互的折磨。

  在苏童的作品中几乎没有拥有自己独立的价值观,为了自己的追求敢于反抗男权文化的女性,而与相反的是对自我的一种放弃,表现出自甘堕落的一方面。《妻妾成群》中对陈太太的深度刻画表现出了她无比的顺从,从来没有对丈夫纳妾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她的表现也从侧面体现出她对男权文化的维护,在当时男权至高无上的封建社会,她愿意用自己的努力来争取男人的欢心,而不是用过自身的努力来改变现在这个悲惨的现状。其实这种自甘堕落状况并不是偶然的,在当时封建社会的大环境下女性不得不做出委曲求全的方式来保全自己。虽然苏童的小说中描写了社会阶层中很多女性,但是大多数都不能自觉的反抗男权的文化的压迫。

  2 女性悲剧的成因

  苏童的 “ 妇女系列 ”小说 , 描绘了一幅幅色彩斑 斓的女性生活的悲惨世界。然而。这 个悲惨世界的建立,又是深深植根于封 建社会传统文化的母腹 中。传统 文化 在男女关系上的要义就是男尊女卑。而苏童“ 妇女系列”小说中的人物悲剧,都与男尊女卑的教条约定息息相关。

  2.1强烈的依附意识

  主导整个社会的核心就是男性,而相对于男性存在的才是女性,三纲五常就是对女人责任最好的界定,这就体现出了女性的依附性。这种抹杀天性的生活方式促使女性慢慢的接受现实,逐渐失去了反抗的能力,最终把自己束缚在男权之下而失去自我的主观能动性。男性主外,掌管大事,而女性只是做一些琐碎的小事,处理着繁杂的家庭事务,失去了发挥自我价值的空间,最终彻底的沦为了家庭妇女。封建传统的男权完全按照自己的意识来制定规则,单纯的从男性的角度来来评判女性的行为,从表面上来看是为了追求平等,自由和幸福,但是到了女人这里却变成了不遵守妇道,违背道德的行为。

  在苏童的成名作品《妻妾成群》中向我们清晰的展示了以男权为中心的的家庭模式。陈府的整个大院有且只有一个真正的主人,他就是陈佐千,他的地位不可动摇。家里的所有人都只能仰仗着他的财富过日子。在他的眼中女性只是自己的附庸,她们本身并没有任何的价值。在女性的心中更让人觉得悲催的是,其本身并没有意识到造成她们堕落生活的是她们强烈的依附意识

  2.2强烈的拜金意识

  在中国的传统社会中以良好的德行教育自己的孩子,竭尽自己的全力处理好家务事是优秀的美德。女性在日常的生活中很难与金钱有联系,但是男性却把女性牢牢的栓在了一起。在苏童的很多作品中女性在生活中的追求金钱占据了主导,认为金钱是最有的价值的物品。对金钱的盲目崇拜更甚于对男性的追求。所以说传统意义上对男性的依附心里不如说是对金钱的盲目崇拜。

  恩格斯有一句话是这样的说的,有些女性为了谋求自己的生路而追求完美的婚姻骑士只是一种契约关系。虽然这句话说的有些极端,但是却真实的表现出社会中女性追求美满的婚姻的现实的一面。在苏童的作品《红粉》中的小萼,《妻妾陈群》的卓云在生活中的追求就是寻求一个有钱的男性来作为自己的依靠。这种拜金的思想极大阻碍了女性实现自我的真实价值,最后的命运只能是悲剧。

  2.3至高无上的男权

  在中国的封建传统文化中,男尊女卑的现象十分的严重。女性被三钢无章和各种规则束缚在家庭的琐事之中,完全丧失了掌管大事的机会,几乎没有展现自己真正风采的机会

  中国的社会时刻在发展着,但是随着父权时代的开始,男性就在在社会社会中扮演着核心的位置,相对应的才是女性,女性仅仅只是男性的附属品,女人缺乏自我的意识,自我的价值是通过男性而实现的。就生活模式而言女性没有属于自己的政治经济地位,所以只能把自己所有的希望寄托于男性,依靠他人来实现自己的愿望。在封建社会中,陈佐千根本没有把女性当作一个个体来对待,在他的眼里女性只是依附于男性的物品,仅仅只是来延续后代的工具,并没有什么自我的思想。女人的努力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价值,只会让他感觉到女人妄想通过自己的谋划来动摇他的地位,分享他的财产,只会让他感到更加的厌恶。苏童通过描写《妻妾成群》的形象生动形象的社会中的男权是处于一种不可动摇的核心位置的。而女性在丧失自己的经济独立能力和政治地位最终造成自己的心里变态。

  《红粉》中的女性悲剧形象和《妻妾成群》的悲剧故事一样,处了旧社会中的固有的思想对女性造成无限的压迫之外,还有新旧社会交替过程中特殊的时代因素对女性造成更加严重的伤害。

  《妻妾成群》的背景是发生在旧政权的没落和新政权的逐步掌握社会发展方向的交替时代。女性的政治地位正在得到逐步的提高,经济地位得到进一步的体现,女性的价值得到初步的体现。女性不再只会呆在家中处理繁杂的琐事,开始逐步的走入社会实现自我的价值,开始有了对生活的追求。但是在陈家大院这种进步的现象并没有得到充分的体现,陈家的院墙仿佛是巍峨的大山,作为新时代中的女性----颂莲并没有选择走入社会来实现自我的人生价值,而是放弃自己独立奋斗的意识固执的选择走进陈家的大院。作为新时代的女性,颂莲虽然已经意识到了女性地位的重要性但是最终敌不过根深蒂固的腐朽文化,新生文化的力量固然是强大的,但是在新生的初期依旧会遭到重重的阻挠,所以颂莲最后的结局也是悲惨的。总的来说颂莲的悲剧根源是男权的不可动摇。

  3 苏童女性观的成因

  3.1苏童的时代背景

  现当代文学的发展出现过三类文学-----伤痕文学,改革文学,反思文学,通过这三次的创新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中国的文坛步入了新的时代。一个名称“先锋文学”名声鹊起,逐渐成为文坛的主流被大众所知。先锋文学作为中国文坛一种新的文学思潮,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发展的历史当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作用。首先,先锋文学与众不同的是加深了对人性的探究,尤其是人格中人性的忧郁,堕落,丑恶的一面进行深度的描写,更加清晰的展现在大众的面前,不同与其他唯美叙事的作品更加注重社会的现实。先锋作家最主要的贡献是在文艺描写的同时把人性的关注作为小说的中心,在艺术的表现手法上进行了广度的探索,在创作主体方面能够实现自我的意识,是自由的程度进一步的提高。

  苏童出生于六十年代的青年作家,由于许多作品出色展示使其跻身于先锋作家的行列,并成为其中的代表人物。相比较普通的叙事而言,苏童更加注重社会底层人物的原生态表达,不再讲文学写作赋予宣传社会光明的作用,不再以社会中的英雄人物为中心,文学作品中的代表人物是社会中的小人物,用以小见大的手法把社会中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在人们的面前,而且深入的展示可人性的阴暗面,体现出人的多面性,复杂性。

  但是在一段时间的辉煌时期以后,先锋小说也逐渐步入了他的低潮期。苏童也对应的调整自己的写作模式,抛弃了一些旧有的语言行为,构思习惯,又重新应用了以前的叙事模式。从一九八年开始他开始尝试一些旧有的叙述方法来描写一些古老的故事,虽然在形式上并没有创新,但是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其写作的主要的特点是以基层中的女性来作为小说的中心,以此来表现社会中最真实的一面。就苏童的描写题材而言,深度刻画女性形象,其中《妻妾成群》,《红粉》等作品就充分的表现出了这一点。

  苏童以前说过,“我喜欢以描写女性形象作为小说的结构中心点”,例如《红粉》中的小萼,《妻妾成群》中的颂莲。他觉得女性身上有很多能令人关注的方面,而且女性拥有着很多小说的因素。苏童就像其他优秀的作家一样,他拥有着自身独特的气质,仿佛在他那短小的笔尖中能注入一个完整的世界。苏童凭借这自己独有的写作方式和写作特点塑造了一系列的性格特异的女性形象,这些各不相同的女性形象代表着社会底层的各个方面,从小说中真实的塑造了整个社会。

  苏童作为先锋小说的代表,从一个特有的方面---男性视角,把文学作为反抗的武器,在他构思的小说世界里,通过塑造女性形象丰满形象进表现出了她们在社会历史变迁的过程中所经受的苦难。并且对女性的,性格,幸福,追求等问题进行了深度的哲学性探究,从这特点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创作理念中厚重的先锋意识。

  3.2个人经历

  苏州情节与平淡的风格。莫言在作品《每一个写作者都离不开故乡》中每一位作家的创作的行为都离不开故乡的影响,很多作家在创作的过程中都会受到家乡文学潜移默化的影响,即便这部的作品的中心线索并不是写故乡的,但是从中总是能够看到故乡的影子。

  苏童的故乡是苏州,十八的年的苏州生活为他以后的创作之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因此苏童在创作的同时总是能够看到江南水乡的影子,不论的是当地的文化,还是当地的优美的风景,都可以看出苏童内心中挥之不去的故乡。由于江南文化的影响,苏童在描写小人物的同时总是充满了阴柔婉转的写作特点。他所讲述的故事没有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刻画的也是生活中底层的小人物。

  苏童善于从旧有的题材中发掘令人眼前一亮的新主题,这与苏州人的细腻的性格是分不开的。以《妻妾成群》为例子,苏童并没有设计什么大起大落的或者引人入胜的画面,只是从生活中的小事入手,然后以小见大的用家庭中的妻妾斗争来反抗封建社会中对女性不公平的对待。苏童在创作的过程中充分展现了苏州人精细的的性格,深度刻画了旧时代的生活场景,并对这种现象进行了进一步的研究和剖析小说中的女大学生颂莲接受过新式的教育,但是最终毅然决然的嫁给了陈老爷,在家庭的斗争中逐渐的失去自己固有的信念,逐步的被邪恶的一面吞噬,最后变得跟其他的太太一样富于心机。但是她所携带的新时代的女性的品格,信仰总是跟家庭中的阴暗,堕落的一面格格不入,最终导致了他的悲惨结局。苏童用五四运动来作为小说的背景,通过自己独到的见解将屡见不鲜的话题写的更加的有深度赋予更加深刻的含义。这样的细腻的创作过程凸显除出了苏州人精细的性格。在这样的忧伤,阴暗的背景中,苏童却能够清晰,富有逻辑的安排着故事的发展顺序,彰显者苏州人的性格,平和,低调。

  4女性悲剧书写的意义

  4.1 文学史意义

  苏童在书写女性形象的过程中塑造了许多的经典,例如《妻妾成群》中的颂莲,《红粉》中的经典女性形象秋仪和小萼。这些女性形象体现出了别具一格的审美方式,体现出了忧郁,颓废,对生活无望的特征。这与当时主流的叙事文学写作方式相异,但是苏童这种独到的写作方式既继承了当时主流叙事金典的写作方式又在一定程度上改革创新,使唯美的颓废的写作方式得到进一步的升华,在当时的文学史中拥有自己重要的价值。

  在当代的文学史中,有许多作家善于描写女性的形象,例如张贤亮,贾平凹,但是他们笔下的女性形象往往都是社会时代中最光亮的一面,让人们感受到她们是美的化身。她们塑造的女性形象是社会中光明的代表,她们有的清纯可爱的少女,有的是贤惠,照顾家庭的妻子,有的是温柔体贴的成熟女性,总的来说她们都是正面的人物形象。这些形象的塑造待变了当时作家的的审美倾向,但是苏童特例独行的写作方式与当时大部份的作家写作方式相异,体现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他的作品中很少写到女性善良,正义的一面,很大程度上描写的是女性中邪恶,堕落,没有生活追求的一面,这与当时主流叙事的写作方式大相径庭。

  苏童小说中的人物形象凸显出与唯美审美方式相异的写作倾向。《妻妾成群》中的人物颂莲,这位生活中旧时代中女性和林道静的作品《青春之歌》有着非常类似的大时代背景,同样是出身豪门,接受了在当时很少有人能接触到的新式教育,但是到了最后选择的道路却与众不同,被所有人所不解。林道静激烈的反抗家人为自己包办婚姻最终决定离家出走,在离开家以后接受了当时比较先进的思想,使自己的意识得到进一步的升华。在当时基本上所有人都是以小资的固定模式来规定自己的行为模式,而自己却没有一点想法。林道静最终摆脱了这种情况,走上了工农结合的革命道路,为自己以后的道路谱写更加精彩的篇章而不是整日庸庸碌碌的过完每一天。颂莲的家因为父亲的去世而迅速的衰落,而自己要去嫁入豪门来寻求自己的出路。在嫁入豪门成为姨太太的以后,整日与其他几个妻妾争风吃醋,为了自己的地位和财富做斗争,丧失本该属于自己的风采最终成为了封建社会的牺牲品。但是颂莲所待变的人物形象与之大相径庭,与这些先进的思想所对立。苏童的其他几部小说也在很大程度上表现出了这种社会腐朽面的女性形象。苏童站在叙事,传达社会政治意识形态的写作方式的对立面,颠覆了旧有的社会主流写作方式。

  但是苏童的写作方式打破这一格局,他的小说中时间并不是有序的从远到近的,而是模糊的,混沌的并没有体现出严格的线性观,没有呈现出明确的时间发展方向。他所坚持的时间观念是循环的,轮回的,而不是表现出严格时间流逝的模式,与中国传统的观念宇宙观和生命意识相一致。苏童创造了一种意向性的的小说写作方式。这种写作方式与有着严格时间观念的叙事型小说有着巨大的差异,对五四时期的叙事型小说进行了颠覆。在五四时期,西方启蒙思想的涌入,使中国的很多作家受到很大程度上的思想限制。使人们更加的注重人物的形象描写,用了更多的言语来描写,人物性格,人物的行为模式,人物所处的社会环境和行为背景,具有较强的逻辑性。但是苏童打破了这一固有的写作模式,他使自己的作品中有唐诗宋词的意境,在小说中并没有刻意的描写人物的形象,而是用了更加多的语言来书写人物的心里活动,揭示人物的心里动态,揭示现实社会冷酷的状况。

  苏童意向写作的出现是对唯美写作的继承,唯美主义是欧洲十九世纪后期出现的一种写作手法,当时风靡全球。在五四运动时期在中过也得到了广泛的传播。苏童作为先锋作家的代表表现出了厚重的唯美主义。苏童的世界观和人生观都表现出了悲剧的色彩,他认为时间和生命都是循环的,时间的改变并不是人性的改变,社会的进步不能代表人的进步。他的小说在很大程度上颠覆了传统的历史观,反对人随着社会的进步而进步的思想。在他的作品中看不到英雄主义,而是用社会中的底层小人物来构思主体,更加深刻的来描写真是的人性。苏童小说中的忧伤,堕落的情怀铸就了一种独特的艺术风格。用白话的小说来抒发言情,为汉语小说的发展提供了另一个发展方向

  4.2对现代女性的启示

  悲剧总是会让人进行认真严肃的思考。这种必要的思考有利于我们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使自己的人生得到升华,从而让我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来对社会中的事情来做评判和否定。小萼最终的命运是悲惨的,也是必然的,虽然造成小萼悲惨结局的根本原因是她自己失去政治经济地位而不得不依附男性,但是当时的社会大环境使她不得不成为男性的附属品。孤注一掷的追求,最后变成盲目的崇拜而没有自己深刻的思考,想要在冷漠无情的社会中找到属于自己的精神栖息地而丧失主动权,最后的结局必然是悲惨的。孤注一掷的追求意味着放弃自己其他的全部,一旦追求失败生活就会失去他本有的意义,自我的价值也就不会得到体现。所以不论金钱在生活中扮演着多么重要的角色,它也不是生活的全部。

  我们从小萼的形象中看出了也属于现代女性中的大不幸,这也是属于现代女性的自身的困惑。有很多的女性也在重复的走着小萼路,一旦步入家庭就完全把自身的全部完全依托男性,从而丧失自我的独立意识。精神上得到巨大的满足,并不想再继续的努力,为了家庭可以牺牲自己的人格,心甘情愿的成为男性的附庸而没有自己的独立点,渴望终身依附男性。

  在近一个世纪的历史进程中,中国的妇女虽然早已摆脱旧时代那种被压抑的状态,自我的主观能动性得到前所未有的提高,社会地位也得到进一步的体现,但是“女不如男”的话题在社会中还是会时不时的展现出来,总体来说女性还是处于社会中弱势地位。

  首先我们从女性的悲惨命运中个可以看出,女性首先要拥有经济的独立性。改变女性的经济地位就需要女性更多的参加社会中的经济活动,克服自我的自卑心里,要意识要女性和男性是同等的地位,并没有什么区别。二是,政府要大力加强宣传的力度,强调男女平等的就业观,不能在职业上形成性别歧视的现象。三是,在制度上完善保护女性就业的相关法律制度,使女性拥有与男性相同的就业机会。

  其次,从旧时代的女性悲剧中可以看出,女性不仅要在社会中提升自己的地位,还要在家庭中改变女性的弱势地位。女性不能只能在家中扮演保姆的角色,而是更应该追求自己的社会价值,更加突出的展现自我的才华。新中国 成立以来社会地位是女性摆脱弱势群体的根本保障,应该注重发展自己的事业,提高自己的综合素质,获得与男性同等发展水平获得社会的认可,再用已经取得的社会地位来争取更多的资源最终实现男女的地位平等。

  最后从女性的悲惨命运中还可以看出,人格独立的实现也会死女性摆脱弱势群体的内在要求。现实中的女性往往在结婚的同时就把自己完全的依托给了男性,失去了自己的独立性。女性的要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在追求爱情的同时还要坚守自己的人格不缺失。

  总是,家庭地位,社会地位和人格地位相互联系,不可分割,它们之间是相辅相成的,想要改变自身的弱势地位,必须提高相应的经济地位,家庭地位,社会地位和人格地位。

  结束语

  以女性为作品描写中心的小说更加的引人注目,比如《妻妾成群》中的颂莲,例如《红粉》中的小萼,女性的身上往往凝聚这比其他的事物更多的小说元素,这也许就是女性为什么更受大众的关注。

  王干曾说,纵观苏童的小说,写的最好的是那些最富有典型意义的形象,是那些聪明而又尖刻的女性形象。当代文坛中给苏童的评价是“红粉杀手”,这种评价也就凸显出苏童女性小说优于其他人之处。张清华形容苏童是“女性的知音和洞察者。”苏童这个笔名好像带有淡淡的女性色彩,好像和女性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在当代的先锋作家中还没有一个人能有苏童这般对女性细致入微的描写,还没有一个作家能把女性的心里动态这么得心应手的展现在大家的面前。然后苏童对女性形象的生动形象的刻画就毫无疑问的造就了他今天在文坛“红粉杀手”的名号。

  女性形象的描写实际长期被大多数所封存,而苏童把被人们冷落的话题重新带回到人们的视野中,呈现在人们眼中的并不是无聊,乏味,缺乏生机的人物形象,而是富有自我的性格特点,每个人物都是丰满的。他所塑造的人物有的冷漠,有的无情,有的悲哀,苏童把人性的缺失和阴暗忧郁的一面在女性的描写刻画上达到了极致,在这些女人身上我们并没有看到传统女性所富有的贤惠,善良的一面,苏童的从全新的一面来向我们展示。善,是一种表达的方式,而很少有人从恶的一方面来向我们展示社会。然而苏童就通过对女性恶的一方面的描写向我们展示了另一个程度的美学,这中美使大众的审美方式有了进一步的转变,并且用别具一格的审美视角来看待人性中较为阴暗的一面。

  苏童在小说中表现出的对女性的深度关注,在一定的理解上可以称之为对人生的思考,强调女性在社会中处于弱势的一方面,表现出苏童对弱者的同情和怜悯,苏童用了别具一格的写作方式来向人们展示对人性归宿的思考和探究。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