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社会科学论文 > 法律论文 > 动物法论文 浅议反虐待伴侣动物的立法建议

动物法论文 浅议反虐待伴侣动物的立法建议

2018-12-17 14:25:12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 要

  虐待伴侣动物、动物保护等问题在社会上引起的反响越来越强烈,而我国目前关于伴侣动物饲养管理方面的研究与当前我国伴侣动物饲养的现实需要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道德难以约束,法律保护不完善,环境与人类矛盾对立问题越来越突出。如此事件频繁出现不利于青少年的发展、法制社会的建立,更不利于中国精神形象树立。

  本文从反虐待伴侣动物入手,从动物的地位探讨谈及反虐待措施及影响时先将伴侣动物至于何种地位。接着从反虐待伴侣动物的立法现状探讨反虐待问题需要引起我们注意并予以解决的问题。最后着重从反虐待伴侣动物立法建议角度入手探讨可利用措施对现状予以解决。

  关键词:伴侣动物;饲养责任;法律责任;反虐待

  引言

  2002年清华大学生硫酸泼熊致使5只熊受伤;2005年复旦研究生虐杀小猫照片现身网络;2006年高跟鞋女子踩踏小猫事件;2017年1月,云南丽江一女子购买一只英国短毛猫带回家后又称养不起,要求店主退款被拒后将猫剥皮……如今虐待、遗弃、非人道捕杀伴侣动物的现象越来越多,矛盾越来越突出,民众对反虐待伴侣动物的呼声日益高涨。虐待伴侣动物的行为已经不仅仅是个人道德素质问题,这种现象的背后更包含的是城市公共卫生的维护、社会公共安全的保障,人类文明的良好传承等方方面面。但是我国目前动物保护立法尚不完善,反虐待动物保护法律方面更是出现了空白,仅仅依靠道德约束难以有效解决当前矛盾,所以我们需要立法,一方面强化道德约束作用,另一方面更要对虐待伴侣动物现象予以约束和惩治。

  伴侣动物是人类的好伙伴,每天与我们共在同一环境下一同生活,伴侣动物对人类产生了极大的依赖与信任。由於长期和人类相处与生活,其行为与思考的运作模式等也和人类极为相似。有研究表明,伴侣动物能促进人对非语言表达方式的理解、增强人对非语言表达的感情细微差别的敏感性,并指出在课堂范围内伴侣动物饲养者更愿意进行社会交流,由此可见伴侣动物与人类关系密切。所以本文重点讨论伴侣动物的反虐待问题,并希望可以将伴侣动物反虐待作为一个立法试点,对动物保护,人与环境等问题做出立法建议和改善。

  二、伴侣动物概述

  (一)伴侣动物范畴

  猫和狗一般被视为伴侣动物的典型,有时也会被称为“家养动物”。所以现如今判断一动物是否为伴侣动物常常以宠物狗或者宠物猫以及他们所享受的待遇为标准。一些鸟类、爬行动物、牲畜、甚至一些缺乏野外生存能力的野生动物,如被个人饲养的狮子老虎等也可以被当成伴侣动物看待。最终在涉及伴侣动物解释时往往需要去调查饲养伴侣动物的目的及意图,具体环境下的特定事实,最重要的是伴侣动物与人之间形成的关系:是否处于依赖于被依赖的状态,是否对伴侣动物负有喂养的责任(此状态下要区分动物园或者动物保护饲养研究基地,因为其饲养主体已由个人转换为一个单位)。

  (二)动物的法律地位

  一直以来关于动物的权利争论并没有一个完美的解释,动物究竟是否拥有权利,人又是否可以代表动物拥有权利并行使权利?动物究竟是权利的主体享有人格权还是动物只是一种“特殊物”,对其法律的地位的认知会影响到动物立法、动物保护以及相关规定实施的方方面面。

  1.动物权利论的不足

  从20世纪70年代起,西方开始动物解放运动,要求将道德关怀范围扩大,动物也可以享受动物权利,其中尤为盛行的是动物解放论和动物权利论。彼得·辛格作为动物解放运动的代表人物,其认为平等原则不仅应该延伸到我们自己物种的所有成员,还应该延伸到其他物种,而为动物的平等进行辩护的底线是感受痛苦的能力。辛格认为可以继续将动物用于人类的目的,但必须对动物的利益给予更多的考虑。动物权利论的主要人物边沁认为“关键不是它们能推理或说话吗?而是它们能感受苦乐吗?“皮肤的黑色不是一个人遭受暴君任意折磨的理由,同样”腿的数量、皮肤上的绒毛或脊骨终点的位置也不是使有感觉能力的存在物遭受同样折磨的理由。”

  同样辛格·雷根也认为动物具有其自我生存能力,其可以自我决定生活并自己决定自己拥有何种价值,所以人和动物是平等的,人不可以为了自己的自身利益而牺牲动物的基本权利,动物可以获得人类道德主体的权利。

  但是动物拥有主体权利困难重重。首先道德是为了维护集体利益的一种公共理性和价值,简而言之就是一个整体环境下大家约定俗成的生活底线标准。但是人类的道德前提是人会思考的是有理性的,人可以通过思考来决定事情是否可为,可以通过理性判断约束自己。而不得不说动物现阶段受自然生存规律的影响无可替代,其做得事情大多离不开天生需求,正如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曾明确指出:“饥饿总是饥饿,但是用刀叉吃熟肉来解除的饥饿,不同于用指甲和牙齿啃生肉来解除的饥饿。”

  退一步讲,即使人类接受讲动物接纳为道德主体,人与动物的道德关系的建立不可能是单方面的。其次从整体生态环境方面讲,生态系统有其整体的循环规律和内在价值,人类的所有组成也不过地球整体运行的一部分,动物的存在和发展是另外一套体系,我们并不能因为动物和人类的交融过多以及凭借自身的种族优势就代替动物决定他们的生存价值,我们在实现权利的同时,也应给予其他生存物以同等条件实现其各自的生物潜能的机会,自觉自愿的减少我们对生态系统造成的不良影响,以自然法则来决定我们的生存圈。我们应该从一个主导者转变为引导着以促进人与动物在地球村这个大环境下的和谐共处。

  2.伴侣动物是“特殊物”

  1990年8月20日,根据《德国民法典》,德国新增了对动物加以保护的条文。其中第90条a款“动物”规定:“动物不是物。它们受特别法的保护。法律没有另行规定是,对动物适用有关物所规定的有效规则。”这一关于动物保护的条款被一些敏锐的环境法学者或者动物权利学者捕捉到并加以运用。但是一项规定的颁布必须要考虑到逻辑、立法背景、立法意图、现实需求等方方面面,对条文的解释也不能仅仅望文生义。首先其所在章节由原先的“物”改为“物,动物”表明两者还是紧密关联的,其次条文也明确说明对动物适用有关物的规定。由此可以看出,这并没有完全把动物独立与物,不能简简单单就认为动物拥有主体权利。再结合诸多中外学者关于此项规定在理论、实践、社会效果等多角度更深层次的论证,比如王泽鉴教授就指出,德国民法增设第90条a款之规定,“旨在表示对有生命之‘物’的尊重,盖以动物与人同为受造者也。在民法上,动物仍属物(动产),惟对动物的支配,应受特别法的规范,受有限制,自不待言。”

  孙宪忠教授也曾指出,“德国民法典否认动物是物,但并未否认动物是物权的客体。”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无论从德国立法者的立法旨趣来看,还是从学者对此条款的解释来看,均没有将动物人格化的意思,更无法得出《德国民法典》的此项修订,就使动物成为有限法律主体的结论。

  综上,伴侣动物与人类关系密切,其生命、喂养、行为等多方面,饲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将伴侣动物看做“特殊物”,则接下来关于动物与人责任承担、动物保护措施等方面的讨论更加方便清楚。

  三、关于反虐待伴侣动物的立法现状

  现如今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不出门便可在微博、新闻网站等搜索就可以看到很多关于虐待动物的热点事件。随着人们精神需求范围的不断扩大,伴侣动物有时不仅仅是所有权的体现,更多是人们道德责任的表现、一种社会现象的反应,以及人与环境关系的囊括。伴侣动物有时可能难以选择自己的命运,但也不代表他们可以被任意宰割、随意伤害。

  (一)社会现状

  法律行为指能够发生法律效力、产生一定法律效果的行为,但是关起门来虐待伴侣动物的行为很难为外人所知对外界产生影响,为什么会成为法律所惩治的行为呢?《〈反虐待动物法〉(专家建议稿) 及其说明》通过分析得出反虐待行为对人类社会的以下影响:遗弃或者严重虐待伴侣动物事件会引发严重的社会不满情绪,甚至引发群体性事件危及社会稳定;会造成城市中存在大量的流浪动物,给城市运行造成了很大的安全和卫生隐患;虐待伴侣动物对社会公众,特别是未成年人的心理健康会产生很大的影响。综上可看出虐待行为已不能仅仅局限于行为本身,其已经与人类社会众多方面产生了联系,已经成为我们需要重视并且使用法律武器予以惩治的行为。

  但是不得不说我国民众对虐待宠物在思想层面上的认知还处于不成熟的状态。许多人认为买宠物就是为其提供玩赏、作伴已达到愉悦心情的目的。而这样情况下饲主往往会忽视其饲养责任问题,对宠物肆意殴打训斥予以虐待往往还不自知。更有甚者因为一些自我乐趣更会在朋友圈等社交平台播放如何虐待动物的视频,不以为耻反以为乐,这样的虐待事件引发严重的不满情绪,对社会公众特别是未成年人的心理健康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根据Harold Hovel博士的研究发现:53个被调查正在虐待孩子(身体虐待,性虐待或漠视)的家庭,其中60%的家庭仍在虐待动物。更糟糕的是,三分之一的虐待家庭,孩子学着父母,也参与了动物虐待。他认为:动物虐待和大多数形式的暴力犯罪紧密相联,那些正在虐待动物或者虐待过动物的人,比那些未虐待过动物的人,更有可能会牵扯进殴打、强奸、谋杀、连环谋杀、纵火、家庭暴力、恋童癖这些行为。

  (三)法律体系缺失

  目前,我国只有《野生动物保护法》《动物防疫法》《畜牧法》《生猪屠宰条例》《实验动物管理条例》等专门的动物保护及管理的法律法规。2009年底《动物保护法》(专家建议稿)出台,同时起草小组决定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既完善《动物保护法》(专家建议稿)也起草《反虐待动物法》(专家建议稿)。2013年3月20日《反虐待动物法》(专家建议稿)在中国网上公布,可以看出反虐待动物保护法缓慢进展。其中更是缺乏一部综合性的动物保护基本法,动物保护体制系统性不强,制度建设不周全,难以对所有的动物予以应有的保护,更别说伴侣动物的保护问题。其次虽然人与环境的问题虽然一直存在,但近世纪我国才开始重视环境问题,有关大环境下的立法尚且问题较多,对动物保护立法发展较晚,而对伴侣动物反虐待重视更是一个还待提上日程的事项。由于立法的不完善,对虐待动物行为不满的人没有一个合法的申诉渠道,则会让一些群众习惯性的漠视,久而久之危害社会公众的人道情感,不利于国家精神文明建设。严重者不满情绪激增,极易出现暴力或者不良刻意引导事件,危机社会和谐稳定。

  三、反虐待伴侣动物的立法建议

  (一)明确虐待行为的定义

  虐待

  伴侣动物作为一个生命个体,是可感知痛苦,并有情感色彩的。它们可以通过外界的声音等作出基本判断,可以与人类进行互动,在遇到痛苦时可以通过声音、表情、动作等来表达。所以当人们用残暴手段对伴侣动物予以肉体的压迫、打击控制时当然可以理解为虐待行为。踢、打、摔、借助工具施害肉体,或者为了人类自身的利益,以残忍手段直接作用与动物,使动物的身体体征受到明显损害,这是最为大家所了解的虐待表现,也是大家需要最为迫切改善、制止的一种恶行。如最近大家热议的在疯狂外星人拍摄现场,狗狗被困笼中抛入冰冷的河水中、连续6到8次被从高空重重摔地上的残忍事件。其中暴力虐待伴侣动物并上传视频到网络平台的,一方面造成动物痛苦难以忍受,另一方面更是引起社会不良影响,这种行为应予以严惩。

  饲养者的饲养行为最基本的是必须保证给伴侣动物提供适当的住所并使其无饥渴之忧虑,同时严厉禁止使动物肢体残疾、运动功能丧失的恶意暴力行为。如对伴侣动物进行较长时间冻、晒、饿使其皮肉受损,应视为虐待行为;暴力殴打伴侣动物或者长时间对伴侣动物使用约束工具使其难以活动以致皮肉受损,可算恶意暴力行为;使伴侣动物之间进行互相博斗或者对伴侣动物进行病毒试验,以此满足个人私欲致动物皮肉受损,可判断为伤害伴侣动物的行为。当然以上几种行为,不仅仅指代饲养者,其余与伴侣动物无关人员对其实施这些行为都算作虐待行为。

  遗弃、非人道捕杀

  笔者认为并不是所有的虐待行为都是通过直接行动而有所体现的,遗弃、捕杀等行为虽然不表现为虐待行为,但是也会给伴侣动物以不必要的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和伤害。

  饲养者应承担让伴侣动物有适当居所、减少动物的伤病、减少动物恐惧和焦虑心情的责任,遗弃行为则完全与这些要求背道而驰。遗弃行为较为常见的一种现象,被遗弃后伴侣动物无法享受正常的生活环境,更无法得到合理的照顾。很多宠物主人购买宠物的目的就是一时兴起,觉得宠物可爱,将宠物当做一个商品一样的买回来。养了几个月以后就开始产生厌倦心理,想要扔掉,避免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我国对伴侣动物的保体系刚刚处于发展阶段,被遗弃的宠物往往就是随意驱赶到路边或者一些非正规场所,而这些宠物炎热的夏季遭受酷暑和脱水的折磨,在冬季则因为寒冷而使体温过低而导致疾病或亡。饥饿对于被抛弃宠物则是每天都要忍受的事。这些曾经是宠物的动物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在自然界获取食物,甚至不知道什么可以吃,因此很多宠物很多被活活饿死。捕杀主要指的是一些城市或者区域,因为居住人口的安全健康,寻找流浪宠物等后不正常处理的行为。当然不反对集中流浪宠物以减少对人类的不良影响,但是反对非正常处理方式,更反对强行从正规饲主手上强行带走宠物的行为。

  (二)饲养者的权利、义务

  《侵权责任法》第十章饲养动物损害责任中第七十八条至第八十条明确规定了饲养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如何进行赔偿的问题。动物饲养者对于自己动物咬伤他人要负相对无过错责任,而遗弃伴侣动物咬伤他人的要负绝对无过错责任。但是这些规定都只是动物伤人的规定,对于人伤动物方面却没有任何规定。对于虐待事件必须明确谁人承担责任,如若物任何惩罚则一切措施只会起到指标不治本的效果,但是饲养者的权利救济主要是依靠饲养者自己提出,相关权力部门很难主动发现虐待行为,饲养者应主动寻求救济向侵害者提出相关民事赔偿。首先,可要求侵害者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伴侣动物属于“特殊物”就一定有价值相对应。对伤害或者杀害伴侣动物的,除了要求侵害人赔偿相关损失,还应当支付伴侣动物自身经济价值和惩罚性损害赔偿。其次如若情况严重,不仅伤害伴侣动物还危及他人或者将视频公布与网上造成严重的社会不良影响的,该情况下饲养者或者其他任何人都可报案处理。另外,饲主或者他人也可求助于社会团体和动物救助组织解救被虐伴侣动物,发挥社会团体的监督作用。

  伴侣动物的饲养其本质也是一种经济活动,需要资金支持。如今在伴侣动物交易市场大量充斥着私人繁殖贩卖,在伴侣动物来源的获取上乱象杂多,而在饲养上,目前也并未出现统一的饲养要求。获取上的容易和饲养上的责任空白也是伴侣动物容易遭受虐待遗弃的原因之一。笔者认为饲养者责任可以从饲养前和饲养后两个阶段完善。饲养前应审核饲主是否具有负担动物生存的经济条件,能够独立承担法律责任,未发生过遗弃、虐待行为。饲养后主要看是否尽到照管义务,动物相对于其他“物”需要被特殊对待,因为它们是私人财产的同时,也是有生命的且需要被持续照管和喂养。最低标准规定必须要为动物提供必要的维持生存的食物和场所,并无恶意暴力行为,否则可剥夺饲养者的饲养资格并且自担后果。

  (三)完善反虐待伴侣动物的基本法律制度

  完善伴侣动物医疗制度

  目前,动物医疗属于一个杂乱无序、监管较乱的地步。很多宠物医院的医生并不是专业人员,资格不够。市场中更是充斥着大量的私人医院,无论是人员、医疗资源配备,医疗条件,环境卫生都难以达标,更严重的是宠物市场医药物品没有统一的标准。如宠物狗打虫药,其交易是以一小含片的价格来买,一片50块,如果按照一整盒算总共16X50=800块,但是看那盒的药价最高也就30块。而宠物手术更是在没有消毒的环境下进行。如此一来养宠物就成了一个高消费活动,这也造成了很多人养宠物后无法负担弃养的原因。同时由于伴侣动物大部分时间都与人待在一起,动物生病后如果得不到有效救治其身上的病毒等也有极大可能传染给饲主,而这些宠物也极有可能被遗弃虐待,因此完善动物医疗系统不仅是为伴侣动物,更是为了人类自己。

  2、发展伴侣动物救助制度

  对于虐待伴侣动物的现象,我们在立法时需要的讨论的不仅仅包括如何防止的问题,也需要考虑到的是发现虐待宠物后如何予以救助的问题,这是就需要宠物救助组织的作用。宠物救助组织应当包括救治被遗弃动物、收容流浪动物、人道处置流浪动物,给无主动物提供医疗等。动物救助组织一般为民间救助组织,这样的组织公众参与广泛,能够发现一般发现之不能。而且动物救助组织一般具有以下作用:1 .宣传教育作用,动物保护组织通过各种社会活动,唤起公众保护动物的意识。2.监督作用,通过行使公众监督权,督促动物保护部门依法履行职责。3.救助作用,通过发挥动物保护组织的专业功能,对流浪动物进行救助收容。4.救济作用,支持相关受害者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综上可以看出发展救助组织一方面可以宣传反虐待伴侣动物,从源头入手,更重要的是对受虐待的伴侣动物也能有一个妥善的安置。

  (四)虐待伴侣动物行为的法律责任

  民事责任

  前面的讨论已经可以知道动物是“特殊物”。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由于受害人的过错造成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不承担民事责任;由于第三人的过错造成损害的,第三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这表明我国民法上将动物看做饲主的所有物。但是动物是特殊的权利客体,动物是物但又不能像对普通物一样随意处置,这是对物权的特殊限制,同时动物任然属于财产物,牵扯到财产权利问题。综上,虐待伴侣动物要承担民事责任。

  首先要严格遵循伴侣动物登记管理制度。饲主应该在饲养一段时间内办理登记, 以落实饲主责任, 建立宠物终身照顾观念, 杜绝遗弃宠物的行为。这样不仅可以减少流浪宠物现象, 还可以让饲主明确自己的责任,明确物的归属问题。其次就是虐待动物要承担民事责任。动物所有权的行使应受到相关动物保护立法的限制,不能等同于一般物的所有权而行使,虐待者不仅仅要赔偿伴侣动物自身代表的经济价值,饲主也可依据精神损害程度要求精神抚恤金,最后虐待者更要依据虐待行为的影响程度承担惩罚性的损害赔偿。同时虐待或者遗弃伴侣动物,动物所有人应当承担全部的留检、收容和救助费用。动物所有人拒绝承担支付义务的,履行留检、收容和救助职责的行政管理部门或者地方人民政府指定的其他部门,以及开展留检、收容和救助业务的民间留检、收容和救助机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以此彰显反虐待伴侣动物的决心,呼应人们保护伴侣动物。

  行政责任

  (1)鼓励举报反虐待动物行为

  目前对伴侣动物的保护问题,大多依靠道德,但从规范的强制性程度上来讲,道德规范的实质是行为的可选择性,道德规范一般采取“应该如何”的语式,这种语式代表一种规劝和建议,而法律规范的实质则是行为的不可选择性,法律规范一般采用“必须如何”的语式,这种语式代表的是一种“不得不如何”、“否则便如何”的压力。由此可见我们需要道德,更需要法律。但是相较与野生动物,娱乐动物和伴侣动物的生活圈则与人类密不可分,甚至可以说是人类掌握着这些动物的存亡。其中伴侣动物由于是个人所有,其极具隐私性,关起来的虐待行为是我们很难知晓和阻止的,这对我们执法、推行法律的实施是极大的阻碍。民众是监督的最好助手,民众举报属实可进行奖励,奖励的数额为罚款额或者罚金额的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奖励的数额低于100元的,奖励标准为 100 元。鼓励民众举报虐待伴侣动物的行为可以源源不断的提供线索,推动惩治虐待行为的深入展开,还可以发挥宣传、震慑作用,一定程度上减轻行政执法人员的负担,使法律不会变成一纸空文。

  (2)行政处罚权

  民法主要是处理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关系问题,但是虐待伴侣动物的行为不仅仅会造成个人损害,有时也会对民众的道德底线提出挑战,冲击国家精神文明的建设,尤其对青少年容易产生错误导向。民法已无力承担因虐待伴侣动物对社会产生影响的法律管控任务,行政法的配合必不可少,具体表现为行政机关可对虐待伴侣动物的行为享有行政处罚权。视情节轻重,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对虐待遗弃动物的单位和个人给予警告、罚款、责令具结悔过、责令悔过、责令改正、责令限期改正和行政拘留等方式,严重情况下可报案处理。具体可参照《治安管理处罚法》依据虐待程度的不同处以相应的处罚,情节严重,造成严重不良后果的可适当增加特殊条款予以保护。

  故意虐待、遗弃伴侣动物致使动物受伤受害者,可责令其改正或者限期改正,并且处以相应罚款。但故意以非常残酷手段虐待伴侣动物或者虐待后将事件散发与网络等,对社会造成严重社会影响的,对个人处5000元以下罚款,并责令具结悔过,删除视频予以道歉,同时可处以10日到15日行政拘留的处罚。政府还可以建立黑名单,屡次虐待伴侣动物拒不悔过者将进入黑名单,由此将产生信用污点记录,不能再从事任何与伴侣动物相关的工作,不能领养任何伴侣动物,也不能购买任何相关商品,最终倡导社会公众不要任意虐待和遗弃伴侣动物。

  针对最近很多学者讨论的将在刑法中确立虐待动物罪,笔者确认为此时讨论这个事项有些草率。从反虐待动物立法角度讲,无论是在社会共识还是在责任承担角度、保护方式、经济利用等方面都没有探讨清楚,如何将其直接列入严格的刑法?正如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王超英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会议期间表示“从社会公德的角度,每一个动物饲养者都有爱护自己饲养动物的义务,有这方面的责任,任何遗弃、虐待动物的行为都应当为社会所不齿,都应当被视为是丧失公德的行为,我想在这一点上咱们是有共识的,但是对于他们应该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可能还需要进一步地研究、进一步地切磋,在形成社会最大共识的时候,再来研究立法的问题,用什么样的形式立法等等。”

  四、结语

  反虐待伴侣动物法的立法确实有它存在的必要性和现实需求,虽然不可能完全化解人与动物与环境之间的矛盾问题,但至少可以引起人们的重视,与一定承担解救一部分伴侣动物遭受虐待遗弃。中国有句老话: 与人为善,予己为善; 与人有路,于己有退,推及到动物身上也是如此。我们人类属于灵长类动物,但是我们和其他动物一样都是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作为一样的生命个体,我们拥有一样的生命尊严,离我们生活圈最近的伴侣动物没有任何正当理由遭受我们的虐待。对伴侣动物来说可能你知识一时兴起牵它进门,但是它用了一生来还你知遇。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