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文化历史论文 > 广播、电视事业论文 > 中国电视事业论文 中国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的创新评析

中国电视事业论文 中国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的创新评析

2018-12-05 11:09:15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 要

  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正是这股真人秀热潮中不得不说成员,歌唱类真人秀节目将音乐流行文化与真人秀节目流畅,真实的特性相结合,传播渠道以电视这一传统媒体为主,以网络媒体为辅,打造了一条具有鲜活生命力的音乐文化产业链。但是,和所有真人秀节目一样,在经历了模仿国外优质真人秀节目模式,引进国外选秀歌唱类真人秀,以及引进国外真人秀版权并本土化改造三个阶段后,歌唱类真人秀节目也来到了发展创新的十字路口,明星的过渡消费与节目内容形式的大同小异,使得观众的审美疲劳越发严重,这是真人秀节目最好的时代,也是真人秀节目最差的时代。

  本文的目的便是以国内外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的现状为切入点,国外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为比较点,以举例说明,对比分析等研究方式,深入探究国内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究竟还有多少创新点未被发掘,这些点存在哪些利与弊,以及除了模仿,属于中国自己的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的突破口会在何处。

  关键词:真人秀,电视歌唱类真人秀,中国歌唱类真人秀

  目 录

  一 绪 论

  随着当代电视媒体的不断发展,各种节目形式百花齐放,真人秀节目更是独树一帜,成为各个媒体平台节目创作的主流形式。由于真人秀节目本身以真实为卖点,且对于各种文化的兼容性极强,使得真人秀节目的创作本身成为了一道1+?的数学题。无论怎样的文化资源在节目中都能得到整合利用,成为大众娱乐的消费品,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便是由流行音乐文化与真人秀节目相结合,把音乐文化重新包装,整合为了一个崭新的“产品”,怎么包装则是一个十分值得研究的问题。

  近几年来,越来越多的媒体平台将其目光投向了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其竞争的趋势越演越烈。仅在2016年就有十余家省级卫视争相开播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其中浙江卫视的《中国好声音》湖南卫视的《我是歌手》央视的《中国好歌曲》在中国歌唱类真人秀市场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收视一路领跑国内市场。很有意思的是,三档节目虽都节目类型相同,但是他们从音乐的发力点却各不相同。《中国好声音》以音乐素人选秀为主,《我是歌手》将明星歌手的对抗作为卖点,《中国好歌曲》则以素人歌曲创作与其他节目竞争。下文就将以这三个节目的分析对比入手,深入研究中国电视音乐类真人秀的现状。

  真人秀节目发源于国外,电视歌唱类真人秀也同是如此。对于中国电视歌唱类真人秀来说,国外同类型节目一直是其学习的榜样,在当前的电视环境下,引入国外同类型节目的版权并加以本土化改造是国内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主流的创新路径。作为国外音乐类真人秀节目的龙头大哥之一,《X音素》《美国偶像》等节目自然也成为国内同类型节目借鉴的标准,其中的选手海选,训练营,直播淘汰赛等环节的影子,在国内同类型节目中都能找到。由此可见,国外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的节目形式以及节目内容的确具有一定的指导性和借鉴性,而国内节目是如何进行借鉴和本土化包装,这将是研究的重点之一。

  可是作为真人秀节目的一种,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在国内的发展也在越来越趋于商业化的市场氛围下,走到了一个瓶颈。由于明星资源的过渡消耗,国外借鉴模式的过于死板,更多新开播的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在节目形式创新上都不得不狠下功夫,可以说除了拥有稳定观众资源的几大同类型节目巨头外,电视歌唱类节目正在挣扎的边缘,其创新结果可谓是喜忧参半,如《中国正在听》节目的未播先红即开播开播即毁,《蜜蜂少女队》等节目的借鉴目标由欧美转向日韩。对于中国电视歌唱类节目来说,创新摸索之路才刚刚开始,从失败与成功的案例之中,我们又能找出什么样的发展之路?这便是我们要探究的问题。

  二 国内歌唱类真人秀节目的发展模式

  要说中国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需从中国真人秀节目的发展说起。真人秀节目又被称为真实肥皂剧,真实电视节目,研究真人秀节目的文献可谓玲琅满目,现任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的新闻传播学学者尹鸿就曾经对真人秀节目下过定义“电视真人秀作为一种电视节目,是对自愿参与者在规定情境中,为了预先给定的目的,按照特定的规则所进行的竞争行为的真实记录和艺术加工。并且提出了与这个概念相关的7个关键的元素:自愿参与者、竞争行为、真实记录、规定情境、目的、规则、艺术加工。”其节目特性,满足了普通人求知欲、猎奇心、八卦、偷窥他人隐私的心理。并且由于真人秀节目对于节目内容的兼容性极强,几乎可当做所有大众文化的包装形式,在中国的发展也是如火如荼。

  相对于西方国家而言,国内的电视行业起步较晚,具相关学者调查,中国的电视娱乐行业起步大概落后西方国家20年左右。所以,模仿便是中国真人秀的第一阶段。在模仿阶段,中国兴起了第一股真人秀节目热潮,其中由东方卫视的《生存大挑战》首档其冲,这档中国最早的真人秀节目便是模仿在国外大红大紫的《幸存者》,之后《幸运52》《夺宝奇兵》等模仿型真人秀节目似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但一谓的模仿确实有照本宣科的意味在里面,第一次的观众审美疲劳开始出现。

  为了适应观众对节目内容的升级,2005年第一档由国外引进并成功本土化的真人秀节目出现了,它便是大名鼎鼎的《超级女声》,《超级女声》并没有一谓地模仿其借鉴的对象《美国偶像》,做出了许多成功的本土化改造,如降低参赛门槛等。其成功的模式影响至今,并将国内选秀类节目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至今,许多选秀类的电视音乐真人秀节目都还留有当年《超级女声》的影子。可以说超级女声加速了中国电视真人秀市场引进全面引进国外真人秀节目的进程。

  而在近几年,由东方卫视耗费200万从英国引进《英国达人秀》并将其本土化包装为《中国达人秀》开始,《奔跑吧兄弟》《爸爸去哪儿》《极限挑战》等引进成功的案例层出不穷,其制作本质等于从西方国家手中购买了一本真人秀节目的“教科书”,这本书上记载了从节目制作流程到节目舞台布置的所有内容,至今,这本“教科书”任然深受国内电视市场喜爱,这便是中国真人秀的发展历史。而作为真人秀节目中的一员,电视歌唱类真人秀的历史也与其相似。

  三 国内电视歌唱类真人秀的发展形式:以《中国好声音》及《我是歌手》为个案

  (一)中国电视歌唱类真人秀的发展历程

  要说中国歌唱类真人秀的发展,就必须说一说2005的《超级女声》,由于歌唱类真人秀节目资金投入较大,环节设置严谨,所以在国内真人秀起步初期的模仿阶段,国内的电视媒体都采取观望状态,而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则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除了将参赛门槛降低,吸引更多不同年龄段的参赛者,再标新立异地加入了PK赛环节,剔除了《美国偶像》中选手等待淘汰的环节,因此一场比赛由更多的人与人PK,组与组PK组成,增强了其竞技性,让观众的精神一直处于亢奋状态,对国内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起到了其里程碑的作用。以至于到了真人秀引进阶段时,各种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都会从《超级女声》上吸取经验。

  而近几年,中国电视歌唱类节目便多以国外引进类节目为主,从2012年由灿星引进的《中国好声音》到《我是歌手》,几乎所有的电视歌唱类节目都有国外团队的影子。对于中国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来说,这样的做法无可厚非,国外团队执导国内团队,国外节目引导国内节目,这样的做法大大提高了中国歌唱类真人秀节目的容错率。但与此同时,由于过多地引进国外歌唱类真人秀节目,也造成了国内歌唱类真人秀节目创新思想的局限性,由《燃烧吧少年》的不温不火,《中国正在听》的滑铁卢来看,现阶段的中国歌唱类真人秀节目正处于由盛即衰的关键点,正处于自主创新的摸索中。

  (二)《中国好声音》的节目内容及特点

  《中国好声音》是2012年由星空传媒旗下灿星制作公司以350万三季的价格从注册在英国的版权代理公司IPCN手中购买《TheVoice》的中国版权后制作的中国大型专业音乐真人秀节目,其源于荷兰,在浙江卫视成功播出。经过中国本土化改版后的《中国好声音》,以明星导师挑选音乐素人的组成战队用音乐的方式PK淘汰为主线,挖掘隐藏于民间的音乐能手,除了舞台上选手的对战外,也记录了舞台下选手跟着明星导师苦练的情节,让观众身临其境地体会每一位选手技艺提升的过程与艰辛的同时,也体现了明星导师的教导能力及各不相同的教学风格,将明星与观众拉近了距离。

  节目形式

  《中国好声音》主要以发掘深藏于民间的音乐能手为己任,在海选阶段进行第一次淘汰,筛选出能在舞台上展示歌喉的选手供明星导师挑选。之后便是导师选择环节,通过海选的选手将一一登上舞台为导师演唱拿手歌曲,被导师挑选的选手将能加入明星导师战队进入下一轮淘汰赛阶段,其中选手如被多名明星导师选择将有机会享受反选导师的待遇。淘汰赛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对内比拼,每位明星导师将通过战队内部两两分组歌唱PK的方式,在队内筛选顶尖选手。第二阶段为战队PK,通过战队间的歌唱PK选定参加最后阶段的选手。第三阶段为个人PK,决定总冠军。

  节目主要人员构成

  《中国好声音》虽然主打素人歌手,但节目的号召力来源却是明星导师,如《中国好声音》第三季的周杰伦导师,可以说真人秀中“秀”的部分看点都集中在明星导师身上,导师如何调教草根学院,不同导师对音乐创作的理念,以及导师在赛场上真实好玩的互动,都是节目主要看点之一。可以说素人歌手质量决定节目的上限,而导师的质量决定节目的下线,优质的素人歌手与有强大号召力的明星导师相辅相成,为节目的主要构成部分。

  节目特点

  《中国好声音》最吸引人的莫过于导师转身椅,正是这把椅子将选手演唱和导师选择拆分成为了两个叙事部分,导师的转身更是成为了节目的高潮点与转折点。除了导师转身,其节目中的导师与导师的互动环节,选手与导师的互动环节都将节目的矛盾冲突推向一个出其不意的方向,性格鲜明的导师与选手让节目更添真实性,拉近了观众到与现场的距离。

  (三)《我是歌手》中的节目内容及特点

  《我是歌手》是中国湖南卫视从韩国MBC引进的大型歌唱真人秀节目,一共会有7位曲风不同,性格迥异的成名歌手参加。其中歌手可以来自五湖四海,从内地到港台,从马拉西亚到新加坡的华裔歌手皆可参加。节目采用歌唱比赛的形式,每一期都让参加的歌手上台演唱自己精心挑选的歌曲,由现场的500名大众评审打分决定歌手排名,排名最后的歌手将面临淘汰的危险,而留到最后的歌手将是最后的冠军。

  1.节目形式:

  《我是歌手》致力打造的是一个专业歌手比拼的舞台,每一期节目由七位歌手上台演唱并由现场500名大众评委打分决定排名为主线,采用的是末尾淘汰制,每两期节目综合评分最后一位的歌手将会被淘汰,由踢馆成功的另一位歌手所替代,经过9期节目的比赛,留下来的歌手将能参加最后一轮比赛,最后一轮分为4场,分为最后一场排位赛,淘汰赛,突围赛,和总决赛,总决赛将由最后存活的三位选手决出最终的胜负。

  2.节目主要人员构架:

  《我是歌手》的主要人员构架相当有趣,由主选歌手,备选歌手,歌手经纪人,观众评委组成。主选歌手为第一期节目参赛的歌手,一共有七位,每位歌手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和性格,但他们一直将面临被淘汰的危险。备选歌手即踢馆歌手,在主选歌手被淘汰时,备选歌手将参加踢馆赛,达到踢馆成功要求后(如踢馆当期的排名要求)则为踢馆成功,能继续参加比赛,反之则只能参加一期节目便被淘汰。歌手经纪人更多的是充当歌手的管理者,朋友,精神支柱的角色,不同风格的经纪人与歌手之间的配对互动是节目的一大看点之一,有的经济人苦逼歌手练歌保持名次,而有的经济人更多充当歌手的朋友,对歌手并不严厉。节目的评审主要为500名大众现场评审,由5个年龄阶段的具有一定音乐专业基础的观众组成。

  节目特点:

  《我是歌手》一直以来都以其节目的专业性为主要卖点,强大的团队和演唱阵容是节目的一大特色。其复杂的赛制设定也是节目的一大特色之一,几乎每一轮,每一期节目都会产生人员的变动,其中不得不说一说踢馆这一赛制,踢馆嘉宾的未知性,踢馆成功条件的悬念设置都非常成功,吊足了观众的胃口。但更重要的特点是节目将一位位高高在上的歌星拉下了神坛,成为了众人批评和选择的对象,节目中500位评委的设定更是观众的代表,这种将明星“平民化”将群众“权威化”的做法大大的加强了观众的代入感,拉近了观众和明星的距离,与真人秀的主旨不谋而合。

  (四)《中国好声音》和《我是歌手》对比分析

  从节目形内容及式上来看,前者更多是素人歌手在导师帮助下成长成功的励志故事,对音乐专业性并没有过于严苛职业化的要求,更多的是还走在成为职业歌手路上的素人。后者则是更多的着力于展现专业歌手如何以专业的手法控制整个演唱舞台,其评定的专业性更高独,也更为严谨,苛刻,其赛制也是无时无刻不在考验职业歌手的抗压能力。从节目人员构架的类型来看,前者选择的是话题性较强明星导师加素人的组合,而后者则是选取更加专业化的歌手。节目的主旨也有不尽相同,前者致力于撰写一个有关音乐的励志故事,力求通过展现节目中选手蜕变的过程来对观众进行启发,后者则提出了“最专业的歌唱竞技真人秀”的节目口号,希望专业性极高节目和舞台感受给观众震撼的音乐体验。《歌唱类节目的现状考量与出路探析》一文中指出“《我是歌手》与《中国好声音》创新模式的成功都是中国目前引进节目并本土化的优秀案例”事实的确如此,两档节目作为海外引进节目,并没有完全照搬其节目的所有内容,采取保大留小的本土化措施,将节目最为吸引人的点留了下来,比如《中国好声音》的导师转椅,《我是歌手》的PK赛构架,再加上本土的导师交流,我是歌手具有本土化气息的歌唱选题等元素,形成了一种从引进节目上精加工的本土化创新模式。

  目前来讲这两个节目为中国电视歌唱真人秀节目代表,两档的每一季都不断地推出新的创意以博人眼球,而无论是《中国好声音》的全民投票,还是《我是歌手》的500名今后或许还会增加的大众评委,利用网络媒体和节目形式修改,将节目现场与观众的距离进一步拉近,显然是两档节目都在考虑的同一个创新方向,把新媒体当做让更多人参与节目的工具。

  四 国外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对国内节目的借鉴意义:以《美国偶像》为例

  (一)国外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的代表以及节目形式。

  前文当中提到过中国电视真人秀节目至少落后欧美20年左右,所以相较于中国,国外的真人秀节目起步较早,电视音乐真人秀节目也是如此。通过各种歌唱类真人秀节目对比,选秀与竞赛永远是其不变的主题,最早的音乐选秀类节目起源于英国的《流行偶像》节目,之后便开始了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的黄金时代,《The Voice》《X音素》等节目交相辉映,但其中还属《美国偶像》引领潮流。

  (二)《美国偶像》的节目内容及特点

  《美国偶像》是一档有FOX广播公司推出的英国电视节目,该节目的起源为最早的选秀节目英国2001年推出的《流行偶像》,但节目虽发源于英国,却发扬于美国,自2002年开办以来,节目以美国梦这一名族基调为台阶,以严谨的选拔赛制为跳板,将这档节目推向了美国全民音乐偶像选秀的最高峰,在推选偶像的同时节目也致力于偶像形象的塑造,各种节目周边活动让参加节目并能穿过重重淘汰的选手享受丰厚的特权,让观众也能体验这种发生于选手身上,却能传递于每个人心间的人生质变,而各种有趣的音乐主题规定也让节目增添了许多不确定性因素。

  节目形式:

  《美国偶像》将选秀类淘汰机制发挥到了顶峰,由于其庞大的参与人数,其海选阶段都被分为初选,网络海选,流动海选,制片人海选,评委海选,其中海选阶段仅有评委海选能在电视上播放,通过评委海选的选手才能参加下一半决赛阶段,半决赛中评委仅能对选手的表现提出评价,选手的去留则交给全美国的观众投票,而选手将经过漫长的半决赛阶段,才可进入决赛。决赛则采用强强对话的方式,每一周得票排名最低的选手会被淘汰。最终总决赛将由两名选手争夺。

  节目特点:

  《美国偶像》除了其专业性,娱乐性等特点外,其最为亮眼的创新机制,全民投票的机制才是节目最大的主题,一方面保证了晋级选手的公正,公开,大众票选的方式也正符合作为偶像的要求。而另一方面,在吸纳受众的大前提下,制造了一个以受众服务行业为主的造星产业链,周边产品和电视节目形成了互相补充,互相交融的态势。

  (三)国外电视歌唱类节目对国内同类型节目的影响意义

  总结国外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和国内同类型节目的关系简单来说就是相互作用,相互影响。在国外电视歌唱类真人秀并没有大批量进入观众视野之前,国内电视歌唱类真人秀在制作模式上往往是较为盲目的,媒体平台基本都是保持观望的态度,但当成功引进国外歌唱类真人秀节目后,中国的创新模式开始发生改变,从由《美国偶像》本土化改造而来的《超级女声》开始,《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中国梦之声》等节目皆受到了国外电视歌唱类真人秀的影响。

  在王冬老师的《从“中国好声音”的成功看中国歌唱类真人秀节目发展方向》中便指出“国内各大制作团队从国外买进版权, 并将其本土化。 国外版权方在硬件和软件上对其严格把关,不仅节目的标识、节目的舞美同原版一样,而且版权方派了各国的专家在节目录制现场指导。 再加上 本土团队对节目本土化的改造, 使之具备了先天优势。”学习国外节目的精华,并将其进行本土化创新型改造,是当下节目的主要创新点,而不同的本土化改造都将造成与原本不同的差异点,寻找不同的差异元素也是主要的创新方向,比如《妈妈咪呀》便是将参赛选手由歌手换成了有孩子的母亲,这也是当前国内市场主要的创新形式走向。

  不可否认随着电视节目商业化的进程越推越广,寻找一档拥有专业制作团队,且节目形式台本成熟的外国节目,并将其本土化不失为一条国内节目创新的良方,但国外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对国内同类型的影响太过巨大就值得我们反思了,据统计,仅近两年间在各大卫视共有二十几档音乐类真人秀节目从国外被引进,搬上了中国的电视屏幕,这种做法知否太过于急功近利,太过于注重真人秀节目带来的收视率保障,而忽略了节目内容本身。

  这两年,中国的真人秀海外引进市场逐步将目光从欧美转向了日韩,相较与国内,日韩的娱乐行业链更加的完整和成熟,其节目体系也更加完善。男团与女团的选秀节目开始出现在中国市场,如浙江卫视连续推出的《燃烧吧少年》及《蜜蜂少女队》,皆是国内电视歌唱类真人秀由个人转向团体,借鉴对象由欧美体系转向日韩体系的一次试水。受国外节目体系的影响,引进更新颖的节目方式似乎成为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创新的可选之路。

  五 国内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的创新摸索:以《中国正在听》及《蜜蜂少女队》为例

  (一)《中国正在听》的创新模式以及失败原因分析

  《中国正在听》也是一档从国外引进的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为光线传媒斥资千万购得《RisingStar》版权本土话改造而得,原版的《RisingStar》节目以其独具特色的巨墙舞美和全民参与投票决定选手去留的超高互动性一炮走红,并在多个国家推出多种版本。在宣传期间,《中国正在听》除了秉承原版节目的优点外,更是想以直播,一刀不剪的节目形式,将全民互动执行到底。

  在节目内容的创新上,《中国正在听》在国内开创了一个新的创新模式,将观众与节目的互动进行到底,每一位歌手登台演唱的时候,明星嘉宾的选择权利被放到最低限度,现场观众和场外观众的选择权利将直接决定选手的命运。舞美的创新也与其息息相关,互动巨墙的设定确实让人眼前一亮,巨墙的作用有两个,展现场外观众的互动面,而巨墙的升降也直接决定选手的去留,可以说,巨墙正是将选手的选择权彻底交给观众的象征性舞美。节目播出形式也是十分新颖,采用的是现场无剪辑直播的形式,这在国内市场是首屈一指的创新型播出形式,将节目内容第一时间送到观众的眼前,这对与一个注重观众实时互动的节目是不可或缺的一环。总结来讲,节目的创新点以互动性的无线放大为主,从舞美到节目播出形式都是为给带来最身临其境的节目体验的铺垫。

  但从节目整体上来讲,《中国正在听》依然是拿来主义的产物,并且由于拿来得不完整,在本土产生了水土不服的症状。从节目互动性的失败来讲,《中国真正听》的新媒体互动仅仅是走了一个过场动画,雷声大雨点小,评委依旧是决定选手去留的关键要素,这使得场外场内的观众以及精心设置的舞美巨墙成为了摆设,让这档节目失去了核心的灵魂。在加上直播这一要素的参与,本该打造的一个全民参与的音乐舞台,更是异常地显得尴尬,失去了互动权利的观众也失去了在电视屏幕逗留的意义。

  总结来说,《中国正在听》失败的主观原因是引进节目本土化的水土不服,但大的客观原因则为观众对引进节目的审美疲劳。

  《蜜蜂少女队》的创新模式以分析

  面对当前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求变,求新的局面,浙江卫视推出了一档偶像养成类音乐真人秀节目《蜜蜂少女队》。通过《蜜蜂少女队》等节目,浙江卫视提出了一个新的造星理念,“偶像养成”,由明星担任教头,各自从百名素人少女挑选出一队女子团体,最终两队进行才艺上的对决,获胜的一队能直接以女团的形式出道,成为光鲜的明星。节目并非引进类节目,而是参考了韩国的练习生培养制度,“面对面”打造偶像的运营机制,从而一档节目的形式为主线,吸引粉丝,打造一条完整吊打造星产业链。

  相比与传统的选拔机制,“偶像养成”更注重的是粉丝的培养,而《蜜蜂少女队》最大的问题便是谁来决定谁是偶像,如果票数只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则很难给观众带来亲近感,而没有群众的参与互动,群众没有从节目中找到参与感,粉丝便难以吸引。在《蜜蜂少女队》中,也确实出现了这样的问题,整个节目内容构成一半为参加女团的少女们,而另一半则着重刻画了两位导师的比拼,如此一来观众的焦点几乎全都集中在导师身上,更难以谈“偶像养成”所需要的粉丝积累。

  而安徽卫视的《星动亚洲》与同为浙江卫视的《燃烧吧少年》也都同为这一类型的节目,皆是从韩国的练习生造星制度学取经验,推出自己的造星产业链。

  (三)由《中国正在听》及《蜜蜂少女队》所延伸的创新模式分析

  从电视节目的角度来看,节目的创新类型则要根据不同节目模式分两种情况讨论。

  第一种为《中国正在听》这种由引进国外最新的创意模式,并邀请国外制作团队一同参与完整节目节目制作的模式。这种创新模式更多的是往求稳的方向发展,由于国外的节目制作流程已经相当成熟,节目创意趣味十足,国内团队的创新思考方向更多的是如何在节目本土化上玩儿出新的花样,这样极大的保证了节目内容的稳定性,以及观众对节目的认可度,总的能保证,在节目上线之后,节目的发展呈现为一段平稳上升的曲线,对与国内电视歌唱类真人秀整体发展来说,这是十分可取的。正如李晓斌老师在《中国歌唱类真人秀节目创作走向分析》一文中指出“中国歌唱类真人秀节目的发展,与海外节目的引进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但这一类创新模式也逐渐遇到了瓶颈。数据显示,《中国正在听》的首期收视率仅为0.88%,而第一季节目的平均收视率仅维持在1.00%左右,作为一档周五黄金时段推出的要与《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等节目竞争的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这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数据,同时也说明观众对于引进外来节目模式换汤不换药的审美疲劳,以及对于节目群众参与率较低的失望。就《中国正在听》的原版节目《RisingStar》来说,无论是给人以震撼效果的18米巨墙,还是节目的直播,都是以高度的观众参与度为节目的整体目标,就这档在欧美取得巨大成功的节目来讲,电视节目与新媒体的相互交融已经势在必行。

  第二种为《蜜蜂少女队》这种素人明星团体培养模式。这类电视歌唱类真人秀坚决贯彻了“偶像养成”这一理念,相较上文提到的传统创新路线,这样的创新模式更加的新颖,以素人的偶像养成为主线,结合真人秀节目的制作流程,全面展现了养成过程中素人选手的喜怒哀乐,以明星团体的打造为主题,从明星培养阶段就开始粉丝群众的养成,目标就是中国女子音乐团体这一还处于空白阶段的市场,总结来说,《蜜蜂少女队》的节目创新方向是针对市场的创新方向,节目流程以及内容基本都来自原创,相较与传统的引进本土化创新形式,《蜜蜂少女队》更像是一次试水,虽然借鉴了韩国的练习生制度,可从节目整体的构架来讲,这都是一次成功的创新,不过节目仍然是以明星的噱头吸引观众,这样的表现形式不免会让观众将过多的观影精力投放在某一个或者两个明星教官的形象上,反而会不自觉地忽略节目所要重点培养的素人选手,整体节目会给人一种主次难分的感觉。

  六 结 论

  在对中国电视歌唱类真人秀的创新评析中发现,与国外的歌唱类真人秀节目相比,大多数的中国电视类真人秀节目的评选机构设置都过于老化,优秀选手的去留往往都只由少数人决定,这与世界歌唱类真人秀选手评选机制的发展是完全相反的,网络等新媒体的到来将人们的生活联系得更加紧密,由《美国偶像》及《RisingStar》的现象级表现来说,台网互动将是歌唱类真人秀的创新方向之一,只有大多数平民认为的好声音,才是真正的好声音。反过来讲,只要有更多的人参与进了一档节目,那么这档节目也定将创作难以预计的商业价值。另一方面《蜜蜂少女队》这类节目不失为一个歌唱类真人秀新的发展方向,但这一方向还需进一步完善,在中国观众过去的明星指向性与素人的展现之间取得平衡,这将是一大突破口。

  在当代大消费文化的背景之下,金钱至上利益至上成为了多数电视人行为的准则。但世界是平等的,人们在渴求利益最大化的同时往往会忽略其背后存在的隐患。表现在电视媒介上就是部分节目制作人只图求收视而将节目的精髓给忽视了,表现在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节目上就是节目仅仅有“秀”而只把歌唱当做秀的展现形式。可多数时候收视并不代表着一切,真正好的一档节目不仅仅需要收视,更需要让人耳目一新的节目内容。本文主要研究的是中国电视歌唱类真人秀的创新评析,除了对当前国内主要的歌唱类真人秀节目做出简单的创新评析外更希望看到当前正处于创新摸索阶段的歌唱类真人秀能发现更多崭新的节目形式,制作方不应单纯只看到一谓引进节目所带来的商业利益,而是要更多的思索这样的成绩能否长久的维持。同时更希望电视人能够守住自己的职业操守,使歌唱类真人秀重新回到以歌唱为主的创作主旋律,前文曾经说过,真人秀能作为几乎任何一种文化形式的包装,但过度的包装却忽略包装的内容,难免也会让节目变得华而不实。求新,求变,求自主创新才是国内电视歌唱类真人秀良性发展的方向。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