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经济论文 > 财政论文 > 财政支农支出论文 财政支农支出对安徽省农业经济增长的影响分析

财政支农支出论文 财政支农支出对安徽省农业经济增长的影响分析

2018-12-18 13:55:35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 要

  安徽省是农业大省,农业经济的增长离不开政府的支持和财政资金的投入。财政支农支出是我国财政支出的重要组成部分,财政支农资金的分配也是政府工作的重要内容之一。

  本文为了研究财政支农支出对于安徽省农业经济发展的正向激励作用,收集了1998——2016年的有关财政支农支出、农业经济产出、农村固定资产投入以及第一产业劳动力的相关数据,首先对其进行了整理的梳理和分析;其次再基于VAR模型,对安徽省财政支农支出与农业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进行实证分析,检验结果表明财政支农支出确实对农业经济的发展起着正向激励作用,而且财政支农支出每增加一个百分点,农业经济GDP就增加0.2754%。最后,文章从财政支农资金规模、财政支农资金渠道、财政支农资金监管和财政职能资金分配四个角度为安徽省完善支农支出体系提出了建议,希望能为安徽省政府日后制定财政支农政策提供一定的借鉴意义。

  关键词:财政支农支出;农业经济增长;VAR模型

  一、引言

  (一)研究背景

  我国是一个拥有将近十四亿人口的大国,同时也是一个农业大国,截止到2016年底,我国农村人口约达五亿九千万,占全国总人口的42.65%。农业、农村、农民这三个问题是民生问题,关系到我国实现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中国梦”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全局。安徽省是一个农业大省,同时也是我国的粮食主产区,安徽省的农业经济是否能稳定增长和农民是否能实现增收也一直是全省全国都持续关注的重点问题,要想实现农业经济的增长和农民的增收,就离不开政府相关政策的支持和财政资金的投入。

  (二)研究意义

  众所周知,我国国民经济的基础就是农业经济,但其天然的弱质性不可忽视。劳动生产率低、比较收益低、吸附资金能力差、投资收益率低是农业经济与生俱来的弱点,这些弱点无一不阻碍着农业经济像其他产业那样蓬勃发展。而这些弱点无法依靠农业经济市场自行调节,也就是存在着“市场失灵”,因此,就需要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来对农业经济市场进行宏观调节。而政府的调节方式也就是通过增加对农业专项资金的投入力度,完善农业扶持政策,以促进农业这一基础产业的发展。

  作为一个农业大省,同时也作为我国的粮食主产区,安徽省农业经济的稳定和增长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不论是安徽省本地区的经济发展问题,还是全国的粮食安全和经济稳定,都需要安徽省稳定和发展本地区的农业经济。到目前为止,国内已经有很多专家和学者经过实证分析得出财政支农支出与农业经济的增长二者之间存在着长期均衡的关系,财政支农资金的投入对农业产出确实存在着正向激励的作用。财政支农政策在一系列支持保护农业经济发展的政策中发挥着稳定而又特殊的作用,占据着重要地位。近年来,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工作不断推进,国家对三农问题愈加重视,财政对农业经济发展的支持力度也会不断加大。在这样的背景下,关于如何提高财政支农资金的利用率,如何保证财政支农资金结构的合理性,财政支农支出的规模为多少才能最大限度地促进农业产出,如何保证财政支农资金落到实处,如何完善财政支农相关政策等问题的研究对于促进农业经济的稳定和增长具有十分深远的意义。

  本文以安徽省为例,选取1998-2016年安徽省统计年鉴上的相关数据。其中安徽省的农业产出水平AGDP用安徽省农林牧渔总产值来表示,财政支农支出总额G用财政用于农业生产的支出来表示,通过构建VAR模型,对二者之间的联系进行实证分析,从而得出财政支农支出与农业经济增长之间的协整关系,为优化财政支农支出结构、完善财政支农支出政策提供理论依据。

  文献综述

  随着国家对三农问题的愈加关注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工作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的学者将自己的研究领域转移到了财政支农对农业经济的促进中来,为财政支农这一领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为农业经济的发展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决策支持。

  (一)全国视角下财政支农支出与农业经济增长关系的相关研究

  郭玉清基于我国财政支农现状,收集整理了我国1981—2004 年的相关数据,构建生产函数和计量模型进行回归分析,从而得出8.26%是我国最优的财政支农支出规模,而现阶段的实际财政支农投入规模远远未达到这一水平(2006)。魏朗借助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通过对1999-2003年我国各省农业生产贡献率的实证研究,分析得出财政支农支出对于农业经济增长的产出弹性系数为0.13(2007)。孙红霞通过对我国财政支农支出和农业经济产出相关数据的实证分析,发现财政支农支出的增加能明显推动农业经济的增长,且财政支农支出每增加1%,农业总产出就会增长约1.65 %,但目前我国还未达到财政支农资金的最优投入规模,财政支农力度应继续加大(2008)。刘涵收集了1980—2006 年我国财政支农支出和农业GDP的相关数据,利用Eviews计量软件构建多元协整方程进行实证分析,对财政支农支出的总量和结构都进行了研究,发现农业经济的增长确实与财政支农支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但财政支农支出的总量规模不足,同时财政支农支出的结构也不尽合理,有待优化(2008)。陈灿煌基于全国视角,同样借助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搜集了1980—2005 我国财政支农支出总额和农业总产出的相关数据,对财政支农支出的总量和结构与农业经济增长的关系进行了实证分析,得出财政支农支出每增加1%,农业总产出就增长0.3087%,且财政支农的各项支出对于农业经济的推动作用存在着明显的差异(2009)。吴其勉搜集了1978—2010 年我国财政支农支出总额、农业总产出和第一产业劳动就业人数的相关数据,借助C-D生产函数并构造了VAR模型对这三个时间序列进行了实证分析,发得出了协整方程,发现农业经济增长与财政支农支出、第一产业劳动就业人数之间均存在着长期稳定的均衡关系(2012)。

  (二)省级视角下财政支农支出与农业经济增长关系的相关研究

  黄新建、王勇以江西省为例,利用178-2008年江西省财政支农支出和农业总产出的相关数据,运用Johansen协整检验和VECM误差修正模型,得出江西省财政支农支出对农业经济增长的弹性系数为0.649(2010)。李冬梅、李佳报基于安徽省视角,借助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实证分析了1988-2010年间安徽省财政支农支出与农业经济增长之间的协整关系,发现安徽省农业产出与财政支农支出之间存在长期稳定的均衡关系,并得出11.7%就是安徽省财政支农资金的最优投入规模,而目前安徽省还未达到这一规模(2012)。林艳丽、孟校臣、王海洋选取了1978—2010 年辽宁省财政支农支出和农业GDP的相关数据,基于 VAR 计量模型,先后做了协整检验、格兰杰因果检验、脉冲函数分析以及方差分解,发现财政支农支出对农业经济的增长始终起着促进作用,而农业经济增长也反作用于财政支农支出(2014)。

  三、安徽省财政支农支出现状分析

  从封建社会开始到现在,无论阶级关系如何演变,中国从始至终都以农业经济为基础,农民也始终都是我国的主要劳动力。因此,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愈加重视三农问题,对于农业生产的财政投入也不断加大。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洪流中,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既是基础工作也是重点工作。为了社会进步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工作的推进,政府必须要投入财政资金来支持农业生产和新农村建设。

  作为一个农业大省,安徽省在财政支援农村建设工作上首当其冲。经过多年的摸索与尝试,安徽省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教训,也形成了一套自己独有的财政支农政策和体系。但目前这套体系还未发展完善,接下来本文将从以下两个角度分析安徽省财政支农支出现存的不足。

  (一)安徽省财政支农支出规模

  反映财政支农力度的其中一个重要指标是财政支农支出规模,财政支农支出规模又分为绝对规模和相对规模两个方面。其中,财政支农支出的绝对规模是以本国货币来表示的财政支农资金的实际支出数额,财政支农支出的相对规模是以财政支农支出占比(财政支农支出与财政总支出的比值)和农业GDP贡献率(财政支农支出与农业GDP的比值)来表示。财政支农支出绝对规模和相对规模是否合理对农业经济是否可健康持续地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本接下来文将从财政支农支出的绝对规模和相对规模两个角度来分析安徽省财政支农支出规模的现状以及存在的不足。

  1.财政支农支出的绝对规模

  表1:1998-2016年安徽省财政支农支出与农业总产出的相关数据(单位:亿元)

  年份农林牧渔业总产值生产总值财政支农支出总额财政支出总额财政收入总额1998739.702805.4520.43242.07262.071999741.142908.5921.33288.60280.082000741.772902.0920.59323.47290.422001760.773246.7122.54403.80309.552002783.663519.7228.29456.86346.652003749.403923.1132.64507.44412.292004950.504759.3048.69601.53520.712005966.505350.1747.65713.06656.5520061011.036112.5055.49940.23816.5120071200.187360.92103.521243.831034.7320081418.098851.66136.751647.131326.0520091495.4510062.82259.212141.921551.2620101729.0212359.33292.522587.612063.8220112015.3115300.65351.873302.992633.0220122178.7317212.05430.473961.013025.9920132267.1519229.34478.174349.693365.0820142392.3920848.75502.694664.103663.0020152456.8922005.63577.745239.014012.2320162567.7224117.89624.835522.954373.15数据来源:安徽省统计年鉴

  改革开放以来,安徽省愈加重视三农问题,对于农业的财政投入力度也不断增大,农业经济也得到了迅速的发展。从1998年到2016年间,财政支农资金由最初的20.43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624.83亿元,名义增长了大约31倍。而与此同时,经过19年的发展,农林牧渔总产值由1998年最初的739.70亿元上涨到2016年的2567.72亿元,名义增长了3.47倍。其中农业总产值由1998年的345.93亿元上涨到2016年的2234.14亿元,林业总产值由1998年的31.97亿元上涨到2016年的291.08亿元,牧业总产值由1998年的192.71亿元上涨到2016年的1375.68亿元,渔业总产值也从1998年的72.42亿元上涨到2016年的513.15亿元。从总体规模上来看,安徽省的财政支农力度呈逐年递增的趋势。

  从图1中可以更直观地看出,虽然从总体规模上来看安徽省财政支农力度是不断增强的,但从增长速度来看,安徽省财政支农支出的年增长率呈幅度较大的折线趋势,增长速度不稳定、波动大,有的年份如2007年和2009年增长幅度超过50%甚至直逼100%,但也有个别年份如2000年和2005年出现了负增长。而与此同时,财政总支出的增长率则增减幅度不大,基本保持在10%到30%以内,这也反映了安徽省财政支农体系的不成熟和不完善。

  1993年,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法》第四十二条规定:“国家逐步提高农业投入的总体水平。国家财政每年对农业总投入的增长幅度应高于国家财政经常性收入的增长幅度。”但从图1中我们不难看出,从1998年到2016年这19年间,共有11个年份安徽省财政支农支出的增长率都是低于财政收入总额的增长率的。故从绝对规模上来看,安徽省财政支农支出的增长速度还有待进一步的提高。

  2.财政支农支出的相对规模

  如图2所示,从财政支农支出占财政总支出的比重这一指标来看,1998年到2009年这12年,安徽省支农支出占财政总支出的比重都低于10%,2010年以后支农支出比重才上升到10%以上。1998到2016年19年间财政支农支出平均比重仅为8.78%,远低于10%。从总体上来看,安徽省财政支农支出占总支出比重一致维持在较低的水平上,财政支农投入力度相对规模不足。

  从农业GDP贡献率上来看,1998到2016年间安徽省财政支农支出对农业GDP的贡献率呈逐年递增趋势。2005年以前,农业GDP贡献率均低于5%,从2006年开始有了大幅度的上涨,2016年达到了区间的峰值24.33%。但这个数字跟其他发达地区和国家相比,还处于较低水平。故从相对规模来看,安徽省财政支农投入力度仍略显不足。

  安徽省财政支农支出地区差异

  1.安徽省各市财政支农支出水平

  上文已经分析得出安徽省财政支农支出规模在不断扩大,故从各个市级的角度来看,财政对于农业生产的投入也同样是逐年递增的。本文在这里选取了2011年到2016年6年间安徽省各市的财政支农支出和财政总支出的相关数据,详见表2、表3。

  从这些数据中不难看出,安徽省16个地市中财政支农支出规模存在着十分明显的地区差异。就2011年而言,财政支农资金最多的是六安市,为35.16亿元,其次是滁州市,为34.64亿元,合肥市33.95亿元也紧跟其后;最低的是铜陵市,仅为2.37亿元,淮北市也仅有6.81亿元的财政支农支出,与此同时淮南市也是最后一个财政支农资金不超过10亿的城市,为9.55亿元。再看2016年,经过6年的发展,安徽省各市的财政支农规模都有了大幅度的增加:2016年财政支农支出最多的是阜阳市,为66.41亿元,省会合肥市升居第二,为60.06亿元,滁州市和六安市紧随其后,分别是59.13亿元和59.63亿元;最低的是淮北市,仅为12.60亿元,其次就是铜陵市,仅为13.96亿元,还有一个低于20亿元的城市就是池州市,为18.10亿元。6年间,年均增长率最大的是铜陵市,为42.57%,最小的是芜湖市,仅为6.62%。

  2.安徽省各市财政支农占比

  从财政支农支出占比角度来分析,在研究安徽省财政支农规模的时候我们得出2011年到2016年的省级财政支农支出占比分别为10.65%、10.87%、10.99%、10.78%、11.03%、11.31%,六年间的财政支农支出的平均占比为10.94%。在表3中可以看出,2011年亳州、宿州、阜阳、滁州、六安、宣城、池州、安庆和黄山这9个城市的财政支农占比都超过了省平均水平,蚌埠、淮南、芜湖、马鞍山与平均水平相差不多,而铜陵市财政支农占比仅为3.35%,远远低于平均水平。2016年除了前面的9个城市,淮南市的财政支农支出占比也超过了省平均水平,而合肥、淮北、蚌埠、马鞍山、芜湖、铜陵市的占比还低于省平均水平,其中芜湖市和合肥市的财政支农占比逐年下降成为2016年全省最低。而这些地区财政支农支出的增减和当地的经济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随着工业经济的飞速发展,如合肥、芜湖、马鞍山等地,农业经济已经不是发展的重点,这也直接导致了财政支农比例的下降,而在滁州市、六安市、阜阳市等地,第一产业仍然是主要的经济来源,故而财政支农比例一直处于较高水平。

  故从以上分析可以得出,安徽省各市的财政支农支出水平由于地区经济发展的差异而存在着明显的不同。

  四、财政支农支出对安徽省农业经济发展影响的实证分析

  模型构建

  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简称C-D函数,由美国数学家柯布(C·W·Cobb)和经济学家保罗·道格拉斯(Paul ·H·Douglas)共同探讨投入和产出的关系时所创造。柯布—道格拉斯函数在一般形式的生产函数上引入了技术资源这一因素。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是经济学中研究投入和产出关系时使用最广泛的一种生产函数形式,它在数理经济学与计量经济学的研究与应用中都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珠玉在前,根据前人的经验和研究,本文在此处也选取了经典的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来作为研究财政支农支出与安徽省农业经济发展实证分析的基本模型。用AGDP来表示安徽省年度农业生产产出值;用G来表示省财政支农支出的数额;用K来表示对农业经济的资本投入,包括农业生产者对农业生产的固定资本投入和用于购买农药、化肥等生产资料的经常性支出;用L来表示参与农业生产的劳动就业数;用c来表示技术系数;α、β、σ分别表示G、K、L三个变量所对应的弹性系数。用公式来表示AGDP、G、K、L四者之间的关系如下:

  (1)

  为了消除异方差对研究结果的影响,对公式两边两边同时取对数,可得到计量模型如下:

  (2)

  其中的μ表示随机误差。

  数据选取与处理

  本文分别选取1998—2014年各年安徽省农业经济生产值AGDP、安徽省财政支农支出额G、安徽省农村资本投入K以及第一产业劳动就业人数L。以上数据均来源于《安徽省统计年鉴1999—2015》,由于2014年以后的农村固定资产投资数额无法获取,故只选取了1998—2014年统计年鉴上的农业(农村)固定资产投资来表示固定资本投入K,同时也忽略了财政支农支出G前后年份统计口径的差别,统一用统计年鉴上财政用于农林水事务的支出来表示。为消除异方差的影响,将数据整合之后再统一做对数处理。

  实证分析

  本文借助Eviews8计量分析软件,先用ADF法对相关数据做平稳性检验,以验证各项数据是否为同阶单整的,看变量是否平稳;接着构建VAR模型,确定滞后阶数,再用Johansen极大似然估计法做协整检验,得出协整方程。

  ADF法平稳性检验

  平稳性是用来描述时间序列数据统计性态的特有术语。建立经济计量模型的主要目的就是根据建立的模型预测经济系统或者相关的变量在未来的走势,而这种预测需要经济系统或者相关变量具有可延续性和稳定性。也就是说,这个经济系统或者相关变量在一定的时间阶段内他们的的基本特性必须能维持不变。时间序列的基本特性包括均值、方差、协方差和自方差等等,一个时间序列具有稳定性意味着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里,上述的这些基本特性都能够维持在原有的水平。如果这个经济系统或者相关变量并不具备稳定性,则不能根据历史和现状对其未来进行预测。所以,时间序列具有平稳性是开始协整检验的前提。

  表4:ADF检验结果

  变量检验形式 (C,T,R)临界值 (5%)ADF T—statisticProb检验结果lnAGDP(c,0,2)-3.0655850.7761040.9899非平稳DlnAGDP(c,0,2)-3.081002-3.7766030.0140平稳lnG(c,0,2)-3.0655850.2269390.9654非平稳DlnG(c,0,2)-3.081002-3.3752550.0294平稳lnK(c,0,2)-3.098896-0.0456890.9381非平稳DlnK(c,0,2)-3.098896-3.1918320.0425平稳lnL(c,0,2)-3.0655850.7307240.9887非平稳DlnL(c,0,2)-3.11991-3.1689230.0460平稳注:C表示常数项,T表示时间趋势项,K表示滞后阶数

  本文在这里分别对lnAGDP、lnG、lnK、lnL四个变量进行ADF平稳性检验,检验结果显示在5%的显著水平下,四个变量的ADF检验值都大于其相应的临界值,且Prob值均大于0.05,故这四个变量都是非平稳的。在这样的情况下,笔者接着对这四个变量进行一阶差分处理,结果显示DlnAGDP、DlnG、DlnK、DlnL这四个变量在5%的显著水平下,ADF检测值均小于其对应的临界值,同时Prob值也均低于0.05,所以DlnAGDP、DlnG、DlnK、DlnL是平稳的时间序列,且均为一阶单整序列。

  Johansen极大似然估计法协整检验

  由上文的ADF检验已经得出DlnAGDP、DlnG、DlnK、DlnL均为一阶单整序列,这也说明了序列之间可能存在着协整关系,为了防止为回归现象的出现,接下来我们运用Johansen极大似然估计法来验证一下上文的猜想,以此来检验安徽省财政支农支出与安徽省农业经济增长二者之间是否存在长期稳定的均衡关系。

  Johansen检验需要建立在VAR模型的基础上,所以在做Johansen检验之前,我们需要先构建一个VAR模型。VAR模型是克里斯托弗·西姆斯(Christopher Sims)在1980年提出的一种向量自回归模型。VAR模型是一个把每一个内生变量作为系统中所有内生变量滞后值的函数,从而来构造模型,进而不带任何约束条件地来估计联合内生变量的动态关系,将单变量自回归模型推广到由多元时间序列变量组成的“向量自回归模型”。

  在构建VAR模型之前,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确定最优滞后阶数,笔者借助Eviews8计量分析软件,得出表5:

  表5:滞后阶数的确定

  根据AIC和SC最小原则可以得出,VAR模型的最优滞后阶数为2阶。紧接着再对变量进行Johansen协整检验,检验结果如下:

  表6:基于VAR模型的Johansen检验

  上表6的检验结果表明,在5%显著水平下,存在着一个协整方程,这说明lnAGDP、lnG、lnK、lnL这几个时间序列虽然是非平稳的,但变量之间存在着长期稳定的均衡关系。再借助于Eviews8计量分析软件建立VECM误差修正模型可进一步得出协整方程:

  (3)

  公式(3)的协整方程说明:从长期趋势上来看,财政支农支出G和农业(农村)固定资产投资K对安徽省农业经济的增长AGDP都存在着较为显著的正向激励作用,其中财政支农支出对于农业经济增长的弹性系数为0.2754,农业(农村)固定资产投资对于农业经济增长的弹性系数为0.5624。财政支农支出对于农业经济增长的弹性系数较小,低于农业(农村)固定资产投资,且第一产业劳动就业人数的弹性系数为负数,原因可能在于:(1)农村农户和农业集体经济体对于农业生产的固定资产投入较财政支农支出而言处于较高水平,且投入基本直接用于农业生产,故而对于农业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更为明显,弹性系数也更大。(2)安徽省目前的财政支农支出的规模还处于较低水平,1998年到2009年,安徽省支农支出占财政总支出的比重一直低于10%,2010年以后支农支出比重才上升到10%以上。1998到2016年19年间财政支农支出占财政总支出的平均比重仅为8.78%,远低于10%,期间财政支农支出占财政总支出的最高比重也仅为12.10%。故而要继续扩大财政支农资金的投入规模,实证表明:财政支农支出每增加一个百分点,农业经济增长0.2754%。(3)我国工业经济正在迅猛发展,大批农业经济的剩余劳动者离开农村走向都市,劳动力的转移和人才的流失导致了农业资源利用率的大幅度降低,对农业经济的增长不仅没有促进反而产生了一定的反向激励作用。

  完善安徽省财政支农的对策与建议

  上一章的实证分析已经得出:财政支农支出对安徽省的农业经济增长确实存在着正向激励的作用,且财政支农支出每增加1%,农业经济增长0.2754%。但安徽省目前的财政支农规模和体系都仍存在着不足,还须进一步发展完善。本文基于对历年数据的研究和实证分析,从财政支农支出角度对安徽省农业经济发展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扩大财政支农资金的规模

  农业经济的特性和安徽省农业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决定了财政支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农业经济的稳定和发展离不开政府政策的支持和财政资金的投入。近年来,全国各地都扩大了财政支农的规模,但相对于其他产业的投入而言还远远不够。从财政支农支出总额上来看,安徽省的财政支农支出规模是不断扩大的,但相对于财政支出总额来说,财政支农占比仍处于较低水平且有下滑趋势。因此,安徽省应继续提高财政支农规模,加大财政支农力度,确保达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法》的要求,为农业经济的稳定发展和农民的稳步增收提供坚实的资金保障。

  拓宽财政支农资金的渠道

  目前安徽省的总体经济发展水平有限,财政的压力也较大,不可能无限地增加财政的农业支出。所以政府在扩大财政支农支出规模的同时,也要在支农资金的投入方向上发挥引导作用,引导其他渠道的资金投入到农业生产上来,如农村金融资金、农村民间资本以及其他社会资金。在农村金融资金方面,要建立完善农村的金融体系,充分发挥农业发展银行的政策性优势,鼓励农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以及其他地方银行加大对有关农业项目的资金信贷支持,简化农业贷款的程序,为农业、农民贷款提供提贴息支持,加大农村配套扶持政策力度,为农村建立一个完备的金融体系。在农村民间资本方面,要引导和支持农村民间资金资金的投入,可以通过农村金融机构吸收民间资金,还可以加大农业专项补贴来吸引民间资金的投入。在其他社会资金方面,财政支农资金可以引导、带动社会其他资金的投入,鼓励社会闲散资金投入到农业生产中,政府应该积极招商引资,完善农业融资机制,对农业投资者给予税收优惠和减免,降低农业投资者的投资成本,从而吸引更多的资金投入农业生产,确保农业生产的资金来源,促进农业经济的稳定增长。

  (三)加强财政支农资金的监管

  财政支农资金是财政专项资金,具有很强的政策性。财政支农资金的投放必须要建立科学规范的监督管理机制,对资金的拨付、中转以及使用环节严格层层把控,确保财政支农资金落到实处。但就安徽省而言,目前很多财政支农资金分散在不同的部门,资金无法集中使用,在投放和使用的过程中会就会出现重复投资、挪用、占用等问题,因此必须加强资金的统筹监督和管理,否则会严重影响财政支农资金的使用效率。第一,集中整合现有的财政支农资金,建立专门的账户来管理专项资金,减少财政支农资金的中间流转环节,优化财政支农资金的使用环节,避免发生重复投资和分散投资等情况,避免财政支农资金在中间部门被占用或挪用,确保财政支农资金落到实处。第二,要建立财政支农资金的监管机制,健全预算管理制度,依法规范审批拨付制度,明确各级政府部门在财政支农问题上的责任,严格做到专款专用,各级政府部门应主动肩负起本部门负责监督管理环节的监管工作,一旦发现有违规现象发生立即上报。第三,财政支农资金数额庞大、涉及面广、牵扯部门单位众多,完全依靠政府的监督管理是不可行的。因此需要引进社会中介机构来对财政支农资金进行监督和管理,为财政支农资金的监管及时注入新鲜血液,同时应呼吁广大农民参与到财政支农资金的监督管理中来。

  (四)完善财政支农资金的分配

  由于自然环境和经济水平的不同,安徽省财政支农支出存在着明显的地区差异,因此在财政支农资金的分配上应做到因地制宜。对于皖南地区,如安庆、池州、黄山、宣城等地,雨水充足,土壤肥沃,部分地区多丘陵山地,适宜种植水稻、油菜、茶叶、林业等作物,故而财政应将支农资金多用于支持这些作物的种植;对于皖北地区,如淮北、阜阳、亳州等地、地形较为平坦开阔,适宜种植大豆、棉花、小麦等农作物,那么财政资金就应该偏向于这些作物的扶持。另外,对于农业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地区,如合肥、芜湖等地,也应相应地提高财政支持力度,对于农业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的城市,如铜陵、马鞍山等农业生产环境不理想、主要发展矿产重工业的地区,可以适当降低财政支农资金的分配额度。安徽省应基于全省的总体视角,考虑每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和环境差异,因地制宜地对财政支农资金进行分配,从而提高财政支农资金的使用效率,促进全省农业经济稳步发展。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