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社会科学论文 > 法律论文 > 最新法律论文 论我国宪法司法适用情况

最新法律论文 论我国宪法司法适用情况

2018-12-12 10:51:21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 要

  为了推进民主法制的进程,我国宪法适用问题亟需被重视和解决。宪法,我国的根本法,其条文规范拥有最高法律效力——然而从宪法司法适用的现实或是实现情况来看,学界对此事褒贬不一。的本论文将从我国宪法适用的理论应用于实践情况展开论述:第一部分是宪法适用的法理依据;第二部分是对我国宪法适用的司法实践情形的分析;第三部分是对我国宪法司法适用发展前景、发展策略及建议。

  关键词 宪法适用/司法化/宪法诉讼

  引 言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四中全会核心主题为——依法治国,而依法治国的关键在于依宪治国。在我国,上到法律、行政法规,下至地方性法规、部门规章等,都必然是不得与宪法相抵触或冲突的,许多民主制国家亦是如此。然而我国在宪法的适用方式以及程度上,各家看法可谓求同存异:即对宪法的至上性和权威性表示一致支持和认同,但对于“宪法应当以何种方式适用于司法实践当中更佳”这个问题,却争论不断。总之,在法院审判案件运用宪法之始至今,关于宪法司法化的研究商讨从未停止。有专家学者认为,宪法司法化会导致个人生活遭到干预;而还有一部分人认为,宪法司法化影响了我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而从最需要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的普通民众角度上来说,他们大多认为宪法应该被直接应用而不是间接引用,因为宪法的不可违能够预防司法裁判中的不公。这与我国国情、社会与其衍生出来的公民法律观念,及整体看待宪法的角度有关。

  另一方面,要为宪法适用问题出言献策,不仅需要在本国体制进行研究和解决,还需要与国际形势进行对比并且去粗取精,从相关体制与政策入手,方可使问题的研究更加深入——上述便是笔者作此论述的依据。

  本论文中,笔者将从我国宪法适用的理论、实践情况,以及中外宪法适用的体制及司法运用模式对比等三方面展开论述,讨论宪法司法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揭示本国宪法司法适用中出现的优势以及缺点,试寻出其中哪些方面需要发扬或者改善。但总的来说,宪法的根本就是法律。虽然宪法不容忽视,但能够发挥出其法律价值,使宪法可以更好的为人民服务却是更为要紧的事情。希望本文能够从一个侧面论述对中国的宪法的司法适用这个问题起到一定的研究和启示作用。

  1 宪法司法适用的法理内容

  1.1 宪法司法适用的概念分析

  1.1.1关于宪法适用问题

  对于“宪法的适用”,法学界各家都在用不同的立场去理解它。有学者认为,宪法的适用是指特定国家机关依照法定程序,具体运用宪法去处理违宪案件的专门活动。这里的机关,一般指宪法委员会、宪法法院或立法机关等,但不包括普通法院。还有的认为,宪法的适用分广狭义两种:广义的宪法适用,包括公民和国家机关对宪法的遵守,还有司法中的适用;狭义的宪法适用,就单指宪法在司法活动中的适用了。至于宪法适用的模式,其主要分为:附带的宪法司法审查模式和宪法法院模式。宪法适用方式即违宪审查制度,包括附带的司法审查和宪法法院两种,但这并不能说明,宪法适用就只有这两种方式。

  而从根本上来说,宪法也是一种法律。法律适用是一个法律发现和法律评价的过程。它要求回溯到法律渊源以表明所适用的法律具有正当性,并将其适用于待决纠纷以实现其实效。梁慧星老师曾经阐述过法律适用的内容:指的是将法律规范适用到具体案件以获得判决的一个过程,即以法律规范为大前提、案件事实为小前提以期求得正确的结论;则法律适用事实上是一个三段论的逻辑推理。那么这个说法以及概念是否完全适用于所有的宪法适用问题,各家的态度并不一致。并且,从我国的大多数司法实践上来看,这个内涵在这里,并不能被完全的进行套用。

  上述内容提到而狭义的宪法适用,即宪法的司法适用,则是本文所要论述的主题.

  1.1.2宪法司法适用的概述

  本文所述宪法的司法适用,其主干,也就是常言的宪法司法化:概指人民法院在处理法律纠纷时,能直接或间接地将宪法规范引用,作为裁决的依据。其源于美国, 但如今却已经普遍于世界各国;同时也是成为了维护法律公正的做法,与人们心目中的法制理想化的状态。而“宪法司法适用”就是宪法司法化中的一个重要内涵。宪法司法适用是指——在用毕所有的法律法规后依旧不能保障公民合法权利的时候, 宪法便可进入到司法诉讼程序中去, 以其作为法官裁判案件的法律依据,但前提是:此依据应符合宪政精神。宪法司法适用其实并不与违宪审查、宪法诉讼等概念划等号, 因为宪法司法适用所要考虑的,是法院在审理民事、刑事,还有行政案件的时候,是否可以或者说应当附带进行违宪审查、或者直接引用宪法法律条文去裁决这几个类型的案件的问题。这是一个考究点也是一个争论点,甚至可以延伸到诸如:我国的宪法司法适用是否有空间,是否能同法律领域与国家制度领域相协调,等等的这些问题和高度。有学者提出,宪法司法适用的主旨在于——首先是宪法的间接性援引,再者是使得合宪性解释成为宪法义务。这个观点是有一定的理论支撑的,但同时也引发疑问:为何是“间接性援引”而非“直接性援引”?合宪性解释对于我国的宪法司法适用有何帮助或益处?这些问题需要引起思考。总而言之,宪法司法适用是推进一国宪法司法化的重要步骤。在我国十八届四中全会和后来的推进司法改革当中,对宪法的重视和其权威的必然维护,是不变的。

  1.2 宪法司法适用的沿革——以中美两国为例

  1.2.1 美国——宪法司法适用的典范

  众所周知,宪法在英美国度不仅历史渊源颇深,并且从法律制度上将宪法的适用空间放大,使其在英美法律史上发挥的淋漓尽致。而其中,美国不但成为了宪法司法化的来源国,更在宪法条款的司法引用上,将宪法在许多年内都作为直接使用于法庭审理和判决的法律依据。宪法于美国来说不只是至高无上的信条,更是直接视为维护公民法律权益的武器或工具。

  美国对宪法地位至高无上的强调和巩固,是在1803年被誉为“美国宪法第一案”的马伯里诉麦迪逊案中,裁判大法官马歇尔在其绝妙的判决中坚决指出:宪法构成国之根本法和最高律法,从而判决该案中所援引的《1789年司法条例》第13款违宪无效。从那以后,美国最高法院有权解释宪法,裁定政府行为、国会立法行为是否违宪之制度被确立下来,对美国的法律走向起到了至关重大的影响。宪法适用方式即违宪审查制度,它起到了法律“度量衡”的作用,因此为确保稳定,其修宪情况并不常见。统计显示,1937年到1999年之间, 美国最高法院共宣布过50来个联邦法律违宪;并且有高达95%以上的案件,都是有关宪法保障公民权利和自由的。正因为对宪法的重视和合理合法的司法运用,美国人的权益维护意识和宪法尊崇意识从几百年前到如今仍然没有改变,并在社会中努力维持良好的法律氛围。从其经典案例,如申克诉合众国案(有关宪法保护的公民言论自由)、黑人妇女拒绝让座案(有关种族歧视)等等,都与自身权益息息相关。

  1.2.2 我国的宪法司法适用

  相比起国外的宪法运用模式,我国的宪法司法适用之路可谓任重而道远,但近年以来,我们也在不断思考和改进。我国数千年封建王朝时期的历史悠久,而宪法却是伴随着民主制国家与宪政而生。1954年新中国第一部宪法被制定,其中历程坎坷,几经修改;而宪法的司法适用真正被大规模引起人民注意和热议的事件,当属中国宪法司法化第一案——2001年“齐玉苓案”了。原告表示被告侵犯了其由宪法赋予的公民受教育权,要求依法对被告进行制裁;而对于宪法部分的法律适用问题却变成了举棋不定的疑难问题。当时最高法院于是作出《批复》,认定案中被告等侵犯了齐玉苓依据宪法享有的受教育权;且在侵权方承担民事责任的问题上,法院直接且单适用宪法条文的规定。此案件震惊了我国的法学界和司法系统,于是一场关于宪法能否直接适用于法庭判决的争论便打响了。同时这也是我国与其他国家有所不同的地方——在宪法解释权和宪法条文适用上争议不断甚至讳莫如深。到至今为止,即使任何法律法规仍然是不能与宪法相抵触,也就是宪法不可违反的这一点从未改变过,然而宪法还是保持间接适用的状态,而宪法条款也被运用较少,相反其他部门法,如民法、刑法、行政法等等被适用的更多更广泛。这是令人深思的问题。

  1.3 宪法司法适用的意义及重要性

  1.3.1 宪法司法适用的意义

  “法律不是为法律自身而被制定,而是通过对法律的执行形成社会的约束,如若法律不能被执行,那就等同于没有法律。”法学家洛克的观点十分鲜明,那就是:法尽其用。宪法首先是一部被制定的法律,然后才是根本法、基本法。既然是公民自由与权利的保障书,那么不管以什么样的形式,或是以什么样的适用情形出现,宪法都应该成为公民维权以及捍卫司法独立的有力支柱。从司法意义上来讲,宪法的司法适用将使宪法的功能得到有效发挥,为审判提供一个坚强的有力的凭据和支撑,有助于司法工作的进行;从社会意义来讲,宪法的权威性与适用性相结合会提高公民对司法的信赖和支持,并且提高我国多年来一直薄弱的维权意识;从学术意义上讲,宪法司法适用的推广,将会使我国宪法学术界出现新的突破。因此,宪法的适用模式的变迁,对我国,对世界各国都有着重要意义。

  2 宪法司法适用的实践情况

  2.1 涉及宪法司法适用案件的大体情形

  2.1.1 当前国内外宪法司法化大体情形

  宪法是有可诉性的,也是当代宪政发展的一个重要的趋势;而宪政史也被视为宪法司法适用发展的“动态历史”。当前时代,宪法司法化不管在英美法系亦或是大陆法系国家,都被得到较广泛的认可并普遍化——虽然各国宪法的监督机构设置都有所差别,但它们都会理性地使宪法成为一个可据以裁判案件和实施案件的法律。至于我国法律,则对此还未有明确规范。自1982年《宪法》实施以来,尤其是21世纪初的时候,随着我国民众对于宪法的司法适用在维护宪法权威、保障公民权益上的重要作用的认识加深,更多的学者开始倡议和呼吁:应加强我国宪法司法适用,构建宪法司法体系,推进司法化。总之,这是一个大体趋势,世界各国的司法都将向这个方面进行发展和完善。

  2.2 实践情况——具体案件分析

  从2001年“齐玉岺案”开始,我国便掀起了讨论宪法案件的热潮。随着社会法制环境与公民维权意识的变化和提升,人们对宪法案件的讨论也是层层深入的。本部分通过对他国宪法案件以及中国有关宪法的案件梳理、对比,评议宪法案件的实践情况。

  2.2.1 我国宪法司法适用案件分析

  所谓宪法案件,有一个重点需要强调:任何宪法案件皆非单纯的,违反普通法律的规定,而是违反宪法规范——这样才能发生宪法案件。但我国在宪法案件这方面却陷入了一个为难的问题:关于宪法在判决当中是否可作为直接依据。这在目前尚处于一种“待定”的状态。那么,根据宪法案件的定义,我国的涉及宪法的案件到底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宪法案件,还要根据本国实际情况来认定,而不能但从国际普遍定义上下结论。

  宪法案件中心点在于“是否触犯宪法规范”,并且被侵犯的权益,是其他法律所不能保障的或者是保障依据不足以形成维护的。就例如中国乙肝歧视的第一大案——“张先著诉安徽省芜湖市人事局录用公务员拒绝录用乙肝病毒携带者案”,就将宪法的社会影响进行了扩大。此案让人们开始明白,“歧视”这种观念和行为严重的违背了宪法的平等权(前文所述美国宪法“种族歧视”案便是类似于此种情况)。起诉被告芜湖市人事局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取得公务员职位的权利,要求以宪法平等权维护其合法权益。然而判决下来,原告在胜诉然而却在取得职位的要求上被否决,原因是编制已成。原告张先著的律师周伟教授表明说:“《宪法》赋予了公民自由生活和工作的权利,但是还是有很多地方和部门,却用部门规章的方式来限制一些有缺陷的人参加工作的权利”我们可以看到,恶法非法,其与宪法的精神是相悖的。如果不用宪法的公正与权威去衡量其他法律的合宪性,那么公民和社会极其容易受到被侵权的困扰,违宪这个问题应该明显的提出以威慑所谓的“恶法”。

  自从齐玉苓案件后,法院似乎不再将宪法条文作为直接裁判的依据而是大部分作为法律法规的援引,在判决书中予以说明。近期新出现的,将宪法写入民事判决的案例:“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支行诉被告沙某某信用卡纠纷一案”中就可以看出这个现状。这是一个要求本息还款和缴纳滞纳金的案件,在判决书论断的第三部分就引用宪法“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之规定,此处的信用卡借贷与民间借贷之间极大的差距导致“还款难”的问题被点了出来,并表示信贷条件的不平等‘极可能形成一种“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外在的不良观感’。这是对宪法平等权的强调,而近年来宪法的司法运用方面也有了些许进步。然而,我们还是未能看到宪法作为判决的直接依据写在哪一份判决书中,但我们希望宪法能在中国司法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保护更多被侵权的人们。

  2.2.2 外国宪法适用案件及现状评析

  (一)德国宪法法院违宪审查模式

  宪法司法化是由外国引进的,那么无论从历史渊源、形成体系、司法案例或是司法惯例上,在国外的资料中对此都能找到比较坚实和具体的内容和依据,不同的法系有不同的司法处理方式,但对于宪法的尊崇却是殊途同归的。

  德国的法律与中国一样为大陆法系,但是众所周知,德国的法律体系以严谨和由较高的逻辑性和较为深究的法律理论功底作为支撑;另外,德国是违宪审查制度的代表,其宪法法院的设立也非常合情合理。自1925年,德国普通法院开始了违宪审查的工作,但当时状况与我国类似:其普通法院审理案件时,宪法的规范是不能直接用于判决的,从而导致了议会对宪法的事先违反,“先斩后奏”的情况实难以提防。而到了1949年却一改前况——《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基本法》将“法制国家”作为基本的原则。具体内容有:公民的基本权利得到法律保障,法制国家原则还可约束立法、司法、行政等机关;此原则主张分权(立法、司法、行政权分离);同时也规定了:任何国家机构在行使国家权利之时,都要受到法律的约束等等。而德国宪法法院就是由这个原则应运而生的。宪法法院的职责主要是:针对立法、行政、司法三方面的审查案件的审理,违宪者将受到制裁。德国对于宪法案件进行专门、专业和统一的处理,就通过宪法法院来实现,它维护了宪法的地位,合理将宪法寓于司法审判之中。在这点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方法的优势。

  (二)英国——议会与法院审查并行之违宪审查制度

  英国是一个情况特殊的国度——其法典和判例不计其数,却成为不成文宪法的典型国家。学界普遍观点是:英国因为不成文宪法和议会主权理论的关系,要说建立起违宪审查制度有些匪夷所思;但事实证明这两个障碍如今已消除——它们创造了议会与法院审查并行之违宪审查制度。

  其特点有:第一,审查依据为宪法性法律和宪法精神。英国没有成文宪法,却有一种与宪法比肩的法律类型——宪法性法律:即涉及国家权力机关的组成、职能和相互关系,公民基本权利,国家与公民之间的关系,诸如此类的法律,它们更具有抽象性,非宪却高于普通法律。当议会立法与宪法精神发生矛盾时,法院往往将该项立法立法解释成合宪含义,反映议会立法违宪之处,变相抵制议会违宪的、不合理的立法。第二,议会审查与法院审查并进。在英国,这种违宪审查的责任方不是唯一的,而是落在议会和法院身上。议会实行违宪审查的方式是基于“新法优于旧法”原则上的自我审查。英国《人权法》出台后法院司法是独立的,而议会面临内外双重压力,在英国传统和宪政之下受到法院的监督,也可以说是相互监督,而审查结果较为公正,并且严格地以宪法为度量标准。虽然违宪审查方不百分百集中于司法,却是公正的、仍然以宪法至上的,英国的宪法司法适用制度可以说是传统遗留与法制观念的结合,比其他国家更强调的的宪法凌驾于一切法律之上的,真正的法治。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