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教育论文 > 学前教育论文 > 幼儿教育论文 儿童与儿童教育

幼儿教育论文 儿童与儿童教育

2018-11-22 17:33:43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儿童是具有独立性的自由个体,是与成人平等互动的人。教育应该遵循儿童的内在发展规律,尊重儿童独有的世界,尊重儿童的生活兴趣,尊重儿童的个性差异。基于强调教师权威地位的传统教育、以教科书为中心、照本宣科,课堂为中心的教学思路处于主导地位。班级授课制这种教学组织形式的出现,在应试教育巨大压力的影响下与冲击下,传统教学模式的弊端也在不断显现,这样的教学模式已不再适应社会的需要和教育主体的需求。教育原本就具有明显的生活化特征即教育也可以说是源自于生活的,教育有着不同的形态和形式,例如在学校接受到的系统教育、在社会中学到的知识以及在家长的耳濡目染下学到的知识都是教育。教育和儿童的世界、儿童的生活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在对儿童进行教育时,必须要首先考虑到儿童、考虑到儿童的生活。要做到教育真正渗透到儿童的生活去,仅仅依靠教育的方式来回归是远远不够的,在教育内容和教学组织形式方面也要同时兼顾。教育和生活两者不是独立的,关于他们的关系问题,不仅是一个重大的理论问题,更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一、中西方不同时期的儿童观

  (一)中西古代时期的儿童观

  中国古代的儿童观追溯到人类历史的轴心时代先秦时期,中国先秦时期的文献主要是针对成人,关于儿童的论述很少,但也不乏从当时的“人性论”中推导出一些学派的儿童观。儒家文化认为“儿童是缩小版的成人”应遵循“长幼有序”的“差序格局”。与儒家文化的“小大人”儿童观不同的是道家文化的儿童观,在《老子》中,儿童乃天赋自然之人,儿童乃得“道”之人,是最自然,最本然的人。老子提出的自然人性论主张最好的道德规范是使人回到原始的自然的朴素状态中去。到了中世纪,中国的儿童观也有了比较大的变化,整体上说还是有很大的进步,紧随时代的步伐的。南北时期颜之推提出“儿童早教优于迟教”,因“人生小幼,精神专利,长成以后,思想散逸”,应趁早及时施教。 唐代柳宗元所持的儿童观也透露出了清新的自然主义的气息,主张在儿童的教育上,要顺应儿童的天性施教。

  西方古代的儿童观可追溯到与中国的先秦时期同称为轴心时代的古希腊、罗马时期,在古希腊和罗马时期,直到公元前4世纪,杀害婴儿、抛弃婴儿的现象还普遍存在于社会上,在斯巴达,体弱畸形的孩子就会被丢到深穴,在罗马,孩子是父母的个人财产,孩子的生存与否全有父亲掌控。当然,在这个时代儿童的教育和生活以及这两者和成长的关系都受到了许多教育家、思想家的重视与关注。柏拉图意识到了游戏对儿童生活存在巨大的价值,孩子们可以在游戏中获得更多在他们理解范围内的知识;亚里士多德针对当时弃婴现象,要求制定法规,禁止暴弃婴儿。然而,在中世纪的西方还盛行着一种“预成论”的儿童观,在此影响之下人们认为儿童就是“小大人”,与成人没有差别。在文艺复兴时期,实现了“人的发现”,注重人的价值,伊拉斯谟在《愚人颂》中对童年极力赞美,他洞察到儿童并不是“小大人”夸美纽斯在《母育学校》里把儿童比作“幸福的种子”“无价之宝”,他告诫那些欺侮儿童的人,要像尊敬上帝那样去尊敬儿童。

  (二)近现代中西儿童观

  中国近现代儿童观。在维新变法运动中,康有为构建的大同社会中,有“禁堕胎”一禁,表明对胎儿生命的重视,提出儿童教育要选择好的老师和适宜的环境。梁启超对儿童进行教育分期,表明对儿童身体、心理、教育的关注。鲁迅在《狂人日记》中发出了“救救孩子”的呐喊。陶行知极力反对将儿童看成“小大人”,主张对儿童进行“六大解放”。陈鹤琴提出的“活教育”教育理论,也深刻地批判了“儿童与成人一样”的错误观念。随着时代的变化与变迁,儿童受到更多的关注,国家也制定了相关的法律法规来保护儿童和儿童的基本权利。

  西方近现代儿童观。在进入西方近代以后,出现了一种新的儿童观和教育观。在《教育漫话》中,洛克提出了“白板说”。在启蒙运动中,卢梭发现了儿童,发现了儿童期的价值,针对“小大人”的儿童观,他明确指出:“在人生中儿童拥有儿童期的地位,所以必须把人当人看待,把儿童当儿童看待”。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儿童观随着时代的进步发展、人类知识的进化以及教育的改革实现了从忽视到重视到给予儿童更多关注的一个跨度。从这个跨度可发现儿童和教育的关系是儿童的深刻内涵,也是儿童观不断进步、不断演变的重要内容。

  二、儿童是谁

  (一)儿童是具有独立性的自由个体

  不管处在什么样的时代背景,什么样的地域环境或者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儿童首先是一个人,是一个具有独立精神的自由个体。既然是一个人就享有应有的一般权利和应有的尊重。“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这一观念已深入成人的意识里,成人打着“为了孩子好”“关爱孩子”的旗号,通常会把带着强烈主观色彩的价值观强加给儿童,根本不会对儿童加以考虑,成人的这种行为方式不承认儿童的世界,意识不到儿童有自己的特殊需要。殊不知,这是一种对儿童权利的侵害。

  实际上,儿童是具有独立性的自由个体,从生物学的角度出发,儿童具有独立性,他有着自己的生理发展、个人成长的规律、他不是成人个体的附属品或者私有财产。从精神层面来说,儿童具有自己的认知辨别能力,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精神世界。无论怎样,儿童都有自己的独特的眼光看待事物、有独特的思维思考问题、有独特的行为方式做事情。总体上来说,儿童是以“发展”为特征的,但在发展过程中成人往往会忽视“儿童的发展是具有无限可能的”这一客观事实,从而无视儿童的天性、无视儿童的能力,把儿童看成是无知无能的生物体,或者过高地估计儿童的能力,把儿童看成是“小大人”,让儿童奔走于各种兴趣班、培优班,将不堪重负的书包压在儿童的肩上,让儿童过早地承受生活和学习的压力。童年是一段最幸福的人生时光,每个孩子都渴望着,儿童时光应该是以游戏的学习方式为主的,应该是充满欢乐的。成人应为儿童提供一个轻松愉悦的生活环境和学习环境,释放他们的天性,实现儿童最大的发展。

  作为新时代的成人或者为人父母者,他们的观念及行为和古希腊、罗马时期的“预成论”的观点略有所同,他们否认孩子具有自己的发展可能,否认孩子是具有独立性的人。笔者比较认同陶行知的“儿童不是小大人”;卢梭的“把人当成人,把儿童当成儿童”的观点。在此基础上,笔者认为儿童不是任何人的私有物品或者私人财产,而是具有独立性的自由个体。从某些角度来说,儿童是稚嫩的、弱小的,但成人的作用只是加以适当的指导而不是主导儿童。

  (二)儿童是与成人平等互动的人

  如果把儿童看成是未成熟的成人或者是缩小版的成人都是错误的,儿童与成人在本质上、需求上是存在巨大差距的。但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儿童与成人是平等的,成人应该是要从平等的角度出发,与儿童进行平等的互动。平等首先要建立在尊重、理解的基础上,贾文纳尔(Juvenal)说:“给孩子以最大的尊严。”这是儿童观历史中提倡尊重儿童的先声。尊重儿童首先要意识到儿童社扮演着社会行动者的重要角色,他们不应该被禁锢在各种知识和规则的牢笼里,而是积极主动地以自己的方式把握和理解成人社会。成人应给予儿童更大的自由发展空间,真正达到一种平等互动的关系。这样的关系既生长出独特的儿童文化,又能对成人社会产生积极意义。

  在应试教育的影响下,我们不难发现许多家长会对孩子进行不恰当的教育方式,出于“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的目的,对他们进行灌输式的教育,他们在不清楚地了解孩子内心真实想法,也不知道孩子真正想要什么的情况下,错误地认为这是为孩子好、关爱孩子的一种表现。在传统的亲子关系中,多是父母说什么就是什么,在传统的师生关系中,也是要好好听老师的话。殊不知这种专制型教育的方式已经模糊了儿童与成人之间平等互动的关系界限。其实,成人更应该放下高贵的姿态,用心倾听孩子的心声,走进儿童的世界。避免过度干涉或保护儿童,必须在尊重儿童的基础上表达对儿童的爱,与孩子建立起没有隔膜的平等互动的关系。

  三、如何进行恰当的儿童教育

  现代的儿童观承认儿童是具有独立性的个体,是站在平等的基础上与成人进行平等交流、平等互动的人,那么教育就应该遵循儿童的自然发展规律,尽一切可能尊重儿童,给最适合儿童本身的教育。基于强调教师权威地位的传统教育、以教科书为中心,照本宣科、课堂为中心的教学思路处于主导地位。直到20世纪美国教育家杜威和我国教育思想家陶行知立足于本国的教育实际情况,反对固有的旧教育观念,从各自的研究角度出发,形成了具有个人特色的教育理论,尤其是儿童教育理论。对当时占据教育主导地位的传统教育形成了有力的冲击,并最终确立了“以儿童为中心”的教育地位。要真正做好教育不应该仅仅停留在理论上面而是深入到实践中去,他们不断完善自己的教育理论,积极展开办学,将教育理论运用到实践中去。尽管他们所处的历史文化背景不同,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的教育观点还是有着一定的承载关系的。

  他们的教育主张有着共同的基础,即反对传统的儿童教育观点。杜威明确指出:“虽然社会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学校同社会生活的通常情况和动机如此隔离,如此孤立起来”,而且“只要成人认为一种好的知识,便拣成一块,硬把它装入儿童的心里面”。面对这样严峻的教育局面,杜威和陶行知在批判传统教育的基础上,结合本国的国情和个人的教育实践形成了新的儿童教育理论,他们的表述各有不同,但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他们都主张教学应该由注重老师、注重教科书、注重课堂转向注重儿童,提倡真正解放儿童,让儿童更好地参与到教学中,实现教学过程是由儿童与教师一起参与互动的过程。许多事例在向我们传递一个信息,即儿童的思想,儿童的天性被禁锢,没有得到及时地释放。我们要明白的一点是教育不是一个机械的过程,教育需要面对的不是没有感情的物质,而是有思想,有思维,有感情的人。所以他们主张把儿童从禁锢的教育中解放出来,立足解放儿童的思想,杜威提出了“儿童中心论” ,要求重视儿童的兴趣和给儿童最大的自由。陶行知提出对儿童进行六大解放,把儿童的手、脑、嘴、眼、时间、空间彻底解放出来,打破对儿童的种种束缚,真正解放儿童,给儿童更多自由发展的空间。

  要做到解放儿童,首先我们需要知道的是教育都离不开教师和儿童,所有的教育过程都是以这两方面的因素展开。时代在进步,社会不断向前发展、教师的角色也在不断的转变,杜威认为:要使教育过程成为真正的师生共同参与的过程,成为真正合作的互动过程,师生两方面都是作为平等者和学习者来参与的。”陶行知则强调“先生创造学生,学生创造先生”。也就是说,在教学过程中,教师要以孩子的身心发展、学习方式的特点等为出发点,运用恰当的方法引导孩子参与教学,调动孩子学习的积极性,以平等的方式与儿童交流、沟通,让孩子以更好的学习状态融入课堂,而不是教师自说自话,唱独角戏。教育儿童,毫不夸张地说,就是要站在儿童的立场上来考虑儿童的兴趣和需要,量力而行,让孩子真正参与到教学中来,给孩子们营造一个想说、能说、敢说这样的一个课堂氛围,让 孩子和教师不论是在行为上还是眼神上都建立起良好的互动。这样才能更好地实现解放儿童的目标和教学效果,使教学中心由教师更好地转移到儿童身上,让教师的教转向学生的学,不是一味地为老师的教而教,而是为学生的学而教,才能调动儿童的积极主动性,才能让儿童能够快乐地生活,快乐地学习。

  细心观察我们会发现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或者更小的孩子总是会对世界充满好奇心,而长大以后却变得沉默或者叛逆,或者他们根本不想再表露自己的内心。作为成人应该从自身的角度出发审视自己,给予儿童最恰当的教育,使他们有一个完美的世界。

  作为成人,应该走进童心,倾听心声。开展教育活动的第一步是了解儿童,知道儿童真实的需求,读懂他们的语言,正确对待他们的疑问与困惑,在他们单纯稚嫩的问题中蕴含了许多值得深究的深刻哲理。在设置课程、选择教育内容时,要立足儿童的生活、贴近自然、回归儿童的原则,寻求儿童真正感兴趣的、愿意主动去思考、探索的话题。作为一名教育者,特别是一名幼教工作者,更要明确的一点是要放低自己的姿态,主动与幼儿交谈,明确儿童的价值取向,用发展的眼光看待儿童,从而生成教育活动。

  作为父母或者教师,要保护好儿童的天性,积极鼓励儿童进行思考。好奇好问是儿童的天性,对周围一切不熟悉的事物都感到稀奇,正确对待儿童的疑惑,并且鼓励他们积极思考,会促进儿童更好的发展。许多事例表明,不论孩子会做什么反应,诚恳地考虑他们提出的问题是最重要的、最适合的,适当的肯定要比直接的否定重要,过程远比结果要来得珍贵。

  作为成人,要营造良好的课堂氛围,让儿童有主动权,给儿童充分的表达机会,让他们敢说、能说、想说,形成良好互动,改变直接传授结果的教育方式。教师要明确的是幼儿才是课堂的主人翁,教师是他们学习过程中的支持者、合作者,给足机会让幼儿动手、动脑和动嘴,这样才会使儿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在设计教育活动中,设计儿童自主提问的环节,让幼儿主动思考,围绕一个主题展开探索,教师给予恰当的引导,在这样的一种课堂上,儿童的思维能力会越来越活跃,在教育活动中也能得到更好的启发。

  四、儿童教育的反思——儿童教育应回归儿童生活

  (一)教育为什么要回归儿童生活

  《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指出幼儿的学习是以直接经验为基础,在游戏和日常生活中进行的。要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创设丰富的教育环境,最大限度地支持和满足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获取经验的需要,严禁“拔苗助长”式的超前教育和强化训练[[]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3-6岁儿童学习和发展指南。既然儿童教育在很大程度上是和生活息息相关的,是来源于儿童生活的,生活又具有教育的意义。教育总的来说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但生活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是一个充满问题的过程。教育却能解决这些问题,也乐意去解决。生活的需要程度反映了教育的发展程度,为生活服务,为个体服务,源自于生活。所以,要解放儿童,就是要让儿童回到一种自然的、自发的生活中去,自然地学习与生活。

  (二)儿童教育如何回归儿童生活

  在成人的生活里,充满了无数斗争和竞争。为了自己更好地生活和给身边的人带来更幸福的生活,人们不断地追求功利,在成功的同时也会被名利所左右。生活已经成为一个“舞台”,人们争权夺利,竞争上台,压力、紧张已经压倒了许多人。而对于孩子们来说,生活是由无数精彩的游戏组成的。儿童在自己的游戏世界里可以尽情地做自己喜欢的游戏、玩自己好玩的玩具,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无数地好奇和疑问丰富了他们的童年生活,整个世界对他们来说是充满童话和梦幻的,就是一个巨大的游乐场,在这个游乐场里载歌载舞,充满了欢声笑语。

  对于成年人来说,生活是重复的、枯燥乏味的。而儿童的生活是一种原生态的生长、是富于无数可能性和发展性的,儿童生活是自由自在的,不用墨守成规,可以不受规律的束缚,因而儿童的生活是无拘无束的、可以是天真烂漫的。儿童每天都会接受到不同的新奇的事物、每天都会有进步,所以儿童的生活又是全新的,是充满新奇的,自然就不会那么枯燥了。

  的确,对于孩子来说游戏和生活是密不可分的,没有不游戏的儿童,游戏在儿童的整个生命里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孩子们一生的表现是通过游戏来实现的。生活对于孩子们来说就是的一种好玩的游戏,游戏也就是孩子们的一种充满乐趣的生活,他们在游戏中学习,在玩耍中学习,在玩耍中快乐地生活。因此,教育必须要立足儿童的生活、回归儿童的生活。

  1.教育内容回归儿童生活

  教育在本质上是生活的,是人的生活,是儿童的生活,儿童教育回归生活,引导学生从现实生活中逐渐进入到未来的生活的可能性,并满怀热情地探索新的生活。学生只有切身体验到的,自己的眼睛看到过的、发自内心喜欢的、用心感受到的、记忆深刻的,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体验到了学习经历的满足与快乐,他们才能更加享受生活和学习,不断地在每天的生活中收获知识,收获喜悦,同时也能在进步的同时更好地生活,才能真正赋予学习以生命的意义和价值。

  生活是儿童的生活,教育就是要适应儿童天性的生活,回归天性的生活。陈鹤琴 “活教育”最明显的特征是强调教育和生活现实、社会现实密切相关、相互渗透、融会贯通的。学习内容可以来自于原生态的大自然和大社会。他相信孩子们的知识更多地作用于直接的经验。书本知识是建立在间接经验的基础上,对于孩子来说理解起来会觉得很吃力。首先要教孩子熟悉的、亲密接触的事物,让孩子对事物有正确的、生动的印象。大自然、大社会对于孩子来说是最日常接触也是印象很深刻的,应以此为学习教材,即取材于儿童的生活。

  2.教育方式回归儿童生活

  侯莉敏教授在《儿童的生活与教育》中说:“儿童是未来,成人是现实”。儿童由于自身发展的独特性使得儿童生活具有无限可能性,这些未知的生活无限可能要求我们在对待儿童的教育问题上不能仅仅停留在表面,我们应该深入挖掘,细致了解儿童的生活,从而得出更高的,更有价值的适合儿童发展的教育,从儿童生理上的量化成长发展到儿童生活上的质的变化。使得从生活中看教育不再只是一句空话。

  虽不可否认成人对儿童的教育与发展都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但这并不是他们可以一手包办儿童生活与教育的理由,成人根本上说只是儿童生活与教育支持者、护卫者、引导者。儿童在他们的生活中积极主动地发掘出真、善、美的内容,并自然地成为教育的基础,教育总是在这一基础上展开,问题在于教育者是否意识到并善于利用这一基础,加以引导,促其深入

  。成人需要做的是摆正自己的位置,教师要改变传统的“死教书”的方法,尊重儿童的生活兴趣,尊重儿童的个性,少教多做,引导儿童体验生活,凡是儿童能够自己做的,都应该让他们自己动手,亲身体会,收获更真切的知识。

  结语

  随着社会的进步、时代的发展,儿童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儿童的教育也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重视,“父母的私有财产”“父母的附属品”这些代名词已不适用。儿童是有着自己的独特价值的,儿童是具有独立性的个体,是与成人平等互动的人。儿童有自己独特的思维去认识世界,有自己独特的方式去看待世界与把握自己。儿童作为人的一个类属,他们有自己的权利,他们有权利有属于东西,包括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行为。成人要做的就是要尊重儿童的兴趣点,理解儿童,走进儿童的内心,倾听他们真实的心声,让儿童有足够的自由空间释放天性,自然生长。

  教育亦是如此,成人不应该被“不能输在起跑线”这种不恰当的教育观念左右,不要一味的认为技多不压身,越早让孩子学习,效果就越好,让孩子们奔走于各种精英班、培优班,特长班,让沉重的书包压在孩子稚嫩的肩膀上。孩子的发展不是以认识多少汉子,会写多少数学题,能背诵多少唐诗来衡量的。教育真正的意义是让人获得发展,教育在本质上是生活的,是人的生活,是儿童的生活,儿童教育回归生活,引导学生从现实生活中逐渐进入到未来的生活的可能性,并满怀热情地探索新的生活。学生只有切身体验到的,自己的眼睛看到过的、发自内心喜欢的、用心感受到的、记忆深刻的,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体验到了学习经历的满足与快乐,他们才能更加享受生活和学习,不断地在每天的生活中收获知识,收获喜悦,同时也能在进步的同时更好地生活,才能真正赋予学习以生命的意义和价值。生活原本就是儿童的生活,教育就是要适应儿童天性的生活,回归天性的生活,使儿童得到最大的发展。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