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期刊论文网 > 文化历史论文 > 出版事业论文 > 出版事业类论文 硬质出版之汉代画像砖的主要特征与意义

出版事业类论文 硬质出版之汉代画像砖的主要特征与意义

2018-12-17 17:00:00来源:组稿人论文网作者:婷婷

  摘 要:汉代画像砖是中国古代美术遗产的瑰宝,在历史学、考古学、美学等领域都具有非常重要的研究价值。本文中,笔者试图从古代出版史的角度出发,通过对汉代画像砖的发展进行简单的梳理,意在归纳总结汉代画像砖作为一种硬质出版形式的主要特征,并进一步探讨其在中国古代出版史中的地位以及对古代出版活动产生的影响。

  关键词:硬质出版;汉代画像砖;主要特征;出版史

  一部出版史,实质上就是一部人类文明史。出版活动在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出版是指通过可大量进行内容复制的介质实现信息传播的一种社会活动,它是人类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凝结着人类的思想和智慧,聚集了科学技术的发明创造和社会实践活动的经验与成果,反映了社会生活的各个侧面。从出版介质的质地硬度上看,出版可划分为硬质出版、软质出版、虚拟出版三大阶段。在古代中国,砖石、陶器、龟骨、青铜、竹简、图章等均是常见的硬质出版载体。东汉元年(105)蔡伦改进造纸术,在此之前的两汉时代正处于硬质出版向软质出版过度的时期,在纸张尚未成为主要出版介质而青铜竹简又逐渐被弃用的情况下,砖石作为一种简单易得的介质,充当了出版载体的角色。因此汉代画像砖作为一种硬质出版形式,在中国古代出版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汉代画像砖略述

  画像砖是用于砌筑墓室或者祠堂的有模印或捺印图像的砖,是我国古代为丧葬礼服服务的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具有浓郁的民族特征和时代特征。汉代画像砖是汉代社会特有的一种以石为地、以刀代笔的的艺术表现形式,它不仅代表着画像石这种艺术形式的最高成就,而且也代表着汉代绘画艺术的最高成就。因其其庞大的数量、丰富的内容、独特的手法及其艺术形式背后潜藏的精神内涵,汉代画像砖不仅是汉代艺苑中一朵绚丽多姿的奇葩,更在中国传统艺术乃至全世界艺术史上都大放光彩。接下来,笔者将分别从出土地区、内容题材、历史分期三个方面简要略述汉代画像砖的发展脉络。

  出土地区

  从多年来的考古调查和发掘材料中可看出,在幅员辽阔的中国大地上,汉画像石的分布十分广泛。“如果以东汉都城洛阳为中心,冬至江苏连云港、东北至胶东半岛烟台市,北至北京市丰台,西北至陕西榆林,西至甘肃成县,西南至贵州金沙、云南邵通,南至湖北当阳、随州,东南至浙江海宁,覆盖面积占大半个中国,汉代”东至乐浪,西达敦煌,费力伤农于万里之地”之记载。”

  从整体的分布情形看,汉代画像砖的分布范围非常广泛,在中原地区、西南地区、江南地区和西北地区都有大量画像砖石出土。但是区域间的分布很不平衡,有的地区出土画像砖非常密集,而其他地区出土数量相对较少。各地出土的画像砖时间跨度长且流行时间不一致。有的地区画像砖从西汉至南北朝时期都有,有的地区则仅有东汉或南北朝时期的遗存。目前,汉代画像砖出土的地区主要是陕西、四川、山东、河南等省,尤以河南省出土的数量最多,学界对汉代画像砖的研究也主要聚焦于这几个地区。

  内容题材

  全国不同地域的画像砖题材目前学术界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划分,不同的专家学者提出了不同的划分类目。李发林在《山东汉画像石研究》一书中将汉代画像石的内容分为四类,分别是反应社会现实生活的图像、描绘历史人物故事的图像、表现神瑞和神话故事的图像和刻画自然风景的图像。

  蒋英炬和吴文祺则把汉代画像石内容分为描绘社会生产、表现社会生活、描写历史故事、表现神话传说和鬼神信仰四类。

  还有日本学者土居淑子将汉代画像石分为七类,包括具有故事情节、关于祭祀礼仪、天象及自然现象、仙人及神怪、日常生活和社会生活、描绘怪兽等空想动物的画像和各种装饰图案。而俞伟超、信立祥在《中国百科全书·考古学》汉代画像石条中将汉代画像分为八类:生产活动、墓主仕宦经历及身份、墓主生活、历史故事、神话故事、祥瑞、天象、图案花纹。这些学者专家们对汉代画像砖内容的研究划分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理解画像砖内容视角,但笔者认为仅仅通过几种题材的归类很难全面概括处在不同历史时期的汉代画像砖,画像砖就全国各区域的题材划分不应一刀切。

  总而言之,通过对汉代画像砖内容题材的不同划分我们不难看出其丰富的内容,可以说汉代工匠艺人把现实的、传说的、幻想的所有内容,都在画像石上给予了表现,使之呈现出丰富的文化内涵。

  历史分期

  汉代画像砖产生于西汉早期,至西汉晚期得到迅速发展,东汉中期以后达到鼎盛,衰退于魏晋。根据建筑形制、题材内容和表现手法等,汉代画像砖从历史分期上主要可分为三个时期,分别是:西汉早期到西汉中期、西汉晚期到东汉早期、东汉中期到东汉晚期。西汉早期到西汉中期两汉画像砖石的形成和初步发展时期,无论是建筑形制、题材内容还是表现手法都体现了对战国时期艺术形式的继承。西汉晚期到东汉早期是两汉画像砖石艺术形成并达到成熟的阶段。画面构图规整,人物形象简洁,整个画像构成一个完整的内容,体现出两汉时期独特的特点。这一时期是汉代画像砖艺术最繁荣的时期,画像砖发展的数量之大,地区分布之广,题材之多,艺术成就之高,都是其他阶段所不能比的。东汉中期以后,两汉画像砖的发展逐步衰落,画像砖的数量比较少,题材风格等方面与之前相比均不能相提并论。

  汉代画像砖的主要特征

  汉代画像砖是当时社会风貌的具体描绘,被人们看作汉代历史的画卷。作为特定时代独特的文化艺术现象,汉代画像砖具有较高的史学价值、文化价值和艺术价值,具备诸多艺术特征。但笔者在此所论述的是汉代画像砖作为硬质出版的一种形式所具有的主要特征,包括硬质出版的共性以及汉代画像砖所呈现的个性。

  质地较重,内容精炼

  画像砖是指模印有画像或花纹并经过烧制的建筑构件,作为一种特殊的艺术品,它既有绘画的疏密线条,又具有雕塑的丰厚和饱满特征。从字面上看,画像砖有两方面的含义,“画像”和“砖”。“画像”是一种用浅浮雕手法表现事物形式的平面艺术作品。“砖”,最早是房屋的建筑材料,由民间工匠批量。从用途上区分,画像砖包含两层含义,一是指建筑用砖,是用于地上建筑的装饰材料。二是墓室用砖,是用于墓室的建筑装饰材料。汉代画像砖依托的是汉代的丧葬观念,主要是作为墓葬的建筑材料使用的。

  汉代画像砖,主要是空心砖、实心大长条砖、大方砖、方砖和花纹小砖。

  画像砖的制作工艺比较细,一般要先选择含沙质少有粘性的土进行淘洗,糅合成泥放入雕刻好的木模内,压实脱坯成形,半干时整修加工,然后入窑烧制。有的画像砖是在砖坯半干时,用雕好的各种花纹印模压印出不同形态的人物、动物、花鸟图案,坯干后入窑烧制。从制作工艺中,我们不难看出画像砖的质地较重、体积较大,且多用于墓葬之中轻易不会变动位置,这就决定了画像砖是不便携带的,因此刻画在砖上的画像、文字固定性较强,不易于交流传播。这一特征也对画像砖所呈现的内容也产生了影响,人物处理多以线造型,通过剪影法表现人物动态和性格,利用分割法进行构图,通过散点透视扩大所要表现的空间,画面填充上不留余白,满而不散,最终使得整体内容精炼充实。

  耐久性强,长久保存

  按照英尼斯在《传播的偏向》中的解释,汉代画像砖应属于偏倚时间的媒介,较适于克服时间的障碍,能永久保存。如上文所言,汉代画像砖的制作工艺复杂,空心画像砖的制作更是如此,泥和好后,用方形括泥器刮出厚度适宜的泥饼,放入预制好的凹槽形木模底部,四壁贴同样的泥饼,合缝处用手挤压弥合,泥饼中间平置沙袋作胎,在沙袋上面盖一层同底部一样大小的泥饼,把木模翻到一块托板上晾干。砖坯半干时把木模去掉,在砖坯两端用刀挖一个或两个圆洞,使坯内沙土流出,即成了素面空心砖坯。最后用雕刻好的各种人物、动物、飞禽、花纹印模,压印组合出人们需要的各种画像、花纹图案,入窑烧制后便是便是我们所见到的空心画像砖。

  在如此工艺之上,汉代画像砖质地较重,不便携带,这是“砖”这种载体本身属性带来的缺陷,但这种特质也带来了一些好处,那就是耐久性强,能够长久保存。现如今出土并保存完好的汉代画像砖便充分说明了这一点,这对于传播内容的存储来说具有重要意义。

  图文并茂,式样精美

  著名历史学家翦伯赞曾解释汉画像石道:“所谓石刻画像,并不是一种面面造型的立体雕刻,而是表现于平面上的一种浮雕。而且这种浮雕,并不像希腊的浮雕在表面上浮起相当高度的形象,令人感到立体的意味;而是像埃及式的浮雕,仅在平面上略作浮起,甚至仅有线条的刻划,以显示一种令人感到画意的形象。”他认为“除了古人的遗物以外,再没有一种史料比绘画雕刻更能反映出历史上的社会之具体形象。”其生动形象地说明了汉代画像砖的艺术魅力。

  现如今已出土收藏于博物馆的画像砖以画像内容居多,但汉代画像砖的内容不仅仅局限于“画像”,还包含文字,很多画像砖更是图文并茂,样式非常精美。在构图上,汉代画像砖非常注重形式美,对应呼应是最常见的手法;在布局上,汉画像石巧妙而恰当地运用了变化统一的形式美韵律,画面布局多而饱满,但富于变化的布局又服从于均衡的规律,使画面整体繁缛多变,相互交错,前后呼应;

  在造型上,写实与夸张变形结合是汉代画像砖常见的造型规律。汉代画像砖中,写实的手法在刻绘表现墓主现实生活的建筑、车马出行、庖厨、纺织等方面的运用非常普遍。与此同时,当时的创作者还将自己无法把握的自然现象、想象中的神仙境地、现实世界的美好愿望通过一些夸张的手法表现。加上精美的雕刻手法,汉代画像砖兼具绘画与雕刻的艺术美感,图文并茂、式样精美,是硬质出版中无与伦比的杰出作品。

  汉代画像砖的意义

  从直观上来说汉代画像砖留存了较为丰富的历史文化故事,这算是无比重要的精神财富,因此后世的许多小说故事才可以发挥它们,我们也可以就此直观地了解懂得上古文化的基本样貌。从艺术的角度来说,汉代画像砖开启了我国古代艺术设计的首次跨艺术融合,它兼画、刻的艺术风格引领了后世的一些书画融合、刻画融合等新的样貌,是我国艺术设计创作源源不竭的的动力。从中国出版史的视角来解读,汉代画像砖具有不可取代的重要地位,对古代出版活动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两汉时期是画像砖的极盛时期,在汉代繁荣的社会背景下,画像砖迅速地发展起来。在蔡伦改进造纸术之前的两汉时期,大量的砖石充当着印刷载体的角色,画像砖这种以砖石为印刷媒介以图文艺术表现见长的艺术作品,也是当时硬质出版的一种具体的表现形式。但汉代画像砖一直被历史学家、考古学家、美学家所青睐,被认为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殊不知硬质出版的特征使得汉代画像砖在中国出版史上也占有一席之地。

  首先,现存两汉时期画像砖的实物数量相当可观。在新中国成立之前,仅有人搜集刻有文字内容的汉代画像砖辑录成册,供嗜古者品鉴,新中国建立之初各地文化部门对汉代画像砖进行了一些发掘收集工作,六十年代初随着工农业等基本建设的迅速发展和汉画像石墓的科学挖掘,全国范围内发现的汉画像砖数量日渐增多,迄今为止,已发现和挖掘汉画像石墓200座,汉画像石总数已经超过10000块。 刘太祥. 汉代画像石研究综述[J]. 南都学坛:人文社会科学学刊, 2002, 22(3):8-18.

  而两汉时期其他形式的出版,诸如泥板书或者绢帛书写载体因出版介质不易于长久保存,到现在几乎荡然无存。那么,汉代画像砖就是两汉时期出版物的重要代表了,其价值自然不言而喻。

  其次,汉代画像砖的题材和内容相当丰富。在上文中,笔者对汉代画像砖的内容题材已有过简单的论述。我们可以看出汉代画像砖通过丰富多彩的画像内容、精湛高超的绘画技艺、奇幻多变的艺术风格生动地记录了汉代生活的方方面面,既是汉代社会生活的真实反应,又是当时人们思想观念、审美习俗的写照。

  在政治上,它既反映了汉代贵族阶级的奢侈生活,又反映了汉代奴婢的生活情况,还反映了汉代的等级制度;在经济上,有表现汉代生产的耕耘图、牵牛图、捕鱼图、狩猎图,还有大量表现汉代田庄经济的画像;在思想上,反映了汉代的儒家思想、阴阳观念、神仙思想、迷信思想等;文化艺术上,反映了汉代舞蹈、音乐、杂技等繁盛情况。

  这些内容足以见得汉代画像砖记载的内容为汉代历史的研究增添了新的史料,这也正是出版活动的意义所在,即实现信息传播。

  汉代画像砖本身具有鲜明的审美特征和时代特色,其艺术形式上充溢着张力,显得充实、饱满、奔放,塑造了汉代图像艺术的宏大气魄和浑厚雄强的时代精神,为以后绘画和雕刻的发展提供了直接的借鉴,并对墓室壁画、碑刻、拓印、剪纸、年画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栏目分类