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经济论文 > 第三产业论文 > 第三产业论文成稿 基于协整分析的济南市第三产业与城镇化速率增长的互动关

第三产业论文成稿 基于协整分析的济南市第三产业与城镇化速率增长的互动关

2018-11-21 14:16:08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 要

  为了促进济南市第三产业和城镇化建设的发展,为济南实现新发展谋求道路,从而达到全面小康并且在以后发展中抢占先机。根据2007-2016年济南市第三产业占GDP比重与城镇化水平的已有收集数据。建立协整分析,建立误差修正模型并且进行Granger因果检验,研究济南市第三产业占GDP比重的发展与城镇化速率发展之间的动态关系。分析结果表明:济南市第三产业发展与城镇化建设速率存在长期稳定的均衡关系,并且第三产业发展与城镇化建设速率之间形成了Granger因果双向关系。根据从实证分析中得到的结果,针对济南市第三产业发展及城镇化建设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提出相关建议。

  关键词第三产业;城镇化速率;平稳性检验;协整检验。

  绪论

  济南市第三产业发展和城镇化概况

  第三产业发展是国民经济发展的重头戏,根据配第—克拉克定理,一个国家经济的发展过程中,随着经济发展,不同产业产值比重会从一二三产业向三二一产业分布的格局发展。第三产业最终会成为一个国家经济层面的航空母舰。从邓小平同志提出实施改革开放开始,济南市经济发展速度大幅提升,第三产业发展迅猛所占比重不断增加,从1979年的21.9% 大幅上升至2016年的58.9%,实现了年均15.7%的高速发展,这个速度不光比同一时间济南市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年均增长速度高,也比同期中国第三产业年均增长速度和山东省年均增长速度高。济南的第三产业发展经过了发展缓慢,发展增速和发展平稳三个阶段。改革开放以后,经历改革阵痛,济南市第三产业产值增速变得平稳且由高速发展变为中高速、高质量发展,并且在2015到2016保持了10%良好势头。济南市第三产业占GDP比重明显增加,但是和全国先进的城市相比还有所不足,在所有副省级城市里处在中下游的位置,这说明济南市的整体功能和整体素质还与省会城市的地位不相匹配,达不到成为中心城市的吸引力和辐射力要求。并且济南市第三产业存在着结构不合理,外向型产业和高新产业规模较小,提供的就业岗位与发展规模不匹配等问题。

  城镇化率是地区城市常住人口与地区常住人口的比值,它是一个城市及周边的地区的最直观的发展表现,城镇化的发展可以促进新型农村的发展,改善城市居民的生存环境,减小社会成员之间的财产差距,最终实现美好生活和共同富裕。在济南市经济不断发展的同时,济南市的城镇化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根据城镇化发展的诺瑟姆曲线,形成了三个很明显的阶段,第一阶段是1978-1985年城镇化启动阶段;第二个阶段是1986-1995年城镇化缓慢增长阶段,;第三个阶段是1996-2017年城镇化加速发展阶段,随着城镇设施建设、政策不断完善,城市常住人口呈现了高速的增加,特别是城市的就业岗位和优秀条件的吸引,城镇化速率更是飞起。但是济南市的城镇化发展还存在着发展粗放,不环保,违章建筑众多,政策不完善等问题。

  目前国内外对第三产业发展与城镇化建设的关系研究现状

  早在1978年singelmann就明确了城镇化是促进第三产业发展的原因,Daniels(1991)、Harris(1995)分别对美国和印度的城市第三产业产值进行计量分析并发表论文表明了城市是第三产业的重要中心,发挥着重要的辐射作用。 在国内方面程大中(2003)、李辉(2004)、倪鹏飞(2004)利用中国数据进行实证研究,发现第三产业发展与城镇化水平、城市人口规模等城镇化相关因素有很大影响。

  在第三产业对城镇化的影响研究方面,俞国琴(2004)认为第三产业发展也是城镇化的重要原因,城镇化是产业结构高度化的前提,第三产业发展可以促进城镇化进程。并且刘博轩(2012)发表论文提出改革开放放大了第三产业对城市化建设的促进作用,并且这种促进作用有一定的滞后性的观点。

  更有许多数学者认为城镇化与第三产业发展互相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李林杰等(2003)对河北省的数据计量分析、刘汉辉(2009)对广东省的数据计量分析、吕一清(2010)对成都市的数据计量分析、黄玉竹(2010)对安徽省的数据计量分析、王乐君和郑近德(2011)对湖南省的数据计量分析、王志豪(2013)对江苏省的数据计量分析、杨惠(2013)对河南省的数据计量分析,分别发表了论文,都得出了第三产业发展与城镇化建设的双向因果关系,并且是互相促进。

  研究城镇化与第三产业发展关系的意义

  国内外对于第三产业与城镇化互动关系的研究主要是静态的,并没有对它们之间的动态关系进行深入的研究。本文将对济南市第三产业发展与城镇化之间的关系进行动态关系的研究,来探索两者之间动态的奥秘。在方法运用方面有一定的创新。

  济南市作为我国经济大省山东省的省会,经济发展和城镇化速度走在了山东省的前列,济南市的第三产业发展和城镇化建设有利于增加济南市的影响力和辐射作用,使济南拥有匹配省会城市地位的实力和成为中心城市的能力,这不仅能促进济南市发展,也有利于周边地区的建设和发展对于济南市的第三产业发展与城镇化之间的动态关系研究就是研究未来一段时间城镇化水平的提高能多大程度的促进第三产业的发展,第三产业发展又能多大程度促进城镇化的建设,这对促进济南市经济发展和城镇化建设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所以,更加深层次的研究济南市第三产业占GDP比重与城镇化率的动态关系有一定的必要性,从而可以促进第三产业和城镇化建设调整优化促进全面发展,从而促进整个济南市的发展并为其他城市发展提供借鉴意义。

  数据选取依据

  济南市发展日新月异,济南市第三产业发展进入第三阶段,并且济南市城镇化建设进入第三阶段,并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在这个阶段。因此,为了使实证分析更具有现实意义,对济南市以后发展提供一定建议,本文数据将采取两者发展到第三产业之后的数据,并且是更贴近现代发展时期的数据,为使数据更科学和充分,并且城镇常住人口来计算城镇化率是从2007年开始采用的。因此本文采用了2007-2016年之间的数据。

  二、建立模型与动态分析

  (一)对数据的采集和处理

  本文采用了2007-2016年的济南市第三产业产值、GDP,济南市2007-2016年常住人口及常住城镇人口这些年度数据,数据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和济南市统计局采集。这就保证了本文数据的充分和科学。并且对数据进行初步处理得到2007-2016年第三产业产值占GDP比重()和这些年的城镇化率()以及它们的对数。

  在一些观察数据的处理中,经常会把数据取对数后进一步处理。之所以这样做是基于对数在其定义域内是单调增函数,取对数后不会改变数据的相对关系。同时对数化处理缩小数据的绝对差值,方便计算;取对数后可以将乘法计算转变为加法计算;某些情况下,在数据的整个值域中的在不同区间的差异带来的影响不同;取对数后不会改变数据的性质和相关关系,只是压缩了变量的尺度;因此为了消除数据中存在的异方差,使数据更为平滑,便于建立模型,对山东省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和消费水平取对数。

  所用公式为:

  数据如下表2-1所示:

  表 2-1 2007-2016年济南市第三产业与城镇化率的相关数据

  从表2-1可以看出,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与城镇化率都呈现出上升的趋势,即随着第三产业所占比重的增加,城镇化率也在增加,并且上升趋势比较稳定。从表中可以看出第三产业产值从2008年开始就超过济南市GDP的50%,成为济南市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更大程度的成为济南市城市发展的影响因素,因此探索第三产业发展与城镇化建设之间的动态关系从而促进济南市更好发展有一定的必要性。

  (二)数据的平稳性检验

  在进行协整分析之前先分别对对两个数列进行平稳性检验。

  1、序列的平稳性检验

  图 2-12007-2016年的散点图

  观察上图1可以看出来,与时间之间存在线性关系,并且随着时间进行lnx是增加的。所以是一元线性函数,则有:

  其中为,为年份,表示随机误差项。

  使用最小二乘法来估计参数,得到如表2-2的检验结果和方程,如下:

  表2-2 序列最小二乘法估计参数

  所以由表2-2可以得到下面这个样本回归方程:

  变量C对应的T统计量为-26.85406对应的P值小于0.05,同样变量T对应的T统计值为29.89989对应P值小于0.05,这说明两个回归系数的统计显著;

  =0.9911,表明这个模型拟合程度是优良的。

  对序列做单位根检验处理,在对其进行二阶差分后成为平稳时间序列。最终得到表2-3:

  表2-3 序列二阶差分后的单位根检验结果

  在二阶差分以后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即时间序列在进行二阶差分后为平稳时间序列,为二阶单整。

  序列的平稳性检验

  图 2-2 2007-2016年的散点图

  观察上图2可以看出来,与时间之间存在线性关系,并且随着时间进行lny是增加的。所以是一元线性函数,则有:

  其中为,为年份,表示随机误差项。

  使用最小二乘法来估计参数,得到如表2-4的检验结果和方程,如下:

  表2-4 序列最小二乘法估计参数

  所以由表2-4可以得到下面这个样本回归方程:

  变量C对应的T统计量为-9.645993对应的P值小于0.05,同样变量T对应的T统计值为12.19226对应P值小于0.05,这说明两个回归系数的统计显著;

  =0.9911,表明这个模型拟合程度是优良的。

  对序列做单位根检验处理,在对其进行二阶差分后成为平稳时间序列。最终得到表2-3:

  表2-5 序列二阶差分后的单位根检验结果

  在二阶差分以后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即时间序列在进行二阶差分后为平稳时间序列,为二阶单整。

  因此序列与序列皆是二阶单整序列,并且可以进行进一步的协整检验。

  (三)数据的协整分析

  20世纪八十年代,格兰杰发现,当变量之间是协整的,就不存在伪回归问题,就能直接使用经典回归方法。虽然与两序列是非平稳的,但都是二阶单整序列,其可能存在某种平稳的线性组合,并且反映了变量之间长期稳定的比例关系也就是协整关系。因此可以直接对与两时间序列进行协整分析。

  设协整方程为:

  运用Eviews7.2对数据进行协整分析,输出结果如下表2-6

  表2-6 与的协整分析

  对其残差进行平稳性检验,输出结果像下表2-7一样:

  表2-7残差

  平稳性检验

  变量C对应的T统计量为13.86798对应的P值小于0.05,同样变量对应的T统计值为13.18819对应P值小于0.05,这说明两个回归系数的统计显著;=0.9911,表明这个模型拟合程度是优良的。在检验残差的平稳性是,ADF值-3.612640,其绝对值大于5%显著水平值,这意味着与之间存在着协整关系,它们之间存在着长期的协整的关系。协整方程为:

  建立误差修正模型

  如果变量之间有协整关系,表明变量之间存在着长期的稳定的关系,这种关系是在短期动态过程的不断调整的情况下才能够维持的。这种短期调节过程就是误差修正机制,它起到了防止均衡误差在数量或者规模上的积累和扩大。因此要对协整模型进行建立描述短期调整机制的误差修正模型,下面将运用Eviews对与两组序列的协整模型进行建立误差修正模型。

  表2-8误差修正模型输出结果

  得到误差修正模型:

  这个结果表明,济南市城镇化率的发展不仅取决于济南市第三产业的发展也取决于上一年城镇化率发展对均衡水平的偏离为误差项,它的系数是-0.6172,系数是负数,符合误差修正原理,这反应了对偏离协整的力度,并且调整力度比较大。第三产业比重的短期变化对城镇化率存在着正向的影响,第三产业比重每增加或减少1%,引起城镇化率增加或减少0.7240%。

  (五)格兰杰因果检验

  协整检验结果证明了济南市第三产业与城镇化建设存在长期稳定的均衡关系,但这种均衡关系是否构成因果关系,还需检验。Granger因果检验是用于检验两个变量之间因果关系的一种常用的方法。

  表2-11 和的Granger因果关系检验

  由上表2-10、2-11可知,按照F统计值对应的P值在0.05的显著性水平下,原假设都被拒绝,因此第三产业占GDP比重是城镇化的格兰杰原因,城镇化也是第三产业占GDP比重的格兰杰原因。两者互相影响,互相促进发展。

  三、结论

  本文基于2007-2016年济南市第三产业所占比重和城镇化率两组时间序列数据,分别构建了协整模型、误差修正模型和Granger因果模型来研究两组数据的动态关系。并且得到以下四个结论:

  1、通过对济南市第三产业占GDP比重的对数以及济南市城镇化率的回归分析以及平稳性检验得到以下两个方程:

  并且两个模型都拟合优良,回归系数统计显著。根据方程可以知道,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的对数与城镇化率的对数,从2007年开始一直在增长,并且还有继续增长的趋势。这说明济南第三产业和城镇化率在不断地发展,以后第三产业所占比重会越来越高,城镇化程度也会越来越高。对两个序列的残差e进行平稳性检验可以得到它们都是二阶单整序列的结论,它们的单整阶数相同。所以它们之间可以进行协整分析,可以预测它们之间可能存在某种关系。

  2、通过构建协整模型,得到协整方程:

  这个模型拟合优良,由此可以得出济南市第三产业占GDP比重的对数与济南市城镇化率的对数之间存在着协整关系,也就是存在着长期的均衡的关系。因为这个函数是合理的,所以两个时间序列之间的关系对于长期均衡关系的偏离是暂时的。并且从模型可以知道,济南第三产业的所占GDP比重对济南城镇化率有明显的正影响,第三产业所占比重的提高会引起城镇化率的提高。城镇化率对第三产业所占比重有一定的弹性,弹性系数为0.509。这表明济南市第三产业所占比重对于济南市城镇化率有一定的决定作用,还有其他因素对济南市城镇化率有影响作用。所以,从长期来看,想要促进济南市城镇化率的提高,扶持济南市第三产业发展,增加济南市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有一定的决定作用。

  3、通过误差修正模型,得到以下方程:

  这个模型拟合优良,从这个误差修正模型可以看出,济南市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对济南市城镇化率有比较大的正向的影响,每增加或减少百分之一的济南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济南的城镇化率会增加或减少0.7083个百分点。并且误差项的系数为-0.5271,符合误差修正原理。这说明了对偏离协整的力度,并且调整力度比较大。这说明除了运用必要的政策和措施来加强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也要正视第三产业自身发展对城镇化率的影响。少采取或者不采取强制性的措施来干扰其发展。通过Granger因果建议,从而发现:济南市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是济南城镇化率的格兰杰原因,济南市城镇化是济南市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的格兰杰原因。两者之间相互影响相互促进。这就给促进济南市第三产业发展和城镇化建设提供了更多的途径和方法。

  四、建议

  通过以上的实证分析。提出以下四个方面的政策建议:

  (一)大力发展第三产业

  济南市第三产业已经成为济南市的支柱产业,但是济南市第三产业的产业结构还不是很好,传统服务业的比重过高,高附加值和高新产业的发展还不够充分,高附加值和高新产业的流动性风险比较大。第三产业的就业人员所占比重也与第三产业产值占GDP的比重不相符合。这就要求我们政府要大力促进第三产业发展,特别是现代化第三产业的发展,改善优化第三产业产业结构,牵头促进高附加值和高新产业企业之间的合作以及与银行等金融机构的合作来降低流动性风险。从而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也就加强城镇常住人口,促进城镇化发展。

  (二)增加居民收入

  现阶段,济南市城镇居民的人均收入为16055元,与全国先进城市还有一部分差距,也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有一定的差距。可以通过增加居民收入,减少贫富差距,大力发展中产阶级,从而促进对第三产业的消费水平,倒逼第三产业发展和结构优化。提高第三产业产值,促进济南市城镇化水平。

  (三)促进济南市城镇化建设

  目前,济南市全市150多万农民工和大量城镇外来常住人口无法平等的享受到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城镇建设管理水平总体不高、发展方式粗放、土地资源浪费、违法建筑和窝棚林立、环境脏乱差等问题不同程度地存在,这在一定条件下减少了济南对外来人口的吸引力。因此,济南市要大力发展新型城镇建设,完善城市基础设施,拆除窝棚和违法建筑,优化城市环境,解决外来人口的半市民化问题,增强对外来人口的吸引力,从而促进济南市城镇化率的提高和第三产业的发展。

  (四)促进户籍政策改革

  户籍制度还在一定条件下阻碍了农村城镇人口的转化,也对外来人口来到济南长期居住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济南已经在户籍政策方面有了很多的改进,济南需要进一步落实户籍制度改革,这不仅可以提高济南市的城镇化率,为第三产业发展提供人才,这也有利于保证各方面的公平。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